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與電子遊戲共舞——對未成年者上網的安全考量(談妮)2015.05.18.

所有的玩具、遊戲、故事、音樂、視頻……都是奠基在某些明顯或隱含的價值觀上。不論是樂高遊戲、芭比娃娃,或是迪斯尼影片,都在傳遞某種信息,能在不知不覺中“教化”出某種標準或習氣。
電子遊戲也是如此,不僅我們要注意網絡安全,留意內容的ESRB評鑑,而且要評估遊戲中的價值觀和趣味導向,到底對我們尚未定型的孩子,會形成什麼影響。 […]

事奉篇

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前瞻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蘇文峰 自2013年中,[海外校園機構]召集了一個編寫採訪團隊,進行1960年至今,美國查經班歷史的回顧與展望。這個計劃的目標是“見證上帝在查經班的作為,分享查經班成為教會的經驗,回應上帝對中國禾場的呼召。” 當我們收集一篇篇的見證和圖片,訪談一位位當年風華正茂、如今成熟藹智的老哥老姐時,我們彷彿跨越時空、俯瞰60年來北美各大學校園的面貌變化。 從1960到1970年代,幾乎每一個有研究生院的大學都有華人查經班。上帝聚攏了基督徒的神國心和中國情,培育了許多自治、自學、自傳的華人菁英。到了70年代中期及80年代,北美各大學城及都市的查經班,逐漸轉型為全方位、多元化的華人教會。 在那段生根建造的過程中,雖偶有摸索、爭執,但各教會在信仰共識、教會體制、事工裝備、同工關係上歷練成熟,並植堂、宣教。經過這些預備後,迎來了1990年代中國大陸學生學者的留學和移民潮,及這10年小留學生的湧現。 我們深信,這是上帝在中國及普世救恩計劃的大工,絕非偶然。我們理應見證個人參與查經班的成立、成長的過程中,如何經歷上帝的帶領;分享查經班成長到成立教會的過程,有哪些美好的經驗及失敗的教訓;研討當今中國及海外新成立的教會, 如何從過去北美的經驗得到借鏡。 因此, 2015年《舉目》將選取預計在2015年8月出版的《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前瞻》一書中,具有代表性的文章刊登。此外,2015年9月9-12日,將在洛杉磯舉辦北美查經班老校友的重聚會(reunion)。請拭目以待。  

No Picture
事奉篇

堵住破口,青春無悔

曉喬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學園傳道會評估近10年機構的成長時發現,同工的增加一直趕不上學校和學生人數的成長。          2013年5月出版的全球大學生事工簡報顯示,全球約有一億五千六百萬大學生,51,923 間大學/專科學院。相較於2011年8月的一億一千九百多萬大學生、38,990 間大學/專科學院,兩年中增加了3,700萬的學生、12,933間大學/專科學院。         如果機構用傳統事工做法,等到一個同工隊(約4位同工)組成,再去開拓一個學校,那麼,絕對趕不上這急劇增長的數字。         另外一個令人憂心的數字,也讓機構和教會領袖反省:基督徒學生畢業之後,流失(不再有正常的基督徒生活)的比例,日益加增。原因很可能是,我們的造就過程出了問題。          根據事工評估,學生時代信仰堅固、成為學生領袖的信徒,進入社會之後,往往也能夠繼續為基督作光、作鹽,發揮屬靈影響力。那些在學生時代就沒有委身耶穌的,畢業之後也常是半吊子,最後流失。         因此,在學生時代的過濾和揀選門徒,便成為將來能否成為終身工人的關鍵了。換言之,同工或輔導者的責任,是藉著挑戰和揀選,將學生門徒帶到上帝的面前。學生門徒越在年輕的時候肩負帶領的責任,在往後的人生中,就越能經得起考驗和挑戰,也越有異象和使命感。          基於上述的調查和評估,大學生事工團隊必須問自己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需要進行什麼改變,才能完成上帝的託付? 定義為何          根據《使徒行傳》的描述和機構事工經驗,我們認為“學生帶領運動”的定義是:上帝以相同的感動,工作/運行在學生團隊中,藉著“得人、造就人和差遣人”,協助完成大使命。帶領者通過禱告、依靠恩典、採取行動,經過一段時間,可產生屬靈運動的四方面要素:           使失喪的學生連於基督,改變生命的門徒造就,領袖的倍增,自產並繼續持續資源。         (編註:學園傳道會多用“運動Movements”一詞,而非教會常用的“事工Ministries”,是希望福音的種子能持續發展為多結果子的大樹。) 評估問題          以下問題,可以評估屬靈運動的四方面要素:          1. […]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老夫子遇到海賊王 ——淺談如何在團契中餵養90後

本文原刊於《舉目》67期 高智浩       團契的講員衝出鬧哄哄的教室,奔進牧師辦公室去大聲告狀!而教室內的輔導,忙著安撫學生……這已經是今年第3次,講員受不了契友只顧滑手機,打遊戲,猛發簡訊,高談YouTube上的短片,完全不顧台上的分享!難怪講員會抓狂!       這是時下學生團契的普遍現象。而且,這只是團契聚會的怪現象之一。這些,都反映出一個事實: “90後”的聚會概念,和我們完全不一樣。       當60後講員對上90後,不僅有代溝,更有界溝,像是地球人遇到外星人。說得更貼切些,像上世紀60、70年代的漫畫“老夫子”,遇到90年代的“海賊王”;是謹守邏輯框架的中年人,對上無厘頭的青年,簡直無法溝通! 一、實是消化不良      我身為50後的老牧師,夾在60後講員與90後契友的衝突裡,近30年的學生事工經驗似乎一點用都沒有!我屢屢苦思,常常在禱告中求問上帝:“我該如何,才能餵養你的小羊?”      上個世代慣用的講台單向教導,有大量的研經作為基礎,在屬靈的餵養或是生命的塑造上,都有極佳的作用。但是,90後對此卻消受不了——不是講得不好,而是太好,令90後消化不良。90後需要符合他們特性的餵養模式。       90後資質優,但容受力一般較差,多年少輕狂,注意力不易集中,而屬靈生命尚淺,聖經知識短少,缺乏對上帝的經歷。然而,他們是上帝託付給教會的下一代!如何教導他們、有效地餵養他們,幫助他們在真理上扎根,成了教會牧者、學生工作者的沉重負擔。      90後著重關係。他們藉著互動,建立情誼,鞏固關係,彼此影響。互動,是在平等、互相尊重的情況下進行。故此,即時互動及參與,成為引導他們的絕佳利器。所以應當運用互動的特質,設計新類型聚會的模式,讓他們在互動的過程中,參與並接受教導和餵養。      許多講員在查經教導中,運用歸納法研經法。然而90後很難接受長篇大論的專題講道。他們需要簡單、實際的聖經教導,能在日常生活實行出來。若能引導他們,在領受教導之後,自己領悟出來,尤其是互動討論之下得出結論,在同儕彼此鼓勵與督促中,屬靈生命必定增長。      因此,我們特別設計了互動式查經:以歸納法研經為本,以生命研經為提綱,在聚會中以講台上下雙向或多向的方式,進行氣體對流般的互動,讓學生有機會參與。     […]

No Picture
透視篇

因你而前行

小螞蟻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我成長在基督徒家庭。但是我對神的瞭解卻不深入,很多時候,神好像是別人的神,不是我的神。        我在浙江嘉興讀大學。大二的時候,我們有了學生團契,是在一個偏遠、有點破舊的小房子裡聚會。我從此走上了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 (一)         剛剛開始團契生活時,我一直是一個旁觀者,總是漠然地看著別人努力和付出。我一直很嫌棄那個很小、很破又偏遠的房子,卻不知那是兄弟姐妹們頂著烈日找到的,還常為房租而擔憂。        在團契建立之初,有很多事情要做,都是阿麗姊妹一個人默默承擔。我看到的是她堅強而溫暖的笑臉,卻從來不知她心中的憂慮、膽怯、愁苦、委屈……她在神面前獻上了很多的禱告,流了很多的眼淚。         團契充滿了生氣。敬拜的時候,氣氛是那麼活潑而虔誠,每個人都大聲地讚美。以前總是在唇邊輕輕哼唱的我,被深深感染了,漸漸也放聲讚美。而中午準備飯菜時, 有人洗菜,有人做飯,就像家一樣溫暖。吃飯時,大家圍著桌子吃得特別香甜,特別開心。在這裡我找到了家的感覺,慢慢融入進去。         禱告會是在週五晚上。聚會點雖然很遠,卻總有幾位弟兄姊妹騎自行車過去。到了冬天,握著車把的雙手是最受苦的,即使戴著手套,也無濟於事。但一想到那個溫暖的地方,他們就毫無怨言。吸引著他們前去禱告的,是主內的愛!         看到大家的辛勤勞苦,我感到震撼,為什麼他們願意為著看不見的上帝付出那麼多?         他們那最真實的行動,讓我感動,使我漸漸開始學習他們。心中的冷漠漸漸融化,也融入到團契的服事中。 (二)          剛開始事奉時,我不大懂得與人相處。          我無法忍受沒有時間觀念的人,所以弟兄姊妹們常看到我拉長的臉,常聽到我不留情面的指責。開會時,我一看到不足之處,就毫不客氣地指出來。但弟兄姊妹都很容讓我這個不懂事、會鬧小脾氣的妹妹,從來就沒有責怪過我。          人數增多後,團契分了小組。當了小組長的我,也漸漸遇到挑戰。          每個小組長都要輪流帶領禱告會,而我最怕的就是這件事。在我眼中,禱告會是教會中的屬靈長輩才能夠帶領的,而我根本不行。於是我一直推脫逃避(不過,最終還是逃不過)。          阿麗姊妹把她的經驗傳授給我:她總是先認真地向神禱告,求神給她主題,然後根據主題選好詩歌,寫一個簡要的大綱,以及每個部分要講什麼提示的話,唱什麼詩歌等。         我按著她的方法去準備,然後忐忑不安地帶領第一次禱告會。感謝神,那次禱告會沒有冷場,甚至有弟兄姊妹說,心靈很是釋放。我知道那是神的工作,是神聽我禱告,幫助了我。        經過一次次操練,禱告會帶領得越來越得心應手,我就認為自己很有禱告恩賜,不禁有點沾沾自喜。這時上帝放手了,我的禱告立刻如同被厚牆擋住了,內心沒有了感動,帶領禱告時也沒了感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