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我的婚姻記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郭易君 2008年中旬,我碩士畢業,在一家研究機構工作。開始的幾個月是實習期,每個月2千多塊的工資,除去房租和生活費,所剩無幾。我的女朋友還需要一年才能畢業。我們兩個在大學時一起服事學生團契,從2007年開始帶領一個教會。那是一個以學生為主的教會,活力四射,但也充滿危機。我們看到很多弟兄姊妹在戀愛上所受的試探,再看聖經裡關於婚姻的教導,便商量在當年12月份結婚。 不合“結婚標準” 我們當時的條件,遠遠不符合社會上的“結婚標準”。女友的父母還不信主,希望我們有房有車之後再結婚。然而,對我這個不能“坑爹” (沒有有錢有勢的父親,編註)的窮小子而言,想有房有車,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 我們管不了那麼多,6月份,我們一起禱告後,就憑著信心定了一個結婚日期──12月6日。接著,我們開始了40天的禁食禱告(每日只吃一餐)。每到中午,同事們去吃飯,我就跪在辦公桌下禱告。當時有很多掛慮:擔心影響教會的服事,擔心岳父、岳母堅決反對,也擔心靠我這點工資無法生活。 教會的服事像一個無底洞,若不是上帝的保守,我們就是整個生命都燃燒殆盡也不夠。從2006年開始,我和女友每週每人帶三、四個查經班,加上晨禱、傳福音、探訪、特殊關懷等服事,我們就像兩個高速旋轉的陀螺,不知道怎麼停下來。 感謝上帝,在這時讓我們看到符合聖經的生命優先次序:上帝是第一位的,其次是家庭,再次才是具體的服事。能夠建造一個榮神益人的家庭,並在這淫亂、墮落的世代,活出基督徒婚姻的見證,這是我們能做的最有意義的服事。 一位牧者講:上帝的兒女結婚,整個世界都要為他們讓步。雖然我和未婚妻擔心,暫停服事之後教會那些年輕弟兄姊妹的生命受虧損,然而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過羔羊的脂油。禁食禱告40天後,我們暫停了教會的一切服事,把精力轉向內在的安靜,花更多的時間親近上帝,以及彼此陪伴、交流,預備自己的身心靈進入婚姻。 當我們把次序擺正後,上帝不僅沒有讓我們的教會受虧損,反倒興起一批新同工,大大堅固教會。 婚前持守聖潔 與此同時,上帝也潔淨我們的內在。我和未婚妻約定,在婚前持守聖潔。 由於信主前我是一個極其污穢、敗壞不堪的人,同別的女人發生過淫亂的關係。因此,我痛恨自己,也對自己不放心。我的肉體私慾常常與屬靈生命爭戰。我願意珍惜、寶貴、敬重我將來的妻子,並順服上帝聖潔的命令,但我的肉體卻總是渴望滿足自己的慾望。 我知道,我不能再順服我原來的主人──肉體,它是慾壑難填的地獄。如今我已經在基督裡,我決定順服新的主人,就是在十字架上死而復活的基督。而且,有聖靈住在我的心裡。 感謝主,這樣的立志和宣告,蒙主保守。我雖也有軟弱的時候,但上帝的恩典總是托著我,讓我不至於全然跌倒,也操練我越發地信靠上帝。 父母同意了我們結婚 我來自普通的工農家庭,父母都是老實、本分的普通人。女友家庭的社會地位相對高些,父親是教授,母親是醫生。 雙方家庭約好國慶節見面,討論結婚事宜。我心裡有些忐忑。清晨讀經禱告時,看到《啟示錄》1:5-6,“……祂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離罪惡,又使我們成為國民,作祂父上帝的祭司……”這段經文讓我特別感動,我知道,不是我一個人去未婚妻家裡,乃是帶著上帝的愛和上帝賜予的力量去的。 感謝上帝的恩典,雙方父母見面特別蒙恩。我與未來的岳父真誠地交談,讓他理解我們的信仰、婚姻觀,和我對婚約的承諾。雙方父母都同意了我們兩個結婚的決定。 新房好得不能再好 我們開始準備各種結婚事宜。 首先,婚房是一個大問題。北京租房市場漲得嚇人,很小的一居一室,都得3000多元。我不捨得花錢去找中介,就貼了幾張招租小廣告,卻一直沒有收到任何消息。 直到距婚期還有一週的時候,我從青島出差回來,剛下飛機,接到一位阿姨的電話,她說北郵(北京郵電大學,編註)一個退休教授有套小兩居。我急忙趕去,發現這套房子離我單位走路只有10分鐘左右。60多平,房子剛裝修一年左右,家具電器齊全,月租2400元。 我心裡有說不出來的感動,想起《詩篇》84:3說“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上帝啊,在你祭壇那裡,麻雀為自己找著房屋,燕子為自己找著抱雛之窩”,我便知道是上帝在為我們預備住處。 我拿出當月的工資,交了房租。因為房東爺爺、奶奶年齡都大了,想找一個可靠的住戶,又把房租給我們降了一百。這就是上帝為我們預備的新房! 結婚之後,我們只帶了兩床被子和幾箱書,就搬進了新家。3年的時間裡,我們每個月23號,無論颳風下雨,都準時把房租送到爺爺、奶奶家。每次去,我們都分享福音,為他們禱告。 2009年聖誕節,房東奶奶信主,次年5月受洗。受洗後,她告訴我,她有癌症,已是術後8年了。上帝沒有接她走,就是為了讓她聽到福音。 在這個房子裡,我們帶領了二、三十個同工查經。3年來,每週三,弟兄姐妹們在我家一同吃飯,一同讚美禱告,一同學習上帝的話語,一同經歷生命的成長。 十幾萬買不來的婚禮 說完婚房,再說說結婚場地。由於家庭教會的場地都較小,很難舉辦婚禮,所以許多弟兄姊妹結婚都在賓館裡。我們則選定了北郵科技大廈一個可以容納200多人的會議廳。因為剛剛交完房租,我賬戶裡只剩下700多塊。交完500塊押金之後,已經窮得叮噹響了。 好在接下來整個婚禮,包括場地佈置、香檳蛋糕、樂隊排練、詩班獻詩、客人接待、攝影攝像……各個環節都有教會弟兄姊妹來幫忙。如我妻子講的,整個婚禮我們所做的,就是走了一下紅地毯。 婚禮特別好,完全超出我們的預料,來了300多人,會場充滿上帝的榮耀和聖靈的感動。很多人在現場一直流淚。有幾位嚴重恐婚的人,在我們婚禮時被上帝觸摸,忽然勝過了對婚姻的恐懼。還有十幾個人決志信主。 我還記得“婚禮總管”明東弟兄忙前忙後的樣子,也還記得王實、安娜、祿偉、夏天、聶萌汗流浹背地彈奏、唱詩,從早晨直到中午人散去。他們對我們的愛,若不是基督的緣故,真的讓我們承擔不起。 一般情況下,辦一個像我們這樣規模的婚禮,不知要花多少錢,多少精力,也未必能辦得成功。後來有一位非基督徒朋友,看到我們的婚禮後,決定模仿我們,結果花了十幾萬,卻並不如意。這顯出我們那麼輕鬆、愉快就辦好的婚禮,實在充滿上帝的恩典、祝福與同在,還有基督大家庭中的愛。 […]

No Picture
事奉篇

從此就過幸福快樂的生活嗎?

馬志星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目前華人教會中常見一些課程,雖說是與人際關係及個人成長有關,但內容卻是以夫妻之間的關係為軸心,認為人際關係中以夫妻之關係最難處理,若能駕馭,就能增進人際關係及個人的成長。但筆者由神學研讀,進 入宣教的思考,很自然發出兩個問題:一是這類課程是否有足夠的聖經基礎?二是在培訓之後,是否就是如童話故事的結局:“他們就永遠快樂地生活在一起”?輔 導課程若缺乏釋經基礎,就容易偏重心理學的僅僅關心“今世”,而缺乏了信徒對今世使命的回應,就是宣教。        而家庭輔導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於今世中完成上帝的心意(宣教),但其基礎仍是上帝的說話(釋經)。因此,“二人成為一體”(參《創》2:24–25),僅僅是談“和諧、美滿的婚姻及家庭”嗎?有沒有宣教方面的意義?難道上帝的心意只是“和諧美滿”的“今世”婚姻及家庭? 原意是什麼、重點在哪裡?        “二人成為一體”,出自《創世記》1:24–25,是該卷書作者講述了整個創造事件後,給予的結語。《創世記》中的創造,以人的創造為高潮,而人的創造又以造男造女為高峰(參《創》1:26–31,2:18–24)。        上帝為何要造男造女?其實答案可以在《創世記》1:26–27找到:“上帝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象造男造女。”        按照神學家萊特的分析:“照著我們的形象 ”一語是副詞性的(描述上帝創造我們的方式),而非形容詞性的(把這描述成我們有的一種特質)。成為人,就是成為上帝的形象。這並非外加於我們的,而是界 定我們為人的身分……上帝寄望最後被造的物種(人類)施行治理,管理其他的受造物。因此,為了這明顯的理由,上帝特意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了這物種,這是唯一 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物種。        故此,“男與女”(人類)、“上帝的形象”、“管理大地”,這3者關係密切。《創世記》1:28用“治理這地” 及“管理萬物”,進一步詮釋人的使命。“治理”可譯作“降服”,而“管理”亦是一個強烈的用宇——古代的君王會在自己的領土範圍內,豎立自己的雕像。這些 巨大的雕像,宣告他們對於這片領土及百姓的統治權。        故此可知,人類(墮落之前)是於受造的範圍內作為上帝的代表,不僅以君王的身份進行管理,亦以自身宣告著全地屬於創造主。       《創世記》第2章似乎重覆創造的記載,但重點有所不同。第1章說及人類(男與女)對萬物的王權管治,第2章出現了一個截然不同的觀念。《創世記》2:5中“也 沒有人耕地”,其中的“耕”字,可譯作“服事”。《創世記》2:15中的“修理”,亦是指“服事”。故此人類的第一個使命,就是以僕人的心態,實踐君王 (身份)的管治(使命)。        就是在這樣的經文脈絡中,上帝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創》2:18)。這裡的重 點,不一定在於“陪伴”,而是這配偶的使命,是“幫助者”。故此上帝造男造女不但要他們彼此建立關係,以反映上帝的形象,也為了他們彼此幫助,落實上帝託 付給人的使命。可惜,這身份、關係、使命,在人類犯罪後,被扭曲、破壞了(參《創》第3章)。         沿此脈絡,經文中就有了這結語,“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2:24),以及附註式的話語:“當時夫妻二人赤身露體,並不羞恥。”(《創》2:25)        […]

No Picture
成長篇

幸福其實很簡單

陳思伊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抱著出生才2個月的兒子,那細細的小卷毛,閃亮的大眼睛,可愛極了。我知道上帝要我跟先生做好上帝的管家,好好愛孩子,教養他,給他家庭的溫暖。            我2歲時父母就離異了。對於家庭的溫暖,我沒有體會過是什麼滋味。親友都很關心我,同情、可憐我這麼個孩子。撫養我的奶奶非常關注我的學習。我在小學、中學,不是大隊長,就是團支書。同學們羡慕我手臂上的3條杠,我卻羡慕他們放學時,有爸爸、媽媽一起來接。             我家裡的條件不差。姑媽很早就在美國定居了,所以我常常有美國的名牌衣服穿。可我外表雖然華麗,內心卻像一片掉落的樹葉,飄飄蕩蕩,沒有安全感和歸屬感。 記得有一部很火的電視劇《孽債》,我一聽到主題曲“爸爸一個家,媽媽一個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餘的”,就潸然淚下。我是多麼渴望有一個由爸爸、媽媽和我共同組成的家庭! 偷偷流眼淚            姑媽在美國,爺爺、奶奶也常去探親,所以家人一直灌輸我去美國留學的思想。一向是乖乖女的我,在2008年大學畢業後,放下了戀愛7年的男朋友,毅然出了國。           我在美國的生活,應該說很幸福。別的留學生都是一個人奮鬥,而我住在姑媽家,有家人,有車,有好衣服,幾乎每個星期都有龍蝦、牛排吃。家人用一切方法,從物質上為我建立幸福生活。            然而我總在獨處時,偷偷流淚。我想念男朋友。他沒錢出國,也不願意放下剛剛開始的工作,借一大筆錢出國讀書。同時,我的家人又希望我在美國找一個美國籍的對象結婚,留在美國。在這種的矛盾中,我痛苦不堪。            2006 年我在中國時,就已經受洗。到了美國,同學自然就介紹我去教會。有意思的是,受洗時我根本不懂“人的罪”、“耶穌的救恩”等,只是希望自己將來能在教堂舉 行婚禮,如同電影裡的那樣。我聽人說,只有受過洗的,才能在教堂結婚,於是我跑去教堂報了名,似懂非懂地上了幾節課。牧師問要不要受洗時,我第一個舉手, 就這麼“洗”了。            我真正經歷上帝,是在美國。 那麼大差別            第一學期的研究生學習結束,我的3門課都得了“A”。我申請了獎學金。暑假裡,我也在餐館拼命打工,因為我不想總是靠別人,我想靠自己。            快開學前,學校突然通知我,因為金融危機,我的獎學金取消了。再加上當天正要去打工的時候,因為生理周期,肚子疼得直打滾,我突然大哭起來,再也不顧是否被人看見,把所有的心煩、對男朋友的思念都哭了出來。在痛哭中,我聽到一個聲音說:“回中國吧!” 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對奶奶說:“我要回中國!”立即就被家人責罵了一通。             那天是星期五,晚上有聚會,我是帶著眼淚開車去的。唱讚美詩時,我忍不住又哭了起來。詩歌結束後,弟兄姊妹問我:“怎麼了?”我把我怎樣思念男友,家人反對我回去,以及我的痛苦,統統說了出來。             雖然家人都反對我回去,弟兄姊妹卻支持我。他們說,上帝是要人喜樂的,可我來到美國這麼長時間裡,他們總是看到我腫腫的眼睛,沒有見過我的笑容。             有個連名字我都不知道的姊妹,拉著我的手對我說:“我們一起來禱告好嗎?”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有人陪我一起禱告。禱告的內容,跟我過去一個人禱告的完全不一樣。我常常自己禱告:“上帝啊,你讓我男朋友快點賺到錢吧,這樣他就能來美國了,我的家人就允許我嫁給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