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神聖話語的學習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王志希 為何要制定讀經計劃          每年,“渴慕神”(Desiring God)、“福音派聯盟”(The Gospel Coalition)等美國福音派的重要網站,都推出各式各樣的“讀經計劃”,供信徒選擇。例如,影響鍾馬田(Martyn Lloyd-Jones)、斯托德(John Stott)等甚深、19世紀英格蘭牧師麥琴(Robert Murray M'Chenyne)所制定的麥琴讀經計劃(M'Cheyne Reading Plan)就很不錯。卡森博士(D. A. Carson)就此所做的2年期修訂版,即成為我去年和今年讀經的依憑。         制定讀經計劃,為的是讓我們更有目標和動力、更平衡地閱讀聖經。聖經實在是信仰生活的關鍵,我們需要藉著從上帝而來的智慧,從聖經中更深刻地認識上帝,並渴慕祂,以祂為至終的福樂泉源。所以,我們應當找一個適合的讀經計劃,然後持守。 閱讀屬靈前輩的著作           除了有適合自己的讀經計劃之外,我們也有必要閱讀屬靈前輩的著作。馬丁‧路德在《致德意志基督教貴族公開信》(Open Letter to the Christian Nobility of the German Nation)中提醒我們,之所以要閱讀屬靈前輩的著作,是因為這些著作像是“路標”或“地圖”,讓我們認清前面的路。否則,我們或者會迷路,或者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找到正確的路。“我們閱讀屬靈前輩的著作,是要透過他們的著述明白上帝神聖的話語。”(約翰‧派博,《至高喜樂的傳承——在恩典中得勝的人》,p. 27。以下引用皆出自該書。)         在讀書的時候,不要只追求數量和廣泛程度。因為“太過廣泛的閱讀,反而會令人困惑,而且不能使人受益。它會使學生的思想四處飄蕩,因此,也就沒有重點”,而“一個學生要是不想浪費勞力,那麼就必須反復閱讀一些優秀作家的作品,直到將作品中的精髓完全吸收過來”(p. 93-94頁)。          […]

No Picture
事奉篇

只管跟隨羊群的腳蹤去——屬靈閱讀:改變時代風氣

慕香柏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這是個怎樣的世代?        有句話說:你的思想怎樣,你的為人就怎樣。它表明了一個事實,就是我們的行為,會受到我們內在精神與價值觀(即我們的世界觀)的支配。那麼,支配當代人內在 精神與價值的思想,有哪些呢?舉其大者,有唯物主義、個人主義、相對主義、物質主義、享樂主義、科學至上主義、達爾文主義、後現代主義、新紀元主義,等 等。這些都是當代人心中的偶像,是福音廣傳最大的攔阻,是撒但國度最頑強的武器。           相對於撒但國度的擴張,教會似乎正在丟盔棄甲,在各個領域節節敗退,無力拓展屬天國度。對此,許多教會不自知,許多信徒也不自察,甚至在有意無意之間,會認同世人的價值觀和思維方式……          從外在看,撒但用各種計謀,讓人陷入忙碌、浮躁和淺薄中。競爭壓力、影視快餐、流行文化,以及各種誘人的感官消費等,都讓信徒在時間、精力、智慧、才能的運用上,成為“不義的管家”(《路》16章)。          從內在看,美國哲學家馬爾庫塞,在他的著作《單面人》中描述了一種“單向度”的人,這種人喪失了批判社會現實的能力,他們對幸福的意識,完全建立在對商品的 占有和對自身感官的滿足上。他們的生活特徵,就是按照廣告來放鬆、娛樂、行動和消費。許多信徒實際上就陷在這種任魔鬼擺佈的可憐境地。          面對撒但這種內外夾攻,當代教會陷入了非常的困境:歐美諸多昔日輝煌的大教堂,正在日益淪為“空城”,甚至被改為清真寺;傳福音變得日益困難;有的教會淪落到按立“同性戀牧師”;信徒的離婚率和非信徒幾乎相同;信徒在各方面失去分別為聖的見證,等等。真是讓人慨嘆!           面對這樣的情形,我們不能只傳膚淺的福音,簡單地讓人受洗、做禮拜,卻不帶人認識整全的福音真理,改變我們的世界觀。因為,如果生命的根基膚淺,信徒根本無 法“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林後》 10:4-5)。 中國教會真的復興嗎?           根據一些非正式的統計,中國教會似乎正在經歷 一場屬靈的大復興,國內的信徒大量增加,號稱達5到8千萬、甚至更多。可惜的是,根基大多相當薄弱,因此也缺乏更新社會的能力。與教會歷史中歷次大復興對 比,就可知道現今的慘淡與可憐——那些大復興,往往給社會帶來從屬靈層面到社會公義、道德、教育,乃至經濟與民生的全面救拔與提升。無論是宗教改革運動, 還是英美大復興,都是如此。          我並不是主張,中國教會要大張旗鼓地參與社會關懷事工,以祝福社會──那應該是教會生命成長後,相對次要、水到渠成的產品。中國教會目前也沒這個條件。基督信仰強調的,是對個體靈魂的救贖。藉著每個生命的歸正與改變,止住罪惡,施行公義,廣播誠實與慈愛。          然而,整體上中國教會的生命見證還很微弱,社會上諸多罪惡、敗壞,很少因我們而改觀。其原因很多。從教會的內部建造上看,許多基本的解經書與屬靈經典書籍, 因中國的特殊國情,連漢語譯本都沒有。很多教會,甚至根本不知道,主藉歷代聖徒賜給我們的,是何等豐厚的屬靈產業!根基薄弱、混亂,且盲目樂觀,應該說是 中國教會普遍存在的危機。          同時,上帝卻把韓國放在我們身邊,叫我們這“天朝帝國”謙卑一點。韓國信徒占總人口近四分之一(我們中國至多 5%)。韓國信徒質量也較高,派出的宣道士,總人數僅次於美國。就人口比率而言,則居世界之冠。而韓國社會在政治公義、經濟、技術、人均收入、教育、環保 […]

No Picture
事奉篇

潛游書海,樂趣無窮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去年(2009)年初,頭一次請肯恩老牧師來家裡吃飯。吃到一半,他上廁所去。上廁所本是尋常事,但他去了好久,不出來。我忍不住想,該不是吃了我做的菜,拉肚子吧!師母看我疑惑的眼神,笑笑地輕聲解釋:“他什麼都看!”我會心地一笑。           也許你看到這裡,還摸不著邊。原來我家廁所裡,有個書架,放了3層的書籍和雜誌。肯恩老牧師愛看書,一進廁所就不出來了。我們教會有美好的閱讀風氣,還愛推薦好書、彼此傳閱,想必與老牧師的榜樣有關!           儘管老公不只嘆過一次氣,再買書家裡沒地方放,但是書本還是一直往家裡跑,沒有消停的趨勢。這是因為他娶了個老婆,有3大嗜好,與書都解不了緣,那就是:看書、買書、借書;而這些嗜好也傳給了孩子。           望著書架上一排排的書籍,我突然意識到這些書呈現出過去20多年來,我信仰生活與生命成長的軌跡。思果說,“書本是恩人。朋友雖然天各一方,古人卻在肘側。不但聖賢可師可友,還有無數才雋,不都高不可攀。”而我呢?稱得上有恩的,只有聖經;然而,不少書本是我的良師益友。           年少時,三教九流都交往,古龍、金庸、臥龍生等人的武俠小說沒少看,瓊瑤、嚴沁等文藝愛情小說叫我情感澎湃;《簡愛》、《傲慢與偏見》等世界名著讓我愛不釋 手;《福爾摩斯》、《亞森羅蘋》等偵探小說系列的驚險刺激,常叫我茶不思飯不想;努力咀嚼《三國演義》(我外公愛講三國演義的故事,是我看這本書的動 力),而《紅樓夢》賺了我不少眼淚。           不過,年長之後,漸漸慎選我的書友,也不拿它們當做我的情感保姆寄情。也許是人生閱歷多了,不見得按書友說的話照單全收,但也尊重各人看法不同;名人也不見得個個都攀交,倒是常拜訪投契的。就這樣,不知不覺中,過去20多年來,交往了不少良師益友。 深入人性、體認人生          說來有意思的是,最能讓我深入明白各樣議題的,不是報導文學,而是小說。好的小說,挖掘人性,探討人性,並且深入瞭解、感受、咀嚼人生議題──無論是兩性議 題、人生議題、或時事議題。好的小說可以帶領我們深入當事人或事件的世界,並且在字裡行間中,傳遞出正確的人生價值觀。           就拿今年聖誕節來 說,我與女兒們看了好多本艾瑞克.華特斯(Eric Walters)的小說。華特斯本是小學老師,他擅於把人生與時事議題寫成小說,給青少年看。譬如,9.11受難家屬怎樣面對慘劇;從阿富汗調回國的士兵 回到家裡,他們的家人要面對怎樣的困局;聯合國軍人面對烏干達大屠殺慘劇時,心靈所受的重創;街友的問題、世界大戰時人民的生活等。他以青少年的眼光來看 問題,從中尋求答案。他的小說不但孩子愛看,我也愛讀。套句我小女兒說的話:“以我這年紀,要我看非小說來瞭解議題,是不可能的事!”           動人心弦的好小說不少,希望自己在這方面能有更多的涉獵,也深願看到更多的佳作出現,影響社會。 教我處世、經營婚姻、育子           信主之初,最常造訪的書友是怎樣處理男女情感、怎樣相父教子、怎樣照顧寶寶、怎樣處理衝突等人際相處、以及教育兒女的書籍。我多半看的是以聖經為原則來處理 問題的書籍,對初為人母、初為人妻、初入社會的我,助益良多。不過,話又說回來,書本中有些建議或教導不見得要照單全收,尤其是個人經驗不見得適用於每一 個家庭和每一個孩子,但原則值得牢記與應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