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家庭

在基督的溫柔上長進(周小安)2017.02.08

 

周小安

本文原刊於《舉目》81期和官網2017.02.08

 

溫柔不僅列於“八福”之中(參《太》5章3-10),也是聖靈的九果之一(參《加》5:22-23),並且是這兩個“套餐”中唯一的重疊。

溫柔也是耶穌自認的德性之一(參《太》11:29)。可見,“溫柔”是基督徒品性的核心成分。筆者著重就“在基督的溫柔上長進”,談一談自身的體會。

我缺乏溫柔。然而自從歸信主耶穌,我的體會是:家庭是學習溫柔的最佳場所,牧師是學習溫柔的最佳“職業”(呼召)。在聖靈引導下,默想和效法基督的溫柔,是學習溫柔的最佳途徑。

 

最佳場所

 

家庭的矛盾和衝突相當普遍,即使是基督徒家庭也在所難免。化解家庭的矛盾和衝突,實在是學習溫柔的大好機會。發生矛盾時,無論是據理力爭——擺事實、講道理,還是逃避——“三十六計走為上計”,都不解決問題。不如乾脆自覺和主動地視之為學習溫柔的大好機會。

我的一點體會是:首先,要勇敢地面對矛盾和衝突,努力做到不爭辯、不逃避、不生氣、不動怒,操練心平氣和的態度。

做到這一點之後,接著要心懷誠意、積極主動地尋求溝通和交流。要多花一些心思,多有一些創意,製造良好的溝通氣氛和機會。

第三,失敗了再重新開始,堅持不懈,絕不輕言放棄。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家庭的矛盾和衝突,往往經歷了長期和反復的積累過程,因此化解起來也就不是那麼輕而易舉。不要性急,把這個過程當作學習溫柔的上乘機會好了。

 

最佳“職業”

 

為什麼說牧師是學習溫柔的最佳“職業” 呢?因為一方面,教會裡人際關係非常複雜,另一方面,教會的性質和目標是合一相愛。這兩方面結合起來,就構成了對牧養工作的挑戰。

牧養會眾還不是最具挑戰性的,最具挑戰性的是牧養教牧同工和長執同工。因為這些教會領袖(包括我本人在內)很善於教導別人,對自身的問題卻往往缺乏警覺,也未必聽得進別人的提醒和教導。

面對這種挑戰,我的心得是,首先,要放下事工導向,學習關係導向,把人和關係放在事和結果之前。其次,要放下理想主義和完美主義,學習接納和包容人(包括自己)的缺陷與軟弱。若缺少這種接納和包容,就會產生不滿、批評、論斷,結果不但不能增進關係,反而還會破壞和諧,導致衝突。第三,相信主耶穌是教會的頭,祂掌管著教會的一切。這樣的信心,有助於我們放手,也有助於我們接納和包容人的缺點與軟弱。

牧者還需要學習“神聖對質”。所謂“神聖對質”,其實就是根據《馬太福音》18章15-17節的原則,執行教會紀律。

面對教會中的問題,如淫亂、結黨、異端或破壞教會紀律等,牧者不能採取“鴕鳥政策”,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這種態度是對主的託付不負責任,也會使問題變得更加嚴重。那麼,當如何處理呢?

《加拉太書》6章1節:“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

《提摩太後書》2章25-26節:“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或者上帝給他們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們這已經被魔鬼任意擄去的,可以醒悟,脫離他的網羅。”

神聖對質不能像其他團體進行紀律處分那麼簡單,而是要本著基督的溫柔,盡量挽回犯罪的人。由此可見,神聖對質包括了幾個要素:

1, 本著基督的溫柔,遵行聖經的原則和程式(參《太》18:15-17)。2,面對當事人,誠懇地指出問題的要害。3,盡量挽回。

神聖對質本身,就是學習溫柔的大好機會。

最佳途徑

 

學習溫柔的最佳途徑,是在聖靈引導下,默想和效法基督的溫柔。

首先,要理解基督的神、人二性:

《希伯來書》4章15節:“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祂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祂沒有犯罪。”

《希伯來書》2章17-18節:“所以,祂凡事該與祂的弟兄相同,為要在上帝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祂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

《希伯來書》5章7-10節:“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誠蒙了應允。祂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祂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祂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並蒙上帝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稱祂為大祭司。”

這些經文都清楚指明了基督的人性,和祂的神性。我個人的領會是,“聖靈—基督論”首先肯定基督百分之百的人性,在此基礎上,再從基督百分之百的聖靈來理解祂的神性(參《約》3:34)。

基督的人性既和我們一樣(當然不包括我們的原罪),而我們也有聖靈的內住和引導,這樣,我們就可以在聖靈引導下,默想和效法基督的溫柔了。

與基督的溫柔最貼近的形象是“上帝的羔羊”和“被殺的羔羊”。

《以賽亞書》53章6-7節:“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祂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祂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祂也是這樣不開口。”

上述“羔羊”的形象,與聖經經文,特別是四福音書中耶穌和祂的言行,結合在一起,可以幫助我們默想基督的溫柔。持之以恆,並在實際日常生活中行出來,能促使我們在基督的溫柔上長進。

 

 

作者來自湖南,理論物理博士,現於加拿大溫哥華牧養教會。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沉重的父親節(鄭期英)2016.06.20

文/鄭期英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編者心專欄2016.06.20

圖1-by Leroy_Skalstad-people-850097_1280

身為編輯,在審稿的過程中,許多現代年輕人的遭遇,常讓我心情沉重或落淚。

這一週審到一篇文章,是一個30歲女孩的故事。文章第一段她就寫到:“常年隻身奮鬥,社會閱歷和心理年齡算頗成熟,然而情感經驗值卻遠低於大多同齡人:已是而立之年,除了倒置的母女關係與去年信主後與阿爸父建立的關係,其餘親密關係為零——包括人間父愛。”

這位女孩從小就被親生父親虐待,身上常是傷痕累累,但父親每次都嚴嚴警告:不准告訴外人。她的母親在外精明能幹,回到家卻成了一個“小女人”,對丈夫的暴力無從反抗,也保護不了女兒,反而要從女兒這裡得到慰藉。

在這種常年壓抑情緒、不健康的環境下成長,這個女孩對父親常懷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心態,並以外在極優異的表現,19歲就獲得獎學金來到美國,逃離那個讓她懼怕、痛苦的家。而由於缺乏父愛所造成的心理偏差,在交友的事上,也不順遂。

因著上帝的憐憫和恩典,一年多前她認識了上帝。為了修復內心和上帝的關係,她特別關注饒恕和羞恥的講道和靈修材料,並向上帝懇求幫助,至終從心底饒恕了父親,自己也得到釋放。

圖2-by barrozodirk-father-849092_1280

這只是無數例子中的一個。多年前一位弟兄在我們團契分享他的經歷,他從小和弟弟都是在父親無故的打罵中成長,班上幾十位同學也都如此,以致他們把這不正常的現象當作正常。直到大學時接觸了一個宣教士的家庭,才知道世界上還有另一種父親的形象。他因信了主原諒了父親,弟弟長大後卻再也不回家。

在這種暴力下成長的人,很難體會上帝是我們的天父,因為他們對父親的經驗都是負面的。也有一些弟兄告訴我:“我念一個學位,要花上許多年的時間努力學習,可是一旦結婚有了孩子,我就自動升格為父親,沒有人教導我應該怎麼做父親。”

聖經中對上帝和祂子民的關係,有許多種的比喻,最常提到的就是父親和兒女的關係(《約》1:12)。聖經中所啟示的天父,是我們為人父的好榜樣。天父最明顯的屬性,就是慈愛和公義。

中國傳統中的父親形象,多是不苟言笑、讓人難以親近的嚴父;而現代社會中,多數孩子們心中的父親,都是永遠有忙不完的工作(不論事業或事奉),在兒女成長的許多重要場合中缺席,至多以物質來彌補的父親形象。

而上帝這位父親,卻是處處充滿慈愛、憐憫,願意與人親近的天父(《約一》3:1,《耶》31:3,《詩》136:1…….)。祂愛世上所有的人,不因種族、膚色、身份、地位、貧富,有所差別(《約》3:16);祂隨事隨在,我們任何時候都可以求告祂,尋求祂的引導、赦免、供應、安慰、扶持、幫助、拯救……(《詩》23篇……)

天父雖然充滿慈愛,但也是一位有原則、賞罰分明的上帝。祂清楚地啟示祂的子民一切的法則(十誡及律例典章),也再三告知遵行和違背的後果(《申》)。整個以色列民族的歷史,都讓我們看到祂公義的彰顯。

甚願每位為人父者,都能學習上帝的慈愛和公義,清楚地教導孩子認識上帝,認識祂行事的法則,也能效法耶穌基督“道成肉身”、“住在孩子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和真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编者心

在婚姻中,從失望到絕望之後(豔陽)2016.06.09

文/豔陽

本文原刊於《舉目》79以及官網2016.06.09

圖1-談妮攝-DSC_0325.R30年少時,我生活在支離破碎的家庭裡。爭吵、暴怒、惡言惡語,幾乎是家常便飯。我極沒有安全感,時刻都在觀察父母的臉色,害怕哪裡做得不好,觸怒他們。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養成了懼怕、憂鬱、敏感的個性。

 

幻想婚姻帶來幸福

為了逃避痛苦,我沉迷於閱讀,藉著各種各樣的小說安撫空虛的心靈。小說裡唯美的愛情故事,誘導著我幻想——當那個白馬王子翩然而至的時候,就會帶我忘記過去,離開現在,進入將來——無比美好、快樂的將來,過著“我懂他懂、我痛他知”的幸福生活。

2003年,我認識了耶穌。情感細膩的我,知曉了主對我的愛後,開朗了許多。到了適婚的年齡,周圍熱心腸的人紛紛給我介紹對象,我最終選擇了一個傳道人介紹的弟兄。

這位弟兄是退伍軍人,在成都市服事(我在昆明),老家在成都郊縣。全家人都信主,母親是當地教會的帶領人。

我看了一張他的照片,照片上的青年面無表情,直視著遠方,那眼神讓我覺得飽經滄桑而又似曾相識。我認為找到了與我同病相憐的人,因為只有同樣的經歷才會如此渴望知己、渴望幸福。

不久,在教會的查經會上,我們相互認識了。經過一年多的交往,我們結了婚。從認識到結婚,我們只見過3次面,平時的交往方式就是打電話。在一起相處的時間不多,對彼此的瞭解少之又少。

圖2-by Jedidja-blow-bubbles-668950_1280

丈夫的家庭背景

婚後,他堅持回成都服事。我放下了在昆明的生意,帶著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於聖誕前夕,跟著他來到了成都。一下火車,刺骨的寒風撲面而來。陰沉沉的天空彷彿罩在頭頂,好壓抑。

經過幾天的努力,才租到房子安頓下來。隨即我們一起去探望在郊縣的公婆。

在公婆家,我努力做事,挑水澆菜、燒柴火、做飯,儘量討他們喜歡,就像年少時在家裡努力做事討好父母一樣。在這陌生的地方,他們是我唯一的親人,我希望得到他們的認同和關懷。

然而,生活並不像我期望的那樣。

一個寒冷的日子,我們夫妻和公公在田裡栽菜秧。忙到下午1點左右,公公對我說:“你先回去,看看你媽煮飯了沒有?等一下她玩耍忘記了。”我不太清楚公公的意思,堅持再幫會兒忙。

我們從地裡回家,已是下午2點。就像公公預料的那樣,婆婆站在屋裡,午飯還沒有著落。一個剛好來串門的村民看見我,說:“你們家的生活麻煩,你媽又慢,平時農忙全靠兩個兒子……”

村民絮絮叨叨地說著。我沾滿泥土的雙手,和我的心一起,在寒風中越來越涼。

公公才洗了手,就被婆婆叫去做事。他笑眯眯地忙裡忙外,沒有任何怨言。公公是如此寵愛婆婆,他們家庭和睦,不吵不鬧,快樂、滿足地生活著。

婆婆告訴我:“我們的兒子養得嬌慣,談不上管教,怕傷了他的心。”

丈夫原來是在這樣的家庭裡長大!跟我之前所瞭解的完全不同。我漸漸意識到,我們的差距太大。

新年伊始,我給遠在昆明的小姨打電話問候。丈夫知道後很生氣,責備我:“你為什麼不給我說一下?我們一起給他們打電話,不是更好嗎?”我也覺得委屈,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看著我們爭執,婆婆擔心兒子吃虧,就出來幫他。婆婆用聖經的話教訓我,我怎麼說都錯。

這件事深深刺激了我。我突然間明白:自己還沒有擺脫過去的傷痛,就又進入了另外一個漩渦。

婆婆在家裡猶如女王一般。我沒能討她喜歡,被孤立了起來。從小就想討好人的習慣,到她這裡撞了牆。而嬌生慣養的丈夫,個性又那麼強硬。我想要依附他們的情感,自此剪斷了。我無路可走。

圖3-by Dante041-chicken-1265421_1280

對婚姻漸漸失望

回到成都後,我們的生活開始磕磕碰碰。廚房裡燈泡壞了,我說要換,他卻拖著。水管漏水,我說:“要換水龍頭。”他說:“不嚴重,用盆子接一下。”

我說:“我們要努力工作,不能懶散。”他說:“不努力工作,就不是上帝的兒女?上帝就不喜歡你啦?”我說:“我們沒有房子,這樣搬來搬去,我們女人會沒有安全感。”他說:“我們又沒有像乞丐那樣住在橋底下!你的安全感來自於有房子,你的信心有問題。”

我告訴他:“今天我出去,遇到什麼什麼事……”他只會回答:“嗯,哦……”我說:“在這個城市裡感覺好孤單。”他說:“誰讓你自己不去交朋友!”我說:“電動車不能停在樓底下,要停在車棚裡。”他說:“那樣太麻煩。”結果價值幾百元的電池,被偷了好幾次。

我們無法溝通。他成長在幸福、美滿的家庭,在他的世界裡只有滿足和喜樂,所以他不能明白我成長中的痛苦、抑鬱為何物,不明白我現在的孤獨是為何。看到我的情緒,他驚為怪物。

我的任何想法到了他那裡,得到的回應不是“我懂”,而是“教訓”。在他面前,我不是一個軟弱、需要扶持和憐惜的女人。他對我處處教導,事事挑剔。

我嚮往的“我懂他懂、我痛他知”的幸福生活,被殘酷的現實化為灰燼。而更大的考驗還在後頭……

圖4-by PublicDomainArchive-door-349807_1280

沒人在乎我的眼淚

結婚幾年,我反復自然流產。每經歷一次,就痛苦一次。長時間下來,心靈的壓抑、身體的折磨,難以忍受。

我找不著出路,無數次地問主:“我該怎麼辦?我錯在了哪裡?”可那些年主是沉默的,聽不到祂任何的聲音。

後來檢查出,是丈夫染色體異常,導致了不育。我抑鬱了許久。面對很多人的議論、眼光,我只好把眼淚吞進肚子裡。

經過禱告和漫長的等待,我於婚後第7年生下了兒子。

生產住院時,婆婆來了。丈夫安排她在家煮點飯。可是婆婆清晨起來,開著大火燉上雞,人又去睡覺。等丈夫去舀湯時,才發現燉乾了。他為此說了婆婆幾句。中午時分再回去拿午飯,卻見婆婆生氣睡著,家裡什麼吃的都沒有。他只好又去買菜,回來做好,再送到醫院。

我看到隔壁床的產婦都在吃下午點心了,我的午飯還沒送來,兒子又不停地哭鬧,剖腹的傷口痛不可忍……我難過得躲在被子裡哭。

丈夫送飯到醫院時,已是下午2點多。我問他:“我才生了孩子,你都不能照顧我一下嗎?都幾點鐘了?”他說:“你哭什麼?我回去又要買菜、做飯,又要安慰媽。我歇過沒有嘛?”

我就是這樣,度過了人生中最需要關心、照顧的時刻。都說月子裡哭會傷眼睛,可有誰在乎我的眼淚?

圖5-談妮攝-DSC_0288.R30

從失望到絕望

兒子出生後,丈夫處處關注著他。任何一點小事,都會成為他責備我的理由。他一看到兒子不好的習慣,就會追究到我父母對我的影響。

我終於醒悟過來。別說指望他“懂我”,就是別再揭我的傷疤,他都做不到。他看到我為此難過,卻視而不見,只有冷漠。以前他做得不好,會說:“對不起!”現在,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我對主說:“我的日子該怎麼過?”主還是沉默,只是引導我看自己生命中需要對付的地方。

一件事情的發生,使我對婚姻從失望進而到了絕望。

兒子3歲的時候,我意外懷孕。一個雨夜,丈夫卻沒有開車,而是騎著電動車到我的店裡,接我們回家。懷有8個月身孕的我,和年幼的兒子一起坐上車。一家人穿上大雨衣,兒子哭鬧不停,因為他不想藏在雨衣下。

下雨視線不好。在十字路口為了避讓一輛轎車,電動車打滑晃動,兒子隨即摔了下去。我藏在雨衣下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感覺車子搖搖晃晃地往前走,直到摔倒在地上。

我聽見路邊的行人尖叫:“哎呀,娃娃!”我回過頭,才看到兒子在一輛白色轎車下,小小的身軀卡在車子的兩個前輪中間,只有頭露在外面。我拼命向兒子跑去,擋在轎車前面,喊叫:師傅,壓著人了,快倒車!

兒子抱起來後,司機從車上下來,說:“只看見電動車過去了,沒看見雨衣下藏著的孩子掉在路邊。我正想慢慢地移過去停車,卻沒想到軋著了孩子。”

我要求司機去市裡最好的醫院給兒子檢查,我在醫院裡掛號、排隊、找醫生,顧不得自己笨重的身體四處奔走。經過兒外科醫生的仔細檢查,兒子毫髮無損。我的心才放下來,不住地向主感恩!

回到家裡已是凌晨,我問丈夫:“你知道孩子從車上掉下去的時候,為什麼不吭聲?為什麼還繼續往前走?”他沒有解釋。

那一夜,我徹夜難眠。一閉上眼睛,就看到孩子被軋在車下的情形。我真是後怕:“如果不是主的看顧,車輪稍微有一點偏差,後果就不堪設想。”

第二天,我病了。想到自己挺著那麼大的肚子,帶著年幼的兒子,為了生活,起早貪黑地做生意!有婚姻、有丈夫又怎麼樣?還是無依無靠的!我心裡難過極了。

這時,我聽見主說:“人是何等的有限!”得到主的回應,我的困惑解開了一些。我想了好久,對主說:“我所嫁的人,是有限中還要有限的。真正養活我們母子、保護我們母子的,是主你自己。”

圖6-談妮 攝-DSC_0259.R30

成就另一個“我”

回首10年的婚姻生活,像是行走一條蜿蜒曲折的路,很辛苦,無數次跌倒,無數次錯過。可奇妙的是,我從未失去過什麼。相反,主默默帶領著我一路收穫。每過一個坎,就更堅強一些。每上一個臺階,信心就有新的突破。

現在,家裡的燈壞了,我自己換上;煤氣漏了,我找人來修;驗收新房,我抱著孩子,跟隨裝修師傅到處看;難過了,沒有一滴眼淚;想不開,就不斷禱告、仰望主。

我再也不是那個想要依靠婚姻、依附丈夫,想得到體貼、安全感、過快樂生活的我。我已成長為另一個我,就是主所期待的單單依靠祂、以祂為樂、堅強的我,是主用10年的時間,磨礪、培養出來的我。

主對人一生的計劃,是我們測不透的。祂為了塑造人,必要使其經歷蛻變的過程。這個過程也許痛苦、艱辛、孤獨,可是只要不停止對主的仰望,堅持下去,就能看到全新的人。

相反,如果怨天尤人、自暴自棄,那麼,人生就會成為荒涼無涯之路,到老也走不出來,想逃也沒有去處。只有回轉信靠主,讓主的旨意在自己身上成就,才能成為一個全新的、喜樂的人。

 

作者現居成都。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比珍珠更寶貴——從人妻到人母(蒼蘭)2016.05.03

文/蒼蘭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5.03

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箴》31:10

圖1-BY qiye-jewelry-420018_1280

黃慕仁、春華夫婦,多年來擔任教會青年團契的導師,用上帝的話語餵養年輕人,幫助年輕人在信仰上紮根。他們的信心、愛心和行為,影響了很多人。在他們帶領下,團契不斷成長。

作為團契導師、醫生的妻子、4個孩子的母親,春華是怎樣平衡事奉和家庭之間的關係?在子女教育和金錢奉獻上,她又有什麼樣的原則呢?帶著這些問題,我採訪了她。 

那是週二的晚上。慕仁因帶領預查不在家。他們11歲的女兒麗百佳開門將我迎入,迎面而來的是香噴噴的烤火腿和孩子們的笑臉。共同進餐後,麗百佳懂事地帶弟弟、妹妹在一旁玩耍,而春華和我分享了一路走來上帝的預備、祝福,以及她所學習的功課……

天堂和地獄的油畫

父親帶我去教會的時候,我還小,不知道信仰是什麼。教會裡有一個老媽媽對我很關心,經常請我到她家裡作客,並教我彈鋼琴。

我10歲的時候,老媽媽帶我去參觀美術館。在一幅文藝復興時期的油畫前,我們停了下來。這幅畫的一邊是絢麗的天堂,一邊是陰森的地獄。老媽媽問我,是要去天堂,還是地獄?我當然選擇了天堂。地獄的場景嚇壞我了。這就是我的初信。

這以後,老媽媽給我講了很多聖經的故事,幫我明白信仰的含義。

我的第一個神學“老師”,是讚美詩。當時,我隨父親參加中文堂的聚會。然而,我的中文不夠好,聽不懂牧師的講道。而讚美詩集有中英文對照,容易讀懂。那些深奧的神學理論,就隨著悠揚的聖歌,流入我的心中。

真正在基督裡成長,是在大學讀護士專業時。上帝帶我去了幾家教會,其中之一是浸信會。那裡的牧師文化程度並不高,講道也沒有太多花樣。他反反覆覆講的,就是耶穌的十架。我對耶穌和十架的認識,就此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另外兩家教會,一家是路德會,一家是弟兄會。當時我是激進的女權主義者。上帝通過這兩家教會,徹底改變了我。

我認識了很多柔和、順從的女士,被她們的內在力量和美麗所吸引。她們聰慧、能幹,卻選擇謙卑、順從,而她們生命滿足而快樂。相比之下,我作為女權主義者,總是在爭取權力,卻沒有她們那種快樂、滿足。

也是在大學期間,我與慕仁相識。嫁給他之後,我更深刻地體會到,作一個順服的妻子很快樂。當然,慕仁也非常尊重我,凡事與我商量,聽我的意見。有他作為家裡屬靈的頭,是上帝對我的祝福。

非洲森林裡的雄獅

慕仁和我結婚後,到多倫多讀醫學院,我則開始找工作。當時護士的工作很難找,所以有7個月的時間,我沒有工作。上帝就用那段時間預備我。教會的董長老對我說:“春華,這段時間是你一生中最好的時間,你還沒有孩子,也暫時沒有工作,你可以用全部的時間、精力來追求上帝。”

就這樣,我利用這段時間,閱讀了大量的神學方面的書籍,包括我最喜愛的神學家如Jonathan Edwards,Charles Spurgeon,John Piper,John MacArthur,JI Piker等的著作。通過聖經和這些屬靈書籍,聖靈不斷地餵養我、塑造我。

我和慕仁在教會的頭兩年,沒有參加任何事奉。我們雖參加主日學和青年團契,但是,總覺得沒有得到足夠的餵養。我們考慮換教會,並為此禱告了近一年的時間,卻一直沒有平安。

有一天,我看了一部電影《非洲森林裡的雄獅》。那天晚上,那些兇殘的雄獅,一直出現在我腦海中,令我輾轉難眠。我想到教會初期的信徒,被迫在鬥獸場中與這些殘忍的雄獅競技,最後被獅子撕碎、吞下。他們的信心,經受住了最殘酷的考驗。如果換成我,我能不能經受這樣的考驗? 

我突然意識到,我未必能。因此,我非常不安,不能入睡。 那天晚上,慕仁也睡不著覺。

我們深夜起來,分享、禱告了兩個小時。上帝讓我們看見自己的罪。我們對教會有諸多批評,抱怨教會沒有給我們足夠的餵養,卻從沒有想過服事教會。為此我們流淚懺悔,並將自己交託給上帝,願意用上帝給我們的恩賜來事奉教會。

不久,青年團契的導師就找到我,問我是否願意作為導師參與服事。幾個月後,教會也呼召慕仁成為青年團契的導師,讓我們夫妻一同事奉。這時,我們清楚地知道,上帝聽了我們的禱告——這也是我們想要換教會,卻一直沒有平安的原因。

上帝把我們帶到這裡,並不只是讓我們得到餵養,還要我們事奉,帶領弟兄姊妹。

這才是重中之重

我和慕仁成為青年團契的導師後,把教導上帝的話語作為事工的重中之重。因為上帝的話語滿有能力,作為基督徒,最重要的就是在上帝的話語中紮根,這樣才能結出果子。

我們改變了團契原有的查經模式。每一次查經前,我們都要查考大量的資料,也下了很大工夫,培訓那些追求上帝的話語的弟兄姊妹成為查經小組的帶領人。

因為查經品質的提高,團契的成員參與查經的熱情也逐漸提高。漸漸地,查經成了團契中最受歡迎的活動。弟兄姊妹們的生命,也在上帝話語的餵養下逐漸成熟。經過5、6年的培訓,團契中很多弟兄姊妹成為教會各項事工的骨幹。

慕仁負責團契的總體帶領,尤其是上帝話語的教導工作。我作為女性的團契導師,主要是幫助姊妹成長,樹立聖潔生活的榜樣,並用上帝的話語教導姊妹。

《提多書》2:3-5中有我的使命:“又勸老年婦人,舉止行動要恭敬,不說讒言,不給酒作奴僕,用善道教訓人,好指教少年婦人,愛丈夫,愛兒女,謹守,貞潔,料理家務,待人有恩,順服自己的丈夫,免得上帝的道理被譭謗。”

除了配合慕仁工作外,我還對姊妹們進行一對一的門徒培訓。這十多年來,我每年都會挑選4、5個姊妹進行培訓。這些姊妹有的是初信需要餵養,有的是預備帶領事工,或每週一次,或兩週一次。另外,我還帶領婦女小組討論女性面對的問題,例如戀愛、婚姻等等。

最近6、7年來,團契中不斷有人邁入婚姻。我的事工中也就添加了婚前輔導。我和預備結婚的姊妹探討上帝所設立的婚姻的意義,妻子和母親的角色,夫妻生活等等。

到目前為止,團契內每一位新娘,婚前都在我這裡進行過婚前輔導。感謝上帝,她们婚後都擔起了蒙上帝喜悅的妻子、母親的角色。

因為教導別人,我必須不斷提高自己。我堅持通讀聖經,每天讀一、兩章,默想上帝的話語,並用所讀的指導我的禱告。現在已經記不清通讀過多少遍聖經了。還有,就是讀各種神學書籍,以及信心偉人等的傳記,包括愛德華茲、戴德生等的傳記。

長女麗百佳出生後,孩子們相續到來。10餘年來,我在主日崇拜不能專心聽道,因為要在嬰兒室陪伴孩子。所以,我通過讀書和聽道來補償。我經常聽John Piper等人證道的錄音。開車時沒有孩子們的打擾,是聽證道的最好時間,所以我喜歡上了開車。

圖2-by Peggy_Marco-coconut-1201240_1280

身體疲乏,精神滿足

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是我生活的準則,也是我教育孩子的準則。我們不會因為孩子影響事工,而是從小就讓他們知道,在基督徒的生活中,上帝總是第一位的。

孩子從小就在我們的事工中長大。我們帶他們去教會、參加團契。他們也習慣了叔叔、阿姨們常來家裡。我進行門徒培訓的時候,他們就在周圍玩。家裡有小組聚會的時候,孩子們也參與。

我們非常注重孩子的教育,並有一套系統的教育方法,希望幫他們從小養成合乎聖經的人生觀。聖經上非常明確:教育子女是父母的首要責任!

從孩子學會說話開始,我就教他們背聖經。

有幾句聖經,在他們只有3、4歲的時候,我就要他們牢記。第一句就是 “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1:1), 然後是“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羅》3:23),再就是“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 (《羅》6:23)。

這幾句話概括了福音。我要孩子們在很小的時候就明白並牢記,奠定一生的信仰基礎。

長女麗百佳3歲時,我們開始了家庭讀經禱告。每天晚上,慕仁都給孩子讀一段聖經,並與孩子討論。至今我們已經和孩子一起通讀了兩遍聖經。我們的家庭讀經,從兒童版的聖經故事開始。現在女兒麗百佳和安娜(9歲)已經聽得懂NIV成人版本,所以這一年我們開始讀NIV版。

在孩子上床前,有15分鐘的時間和父親玩耍。慕仁把小兒子思提(6歲)和思敏(4歲)放到床上時,會給他們讀兩句兒童版的聖經金句。

我非常認真地選擇孩子讀的書籍、看的節目、讀的學校。我為孩子購置了大量兒童版的信心偉人的傳記和屬靈書籍,也經常帶他們到大自然中玩耍,或到博物館參觀,讓他們認識上帝,包括上帝奇妙的創造。

慕仁除了醫生的工作之外,還有科研的任務。他更在團契和教會的事工上花大量的時間。為了支持他,我擔起了教導孩子的主要責任,也擔起了幾乎全部的家務。

從長女出生起,這10多年的時間,我每天的睡眠時間只有5、6個小時。但是,看到弟兄姊妹不斷成長,就是我最大的滿足。尤其是弟兄姊妹遇到困難時相信我們,與我們分享,並徵求我們的意見,讓我們感到一切付出都不是枉然。所以,我身體經常感到疲乏,但是精神上確實非常滿足。

一次艱難的挑戰

兩年前,我和慕仁經歷了一次艱難的挑戰。那時,他正忙於科研經費的申請(每年申請經費的時候,他都異常忙碌)。即使是在家的時間,他也幾乎都用在了工作上。

可是,團契裡有一位弟兄,每天打電話來與慕仁談心,有時甚至一天幾次,每次都很長時間。這佔據了我們寶貴的家庭時間。更令人頭痛的是,這個弟兄雖然打電話諮詢,卻並不聽從慕仁的意見,而是反覆在同樣的問題上轉圈子。

這種情況持續了很長時間。慕仁出於愛心,不願意提醒那個弟兄,打電話要有適當的限度。我是一個很少抱怨的人,但那段時間,我確實覺得,慕仁在乎所有弟兄姊妹的感受,唯獨忽略了我。

我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才走出低谷。

通過這件事情,我們夫妻都學到了功課。對我來說,要學會更善於表達自己的感受。對慕仁來說,要學習有意識地留出時間和我分享、交流。因為,家是我們事奉上帝的根基,必須要小心維護。

這以後,電話裝了留言和來電顯示,來保護晚餐和家庭讀經、禱告的時間。電視也束之高閣,因為我們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看電視上。

每天孩子入睡後,我們會留點時間,吃些水果,聊聊天。另外,除了孩子放假時,慕仁會休假之外,他在每年春天和秋天,也安排了一個星期的假期,專門用來陪伴我,花很多時間陪我採購和整理房屋。

經過這次考驗,我們的關係比以前更好,因為我們更用心地維護家庭了。

更有價值的用法

我小時候,因為看到父母為金錢問題吵架,就下決心,長大後一定不讓金錢束縛我。我12歲的時候,開始為未來的伴侶禱告,求上帝給我的伴侶是合上帝心意的人,也是慷慨大方的人。

上帝答應了這個禱告,將慕仁給了我。我們從來沒有為金錢煩惱過。長女出生後,我辭去了工作。當時,慕仁還是學生。我辭職,就意味著失去護士的收入,全家要靠慕仁研究生的獎學金生活。

然而,我們都覺得,孩子教育是最重要的。錢可以慢慢賺,但是孩子教育的時光卻是一閃即失。所以,我們決定,我全職在家撫育孩子、服務教會。

後來事實證明,這個決定是正確的。正是因為捨棄了職場上的工作,我才有可能擔當起家裡和教會的各種服事,並全力支持慕仁的工作和事工。

我們有4個孩子,孩子又都在私立教會學校讀書,所以,經濟上並沒有多少剩餘。但是,除了十一奉獻外,我們還支持了4、5個宣教士。可以說,我們的金錢奉獻沒有上限。只要上帝的國度需要,在我們可能的範圍內,我們都願意支持。

這意味著我們不會有多少存款,也沒有多餘的錢維修、保養房子。然而,我相信上帝會將各樣恩惠加給樂於給予的人,使他凡事充足(參《林後》9:6-8)。

在個人的花費上,我儘量節省,因為錢可以用在更有價值的地方。尤其在購買衣物等可有可無的商品時,我總是買打折的,或5折,或3折,從不買原價的。若上帝的旨意要我們支持某個宣教士,而我們沒有做的話,我即使給自己買東西,都會覺得不安。

《詩篇》90篇摩西的禱告提到,一生一世轉眼飛去。我們都有一天要面對上帝。我時時禱告,求上帝讓我得到智慧,知道數算自己的日子,每一天都能夠對上帝交帳。我也常常在上帝面前省查自己,不斷地與自己肉體上的軟弱開戰。我盼望見主面的時候,祂能對我說,忠心的僕人,你的一生沒有虛度。

在那個再也沒有罪的束縛的世界裡,與主同在,得到主的肯定,是我最深的盼望。而現在的每一天,我相信,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其他的一切,上帝都會保守、祝福。

尾聲

結束採訪時,已經是晚上10點。慕仁還沒有回來。春華邀請我參加她的家庭讀經禱告。小思敏從《生命聖詩》中選了兩首歌,我們一起唱。從孩子們熟練的歌聲中,我知道這些當初將上帝的真道灌到春華心中的聖歌,現在也成了孩子生命的一部分。

“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她丈夫心裡倚靠他,必不缺少利益。她一生使丈夫有益無損。”在慕仁的眼中,春華就是《箴言》中的“才德的婦人”。

慕仁說,他感謝妻子的關愛、禱告和陪伴,更感謝她的辛勤勞動和勤儉持家。正是因為有春華犧牲自己的事業,全力支持他,他才能在追求事業的同時,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服事教會。

多年來,春華的言傳身教,也給團契裡的姊妹樹立了“合上帝心意的女子”的榜樣。

“她的兒女起來稱她有福;她的丈夫也稱讚她,說: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獨你超過一切。豔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惟敬畏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願她享受操作所得的;願她的工作在城門口榮耀她。” (《箴》31:28-31)

作者來自中國遼寧,神經科學專業。現在加拿大多倫多, 在病童醫院做博士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給你,在天上的老伴

本文原刊於《舉目》72期。

文/花姐

BH72-52-7680-1974404_781441491891862_4090041187792974600_o 寬690

一晃,你走了10年了。

美國的經濟走入了低迷,咱們的花店也關門了。我決定把退休後的日子全部奉獻給上帝,所以,我還是繼續服事學生、學者,現在又多了網上傳福音。

我很想念我們過去一起服事的日子。然而去年上帝讓我悟出個道理:不是我在照顧別人,是祂在照顧我,讓我老不孤單,每天和年青人在一起,心理上越來越年輕。昨天測了心理年齡,說我29歲。哈哈!

除了老毛病,我身體上沒添新病。只是醫生說,心臟瓣膜老化了。我想:馬達用久了還轉不動呢,何況肉做的,以後省著點用吧。

孩子要我按時睡覺,不要熬夜,我以後改改。不過老人都是黑白顛倒,我算是好的,晚上睡6小時,白天再睡3小時,也不錯了。現在我對生死看得很開,經常在禱告裡求上帝:要是叫我走,就嘎嘣一下,讓我乾脆利落地走。千萬別拖拖拉拉,讓我和孩子受罪。

再說說咱們的孩子,這10年,變化很大。大女兒馬大被離了婚,到現在還單身。買下咱們花店的人,留下馬大繼續在店裡工作。趕著鴨子上架,她英語進步得不是一點點。就像你當年、被逼著學會了用英語和壞人吵架;她現在居然可以用英文接訂單、教訓小老板娘,也不再自顧自地打遊戲了。

咱們另外的兩個孩子,都進了“圍城”裡了,過得不錯。馬二博士畢業後,沒繼續搞研究,又回本行考了藥劑師,住在風景如畫的加拿大維多利亞市,嫁了一個IT工程師,悠哉悠哉的,小日子很幸福。我們每年見兩次面,他們小兩口很孝順,去年特地到我這裡來,給我幹了很多活,沒得說!

馬三在北京有了自己的事業。他娶了一個聰明、美麗、愛運動、懂事的太太,生了一個漂亮、可人的女兒。咱們的小孫女現在5歲了,繼承了你的體育天賦,滑雪、攀岩、滑板、滑輪,樣樣都學會了,熱愛大自然,天生馬家人。

孩子好是媳婦的功勞,馬三太忙,跟著潮流沒日沒夜地工作。我真擔心他的身體,別累壞了。他是個孝順孩子,一年來看我好幾次。別人都嫉妒我了,因為有的孩子即使和父母在同一個城市,一年也只見一、兩次。

我賣店的時候,朋友都擔心我從此吃什麼、靠什麼活。我學習鄭果老牧師回答:“吃《馬太福音》第6章! ”結果,轉過年,已經6年沒拿到美國簽證的馬三,居然拿到簽證,帶著全家來了。我的生活再也不愁了。感恩啊!

你走的這10年,教會的弟兄姐妹一直關心和幫助我。他們的愛心,沒得說!我住了兩次院,動了腦血栓手術,都是他們照顧的。現在我很不錯。感謝上帝,沒有祂,日子過不去。我要趁著有力氣,信靠、順服,努力完成上帝要我做的,才能不遺憾。

求上帝繼續保守咱們家。你在天上有耿牧師和很多弟兄姊妹,也不寂寞。我隨時準備好了去和你見面,就看上帝的日子了。

作者來自北京,現住洛杉磯。自1991年開始參與學生工作,2006年開始博客寫作與網絡服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賣抹布的夫婦

本文原刊於《舉目》72期。

文/郭開智BH72-28-7354-林延齡攝-Lij5 351 寬370

Bob Rutz和妻子Joan,是我認識的一對美國夫婦。Joan的父親是將軍,二戰期間在中國服役。1939年,Joan出生在上海。

Joan大學畢業後,與Bob 結婚,一同到伊朗開創事業。他們在伊朗20年,生意興旺。4個孩子全在德黑蘭出生。1979年,伊朗宗教狂熱分子發動革命,將西方人趕出伊朗,財產全部沒收。Rutz一家6口,空手回到美國,一切從零開始。

Bob找不到工作,只好在跳蚤市場賣擦洗汽車的抹布,汗流滿面才得糊口。雖然處於貧困之中,可我從未見他們臉上有一絲一毫的憂愁,反而充滿了平安。Joan見人總是笑眯眯的。仿佛生命中有許多喜樂和滿足,禁不住要從她那美麗、善良的笑臉裡溢出來。

Joan“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 (《帖前)5:16-18)。她感謝每天升起的太陽、從天而降的雨水、大自然的瑰麗……以及上帝對她全家的一切安排。

file0001913010311這個家庭,境遇從天上掉到地下,竟能“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林後》4:8-9)。我非常納悶,在這樣的困苦中,他們怎麼還能發出由衷的笑容?這是如何做到的?

經過6年的觀察,以及與Joan的促膝談心,我逐漸明白個中緣由。她誠懇地對我講:舊約中的約伯,在遭受到比她家更加慘痛的災難後,仍然能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

她說:“我們深信,在天上有一位愛我們的上帝,祂掌握我們的命運。因此我們就能夠用耐心和盼望,來忍受逼迫和痛苦。我們的盼望是永恆的。”“上帝用生命中的幽谷和峻嶺,教導我們依靠祂。”“苦難如同石頭,可以將人砸碎、掩埋,也可以堆砌成臺階,使我們一路攀登,向高處行,與上帝相近。”

他們牢牢地抓住上帝的手,對於物質享受則抱著“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提前》6:8)的心態。故此,他們生活清貧,卻非常幸福。

每天晚餐,他們都要在餐桌上朗讀一段《箴言》。他們深信,幸福是一種內心的滿足,並不取決於物質的豐實、環境的舒適。真正的幸福,不是這個世界能給予的,也不能被這個世界奪取。

Bob向接觸到的每一個人傳福音,包括用波斯語向來自伊朗的人講解聖經。Joan也抓住一切機會,向婦女介紹耶穌基督。他們還買來中、英對照的新約聖經送給我,又帶我尋找華語教會。

2013-01-04 22.53.31

1999年,Rutz全家離開加州,搬去Arkansas定居。他們認為加州太過物質化,而且逐漸背離上帝。他們住在鄉下,返璞歸真。自己蓋房子,自己種莊稼,在自己的家庭學校教育孩子。

他們全家將傳福音作為己任。比如二兒子Dan,在UCI(加州大學爾灣分校)拿到電子工程和電腦專業雙學位後,就以電腦工程師的身份,到穆斯林小國傳福音。

他們的大兒子John,為了家庭生計,未上大學,一直在市集上賣擦洗汽車的抹布。2013年7月,John全家來訪,向我索要中文聖經和個人見證《天賜良緣》。因為他們發現,他賣抹布的地方,有不少中國人。

當天我沒有多餘的中文聖經,就請他們隔週再來。他們如約再次而至的時候,我準備了豐盛的食物。因為“聖徒缺乏,要幫補;客,要一味的款待。”(《羅》12:13)

John的妻子Ashley,拿到二本中文聖經後,從口袋中掏出48元現金給我:“謝謝您教會牧師送的中文聖經。這是我們一點點心意,請轉交牧師。”

看看艱難困苦在Ashley臉上留下的痕跡,還有她那滿足的笑容,我感動得熱淚盈眶。

作者來自四川,在UCI醫學院從事分子生物學研究,現半退休。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宣教

患乾燥症之後

憨金蓮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BH69-54-7197-談妮攝-黑門山的The Banias Waterfall-IMG_2489r我今年46 歲,來自河南鞏義。 2009年5月份開始,我嘴乾、沒有眼淚、沒有鼻涕、沒有唾液、不出汗,後來發展到嘴疼、舌頭疼。一點刺激性的東西(酸的、甜的、鹹的……)都不能吃。

我到醫院檢查。檢查結果是,這是乾燥症。醫生說,這個病不好治,20萬人中才有一例。

我立刻就蒙了,兩眼發直,問醫生:這個病發展下去,會是啥情況?他說,這是免疫系統出了問題。嚴重時,舌頭和上牙膛粘連,無法吃東西。想吃東西,得用手把舌頭撕下來。這個病是很痛苦的,目前,國內、國外都沒有好的治療辦法。他還舉例說,一個阿姨花了60多萬,也沒看好。

我聽後,內心絕望極了。想到2個沒有成年的孩子,還有年邁的父母,真是心如刀絞。

我想到了死——死了就不受罪了,也不連累家人了。

當我的人生走到盡頭的時候,有一個姊妹帶我去一個基督教會,說,讓我聽“純正的福音”。開始時,我還不接受。因為我已經信耶穌,都信了7、8年了,我還不是一樣得了不好治的病?你的耶穌,和我信的,不都是一位嗎?我不去!

那個姊妹說,你在家那麼痛苦,醫院也沒有啥好辦法。咱們一起去那個教會看看,就當是出去散心。我就抱著這種心態,到了那個教會。

到了教會,我才發現,雖然信的都是上帝,但我信得不明白。我不明白上帝的旨意,也沒有人告訴過我啥是對的、啥是錯的,何謂罪,犯罪有何危害……我由此認識到,我雖然信耶穌,但還是活在罪中。也正是我的罪,給我帶來了疾病、患難。

 

打罵丈夫

我這個人特別驕傲。我一直看不起丈夫,在家霸道,不服人、愛責備人。丈夫本來是電廠的工人。結婚後,我認為上班不如做生意,就讓丈夫辭了工作,去做生意、掙大錢。我們開過飯店、賣過服裝,但都賠了——其實丈夫不是做生意的料。所以我老和他吵架,說他無能。

我幻想過人上人的生活。丈夫不幹,我自己幹!我到一個公司做業務銷售。我在外面跑業務,丈夫在家帶孩子、洗衣服、做飯。由於工作中接觸的有錢人多了,我就拿丈夫和有錢人比,心裡更看不起丈夫。

我在家時,不讓丈夫在一個桌上吃飯。都是我和孩子吃過了,他才能吃。我還和丈夫分屋居住。他想去我屋裡看電視,我不讓他進,說哪遠滾哪。我覺得是自己掙錢,改變了家裡的一切,是我養著他。丈夫為此也很自卑。

我嫌他丟人,從來不和他一起出去。有一次,他說要和我一起上街散步。那天我心情不錯,就一起出去了。在商店門口,我遇到一個客戶,帶著老婆、孩子,開著名車來玩。打過招呼,我轉過頭來,罵我丈夫:你是個男人,人家也是。和人家比一比,你還算男人嗎?說完,我就回家去了。

丈夫回家後,問我:我哪做錯了?你當著那麼多人罵我,不給我一點面子!我不想搭理他,讓他出去。他不走,我順手就拿起擀麵杖打他……

其實丈夫是個老實人,沒有大的本事,不愛說話,可也不喝酒、打牌。然而因為我追求虛浮的榮耀,整天希望丈夫更有本事一點。看丈夫達不到自己的要求,我就生氣、藐視他。我看不見他的長處,老覺得他無能,天天盼著他死。我覺得他死了,我就好過了。

 

幾乎殺人

有一天,丈夫沒和我商量,就買了一條狗。養了幾個月,又把狗扔了。我想,用我掙的錢買狗,不想要了就扔,眼裡還有我嗎?我就命令他:去,把狗給我找回來!丈夫不去,我們倆就打了一架。打完他回屋睡去了。

我越想越生氣,心想:要是把他殺了,我的日子就好過了!於是我到廚房拿了一把刀,朝他頭上砍去。他是頭朝裡睡的,如果砍下去,他可能就沒命了。幸好上帝憐憫我——雖然我那時信耶穌信得糊塗,但上帝也看顧我——就在刀快砍到他時,他突然醒了,把刀搶了過去,說,你這個瘋女人,想殺你丈夫嗎?

我一聽也害怕了,殺了丈夫,我自己還能活嗎?孩子怎麼辦?但我不知道為什麼,想都沒想,也不知道為啥,管不住自己。其實,這是魔鬼的工作吧?

 

病症消失

到教會後,經過學習,我明白了,正是自己的罪給自己帶來了疾病、坎坷、磨難。我照著教牧人員的引導,在上帝面前承認自己的過犯,願意悔改。

上帝用恩典扶持我,不到一個月,我的病症居然消失了!我的病好了!

教牧人員把上帝的話語送給我,叫我改變對丈夫的態度。

我把丈夫的被子拆洗了,給他做飯,給他端洗腳水。他感到很突然,說:你是不是精神不正常了?你唱的是哪一曲?你是不是變著法整我啊?

我說:我錯了,我想改!

從此,我不罵他了,也不打他了。他也看到了我的改變,支持我信耶穌,也讓孩子信耶穌。

 

看不見了

我的病好了,家也和睦了。可這時候,我的心又轉向了世界,要錢不要耶穌,只想著如何做生意,如何發財。

我又開始追求虛浮,過罪中的生活,不去教會了。我在家看電視、上網,又和丈夫吵架。

沒過多久,我的眼睛突然看不見了。這時候我又想到了主,又一次回到上帝家中。教牧人員說,第一次上帝能救你,這一次上帝照樣能。只要你心轉回,上帝會拯救你到底!

上帝的警戒是出於愛,是要救我們。祂的呼喚,是為了讓兒女回到祂的羽翼下。當疾病再一次降臨,我的心才從世界轉回,在上帝面前認罪。

我順從上帝,外出傳福音。去的時候,眼睛看不見。傳福音後一週,就好了。這是上帝的憐憫,也是祂給我的方向。因此我立下心志,全身心投入事奉。

 

2135-11101g6492750歡聲笑語

我的丈夫,20多年不上班了,精神有點抑鬱。他來到上帝面前,病也好了,也上班了。

以前家裡是戰場,現在歡聲笑語。我以前教孩子與爺爺、父親作對,現在教孩子孝敬父母、老人。一家人沐浴在上帝的愛裡。

我有今天的幸福日子,都是上帝的恩典。盼望大家以我的失敗為警戒。我吃的虧,大家不要吃;我繞的彎,大家要避免。我們要認識到,信上帝是自己生命的需要,要堅定的跟從上帝、順從上帝,依靠上帝脫離自己頑固的罪性,改變性情,過以上帝為中心的生活,上帝必將安舒的日子賜給我們。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