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哀哀地球,生我劬勞——談環保的起步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張力揚        2013年4月底,我結束了在中國的訪學。20多天裡,除了與學生活力洋溢的心靈交流,亦站在臨江的山崗上,眺望著夕照下蜿蜒的長河,遙想著歷史中多少風流人物,倚欄賦詩,贊嘆美景!可惜,千百年後的我,望著山腳下層層起的高樓、熙熙攘攘的人與車,再也無法產生詩意的聯想。         車子、高樓、人潮,早已成為現代人生命的一部分。路邊、河邊、山邊的凌亂度增高了,空氣裡的微粒、氣味、聲音,變色、走調了。廢棄物增加了,但可回收廢物未放進廢品回收箱,卻丟進了垃圾桶。現代生活不僅改變了人的審美觀,使人的生活品質與從前大不相同,也使凌亂取代了過去自然環境中的美。  撫我哺我何艱難        基於過去20餘年的科研經驗,人們愈來愈明白,為我們劬勞、背負我們重擔的地球,經歷了什麼樣的艱難!近幾年來,有些環境工作者曾整理出地球所受的7項苦難,他們的結論或許可讓我們有些思量的空間。1. 大氣層中,導致溫室效應的氣體持續增多。尤其是石化燃料釋放出大量的CO₂(二氧化碳)與其他有機化學品,改變了自然界裡碳循環的均衡,對氣候與空氣品質都造成很大的影響。自2009年起,聯合國連續召開了多次氣候高峰會,期望各國政府訂定減碳目標。但幾年下來,情況未見改善。(編註)         2. 為了提供傳統能源,地球正面臨重重危機:海域鑽油造成多起嚴重漏油,污染、傷害了海洋生態。在阿拉斯加極區開採原油,又影響北極熊等生物的生存空間。使用燃煤發電,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留下煤渣處理等問題。海嘯造成日本核能電廠受損,輻射擴散……         3. 人類的“擴張”與“佔有”的慾望,造成了資源與環境的許多問題。就算全球人口只有現今的1/3(即100年前的人數),人們只要手中有錢、有權、有勢、有科技,就會向山崗、水岸、海島、大洋推進,竭盡己能,開採資源、開發建設、滿足享樂。         人的貪欲,降低了人對生命價值的尊重,使人蔑視他人以及其他生物的存在,使社會中搶奪、破壞增多。環境衰敗,正是人價值觀低落的表現之一。         4. 由於慾望的擴張,過度消費(Over-Consumption)成為現代人生活的寫照。不管生活多豐富,人類總是不滿足,需要更多的物質、更高的享受。這導致分配不均,並製造出過多的廢棄物。據EPA統計,自2010年以來,全美固體廢棄物總量,每年超過2.5億噸,幾乎是1960年代總量的3倍。50年來,平均每人每天廢棄物產量增加1倍,而回收率僅達1/3。這麼多的廢棄物,使空氣、水源等污染。人類健康的問題更層出不窮。         5. 為了滿足人們愈來愈大的消費慾,地球所存的資源受到極度的壓榨:森林過度砍伐、涸澤而漁……以及為了增產而使用農藥化肥等等,使地球日漸喪失自我調節與再生的機能。         6. 為了供應人類生活所需,化學品使用愈來愈廣泛,造成有毒化學品泛濫。不只是在城市,山間和水域都不能倖免。研究報告指出,在北極與南極的冰山冰原裡,都測出了人造有毒化學品。這是因空氣中的有毒物質,經由大氣流轉,使極區成了污染物搜集站。         近年來,又有科研發現,在喜瑪拉雅山峰上,也測出有毒重金屬。這恐怕都與工業生產帶來的污染,以及廢物處理不當有關。         7. 目前,全球已有1/3的人口,缺乏清潔的水源,且此情況繼續惡化。據聯合國水資源組織估計,到2030年,可能有50%的人口無法取得清潔的用水。         難怪有人質疑:人不就像細菌、癌細胞一樣,盲目地蔓延,摧殘著地球的健康?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永恆不等待

誰能割捨下眼前的方便與舒適,追求長遠的安息呢? 張力揚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第4期。        近一年來,加州經歷了多次“限電、斷電”危機,有好幾個月,州政府一直宣導人民大眾省電。筆者工作單位的領導,呼籲大伙摸黑幹活,沒必要時不點燈、不開電腦。到底發生啥事?石油危機? 中東有新狀況?恐怖份子炸了電廠?原來一是空氣惹的禍,為了污染問題,幾個大電廠必須停工整修,減少排放;二是電廠老舊,發電量不足,但用電量激增,再加 上燃料費上漲,電廠入不敷出,無以維持,因而造成用電緊張。去年聖誕節前,某電視新聞播報員,訪問幾個家庭婦女,問晚上要不要關上聖誕燈?答案可想而知, 沒人肯為此犧牲佳節氣氛。 難解之題         筆者因此想起去年(2000)開的幾個與能源、污染、及核廢料相關的會議。四月在聖 荷西,為台灣核電四廠興建與否,有一場辯論;七月在New Hampshire州,為了能源、核廢料、污染與放射性安全問題,來自十餘國的科技人員聚集一堂,想給核電立命(找出路),為廢料安身(找掩埋場);感恩 節前,又在亞特蘭大討論核廢料儲存與地下水污染處理方法,南美洲也派人來參加,想必有類似困難要找答案。筆者對能源、核能、與核廢料處理所知有限,但這一 連串會開完,心裡當下明白:我們的麻煩大了。         近百年來,人們為取得能源而燒煤與石油,以致排放出大量二氧化碳與其他氣体,不只污染地表空 氣、破壞臭氧層,更造成全球氣溫升高的危機。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雖然1997年各國在日本京都有了初步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決議,但三年多後全球仍無一致 的做法。有人說人類是“喝”石化燃料“上癮”了,就像吃古柯鹼上癮一樣,這比喻一點兒沒錯。若不燒煤與石油,很多國家就依賴核能,這又是另一種古柯鹼,其 他替代能源使用率都很低。         核能雖不排放二氧化碳,但如何儲存與處理高放射性廢料、其安全性、放射線對人與牲畜的影響等問題,都引起疑慮與 爭論,目前工業化國家都不再核准興建核電廠。如何貯存核廢料?何種地質是既穩定乾燥、又不必擔心地震、地下水與雨水干擾與破壞?這是數十萬年,甚至是百萬 年的事,更是這一代人為後代該負的責任,因為核燃料(含鈽與鈾)的半衰期都很長。但人既不能預料明日會生何事,又豈有能力預測那麼久以後的事?         要核能或不要核能?要二氧化碳或不要二氧化碳?兩害孰輕?其他替代能源能否應付得了人們日益增加的需求?有人可能覺得這些科技與政策問題與大眾何干?只要有電用,有車開,只要不住在核電廠或廢料場旁,誰管得了這些?其實,這正是問題所在。 簡樸之美         在New Hampshire州時,筆者利用每日午休時間,自核廢料與能源的困擾中溜出來,走訪了位於Canterbury的Shaker’s Village及Lake Sunapee 旁的森林區,無意中竟走入另一天地。         早在十七世紀中,就有追求宗教信仰自由的人,自英格蘭、愛爾蘭等地渡海來到北美。1774年,八位屬於貴格會的信徒,跟隨領導人李安女士(An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