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相遇於何處?

微音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自信主以來,禱告與讀經,已成為我每日生活中之必需,我力量之所在。我已習慣將一切求告神,向神交托。尤其在做決定之前,必先求神的指引與帶領,而不濫用自己的所謂聰明。       禱告與讀經的意義、效果,不親自經歷,難以體會。其實,無論是禱告還是讀經,都是神莫大的恩典。只有與神建立起密切關係,才能從聖經中,以及向神傾吐心意的祈禱中,與神相遇,明白神的教導、帶領,體會到祂那永不改變的慈愛、眷顧、保守。 幾層關係         從舊約先知、大衛、所羅門王,到新約使徒的禱告,都給了我很大的幫助。我看到他們對神堅定不移的信念與依靠,使我明白了:         這位神是我天上的父,創造並掌管萬有的王,卻又是為我捨身十架的主。         從親情講,祂是父,我是子。孩子有什麼不可以向父親求的?只要所求的合乎神的旨意,先求祂的國與義,像主耶穌所教導我們的那樣,那麼我們所需要的,祂必供應。只要不是妄求,父必樂意成全。         從主僕的關係看,祂是主,我是僕,理當在一切事上向祂禱告,所言所行當符合祂的心意,堅定執行祂的差遣與命令。         從君臣看,祂是萬王之王。我們蒙祂選召,成為宣達君王命令的大使,豈不應一心一意、謙卑恭敬、忠心耿耿,專心事奉這位大君王? 為何是我        記得5年前,在一次就診時,醫生發現我有一小小的腫    瘤。鑒於我有癌症的前科,建議我施行手術。         初聞這一診斷,我心中升起了怨言:“為何又輪到我?”但聖經的經句即刻在我腦中呈現:“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6-7)         我立即向神懺悔並感恩,感謝神讓我及時查出病情,從而可得到醫治。返回家中,第一件事,就是俯伏在神的面前禱告。神用《詩篇》23篇中的經文安慰我:“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神是信實的,我手術順利,康復迅速。 最瞭解人         另有一事,數年前,我在某一教會參與事工,聽到牧者在講台上任憑己意、曲解經文,並將不正之風帶入教會,拉一批,打一批,散佈不實之言,誤導弟兄姐妹。我也深受其害,心中甚是憂傷、委屈。        神就在我靈修查經時,賜下了一段話語:“你們若因犯罪受責打,能忍耐,有什麼可誇的呢?但你們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這在神看是可喜愛的。你們蒙召原是為此……”(《彼前》2:20-21)。         和我一起查考聖經的人,都發出感恩與讚美──只有那位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的罪受逼迫的主,最瞭解我們。還有什麼比得到主的認同更為有福? 從不失望         […]

No Picture
事奉篇

對〈知其所以然〉一文的回應

微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十分高興看到《舉目》第九期,專門以教會傳統為主題,刊載不同觀點的文章。我為之感恩,因為它使有志于屬靈生命成長的基督徒,能用聖經的教導來分析、辨別,哪一些教會傳統合乎神,哪一些既不能造就人,反會帶領人追求形式、外表。          筆者未深入研究過諸多儀式、典禮等等如何形成,不敢在此妄言。神在舊約制定律法、律例、節期等等,要以色列人──神的選民遵循,為的叫他們遠離罪惡,認識何為罪,並要他們牢記神救贖的大恩,以持守神的道,成為蒙福的民族。           神所喜悅的大衛王,不僅為聖殿的建立做了無數的準備工作,包括從金銀財物到祭司的班次設立﹐歌手的組織、訓練,讓他們在殿裡彈琴唱歌,讚美耶和華(《代上》22-25章)。啟示錄記載了天國的敬拜頌讚。           救恩的年代就出現了一批深深感謝神救贖大恩的基督徒,包括有牧者、詩人、作曲家等等,在聖靈的感動下,作詩,譜曲,或引用聖經的經文作了無數優美的讚美詩 歌。這些詩歌經歷了時間的考驗,散發其巨大生命力與感染力,不斷鼓勵安慰神的兒女。所以,在福音派的聚會中用之來歌頌讚美神。有的還有詩班獻唱,代表眾信 徒向神發出感恩、讚美的心聲。這是美好的傳統﹐應該遵循發揚。          但是,不是所有的教會傳統都是如此。教會今日不少運作都是歷史的遺傳,也有 自行的創作,更有文化背景的影響。因此,難免有世俗的東西被帶入教會。教會中更有人忘記了:教會乃是神的家,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重 點應傳講神的真道,培育信徒,傳揚神的美德,主的救恩,榮神益人。這才是教會的傳統,合乎聖經的教導。           讀了〈知其所以然〉一文,文中稱“儀式與典禮對于基督徒的信仰與教會認同感重要無比”。這些外在的東西,怎可說重要無比?          〈知〉文又指出﹕“我們是恪守典禮的受造者。”完全無視上帝當年造祂百姓的目的,“這百姓是我為自己造的﹐好述說我的美德”(《賽》43:21)。這一所謂的恪守典禮的受造者,恪守哪一家的典禮?什麼典禮?           典禮、儀式之重要在〈知〉文中,竟然說“典禮幫助我們處理無法控制的因素……它使真理向我們戲劇化地呈現出來……是構成我們行為的基本要素。”是自創一番沒有根據的理論。          《以賽亞書》1:3-17節,記載了神藉先知以賽亞曉喻祂的民:離棄罪惡,學習行善,尋求公平。不要用無謂的獻祭、口不應心的禱告、死守節期惹神憎厭。外在的東西永遠替代不了憂傷的靈,認罪的心。神所要的是:“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6﹕8)          信徒去到聚會之處、教堂或某弟兄、姐妹之家,乃為同心合意祈禱、讚美、敬拜神,聆聽神的僕人傳送來自聖靈的信息,以指導日常行事為人要按神的旨意行,並以愛神,愛人的心榮耀神,將救恩帶給人。強調的是心懷意念的更新變化,而不是重形式、禮儀。          我們堅守聖經所指出的信而受洗,領受聖餐的禮儀,為的是效法主,紀念主,但卻不是重禮儀而輕生命的改變。同樣,好的傳統會遵守、發揚,但不是隨己所欲,人云亦云,盲目地跟風。而是在聖靈的引領下,按聖經的教導去遵行。          聖經確如〈知〉文所言,不是“萬用手冊”。聖經是神的啟示,于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17)。真誠地祝願並希望,真正蒙恩得救的人從聖經中領受主的教訓,回歸聖經。 作者原為大學教師,已退休,現住加拿大溫哥華。

No Picture
事奉篇

對〈全職或帶職〉一文的回響

微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舉目》內容包羅萬象,作者既有全職、半職教牧同工,也有一般信徒。我十分喜愛這本旨在幫助靈裡有追求的基督徒成長的雜誌。但從不同執筆者的文章中,也看到了人的不同著眼點,我想,這應屬于“萬事互相效力,使愛主的人得益處”了。          《舉目》第10期崔思凱弟兄的〈全職或帶職〉一文,所提出的一些觀點,本人就十分認同,例如:神聖祭司的身份已被每一信徒所取代,而大祭司就是主耶穌基督。崔 文又引用了前輩加爾文提倡回到聖經裡,來檢驗任何教義與制度,更提到“應在生活的每一方面都神聖,而不僅是在教會服事時!”又如關于呼召的觀念,馬丁路德 發展的,“不是到曠野才叫做呼召”。我特別認同的是:“神呼召我們不是到某一個職位上,而是到一個事工上。應把職位與事工的異象分開,不必用職位作為呼召 的對象。”           由于這幾年一直有機會參與不同教會的事奉,我看到有不少教牧同工,一直抱著為主牧羊的心態,在自己的崗位上,兢兢業業、謙卑敬 虔地事奉。但是確也感覺到,傳播神道的講臺軟弱無力,並時時看到一些標榜著蒙呼召、有異象要牧會的人,卻不致力于事奉主,而是著力于抓住這個職位所帶來的 名與利,甚至不惜運用世俗的手法玩政治把戲,把教會變成了追名逐利的舞台。導致教會日常的支出龐大,用于宣教的奉獻被挪用。記得有一位牧者講過一句話: “用于宣教的費用大過于日常支出的是一個好教會。”此話深得吾心。           然而,另有一些教牧同工,卻矯枉過正,只著眼于如何領導教會與世界接 軌,著重普世差傳。這並不錯,但是一個宣教的教會,如果忽視了對弟兄姐妹的培育造就,就會宣教後繼乏力。只有信徒的靈命在神的道中得到培育,才能有生命的 改變,才有真正的事工。因此,我非常贊同蘇文峰牧師在《舉目》第9期〈息息相關〉一文中,所提出的:從靈命到生活再到事奉的原則。三者息息相關,彼此互 動,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將主的大使命變為真實的行動。           牧者的身教重于言教。中國有句俗話:察其言,觀其行。《雅各書》2:17提到:“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光是吶喊,光是言教,沒有活出來,而沒有一顆火熱的、事奉的心,認真体會主耶穌諄諄叮囑彼得的:“牧養我的羊,餵養我的羊。”那就會將神的羊帶向斜路,偏離了正道。           牧者的作用是明顯的,忠心的僕人不事二主,必能身体力行主的教導。切盼一切有志于事奉的信徒,或已成為傳道、牧師的,能真正明白神的呼召,明白那不是呼召你我到一個職位上,而是到事奉主的工作中,榮神益人,做神的好管家。 作者原為大學教師,已退休,現住加拿大溫哥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