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愛是唯一的出路——評《冰雪奇緣》

本文原刊於《舉目》67期 彭加榮   編者註:《冰雪奇緣》(Frozen)是2013年感恩節上映,由迪士尼動畫工作室製作、發行的第53部長動畫片,並為3D電腦動畫電影。此片在IMDB評分高達8.0,2014年贏得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其主題曲“Let It Go” (中國譯名有《隨它吧》、《放開手》、《冰心鎖》),獲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甚至由迪士尼原班人馬製作,根據同名電影的手機遊戲《冰雪奇緣:冰紛樂》,於2014年3月初,都已下載破了百萬。       隨著《冰雪奇緣》藍光碟 (Blu-ray Disc)的上市,和 iTunes下載的開賣,我們家的3個小孩也進入了《冰雪奇緣》的夢幻世界(Frozen la-la Land)。寒假,他們已經到電影院看了一次。回家後,又不斷地看YouTube上的片段,因此,對影片中女王的“Let It Go”、雪人Olaf 的“In Summer!” 都能倒背如流,甚至連動作一起演出……小孩子的記憶力實在是超強!      電影中女王艾莎 (Elsa) 從小就患有“先天性冰冷體質”(哈哈,不知道是否連中醫都不能治好),她有魔法般的能力,能從她的手中產生冰雪,甚至還能造一個活生生,會說話,會搞笑的雪人Olaf,為整部影片帶來許多歡笑。 壓抑或放縱       在一次意外事件之後,艾莎被身為國王及王后的父母要求,把這個冰雪魔法的能力,隱藏起來,免得再度傷害了妹妹安娜(Anna)。因此,艾莎只能鎖上房門,孤獨地度過了她的童年。        當父母在船難意外中去世後,艾莎繼承了王位。在女王的加冕晚會上,她終於無法掩蓋她有魔法的事實。晚會上,幾乎所有的嘉賓立刻視艾莎為妖魔,艾莎無法承受壓力,最後只好往深山裡逃跑。在路上,艾莎唱了挑戰道德底線的“Let It Go”: 狂風咆哮著就像我內心的暴雪 […]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相對主義”碰撞“絕對真理”

──如何解答90後的信仰問題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彭加榮         最近幾年,北美和歐洲的華人教會,湧進了大批的90後學生。基督徒想盡方法向他們傳福音,請他們吃飯,陪他們玩,和他們建立友誼……          和他們建立起良好的關係後,他們開始提出信仰上的問題。他們的問題,其實和80後,甚至70後的學生的問題很像——“神真的存在嗎?”“有證據嗎?”“那麼 其他的宗教呢?”“真的有來生嗎?”“為什麼聖經對罪的定義這麼嚴苛?”“和自己愛的人同居,真的有罪?”“我感覺不到有神!”等等         這些問題,都是基督教護教學必須處理的問題。在這有限的篇幅裡,我只能談一些最基本的護教理念,希望對傳福音的同工有一點幫助。 要系統化地瞭解         護教有兩個功能,首先是回答未信主的人的問題,另外就是堅定信徒的信心。面對未信者的問題,信徒們也需要知道,他們所信的是經得起考驗的。         護教學的根基是系統神學。信徒必須首先知道自己信什麼,然後才能知道如何“護”。如果人對自己所信的內容,沒有系統化地認識,他就無法有效維護。使徒保羅對 提摩太寫道:“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2:15)這裡的“按著正意”,原文是 orthotameo。按著“Ortho”(正統)來分割(tameo)真道,就是要提摩太用正統神學來分解神的話(參《提後》1:13-14)。可見, 護教絕不是只要知道常見問題的答案就行了,而是必須對基督信仰中對神、基督、救恩的定義,甚至末世的看法(即,神論、基督論、救恩論、末世論等),都有一定的瞭解。 古典式護教法重證據          在護教學裡面,又分為兩大方法,一是古典式護教法 (Classical apologetics),另外就是前提式護教(Presuppositional apologetics)。         古典式護教比較注重證據,或是證人。基督教傳到今天,基本上是靠當時見證耶穌基督復活的證人,及其證詞(福音書,新約書信等)。我們並沒有太多其他的證據。 我們沒有耶穌復活的直接證據,我們無法證明那空墳墓就是耶穌的墳墓。就算能證明,我們也沒有辦法證明耶穌是復活,而不是身體被移走了。我們有的只是一群目 擊證人,他們寧願為自己所見的事實犧牲生命,也不改變證詞(有關這方面的護教,在Lee Strobel的Case for Christ 有更詳細的解釋)。         所以,如果有人說:“你把神證明給我看,我就相信”,我們千萬別被這個不信的人拉著鼻子走。他要證據,我們就想辦法找給他,那我們就上當了。然後我們找來的證據,還是令他不滿意。所以比較好的方法,是質疑他要證據到底是否合理。這時候,就要使用前提式護教法了。 前提式護教法強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