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堵住破口,青春無悔

曉喬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學園傳道會評估近10年機構的成長時發現,同工的增加一直趕不上學校和學生人數的成長。          2013年5月出版的全球大學生事工簡報顯示,全球約有一億五千六百萬大學生,51,923 間大學/專科學院。相較於2011年8月的一億一千九百多萬大學生、38,990 間大學/專科學院,兩年中增加了3,700萬的學生、12,933間大學/專科學院。         如果機構用傳統事工做法,等到一個同工隊(約4位同工)組成,再去開拓一個學校,那麼,絕對趕不上這急劇增長的數字。         另外一個令人憂心的數字,也讓機構和教會領袖反省:基督徒學生畢業之後,流失(不再有正常的基督徒生活)的比例,日益加增。原因很可能是,我們的造就過程出了問題。          根據事工評估,學生時代信仰堅固、成為學生領袖的信徒,進入社會之後,往往也能夠繼續為基督作光、作鹽,發揮屬靈影響力。那些在學生時代就沒有委身耶穌的,畢業之後也常是半吊子,最後流失。         因此,在學生時代的過濾和揀選門徒,便成為將來能否成為終身工人的關鍵了。換言之,同工或輔導者的責任,是藉著挑戰和揀選,將學生門徒帶到上帝的面前。學生門徒越在年輕的時候肩負帶領的責任,在往後的人生中,就越能經得起考驗和挑戰,也越有異象和使命感。          基於上述的調查和評估,大學生事工團隊必須問自己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需要進行什麼改變,才能完成上帝的託付? 定義為何          根據《使徒行傳》的描述和機構事工經驗,我們認為“學生帶領運動”的定義是:上帝以相同的感動,工作/運行在學生團隊中,藉著“得人、造就人和差遣人”,協助完成大使命。帶領者通過禱告、依靠恩典、採取行動,經過一段時間,可產生屬靈運動的四方面要素:           使失喪的學生連於基督,改變生命的門徒造就,領袖的倍增,自產並繼續持續資源。         (編註:學園傳道會多用“運動Movements”一詞,而非教會常用的“事工Ministries”,是希望福音的種子能持續發展為多結果子的大樹。) 評估問題          以下問題,可以評估屬靈運動的四方面要素:          1. […]

No Picture
事奉篇

迸放,生命激發生命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文:柯然迪  翻譯:袁村蔚        無同工校園團隊(編註1)的誕生,是上帝對於我們為東印尼禱告的回應。         東印尼涵蓋的區域範圍非常廣,城市之間距離很遠,往返的成本很高。因此,單靠同工去東印尼校園開展事工,是不合現實的。因此,我們在每個校園設置關鍵學生義工(Key Volunteer Student,指學生領袖),並期待學生畢業後繼續服事,為後繼學生領袖樹立榜樣。         同時,我們也招募校友在每個目標區開展活動,委身在他們所在城市的校園。目標區是以城市為單位的學生人口中心(Students Population Center,簡稱SPC)。        到目前為止,在東印尼的41個學生領導團隊(Student-Led Movement Team,簡稱SLM Team。編註),有25個是沒有同工的。從事工到學生運動,他們獨立進行得人→造就人→訓練人→差遣人(Win-Build-Train-send,簡稱W-B-T-S)的服事、募款以及與我們同工保持聯繫,這都是出自上帝的恩典。 第一個無同工的學生領導團隊         第一個學生領袖團隊(沒有同工)是聖靈在沒有同工指導的情況下,在距離Jayapura(編註:Jayapura為印尼最靠近東部邊境的城市之一)一小時航程的Biak(編註:Biak在Jyapura西北方的島上)建立起來的。這個團隊是由住Jayapura的一個學生Ruben組織和領導的,因此團隊的辦公地點在Jayapura,而非Biak。         在Biak城,Ruben與他帶領的學生中,已經造就出了第四代領袖。 Biak城的見證         Ruben曾經在University of Saints and Technology Jayapura (USTJ) 念大學,但是在2008年,他所學的專業被取消了,因此不得不與30多個同學來到了位於Biak城的Biak Engineering Academ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