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扶貧宣教勇士、“賑災王”──鄔小鶴牧師

張泉 本文原刊於《舉目》32期           和鄔小鶴牧師謀面可謂偶然。2006年4月的一個週日下午,從溫哥 華開車回到西雅圖後,我便一頭栽進床裡。可是鼾聲剛奏,就被手機聲打斷。團契同工在電話上對那位我素未謀面的鄔小鶴的描述,使我無法再睡回籠覺,遂上網瀏 覽鄔小鶴事工網站。當天晚上,好友便開車把鄔小鶴夫婦接到我家中。           我急於想見鄔小鶴,確有原因。兩三年前,聖靈感召,我們幾位來自大陸的西雅圖弟兄,開始關注中國貧富分化的現狀以及貧困對幾千萬兒童的生存和教育,所帶來的衝擊。            在調查研究中,我們發現,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針對國內扶貧需要,數以百計的國內外華人民間非營利助教扶貧機構相繼成立。一些國外基督教扶貧組織,也開始在貴州、雲南、安徽、甘肅和河南等地開展事工。           這些為數不多的海外華人基督教團体,大都是來自港台的華人基督徒發起成立的,無疑為中國扶貧做出了巨大的付出和貢獻。           我們挑選了兩家機構,合作了幾個項目,結果卻非常令人失望。究其原因,出於種種原因和限制,這些基督教扶貧機構,和受助人接觸時,竟然無法談信仰(詳見註1)。           在我們舉手無措之際,聽到有位主內弟兄夫婦,17年前順服神的呼召,創辦了“中國福音事工促進會”(中福會),致力發展中國福音事工,在國內推進基督信仰教育,促進中、港、台及海外教會的聯繫與合作,並通過救災扶貧工作,見証耶穌愛中國。            由1993開始,中福會開展中國的培育工程,資助內地貧困學生,先後給予雲南、安徽、湖南等偏遠山區的300多名貧困兒童入學資助,包括開辦及重建九所農村小學、協助開辦三所聖經學校,並與國內教會合作出版及印製10萬本適合農村教會的詩歌集。           中福會的天糧賑災組織,則從1996年開始,至今參與中國多個地區的賑災工作,包括1996年的雲南麗江地震、1998年的河北地震、2003年的新疆地震等,總計超過20次。每次中福的同工都會親身到災區進行探訪及救濟,總賑災金額達一千多萬人民幣。           中福會在賑災的時候,會將福音印在米袋上,並向災民派發福音傳單。中福會堅持,任何接受賑災物資的團体和個人,必須先聽福音,“對此從未妥協讓步”。中國福音事工促進會,在國內已成為與宣明會等並列的中國四大福音慈善機構。          中福會總幹事則有“賑災王”之稱,因為每次中國地震、洪災,中福會都會帶著香港政府的撥款、教會的奉獻與社會各界人士的捐款,以及救災隊,前往災區,直接把物資、藥品發放到災民手上。            而這位大名鼎鼎的“賑災王”,就是那位讓我無法再睡回籠覺的鄔小鶴牧師。以下摘自《香港成報》(2005年6月26日)記者Theo的文章:《棄高薪闖內地傳教,窮人更需要耶穌?》 半夢半醒聽到神呼召           “神揀選我到中國宣教,就是因為我‘無料到’。”鄔牧師半帶笑意半認真地說。因患腦膜炎而致肌肉萎縮的他,身材瘦小,30多年前正式信主,“雖然我的腳患好不了,但因為神的愛感動我,所以下定決心要終生事奉祂。”           鄔牧師早年創立了一間廣告公司,經營近10年後生意漸上軌道。但就在這時,神向他發出呼召。1985年有一晚,“我因病入院留醫,就在半夢半醒之間,我聽到人們的呼喊聲,耳邊亦響起了一首聖詩,名叫《主的使命》。”在異象裡他感受到主向他說:“離開工作,專心事奉。” 神的安排回中國宣教           鄔牧師坦言當時很為難,他向神說“自己難得創辦了公司,生活穩定,很難放棄去冒什麼險。”但那聲音說道:“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這聖經的金句,令鄔牧師警醒,之後放棄所有工作,專心攻讀神學課程,並在1999年按立為牧師。“我當時哪裡想到神給我的使命是什麼。” […]

No Picture
透視篇

再拓新路 ──扶貧助教反思

張泉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2005年10月中旬以來,藉著聖靈的感召,我們幾位來自大陸、現居西雅圖的弟兄、姊妹,開始對中國貧富分化的現狀,和貧困對幾千萬兒童的生存和教育所帶來的負面衝擊,作了大量調查和研究。          驚心動魄的事實,讓我們不得不傾聽這些孩子在貧困中所發出的呼聲,讓我們不得不面對這麼一個挑戰──耶穌基督的關愛,怎麼樣能在中國這群特殊的孩子們身上得到体現?           對應這個感召,我們組成了事工團契,也挑選了幾家助教扶貧機構,合作了幾個項目。隨後,我們《約拿的家》網站上,展開了以“貧困、教育和愛”為題目的討論。短短幾個月,從受感召,到調查研究、探索實踐、討論溝通中,我們學到了很多功課,也領受了許多啟發與教導。           我願意藉著這篇反思,和大家分享以下幾點,以供參考,不妥之處請指正。 一、為什麼要另拓新路?           在調查研究中,我們發現,自1980年以來,針對國內扶貧需要,數以百計的國內外華人民間非營利助教扶貧機構相繼成立。同期,一些國外基督教扶貧組織也開始 在貴州、雲南、安徽、甘肅和河南等地開展事工。這些為數不多的海外華人基督教團体,大都是由來自港台的華人基督徒發起成立的。           這數以百計的助教扶貧機構,無疑對中國的扶貧有巨大的付出和貢獻。只是,幾乎所有這些助教扶貧機構,皆自稱是非宗教、非政治、非牟利的慈善組織,宗旨是籌集資金援助國內貧困地區的教育事業,改善貧困地區的生活。           我們曾試著參與這些現成的助教扶貧機構,從其中挑選了兩家機構,合作了兩個項目,結果卻非常令人失望。究其原因,部分民間助教扶貧機構規定,和受助人通信接觸時不能談信仰,“不可與學生談論任何涉及政治或宗教的話題”(參看《海外中國教育基金會》,OCEF, http://www.ocef.org/newocef 有關規定)。           國際性基督教扶貧組織,因種種原因和顧慮,也以非宗教慈善組織形式參加扶貧工作,其結果是事倍功半。據我所知,一家參與國內扶貧工作的來自香港的華人基督教 扶貧基金會,十多年來,他們投入大量人力、技術、時間和數以千萬元資金,“有數以百計的基督徒醫護人員參與工作,數以千計的病者得到治療”,但,請原諒我 引用這個基金會的一位董事的一段話:           “在(和受助人)短短數十分鐘的相聚,我們也介紹了基金會是香港的慈善團体……希望他們能夠珍惜學習 的機會,努力向上,並且感受人間有愛有情有溫暖……然而當時我最想說的五個字‘主耶穌愛你’,卻是有口不能言。我渴望他們知道我們是基督徒,因為神先愛我 們,所以我們很想和他們分享這份愛。最後惟有默默禱告,求主憐憫,揮手道別時,就在心中大聲喊叫主耶穌愛你、主耶穌愛你……願主的愛盈溢每個孩子的一生 ﹗”           如果我們不能直接和受助的孩子分享耶穌的愛,我們怎麼能讓這些孩子深深体會到基督的愛,從而接受、真正改變一生?這正如《約拿的家》網站上, Dora 姊妹在討論中所說:           “我更關注那些在中國的大中城市裡飽受應試教育之苦、完全無神論的孩子們的教育,這樣的教育教出的孩子重分數(技能)、輕品格,相當冷漠、自私,有非常多的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