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我寫《雖至於死──台約爾傳》

張陳一萍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不磨滅的貢獻     這是一個家庭、兩個世代、五個人的故事。在“每月百萬中國人死於沒有基督”的時代,台約爾(Samuel Dyer)祖孫三代,立志為中國人而活、為中國人而死,正應了聖經裡面的一句話 :“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啟》12:11)。        台約爾(Samuel Dyer, 1804-1843),生性和善、身材瘦小,卻胸懷大志,影響中國人以迄於今。        1823年,他被“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這句話所震撼,1827年與妻子譚瑪莉(MariaTarnDyer, 1803-1846)赴南洋,向華僑宣教,至1843年去世。20年間,他持守這話,超越了重重考驗,一路走到底,完成神對他的託付。 傳揚耶穌         當時清廷施行閉關政策。在禁教的情況下,他和譚瑪莉未能進入中國,留在檳城、馬六甲、和新加坡華僑中傳揚耶穌、傳講福音。        他在英國時,師從馬禮遜學習官話。到了南洋,更向中國老師學習閩南語。經百般艱難,終能用流暢的閩南語證道,深得華僑喜愛。他更以基督無比恆忍、謙和的愛,贏得了華僑的心。 中文活字        為了能快速、經濟地印刷中文聖經,他在沒有援助的情況下,放下身段成為技師,親自反覆嘗試,終於以西方正統的造活字方法,為中國人造出永久性字範。         今日中文印刷使用最廣的明朝體活字,即由他親手研製、逐字鑄造而傳承下來。 重譯聖經         為使華人普通民眾都能讀懂神的話,他主張以簡易淺白的中文重譯聖經,謂之“達”;但不主張意譯,而是根據原文、忠實地翻譯,謂之“信”;並在信與達之外,兼顧“雅”。         由於他對聖經原文的深入研究,也因他在宣教工場上直接的經驗,他的意見為倫敦會所採納,從而成立了翻譯委員會,出版了聖經“委辦譯本”。該版本優美的文筆,得到極高的評價和普遍的讚賞。 女子教育         在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時代,他與譚瑪莉看到了女子在基督裡的可貴。因而,無論遭遇多少阻攔,他們都堅持提倡女學,甚至將女校設在自己家中。         今日新加坡的聖瑪格烈特女校,就是從他們家中小小的一粒種子長成大樹的。 沒有一樣落空 […]

No Picture
事奉篇

從內地到高山 ──戴紹曾牧師克紹箕裘

張陳一萍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身為戴德生的第四代,戴紹曾牧師(James Hudson Taylor Ⅲ, 1929.8.12-2009.3.20)的去世,留給後人無限的思念;而回顧他的一生,若以“克紹箕裘”四字形容,可謂再恰當不過。本文就戴牧師與三位 先祖之間的關係,探討其精神上的一脈相承與擴大。 一、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 1832-1905)         戴德生,1832年出生於英格蘭邦士立(Barnsley),1854年來華,1865年創中國內地會(China Inland Mission),被當代宣教學泰斗溫特(Ralph D. Winter, 1925 -2009.5.20)(註1),稱為基督教宣教史上劃時代的第二人(註2),將克理威廉(William Carrey, 1761-1834)所開啟的基督教宣教“沿海時期”(Coastland Era)向前推進到“內地時期”(Inland Era)。         戴德生的內地宣教理念,來自德籍宣教士郭實獵(Karl Frederich August Gutzlaff, 1803-1851)的“褔漢會”──專門以訓練華人深入內地佈道為目標。戴德生於1849年得救、蒙召,自1850年起,全心準備來華;正值郭實獵訪歐期間(1849-1851),受他影響是很自然的。然而,直到郭實獵1851年8月在香港去世,戴德生不曾見過他、也不曾直接從他受教;甚至,當“褔漢 會”的中國傳道員欺騙事件傳到歐洲,許多人大失所望,戴德生仍意志堅定,不加論斷,只求自己能具備使徒的熱忱、不屈不撓的精神、與向什麼人作什麼人的心 志,好合乎神所用。可見,他雖稱郭實獵為“內地會之祖”,但真正引導他的是神自己,神才是他一生注目的焦點。 1. 不是中國,乃是基督──更高的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