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瑞士短宣的回顧

明立中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有沒有搞錯﹖       “到瑞士去短宣?有沒有搞錯?”這是很多弟兄姊妹聽到我們 去瑞士短宣的本能反應。在一般人的心目中,瑞士是個風景優美、出產名錶的地方。許多人也知道,瑞士是十六世紀宗教改革時的重鎮,以基督教為國教,全國的基 督徒達90%。通常只聽說有人去觀光,有人去買錶,或去重溫一段重要的教會歷史,怎麼會想到去宣教?向誰宣教呢?          然而我們教會,確實是長途跋涉地去了瑞士。不但去了一次,而且在過去六年中(1998-2003)去了五次。          我們想利用《舉目》這塊園地,和大家分享我們前後五次去瑞士短宣的來龍去脈,也盼望我們這一點點在服事上的經驗,能讓那些想開始短宣事工的教會,有一些參考與幫助。 為什麼要選擇瑞士?          說來話長。生長在瑞士法語區的蘇耀宇弟兄,在青少年時期開始對華人福音工作有負擔。十五歲開始學中文,後來到北京唸大學,之後到夏威夷大學深造,因此加入了我們教會,成為我們的會友。          1997年他回瑞士探親,從瑞士寄來一封長達七頁的中文信,和我們分享了他的“新發現”,那就是在他家鄉周圍二十英里之內,大約有四百位中國人,大多數是最近幾個月到瑞士的。          他們在很偏僻的村莊的酒店管理學校唸書,然後到更偏僻的村鎮去實習。一般的學生都只會英語,不會法語,而他們讀書和實習的地區,都是法語區。他們連一個瑞士 人都不認識,生活非常不容易,心情很苦悶、很孤獨。蘇弟兄認為這是一個福音的異象,表示那裡有很大的福音的需要。他不只盼望我們為那些中國同胞禱告,更盼 望教會能考慮差派短宣隊去和他家鄉的教會配搭,把福音傳給那裡的中國人。          很多弟兄姊妺看完了那信都深受感動,知道這是上帝藉著蘇弟兄傳給我們的“馬其頓呼聲”,到瑞士的短宣隊,就是這樣開始的。          從1997年12月初,教會把決定要去瑞士短宣的消息向會眾公佈,到1998年2月報名截止日期,一共有九人報名參加短宣隊的行列,其中包括我們的主任牧師李永成。          有這麼多弟兄姊妹願意自費,用自己的假期加入短宣,是聖靈給我們另一個很強的印證。在隨後四個月的培訓中,大家在個人得救見證的分享、福音性小組查經、個人 的陪談與跟進,以及詩歌的領唱上,都得到很多的預備與操練。六月中旬,李牧師帶著我們八位弟兄姊妹前往瑞士,與蘇耀宇弟兄及他所屬的法語教會互相搭配,一 起展開向中國學生、學人及同胞傳福音的工作。          前後兩個星期,通過福音營會、中法文化交流聯歡會、各個團契的佈道會、福音座談會,及校園的 探訪,有很多的同學、同胞信主,很多的基督徒被激勵,甚至願意奉獻一生為主所用。一個語言學校的校園團契也因此而誕生。在這短短的兩個星期,我們短宣隊真 是看見上帝奇妙的作為,也讓每位隊員都清楚地經歷了與主同在、與聖靈同工的能力與信實。我們也深深地体會到能夠參與短宣的工作,是何等的福氣! 為什麼持續去?           當時,在整個瑞士,只有一家位于蘇黎世(Zurich)的華人教會,卻沒有全時間的傳道人或牧師。日內瓦湖畔法語區的日內瓦和洛桑(離蘇黎世超過三小時車 […]

No Picture
事奉篇

宣教札記之五:神的幫助

未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我要向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詩篇》121:1,2)        講英文,我是拙口笨舌的,可是偏偏我要負責鄉村英語教師培訓項目(簡稱EIT)。我感到壓力比山還重。在項目開始前的動員會上,我帶領大家反反覆覆地唱詩:《我要向山舉目》,呼求耶和華的幫助。          第一件棘手的事是:我要在開幕式上作一個英文發言。可我不會。這時一位姊妹從東北趕來幫忙,她是學英文的。我用中文寫好發言稿請她翻譯,並再三關照:“從句 要短一點。”然後又交給一位ABC(美生華裔)姊妹錄音。我一回到家,就放錄音聽,邊聽邊念,念了幾十遍。那天開幕式上,我居然一字不差地講了出來。沒有 人看出我緊張得肚子都在抽筋。轉眼閉幕式到了,我又要作一個英文發言。那時我已沒有時間寫一篇完整的中文發言稿,只寫了三個句子,三個詞組交給那位姊妹。 短短半個小時,她已為我準備好一篇完整生動的發言稿。配合的是如此默契!短宣隊的英語老師也体諒我,都努力地與我說中文。看見他們那麼吃力的樣子,我對他 們說:你們可以用英文說,我能明白的。但他們還是堅持邊比劃邊說中文。         神啊,你感動一位姊妹從最北邊豎跨整個中國來到最南方,就是為了我這兩篇發言稿嗎?為了減少一點我的壓力,你讓他們講英文的都遷就我說中文嗎?你實在是憐憫我!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神的幫助透過每一個個体臨到我的身上。         在培訓期間,我開了一堂關於“如何處理人際關係”的講座。上完課後,我坐在教室裡靜靜地回想:有多少人幫助我預備這堂課?共有14位同工﹗他們有的幫我翻 譯,有的幫我打字,有的幫我製圖,有的幫我做教具,有兩位連夜幫我趕製一百多張書籤。沒有他們的付出,我就不能完成那兩小時的課程。         第二 件棘手的事是:為了配合課程中介紹感恩節的主題,廚房要做四道菜。其中兩道土豆泥及糯米香菇臘腸飯。我們兩位小大廚從來沒做過。她們問我會不會,我從包裹 掏出兩瓶黑胡椒粉說:“我只知道土豆泥中要放胡椒粉,其它我也不會。這樣吧,今天沒有課的同工都到廚房幫忙。”等我再回到廚房時,看見六,七個人在那裡忙 成一團。糯米飯不熟,他們把飯從這鍋翻到那鍋,用電飯煲煮,放煤氣灶上煮,又在煤球爐上煮,一個弟兄頭上的汗珠比糯米飯粒還大。又有幾雙手在臉盆裡使勁攪 土豆泥,直到手都捏腫了。晚上學員們準時吃上了感恩大餐。吃完後,他們自發地開起了感恩會,表達他們的感激之情。當時的場面非常感人。雖然我們目前無法直 接跟他們傳講福音,但他們已深深感受到那份愛。         看著已累倒在床上的同工們,我知道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神的幫助透過一個團隊臨到我的身上。         七月是雨季。已經連續下了十幾天的雨,可隔天就要帶大家去遊島,我多麼盼望有個好天氣啊!所有同工拼命禱告。第二天雨停了,還微微出了些太陽。那一天,所有 的老師,學員好像回到了童年,忘記了所有的辛苦和煩惱,每個臉上都樂開了花。雨就停了這一天。望著藍天,碧海,青山,看著老師們在沙灘上滾作一團,玩得那 麼盡興的時候,我深深知道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神的幫助也透過環境臨到我的身上。在同工的總結會上,我請大家起立,振臂高呼 三聲“哈利路亞”把榮耀歸與神。         火把節的夜空是紫紅的,田野裡的稻秧是翠綠的,教室裡傳來陣陣歡笑聲是金色的。我在這片土地上生活服事的色彩也是濃濃的。神不看我能不能,神看我肯不肯。我順服了,神也給了我服事的喜樂。謝謝你,我的主。 作者來自上海,現于中國西南部從事扶貧工作。本文的前四篇已刊于《舉目》第五至第八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