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小組

小組建造在中國城市教會成長過程中的關鍵作用(路易)2017.03.15

 

路易

本文原刊于《舉目》81期和官網2017.03.15

 

筆者在中國一線城市家庭教會事奉8年,逐漸認識到:教會復興與小組的建造,密不可分。

我帶領過一個小組,由四、五個家庭組成。記得在最艱難的時候,連續2個星期,都沒有人來參加小組聚會。最後我不得不去找教會牧師,要求把我們這個小組合併到其他小組裡面。

牧師鼓勵我堅持下去,給了我很多中肯的建議。感謝上帝的憐憫,讓我因此重新思考小組的功用和弟兄姊妹的需要,下定決心撇棄“屬血氣”的方法,轉而專注於上帝的話語、聖靈的帶領,鼓勵信徒彼此相愛和扶持。

當“聖經、聖靈、聖徒”有機地結合在一起的時候,小組就又活潑、興旺起來了,如今已經分植成3個小組。

我所在的Y教會,作為中國一線城市的新興家庭教會,也因為重視小組的作用,穩定地增長,且經受得住外部環境的考驗。因此, “小組興,則教會旺;小組衰,則教會微”,我認為是一個經得起實踐檢驗的定律。

根據筆者個人經驗,城市教會的小組,主要有以下幾項功用:

 

一、小組是接納新人的苗圃區——聖靈帶領之下,聖徒新生命得到栽培

 

現代社會中,人與人的隔閡感非常強烈。當人步入陌生環境時,自我保護的直覺也非常敏銳。

新人(通常指福音朋友)第一次來到教會時,多為旁觀者,與人缺少溝通。再加上教會星期天的聚會,安排比較緊湊,會眾之間只能泛泛交談,不可能有長時間的深入溝通。

這就容易導致新人對教會產生距離感、陌生感,甚至拒絕再來教會參加主日。

一個人來到教會之後,如果要信主得救,必須有聖靈在他(她)的心裡動工。“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林前》12:3)但是魔鬼一直試圖攔阻聖靈的工作,這就是通常所說的屬靈爭戰。

教會對新人的牧養責任,既要仰望聖靈的工作,也要盡到人的責任。例如借助小組,讓新人得到呵護、鼓勵和生命更新。這就如同把一棵細嫩的屬靈生命之苗,從舊的環境中移出來,再讓它在新的環境中存活下來,給其茁壯成長的機會。

小組聚會的人數,還可以成為教會聚會是否正常的“晴雨表”。

舉例來說,Y教會每個星期都對參加小組聚會的人數進行統計。如果發現小組人數多於主日聚會人數,就說明不斷有新人加入小組,小組的作用不斷得到鞏固。反之,如果小組人數明顯少於主日聚會人數,則需要關注。

如果小組沒有新人的加入,再加上原有信徒在信仰追求上的不冷不熱,教會的總人數很可能停止增長。

二、小組是細化真理的營養師——透過聖徒相交,使聖經真理得到進一步

 

對於主日信息,弟兄姊妹常常或聽不清,或帶有若干疑問。主日聚會結束之後,又不見得有時間或機會與講員溝通。

弟兄姐妹就會在小組活動的時候,把問題提出來。小組長或其他人如果能有所預備,並且對聖經的理解比較準確,可以根據自己的心得或領受,給予輔導和幫助。在這種情況下,小組成為了細化真理的營養師。

耶和華的言語純淨,如同銀子在泥爐中煉過七次(《詩》12:6)。教會的講道,也需要通過各個途徑,不斷加強和重複。Y教會特別注重弟兄姊妹對真理的咀嚼和消化。每週的小組查經內容,通常是2個星期之前主日講道的回顧與總結。

具體方式是:每次小組查經之前,發統一的“查經指引”。這份指引由教會中負責教導的同工整理。把講道歸納、整理之後,採取問答式,提出幾個關鍵性的問題,引導弟兄姊妹思考。再通過有問有答的互動,幫助大家消化、理解。

小組長手上的查經指引,每個問題都有參考答案,為的是幫助小組長帶領大家思考,鼓勵大家開放性地思考。

經過幾年的訓練,我們發現借助小組的分享,可以把主日講道的信息,成為更容易消化的靈糧。同時“查經指引”也減輕了小組長平時準備資料的負擔。問答式互動則引導弟兄姊妹主動思考、勤於發問,避免了宗教化、教條化的查經模式。

 

三、小組是培養恩賜的訓練場——聖徒領受聖靈恩賜之後,得到鍛煉和造就

 

“祂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弗》4:11-12)

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上述這5種職事,在教會中是非常重要的。然而5種職事的培養和發掘,卻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小組查經的每個環節,都可以找到這5種職事服事的機會。如:介紹朋友或同事到小組參加聚會,需要有傳福音的恩賜;在小組中解釋聖經,需要教師的恩賜;在聚會中的安慰、醫治、預言性的服事,需要有先知性的恩賜;小組牧養中的輔導、跟進、關懷,需要牧師的恩賜;小組增長之後分植,新的小組需要有使徒性恩賜的人帶領。

上述崗位,不可能、也不應該由小組長一力承擔。應該由小組長根據弟兄姊妹的特長來分派、承擔,並且經常輪換,以便發掘每個人身上的恩賜。

筆者帶領的各個小組中,經過長期觀察、慢慢培養,基本上每個小組都能發現分別具備這5種恩賜的人。這些人成長後,多成為教會的中堅力量,在各個重要崗位上擔當職分。

需要提醒的是,個別同工在小組服事中,因為生命根基不牢固,出現“自己跌倒”或“絆倒別人”的情況。對此不必大驚小怪。因為小組本身就是一個操練恩賜的場所。對恩賜與生命之間缺少平衡的同工,小組長要有包容、忍耐之心,不必急於求成,因為聖徒的生命不是一朝一夕建造完成的。

俗語說:“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小組長如果不能有意識地發掘弟兄姊妹的恩賜和特長,組員的恩賜就很有可能埋沒。因此,筆者對小組是否健康提出過一個衡量指標:

以6個月為單位,小組長是否做到了“3個一”?即,至少有一個福音朋友受洗,至少舉辦了一次有意義的小組活動,至少發現一位有屬靈恩賜的弟兄姊妹,並且鼓勵他們參與服事。

假如這個小組在過去6個月之內,沒有一個福音朋友受洗,說明小組比較封閉,沒有主動地傳福音、領人歸主;假如小組沒有組織過任何一次活動,說明小組氣氛太沉悶,缺少活潑的氛圍;假如小組沒有發現任何人身上的屬靈恩賜,則說明小組長這個“伯樂”不夠稱職,很可能埋沒了“千里馬”,需要及時反省。

四、小組是堅固信仰的橋頭堡——在屬靈爭戰中,聖徒生命得到保護和堅固

 

橋頭堡,就是進攻的據點。當福音進入未信之人當中,就如同屬靈的橋頭堡攻入黑暗勢力。這個據點必須加強、鞏固,才能成為有效的陣地。

那年筆者決志,當晚不但未經歷到基督徒常說的平安、喜樂,反倒質疑自己太快決定信耶穌,整個晚上都擔心自己會不會信錯了。

決志後,筆者又懶得去教會,只是上網查找各種資料,想藉此認識基督信仰,結果幾乎被網上各種異端邪說蒙蔽。直至4個月之後,在讀聖經的時候被上帝光照,徹底認罪悔改,才開始有了教會生活。

筆者的親身經歷足以證明:基督徒決志信主之後,需要教會及時的牧養和看護,以免因無知而陷入迷惑。

另外一個例子,Y教會幾乎每年舉辦聖誕晚會,以此作為傳福音的最佳良機。從現場決志人數來看,晚會非常成功,因為有許多靈魂得救了。但是接下來的問題是,這些決志的人,有無加入到小組中去?有無小組的持續跟進?

根據Y教會的統計資料,如果缺少了小組的跟進和牧養,流失率會高達50%。

換句話說,他們當時雖然決志,但是後來因各種原因,他們可能懷疑、拒絕甚至否定耶穌。除非他們能夠進入小組,並且有穩定的教會生活,否則極有可能變成掛名的基督徒,甚至倒退成為不信者。

因此,小組這個橋頭堡,在拯救靈魂、搶奪陣地、堅固陣地等方面,起到了先鋒性的作用,是無可替代的。

 

五、小組是牧養關懷的輔導站——在聖靈的安慰勸勉之下,聖徒同奔天路

 

“有事情,找牧師”,這句話聽起來正確,但卻反映了教會缺乏牧養體系。

“有事情,找牧師”的結果,常常是“有事情,怪牧師”,因為總存在各種因素,不能令當事人滿意。也導致牧師面臨很大的壓力。

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發揮小組的功用。小組是教會這個大家庭裡面的小家,在很大程度上承擔了教會的牧養功能。如果小組長能夠有目的、有意識地做好牧養的工作,小組會有家的溫暖。弟兄姊妹有事情的時候,會第一時間想到小組長或其他組員。

筆者在Y教會時,Y教會內部成立了3級牧養體系:牧師—區牧長—小組長。日常的輔導和關懷,由小組長承擔。教會把牧養費用直接下發到小組長手中。小組長會根據日常事情的需要,探訪有關組員。

當小組成員遇到較大事件時,小組長會及時通知區牧長,請區牧長出面探訪或輔導。

只有在重大事情上,小組長才會先諮詢區牧長,再邀請牧師出面輔導、探訪、安慰,比如夫妻鬧離婚、家庭遭遇重大意外等。

這種3級牧養體系,很好地化解了牧師過重的牧養負擔,也鞏固了基層的教會關係,使教會中多數家庭都能得到牧養和看顧。弟兄姊妹會更加委身教會,流失的情況不容易發生。

六、小組是教會增長的根據地——聖徒在教會群體生活的中心地帶

 

中國城市家庭教會,近年來有所復興。一方面是聖靈的工作,另一方面也得益於教會牧者在內部治理上,找到了適合的方法。

以Y教會為例,近幾年經歷了幾次大的波折,包括固定聚會場所被查封、被禁止聚會等等。然而教會人數不但未見減少,反而明顯增長。主要秘訣在於:有效地發揮了小組的特點——可進可退。

也就是說,當外部環境寬鬆時,小組可以抓住機會擴張、分植、壯大。

比如筆者帶領的小組,最初僅有 6 名組員,2年之後增長到20位組員。教會牧師及時提醒我們,要抓緊時間分植、培養新的小組長。之後不久,我們就分植成為3個小組……

而當教會受到外部打壓、無法正常聚會的時候,各個小組可以改為在小組成員家中過主日。雖然場地狹窄,也缺少大聚會的那種凝聚力和感染力,但是有家的感覺,可以更多地聚餐、更自由地交通。

可見,在現有環境下,當家庭教會不斷壯大、浮出水面之後,牧者一定要做好兩手準備:隨時準備分植倍增,也要隨時準備回到家裡聚會。

 

補充:負面作用

 

如果管理不善、用人不當,小組有時也會給教會帶來負面作用,包括:

  1. 1.如果忽略對聖經話語的追求和生命的建造,小組很容易淪為吃吃喝喝的小團體。
  2. 2.如果小組長的生命沒有被上帝破碎過,很容易產生極權主義、宗教化形式。
  3. 3.如果小組長長期不與區牧長、牧師溝通,小組很容易成為“地方山頭”,與教會脫離聯繫。

這些問題,都在Y教會中出現過,也都帶來了不小的影響。但最終牧者與同工倚靠上帝,藉助禱告、溝通、捨己,解決了問題,化解了矛盾。

小組的發展不是一帆風順的,但是如果因為害怕風險,就忽視甚至貶低小組的功用,教會無法健康成長。一些城市教會,長期以來沒有增長,甚至有衰弱的跡象,很大原因是忽視了小組的建造,錯失了小組發展的良機,造成教會的不冷不熱和原地踏步。

最後,筆者認為,如果中國城市教會能夠在小組建造中,著眼於聖經、聖靈、聖徒的平衡與結合,則可以培養出一批扎根真理、有聖靈恩賜、有聖徒生命力的基督徒。

正如《帖撒羅尼迦後書》2章13節所提到的:“主所愛的弟兄們哪,我們本該常為你們感謝上帝;因為祂從起初揀選了你們,叫你們因信真道,又被聖靈感動,成為聖潔,能以得救。”

當基督徒信主得救之後,首先應當在真道上扎根,隨之親歷聖靈的帶領,最終成為聖潔的門徒。教會的小組,正是以6大功用承載上述3個使命的最小卻最有效的單位。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城市家庭教會,現居美國。

2 Comments

Filed under 言與思

廚藝恩典(靜默)2016.07.14

文/靜默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7.14

DSCN1814                                      

冬夜,窗外淒冷、寂靜。窗內卻歌聲陣陣,桌上的火鍋在撲騰撲騰的跳動著,一群人圍坐桌邊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這溫馨的一幕,貌似童話裡的聖誕夜,但我們基督徒卻經常在現實中,真實地經歷著。

你是否還記得小組聚餐,大家圍在桌邊包餃子的場景?忙著,亂著,卻樂著!你是否還記得某個晚上,你正軟弱,弟兄姐妹出於愛心邀請你到家中,為你準備晚飯,安慰、鼓勵、陪伴你?你是否還記得中秋節大家齊聚一堂,做月餅、賞秋月、 談盼望?

也許這些你都經歷過,你已經品嘗到主內一家人的美好。我也正在經歷著,喜樂著,滿足著。得到關愛的人是幸福的,付出愛的人也是幸福的——因為無論是被人招待的,還是招待的人,都蒙了上帝的祝福與恩典。

我原是那被關懷、被接待、享受恩典的,現在已經成為願意接待和關懷別人的人——信主4年,上帝藉著小小的廚房,磨練、重塑我,讓我真實地經歷了祂。

 

開始學做飯了

4年前,孤僻、獨立的我,來到南京上大學。開學沒幾天,便與一幫基督徒相遇,我的人生也重新譜寫。

我參加了校園查經小組。組長擅長烹飪,我們經常在他家聚餐。我逐漸跟大家熟悉了,在這個團體中覺得非常溫暖。雖然我對信仰還是不清不楚,卻很希望融入這個群體。

然而同時,我內心有許多顧慮。從小成長的環境,讓我自卑、敏感、封閉、孤僻。我擔心別人不接納我,我也不知如何表達自己。

我想通過做事、通過好的表現得到愛。於是我積極地幫著做飯、洗碗。雖然做得很不好,但還是去逞強。記得有一次,大家為了安慰我,咬牙吃光了我做的飯。我很自責,愧疚得哭了。這是一次很可笑的經歷,促使我真正地想學做飯了。

大一暑假,我留在南京打工。最初住在組長家。組長經常精心準備食物,款待弟兄姐妹。大家不是一家人卻親似一家人地聚在一起。這是我從未經歷過的。

我家一向冷冷清清,家人都不擅長表達,所以很有距離感,也少有歡樂的分享、交流。我格外珍惜這種溫暖與愛,也漸漸地願意敞開自己。

後來搬到了別處,開始每天做飯。慢慢地練熟了,便邀請肢體們來做客。

我體會到,做飯並不是簡單的做出食物而已。從精心挑選食材,仔細切菜,到用心烹飪,這就是付出愛的過程。我不擅長表達,做飯遂成為我表達愛的語言。心裡的恐懼與擔憂,也不知不覺間放下了。

eggs

榮升愛宴主廚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得知教會基督教教育學堂需要一位義工,週六為學生做飯。不知哪來的勇氣,我就毛遂自薦了。

週六一大早,我就去菜市場。我研究適合孩子的菜譜,嘗試新的花樣,教會的廚房儼然成了我的一方樂園。哼著歌,做著菜,普通的米飯也要蒸出新口味。時常有家長進來,歡快地聊著家常。聽著外面孩子的歡笑聲,等待著他們下課。

看著孩子們吃得開心,我內心不禁蕩漾起陣陣幸福與滿足。雖然每次要早起,騎車半小時去買菜,天也很冷,我卻樂在其中,真實地體會到付出的喜悅。

儘管只有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這次經歷卻極大地激勵了我。我越發期待做食物與更多的人分享。

上帝成全了我的心願。我經常在廚房裡與弟兄姐妹一起做飯,一邊聊著天,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我從沒想過這也是一種服事,直到後來教會讓我負責愛宴。

第一次給100多人做愛宴,我擔憂得不行:做不好怎麼辦?做不夠怎麼辦?我緊張得失眠了。

愛宴在緊張、戰兢中完成,我就此深深意識到服事的責任。雖然弟兄姐妹們不會要求多麼美味,也會感恩領受,但愛宴確實需要用心。我於是迫切地求上帝賜下能力與恩賜。

現在想起來有點可笑,但我真的就此得到了極大的造就。如何與大家配搭,如何分工,教會服事需要多精細……我學到了許多。

第二次、第三次擔任愛宴的主廚,我越來越輕鬆、自信,靈感也越來越多。雖然每次身體疲憊,但內心卻沉浸在滿足的福樂中。

 

再次走入廚房

畢業後租的第一個房子,只有小小的臥室和狹窄的廚房,但我常邀請朋友來吃飯。條件簡陋,我就做涼麵、烙餅、拌涼菜、甜粥。卻也充滿了驚喜——我往往用簡單的食材,就能做出獨特的食物。

沒有桌子,大家席地圍坐。我因此懇求上帝賜我一個家,能接待弟兄姐妹。我甚至構想著廚房的樣式,心裡也暗下決心,要努力工作、賺錢,為以後的接待做準備。

有一天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如果我處在困苦中,還願意這樣接待、分享嗎?但又想,上帝不會讓我一無所有吧?

然而,上帝的意念超過人的意念。第二次租房,剛住兩週,房東即毀約,我突然無家可歸,只能寄住朋友家裡。剛準備齊全的餐具、食料,不得已打包裝箱。一週後,因朋友搬走,我再次搬家。

一個月搬家3次,我心力憔悴,幾乎被漂泊、無助感吞噬。每日3餐,草草了事。

我心裡問上帝,為什麼讓我經歷如此的漂泊?好累,沒有安全感,沒有歸屬感!我渾渾噩噩、毫無規律地生活著。封起來的廚具、食料,我根本無心觸碰。

有次禱告,突然想起曾經問自己的問題:“如果某天我處於困苦中,還願意服事、接待嗎?”我滿心羞愧地跪在上帝面前,承認自己軟弱。

上帝提醒我,服事不是靠能力、錢財,而要依靠祂這位造物主。信心就是:即使自己很缺乏,也深信上帝有豐盛的預備。

於是,痛苦變成了感恩,眼淚變成了歡笑,漂泊變成了信靠。我重新拿出所有的廚具與調料,再次走入廚房。

fruit-vegetables-on-table

尾音

如今,每日3餐,開放住所,時常接待。弟兄姐妹互相串門,切磋廚藝,分享經驗。做飯已融入生命,成為被上帝使用、祝福的一個恩賜。

廚房雖小,做飯雖尋常,上帝卻藉此大大地造就了我。我也深盼在此小事上盡心,通過飯菜,傳遞上帝不尋常的愛與恩典。

 

作者現居南京 從事翻譯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愛,也會有錯麼?——由“該不該換教會”引發的思考

本文原刊於《舉目》75期。

文/呂燕

BH75-42-7902-圖2-By danist soh 宽600

 

姊妹的苦惱

最近,A姊妹很苦惱。她想換教會,但是又覺得這想法不對,不敢跟本教會的牧者提。糾結之下,她找到我。

A姊妹信主一年多,本身是一個很“宅”(平時習慣待在家裡)的人,體力也比較弱。

信主後,她覺得自己能堅持主日聚會,外加參加一個週間查經班,已經是很大的突破了。可是她所在團契小組的大多數成員,一週7天,有4天在教會聚會或服事。大家認為,不願意把時間獻給上帝,就是太“體貼自己的肉體”、不夠虔誠。

在這樣的壓力下,她只能勉強自己儘量多參加各種活動。

一年多下來,小組成員覺得她改變了很多。她也覺得自己成長了,但有時候似乎又覺得自己沒有變。

在小組分享的時候,她總順著小組帶領者的意思去說,不能真正地表達自己,甚至說一些違心的話。例如,當小組長問大家覺得查經組怎麼樣的時候,她會附和說挺好的(其實她並不這麼覺得)。之後,又為自己的違心感到羞愧。

這個小組成立一年多了,大家平均一週聚3、4次。但她總感覺彼此之間只是熟了,內心卻沒有真正的連接。她千百次問自己:這是自己的問題,還是小組的問題?糾結了一年多以後,她終於考慮要不要換教會。

衝突的由來

她講到幾件事情:一次在小組裡,一個弟兄講到自己最近的困境。他用了一句流行歌曲表達他的感受。話一出口,大家紛紛回應:不要總聽流行歌曲!我們基督徒應該聽讚美詩。

她看到弟兄眼裡閃過一絲失望,沮喪地低下了頭。

她覺得,那個時刻,其實沒有人真正關心弟兄的感受:他到底處於一種什麼樣的境況,會說出這樣的話?大家都在關注、審視這個弟兄夠不夠敬虔。潛台詞似乎是:你之所以這樣,都是因為你聽流行歌曲聽的。如果你聽了讚美詩,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她認為,大家更應該聽聽弟兄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目前的狀況怎麼樣?但是她知道,小組不太喜歡這樣。

小組希望的是,一兩句話帶過自己的問題,剩下的必須談經文、談禱告。任何問題,我們禱告就好了,不需要瞭解具體的情況,也不需要真的做什麼。我們能夠、也只需做一樣基督徒最“標準”的做法:為他或她禱告。

第二件事情是,有一次小組活動結束後,小組長找到她說:“A姊妹啊,我看了大家的微博、微信,我覺得你問題最多。你的微博、微信總發一些和信仰無關的東西。”

她語塞,但內心很委屈、很氣憤:我也發了一些與信仰有關的東西,你怎麼就看不到?難道我發的全部東西,都必須是主內資訊? 

又有一次,小組聚餐,她和一個性格開朗的姊妹聊得很開心。當大家吃完飯,要回去的時候,小組長又把她拉到一邊,悄悄地說:“姊妹啊,你要多說造就人的話。”她反問道:“你覺得我今天說的哪句話不造就人?”對方趕緊說:“也許我聽錯了。”

一個本來愉快的聚餐,有了一個很不舒服的結尾。

她慢慢發現,類似的小事情很多。於是總結出一個“心得”:

在主內小組裡,不能太放鬆,也不能太開心,必須是心情沉重、壓抑地談論十字架才可以。如果涉及到現實生活,就必須談論自己的讀經禱告,或周圍的誰誰沒有得救。其他的談話,都是不敬虔的表現。

這是怎麼啦?

說到這裡,她連忙對我解釋,這可能是她自己的問題,可能是因為她不會在教會裡好好“表現”。換言之,如果她能學得乖巧點,做個讓周圍基督徒喜歡的人,那就安全了。

問題是,她實在不願意這樣。掙扎了一年,心裡很痛苦。她現在有兩個打算:一是去找小組長,說出真實的感受,希望對方可以改變一下。二是離開,去另一個氛圍比較寬鬆的教會(她已經找到了一個)。

她的困擾是,怎樣做才是正確的?她也一直在禱告,但仍然不確信。

我對她說,這兩個選擇,上帝都不會生氣。上帝會尊重你的決定,因為祂最在乎的,不是你在哪間教會聚會,而是你是否心甘情願地愛祂。你不妨把你的信仰看成一個戀愛的過程,戀愛最重要的一點,是雙方自願自發地相愛,不然就叫單相思了。

《雅歌》裡反復提到:“我指著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歌》2:7;3:5)。

A姊妹眼睛一亮,說,對,我就是想自己心甘情願地遵行上帝的道,而不是被人監督。

我也知道組長出發點是為了我們好,他用愛來服事組員。他為主做工的確很盡力:他一週有4個晚上服事小組。這也是我雖然心裡並不十分得勁兒,但還能堅持一年多的原因。

不過現在我再也受不了了。你說,這是怎麼啦?

的確,這是一個讓人困惑的現象:一個渴望獲得愛,一個願意付出愛,本來應該很契合的,但隔閡還會發生,甚至有一方想要離開!  

不同的定義

我們聊到這裡,突然意識到,核心就在這個“愛”上面。上帝給人的最大誡命就是“愛”——愛上帝、愛人。然而,對犯罪、墮落的人類而言,這個詞的真義早被模糊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定義和標準。

比如說,人對愛的理解,脫離不了原生家庭的影響。

據瞭解,那個小組長在成長的過程中,父母對他很嚴格,常常監督他的學習、他的言談舉止。父母花了很多精力造就他,在生活中隨時關注他,使他在任何時候都能及時歸正,符合父母的標準。

也就是說,小組長的父母給孩子最大的愛,是按照他們自己的標準來嚴格要求他,使他成為優秀的人。這個小組長從小得到的愛是這樣的,於是,他對愛的定義也是這樣的,他給別人的愛也是這樣的。

對於A姊妹而言,她從小家庭是比較寬容,家人只要她身體健康就好,其他的都順其自然。所以她在家人跟前很放鬆,可以表現出自己好的一面與糟糕的一面。

信主進入團契小組後,她最希望的,是自己可以被接納,可以很真實地生活。然而在小組長的觀念裡,不符合規矩的必須改。

小組長在成長過程中,缺點是不被父母接納的,所以他就認為組員的任何(按他的標準)不符合聖經真理的言行,也必須馬上改正,否則會不被天父接納。

小組裡這樣兩種人遇到一起,雙方都覺會覺得很辛苦。一個想馬上改變對方,一個要極力維護自己。

A姊妹恍然大悟。我繼續說,上帝最看重的是我們愛祂的心,而不是外在的行為。我們因真正感受到上帝的愛,願意順服上帝;因信賴上帝,心甘情願地遵守祂的律法——上帝的律法是為了保護人的,而不是剝奪人自由的。

上帝如同新郎一樣,一直等待新娘從內心深處發出“我願意”!

我對A姊妹說,你參加小組是為了上帝,不是為了他人,不必強迫自己去遵守某個“基督徒生活守則”。當你心裡一直為此事難受時,你可以把所有的情緒和困惑和天父說,祂會傾聽你,完全接納你,並給你平安和指引。然後,不論你去找小組長溝通也好,用寬容的心接納他也好,尋找其他適合你的小組也好,都是沒有問題的。關鍵是你和主的關係怎麼樣。

聽到這裡,A姊妹泛起一絲微笑,臉色也開朗多了。

願你吸引我

這個真實的案例,反映出一個被大家忽視的問題:儘管我們都願意實踐“愛人如己”,但我們的“愛”往往按照自己的標準,而非上帝的標準。說得更嚴重一點,也就是一個罪人按照自己的理想標準和從小習得的方式,去要求另一個罪人。

用屬肉體的“老我”的“愛”去“愛”人,來結出聖靈的果實,是不可能的。因為順著情慾撒種的,只能收敗壞的果子。順著聖靈撒種的,方能得永生的果子(參《加》6:8)。

人信主後,仍然會不自覺地用從小習得的方式來愛其他的人——筆者並非要否定父母對子女的愛,只不過人從父母、親人那裡得到的“愛”,已經被罪污染了。無論是方式上還是內容上,都不再純粹。

在上帝的家裡解決問題,必須按照上帝的方式。

出於上帝的愛是純粹,是無條件的赦免、接納、憐憫。帶給我們的感覺是溫暖的、寬容的、慈愛的,極為吸引人的。正如《雅歌》裡所說:“願你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你……我們要稱頌你的愛情,勝似稱讚美酒。他們愛你是理所當然的。”(《歌》1:4)

當然,上帝也會管教,但那是上帝和個人的關係,也不是容別人隨己意去插手的。因為只有全能的上帝,知道最合適每一個人的管教方式。

接受上帝的管教之後,人會覺得平安,正如聖經所說:“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詩》23:4),而非心靈受傷害,也能真正地棄罪悔改。

必須意識到

據我的觀察,在現今教會,類似A姊妹的事情還是比較普遍的。

團契小組的帶領人,或許都應該意識到:我們不過是與上帝同工,是其他信徒的同路人,無需扮演中國傳統父母的角色,時刻去監督、糾正其他信徒的行為。

重要的是,帶領者要保持謙卑,對自己愛的方式有所省察:這究竟是我從成長經歷中習得的方式,還是上帝的方式?

從聖經裡,我們可以得知,上帝希望我們愛人的基本方式是:我們先在基督裡得到上帝的愛,再用得到的真正的愛,去愛別人。

上帝沒有讓我們去評判別人生命成長快了,還是慢了,也沒有讓教會領袖去轄管和監視信徒的大小行為。保羅反倒特地警告:“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為主能使他站住。”(《羅》14:4)

上帝必會自行負責每個來信靠祂的人。他們跌倒,上帝會扶住。在他們經歷患難的時候,上帝奇妙的手會有大作為。而在一次次的跌倒與扶起中,他們也會隨之一次次地真心悔改,更加認識上帝。經歷了這些後,人對上帝的愛就更自發、更穩固了。

這不正是團契、小組服事要達到的終極目標麼?

作者現居北京。心理諮詢師。

4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