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看在我裡面 ——認罪悔改基本功

蘇文峰,高青林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案例          在沒有接觸基督教之前,李成在學校裡是個三好學生。他偶爾會發怒、高傲、仇恨,也有一些“所謂”“天下男人都會有的毛病“,如:愛看美女及色情圖像;外表道貌岸然、內心想入非非;有時逢場作戲等。但他認為,這些只是小缺點,不算什麼。           有一天,李成參加了一個佈道會。那位講員的見證非常感人,使他很渴望同樣經歷上帝的關愛。在講員懇切的呼召與柔美的詩歌中,李成多年滄桑的心靈在那一刻得到了撫慰。他淚流滿面地從座位上站起來,跟著講員一句句地作決志禱告,不久就受洗、正式加入教會。           兩年下來,李成固定參加聚會、參與事奉。從外表看,李成在教會中可算是個“三好弟兄”,但他卻覺得自己的生命,好像改變不大。          他在理性上相信有上帝,也籠統地知道“我們都是罪人,耶穌是救主”,但這些似乎與他現實的生活無關。李成每次聽到有關罪的信息時,會羞愧自己的不潔,但又難以自拔。 討論(默想):              李成的根本問題是什麼?你認為李成該怎麼辦? 一.罪是什麼?            在一般人的觀念中,罪是“以人為本”的外在表現,是作奸犯科,或如孔夫子所說,做了非禮的事——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聖經中對罪的定義,是“以上帝為本”的:罪是在關係上不獨尊真神,以假神為神。罪是在行為上作了不該作的 (sins of commission),如《約翰壹書》3:4 “凡犯罪的,就是違背律法;違背律法就是罪。” 或是沒有作上帝認為該作的 (sins of omission),如《雅各書》4:17 “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           聖經啟示我們,罪因亞當入了世界,使人性的每一個方面都受到毀壞,包括與上帝、與己、與人、與物的關係。罪破壞了人的身體、思想、情感、靈性等等。            因此,我們都有與生俱來的罪性,這罪性會引發我們心裡的汙穢敗壞,就是罪心。因著罪心,在一定的情境下,會產生罪行。            一個有生命的基督徒最根本的變化之一,就是對罪的體認,不再是以人為本,而是以上帝為本。 認識自己的罪,是聖靈的工作。光照進來,才能看到自己裡面的黑暗。 […]

No Picture
成長篇

傳球給上帝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星余        你們要恆切禱告,在此儆醒感恩。也要為我們禱告,求上帝給我們開傳道的門,能以講基督的奧祕(我為此被捆鎖)。叫我按著所該說的話,將這奧秘發明出來。你們要愛惜光陰,用智慧與外人交往。你們的言語要常常帶著和氣,好像用鹽調和,就可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                                                  ——《歌羅西書》4:2-6       筆者見過的教會中,似乎除了中國大陸的家庭教會之外,一般禱告會是教會的“雞肋”。教會中可能所有的活動都人氣鼎旺,唯獨禱告會門可羅雀。對於各類事奉和培訓積極的信徒,卻常對禱告會提不起勁來。      然而,歷史告訴我們:每次教會的復興,都伴隨著禱告的復興。禱告是所有事奉產生功效的基礎。為什麼呢?因為,根據保羅在《歌羅西書》4:2-6的教導,禱告就是基督徒最重要的事奉。 為何重要?       在《歌羅西書》中,保羅首先鼓勵歌羅西教會的信徒,去認識耶穌基督無比的榮耀和豐富,摒棄一切異端邪說,在耶穌基督裡面生根建造,信心堅固。       從第3章開始,保羅為信徒勾畫出基督裡的生活藍圖,包括道德生活、教會生活、家庭生活和社會生活。       最後(4:2),保羅講到事奉生活。其中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事奉,就是禱告。       對此,不是每個人都認同。有些人覺得,在講臺上講道,是最重要的事奉。有些人覺得,傳福音、領人信主,才是最重要的……其實,禱告是這一切成功的先決條件。在《使徒行傳》中,使徒要以祈禱和傳道為念,所以設立執事來分擔牧養的工作。可見對使徒而言,祈禱和傳道是最重要的使命,祈禱甚至還排在傳道之前。       為什麼禱告那麼重要呢?因為,我們是上帝的僕人,上帝才是主人。主僕關係一旦搞清楚了,我們就知道,既然祂是主、是老闆,我們就不能自說自話、自行其事,應該先領受祂的命令、祂的吩咐,才能把事情做對。       我們做事的時候,也應該隨時向上帝報告,與祂保持通話——這是聰明員工對老闆應有的態度。事情做完以後,我們也應該向祂感恩,把榮耀歸給祂,並且承認自己不過是無用的僕人。       上帝並不是那種只會發號施令的老闆。祂又真又活,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在任何工作上,祂都是絕對的權威和專家。祂要我們同工,絕對不是因為祂需要我們的幫助,而是要藉此來幫助我們。       假如今天你突然受邀,和阿根廷國家足球隊隊長梅西(Lionel Messi, 1987生。編註)同隊踢場球,相信你會覺得是極大的榮幸。你會不會說:“好,表現的機會來了!”拿到球後,就霸在自己腳下,盤來盤去?       當然可以!不過,很可能很快就給對手搶去了!       聰明的球員一拿到球,肯定會盡快傳給梅西,對不對?人家是世界足球先生,讓他去搞定嘛!越多與他合作,把球傳給他,你們隊勝利的機會就越高!       今天上帝看我們事奉,大概也跟梅西看我們盤球差不多。上帝大概也一直對我們喊:“傳給我吧,傳給我吧!”但是我們卻很少傳給祂。偶爾實在沒辦法了,才傳一下。難怪我們總是踢不贏!       […]

No Picture
成長篇

花開時刻——一個80後在祈禱中的突破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陳思       對於長期生活在南方的我而言,北京的冬天,長得讓人幾乎要絕望。枯槁的草坪久久不見綠意,光禿的樹幹看不見任何新芽的痕跡。偶爾有幾聲鳥鳴劃破冬日的寂靜,卻又很快地沉靜下去。       這是我第一次離家在外。他鄉的風景帶給我的,除少許的新鮮感外,是徬徨與不安。宿舍的集體生活常常讓我感到無所適從,因為我身上帶著獨生子女最鮮明的印記——自我中心。和室友的關係磕磕碰碰,使我羞於宣稱自己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       一天晚上,我和室友的關係再次陷入了僵持。在無比沮喪中,我出門禱告。沒想到尚未開口,上帝便對我說話了:“親愛的,你今天過得開心嗎?你要知道,每一天都是我賜給你的禮物。你看到我今天給你的禮物嗎?”      我的情緒,還持續著和室友關係緊張後的低落。我努力地回憶這一天的每個細節,卻找不到任何亮點,只好回答:“我真的沒有發現你今天賜給我什麼禮物。”       祂說:“親愛的,你抬頭!”       這時我剛好走到一棵樹下。抬起頭的那一刻,我幾乎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目光所及居然不是枯槁樹幹,而是滿樹晶瑩剔透的梅花。那粉嫩、細小的花朵所帶來的盎然生機,讓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祂說:“親愛的,你每天禱告時都會路過這棵樹。現在它已經開滿花了。請你告訴我,它開第一朵花是在什麼時候?”       我一時語塞。       我每天從它下面經過。可若不是上帝提醒,我至今都沒注意到它已經開花。       上帝說:“親愛的,你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發現我今天賜給你的禮物嗎?因為你總是體會不到成長的快樂。你總是等到自己做得毫無挑剔的時候,才認為自己進步了,卻常常無視自己在這個過程中邁出的步子。”     “試想,如果你能夠從這棵樹的第一朵花,就開始關注它,那麼每一朵新的花開,都會給你帶來歡喜。你卻選擇錯過了這喜樂的過程……”      “你知道嗎?我看到的,不是你離完美還有多遠,而是你向完美又邁進了多少。我選擇無視你身上的種種缺點,卻為你邁出的每一小步歡喜、快樂。”      頓時,我的心安靜下來了。在我為著自己的有缺陷而沮喪、懊惱的時候,全能的上帝早已接納了我。從小在完美主義的家庭中長大的我,此刻終於明白,我不需要通過讓自己變得完美來贏得上帝的愛,因為祂已選擇用無條件的愛來愛我。      離開北京已經有4、5年了。那次與上帝的對話,讓我這個標準的完美主義者,開始學會享受生活,學會為自己、也為別人邁出的每一小步,歡喜、快樂。 作者現居上海市,化學雙語教師。

成長篇

禱告基本功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蘇文峰,高青林       [海外校園機構]同工從今年起,針對中國大陸背景的基督徒需要,研發 “敬虔基本功”系列課程,每課約1至3小時,可用於教會、團契的同工培訓或成人主日學。《舉目》66期的《讀經基本功》是其中一課的文本,本文特以文章和講義結合的方式發表,旨在拋磚引玉,歡迎使用並提供建議。 禱告的要訣--心誠順靈       實例:“王倫信主5年,在團契常常帶領查經、禱告和詩歌敬拜。有一天晚上,他去參加一個禱告特會。雖然他平時很習慣開口禱告,可是當他聽到那些禱告者都是那麼激情澎湃、聲淚俱下時,他發現自己發不出這樣的禱告,掙扎很久就是開不了口。那天晚上回家後,王倫心情沮喪,擔心自己的禱告不夠迫切,不夠屬靈;甚至對參與這種‘高水準’的禱告會,有恐懼感。        你認為王倫應該怎麼辦?”        分組討論 (個人默想)為什麼王倫會有這樣的困惑?  你認為“禱告”是什麼?  你認為事奉者的禱告應該是什麼樣的?      1.禱告不是什麼?       不是以我(人)為中心的表現、報告、功德、宣洩、宗教儀式、和上帝交易……       2.禱告是什麼?       禱告是以上帝為中心的關係和事奉。       基督徒靈命、生活、事奉的本末先後,必須根據三個認識:       Who →         What →           How       上帝是誰    […]

成長篇

不懈禱告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陳宗清       23年前,筆者在洛杉磯靈糧堂的退修會中,以禱告為題講道。聚會後,有位姊妹單刀直入地問我:“牧師,我為丈夫禱告多年,為何仍不見效?”       她的疑惑,正代表著無數基督徒在禱告上的掙扎和猶豫。       不少人剛信主時,內心火熱,靈裡單純,許多禱告蒙允。然而,在教會中愈久,信仰就愈趨教條化或表面化——禱告有時如對著空氣說話,沉悶而呆板;若不禱告,則感覺未盡基督徒的義務,忐忑不安。面對此靈性困境,該怎麼辦呢? 危機:缺少禱告       屬靈偉人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 1828-1917)指出,對於傳道者而言,最應該引以為咎的,即是:“缺少禱告”!(註1)       作為21世紀的信徒,我們把許多時間耗費在電視、網路(如微博、微信)上,卻很少懇切禱告,這正是犯了“不禱告”或“少禱告”的罪。       以撰述“禱告”聞名的邦茲(E. M. Bounds, 1835-1913),在《禱告的目的》(Purpose in Prayer)中,用犀利的筆鋒寫道:“祈禱遭受攔阻而完全被擠掉,往往是很簡單的幾個階段。首先,禱告只是敷衍了事。不安和焦慮──敬虔操練的死敵──進到心中。接著,時間開始縮短,對這操練感到索然無味。再後來,它被擠進角落,只在零碎的時間裡苟延殘喘。它的價值被貶低了,它的責任失去了重要性。祈禱不再被看重,也不再帶來任何好處。它被排除在我們的思緒、心靈、習慣、生活之外。我們停止了禱告,也停止了屬靈的生活。”(註2)       這雖然是針對一百多年前的信徒所下的屬靈診斷,如今仍舊適用。      有位弟兄原本熱心愛主,但當他的禱告逐漸流於形式、膚淺,他就陷入外遇中,成為情慾的俘虜——敷衍塞責、不關痛癢的禱告,比沒有禱告更糟。       1998年初,我們夫婦開始在芝加哥的某教會事奉。有段時期,教會禱告會只有四、五位較年長的同工出席。禱告時,大家顯得軟弱、無力——難怪那時該教會一直無法突破屬靈瓶頸。       缺乏禱告,常讓教會成為撒但攻擊的目標,危機四伏。 主耶穌的禱告       耶穌道成肉身,具有神人二性。祂在世時,全然美善。祂那崇高、聖潔的性情,實奠基於祂的禱告生命。       在受洗過程中,祂全神貫注地不斷禱告(參《路》3:21),完全降服於天父的旨意,甘願站在罪人的地位領受洗禮。接著,聖靈引導祂到曠野(參《太》4:1),在荒漠孤獨的環境中,祂靈裡的眼睛透亮,看穿撒但的技倆,在嚴峻的試探中得勝。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BH65期—編者的話

             多年前,一位長期在海外宣教、領導過多次屬靈復興運動、並經常在世界各地講道的美國牧者,在被問到該如何更有效地促進中國學人靈命的成長時,他回答:“靈命成長就像一個嬰孩長大成人一樣,不是一蹴可就的。它需要時間,需要忍耐。靈命的成長沒有固定的公式,更沒有捷徑可循,而是基督的生命興旺,舊我的生命衰微後,自然產生的。你不要講求方法,只要注意那些最根本的原則就夠了。”              因此從今年起,我們各期主題重新回到靈命成長的“基本功”。本期主題文章,幾位作者分別從不同的角度,告訴我們“道不是理論,是需要用生命活出來的”“生命就是生活,是衣食住行、讀書、婚姻、工作、娛樂等的總和。”“生命的成熟與愛心息息相關”“屬靈生命包括與主的內在關係、信仰在生活上的彰顯和事奉上”。            《電玩,讓牧者變成路人甲》,解答了有關電玩的9個問題,欲瞭解當代流行文化者不可不讀;《永恆常駐在他面前》記念當代心靈巨匠達拉斯‧魏樂德(Dallas Willard);《現實中的三一論》闡明三一神論對信仰、敬拜及生活的重要意義;《祝福世界,也被世界祝福》是評介宣教巨著《更新變化的宣教:宣教神學的典範變遷》;《骨癌》描述一位姐妹,因先生得了骨癌截肢,她內心深刻地反思。            還有多篇值得深思的好文章,希望您喜歡。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