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正文錯意 ——對《馬太福音》18章“饒恕”的誤解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文/曾思瀚,譯/袁村蔚       華人教會中有人受傷害的時候,常有基督徒引用《馬太福音》18章,勸受害的一方原諒傷害者。當公眾人物公開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仍有基督徒引用同樣的經文,試圖私下或內部解決問題……       總之,每當發生人際關係衝突,基督徒會習慣性地在《馬太福音》18:15-17 尋求答案。然而,我們有必要從一個全新的角度——權勢與場所,而非通常解讀的“教會紀律”或“教會內的衝突”,來考察這段經文真正的主題。   主題圍繞著“小子”       首先,我們來查考一下這段經文的背景。通常,聖經中每段敘事的情景,都蘊含了一個主要的問題,以及後面相關的次要問題。       當時的情景是這樣的:門徒問耶穌“天國裡誰是最大的?”(參《太》18:1)對此,耶穌用了一個小孩子的比喻,闡明在天國裡,“謙卑的就是最大的”(參《太》18:4)。       這個小孩子的比喻,也與後面迷途羔羊的比喻類似:小孩子(如同那隻迷羊),雖然無權無勢,卻仍十分珍貴。       接下來,敘事仍舊圍繞著“天國裡誰是最大的?”展開。儘管後面的經文切斷了耶穌對這個問題的論述,然而同樣的敘事情景,在“得罪你的弟兄”(參《太》18:15)上繼續。誰是得罪你的弟兄呢?答案要從上下文裡尋找——就是那個“小子”。       如果我們把迷羊的比喻看作是一篇講道,那麼《馬太福音》18:15-20,就是這篇講道的主幹。而此主幹呈現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關於場所的描述。       在《馬太福音》18:17,出現了四福音書中罕見的詞——“教會”,儘管當時真正的教會尚未形成。希臘文中的“教會”,除了宗教意義上的基督教會外,還是什麼意思呢?實際上,指的是“集會”(assembly)。也就是說,解決“得罪弟兄”的事情,最終要在一個具有裁決權威的人所主持的集會(例如猶太會堂)中進行(雖然,這樣的集會是公眾場所,但並非現代意義上的“公開化”)。       接下來在《馬太福音》18:21,耶穌回答了彼得關於要饒恕弟兄多少次的問題:一旦犯了錯的弟兄(如“小子”)聽從指正,教會就要給予饒恕。然而,這並非廉價的饒恕(現在很多人胡亂解經,將這種饒恕強加在受害者身上)。所有的饒恕,都要求施害者真誠地承認自己犯了錯,得罪了受害者(參《太》6:12)。       《馬太福音》18章承接上文,關注的仍然是“小子”。準確來說,是真誠悔改的“小子”。耶穌在這段敘事結束時強調,誰不饒恕已經悔改的“小子”,上帝就要因他缺乏饒恕的心,進行神聖的審判。        我們可以把這段經文看作是對之前《馬太福音》6:14-15(饒恕的教導)之擴展,但在這裡,主題仍然是圍繞“小子”(犯錯的弟兄)來進行。   幾個原則要牢記       當我們應用這樣一段經文時,有幾個原則必須牢記:       第一,衝突中的加害者,是“小子”。“小子”,是無權無勢的一方。然而上帝的恩典,專門臨到了這樣無權無勢的人。對於有權有勢的人,耶穌在別處的經文中,毫不留情地譴責他們。保羅也是如此。       因此,“加害者無權無勢”是理解這段經文的關鍵。天國的奧妙就在於,卑微的“小子”被視為寶貴——重點是權勢,而非教會紀律。 […]

No Picture
事奉篇

“叩請四問”與回應

小子、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編按:讀者來信問了四個很好的問題。本刊特地邀請牧長為之解答。 “叩請四問” 小子(美國,堪薩斯州)         在舊約時代,神興起先知,他們奮不顧身傳神那“難聽”的信息。在新約時代,神興起使徒奮不顧身傳那“基督並祂釘十字架”的信息。在歷史的行程中,他們的信息代表了神對祂的兒女的引領。請問:         一、在洶湧的世俗潮流中,為什麼老百姓難而又難聽見有名望的大型、巨型教會的帶領人,用聖經真理作中流砥柱的吶喊?(盼望多有幾個王永信牧師)         二、從全局上說,講台的信息要成為普遍的社會成果,這需要時間。很可能是5-10年,或更長的時間。今天,信徒在“作光作鹽”問題上虧欠了神的榮耀,是我們要即刻悔改的。但這是否與若干時間之前的信息有關呢?如果有關,這是否可成為歷史的教訓呢?         三、信徒一直被教導怎樣正確地讀聖經。這是必不可少,十分寶貴的。但遇到了“後現代思潮”所造成的所謂“灰色問題”,就沉默了。我們是否還是心中“字句”雖有,但“精意”不多呢?         四、現在,幾乎可以說“中國人遍滿了全地”。可是在美國的中國人後代中,不少人羞於彰顯自己民族的文化語言,更不用說去“保持”了。反而,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急切地要學中文,儘管目的各種各樣。 但在眾多的華人教會看不到中文在福音中的戰略地位,而無視福音的民族責任感教育。只想到找英文好的青少年事工工作者,也不管中文通不通。當有一天,那些受到 良好中文教育的外國青年人在與中國的青年人談笑風生時,我們有傳福音負擔的青年人卻對自己的骨肉同胞有口難開。不知這是否有辱主名?我們這上一輩的人,如 何向主交待?中國人那麼多,福音的使命非要代代相傳不可。讓我們的後代幾乎成為局外人嗎?再也不能“百年一貫制”地只有洋化了的傳道人在中國了! 回應“叩請四問” 陳濟民         老編把“四問”送了過來,要我回應。         看了“小子”弟兄提出的四個問題,第一個感覺是:“都是大問題”。跟著的反應是:感謝神,有這種有敏銳的觀察力,而又有負擔的弟兄,真是難得。         這四問都問得好,其中有些問題在目前其實也還有些爭論性。篇幅所限,讓我簡單分享一點個人的反省。 一、先知性信息         筆者覺得,第一與第二兩個問題都是與先知性信息有關,所以就綜合在一起回應。         感謝神,讓我們的弟兄看到了聖經有“先知性”信息的這一面。最近再次讀《耶利米書》,看到這位先知在國家危機中傳講上帝的信息,被政府定為“反革命”,“通敵叛國”,差點喪命。自己也得到提醒:不能只是講人喜歡聽的信息,走上假先知的路。         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許多人都注意到,新約的信息,特別是主耶穌和使徒保羅的信息,與舊約一些先知的信息不大一樣,似乎缺少了舊約先知們政治性和社會性的面 向。有人認為,主耶穌在世時根本沒有計劃建立一個地上的帝國來代替當時的羅馬帝國。也是因為這樣,有些人便認為教會不應當傳講”社會福音”。這一種看法在 華人教會中相當有影響力,也是我們很少參與社會或政治運動的主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