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要做翻過的餅 ──讀《流行文化與聖經真理》有感

安居拉 本文原刊於《舉目》31期           最近我們教會為本地的華人春節晚會籌備節目,節目中有《一 件禮物》這首歌。正巧,《舉目》29期,登載了《流行文化與聖經真理》一文(以下簡稱《流》文),該文的作者對“讚美之泉”創作的《把冷漠變成愛》,以及 “天韻”創作的《一件禮物》的歌詞,提出了批評。教會籌備節目的姊妹看了這篇文章後猶豫了:到底在春節晚會上,還唱不唱這首歌呢?           《一件禮物》這一首歌,許多人不陌生。我一直覺得,這是一首優秀的福音歌曲。在中文網絡上輸入這首歌的歌名搜索,會發現這首歌感動過許許多多的人,甚至有人在聽這首歌時感動、決志信主。為什麼這樣一首傳福音的好歌,在《流》文作者筆下,成了“墮落的教會流行文化”了呢?          無可否認,對於讚美詩、聖詩的創作,中國教會或華人教會,都還處在嬰孩時期,需要不斷的學習和反思。許多資深牧者(如唐崇榮等),對這一主題有過系統的講解 和論述。《舉目》15期、17期,對此也有過討論。前一陣,大陸一些教會,還對《迦南詩選》進行了一系列的批判,網絡上也有許多很激烈的辯論。           對聖詩創作進行評論,需要具備嚴格的神學、音樂和文學等專業基礎,我並不合格,不敢多談。不過,我對《流》文的評論手法,以及該文引出的一系列教會詩歌之外 的話題深感興趣,例如:聖經真理的完備性和信仰實踐的平衡性;神的主權、揀選與人的選擇、責任;基督徒的愛或關懷的目的是什麼?如果不能讓人歸主或愛主, 這種愛或關懷有沒有意義?福音要不要“推銷”?等等。           這些題目非常有意義,在教會生活中隨時會碰到,值得我們進一步的討論。故此我做一點回應。歡迎大家提出批評,幫助我更全面的理解聖經,在知識和恩典裡成長。 不當如此比較與分析            我們在崇拜時唱的聖詩和讚美詩:一、是對神的敬拜和讚美,是唱給神、獻給神的;二、是基督徒對耶穌、聖經、救恩的認識;三、是在信仰生活、屬靈道路上的追求,是基督徒對自己的激勵。          《流》文作者把教會裡唱過的詩歌,籠統地稱為教會流行文化,在我看來,並不恰當。比如《一件禮物》這樣的福音歌曲,其目標聽眾,顯然是未信的慕道朋友,並不屬於聖詩或讚美詩的範疇,沒必要將其和經典的傳統聖詩相比較。就像許多的信主見証,並不適宜嚴格地依據聖經去分析。           《流》文作者還試圖用邏輯方法,分析詩歌題材。例如質疑《你心會知道》這一句,說不信的人,心如何能知道(救恩)呢?還有,“這世界需要的是基督”,不是“這世 界需要你我”。從這些批評可以看出,作者不瞭解詩歌題材和論証題材兩類作品的區別。如果作者用同樣的方法去分析《詩篇》和《箴言》,作者會發現,許多地方 都會有類似的問題。           其實詩歌裡的這些描述誤差,完全屬於詩歌創作允許的範圍之內,這是詩歌体裁簡潔的要求造成的。《使徒行傳》中司提反的講道裡面,也有為了精簡的緣故,將幾件事情合在一起說的,但不會因為這樣就與聖經抵觸,也不至於混淆信仰。 不以個人感受為標準          《一件禮物》這首歌,感動過包括筆者在內的許多人。但很顯然,《流》文作者很不喜歡這首歌。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呢?這使我聯想到聽講道──同一篇講道,有的人聽了毫無反應,甚至回家後說,牧師今天講得很差;可有的人非常感動,受益很大。           這樣的差異,可能與基督徒所處的成長階段,當下的屬靈狀況,甚至禮拜天早上敬拜前的準備都有關。一次講道,一首詩歌,有時會感動所有的聽眾,有時只造就一部分人。我們不能簡單地以個人的感受,來評價一次講道或一首詩歌的價值。         每期的《海外校園》,都有許多很感人的見証文章。有人以聖經為依據,批評其中的一些見証傳遞錯誤的福音信息──神是聽禱告的,信了主,或禱告了,就能找到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