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不要迷失在“糖衣”中——對於學生福音事工的一點反思

彭博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傳福音,是基督徒重要的使命。近年來隨著中國大陸的開放和發展,大批像筆者一樣的留學生,從中國大陸來到美國求學,其中許多過去沒有聽聞過福音的留學生,被帶領歸信基督。        在感恩的同時,我們也看到在學生福音事工當中,逐漸積累了一些迷惑人的傳統,使得福音工作產生了一些方向性的偏差。筆者的經歷委實有限,但是從學生事工經歷和聖經教導中,有些許的領受,願意在此就自己所觀察到的、學生福音事工中的一些誤區,做一點分享。 有效的是藥,不是糖衣        筆者認為,如今在一些教會的學生福音事工,乃至整個福音事工當中,有一個重要問題,非常需要釐清,卻很難釐清,那就是:基督徒在福音事工中的責任,到底為何?       《馬可福音》16章15-16節中,耶穌教導門徒:“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誠然,我們本著愛心,熱切盼望 我們傳福音的對象都能夠歸信主耶穌,與我們同享永生的祝福。然而,主的啟示也是很明確的:基督徒的使命在於傳福音,而被傳的對象最終是否信主,責任並不在 傳福音者。        一個原本不信主的人能夠最終信主,是因為神的大能,以及其本人的回應,並不是傳福音者的“功勞”。同樣,如果被傳福音者始終抵擋、不肯信主,雖然可能與傳福音者在策略上的失誤有一些關係,但是決定性的因素,還是其內心的剛硬。          釐清傳福音者的責任和神的工作之間的界線,並不是為了推卸責任。“‘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羅》10:13-14)可見神在福音事工上,給了我們很大的託付。        然而如果我們不能明確自己的責任在哪裡,就不能夠盡好我們的責任。從福音事工的實際情況來看,很多基督徒確實沒有搞清傳福音者的責任和神的工作之間的界線。 既然被傳者是否歸信的責任並不在傳福音者,傳福音者的主要使命就應該是“如何讓更多的人聽到福音,並正確地理解福音”,而不是“如何讓更多的人能夠接受並 相信福音”。但非常不幸的是,很多教會和團契福音工作的核心,恰恰是後者。       不要小看這兩者之間的差異。如果我們福音事工的核心,在於如何使人接受、相信福音,那麼我們難免就會注重傳福音的方式、方法,超過福音的內容。這實際上是本末倒置。       打一個比方來說,在藥粒的表面裹一層糖衣,幫助病人更容易將藥服下,這是非常必要,也非常有益的。但是我們不能忘記,醫治疾病的是藥,而不是糖衣。同樣,以 合適的語言、措辭、活動形式、切入點等等,來輔助傳遞福音,是必要的。但是,如果我們迷失在這些“糖衣”當中,而忽略了信息本身,那就失去了我們傳福音的 初衷。 重心錯置產生的惡果       這種重心錯置在福音事工中的惡果,就是錯誤的福音策略。 我們常常聽到,比較有經驗的同工教導新同工:傳福音的時候要“有智慧”,避免引起對方的“反感”,別把人“嚇跑”。這些話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在實際的操作 當中,往往會變味。比如為了不引起對方的“反感”,傳福音、作見證的基督徒,往往傾向於傳講比較容易被人接受的信息。對於容易引起抵觸的信息則避而不談, 或者儘量少談、晚談。       很多人傳福音的時候,往往會強調上帝對人的愛、聖經上的良好的道德律,以及信主以後對人物質或靈性上的好處,如禱告 […]

No Picture
事奉篇

獨特的背景,帶來獨特的問題

彭博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近年來,北美的留學生,主要由出生在20世紀80年代的群體所構成。這個群體被俗稱為“80後”。在現在的留學生事工當中,這個群體是我們傳福音的主要對象。由於獨特的成長背景, 80後自然也有獨特的思想。我們需要瞭解這些思想特徵,才能夠更有效地將福音信息傳給他們。            筆者出生於80年代中期,是80後的一員,同時在大陸留美學生事工中,有近3年的服事,主要接觸的也是中國大陸出生的80後群體。筆者願根據自身的成長經歷和觀察,以及服事當中的領受,淺析中國大陸出生的80後群體成長背景的特點,及其對於福音事工的影響。            從總體上來說,這一群體的成長背景,有以下3個特點: 一、成長於中國大陸的思想轉型期            80後的少年、青年時期,也就是他們人生觀形成的重要時期——上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初,恰逢中國社會的思想轉型期。就在這個時期,共產主義思想在中國逐漸失去了以往的魅力,不再被國人視為“信仰”。這個時期的國人,進入了信仰的真空時期。            同時,隨著經濟增長,“先富起來”的人不斷增加,越來越多的人追逐起實際利益。實用主義的哲學開始盛行。在這種背景下,人們對於原有的道德規範,越來越不敏感,社會關懷的意識也越來越淡薄。            也是在這個時期,外來文化開始對中國社會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先是“洋品牌”、“洋快餐”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快速佔領中國市場。接著,來自西方世界的影視 作品,也進入了中國觀眾的視野。而後,隨著電腦技術的飛速發展,和互聯網的興起,西方世界的各種思想,更是如潮水一般湧入。國人對於西方文明的認同度,不 斷提高。            這樣的成長背景,對於 80後的福音事工,有著正反兩方面的影響。            從正面來說,80後總體上,沒有像父輩一樣, 背負沉重的意識形態包袱,因此對於各種不同的思想比較開放。對基督徒和基督教,他們也沒有父輩那樣,有強烈的抵觸情緒。甚至,出於對西方文明的好感,很多 80後會積極瞭解基督信仰、參加教會的活動。所以對80後群體傳福音,入手並不困難。            但從負面來說,由於信仰的真空和實用主義哲學的氾 濫,80後習慣於定睛升學、出國、就業等實際問題,對於生命的意義、人的罪性、宇宙的起源等比較“虛”的問題,則較少思考。即使被問及,也往往持著一種無 所謂的態度。這種“無所謂”的態度,對於福音工作的負面影響相當大,因為持這種態度的人,根本不關心救恩問題。           另外,受互聯網文化影響頗深的80後,有相當一部分人沉迷於上網、玩遊戲等娛樂活動。當他們生活穩定下來時,這些娛樂活動對於他們的吸引力,會遠遠超過教會活動。           針對80後的這一成長背景及其影響,筆者有以下兩點建議: 建議一,認清形勢,但切莫灰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