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巴約伯

袮把我太太偷走了!(巴約伯)2017.11.08

 

巴約伯

本文原刊於《舉目》84期和官網2017.11.08

 

我跟妻子是大學同學,屬於日久生情。我們有許多共同的話題,對於未來也有一致的憧憬。

出國留學,畢業後我順利找到工作。太太則在家當賢妻良母。我們有一兒一女,羨煞許多人。一家四口住在兩個房間的公寓裡。雖然談不上什麼大富大貴,經濟卻還算寬裕。每天下班回家,餐桌上已經擺滿熱騰騰的晚餐。全家在餐桌前有說有笑,心裡說不出的滿足。週末全家會一起到公園或海邊野餐、踏青,每年一次去風景優美的地方度假……我們就這樣過著幸福、快樂的小日子。

我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幸福下去……然而,所有的一切,在太太信主之後變調了。

逐漸失去她

太太受洗那天,看到她喜樂的樣子,想到她找到心靈上的寄託,我心裡也為她高興。洗禮後,我們全家到餐館大肆慶祝一番。卻沒有想到,我開始逐漸失去她了。

隨著太太在教會投入越來越多,我們的關係跟家庭生活,開始產生微妙的變化。首先我發現,好幾次下班回到家,餐桌上不再有熱騰騰的飯菜。後來,頻率越來越高。好多次,我到家後,看到她在電話上和教會的姊妹分享教會、團契的事情。看到我回來了,她就跟我說,冰箱有昨天的剩菜剩飯,自己熱了吃。以前全家圍在餐桌前一起用餐,有說有笑的情景,已不多見。

以前太太會幫我洗衣服,烘乾後放在我的衣櫥裡。現在,我也必須自己洗了。以前家裡窗明几淨、井井有條,現在在屋裡走動時,簡直有點像走少林寺的梅花樁,必須步步小心。

我“獨守空閨”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其實這些都是小事,夫妻本來就應該互相體諒、支持。看到她忙得這麼起勁,找到了生活的意義,我也願意支持她。有人說:認真的女人最美麗。認真的妻子的確散發出迷人的光彩。教會的牧長、弟兄姊妹,也都對她讚不絕口。

可是,上帝啊,有時候,我太太是不是有點過猶不及了?譬如,在一次教會差傳大會上,她把我們全家的度假基金,全部奉獻出去了,使得那一年的家庭度假計劃完全泡湯。看到孩子們失望的眼神,身為父親的我,心裡說不出地愧疚。又有一次,她把我們存了好幾年、準備買房子的頭期款,認獻給教會的建堂基金。她說:“我們要積財寶在天上。”

面對這麼崇高的理由,我能說什麼呢?

 

 

我沒有吃醋

說了這麼多,上帝,袮可能覺得我在抱怨,在跟袮爭風吃醋。其實我沒有抱怨,吃醋可能有一點——我花了4年才追上她,袮不到半年就把她的心奪走了。在妻子受洗後不久,我也信主受洗了。我感謝袮讓我看到自己的罪,給我永生的盼望,讓我找到生命的意義。只是我想不明白,為什麼我太太越愛袮,她就越少愛我、關心我?為什麼她跟袮的關係越親密,跟我的關係就越疏遠?

以前她對我殷殷問候、噓寒問暖,現在基本沒有了。我們談論的話題,除了教會,還是教會。以前她會關心我的生活起居,現在也少了。以前每個星期六晚上,孩子睡了之後,我們會坐在床上一起看一個電影,享受兩人世界。現在我一打開電視,她就說我浪費時間,應該多花點時間讀經禱告。其實,我只是累了一整天了,想讓自己放空一下,同時也想重溫以前我們膩在一起看電影的溫馨時刻。

以前她很欣賞我的幽默風趣,現在我說個笑話,她就說我不正經,一點都不屬靈……我覺得我在她眼中,越來越像個邊緣人。我們現在連享受閨房之樂的次數都變少了。我們不再像從前一樣彼此取悅。而我剛過不惑之年啊(唉,我這是十足深宮怨“夫”的口吻)!

上帝啊,我不反對奉獻。我愛袮,也愛教會。從信主第一天開始,我就甘心樂意地遵守十一奉獻。我每天讀經禱告。我也享受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的時光。看到宣教士、教會的需要,看到世界上還有那麼多不幸的人,我也流淚,側隱之心油然而生。可是,與此同時,我和妻子是不是也應該考慮孩子跟家庭的需要?是不是也應該照顧彼此感情上的需求?耶穌不也是“道成肉身”、有血有肉地住在我們中間嗎?

每次看到她哼唱著詩歌:“袮是我的一切,主,願袮充滿我、充滿我,袮是我唯一的喜樂跟滿足……”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態,我心中真是百感交集、五味雜陳。一方面被她的執著所感動,一方面又覺得她的身影變得陌生又遙遠,我曾經的好朋友正一點一點地從我的生命中消失。

難道信主之後,夫妻關係也會像耶穌說的,“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愛這個就是惡那個,不是重這個就是輕那個?太太不能又愛上帝又愛丈夫?

還給我嗎?

 今晚又是一個孤獨的夜。妻子跟牧師、師母一起去探訪一對“關係出問題”的夫婦。好不容易把兩個孩子弄睡了,街燈的餘光透入窗內,看著他們天真無邪的臉龐,突然好懷念信主前的生活。那時候太太專屬我一個人,屬於我們的家,我們一起給孩子們講床前故事。

上帝啊,袮把她的心、她的人都偷走了。袮可以偶爾把她還給我嗎?

 

作者現在北美牧會,從事婚姻輔導多年。

2 Comments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