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論壇

安息日的牧養學(董家驊)2016.05.16

那一年我 19歲,當臺上的牧師呼召全時間奉獻服事上帝的人時,我站了起來。立時,我感到上帝榮耀的寶座就在我面前。我快步走到台前,心中充滿了喜樂和驚恐,幾乎無法站立;勉強到了台前,雙膝一軟,跪了下去。15年過去了,我仍記得那天聚會中所看到的異象——上帝榮耀的寶座。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主賜的安靜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王誠 靜謐── 那大雨中林間的房舍 主所賜的安靜 是歇工休憩;是喧囂時的安息屋   凝然── 那寒風裡雪掩的莊稼 主所賜的安靜 是藏匿保守;是掃蕩時的避難處   恬淡── 那山頂上連綿的草場 主賜的安靜 是穩行高處;是除卻世俗的屬靈路   悄然── 那夜燈下母親的懷抱 主賜的安靜 是陪伴呵護;是溫柔同在,不輕易發怒   安息── 那星空中皎潔的月色 主賜的安靜 是比雪更白;是除去罪,平安的歸宿   深沉── 那藍得深邃的太平洋 主賜的安靜 是數不盡的美意,是比海更深的大愛,人難領悟   雋永── 那雁過不留痕的蒼穹 主賜的安靜 […]

No Picture
成長篇

要竭力,所以得安息?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呂鴻基        《羅馬書》完整地論 證了人在恩典中因神的信實、被神稱為義,以及經歷成聖。並清楚教導:救恩是始於呼召,成全於得榮耀(《羅》8章)。有了這些基本認識後,我希望從《希伯來書》來思考與救恩相關的恩典與責任、信心與行為的問題。也就是,固然靠行為稱義是不對的,但高舉因信稱義而懈怠的基督徒,下場將如何? 兩個竭力進入         與“努力”及“懈怠”(《來》6:12,註1)相關,《希伯來書》強調兩個“要竭力進入”的救贖境況:第一,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來》4:11)。第二,應當竭力進入完全(《來》6:1,10:14)。          本書雖較少直接論及因信稱義,但毫無置疑的,作者(註2)既堅持因信稱義,亦嚴厲駁斥“行為無關緊要”的主張。 竭力進入安息         《希伯來書》勸勉我們這些信從福音的人,當竭力進入“安息” (《來》4:6-11)。這安息有別於守安息日的安息(參《創》2::1-3;《來》4:4)或進入迦南應許地的安息(《申》12::9,;《來》4::3,5)。         從“存留”(《來》4:1,9)與“進入”(《來》4:1,3,6,10,11)看出,這個當竭力進入的安息,是神已經應許了的恩賜。信主的人已經嚐到安息的滋味(如同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進入迦南),但尚未得到完全的安息。         聖經中起碼提到三種安息:信耶穌而來的安息(參《太》11::28;羅5::1)、2.因順服主而得的安息(參《太》11::29,30),和今生蒙神保守 的安息(參《腓》4:6-8)。此外,作者又提了別的日子(《來》4:7-9),是因為安息的應許仍然是開放的;我們當在現有的安息中,“竭力進入”將來 才會完全實現的“安息”。        “竭力進入”,是指信徒在信心裡的忠心,盡力。神的道,是持守信心的根據,能辨明真正的安息(參《來》 4::12-13);並察查驗我們持守的是否是“竭力進入”的信心,而不是憑處境或外表行為。進入安息要以信心與所聽見的道調和(參《來》 4::1-3);因為這個安息的應許是從神的道顯明的。 竭力進入完全        作者以“論到麥基洗德”(《來》5:11),將讀者從“律法是訓蒙的師傅”(《加》3:24),引到神所使用的信心方法,和神所設立的選召方式,並點出停留在幼稚的屬靈規條的困窘。        因此,信徒要走出屬靈的幼稚,熟悉仁義的道理,長大成熟,能分辨是非:“我們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來》6:1)作者並舉出3組相關的實例(《來》6:1,2):        第一組,是信徒的悔改:懊悔過去追求那些不能使人得救、沒有生命的行為(參《來》9:14),以及沒有實際行動的信心宣言(《來》6:12; 10:38,39; 13:7;參《雅》2:14-20)。        第二組,是外表的禮儀:包含猶太人的各樣潔淨儀式,加上信徒在基督裡所受的水洗禮與靈洗(參《徒》8:14-17;19:3-7),以及按手禮——按手使病人得醫治,或差派祝福的儀式(參《徒》6:6; […]

No Picture
成長篇

努力進天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莊祖鯤         在今天海內外的華人教會圈子 中,似乎存在兩種極端的觀點。第一種信徒,有律法主義、靠行為稱義的傾向,強調努力為主作工,以服事多、事奉忙為榮為樂。雖然口裡嚷嚷著累,卻隱隱約約地 有一種成就感與安全感。另外一種信徒,則完全相反,自認為既已得救了,而且救恩是不會失落的,就可以安然無憂地等待被提上天堂。這種人一方面批評前一種人 是律法主義者,另一方面自己卻又怠惰不前,甚至放縱情慾,已被世界所同化而不自知。         許多信徒在這兩個極端之間搖擺不定,或惶惶然不知所措。究竟我們該努力近進天國,或者可以躺著上天國? 令人困惑的經文         許多人“努力進天國”的想法,是來自於《馬太福音》11:12,在那裡和合本聖經的翻譯是:耶穌說:“從施洗約翰的時候到如今,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努力的人 就得著了。”然而,在保羅的書信中,卻很清楚地表明,我們是因信而稱義的,而非行為。既然如此,我們怎麼可能靠努力而進天國呢?          其實問題的癥結,在於《馬太福音》的中文翻譯有些誤導。本段經文的前面那個希臘文動詞biazetai可以是中動語態(即“強力地前進”),或是被動語態(即“受 暴力攻擊”)。而後面的希臘文名詞biastes,則可能是正面的(指“努力的人”),或是負面的(指“暴徒”)。因此,這段經文一共可能有4種排列組 合。若比較中文和合本、新譯本和新漢語譯本3種版本,結果如下:        和合本 努力進入(中動)天國,努力的人(正面)…        新譯本 天國受猛力的攻擊(被動),強暴的人(負面)…        新漢語 天國遭受到暴力侵擾(被動),暴徒(負面)…..        在常見的英文譯本中,新國際版(NIV)與和合本相同,新美國標準版(NASB)則與中文新譯本及新漢語譯本相同。唯有New Living Translation(NLT)版採取“強力進入(中動)+暴徒(負面)”的譯法。總結地來說,依據絕大多數希臘文專家的共識,後一句的名詞應該是指 “暴徒”,而非“努力的人”。但是前句的動詞,則2種可能性難分軒輊。         但按照新約學者卡森(D. A. Carson)的看法,因為耶穌開始傳道,並且醫病、趕鬼,彰顯神的大能,代表著天國開始強有力地進入這原被撒但勢力掌控的世界。但是魔鬼並不善罷甘休, […]

No Picture
成長篇

靈修退修的益處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布蘭達‧虔克        學習安靜和安息的價值,以及除去阻擋你體驗安靜和休息的障礙。 《馬太福音》11:28         回顧我過去12年靈性退修的經歷,我注意到從我個人與主相遇中,經常領受到兩項特有的禮物:安靜和安息。 安靜的重要性         安靜、獨處、不分心,這幾個詞不能用來描述我們清醒時多數主要的狀態。然而,是在混合狀態中,上帝往往揭露祂自己。上帝透過祂受造物的榮耀,向我們呼喊;但祂用安靜微小的聲音叫我們的名字。         當個人退修時,我不曾有過像摩西或馬利亞一樣,體驗到充滿激情、改變職場方向的際遇。然而,我曾受激勵去探索、開拓新的事工──帶領小組查經、在某一段的時期收養小孩、做大學生的良師益友──這些全都發生在一個安靜悠閒的下午、與上帝相遇時。 安息的重要性        安息的靈魂會改變你對每件事的態度──不管是對你的目標和樂趣,或是所面臨的壓力和麻煩,你的看法不再一樣。我發現每週日下午,2至3小時的獨處,就夠我集中精神且改變我所注目的方式(不看自己,而仰望耶穌),與主面對面。        這是珍貴的時刻。我不需要完成任何事情。我能夠作我自己。我不需要照時間表去行事,但每一回,上帝都溫柔且熱情地更新我的心思意念,並且恢復我的精神氣力。有時候,上帝給予我深入的洞見;其他時候,祂的同在像和風。每一回獨處都是獨特的體驗。         然而,我們抗拒它!我們慢吞吞地拖曳著雙腿,不想要這個禮物,把它當作重擔──另一項加入我們超載負荷的待辦事項。然而,前面是充滿希望的。我們不需要被自己的恐懼嚇得癱瘓無力。 除去路障        多年來,在投注較長時間與上帝獨處上,我有3項發現。對我和其他人來說,這些發現除去了許多自我強加的路障。        1. 與上帝在一起,毋須是單獨的體驗。同配偶和朋友一起旅行、到退修中心、市立公園,或安靜的一角,是等同於和你的創造主“休息一下”的有效方式。一起吃飯交 流,也是一種更新的方式;在我們獨處時,會加強上帝在我們內心的作為。當我們把與朋友相交和幾小時的獨處合併在一起,會使這兩個方式都得到最佳的果效。         2. 放輕鬆,在基督裡有自由。惟一且正確迎見上帝的方式,其實並不存在。有些信徒歡唱詩歌和舉行盛宴,其他人則是透過禁食和完全的獨處,來滋養他們的生命。歡 慶這份自由,容許我體認當上帝塑造我的靈魂時,祂創造大工的才華,以及認出祂前來與我──祂心愛的──相會的獨特路徑。         3.個人性退修,人人皆可有。個人性退修不是精英分子的特有奢華品,而是人人不可缺的必需品。科技的進展剝奪了我們的安息,致使信徒成為匆忙生活方式下的犧牲品。培育安靜和安息的恩賜,會使我們大力活出基督要賜給所有信徒的豐盛生命。         無論是一年一次或是一個月一次,我鼓勵你訂下時間,找個地方,就出發──與最了解你、最愛你的那一位獨處。 討論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安息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Šabbat“安息日”的意義:        (1)安息日主要是說人生與世界歷史一個永遠的目標:永世的祝福。        (2)第一個安息日,不是因為上帝工作疲累需要休息,而是創造工作順利完成,神感到非常滿意,停下來慶祝。因為祂看一切所造的都“非常好”(《創》1:31)。        (3)安息日是時間的聖所,神造人要把人帶入到安息敬拜中,而非巴比倫人所說的“凶日”。神造人是在第六日,祂雖然吩咐人要六日勞碌作工,第七日安息(《出》 20:9-10)。但是人受造以後,享受的第一個完整的一天,不是工作日而是安息日。祂賜福給那日,定為聖日(《創》2:3)。顯示整個創造最重要的時 刻,就是安息日。        (4)這安息日預表新約,耶穌在第八日(即七日的第一日)從死裡復活,引導所有信祂的人,一同進入永久全然的安息(《來》4:1-11)。 ——賴建國,《五經導論》(香港:天道,2011.10),p. 97。         我們這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大自然美景中散步時,往往嘴巴說個不停,錯過整個景致的色彩、聲音、氣味。甚至人可能身在大自然中,心卻還是留在自己的封閉、人工燈光下的起居室。         於是,大自然所教導的功課遺失了;沉浸在創造主前,寂靜無聲讚歎的機會,也流失了。         充滿恩典的宏偉壯麗世界,未曾擴展我們的心胸;上帝的創造,不曾安定我們困惑的心靈,也不曾恢復我們的洞察力,更不曾使我們喜愛自己的真我(註)。相反的,大自然提醒我們一堆世俗雜事:翻下一頁日曆,或該換輪胎了。         我們必須重新覺察恩典的福音和恩典的世界。         願“主耶穌基督的恩惠、上帝的慈愛、聖靈的感動”開啟我們,看見自己周遭處處有上帝神聖的作為,在滿有愛心的生命中,格外能看到上帝美好的作為。 註:Joan Puls, A Spirituality of Compassion (Mystic, Conn.: Twenty-Third […]

No Picture
成長篇

挑擔的學問

蔡志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以前常聽人說:人的一生要挑許多擔子,而且還越挑越多、越挑越重。後來我一路跌撞磕碰地走來, 發現還真是這麼回事。所以,當我後來信了主,最喜歡、也最愛聽的經文,就是主耶穌說的“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能卸下人 生的重擔,又享受輕鬆安息,當然美得無比!          不過,我也漸漸感悟出,這挑擔和卸下的過程,還蠻有學問的。          我先給各位講兩個小故事。 故事之一           話說有一個孩子,那天,他那做小生意的爸爸挑回家一貨擔,那擔子可是又大又沉。孩子好奇,就想去挑,怎麼使勁也挑不起來。           爸爸在旁看見了,就問:孩子,你是不是用了所有的力氣?孩子說:當然囉,沒看見我多累啊!           爸爸又問:孩子,你是不是想了所有的方法呢?孩子回答:我該想的都想了,也沒用啊。           爸爸在一旁笑了:有一個最好、最簡單的方法你沒想,那就是找爸爸幫忙啊!於是爸爸用肩輕輕一挑,那擔子就起來了。           這個故事告訴了我們什麼呢?是挑擔子的方法。這個孩子只想著靠自己的力氣,把所有的可能,都限定在自己這小範圍內。所以他無論怎麼使力,換什麼角度,這擔子也是挑不起來的。           因為他的方法是錯的,他的擔子就是重的。他錯在不懂得交托,他的父親就站在一旁,很願意幫助他,可他就是沒想到這所有方法中最好的方法:尋求父親的幫助。           這是不是像我們許多人的情況?我們背負了太多人生的重擔,家庭的、工作的、學業的、人際關係的等等,有時沉重得讓我們再也背不動。我們卻很少想到,這沉和重,是因為我們只靠自己,因為我們從小就被訓練出固定的思維模式,什麼都要靠自己的力量來解決。           於是,我們把能挑的和不能挑的擔子,一古腦兒接下來了。我們靠自己,也確實解決了不少問題。但往往到了人生一個關口,有一個坎,我們邁不過去了——擔子太沉、太重了!           這時的我們,有沒有聽到天父在問:孩子,你是不是想了所有的方法?           主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這是一個愛的呼喚。主耶穌知道我們是勞苦且背重擔的,也知道我們靠自己總有那麼一天是 承受不了的。祂要我們把重擔卸下交給祂,讓祂來替我們擔當。別忘了,耶穌在十字架上,連死的重擔都替我們擔當了,還有什麼樣的重擔,祂不能擔呢?            所以,我們要像小孩子,我們要學會把重擔交托出去,要學習呼求幫助,好在主耶穌裡享受平穩安息。 故事之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