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香山宋尚節墓前親聞記

天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神在20世紀30至40年代中,興起忠僕宋尚節博士,用他那充滿聖靈的能力,復興了整個中國的教會。         小時候,屢聽母親說,宋博士的講道極有能力,神藉宋博士叫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後,亦在《靈歷集光》讀到宋博士的日記,深受感動,心靈震撼。        2003年10月,筆者偕同另一弟兄同遊北京。宋博士墓在北京香山,筆者決心去瞻仰神僕墓地,了卻心願。         書上記載,宋博士墓地離香山公共汽車終點站非常近,但出租車司機帶我們去了3個陵園,都未找到。翻閱隨身攜帶的《靈歷集光》,書上記載了宋博士離世歸主時,安放在南營51號。我想,先找到南營51號,再打聽,可能會找到宋博士墓。        北京發展很迅速,南營51號是否拆遷或改名,不得而知,但這是最後的希望。        沿途打問,終於遇到一位老公公,知道南營51號,“是信耶穌的人的房子吧?”經他指引,我們終於找到南營51號,居然還沒有拆遷。我按了幾下門鈴,有一個大媽來開門。得知我們想看宋博士的墓地後,這位79歲的大媽,欣然帶著我們去到一個巷子裡,進入一個院子。 院子正中央立了一個墓,墓碑上有一個紅色十字架,這就是主僕宋尚節之墓了。院子裡凌亂地堆放著廢棄的門窗,和一些樹幹。        院子的主人對我們說,她剛剛為這墓,和別人打了一架。本來信主之人不應該和別人打架,可是隨著“搞活經濟”、迎“旅遊節”,有關單位想把房屋連墳墓一併鏟平,改作停車場。順著主人所指,可以看到,挖掘機已經把土地挖了3米餘深……         宋博士墳在史無前例的文革中,早已遭到破壞,花崗石的墓碑被挪移,拋棄在外面。後人用水泥把碎角修復平整(見圖1)。墓碑現在基本完好,上面刷了白灰,刻有“耶穌基督的僕人,宋尚節安息之所”,以及“是了,我必快來,阿們”等字樣。        墓旁邊栽有鮮花,鮮豔的紅花朵正在綻放。院中綠樹成蔭,還有幾棵樹有百年樹齡。南邊約1米處,是宋博士的大女兒宋天嬰之墓,墓上有紅十字架,“宋天嬰”3字好像是用玻璃拼成的,周圍用紅漆畫成長方形。兩墓似安穩在主懷中。 正是: 香山福地埋忠僕, 圃園靜地叢花簇。 靜思十架高瞻囑, 甘步宋僕永依主。        墓前思想宋博士為福音付出了一生,按他的聰明和才能,如投身在科學領域上,必定有所建樹、名垂青史!他拋棄了一切,只以耶穌基督為至寶,就如《腓立比書》 3:8:“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        墓前彷彿聽見了古老感人的詩歌,也是忠僕宋尚節最愛唱的歌: 近主十架歌 一﹑我心依傍主十架,在彼有生命泉,基督寶血已流出,洗我萬眾罪愆。 二﹑十架旁我信雖小,救主總不丟棄,他祂賜下聖靈亮光,照我昏昧心裡。 三﹑十架旁我祈求主,默念羔羊宏恩,每日不論往何處,靠主十架指引。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靈歷集光》 ──宋尚節之日記摘抄

蔡選青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心靈窗扉 在 近代基督教歷史上,有約翰衛斯理和英國的大復興,有愛德華滋和美國的大復興。在中國三十年代的復興中,也有一代名僕宋尚節──“中國的施洗約翰”。在當時 的傳道人中,有人很會講道,但在醫病趕鬼方面束手無策的;有人有醫病趕鬼的能力,而在神的話語上下的功夫不夠。然而,在宋尚節身上,我們可看到二者的平 衡,“用神蹟隨著,証實所傳的道。”(《可》16:20)           “目前國內外已出版了許多論述主僕人宋尚節博士的著作,但是《靈歷集光》這本書 具有與眾不同,無可比擬的特點;因為它是經由神特別的安排,為主僕生前至親至愛的人,根據主僕在長達五千多日,一面傳道,一面堅持不斷所寫的日記,用了近 八年的時間,結合許多珍貴的原始資料和書籍,摘錄編寫而成的。”           這五十多本日記,是當年宋氏與神同行、與聖靈同工的忠實記錄。當年他到處旅行佈道,攜帶之物有限,但有二件東西他自稱是他的命根子,一是聖經,二就是他的日記。           這些日記文革時全數沒收,令人驚奇的是,這些“反動”的日記,文革後竟原封歸還給他的女兒。《靈歷集光》就是這傳奇般的五十多本日記的精選摘錄。           復興,已經是今天基督教的當務之急了。什麼是真正的復興?此書就是中國30年代中國大復興的一個忠實記錄。           此書對最吸引我的部分,就是這位被神置於復興前列的奮興家的“重生祕史”。不是他神奇的經歷,而是他那真實無情的自我解剖,對自己的重生認真負責的態度。一 個悔改的心,碰到赦罪之恩的真實寫照。日記與一般的傳記不同,“日記可比作人心靈的窗戶,透過此窗扉,讀者可以直窺他內心深處的真實情景。” 往事追憶           在《靈歷集光》中,宋氏清楚地記載著1927年他重生的細節,“難忘的重生之夜,看到屬靈活動影片七大本,從看見自己罪惡的本相,映到奉差遣為止,這時天已 破曉……重生以後,我感到萬物煥然一新,在萬物中處處能看到神創造的偉大奇妙。自己無論在言語、思想上犯了一些罪,一讀聖經,聖經便指出我的不是,直到我 求主赦免我。”           很值得我們反省的是,宋氏在經歷1927年赦罪恩典之前,他已經講道、領詩、領人歸主、教會事奉、禱告蒙垂聽了18年。例 如,早在1909年,九歲的宋尚節見父親病危,就禱告:“神啊,求你留下我爸爸的命,直到養大我成人。”剛阿們完,只聽見喀嚓一聲,爸爸咽喉裡,咳出了哽噎著的濃痰,立時轉危為安。            1919年,其幼弟患重病,“我向神哭禱,主若允許幼弟存活在世,我願終身傳道。幾天後,弟弟完全好了。”           再如,“上中學後,常跟爸爸到四處去佈道,爸爸生病或上省城去時,我代替爸爸主領夜間禮拜,講章則來自東抄西套,靠著自己記憶力強,膽子大,在台上講……往 往講到樂而忘倦,連飯都不想吃。我主領唱詩,散發傳單,銷賣聖經單行本,課餘還協助父親編輯奮興報,為此人們稱我為小牧師(宋氏的父親宋學連是牧師),還 領到教會中工作的頭獎。” 一針見血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一鱗半爪憶主僕 ──“教會史話”欄讀後有感

淩勵立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讀了《舉目》第七期新開欄目“教會史話”第一篇〈及至時候滿足〉,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激動。特別是結論裡的幾句話:“教會歷史在這兩次‘時候滿足’之間,見證三一真神對失喪世人之救恩大愛……”我感到這新欄的出現並非偶然,而是擔負著一個歷史使命,要見證神的救恩大愛。         我不很瞭解教會歷史,僅以一鱗半爪,追記我在少年時期見到過的教會歷史裡的兩位重要人物--宋尚節和趙世光,以及在二十世紀二十和三十年代,中國的宗教大復興。 敢說敢罵的宋博士         那是一個世界性的兵荒馬亂的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戰又爆發了,在中國主要是抗日戰爭。1931年的九一八,1932年的一二八,1937年的七七和八一三,還有1941年的珍珠港襲擊和太平洋戰爭,真是戰事不斷。         與此同時,中國的大復興也進行得轟轟烈烈,許多全國知名的領袖人物四出佈道和奮興。在上海,我聆聽過宋尚節、趙世光、倪柝聲、賈玉銘、王明道、周志禹、竺規身、錢團運等許多傳道人的講道,印象最深刻的是宋尚節和趙世光。人們一般稱呼宋尚節為奮興家,趙世光為佈道家。         1931年我十一歲時,蒙恩得救,在西藏路慕爾堂見到了宋尚節。         當時沒有人稱宋尚節為牧師,大家稱他宋博士。我原以為他是神學博士,後來知道他是留學美國的化學博士。為了實現十八歲赴美留學時定意終身事奉主作傳道的願望,1927年畢業回國經太平洋時,竟把化學博士文憑和一切榮譽獎章、獎狀拋進大洋。         他回到故鄉福建省興化不久,即在全國四出佈道。根據宋博士著述的《我的見證》(註),1930到1940年的十年中,他多次在上海佈道、奮興、培靈,其中提 到1931年6月在慕爾堂開靈修會八天。慕爾堂是上海最大的教堂,當時聽眾擠得水泄不通,過道裡都站滿了人。我被擠在人堆裡。那熱火朝天的場面,至今歷歷 在目。其實我聽他講道是聽不大懂的,因為他說的是福建土話,絕大多數聽眾都聽不懂,每次有人翻譯。他穿著十分樸素,長布大褂,頭髮蓬蓬鬆鬆的,一點看不出 是一位留洋的博士。他講道常常像演戲,在臺上跳來跳去,做手勢。因為他的土話別人聽不懂,有時連翻譯都聽不懂或理解錯,他就急了,想各種辦法形像化。         他講些甚麼呢?我聽到他常在責備人,而且責備的往往是教會裡的領袖人物或牧師。他聲嘶力竭地指出他們的種種錯誤或罪惡,呼籲他們必需認罪悔改。那樣重視教會領袖人物的靈命和道德品質,敢說敢罵,毫不留情,我記得的只有這位宋尚節博士。          後來我看了他著述的《我的見證》,知道他對傳道人的要求。這裡用他自己的話略提幾項:“今日教會的中西領袖,自己沒有生命不要說他,根本不信聖經,妄信人格 化基督,對人宣傳社會福音”;“傳道人必需先受靈洗得了生命才去作工”;他說神要他“起來!去奮興全國不冷不熱的教會,免得耶穌再來的時候被撇下。快傳報 主必快來的消息”。 樸實謙和的品德          宋尚節對自己在靈命上的嚴格要求使我感動。他于1901年出生在福建農村一個貧苦家庭,父親是美以美會直轄下的一位虔誠宣教士。他九歲親見故鄉興化空前未有的大奮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十二歲開始他就幫父親做二三千信徒的牧師(人們叫他 “小牧師”),此後,一直殷勤傳道服事。他追憶時稱自己為沒有生命的糊塗熱心,用傳道來抬高自己。          1919年他赴美留學半工半讀。在1927年的一個晚上,他痛哭流涕,把一生所犯大大小小的罪認清,徹底悔改,二十六歲時才清楚得到重生經歷。          我深受感動的是,他竟勇敢地將二十六歲前那麼漫長的基督徒生活和工作否定。他嚮往的是真實的新生命,得到後才有平安喜樂。他這種苦苦追求,得到了神的悅納,神使用他成了那時代的奮興家。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根本之道

宋尚節         宋尚節(1901-1944)生於福建興化,1919年赴美留學,獲俄亥俄州立大學化學博士。1927年2月10日,他經歷了靈命的復興,“那晚,我祈禱,我不但誠懇、迫切地禱告,我真是撲滅了自我的心直求,我淌着懺悔之淚,捧着求救的心,一聲聲求告主的血來遮蔽我,使我不再為自己活。”接下去聖靈讓他 看見大大小小的罪;他彷佛看見耶穌高懸十架,兩手鮮血淋漓。他非常傷心,最後謙卑地跪在十架底下,求主用寶血洗凈一切的不義。他又彷佛聽到主的聲音說: “小子,你的罪赦了!”         這次經歷,使他立志回國佈道。1931年在福建南昌地區的佈道會中,經長夜禱告,上帝啟示他要向罪惡攻擊;清除罪惡後,便講聖靈充滿,信徒才有能力為主作 見證。此後,他在全中國及南洋各地主領佈道會,特別注重徹底認罪悔改之道,要人“打開棺材”,謙卑認罪。他講道時聲嘶力竭,跳上跳下,大汗淋漓;聽眾則被 聖靈光照,流淚悔改,紛紛上前跪在台前。上帝藉着他及許多佈道隊,在中國八年抗戰前後點燃復興之火,果效極其深遠。特摘選三小段宋尚節論罪的話,與讀者共享。         ·我深深體會:主來非為教訓人或給人作模範,特來醫罪為罪人死。追思我以前不注意認罪與救恩,故講道沒有效果,實自慚愧,今後必得人如魚矣!為主傳正道 者,主方榮耀其所傳者,如傳不正之道,實助其人犯罪也……以前亦知主來醫罪,但不知主專來醫罪,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一個真正重生的人,知道什麼是罪而且 容易發現罪、悔罪,另外一定會關心周圍的人的靈魂得救問題。         ·撒但使用最巧的一個計策:令人不覺得自己有罪,視犯罪為無關緊要。另外撒但用百般方法攔阻傳道人講罪與救恩。         ·只有真正徹底悔改的人,在信仰上才有鞏固的根基。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