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屬靈爭戰

守望者,被守望(小剛)2017.09.20

 

小剛

本文原刊于《舉目》83期和官網2017.09.20

 

當你蒙上帝呼召,成了牧者,不管你自己是否意識到,你就是一個守望者了。這就如同你有了孩子,不管你是否接受,你已經為人父母了。

午夜電話鈴

96年初,教會的福音團契在我家開始,我們歡迎任何人來參加。有一天,洛杉磯山谷大道指壓店的老闆韓某,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來到了我家。他說他身上有槍,我不知是真是假,心想既然他來了,我就壯膽向他傳福音。他在我家整整呆了12個小時,決志之後才離開。

過了沒幾天,他帶了一個女子來團契聚會。我感覺他們關係“不對”,當晚藉著上帝的話語,我囑咐大家,上帝的兒女要聖潔,不能淫亂。第二天,我接到一個電話,是與韓某同行的女子打來的。她吞吞吐吐,我問是不是韓某欺負了她,她說是的。我和太太立刻趕去,我鼓勵她趕快離開韓某,若被威脅,就說是我要她離開的。

這天半夜,我被電話鈴驚醒,電話裡傳出韓某低沉的聲音。“我想告訴你,我對她有感情!”我的腦子嗡的一聲,只覺一個黑乎乎的槍口正抵著我的腦門。我想到彼得的呼求,“耶穌,救我!”不知哪來的勇氣,我不再懼怕。“我沒有心思半夜與你討論男女感情的問題,但我要告訴你,基督徒不能淫亂。”談了整整40分鐘,這過程真是一場屬靈爭戰!最後韓某在電話裡接受了我的禱告。

從此,我再也沒有見到韓某。我想,如果那次我被黑暗的權勢給嚇住了,我就很難有勇氣再來帶領這個初創的福音團契了。

屬靈爭戰,守望者的孤獨

在拓荒的年日裡,上帝把我的目光,從聚焦於表面的教會事工運轉,逐漸引向關注背後的屬靈爭戰,我才在一切人為的、環境的難處背後,看到那惡者骨碌碌的眼睛。

魔鬼在教會無孔不入,它實在太詭詐了,專門“盯”著弟兄姐妹的難處——他們最擔心失去的、最盼望得到的,都是魔鬼容易攻擊之處。只要心稍微迷糊一下,還未上陣,就被打倒了。

有一陣,初創的教會出現了分裂,我曾看重的幾位同工離開了。在這裡,他們曾聽到福音,受洗,開始學習事奉。面對他們的離開,多少次我安慰自己:“讓他們走吧,這其中有上帝的美意”,但這樣的安慰沒用,仍挪不去我心中那份傷痛。

教會同工中,有做直銷生意的,做生意只要合法,上帝也不禁止,問題是聖殿裡不允許進行以盈利為目的的商業活動,被傳道人禁止,有人便離開了;有人覺得自己的事業蒙上帝大大祝福,但來到教會卻不被傳道人祝福,也離開了;那年頭,弟兄姐妹中“身份”有難處的人很多,但我們不能為一張綠卡,摻水造假,出賣信仰,有人覺得這是見死不救,做法太絕對,也走開了……

記得那段日子,我的心一直在爭戰中,胸中奔突的情感如果用曲線畫下來,定會出現許多尖齒狀。有些話我真的只敢和上帝說,我下定決心,要是教會不能分別為聖,那甘脆換成“俱樂部”或“同鄉會”的招牌得了!

有一天,上帝藉著《以西結書》向我說話,祂囑咐我作守望者,祂的話沉重而又嚴厲:“倘若守望的人見刀劍臨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戒,刀劍來殺了他們中間的一個人,他雖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守望的人討他喪命的罪”(《結》33:6)。

 

 

弟兄,我們同為守望者

98年11月的某個午夜,在我爭戰倍感孤獨時,我親愛的弟兄同蘇給我傳真過來一首詩,那詩足足寫滿了5張紙。同蘇的字寫得很大,每個字都好像在跳躍、在吶喊,而且有的字竟是模糊的,那一定是我弟兄的淚水滴在了上面。

黑夜,無邊的黑夜,

寒露浸透單薄的衣衫,

霜風刺進骨髓的深處,

孤獨的守望者還堅立望台。

 

我親愛的弟兄啊!

我與你肢體相連,

打在你身上的霜風,

也切進了我的肌膚,

你轆轆的飢腸,

竟在我的腹中聲聲鳴響。

 

我真願乘星光下的長風

——來到你的身旁。

我願化為一件披風,

我願變成一根拐杖,

我願點燃一堆篝火,

我願送去一碗滾燙的麵湯。

 

但是,但是我卻不能前往,

因為我也有我的城池,

因為我也有我的號角,

因為我也被耶和華選中,

與你一樣孤立在我的望台。

 

我只有在神的面前跪下,

禱告耶和華讓天使把你環繞。

 

我們能孤立望台卻堅守下來,

那原本不是我們自己的力量使然。

如果不是曾經孤立的神

——住在我們的裡面,

我們又怎能孤立得下去?

 

我將囊中那塊小小的乾餅掰開一半,

讓飛過的孤鴻捎到你的面前,

世界會對著小小的乾餅發笑,

我們卻從中品出神無限的恩典!

 

後來沒過多久,同蘇夫婦的教會正好有人來我們教會,我就做了一個芝麻大餅,切了一半,捎給了他們。

守望者,被你守望

守望者是需要被守望的。聖經說,“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作什麼呢?”(《詩》11:3)還記得那次芝加哥海外基督徒跨世紀禱告會前夕,我患流感病倒了。高燒中我昏昏沉沉,無數遍想到的都是自己在服事中,所得的安慰和人的喜歡。我因內心驕傲被上帝重重管教,最後燒雖退了,但一翻身卻把腰給折了,痛得幾天都站不起來。

後來我被送去推拿診所,醫生是我要好的弟兄。他問及我病痛的起因,我說著說著,突然被聖靈充滿,念及這些年上帝給我的恩典,想到自己的敗壞,竟然哭得無法停下來,讓我的弟兄好不尷尬。

我知道上帝聽了禱告,讓我的肉身和心靈霎時都得著了醫治。我也知道祂是因祂榮耀的名之緣故,在幫助我走義路,不讓我滑向死亡線。

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了,在每一個道德選擇上,我都有一種感覺,好像自己與耶穌一塊走在獨木橋上。耶穌從那頭走來,我從這頭走去。我只有一個選擇,或撲進耶穌的懷抱,或咬咬牙跳下去。

作為一個牧師,我和眾弟兄姐妹一樣,面對各種的試探,有時也許試探還更多。面對試探,我的經驗是,凡耶穌在我身旁,我不好意思做的,我就不做;凡耶穌在我身旁,我不好意思說的,我就不說;凡耶穌在我身旁,我不好意思看的,我就不看。當我守住本分,聖靈總會及時地設立“火牆”來保護我免受傷害。

是的,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是枉然儆醒!大衛曾在默想中這樣說,“除了耶和華,誰是上帝呢?除了我們的上帝,誰是磐石呢?惟有那以力量束我的腰,使我行為完全的,他是上帝。”(《詩》18:31~32)我也要像大衛一樣對上帝說:“惟有你以力量束我的腰,使我行為完全,要不我早就敗壞了,哪裡還等得到今天!”

 

 

做別人的約拿單

服事是需要被遮蓋的,這種遮蓋,就如同瓦片需要彼此相連,彼此重疊,才能遮風擋雨。挪亞是一個義人,但仍有疏忽之時。當別人的生命出現破口時,你是像閃和雅弗,將衣服搭在父親的肩上,倒退著進去,為父親遮蓋住羞恥?還是像含看到父親的赤身,帶著自義到處張揚。

我明顯看到,這個時代大衛缺少的原因,不是別的,是缺少了約拿單,你我願意做別人的約拿單,成為別人的守望和祝福嗎?

轉眼,事奉主20多年過去了,我之所以還沒有陣亡,(見拙文《舉目》71期《我還沒有“陣亡”》)其中還有一個緣故,就是在難處時,我被弟兄們遮蓋。

記得我兒子在年少時,一度非常悖逆,我和我的服事都因此受到攻擊,那時,好多牧師、同工和我一同俯伏下跪,流淚呼求上帝的憐憫和幫助,他們的禱告,成為我在難處時的遮蓋和安慰。

在服事中,弟兄們和睦同居,能在一起笑是容易的,但若能在一起哭就更好了。我多麼盼望,教會能有使徒性的團隊,不只是恩賜配搭,而是生死相交、肢體相依,就像保羅和他的同工們一樣。

去年下半年,我在教會連續傳講屬靈爭戰的信息,幾位靈裡敏感的弟兄姐妹就來告訴我,他們已經自覺地開始在會堂的四圍為我守望禱告,甚願我能放膽傳講上帝的道。看到弟兄姐妹生命成熟起來,不再叫人小看年輕,我的心為之大得安慰,不住地感謝我的上帝。

牧者理當是一個守望者,然而,守望者也是需要被守望的!

 

作者現居美國,為印城華人教會牧師。

1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論壇

不怕小偷

孫桂仁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BH69-52-7580-Shannon Shih攝-IMG_6390r我信仰耶穌10年了,經歷上帝的保佑,也受過邪靈的干擾。

在我決志禱告後的一週,做事情特別不順利。當時我的工作是修理轎車,在更換軸承時,我拆下的卡簧卻不翼而飛,我花了半個小時才找到。老闆很不高興。我提醒自己:“下次一定要注意!”

可是第2天,在拆卸螺絲時,螺絲又不翼而飛。我再次告訴自己,一定要小心、多加注意。沒想到接下來幾天,總是有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好像我旁邊就站著一個人,故意搞破壞一樣。我氣得不行:怎麼回事?有鬼呀!

星期天聚會時,我向牧師彙報。他說:“有邪靈搗亂,是屬靈爭戰!”

 

跳奔的小怪物

有一天,我看報紙,XX教會有講座,我就去了。我看他們都跪在地上,用我聽不懂的話禱告。我吃驚地問:“你們為什麼這樣禱告?  ”他們說:“這表示我們得到了聖靈。”

第四次去的時候,我也跪在地上,有一位老者用手按著我的頭,我感到有東西像小閃電一樣,從我腦袋進到我體內,從此我也會用方言禱告了。禱告後,渾身發熱。我很高興,以為自己也得到了聖靈。

然而沒想到,我從此脾氣變得暴躁,像希特勒一樣。又像吃了炸藥,時時處於爆炸的臨界點。

孩子正處於青春期,有時說話很難聽。有一天,孩子罵我,我很生氣,感到體內有一股氣流提到嗓子眼,我被它控制了,失去理智,打了孩子。

第二天我很後悔,心想我是愛孩子的,怎麼會弄成這個樣子?為什麼失去理智?為什麼被體內的氣流所控制?我留下了悔恨的淚水。我原來不是這樣的,為什麼變成這樣?

有一天,唐老師來舉辦講座,談聖靈和邪靈的問題。休息的時候,我問他:“XX教會怎麼樣?”他說:“不行!”我才知道自己是中邪了。

我於是改去其他教會。牧師給我禱告後,我心裡獲得了平安,恢復了平靜,重新變成過去的樣子。我才明白,因為我信仰了耶穌基督,邪靈就來打擾我,破壞我的家庭。這就像你是普通老百姓,受迫害不多,一旦參軍,敵方就會來迫害你的家人一樣。

在正統教會聚會後,我心裡有平安、喜樂。弟兄姐妹都流露著溫柔、慈祥的目光。而在XX教會,他們的目光是怪怪的,不友好。聚會後沒有喜樂感。看他們的見證集,總感到書上有小怪物跳奔一樣……邪教千萬不要去呀!

 

兩個聲音鬥爭

我孩子做決志禱告後不久,有一天放學回家,對面跑來一個男生,把她的書包搶走了。報警後,員警來了也沒有找到。孩子受洗那天,本來是很高興的日子,卻又有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讓我很生氣。我感到,又是邪靈的破壞。

有一次,孩子和我生氣,會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瞪著我。這種眼光,我在XX基督教會看到過。我很生氣,像被什麼東西控制一樣,突然哭起來,一邊喊著:“我把你養大,你為什麼這樣對我? ……”我哭了10多分鐘,嗓子都喊啞了。

第二天,我自己也覺得奇怪:我為什麼突然失去控制?心裡有個聲音告訴我:一定又是邪靈在破壞我的家庭!

後來又和孩子生氣,正要大發脾氣的時候,心裡那個聲音又告訴我:“不要上邪靈的當! ”我就清醒過來,控制自己不發脾氣了。我相信,這是聖靈在提醒我。

有一次看抓毒販子的電視劇,看到有人吸毒的畫面,心裡有一個聲音對我說:“你也吸一口吧!”我連煙都不吸,怎麼會去想到吸毒呢?後來我才明白,這是邪靈引誘我,根本不是我自己的想法。

聖靈總是教育我們: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邪靈總是告訴我們:學習無用,天天向下!由於人性的軟弱,人總有一些不好的習慣,比如醉酒、吸煙等。明知道有害健康,卻要去做,改不掉。我也有壞的習慣,我心裡明白,可是很難克服。心裡面常常有兩個聲音鬥爭,活得好苦啊!

我就像聖經裡保羅說的:“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7:18-24)

 

a044ad345982b2b7af1ae20433adcbef77099b6d不怕小偷、強盜

有時候,我心裡面並不想去做壞事,或聽從自己的壞習慣。然而腦海中總會出現美好的畫面引誘我。我控制不住,又去做了,結果很後悔,悔恨得打自己耳光。我多次禱告:“請耶穌基督救我,改掉壞的習慣!”可是耶穌似乎不聽我的禱告。

一個星期天,我到教會,看到《中信》雜誌上有一篇文章,講驅魔趕鬼——不要鬼迷心竅!最要緊的,是平日不給魔鬼留地步。魔鬼長得怎樣?是不是頭長兩角、猙面獰牙?不,它有時會裝作光明天使,來引誘你。你若覺得沒關係,耳濡目染之下,被同化了也不知道。

聖經上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4:23)

天哪!我好高興!上帝沒有不理我,祂在關心、教育我!我於是堅定意志,克服了壞習慣。我終於擺脫了邪靈!

有一次邪靈又來引誘我,我心裡又開始鬥爭,卻正巧聽到錄音帶裡說:“你們要意志堅定,潔淨你們的心,不要左右搖擺。” 我知道,這是上帝在我軟弱的時候鼓勵我。

我們教會的程序單上,有過這樣一段話:“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右邊蔭庇你。白天,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祂要保護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詩》12:5-8)

我讀後欣喜若狂。正如主耶穌說:“我又賜給他們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裡把他們奪去。我父……比萬有都大,誰也不能從我父手裡把他們奪去。”(《約》10:28-29)有上帝保佑我們,就像有員警保護我們,小偷、強盜不能把我們怎麼樣!我們一定可以進入永生!

 

作者原為解放軍、共產黨員、高級工程師。2003技術移民新西蘭,2005年在新西蘭恩慈台福基督教會受洗。

1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走出同性戀泥沼

波阿斯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200782410444441_2         20世紀80年代初,我出生在中國中部的一個小縣城。七、八歲時,我開始覺得自己有些地方異於常人。比如在看電視的時候,別的男孩子都對漂亮的女孩子品頭論足,可我卻只喜歡看那些長得漂亮的男生。

           大概是在13歲、青春期到來之時,我就染上了手淫的惡習。而且,班上和學校裡的漂亮男孩子,我都想跟他們親近,會對他們產生情慾。

          大學期間,通過互聯網路,我知道了很多同性戀網站,開始在上面看同性戀小說。這些小說裡面有很多色情描寫。終於大二的時候,我開始網上交友。

          很快,四年過去了。我在此期間交過三、四個男朋友,還和其他人發生過性關係。然而回想起來,卻感到無盡的空虛和痛苦。這些性關係,並沒有給我帶來心靈的慰藉。而建立在情慾之上的感情,也實在是脆弱難當。

舊疾難痊癒

         就在這時,我以前的一個大學同學信了基督教,這使我心裡有所觸動。我身邊也有一個朋友是基督徒,儘管他從沒有向我傳過福音,但他恬靜的性格和樂於助人的品行感染了我。

          接著,我在網上瞎轉的時候,看到了一些基督教的文章,逐漸瞭解了這個信仰。於是我開始在網上看電子版的聖經。儘管裡面有一些拼寫錯誤,但我還是從其中找到了真理。

          我一個人詳細查考聖經。沒有人帶領我,神親自帶領我。通過讀聖經,我發現上帝禁止同性性關係:

          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利》18:22)

           以色列的女子中不可有妓女;以色列的男子中不可有孌童。(《申》23:17)

          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羅》1:27)

          等等。

          在這段時間,我跟神的關係十分親密,我心靈得到了很大的安慰。差不多有一年,我都很少再去犯同性戀的罪。只是手淫還沒有戒掉。

          但是,內心的情慾終於還是捲土重來,我又開始在同性戀網站上找人。我明明知道神的律法,卻還是被罪勝過。

         《哥林多前書》說:“豈不知你們是神的殿,神的靈住在你們裡頭嗎?若有人毀壞神的殿,神必要毀壞那人;因為神的殿是聖的,這殿就是你們。”(3:16-17)“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体,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5:5)

          我心裡知道神的救恩、神的憐憫、神的寬恕,知道神會赦免我一切的罪,卻把自己的自由當成了放縱情慾的機會。我也有掙扎,但每次決心棄掉同性之罪,一兩個月之後就舊疾重犯(我後來意識到,我沒有戒掉手淫的惡習,是一個重要原因)。

第一次管教

           神的管教來到了。

           一次我從網上認識了一個人,我把他帶回家住。我們一起出去玩耍,一週就花去了一千多元,都是我出的錢。他又問我借了幾百元。臨走的時候,又偷去了我一千多元的物品,之後永遠消失了。

          我受了很大的震動。我清楚地知道,這其實是神的管教。我跪在地上向神懺悔,我說:主啊,我憑我自己的力量無法離開罪,求你使我回轉。

          我下定決心不再犯罪,把電腦中存的色情的東西,甚至遊戲、流行音樂、好萊塢大片等等幾十個G的東西全部刪掉。就這樣,我又安分了一段時間。

           然而,我多年犯罪,已經成了習慣。過了二個月,情慾的攻擊越來越強烈,甚至看到周圍男生的時候,我都有犯罪的想法。

          一個週日的下午,我跪在地上向主耶穌哭求,求主挪去那些情慾,可是主耶穌似乎沒有理睬我。接下來我躺在床上休息的時候,清楚地感受到了那句經文:“撒但就入了他的心。”我很快從床上爬起來,去了一個同性戀者常常聚集的地方,並犯了罪。

          這又一次的墮入罪中,幾乎使我絕望。但我並沒有忘記神的應許:只要信靠祂,祂就必把我們從罪惡中拯救出來。

          那個週日,在教堂裡禮拜的時候,傳道人帶領禱告:“那揀選了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那能使死人復活的神……”我心裡也呼喊:“那能使死人復活,能使同性戀者回轉的神啊!……”一股強烈的暖流,從我頭頂傾倒而下!

          然而,隨後領聖餐的時候,由於我沒有受洗,不能領聖餐,我就匆匆地離開了。回去之後便又犯了罪。

第二次管教

          神的管教第二次臨到了我。一個晚上,我又跑去那個同性戀者聚集的地方,和一個人聊了會兒天,並有了一些親昵的舉動。之後他匆匆離開了。我奇怪他走得那麼匆忙,過了一會兒才發現自己手機不見了。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這是神又一次的管教。我當時的心情,居然是喜悅的!以前讀《優秀作文選》的時候,有篇文章寫到他喜歡被他父親打,我一直不理解,現在理解了。原來,被父親打,說明父親心裡面還有這個兒子,尤其是這個兒子正在罪中絕望的時候。

           但我心裡仍很害怕,因為手機上有那麼多號碼,爸爸、媽媽,親戚、朋友,同學、同事等等,萬一被敲詐怎麼辦?萬一他把我的事情惡意地告訴別人,那該怎麼辦?

          我當即找了個無人的地方跪下來,向神禱告:神吶,我要感謝你再一次管教了我,因為你是仁慈的神。你讓我丟了手機,這算什麼呢?你看我手上的十個指頭,連一個 都沒有丟掉!神啊,我感謝你責備我、教訓我,你豈不是因為愛兒子,才管教他麼?凡你管教的,都是你所愛的。神啊,求你把我從這罪惡中救出去,因為我憑藉自 己的力量無法逃離。

lipin_397b 第三次管教

          在這之後,我收斂了一點,卻還是會犯罪。過了兩個多星期,我又一次上網去找人。神的管教第三次來到了。

          這次我遇到一個讓我很喜歡的男生。我對他很好,每次在一起的時候,都請他吃飯。一天晚上,我請他到一個比較貴的地方吃飯,像那樣的地方,我自己都很少去。在吃飯聊天的時候,他說話很衝,但我還是儘量順著他。突然他衝我發火,說想抽我耳光。

            當時我忍了下來。但和他分開之後,我心裡難過極了。我回想幾年前,當我十七、八歲初戀的時候,喜歡上了一個男孩,向他坦白了之後,他卻冷漠地對待我,甚至對我推推搡搡、怒罵呵斥……

          我開始發現,我一直以為自己在尋求愛人,其實追求的不過是一個偶像。我在成為同性戀者的過程中,也成為了一個偶像崇拜者──我心裡面想像的那個“完美的男 孩”,沒有人可以達到。這個“完美的男孩”於是成了我的偶像,成了我一直尋找卻永遠也找不到的目標。我明白了,我之所以會在同性別的人中苦苦尋求愛情,源 於撒但的欺騙!

          我跪在地上默默流淚,我說神吶,我尋求愛,不料,卻受了驚嚇。我一直尋找完美的愛人,其實卻根本不存在,因為除了耶穌基督,世界上沒有人是完美無缺的!而我所尋找的愛,在基督外沒有任何人能給……

          當我祈禱的時候,我感到有暖流在我頭頂流過,就像神在輕輕地撫摸我的頭。我的心裡得到了巨大的安慰。

           第二天,我對那個男孩說,希望結束我們的關係,但我們可以成為一般的朋友。後來我們就只是一般的朋友了,而這段關係也成了我最後一段同性性關係。

夢中的呼求

           不久,我忽然又意識到,如果要從同性戀的罪中走出,必須要戒掉手淫。於是我開始努力同時丟棄這兩種罪。

          体內的情慾還是會上來攻擊,但沒有以前那麼猛烈。有的時候我半夜被情慾攻擊醒來,就爬起來默默跪在地上祈禱,然後就能安穩入睡了。

          有一次下班後,我被眼目的情慾所攻擊,到了家之後,跪在地上向主哭訴,求主挪去我罪惡的心思。主幫助我,每次祈禱後,我心裡面便是一片清潔。

          2007年冬天,由於生活上遇到了一些難題,我心情不太好。情慾趁機加緊攻擊我。那天夜裡半睡半醒的時候,所有污穢的想法全部出現了,那些不堪入目的畫面,都從我心裡面浮現出來。

          我未犯罪已經有很長時間了,但這時我知道,我第二天可能又會去犯罪了。我在夢中大聲呼求神,我說:神吶,難道我要像《啟示錄》最後一節所說的那些犬類,永遠也進不了城嗎?

          我大聲地呼喊,求神幫助我。忽然,一股清泉從我頭頂澆了下來。和前面幾次的暖流不一樣,這次的清泉直直地往下流,就從我体內流過,一直流到我肚腹。在肚腹,清泉似乎被什麼東西擋住了。於是清流衝擊那個東西,左右搖撼它,甚至發出“撥拉、撥拉”的聲音。

          我在靈裡大聲讚美神。第二天醒來,所有污穢的念頭一掃而光!那一天是特別的日子,我從此清楚知道,基督就住在了我裡面,我也住在祂裡面。

          從那以後,戰勝情慾就容易多了。面對情慾的攻擊,也有了強大的武器來抵擋。這正如《羅馬書》13:14所說:“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体安排,去放縱 私慾。”又如《以弗所書》6:13,“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

           這次經歷之後,我開始變得心平氣和。我以前急躁,現在有了耐心;以前總是看人不順眼,現在卻對別人產生了愛心。我也能管住自己的口舌,不再說驕傲的話。

          到了這一步,我才發現,為什麼新約聖經裡面特別強調,基督徒要勝過情慾。我以前種種的貪婪、嫉恨、苦毒、爭競,果然跟我的情慾有莫大的關係!否則怎麼解釋,當我勝過情慾之後,它們就漸漸褪去了呢?

         《加拉太書》5:16-21說:“你們當順著聖靈而行,就不放縱肉体的情慾了。因為情慾和聖靈相爭,聖靈和情慾相爭;這兩個是彼此相敵,使你們不能做所願意做 的。但你們若被聖靈引導,就不在律法以下。情慾的事都是顯而易見的,就如姦淫、污穢、邪蕩、拜偶像、邪術、仇恨、爭競、忌恨、惱怒、結黨、紛爭、異端、嫉 妒、醉酒、荒宴等類,我從前告訴你們,現在又告訴你們,行這樣事的人必不能承受神的國。”

心底的孤獨

         有 一個晚上,我感到特別孤獨。雖然,我在教會裡參加了青年團契,也認識一些弟兄姊妹,我總是覺得,彼此之間很有禮貌,但有一層隔閡。因此,我在罪中苦苦掙 扎,不敢跟任何人說;勝過了同性戀的罪,也不敢向任何人做見証。我們年輕的弟兄姊妹在一起,除了查考聖經之外,主要就是聊聊生活,聊聊音樂、電影、遊戲, 討論哈利波特或者貝克漢姆等等。

          我很想告訴他們,這些流行的、時尚的東西,要儘量少接觸;我很想告訴他們,那些激烈的槍戰,歌中呢喃的聲 音,搖滾的節奏,忽明忽暗的燈光,驚險的飛車追逐,絢麗的魔法效果,明星們身上金光閃閃的裝飾,在我跟我的情慾苦苦搏鬥的時候,都曾經向我撲來,將我打倒 在地!這也是我當初把它們從硬碟裡面,統統刪掉的原因。正是這些表面上看起來很流行、很時尚的東西,背後卻往往有著來自魔鬼的力量,是主耶穌要求我們脫離 的那個“世界”。

           可我的話有誰聽呢?即使教會裡面,也沒有人願意討論罪。人們都在講如何在工作中、在辦公室裡彰顯神的榮耀,如何從動漫、電影、股票,以及文化名人、企業家、政治家、思想家的行為中,發掘神的旨意出來。

           我很想告訴他們,我們無論是乞丐、小學畢業、打工仔,還是億萬富翁、諾貝爾獎獲得者、宗教領袖,都不重要,主耶穌根本不會在意這些。主只會看我們是否活出了祂的樣式,是否背著十字架,天天跟著祂,是否在生活中活出了神的聖潔出來,是否用愛心去愛身邊的每一個人。

          因為孤獨,那個晚上,我去了一個早已經不再去的同性戀聊天室。我跟裡面的人講主的福音、作見証,但沒有人聽。這時,有一個人說,要人陪他一起睡覺,只睡覺不做別的。我就和他約好,去了他那裡。

           明知道主不喜悅我這樣,我還是去了,因為我真的感到很寂寞。當我和那個很漂亮的男孩躺在一起時,我情慾上的衝動非常微弱,我輕易就戰勝了。我感嘆主的大能,祂徹底把我改變了。

          我們徹夜抱在一起睡覺,什麼都沒有做,第二天友好地分開了。跟我一樣,他也是由於孤獨,想找個人陪伴一下,聊聊天。儘管如此,聖靈提醒我要儆醒,遠離試探,因為即便我能夠勝過試探,別人不一定能。從此,我變得更加謹慎,寧可孤獨也不再那樣了。

          在我和那個男孩同睡的時候,半夜裡,半睡半醒之間,我發覺自己開始向他歎息著講些什麼,大致的意思是讓他跟著我,一起走信仰之路。我講啊講啊,忽然在異象裡 我看見一個女人在他身邊。這個女人臉色蒼白,我直覺她是魔鬼!她冷冷地對我說:你有你所屬的,但這個男孩是我的,誰也別想從我這裡把他奪過去。

          第二天我回到家,想起來這件事情心裡不服氣。在QQ上遇到那個男孩時,我跟他打招呼。我們聊了一會兒,聊得蠻好。這時,我想趁機把福音傳給他。於是我問他: 你有宗教信仰嗎?他沒有回答,然後,突然他的頭像就變黑了。我預感他把我踢到黑名單裡了。下了QQ之後,重新登陸,果然好友裡面已經沒有他了。

          從這件事情我也瞭解到真實的屬靈爭戰。很多表面上看起來是個人自由意志所決定的東西,比如,大到吸毒、賣淫、同性戀等另類的生活方式,小到生活中某個小小的 決定,背後卻往往有撒但的誘惑和驅使。正如聖經所言:“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 爭戰。”(《以弗所書》6:12)

           這件事也使我更加明白,必須緊緊依靠主耶穌基督,才能在這場爭戰中得勝。

喜歡女孩了

          如今已是2008年了。自從離開自己的罪之後,我的性心理開始改變,我漸漸喜歡女孩子了。我不由得發自內心地感謝神的恩典。祂果真是信實的,只要你信靠祂,緊緊抓住祂的應許不放手,祂就必把你從罪中拯救出來。

           正如主耶穌在《馬太福音》7:7-8所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 他開門。” 以及在《約翰福音》8:31-36所說的:“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所 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奴僕不能永遠住在家裡,兒子是永遠住在家裡。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

           我因信,得了自由!

作者目前在北京,從事通訊行業。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