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陰霾過後──教會中自殺的反思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逢生            一個陰沉的2月下午,有人跑來教會告訴王牧師,張弟兄在家中自殺了﹗            這個突如其來的噩耗,使王牧師十分震驚。前兩天在主日崇拜,才見到張弟兄坐在往常的位置。散會時,王牧師握手問候他,張弟兄臉上還掛著微笑回答:“還好,老樣子﹗”            他怎麼會自殺了呢?王牧師心裡又悲痛又沉重。             張弟兄參加教會已經有5、6年,每個主日都固定來參加崇拜。由於經營小生意,他每天工作超過10個小時,一年365日不休息。他沒法參加教會其他的聚會,沒有團契、小組生活。教會認識他的人也不多。            王牧師特別關注這位缺乏屬靈支持的弟兄,到他的店裡探訪,把握每次見面的機會關心他。好幾次,他家中出了問題,王牧師除了輔導、代禱,也陪伴他處理事情。            因此,張弟兄視王牧師為好友,把心中的重擔掛慮向王牧師傾訴,甚至將自己不為人知的事告訴王牧師──原來,他一直患有憂鬱症,精神上備受困擾。雖然醫生開了藥給他,但藥物的反應叫他受不了。加上工作的煎熬,他覺得生不如死。            王牧師知道事態嚴重,立刻為他安排了一位專業的弟兄,給他指導與幫助,並決定更多關心他……            沒想到幾個月後,他竟然自尋短見﹗王牧師傷心、難過,心中不停反省:“假如我……會不會阻止他走上不歸路?”他自責,心裡更不禁問上帝:“為什麼會這樣?最近教會中這家生重病,那家鬧婚變。我已經累得喘不過氣了﹗我還能做什麼?”            禱告之後,王牧師振作起來,安慰家屬,幫助辦理後事。他尊重家屬的請求,不將張弟兄的死因公開。然而,張弟兄自殺的消息,還是很快在教會裡傳開。大家雖然不大認識他,仍然為他哀傷。有人反省自己從來沒有關心過他,有人質疑牧者有沒有盡到責任,有人批評教會的牧養系統不夠完備……王牧師聽到這些,真是痛上加痛。  到底是什麼原因?            教會裡發生自殺事件,通常都會引來一大堆問題:他/她為什麼這樣做?誰的過失?這位弟兄/姊妹能上天堂嗎?怎樣預防這樣的事情發生?教會能做什麼?            筆者不是心理學家、不是專業治療師,也不是神學家,只是在教會服事幾十年,願就以上的問題進行一點兒探討。            美國每年有3萬多人自殺身亡,每13.7分鐘就有人結束自己的生命。每年還有將近100萬人試圖自殺。自殺身亡的人比汽車失事死亡的人要多,是青少年死亡的第3號殺手(註1)。自殺者中當然也包括了基督徒。             是什麼原因呢?             聖經也記載了自殺的例子,最廣為人知的是耶穌的門徒猶大,在出賣主之後自殺(參《太》27:3-4)。舊約的參孫,在大袞廟裡為報復非利士人剜他雙眼,與他們同歸於盡(參《士》16:28-30)。以色列第一個王掃羅與非利士人爭戰,受了重傷,為免受敵人的凌辱,自殺身亡 (參《撒上》31:4-5)。還有亞希多弗畏罪自殺 (參《撒下》17:23),以色列王心利見城牆失守,自焚而死 (參《王上》16:18-19)……            […]

No Picture
成長篇

從學者到行者─我的移民路

蘇紅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我在北京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後,在上海的一所知名大學裡教書。從助教、講師,一路奮鬥到副教授,還有一步之遙就可拿到教授頭銜——這在我看來,那是水到渠成的,只是時間問題。        我有個美滿的家庭,先生是職業經理人,事業成功,對家庭盡心盡責,女兒健康可愛。很多人對我們這樣一個家庭羨慕不已。        但是,說實話,雖然我們在上海的生活很優裕,但其中的艱辛只有我們自己知道。在這個人欲橫流的世界,被各種名利的誘惑裹挾著,我和先生幾乎從來沒有悠閒地生活過,因為我們覺得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你放鬆一天,說不定第二天就被這個世界淘汰了。         我們在工作上和生活中,都承擔著好大的壓力。同時,內心又常常空虛異常,因為仔細想想,實在不知道這樣的人生究竟是為什麼。 赴美鍍金啦        先生偶然認識了一位朋友。在瞭解了我的學歷和學術背景後,這位朋友說我應該到海外走一走,鍍鍍金。他不是說說就算,很快就給我拿來了美國一所大學的邀請信,邀請我做訪問學者。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去簽證,想不到就批了。我就這樣稀裡糊塗地來到了美國。         到了美國以後,內心一片茫然。說是訪問學者,但實際上除了去聽聽課、聽聽講座外,基本上無事可做。這時,一位朋友來探望我,臨走時問我,願不願意週日跟他們去教會。我正無所事事,就欣然答應。         平生第一次去教會,看到滿屋子的人低頭禱告,感覺很新奇。接著就聽到有人大聲禱告,有人甚至邊哭泣邊禱告。我開始全身起雞皮疙瘩,覺得這些人裝腔作勢,而且大呼小叫,實在失態。         禱告後,牧師開始講道。他講耶穌基督如何被釘十字架,敘述十分詳細。台下有人低聲啜泣,而我卻好像在聽天方夜譚。        第一次的教會體驗就這樣結束了。下一個週日,朋友又來接我。還是因為沒有其他事做,我又跟著去了。連續幾週都是這樣。        其實我從一開始,對主日敬拜就很反感,因為讓我聯想起中國的學馬列主義(雖然我沒有經歷過,但通過各種媒體途徑,對那時的變態生活很熟悉)。但我依然堅持去教會,除了海外生活寂寞、無聊這個原因外,我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研究教會。        我是搞社會學研究的,多年的學術生涯,使得我對任何社會現象都感興趣。我的直覺告訴我,教會是很好的社會學研究對象,不妨多花點時間瞭解,說不定能就此寫出篇研究論文來,也算是海外訪學的一個收穫吧。         就這樣在教會待了幾個月,完全是抱著學者參與、觀察的態度來的。聽道時心不在焉,多是在觀察周圍信徒。但就在這心不在焉的過程中,那道也多多少少聽進了耳朵,回去後也會想一想其中的道理。 青年的秘密         有一個主日,我聽到了一個18歲青年的見證,我的心被重重地撞擊了一下。         那是牧師的兒子,一個陽光青年,剛剛進入大學一年級,準備讀醫科,前途無量。而且這孩子從小在教會中服事,彈鋼琴、翻譯、帶兒童班,樣樣事情積極肯幹,是個人見人愛的青年。        那天,他走上台來,用低沉的聲音,講述他深藏在心底的一個秘密。他說為了這秘密,他已經與神較量了好久,他祈求神讓他保留這個秘密,其他所有的,他都願意奉獻給神。但神不放過他,一定讓他交出這個秘密。         […]

No Picture
成長篇

葛老弟的週六“沙龍”

南風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葛老弟”,本名 Donald Gratti,是第一個向我傳福音的人。 夜校初遇           1989年夏末秋初,我放棄了在中科院的研究生學習,退學,從北京回到故鄉,成了一名待業青年。那段時間,是我人生的最低點。徬徨而苦悶的日子中,唯有新婚妻子、家人,特別是慈父,激勵我重整旗鼓,出國留學成了我人生的新目標。            一天,我陪妻子去上夜校英文補習班。老師是個白人,40來歲,清瘦的面龐,目光炯炯有神,講話生動風趣。他在介紹家鄉波士頓的風土人情時,問了大家一些簡單的問題,想來是為了活躍課堂氣氛,也看看班上學生對美國有多少瞭解吧。            也許是因為他問的問題,我都能答得上來,諸如MIT是麻省理工學院的縮寫,等等,所以下課後,他徑直向我走過來,主動和我聊了起來。            他的本名叫Donald Gratti,我聽起來像是“唐納德.葛老弟”。我把這當作笑話告訴他,誰知他竟然很興奮,說這個名字比別人稱呼他的“唐先生”、“唐老師”來得親切。所以“葛老弟”後來也就成了他的中文名字。           雖是初識,我英語又講得磕磕巴巴,但和葛老弟的交談卻相當愉快。臨別時,出乎我的意料,他竟然熱情邀請我,週六傍晚去他家,參加“沙龍”。那時候,能認識個 把外國人,是很光彩的。再加上這是練習英語口語的難得機會,說不定還能在留學申請上請他幫點兒忙,我就忙不迭地答應了。 週六“沙龍”            到了週六,我興致勃勃地去參加葛老弟的“沙龍”。那天來的客人,除我以外,另有七、八人,大多是妻子母校或附近高校的學生,或青年教師。大家彼此介紹後,聊 了一會兒天,然後在客廳裡圍坐一圈。每人手上發有幾張歌篇,開始唱歌。大部分是中文歌,也有一兩首英文歌。中文歌詞用的是繁體字,我有好多字都只能靠猜, 遣詞用句也是我不熟悉的(後來知道,這些歌篇是葛老弟從香港帶來的)。歌曲內容都圍繞著耶穌、神、主。           唱中文歌時,葛老弟就是打著節拍哼唱。而唱英文歌時,大部分人都不能開口,基本上就是葛老弟在獨唱。唱完歌後,葛老弟遞給我和另一個首次來參加這個“沙龍”的人兩本黑色封面的書,告訴我們,這是聖經,是送給我們的見面禮。            然後大家讀一段聖經,接著是葛老弟講解,由師範學院外語系的一個青年老師翻譯。大家或提問,或討論,氣氛熱烈。我後來知道,這種聚會叫“查經班”。            可是,大家把這個查經班叫做“沙龍”呢?原來,如果公開叫“查經班”,絕對會遭取締。而葛老弟一向喜歡用‘Shalom’與人打招呼,Shalom是希伯來文“平安”的意思,發音聽起來類似“沙龍”。於是就有人建議,將這個每週六舉辦的聚會,稱作“週六沙龍”,掩人耳目。            對我而言,這完全不是我所想像的派對。一切都讓我覺得既陌生,又似曾相識。陌生的,是聚會的內容;熟悉的,是聚會的方式——無論是唱歌,還是讀、講、討論聖 經,都讓我不由得聯想到我從小就熟悉、但深惡痛絕的政治學習,只不過歌唱、認罪的對象不是共產黨、毛主席,而是神和耶穌,讀的書也由紅寶書——《毛澤東語 錄》,換成“黑寶書”──聖經。            […]

No Picture
成長篇

黃昏路上共成長

梁幗冰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我因為丈夫病了近30年,退休後又深感人情冷漠,內心像結了冰一樣,了無生趣。        移民到澳洲後,丈夫病逝了。但這時我已經信主兩年,神與我同在,衪醫治了我心靈上的病痛,使我冰冷的心溶解,讓我重獲快樂。         感恩和敬畏,使我願意擺上自己,去服事神。最近,我們教會的鍾牧師,安排我帶領五位來自中國的長者,一同進行福音性查經學習。我雖然知道這任務不容易完成,但還是欣然接受下來了。         這五位長者長期受的是無神論的教育。當中有一位學習過聖經,其餘的聽了一年的主日聽道。我們一起學習《扎根於永恆》這本小冊子,每週學習一次,每次兩小時,一共學習了近兩個月。          學習的結果相當令人鼓舞:五位長者全部受洗! 從拒絕去教堂到主動舉手        長者中有一位,原先一直拒絕去教堂。因為中國的教科書上,把基督教定義為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工具。按此推理,教堂理所當然是個毒害人的地方。        然而,神藉著一件事把她領入了教會——她的女婿借了教會一位姐妹的治療儀使用,事後托她去教會,把治療儀還給那位姐妹。在教堂裡,她所看到的笑臉、關懷和熱情,消融了她的警戒,她在不知不覺中被吸引了。         於是,她從被動到主動,每週高高興興到教會,參加主日崇拜及各種活動。以前她看到女兒讀聖經,就說是迷信;看到女兒禱告,就警告不要走火入魔。現在隨著每週的聽道,她的看法,就逐步改變了。         然而,還有一個疑問阻攔著她——她認為聖經說的童女產子,不可思議,無法接受。她也因此很難相信耶穌是神。於是神就感動她參加了我們這次的查經學習。         在學習即將完成時,我們一起去參加馮秉誠牧師在悉尼的佈道會。會上她突然一下子明白,人不能做的事,神能夠做到!         於是,當馮牧師發出呼召時,她高舉起了手,決志信了主。         更沒想到的是,同去的其他幾位長者,也不約而同地舉起了手,表示了決志信主的心。我的淚水奪眶而出,連話也講不出來! 從想也沒想過到回國傳福音         另一位姓王的長者,她在中國是國家幹部,壓根兒沒想過要信仰基督。但到澳洲後,她深受信了主的女兒的影響,從對聖經完全不感興趣,到不拒絕聽道,到後來決定要在澳洲受洗歸向神,並回中國去傳福音。        她禱告,祈求在回國前,能學習聖經真理、能受洗、能得到傳福音的裝備。她的這個想法並沒有告訴任何人,神卻讓鍾牧師受感動,專門為這幾位長者組織學習。她是第一個報名參加學習的,並如願受洗。學習結束後,她預備了不少福音資料,滿懷信心地回國去了。         神是聽祈禱的,正如聖經所說的:“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6-7) 從眼中只有錢到寧靜安穩 […]

No Picture
成長篇

重生的確據

劉傳章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祂叫你們活過來,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從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弗》2:2)          “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弗》2:5)                 導論          《以弗所書》中第一次使用“行事為人”這個詞(希臘文是一個字 peripatew),是在二章二節。保羅在那裡要把基督徒過去的生活,和現在的生活作一個對比,而這個對比的中間,發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重 生”。基督徒要過健康的教會生活,第一要緊的就是要有“重生的確據”。有了新的生命,才能有新的生活。教會的生活是屬基督的生活,要有基督賜的生命,才能 有在基督裡的生活。         在我們過教會生活的一開始,保羅就告訴我們,我們的生命要改變:過去是死在罪惡過犯當中,如今在基督裡得到重生。從在基督裡和在基督外,我們看到了一個很強烈的對比,在這強烈的對比之下,使我們更願意在基督裡生活。 一、基督之外的生活          保羅首先讓我們看見過去的景況,也就是在基督之外的光景,我們在沒有認識基督之前,是死在罪惡過犯當中,那時的生活可以從三方面來回憶: 1.在罪過中         聖經多次講到罪,罪的意思就是沒有射中目標,也就是沒有達到目的。人犯罪,就是人沒有達到神的標準。許多人想努力做好人,但人一切的善行,在神的眼中,都好像破爛的衣服。          從反面來說,人在罪中生活,自己也不知道是在犯罪,還以為是正常。因為罪惡使人失去天真,過犯使人失去意志,不認識創造與救贖的神。          聖經也多次提到過犯,過犯就是跌倒的意思,就是走錯了路,偏行己路。人犯罪之後,就想走自己的路,而不願意順服神,結果就愈走離神愈遠,以致迷失在窮途末路,在罪中飄流。 2.在世俗中          世俗主義就是現實主義,人心中所追求的,就是現實和眼前。世俗衡量價值的標準,就是“自我中心”,一切都是為己。有人說,人生在世只一遭,能抓多少抓多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