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教會是人間天堂嗎?(孫基立)2017.12.20

在教會時間長了,許多人會發現,教會就如世界上任何一個人群聚集的地方,有許多問題:牧師不一定就是聖人;以愛和寬恕為標籤的基督徒團體中,照樣有爭競、嫉妒、彼此中傷、虛榮;在教會的管理中,也會有一般行政事務中遇到的問題…… […]

生活與信仰

廚藝恩典(靜默)2016.07.14

你是否還記得小組聚餐,大家圍在桌邊包餃子的場景?忙著,亂著,卻樂著!你是否還記得某個晚上,你正軟弱,弟兄姐妹出於愛心邀請你到家中,為你準備晚飯,安慰、鼓勵、陪伴你?你是否還記得中秋節大家齊聚一堂,做月餅、賞秋月、 談盼望?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歲末,放飛心靈

鐘德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歲末,絲毫不減一年來的忙碌,反而加上無休無止的血拼 (shopping)。忙,已經成為現代人生活的一種方式,一種時尚,一種習以為常的心境。每一個人,被這越轉越快的世界,拽著不停地向前跑。 進入21世記的中國人更忙了。聽著周杰倫的《牛仔很忙》,看著網帖《杜甫很忙》,說著《夜店》裡“不說了,我忒忙”的口頭禪(簡直一夜風行)……A-Lin的一首《我很忙》確實道出了許多人的心聲—— “就讓我忙得瘋掉、忙得累倒,連哭的時間都沒有最好……” 忙,代表重要,代表有價值。但我們可曾想過,這也暗示著我們內在的混亂和無序,我們作為主體的失控? 每個人在工業化的社會裡忙碌著,不知不覺中已被工具化。忙碌,把生活化整為零,把我們撕開,使我們失去重心,充滿著我們的卻是焦慮。 失 歌德說,“誰沒有用腦子去思考,到頭來,他除了感覺之外,將一無所有。” 思緒,帶回那已遠遠逝去的日子。初冬的晚上,清冷的幽靜,與昏暗的街燈,交織成一片。空氣是那麼的清新。與友人漫步,心是那麼的敞開。所能感受到的,是那麼的悠遠,彷彿能捕捉到生命的閃亮…… 而今,眼前是忙碌與慾望交織的圖畫。人潮匆匆,就像狂風鼓動下的浪花,沖向岸的這一邊或是那一邊。泡沫之後,卻什麼也沒有留下。若有所失之際,聽聽叔本華怎麼說——“慾望不能滿足便痛苦,滿足便無聊。人生就像鐘擺一樣,在痛苦與無聊間不停擺動著。” 乍然驚醒,我問自己:“我失去了什麼?” 失去的,是對生命的求索和自我的認知! 多年前的暑假,我在中餐館打工。有一天,平時愛開玩笑、作弄人的廚師,突然告訴我,他近來被一個問題困擾——“我是誰?”我覺得奇怪,這麼簡單的問題有什麼不明白的?我不就是我嘛! 歲月的積累,才讓我意識到,原來人的想法和行事為人,都不是自己能掌控的,都受經過的事、遇到的人深深影響。如果我沒有讀過某本書,沒有認識某個人,沒有生長在某種環境,或是沒有受過某項教育,我會是一個很不同的我。 我從何而來,又將去往哪裡?未來不可預見的事和機會,又將如何改變我?人為什麼常常憂愁、害怕、嫉妒、憤怒?…… 心理學家杜尼耶說,對於每一個人來說,不管自己是否意識到,“我是誰”都是揮之不去的問題。 李安也想要通過《少年派》裡,那隻相伴許久卻不能馴服的老虎,告訴我們些什麼!那不停與人較量的“老虎”,究竟在人的裡面,還是人的外面?如果在人裡面的話,為什麼最後卻頭也不回地走了? 嵇康《家誡》的“人無志,非人也”,已經回蕩了近2千年。但是,人若連自己都不認識,又何談有志呢?或許,這正是屈原“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的原因。 然而,到哪裡去求索? 心 早在屈原7百年前,那被稱為世上最有智慧的以色列王所羅門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4:23) 維克多.弗蘭科爾,在他的名著《人類對意義的探索》中,講到他在猶太集中營裡,在生與死之間,遇見一位年輕女子。她知道自己幾天後就要死了。讓人驚異的是,她在談話中卻充滿了喜悅。“我感謝命運對我那麼的殘酷,”她說,“我的前半生被嬌慣,根本不看重心靈的事。”她指著小鐵窗外:“這棵樹是我在寂寞中唯一的朋友。”從鐵窗看到的只是一截樹枝,樹枝上有兩朵花正綻放。這位女子說,她在安靜和心靈中,找到了生命和永恆。 被摧殘至死,這女子是非常弱小的,但她裡面卻是非常強大的。一個人真正的力量,不在肢體,而在心靈。一個人真正的自由,也不在身體,而在心靈。 缺乏對心靈的探索,也許正是我們現今浮躁不安的原因。 我們專注於得失,失去了內心的寧靜。外面林立的高樓,竟漸漸地占去了我們心靈的空間。別人的一句話,一個眼神,竟會對我們產生那麼大傷害。我們內心的真實需要,完全被外部的需要淹沒了。 人內心深處真正的需要是“被愛”。在愛的裡面,我們感受到安全、溫暖、有價值。我們許多的努力,正是為贏得別人的認同、讚賞和尊敬,這表明我們被愛的需要。 家 耳邊響起了那首老歌《愛的代價》: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像朵永遠不凋零的花。陪我經過那風吹雨打,看世事無常,看滄桑變化……走吧走吧,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 有人說,在人類的辭彙中最富有詩意、最令人嚮往的,就是“家”。家給你自由、舒適和安全。家是心的所在。 我們窮極一生苦苦尋覓、不斷追求的,或許就是家?這家又在哪裡? 以色列人的民族英雄摩西,在3,500多年前作詩,“我們一生的年日是70歲,若是強壯可到80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詩》90:10)“你使人歸於塵土,說:你們世人要歸回。” (《詩》90:3)葉落歸根啊!人最終要歸回的,是否就是家? 上帝是認真而幽默的。聖經的第一卷書《創世記》,講的是萬物的開始。原文(希伯來文)聖經開篇的第一個字母,代表的意思就是“家”!聖經的最後一卷書是《啟示錄》,講的是宇宙終了之事。書中最後描述的,正是一個令人嚮往的永恆的家鄉。這不是巧合,這是上帝在整個歷史中,不停呼喚人類回家!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去留之間

一勤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又一個週日,6點多起床。我決定,這是最後一次去教會! 不是不信主了,我的意思是換一個聚會的地方,不再去通州的教會,在我所住的社區就近參加敬拜。 我在燕郊(屬於河北省)住。雖然緊挨著通州(屬於北京),但每次去教會總要倒三趟車,花上一個半小時才能到。路上的堵車、擠車,讓人忍無可忍,一次次地熬練我的耐心。 我在通州的教會快4年了。自信主起,我就在那兒聚會——是通州教會的弟兄姊妹帶我信的主。這4年來,我雖然換了許多住處,都堅持去:我愛通州這個教會,愛裡面的弟兄姊妹。 可是,這是我最後一次去了。其實,距離遠還是次要的,主要是感覺不到昔日的愛了。我們疏遠了。 我想,不是因為大家變了,而是一種無奈。拿陳軍弟兄和文惠姊妹來說,不管我對教會、對弟兄姊妹有多少意見,我都得承認,他們夫婦是十分愛主的。在我們這個沒有駐堂牧師的小教會,他們就像牧者和師母。一個個孤單的節日,他們邀請我去他們家做客、吃飯。一次次我徬徨無助時,他們聽我淚眼傾訴。 然而,現在想起來,那像好久以前的事了。是他們變了嗎?沒有。因為他們生孩子了,而且生了兩個,自然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家庭上。甚至有時週日都見不到他們,因為孩子生病了。 我為他們迫切禱告,希望這樣一個愛上帝的家庭凡事順利、蒙祝福。然而,我們還是疏遠了,我總是在別的弟兄姊妹口裡,聽到他們有種種需要的消息。 教會的弟兄姐妹也不能理解我的感受。他們只是向我提出一個又一個的要求,卻從不問及我的需要。一次次要我參加週三晚上的查經聚會,卻不想想,我為什麼不再去?我懷念曾經的查經,像是回家一樣讓人溫暖。而現在變了,變得只是喊口號,一次次說些不切合實際的大話,我們應該這樣,應該那樣……而參加查經的信徒,卻還是老樣子,甚至不如從前。 當初我們這教會有一個習慣,聚會完大家都不願回家,一直聊天,說啊、笑啊,其樂融融。 現在大家各自事多了,年輕人大多結了婚,得想著另一半的需求。結婚的又有孩子了,得想著孩子的生活規律。所以通常恭誦完主禱文沒多久,大廳就空了。 上週日,我最後一個走,居然硬生生地把門撞上,反鎖了。週日大家再來時,開不開門,進不去,最後找了開鎖公司,用上了電鑽,才開了門。我落了一身不是。 道個別吧,以後就不去了。在顛簸的公車上,我的眼裡浸出淚來。 夏天的車裡,炎熱而擁擠,像極地獄的一角。好吧,再忍這一次。我寬慰自己。 走進教會所在的社區。想著把鑰匙給文惠,再走過場似的給陳軍道個歉,等聚會完就可以回家了。然而,一看到大家,竟不捨,打算好的遲遲做不出。 這次敬拜的詩歌,有我最喜歡的一首。“只因為我們都是同路人”,只這一句歌詞,便唱出了我的眼淚,讓我想起了從前。我們是怎樣一路攙扶著走到了現在啊!真的要走嗎? 一個聲音,一遍遍地在我耳邊說著:你怎麼捨得?怎麼捨得? 聚會完,正猶豫去留,陳軍朝我走來,要我一起去買菜。我這才想起來,這週是月末,有愛宴。以前一直是我負責跑腿買菜的。我不好意思拒絕,跟陳軍一起下了樓。 路上,陳軍說:“不好意思呀,上週我態度不好。” 我先是一愣,心中繼而一暖,說:“沒,是我不對。沒檢查原因,關不上硬關,居然把門給反鎖了。” 我忘了又說了什麼,只記得一句句話全暖在心裡。明亮的陽光照透了我陰沉的臉。說不上為什麼,只這麼短短幾句關切的話,最留人。走到教會單元樓下時,仿佛聽到有人在唱“這裡有神的同在呦……”心頭又一陣感動。 這次一起吃飯的人最多。大家一起做、一起吃、一起收拾,一邊分享這一週的生活,好像一家人。說著張弟兄終於可以吃點麵食,不鬧肚子了;趙剛準備從廣州回來了,下週就來教會;結婚不久的小琴姊妹也準備要孩子了…… 大家從心裡往外笑。我從來沒有吃得這麼多,吃得這麼香,說這麼多話,臉上有這麼多笑…… 和大家一塊兒走出教會好遠,還不捨,把“再見,下週見”說了幾遍。不斷回首、擺手…… 坐在回去的車上,雖然擠、熱,我臉上卻帶著笑,眼中泛著悔意的淚,盼著下個主日快來。 作者全職寫作。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各種的紛爭

史畢德·理亞斯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盡早處理教會的衝突,可以預防將來導致分裂的衝突(參《箴》17:14)。 很少有人會喜歡衝突的經驗。工作上關係愈緊密,越可能產生衝突。但是如果有效地解決衝突,會使你們的關係更親密。以下是存在於大多數教會中的5種層次的衝突,以及在每一個層次中應對的策略。 第一層次:困境 第一層次的衝突,當事人的主要意向是解決問題。第一層次的爭論者僅專注於問題,而不會指控他人。大體上說,衝突的雙方對問題採取開放的態度,沒有一方會恐懼或懷疑對方,雙方都假設對方持有善意,也不會不公開擁有的信息。 直率程度是這個衝突層次極好的指標。因為此層次衝突處理的很順利,有些人不以為是衝突。當衝突留在這個層次,可以完成許多事:問題得到解決,彼此有更好的瞭解,關係改進,彼此有更深的信任。 第二層次:意見不同 第二層次的衝突,當事人的意向有一些轉變:雙方自我保護的程度加強。他們仍然想要解決問題,但他們關切,問題解決後仍保有臉上的光彩。 在第一層次,當事人探討對方不正確的事是為了辨別真相。第二層次的當事人比較關切在衝突中得分,及展示智力。當一個衝突顯示出競賽的跡象時,要達到共識就更加困難。 第二層次的人開始不信任教會領袖們會協助他們解決問題。他們會尋求其它的幫助。他們在教會裡向他人訴說他們的擔憂。他們把問題帶回家和配偶朋友討論。 有如第一層次,這是大多數教會的典型衝突;這個層次需要一些耐心和規劃,就會有好的結果。 可行的方法: 1.幫助雙方當事人瞭解挫折的特定來源。 2.在恩慈裡,讓雙方溝通他們所看到的實情,和他們當時的情緒。 3.幫助雙方找到解決衝突的可行方案。 第三層次:競爭 在第三層次,衝突已轉變成競爭:參賽者不會關切問題本身和臉面好不好看;他們要贏,要照他們的方式做。比較不容易讓人清楚又正確地看到真正的情況,這些可從他們的言語中反應出來。有幾個常見的扭曲的現象: 1.二分法:二分法看事情只有對錯,黑白之分。只有很小或根本沒有空間,去探討其它可行的方案:“要嘛是青少年的牧師辭職,要嘛我們家離開!” 2.普及法:當我們泛泛地談論時,就無法正確地描述教會目前的情形。我們會用“每個人”,“沒人”,“永遠不會”和“常常如此”這類的詞:“這個教會從中分為兩半,每個人都選擇自己那邊。”概括性的說辭很少是真的,且這些說辭會使人們的看法更加扭曲。 3.誇張:當我們誇大時,我們假設對方的動機是惡的,也暗示我們的動機是正義的:“他們一點也不關心這教會!” 4.只憑感覺。意指只注重人的感覺,而不是問題的真相。 在第三層次,小圈圈和小團體形成。這些尚未成為第四層次的黨派,但這一種衝突,會腐蝕會眾。因第三層次做的決定是基於扭曲的想法,通常不會解決問題,反而造成更多問題。 一般來說,目標是把衝突從第三層次降低到第二或第一層次。以下是可行的方法: 1.加強當事人之間清楚、直接的溝通。這是降低第三層次衝突的要素。當事人需要開會瞭解彼此顧慮的事。要讓他們在會議中感到安全,必須先:     a.確認誰參加會議     b.確定議程     c.確定基本遵守的原則 2.幫助當事人尋求共同協議的範圍。在他們把注意力集中在不同觀點以前,先嘗試建立共同點。 3.協助當事人發掘更深的益處。兩邊的當事人所提出的顧慮和解決方案看起來可能不相容。然而背後也許有尚未說明白的益處。這種更深的關切,也可成為另類解決問題的基礎。 第四層次:爭鬥/逃開 在第四層次,當事人的主要目標是斷絕關係,或是自己離開或是使對方撤退。衝突的目標從議題和情緒轉移到原則。當事人為永恆的價值相爭——真理,人權,正義。通常當事人討論的議題,都是關乎解決問題,且可以找到行得通的答案。然而,如果要解決的問題與永恆原則有關,要達成決議是非常困難的。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舉目》70期—編者的話

談 妮 原文刊於《舉目》70期 為主作見證的方式有很多,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基本原則,就是只要我們彼此相愛,必能顯出屬基督的品格和氣質(參《約》13:35)。 彼此相愛,說易行難。華欣點出,這其實是違背人墮落的本性的;陸加幫助我們從接納性格的差異,來實踐捨己;劉志遠分析,面對教會的多元化,要改變態度達成對話;史畢德‧理亞斯提出,衝突可按照類型來分別解決;一勤則以清新的故事,說明彼此相愛也可以很簡單。 如果我們無法彼此相愛呢?臨風整理了一個血淚斑斑的案例:虛榮心、權力慾、濫用權威,使得神學正統,又能與當代文化接軌的馬可‧德斯寇,喪失了基督門徒當有的愛與恩典。愛理、嫣然、大貓,則反映出大齡單身信徒所需要的愛與接納。 臨近聖誕,鐘德民提醒我們,這是焦點在上帝之愛的季節;小橘燈說,吸引人跟隨基督的不是物質;小剛則提出許多見證:最能說服家人接受福音的,還是我們的彼此相愛!    

Uncategorized

爲何”想愛”而不”相愛”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原標題:老鼠愛大米 華欣 彼此相愛是人際生活的最高原則。這是耶穌走向十字架前,對門徒的臨別贈言:“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 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13:34-35) 彼此相愛,多麼簡單高尚的理念,應該沒有人不懂、沒有人會反對吧?為什麼耶穌要如此鄭重地以唯一的新命令來發佈呢?因為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世界裡,彼此相愛成了不自然的,違背人本性的行為。 最能體現人們價值觀念的,莫過於夫妻之愛和父母對孩子的愛了。聽聽現在的情歌怎麼表白吧:“我愛你,愛著你,就像老鼠愛大米!”曾幾何時,愛情不再是“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那樣的細膩含蓄,也不是陽光親吻草地,清風追逐白雲那樣的浪漫,竟如此物質化、商品化了。 1994年10月底,美國南卡的一位年輕母親 Susan Smith,報警說被人劫了車。她兩個3歲和才14個月大的男孩,也在車上被劫走了。母親在電視鏡頭前聲淚俱下,讓眾人焦急幫著尋找。但揭開的真相卻震驚全國:原來這位母親為了追一位高富帥,自己把車和孩子沉到了湖裡!母愛敗給慾望,感情輸給利益。 離開上帝,人的本性墮落了;人的愛,靠不住。 我曾聽一位資深的長老說,“教會中最難解決的,就是同工關係的問題。”在教會裡,常常是愛不信主的人容易,愛信主的弟兄難!在同工中,因不同意見起爭執、生摩擦,就有了傷害。當傷害在心中沉澱、積存成為苦毒的時候,彼此相愛的心就淡漠了,同工成了“同攻”。 使徒約翰信主前脾氣火爆,人稱“雷子”。後來完全改變,成了“愛的使徒”。他晚年住在以弗所,寫信給亞西亞省(土耳其)教會,反復重申主基督彼此相愛的命令,披露了追求彼此相愛的三個秘訣。 密訣一:彼此相愛從認識上帝開始 “親愛的弟兄啊,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上帝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並且認識上帝。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上帝,因為上帝就是愛。”(《約壹》4:7-8) 愛是上帝的永恆屬性。上帝既是愛的起點、源頭,又是愛的本體。與人的愛不同,上帝的愛不是以利己為目標,不是靠利益來維繫,而是無條件的、不改變的,是犧牲、捨己的愛。 愛是上帝的歷史性禮物。上帝差祂的愛子耶穌到世上來是為了我們可以得到生命,祂的兒子來為我們的罪作挽回祭,這是愛的本質。愛就是為了對方的好處而捨棄自己,這是上帝的愛的含義,是我們彼此相愛的起點。 一次佈道會,我講完信息下來和一個剛剛決志的弟兄擁抱,發覺他身上濕嗒嗒的。屋裡冷氣十足,他怎麼會出這麼多汗吶?原來10年來,他有一段深仇大恨,一直深埋在心底。復仇的意念緊攫他的心,讓他的生活暗無天日。在上帝就是愛的信息中,聖靈如火在他心裡燃燒;在大汗淋漓中,仇恨的冰融化了,淚水綻出笑容。當他轉向上帝,接受耶穌基督作自己的主的時候,他赦免了那個傷害過自己的人,不僅得到了寶貴的救恩,更是在上帝的愛中得了釋放、得了自由! 彼此相愛不是在談人際溝通技巧或情商,而是生命的問題。 若不在認識上帝上長進,學再多技巧也沒用!認識上帝,才能有赦免和寬恕的心,這是彼此相愛的起點。 密訣二、彼此相愛靠與主相交培育  “從來沒有人見過上帝,我們若彼此相愛,上帝就住在我們裡面,愛祂的心在我們裡面得以完全了。上帝將祂的靈賜給我們,從此就知道我們是住在祂裡面,祂也住在我們裡面。”(《約壹》4:12-13)    彼此相愛靠的是與上帝聯合,活在上帝的愛裡。住在上帝裡面是相愛的能力,也是相愛的結果,更是聖靈運行的證據(參《羅》5:5)。 已經去世的老牧師 Walter Wilson 讓一個小女孩背誦《約翰福音》3:16,小孩兒一慌,把“永生”(Eternal Life)說成了“內生”( Internal Life)。牧師沒有批評她,反而在講道時強調,信了主,就有新的內在的生命,因為上帝住在我們心裡了。 彼此相愛不是知識的問題,而是與主的關係的問題。 彼此相愛不是期待對方改變,別人對自己更好一些。而是眾人一起追求住在主裡,也就是追求每個人自己與主親密的關係——這是基督信仰與其他宗教最大不同處。與上帝的關係和彼此相愛是一個信仰的兩面,不可分割。 彼此相愛靠的是效法基督,“因為祂如何,我們在這世上也如何。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壹》4:17-18),這是新約聖經中唯一的一段經文,直接告訴我們怎樣才能在上帝公義的審判台前不害怕。在救恩裡有與主親密的關係,才會有 無可撼動的“安全感”,這種安全感是良好人際關係的基石。 盼望我們每個人,每一家,在一天結束的時候,都能來到上帝的面前,向祂禱告謝恩,也反省自己,我這一天與上帝的關係好嗎?與人的關係好嗎?若是心裡對什麼事、什麼人有怨恨有不滿,就在上帝面前悔改,求主饒恕。如此每天更新我們與主的關係,常常住在上帝裡面。 […]

No Picture
成長篇

X君之死

康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第一次見到X君是在一次聚會前。由于時間還早,先到的人各自活動。我看到一個身材修長,打扮入時的女孩子正往牆上打乒乓球。看著她前後移動的腳步,左右扭擺的身軀,上下揮舞的手臂,是那樣地和諧。色彩斑斕的衣服隨著她飄來飄去,就像花葉中飛舞的一隻彩 蝶,把青春的活力展現的淋漓盡致。而我天天為生活疲于奔命,哪裡還有這份閒情逸致。歡快的氣氛深深的感染了老气橫秋的我,不禁歎道:“少年不識愁滋味 呀!”         後來我知道她叫X.M.,來自祖國大陸一個美麗的海濱城市。         真正使我對她刮目相看還得從那年的聖誕晚會說起。晚會上我們查經班的節目是大合唱〈除你以外〉。節目開始了,渾厚的女中音領唱。悠揚的歌聲從台上傳來,就像一條帶著鄉土氣息的小溪緩緩流入我的心田,滋潤著身 心疲憊的我。是她!X君。“唱得真不錯!”我暗暗喝彩,沒想到在科技人才濟濟的查經班裡,還有如此出類拔萃的文藝人才!在國外整天忙碌,從未聽過音樂會, 此時還真有“人間能得幾回聞“的感覺。精彩的演出,博得了全場觀眾的熱烈掌聲。        自打那以後,每次聚會我都有意無意地選擇近X君的位置,就是為了唱歌時欣賞她那與眾不同的歌喉。優美的音樂給你美的享受,使你拋棄憂愁,充滿希望。熱愛音樂的人一定也熱愛生活。         使我對她有更進一步的認識,是在一次查經班自己舉辦的春節晚會上。當時查經班分成幾個小組表演節目並且比賽,正巧我和X君在一組。節目之一是唱一首歌,我馬上選了〈除你以外〉,並建議X君領唱。X君悄悄地指了指另一個女孩子,我說:“還是由你領唱,原汁原味。”此時時間很緊,我真怕她再推三推四的。她直視著 我說:“好!就這麼辦了!”乾脆利落,就差拍大腿了。活脫脫一個敢于拍板定奪的女強人形象。好爽快的性格,這個女人不尋常!演出結果,自然本組奪冠。         後來X君搬家,很少到教會來了。以後聽一位姐妹說,X君處境不好,又患有憂鬱症,生活很慘。我感到十分詫異,怎麼和我對她的看法大相徑庭呢?鑒于遵循北美的慣例──不打聽別人的隱私和中國人的習俗──“落魄莫問根由”,再見到X君時只是簡單的打個招呼而已。         沒想到最後得到的竟是X君的死信。當朋友告訴我X君自殺身亡時,我大吃一驚!怎麼也想不到這麼好的女孩子會走這條路。正當我扼腕歎息時,突然想起了耶穌所說 的:“我是你們的主,你們的夫子,尚且洗你們的腳,你們也當彼此洗腳。我給你們作了榜樣,叫你們照著我向你們所作的去作。”(《約》13:14、15)我 的心靈被耶穌的話強烈地震撼著,不由地捫心自問,當你知道X君的處境後做了些什麼?隻言片語的交流?力所能及的幫助?你什麼也沒做,哪怕做了一點點事也是 把她從死亡的路上往回拉呀!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你卻忘記了神所說的。         回想以往學習聖經僅僅把它當成一門學問,我可以對一個問題討論得 津津有味,對一個論點爭辯得喋喋不休。但實際上聖經還不如以前學過的數,理,化。畢竟在今天的工作、學習中,仍然運用著一些定理,定律,公式,且對它們畢 躬畢敬,不敢越雷池一步。卻沒有真正把聖經當成神的話,作為生活的準則,任意違背,毫無顧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