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原來我是問題——一位80後校園工作者的成長經歷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希雅          2004年,一個長得高大、黝黑的小夥子,從南方某省的一個偏遠小山村,考進了全國頂尖的學府,成了全村的驕傲。        他的大學生活如魚得水。他成績很棒,進了學生會,同學信賴他,輔導員看好他。他以為大學生活就是這樣,但他內心隱約覺得空虛,孤單。對未來的迷惘,時常籠罩在他心頭。        他姓陳,名字中有個波字,因此大家都喊他波波。   答案是有力的         一次,波波到同學的寢室串門,聽到一位師兄談基督教。出乎意料,那人說的基督教,並不是波波以前所以為的,而是很有邏輯。        後來幾次在校園遇見那位師兄,彼此友好地打招呼。後來師兄問他,願不願意更多瞭解基督教?他點了點頭,邀請師兄去了自己的宿舍。師兄坦誠地分享了自己的信仰,波波聽後只有一個想法:如果真的有那麼一位上帝,祂憐憫我,祂願意付出很大的代價愛我,對我當然是好事。我應該試著去瞭解祂!        師兄邀波波參加了校園團契。波波和其他幾位大學生,一起學習《羅馬書》和聖經其他的書卷。他開始瞭解上帝的創造、人的罪、人在罪面前的無能為力。人必須憑著信心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活出不一樣的生命……         波波被“震懾”了。這麼多年來,他的生命以及外在的世界,就像一團迷霧,讓他困惑。現在聖經不僅解釋了他所觀察到的生活、世界,而且提供的答案是有力的,是完全可以說服他的。         這種理性認識的建立,讓波波覺得很踏實。不久,他參與了孤兒事工,聽到更多基督徒分享生命的故事。他第一次清楚的認識到了“恩典”。原來,人平安長大、有健全的家庭、良好的教育,並不是理所當然的,乃出於上帝的恩典。原來,在他認識上帝之前,上帝已經給了他豐盛的恩典……         他向上帝敞開了心!他決心完完全全地跟隨上帝。   家裡最需要什麼          2008年,他即將畢業,開始找工作。小組查經正好查到“要效法耶穌的樣式,活出光明之子的身份”。這使他檢視自己的生活。他問自己:“我是不是帶著一種渴慕上帝、敬畏上帝的態度生活?”        他停下找工作之事,禱告,求上帝給他正確的動機。上帝讓他看到了校園的需要。在校園服事,成為他找工作可能的選項。他越禱告,就發現這個可能性越大。周圍的同工也鼓勵他。        然而,他擔憂他的家庭。他家是農村的,父母從小就告訴他,他是全家最大的期望。全家都很愛他,希望他能出人頭地。他也一直告訴自己:“我必須成功,為家庭帶來榮耀!”        他知道他的人生、他的每一個決定,都會給家庭帶來很大影響。他把自己的掙扎帶到上帝面前。在禱告中,上帝告訴他,只有上帝才是他全家的主。他的決定或許可以影響到家人,但他並不是家人的主宰。他內心也深知,父母真正需要的,並不是他的成功,因為他的成功不能帶給父母生命的改變。父母有很多需要,物質的、情感的,但他們最需要的是生命的改變。只有生命改變,他們才能從那些苦毒、無望中出來。上帝讓他看到,什麼才是對一個家庭的真正的祝福。        […]

No Picture
事奉篇

另一條幸福路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希雅        在H市市郊的大學城,我採訪了W。        在W租來的兩室一廳裡,放著一張沙發,一張餐桌,幾個凳子,和角落零星的玩具。因為傢俱很少,屋裡顯得有些空落。看起來很年輕的W,是2個男孩的爸爸。老大上小學,老二上幼兒園。        W和妻S都是本地人,畢業於本市知名的師範大學。在2005年畢業前夕,這對年輕的戀人躊躇了——是像大多數師範生一樣,理所當然地成為中學教師?還是聽從內心那個聲音,走另外一條道路?   此心已定        S成長於基督徒家庭。但直到在校園裡,遇到了其他基督徒,與他們開始一起後,S才確認了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並和男友W分享基督信仰。        “帝國主義的侵華工具”、“無能者的心理寄託”,這些標簽化用語,是W最初對基督教的看法。不過,為了不拂女朋友的好意,他還是去參加了聚會。        “那裡是我最開始接觸信仰的地方。我開始認真思考人生的意義、存在的價值,最終成為一個基督徒,生命完全不一樣。”“那裡”是哪裡?就是S和W參加的校園團契。        臨近畢業,兩人奔波找工作。一兩個月下來,一無所獲。出了什麼問題?在為工作憂慮的同時,兩個年輕人清楚地知道,他們心靈深處另有牽掛:“從前,我們只想找一份好工作,按著家長、社會對我們的期待去生活。然而現在我們知道,我們不是為這些而活。我們記掛著校園團契的需要。”        他們放慢了找工作的腳步。禱告、安靜、討論、諮詢……兩人先後得到確據——服事校園團契,這是上帝對他們的呼召!        不久,他們竟收到了中學遲遲發來的聘用書。“呵呵,這至少證明我們並不是那麼差!”但成為校園團契的同工,此心已定,此志已決!   結婚懷孕        為了讓父母放心,也是給幾年的戀愛長跑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一畢業,他們就準備結婚。婚禮辦得簡單而有意義,租房,不設宴,婚禮上作見證……雙方的父母因此受了感動和安慰!        既然已經組建了小家庭,父母對於他們的“工作”,就沒有過多干涉。當然,父母還是擔心。        婚後,兩人搬到了有7、8所有名的大學的城郊。他們成為校園團契的同工,建立、服事大學生團契。他們已婚的身份,讓校園團契中的學生看到了,明白上帝不僅是活在當下的大學生活中,也將活在他們將來的家庭中!        意外的是,這對躊躇滿志的小夫妻,很快就見識了上帝的幽默——S懷孕了!要知道,和先生W的溫和、斯文相比,S雷厲風行,行動力非常強!她渴望為上帝大幹一場……        她問上帝為什麼:“我不是要來服事你嗎?”上帝沒有回答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