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抉擇

麥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自信主以來,常常被誤解,從以前的乖巧、孝順的孩子,變成了現在弟弟心中徹頭徹尾的不孝之女。不知為何,我的付出與努力,彷彿被什麼隔斷,家人看到的不再是我所做的,而只看我沒有做的。         為此,我經常大哭,偶爾也會生氣,但是上帝都提醒我要更加愛他們,而不是被自己的傷痛所勝。昨晚和家人語音聊天,盼望他們能感受到我的愛和關心。結果還是被弟弟大吼了一通。媽媽對此不置可否,也沒有阻止弟弟對我的指責。         “你現在是‘上帝的孩子’,就不要再來管我們了!”         “信法輪功的,也可以為了那個去死!”         “只要我在,你就別想讓爸爸、媽媽信主!”         “信主有什麼用?我就不需要努力了嗎?”         “你就自己活得快樂吧!用不著你管我們!爸媽也不需要你管!”         媽媽亦說:“現在的人,要麼追求錢,要麼追求權。你到底想要什麼?” (一)         自11歲離開家人、開始獨自生活,我有許多的委屈、傷痛咽下心底。每每回家,展現出自己最美的笑臉,衝著爸媽撒嬌,和弟弟妹妹打鬧,享受片刻的安寧與幸福。 可是,我親愛的家人,你們是否知道,我的心,從11歲起,就被困在了一個絕望的海洋。我被放逐,沒有任何人可以再將我帶回這個世界!         你們都覺得我十分堅強,十分有擔當。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心中佈滿了傷痕。誰明白我所經歷的呢?網絡上有一句話:為什麼所有人關心我飛得高不高,卻沒有人在乎我飛得遠不遠?為什麼所有人只知道關心我飛得快不快,卻沒有人關心我飛得累不累?這句話深深觸動了我。         我一直十分感恩,因為爸爸、媽媽是那樣的相愛,我們3個孩子也一直互相鼓勵,所以我才敢如飛蛾一般,撲向你們用願望為我點燃的熊熊烈焰!可是,離開家之後,我累不累,你們真的關心嗎? (二)        2008年上半年,一直自以為義的我掉入了深淵。我絕望得想要逃離我所熟悉的一切,去泰國做志願者。是的,我放棄誘人的年薪,只是為了尋找我生命的方向和出路。沒有了追求與目標,我生不如死!只是,高二時就和上帝說好絕不自殺的我,不能背棄自己的誓言。        我處心積慮地尋找出路,想通過自己的方式解決。上帝卻憐憫我,奇妙地將我帶到了美國。我第一次知道了什麼是恩典──我什麼都沒有做,我一點都不配,上帝卻樂意給我。        這種深深的不配感,催促我去學習聖經,明白神對我的引導。可是驕傲、頑固如我,極度討厭、極度抵觸教會以吃飯吸引人的方式。儘管如此,上帝沒有放棄我,還是帶領我回到教會,而且從來沒有落下過一次查經和禮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