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律法主義者

一個男人經歷的溫柔(小剛)2017.01.25

 

小剛

本文原刊於《舉目》81期和官網2017.01.25

 

我的名字裡有一個“剛”字,人如其名,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的脾性。所以《舉目》的編輯邀我寫文章談談“溫柔”,我第一個反應是:他們找錯了人吧?

 

只像牧師的爸爸

 

記得那年孩子離家出外讀書,我問他:“你怎麼看爸爸?”孩子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你不像一個父親,像一個牧師。”

那時我出來傳道不久,對“事奉原都是因著恩典”認識不深,心裡常懼怕。

其中一怕,就是怕被人說,我身為牧師,兒子卻不像樣。所以我對孩子很律法,說話帶著教訓,總是兇巴巴的。如今兒子已經有4個孩子,但與我說話時,那神情有時還會像沒有完成作業的小學生怕見老師一樣。

這是我的錯,也是我的痛。原來,對人的溫柔是一種膽量,是一種裡面的剛強!遺憾的是,那時我沒有,也不太懂。直到與兒子分離多年之後,每每念及孩子,就會燒幾個他愛吃的菜,快遞寄給他,給他一個驚喜,也給自己一點安慰。

 

耶穌的溫柔

 

一說到溫柔,我們自然會想到人說話的語氣、做事的態度,和為人的性情。然而耶穌說的溫柔,遠比這一切都深刻得多。

溫柔是聖靈的果子,溫柔蘊含著從上帝來的一種美,有節制、不張狂,肯捨己、不嫉妒,願謙卑、不自誇,能忍耐、不利己。

這些屬靈的品格,不可能靠著我們天然的血氣就能活出來。溫柔,是人被聖靈掌管、引導、塑造,而形成的一種生活方式和生命形態。

溫柔的人是靈性成熟、生命豐盛的人,是大有能力和智慧的人,是凡所做的都能榮耀上帝、造就人的人。所以,溫柔不是女人的專利,不等同於親切隨和、凡事忍讓、與世無爭。

這是為什麼,從來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保羅,竟然會柔情似水——為了良心軟弱的弟兄,他可以不吃肉;為了逃奴阿尼西母,他甘願謙卑求情;為福音裡所生養的眾人,他能夠晝夜流淚。

我看到過一張油畫,在十字架柔和的榮光裡,耶穌懷抱著一個昏死過去的士兵。那人頭戴鋼盔,右手拿著鐵錘,左手拿著鋼釘。我心裡琢磨:這不就是剛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羅馬人嗎?

這時,我似乎聽到耶穌對祂懷抱中的人說:“你不知道,只有我死,你才能活。”哦,耶穌!全世界的人都對仇人說:“你死,我活!”唯獨你卻說:“我死,你活!”

 

讓教會炸鍋的講道

 

2007年,我蒙差遣去德州奧斯汀植堂拓荒。臨行前,我對主說:因為是出於你,若是我有一天走不下去,我哭也要哭到你的面前。

教會進入第6年的時候,我真的哭了。那天,我們教會青年團契的傳道人,突然在青少年的主日聚會上,宣佈要離開,原因是我這個牧師對他不接納。整個教會為此炸開了鍋。

他來我們教會不久,但在要不要讓尚未受洗的弟兄姐妹帶領詩歌敬拜的問題上,與我這個年長的牧師有多次的爭論。他甚至藉著講台批評我。我生他的氣,覺得他一點都不順服,太過驕傲。

我們兩人的關係越來越僵。然而我萬萬沒有想到,他最後竟然以如此激烈的方式,來表達對我的意見。在第二天的長執會上,他甚至說我已經快60歲了,可以考慮退休了。我對他就更為不滿。心裡對他不只是批評,更有憤怒。

接下來的主日,按著順序,我應當講登山寶訓“不要動怒和咒罵”這個主題。這個道,我還講得下去嗎?我想逃避,但是不行,聖靈不允許我換一個題目。

偏偏那個禮拜,我又在讀《民數記》。我覺得自己就是《民數記》22章裡,巴蘭所騎的那頭倒霉的驢子,3次被上帝的使者拿著刀攔住去路,無法前行,又遭主人連連擊打。

我被上帝逼到了死角,沒有退路。

我沒有想到,在奉獻傳道20年之後,上帝會讓我學這樣的功課!登山寶訓所有的教訓,都是要耶穌的追隨者行出來的!

最後,我俯伏在主的面前說:我願意!我願意放下自己!我也願意在教會弟兄姐妹的面前向我的弟兄道歉,為著我內心曾經對這位年輕的傳道的懷恨和不接納道歉,為我們教牧之間緊張的關係給弟兄姐妹帶來的困惑,以及對教會的損傷道歉。

當我悔改在上帝的面前,我感受到耶穌伸展雙臂,把我緊緊地圍抱在祂的胸前。

那天我在上帝面前哭了很久。是上帝把我拽出了大坑,脫離了死地——祂沒有讓我去與人爭辯、解釋你對我錯,祂沒有讓我在自戀自艾中沉淪。祂也沒有讓魔鬼藉著我的血氣,把我活活吞吃。

當我順服聖靈的帶領,上帝就救我脫離苦境,給我重新站立起來的力量。那天講完“不要懷怨和咒罵”的道,許多弟兄姐妹流著淚來與我擁抱。

 

承受地土的溫柔

我想說,溫柔不是人天然的品格和性情,它甚至不在道德的層面。

我裡面實在沒有溫柔可言。人真的要想溫柔,只有與主的死認同。這就像獻祭一樣,不在於你已經向上帝獻了多少,而在於你為自己還保留了多少。你裡面死得越多,你因著主,向人的溫柔也就越多。

我看到當亞伯拉罕和羅得的牧人,在滋潤的約旦河平原,因草場相爭時,亞伯拉罕對羅得說,我們是骨肉,骨肉不可相爭。遍地都在你我的面前,上帝給我們的不會不夠。你要左,我就往右,你要右,我就往左。這是溫柔!是有福的,是承受地土的。

我看到以撒順從上帝的旨意,在飢荒之年,始終持守在基拉耳谷。在連續挖好的活水井被搶之後,也沒有抱怨。直到極為艱辛的相爭之後,上帝又賜給他無比的寬闊。這是溫柔!是有福的,是承受地土的。

我又看到雅各,臨終扶著杖頭敬拜上帝,對他的兒子們只講上帝要他說的預言,沒有一句話是自己的。這是溫柔!是有福的,是承受地土的。

在新約,保羅為了保守耶路撒冷會議的成果,做出極為不容易的妥協,帶人進入聖殿,行拿細耳人的禮,並為此付了規費。這是溫柔!是有福的,是承受地土的。

約翰在拔摩海島,寫信給亞細亞的7個教會。那時,其他的使徒都殉道了,沒有人比他更老、更有資格了。但他稱自己“我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啟》1:9)。這是溫柔!是有福的,是承受地土的。

 

我需要的溫柔

我奉獻傳道已經20多年了,常常念及聖經中一個令人震撼的畫面:耶穌面對一群律法主義者,他們群情激昂,正想藉著摩西的律法,砸死一個行淫犯罪的女人。

多少次,我看到自己也在其中,正抓著一個似乎比我更糟的,要在上帝的面前表明自己比他更有義。

“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約》8:7)說了這話,耶穌竟然彎下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直到人們扔下了手中的石頭,一個一個地走了。

耶穌沒有按著我的過犯審判我,而是以祂的憐憫,一次次留下悔改的空間,讓我回轉向祂。那是溫柔,是我永遠的需要。

記得在一個聖誕夜,聖靈提醒我,要給一位傳道人發代禱信。我心裡和他有過節,十多年了,我一直難以釋懷。妻子問我,他會不會回信。我說不知道。我去信感謝他在我傳道之初給予的幫助,願他在主裡赦免我曾經的無知。

當我把代禱信送進郵筒,我的心一下子釋放了,透出說不出的輕省。平安夜真的就是聖善夜,那是聖誕的主真實地降生在我的心裡!

半個月之後,我接到這位老傳道人送給我的書,和用顫抖的手寫下的信。我曾聽到一位前輩,說及他與人和好的故事,“與其有一天在主面前,我們彼此見了臉紅,不如趁還活著彼此和好。”

去年年底,我去信的老傳道人被主接去了。我知道,自己有一天在主的面前見到他,已經不會臉紅了。

 

作者是美國印城華人教會牧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