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赴死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不知道是誰曾說過,“人從生下來的那一刻起,就開始赴死。”乍聽之下,如此說法讓人覺得很 誇張。但是,仔細思量,這句話敘述出一個不爭的事實,就是人從生下來那一剎那開始,就向死亡的墳塋邁進。然而,有些人往往活著彷彿自己擁有永恆的生命,沒有死亡,恣意揮霍生命;但有些人卻是營營擾擾地尋找自己生命的價值。我比較偏向後者。 生命的掙扎         我是個很認真的人,美滿的家庭、竭力地事奉、學業的成績、工作的成果似乎將我的人生編織成一幅美麗的圖畫,也肯定了我人生的價值。然而,這幅自以為很美的圖畫在好友得了重病的衝擊之下,瓦解為碎片。好友面對死亡的掙扎成為我生命的掙扎。        好友在面對癌細胞的侵蝕時,最大的掙扎之一是不想也不甘願面對生命就此結束的這個事實。他曾經說當他鼓起勇氣接受癌症的事實時,回頭看稚齡的兒女,心就 弱。他的求學歷程極其順利,在國內是最高學府的高材生,出國讀書也是名校研究所的畢業生。還記得有一次我們聊天,他分享自己在某次的特別聚會已經奉獻自 己,為主所使用。但是,在這次的分享不久,他被診斷得了肺癌。他討厭人們用約伯的經歷安慰他,因為他根本不想做約伯。我無法安慰他,因為我既不想做約伯, 也不願意面對與他相同的處境。幾次我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哀哭,為好友生命即將結束掉淚,更為自己生命的軟弱及無奈悲慟。我觀察世事,不明白為何好人遭難、 惡人倒享福樂,天理何在? 生命的主權         我時常為好友禱告,也不斷地向主詢問心中的疑惑。有一天晨更,神開了我的眼,那天所讀的經文是《詩篇》73篇,詩人抱怨為何惡人享樂,而神的子民喝盡苦杯,他自覺徒然潔淨了自己的心。詩人的掙扎與埋 怨正是我心中的吶喊。然而,詩人所尋找到的答案也打動了我的心。我看到自己的愚味無知及渺小,我看到神永生的應許及神的主權。當我開始尊重神的主權時,心 中的掙扎及懼怕消逝,對將來的昐望從內心湧出,也看到神的公義及慈愛。         得到答案之後,我並沒有向他分享。雖然我心裡很想一吐為快,巴不得他能有相同的領悟。但是,我知道他的聖經知識遠比我豐富。況且,自己從前也讀過幾次這段經文,卻毫無所獲。我決定靜默,繼續為他禱告,求神自己向他啟示。我知道神的啟示是大有能力的。        又為他與神的關係禱告了兩個月左右,一天當我又準備開口為他懇求主時,居然再也求不下去,心裡有感動就是神已經成就了大事,是讚美的時刻。於是,我就為神在 他身上的作為讚美主。兩、三週後,我收到他的一封短簽,分享他出門旅遊時,由路過的一所教會主日崇拜信息中,領會到神的作為。這是他給我惟一的信函。由信 中,我感受到他的平靜與安穩。 生命的價值         好友還曾經面對另一個掙扎,就是尋求自己生 命的價值,他要證明自己的生命沒有白走一遭。他在尋找自己患癌症的意義,認為自己患癌症的目的是為了要事奉神,領人信主。他的反思也是許多人所尋求及思考 的問題。曾有一位在學術界工作的朋友告訴我﹐說:“我的研究成果有益社會,認真教學培植後進,這就是有意義的人生。”另一位在事業上極其成功的朋友則說: “能夠幫助我的手下員工由懶散無人生方向到積極進取,就是我的成功。”他們所說的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事業成功、有益人群、美滿家庭及有果效的事奉,似乎能夠肯定一個人的生命價值。        但是,我的心中隱隱約約地覺得不妥。因為有些人可能從來沒有機會接受教育,有些人境遇坎坷,出生在弱勢的環境 中,有些人無辜地成為破碎家庭的犧牲者……然而,這一切不應該影響他的生命價值。況且,事奉的果效也不能夠做為一個人的生命價值。事奉全屬恩典,結果全在 神的手中,不管果效如何,它的目的是幫助我們能夠經歷他。我在探索,由永恆生命的角度來看,到底生命的價值何在?當我見天父時,他是如何看我的一生? […]

No Picture
成長篇

像水充滿洋海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某次聚餐時,與一位久未見面的朋友聊天。他是教會的執事。我順口問他,最近與神的關係怎樣﹖他 回答,很糟糕,很乾。我又問,那你的靈修生活怎樣﹖他馬上回答,非常好,我天天讀經,並且讀經常有亮光。這段對話逗留在我腦中,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我大 惑不解:若是有良好靈修生活,與神的關係怎麼會枯乾呢﹖這兩者到底該如何聯繫﹖ 從希伯來人的觀念看“知道”         (know)一詞,或許能讓我們一窺堂奧。《聖經原文串珠註解》指出,“知道”這個字在舊約出現944次,多半譯為“認識”。在希伯來人的觀念裡,人的整 体雖可分為心、靈、意念,但彼此又是密不可分的。所以,希伯來的“知道”,不僅牽涉意念(人的頭腦認知),而且涉及全人。         有時候,“心”被視為認知的器官,比如詩人說:“我心要想通達的道理。”(《詩》49:3),就是一例──順附一提,聖經用“知道”一詞,來描述夫妻“同房”的關係(《創》4:1;《撒上》1:19;《太》1:25)。可見在神心意中,夫妻關係是一種心連心的認知。         在這個定義之下,學習聖經、認識耶和華的知識,會為人帶來生命的大改變。         還記得某個清晨起床,我興高采烈地拿著聖經,到自己平日靈修的地方。我一路走,一路等不及地對主說:“你今天要給我什麼亮光?”我會這樣興奮,是因為已連續好一陣子,讀經很有收穫。不但經文每每躍出字面,還會與其它書卷,相互呼應。         這時,心靈感受到聖靈微小的聲音:“你要的不是亮光,而是我的同在。”我茅塞頓開。單是亮光(對聖經的知識),不能真正滿足我的心。惟有祂的同在,可以成為改變我生命的動力。          聽過巴比‧康納(Bobby Conner)的見証。大約二三十年前,他在美南浸信會牧會。他們的教會雖然小,但很蒙福,受洗人數超過當地大教會。然而,康納牧師意識到,自己缺少聖經中“聖靈充滿”的体驗。於是,他開始了尋求。         他首先去找自己的好友羅傑斯,一位聖經教師。羅傑斯對他說:“你需要有人為你按手祈禱!”康納回答:“那就請你立即為我按手禱告。”於是,羅傑斯為他祈禱。但是,什麼也沒發生。         接下來,康納去神學院求助。他找到某神學院神學方面的領袖人物為他代禱。當他敘述自己心靈的追求時,他引用了《馬可福音》16章16-18節,“信而受洗的 必然得救……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但那位神學院領袖回答:“據我看,應該從聖經刪去這幾節經文。”他只好失望地回家。         之後,他想,何不去五旬節教會看看﹖五旬節教會該知道怎麼得到聖靈充滿!於是,他到當地的五旬節教會去。當他向牧師說明來意時,那位牧師突然往後倒,而其他會友尖叫、跳來跳去。他跑去躲在鋼琴椅子下祈禱,主告訴他:“這不是我!”         回到家,他心裡極其難過。他已經想盡辦法了,但毫無所獲。他只好禱告。當他呼求主名時,有一節經文出現在他的心裡,那就是《路加福音》11章13節:“你們 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嗎?”於是,他開口向主求。立即,聖靈從上澆灌下來。         “聖靈充滿後,更愛慕神的話語,並且對神的話語有美好的洞見。神的話語洋溢著生命,如同一封情書滋潤著生命。”康納牧師如此形容。         這是康納牧師的經歷,我想他並沒有暗示神學院的教導都有問題,也不是指五旬節教會有問題,而是鼓勵大家,要以求真的態度面對神的話語,聖靈是開啟人認識神的關鍵。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回來吧!孩子! ──傷痛的突破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在911事件的陰影下,我想2002年美國最傷痛且感到羞辱的父母,大概是法 蘭克與瑪莉琳‧林道夫婦(Frank Lindh & Marilyn Walker Lindh)了。他們的兒子約翰(John Walker Lindh)自小是資優生,但是從11歲起生病,且不能適應學校生活,一再轉學。于是,父母決定把他留在家中自己教育他。         12歲那年,他看完電影《黑潮─麥爾坎X》(編按,Malcolm X,講述一位美國黑人民族主義者成為“黑人穆斯林”的故事)後,開始對伊斯蘭教產生興趣。16歲讀完高中,正式皈依了伊斯蘭教。         自此,他愈來愈虔誠。17歲就離家,去也門回教國家游學。2001年4月,他與家人失去聯繫。到了當年12月1日,瑪莉琳才知道自己兒子尚在人間。但那個溫和、敏感的兒子,也成了美籍的“神學士”(Taliban),是國家的叛徒。        在新聞媒体前的瑪莉琳,眼中沒有哀傷,只有一片絕望的死寂。許多人怪罪瑪莉琳教子無方,甚至有人寄恐嚇信,要一槍斃死她和約翰。然而,《時代雜誌》訪問瑪莉 琳的鄰居朋友,得知法蘭克雖然是同性戀,並且已離婚,瑪莉琳卻是尋常的母親,很重視與孩子的關係(註1)。那麼,約翰的問題,真是教育不當或父母婚姻失敗 造成的嗎? 費解          現代教育家一再強調“環境對子女的深切影響力”。然而,環境真是決 定一個人前途的唯一因素嗎?好像也不然。像北美受人尊敬的兒童腦神經外科醫生卡爾森(Dr. Ben Carson),他自小父母離異,由只有小學三年級學歷的母親撫養,在貧困的黑人區長大。因此,血腥暴力對他來說,是司空見慣的事。         他自述五年級的自己,功課總是墊底,是同學奚落及老師漠視的對象。如今,卻獲得無數的獎章與名譽博士學位(註2)。他超越了環境的局限,是人人敬重的醫師。他把自己的成就與改變,完全歸功于神(註3)。         而有些在良好環境長大的孩子,也未必就一定成為父母心目中的乖孩子。我的一些朋友,竭力為孩子預備最好的環境;在品德、知識、待人接物各方面,也提供最好的教導。但他們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孩子墮落,苦口婆心的勸說,成為耳邊風。有的孩子甚至離家出走。         這樣的故事,著實令人費解。這樣的傷痛,他人也難以明白。當這些傷心的父母,向朋友陳述煩惱時,最怕碰到聽的一方熱心提供“教子妙方”。這些好意多半是雪上加霜,讓他們痛上加痛。         在這世上,當然沒有完美的父母。每個有自省能力的父母,總能說出自己教養兒女的疏忽之處。但他們的不完美,是造成兒女離經叛道的主要原因嗎?那麼如何解釋其他兒女的優秀呢?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走出這場惡夢? […]

No Picture
成長篇

在愛中重拾歡樂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還記得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已經落入心靈低谷,奮力靠主的恩典爬出來之後,曾暗暗地下決心,不要再落入心靈的低谷。回首看那時的我,實在太天真了。走入心靈低谷本是人生的一部分。然而,我同時也体驗到,每回的心靈低谷之旅,都是等候上帝施恩的時刻。          我的孩子一出生,就發現身体先天有些問題。並且由于她出生十天就開刀,發育比其他的孩子慢很多,她又特別沒安全感,常常哭鬧個不停。甚至別人多看她一眼也嚎 咷大哭。頭幾年,看到同齡健康的孩子,我心裡總是酸酸的,不忍多看。然而,一路上,我學習拋棄自憐,仰望上帝,學習去愛、去祝福其他健康的孩子,也就慢慢走出這個低谷。         從而,我看見上帝常有特別的恩典在她的身上,体驗到上帝比我還愛她,並且上帝也深愛我。         還記得一歲多的她,愛哭程度到了讓我們受不了的地步。于是,我們向上帝懇求更有愛心,並且一直為她禱告。沒有多久,她的愛哭就明顯減少。等她三歲上幼稚園時,她的老師大大稱讚她,讚美我真會教育孩子,因為她是班上惟一初次上學不哭的孩子。         有兩年多的日子,我的身体不是這裡有毛病,就是那裡出問題。一度還因左半身麻痺上急診室。我身邊的朋友也是這個得癌症,那個得癌症的。後來,我母親也診斷出癌症。我的心情真可說是愈來愈灰暗。         然而,在那段時間,我雖學習得很緩慢,但一步一步,我更深學習到上帝是愛我的,祂從未撇下我。我拒絕活在病痛的恐懼中,決心活在上帝的大愛中。這是意志力的決定。我知祂是我的主,我身体的主,我靈魂的主。我領悟到每一天都是祂賜予我的禮物,我學習去珍惜每一個日子。           從十多歲開始上教會到現在,內心最常發生的衝突,就是在面對教會中的紛爭、不合,或是發現自己背後被人插刀,或是被誤會時。廿歲時,曾想遠離是非,尋找一片淨土;幾年後,斷了這種念頭,懇求主給我足夠的恩典,讓我一輩子不要因人的緣故離開祂。           然而,經過多年來,一件又一件事發生,今日的我才明白,教會是我學習愛的場所。愛可愛的人,何其容易;愛不可愛、甚至傷害自己的人,才是學習“愛的真諦”。           當被人背後不實地批評,我努力學習去祝福對方,看對方的好處。于是,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不知何時已痊癒,自義自憐早已跑到九霄雲外。也不想解釋,事情就過了。不在乎別人怎樣看我,只在乎主怎麼看我。          曾聽過鮑勃‧瓊斯(Bob Jones)的見證,他在1975年因車禍重傷──醫生說從未看過受傷那麼嚴重的人。他拒絕上醫院,決心要死的話,就死在家中。于是,他被送回家。他躺在 床上,突然大嘔血,身体十分疼痛。突然在最痛的那一剎那,他發現自己的靈魂脫離了身体,並且也不再有疼痛感。          他知道自己已經死了。他穿過一個光的隧道,到了一個地方。那裡有兩排人,一排是通向地獄。那些人的眼睛充滿空洞與訝異。原來他們在世時,以什麼為主,就受他們在世時的偶像綑綁,一同進入地獄。          另一排則是面對耶穌。等他排到前頭時,他看見一個八十九歲的黑人婦女,身旁有好多天使陪伴她。他問為什麼?聖靈回答他,她在世的時候是忠心的僕人,為上帝大 大使用。他聽到耶穌問:“女兒,你學習去愛了嗎?”那婦人張開雙手,回答:“是的!”于是,耶穌親吻她,打開自己的心門,讓她走進去。           接下來,是一個十一歲的小女孩,她一生殘廢,四五歲起就只能躺在床上,但她常常祈禱。耶穌問:“女兒,你學習去愛了嗎?”那孩子回答:“是的!”于是,耶穌打開自己的心門,讓她走進去。          第三位是一個九十三歲的婦人,一生有五十年受關節炎之苦。耶穌問:“女兒,你學習去愛了嗎?”她回答:“主啊!你是知道的。我年輕時,心裡充滿苦毒。我每週 上教會,但我常用言語攻擊人,批評人。”耶穌對她說:“靠著救贖的恩典,你可以進來。”于是,耶穌打開自己的心門,讓她走進去。 […]

No Picture
成長篇

晨耕、晨更?靈修!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跌跌撞撞,捕魚曬網          信主前,早就知道基督徒應當天天要守“晨更”。信主後,理當履行這項義務。什麼是晨更?長輩們說,就是早晨起來讀經禱告。我先是使用英文版《每日靈糧》。在升大學的壓力下,這不失為一箭雙雕的好辦法,不但盡了上帝子民的義務,也可增進自己的英文閱讀能力。          剛開始的時候,是兩天捕魚,三天曬網。“晨更”這項義務真不容易盡,常處挫敗中。有時一停,就停了個把月。然後再心懷愧疚,重拾晨更。對我來說,晨更該說是“晨耕”,每天早晨起床心力勞動,得到的是枯燥乏味。          就這樣反反覆覆的,年初立志要養成穩定的晨更習慣,到了年尾就懺悔,隔年再立志。感覺上,上帝似乎高高在上,遠在天邊,晨更與我生活似乎不太相干。只是若不晨更,心中有一份隱隱的愧疚感。          不過,這樣子的日子也沒撐上很久。兩年後,由于一連在教會的圈子受傷害,我離開教會。過去聽講道,就像上醫院的急救病房打救命針,再撐到下次聽道。現在,索 性連教會都不去了,在家自己讀經禱告?不過,這也沒撐上幾天。一兩年後,連自己信主也不敢提,信仰在我生活唯一的痕跡,是書架上那本聚著厚厚灰塵的聖經。          之後幾年,儘管表面上行事順利,但內心空虛感逐漸吞噬我,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于是,我回到主的面前。再回到教會時,有件事頂有趣,就是“晨更”這個名詞, 似乎已經銷聲匿跡,取而代之的是“靈修”。還是指的同一件事,不過聽起來好像不要求一定要早晨讀聖經,似乎放寬了時間限制。          我重拾聖經, 做了個禱告:“主啊!請讓聖經變成活的,不再是歷史故事或勵志警言。”沒幾天,讀經不再與我的生活不相干。往往當日讀的經文,成為我生活的指引。在突發事 件時,所讀的經文,教導我怎樣照上帝的心意行事。有時心領神會所讀的經文,與聖經別處的經文或故事串在一起,又讓我更深入明白經文的意思--這可能就是基督徒所謂的“亮光”吧!          我就這樣按著章節每天“靈修”,常會遇見讀不懂的地方(至今仍有),也有覺得枯燥難耐,譬如:看《申命記》,先知書,讀了好多章才有一兩句讀到心裡,產在共鳴。《雅歌》更奇怪,那麼熱情露骨的書卷,怎麼會收錄在聖經中似乎與信仰不太搭調。          不過,我就學馬利亞,把不懂之處放在心裡,繼續往下讀。這些疑問,在稍後幾天的讀經中,或是閱讀解經書與聖經背景的書籍時,多數找到答案。          靈修不再是那麼難耐。然而,隨著時日前進,聖經讀了幾遍,對聖經背景也有基本的認識,靈修卻不見得總是那麼有勁。我跌跌撞撞的,犯不少靈修的錯誤,或對靈修 有錯誤的認識,導致失去了靈修的真義,自然失去靈修的動力。我深願與讀者朋友分享我的錯誤,期盼我的失敗能成為大家的借鏡: 錯誤一:專注在聖經的亮光,而失去“聆聽”           開始靈修的前幾年,那份靈光一閃、心領神會上帝的話語,是極其喜樂的事。尤其所讀的經文,正正解釋了稍前對某段經文的疑惑,或是看到前所未見的上帝的屬性 時,更是格外興奮。然而,我有好幾年的時間,靈修常處在情緒起伏不定中:若是讀經有亮光,就神采奕奕;若是連續幾天沒有亮光,就陷入悵惘中。           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我才領悟到自己的問題,出在過分專注于聖經的亮光,卻往往忽略了“聆聽”,即忽略了讓聖靈指引我在生活中經歷上帝的話語,以致靈修與生活落入一分為二的景況。我忘了當初最吸引我靈修的,是在生活中經歷上帝的話語。          我逐漸領悟,並不是對聖經有更多的認識推動我靈修,而是靈修與生活連結的体驗,吸引我到上帝面前。          […]

No Picture
成長篇

我的歲寒三友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我認識了許多天使般的人物,有老、有少,有古人、有今人。其中一些人我有幸與他們相處幾年,而有些人只是短短幾天,還有些人是從書本中認識的,他們的生命塑造了我的事奉觀。現為大家略介紹其中三位。 藹宜          我這人有個毛病,就是一搬家,就疏于與朋友聯絡。其實,這也算是人之常情。搬遠了,聯絡多半隨著時空的距離而減少。         然而,譪宜在這方面可叫我開了眼界。譪宜是一所大教會傳道人,負責教會初中、高中、大專、社青團契,外加媽媽團契、大陸事工……老實說,在那個教會與她同工 一年多,我還是搞不太清楚她究竟負責哪些事工,只知道她滿腦子傳福音,三句不離宣教。精力充沛是她的特徵,宣教是她衷心所愛,看見有人經歷神是她的樂事。          由於老公工作原因,我們由加(加拿大)西搬到加東。我心裡想,和譪宜的友誼大概到此得劃下休止符。藹宜的忙碌可是有名的,教會有好些人說,教會聘到譪宜真蒙福,一人抵三人用。然而,出乎我的預料,我與譪宜之間的友誼並沒有受到影響,反倒更深刻。          過去八年多,譪宜恆切關懷著我靈命的成長。由於加東的渥太華的屬靈資源沒加西的溫哥華多,她每隔一陣子就一箱箱地寄包裹給我。拆她的包裹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因為我知道裡面有靈糧,諸如﹕書籍、錄音帶、錄影帶、貼紙……,有的給大人,有的給孩子,她關心我們全家人的成長。我知道她待己很節省,但是,凡只要對我 靈性成長有益的,她總是竭力供應,八年多沒停過。更稱奇的是,每當我心靈受傷,甚至說也說不出口時,她的電話總是即時而到。每次我們一齊禱告後,我心裡的 陰霾亦是一掃而光。而我不過是她羽翼之下,她所關心的人之一。          譪宜很愛禱告,喜歡在主的面前傾心吐意。她手上事奉多,但親近主的時間絕對 不少。有一次她帶著我禱告,向上帝獻上讚美、感恩,還記得閉眼禱告時大約下午三點多,天還很亮。剛開始時乾澀得難以開口,但是漸漸在禱告中感受到上帝的 愛,不僅禱告不覺枯燥,更有一份甘美從心底油然而生。當敬拜告一段落,張開眼,天已黑了。現在回想起那次的体驗,心中還有絲絲甜蜜的餘味。          我深知,她充滿精力、活潑事奉的秘訣,在於每日肯花許多時間親近主。在親近主、讚美主當中,她享受上帝大愛的甘甜,而這份甘美的關係成為她事奉的動力。每日 親近主,竭力向主表明心中愛意,是事奉絕不可少的一環。也惟有這樣子定意以行動愛慕上帝,才能摸著上帝的心意事奉。這道理淺顯易懂,卻常受人忽略,尤其是 服事擔子繁重的人,更容易頭腦認知這項道理,卻仍身陷“不顧彈盡源絕,人仍衝鋒陷陣”的事奉型態中。 施伯母           第一次見到施伯母,是以逃之夭夭收場。事情是這樣的﹕我在教會遇見她,早聽說她是牧師的丈母娘,來探訪女兒。我對她微笑,打個招呼,沒想到她眉開眼笑回應我,並且熱情 地拉著我的手,操著濃濃鄉音的國語,說﹕“來﹗我背聖經給你聽﹗”她不是背一節,也不是背幾節,而是背出一整篇。其實我當時聖經也看過幾遍,但她鄉音好 重,我聽不出她在背甚麼,更別提搞清楚出處。          這下可慘了!要是她背完後考問我經文內容,該怎麼辦?一身冷汗直流。終於她背完了,咧著嘴對我笑,我只有乾笑以對。接下來,她又開始哇啦哇啦地講一堆話,可能是在分享這段經文的內容,而我只有繼續乾笑的份兒。好不容易等她鬆了握住我的手,我立即落荒而逃。           沒多久,我們搬到溫哥華,碰巧是施伯母住的城市。我們禮貌性地拜訪她,沒想到因而拓展了我的眼界。雖然我和施伯母參加的是不同的教會,再加上我工作忙碌,接 觸並不算頻繁。然而每次碰面,她總是精神抖擻地分享上帝的話語與上帝的作為。雖仍時有聽不懂的地方,但次次見面都大有收穫。 […]

成長篇

莫說不能 ──合一的祕訣:謙卑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難言之苦        基督徒的使命是走入世界,而後帶人走進上帝的國度。但是從歷史來看,教會的內部紛爭往往削弱了傳福音的力量。          內部紛爭常令教會有口難言。信主稍有年日之後,就間歇聽到或親眼看到教會的內部紛爭。有些事件甚至成為社會大眾茶餘飯後的新聞。這些故事的導火線各不相同,但是結局卻是一樣──兩敗俱傷。         例如,有朋友從牧會的工場退下,提到會友的攻擊如同開批鬥大會,雖是幾年前發生的事,仍舊心如刀割,難以釋懷,再也不願牧會。也有朋友在傷痛中,停止教會事奉,遠離是非,做“安靜”的基督徒。         還有朋友雖悲傷嘆息,仍舊願意站起來,繼續牧會或擔任執事長老,但過去的傷痛成為後來事奉的暗瘡,一觸即發,成為事奉的絆腳石。當然,也有朋友在傷痛後,靠著上帝的恩典,得醫治,沒有苦毒,繼續事奉。         然而,這種內部的紛爭總會使一些旁觀的基督徒,心有餘悸,遲遲無法邁進事奉的大門。         耶穌在臨別禱告中,為門徒和後代信徒向上帝懇求,“叫他們合一,像我們一樣”(《約翰福音》17:11,21)。對此,我一直在思考,就是耶穌為甚麼不乾脆 命令信徒合一,像祂後來命令信徒向萬民傳福音一樣?傳福音的大使命再加上合一的命令,不就是最完美的組合?可以攻無不克?         然而,當我思考 教會內部合一的可能性時,發現“合一”根本不是人可以“做”的事。耶穌祈禱“我在他們裡面,你(上帝)在我裡面,使他們完完全全的合而為一”(《約翰福 音》17:23)祂的禱詞指出,信徒合一的前提是讓基督住在裡面。人成為基督徒,就進入與耶穌基督的關係中,而這份關係也包括在言行思想上順從聖靈的引 導。         滿有聖靈的人會在生命每個層面都願意讓神掌權,這就是與基督合一。信徒一旦與基督合一,也就能夠在主裡與其他的信徒合一。由此可見,信徒合一全然是上帝的恩典。 疾風烈火         那麼我們要怎樣在生活中領受上帝合一的恩典雨露呢?依我看來,秘訣還是在“謙卑”兩字。耶穌在世時,豎立了最佳美的典範。祂幾次提及,自己的言行都不是按自 己的意思,而是按著上帝的心意(《約翰福音》5:30;6:38;7:16;8:28、42;14:10、24)。祂甘願背負眾罪,上十字架,就是最美好 的榜樣。         按照上帝的心意行事就是謙卑,自然會帶來合一。         而反觀一些信徒,往往先自擬計劃,然後要上帝祝福;或是憑一己之力達到眾人眼中的成功,然後歸功于上帝。這些都不是上帝所喜悅的行為。“聽命勝于獻祭”,是亙古常新的真理。當我們重視自己的計劃,高過尋求上帝的心意時,驕傲就開始發芽生根。         自己的計劃與上帝的心意,兩者有時並不容易分辨。我發覺自己思慮緊密的理性分析的結果,有時候不見得合乎上帝的心意。有時自以為時機到了,想趁熱打鐵,卻不 見得是上帝的時候。我明白自己太容易落入“自以為是”的驕傲陷阱中,而不自知。甚至就算正在尋求上帝心意時,也是如此。 […]

No Picture
成長篇

領悟,在寂聊中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在來到北美之前,日子總是排著滿滿的節目,似乎閒下來就是浪費生命。上班之外,不是兼家教賺外快,就是上課學些新鮮的玩意。晚上徜徉在書海中,就又過了一天。         說來慚愧,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自己當初為甚麼要出國。曾遲疑是否該出國讀書,老爸說:“先申請學校看看再說,等申請到了再決定。”想想有道理,于是忙著 考托福、GRE、申請學校。等申請到學校,正考慮去與不去,老爸又開口了:“既然申請到,為何不讀呢?早去早回!”這話聽起來還真有道理。于是,硬著頭皮,跟著人潮出了國。         剛出國時,最難適應的不是語言文化,而是晚上八點以後,那份難耐的寂靜和睡前無書可入夢。手上唯一非專業的中文書籍是聖經。老實說,當初出國時帶著聖經,只是圖一份心安罷了。我必須承認自己當時的信仰,還是停留在偶而會為未讀聖經良心不安,想起來就盡天國公民責任的程 度。雖然對所讀的經文偶有所感,但是基本上沒什麼樂趣可言。聖經不就是一堆以色列人的歷史和勵志良言嘛﹗偶而看看,對靈魂有益!         然而,那份難耐的寂靜和睡前無書可入夢,為我帶來終生最大的福氣。我開始閱讀手邊的聖經,心裡燃起陳封已久的渴慕,並且愈燒愈旺,心裡愈來愈無法滿足于自己的“信仰”。于是有一天,我做了個禱告,沒想到那竟是改變我一生的禱告。我求主讓聖經不再是歷史故事或是勵志良言,讓聖經成為活的一本書,讓我要經歷神。          這個禱告引領我的生命進入一個全新的境地。沒幾天,就發現神的話語是活潑有生命的。早上讀的經文,尤其有些在心中徘徊不去的經文,往往當天或隔一兩天就有事 情發生,幫助我更認識這句經文的涵義。聖經不再是幾千年前的歷史,而是神今日對我說的話。有些時候,讀到的經文教導我遇到某些狀況時,該怎樣照著神的心意 行。而那一兩天果真就碰到類似情況,那句經文就浮現腦海。我照著神的話去做了,于是,對那句經文有更深刻的体會。        有時候生活中遇見難題或選擇時,在禱告中求問。結果,在每日讀經禱告中神用祂的話語引導我走當行之路。聖經對我不再是知識,而似乎是禱告得回應的途徑。         有些時候,經文是預先賜下來的應許。讓我遭難時不會不知所措,而能抓住祂的應許往前走,最後經歷到祂的信實。         有些時候,經文領我更認識祂的屬性。祂是有位格的,主動要與我建立關係;祂全知,所以祂了解我的憂傷與疑惑;祂是全能,祂能在每件事情上幫助我;祂全愛,祂 無條件愛我,包括我不可愛的一面,所以我不用為了要祂愛我而費力做工討好祂;祂信實,祂永遠信守對我的應許……“祂”不再是白紙黑字,也不是高不可攀,而 是我生命的中心。         有些時候,經文領我更認識自己,幫助我突破自己生命的瓶頸,改變我自我扭曲的形像。神的話語是煉淨的,是清潔的,並且有莫大的能力!         有些時候,經文是安慰的言語。當我受冤枉、受傷害、哀傷時,安慰我。幫助我選擇饒恕,去愛與被愛!         有些時候,經文是為了身旁弟兄姐妹的需要賜下的。早上讀的話語深印在腦海中,結果當天下午或隔天,就有弟兄姐妹來找我,訴說自己的困難。而那節經文就是他所需要的話語。          讀經也有冷淡的時候,但是我有個絕招,就是禱告。求神來吸引我,熱愛祂、親近祂。每回一做這樣的禱告,祂就信實地回應。我現在已經不等到低潮時再求神吸引,我平時就常常求神吸引我,讓祂的愛成為我讀經的動力!          讀經成為經歷神的良機,就漸漸與神建立了一份愛的關係。我知道有許多人也有相同的体驗。          […]

No Picture
事奉篇

奴僕之約 ──學園傳道會創辦人白立德的生命轉折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非作古人          第一次注意到白立德(Bill Bright)的名字,是十幾歲時閱讀他寫的《屬靈四定律》,總以為他是作古之人。後來,才慢慢地知道,他是學園傳道會(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International)的創辦人,是眾人眼中的成功者,與葛培理同為世界級的基督徒領袖,擁有極大的影響力。         學園傳道會的事工成 果,以1999年為例,學園在全世界有20,514名全職同工,遍及181個國家,並有663,612名受訓的義工,這還不包括受過訓的平信徒。1998 年,有八億五千萬人經由學園傳道會及附屬機構接觸福音,有超過五千四百五十萬人做了接受耶穌為個人救主的決定(註一)。 生命轉折點         學園之所以能夠建立這樣龐大的事工,並且擁有從上帝來的豐盛祝福,其關鍵在于白立德夫婦于1951年得著學園事工異象之前,做了一個改變一生的決定。這是他 們生命的轉折點,直接影響了他們的婚姻以及事工。這個生命的轉折點,就是他們同心在上帝面前立約,“願意做上帝的奴僕”。而做上帝的奴僕,意味著將理智、 情感、意志完全降服于主。         也許你不覺得這樣的立約有何希奇,也許你會說,我與上帝也立過約,但是好像沒有帶出像白立德那麼大的事工果效。 然而,在上帝的眼中,事工果效不是以規模大小來計算,而是在于是否遵行上帝的旨意。此外,我們常犯的毛病是在領受生命異象之後,不進一步倚靠上帝的帶領達 到目標,而是開始為上帝做計劃,然後要上帝祝福這些計劃,因而錯失經歷上帝奇妙作為的機會。白立德與上帝所立的約,保守了他避開落入這個錯誤。 不為己伸冤          這份“奴僕之約”,幫助白立德在面對反對勢力時,仍享有平安。在1967年秋天,有一群同工集体反對他的領導,甚至揚言若是他不交出領導的棒子,他們就帶領一批同工離開學園。         對多數人而言,愛不信主的朋友或陌生人比較容易,但去愛背叛我們或傷害我們的親友就難得多。然而,白立德非但沒有苦毒,反倒選擇仍舊愛對方。他沒有讓這件事 影響自己的事奉,也沒有報復這些同工。幾年後,大多數人紛紛向他道歉。白立德至今仍舊與他們保持友誼。除非全人降服于主,否則人很難做到在受攻擊時不為自 己伸冤,並且仍舊選擇去愛。 保持謙卑心          這份“奴僕之約”幫助白立德在上帝面前保持謙卑的心。既是奴僕,為主人做事都是理所當然的,豈有驕傲的餘地呢?在學園事工一步步發展,獲得豐碩果實的同時,白立德堅持謙卑是必須遵守的規範,是得到上帝的祝福的必要條件。          白立德早年閱讀屬靈書籍時,慕安得烈(Andrew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瓶中的電線 ──回應“簡樸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簡樸的生活         讀完《舉目》第三期有關“簡樸”的文章,給我不少啟發,我也願與讀者分享我的一些領受。         “簡樸的生活”而今不再是某些人的專利,也不需要人們拋棄專業,搬遷到鄉下,與都市隔絕,過著無電無水、自給自足的日子。最近幾年,市面上出現不少有關“簡 樸”的書籍。也有一些人開始現身說法,鼓吹簡樸的生活。人們想擁有簡樸生活的背後動機各有不同。有些人是為了增進家庭生活的品質,有更多時間陪孩子,有些 人是要脫離高壓力的工作,發展自己的志趣。但是,他們都有一項共同點,就是甘願損失自己在專業上的發展,換取對金錢和時間更多的控制力。         鮑勃瓊斯與他的妻子琳達就是個例子。他們和三個孩子過去住在高級住宅區,養了兩部車,有個大螢幕電視,參加健康俱樂部會員,有兩份貸款需要付清,並且積欠了 不少信用卡的帳單。然而,他們覺得生活空洞而緊張,每天的生活好像箭在弦上。後來,他們讀了《你的金錢或你的生命》(Your Money or Your Life)一書後,他們付清了信用卡的帳單,賣掉那兩輛車子,換了一輛較低價的車子。不但如此,鮑勃減少了自己工作的時數,而琳達辭去工作,在家中教育三個孩子(註1)。         另有一對年輕夫婦,丈夫是教授,妻子是研究生。他們為了擁有更高品質的時間及精力與女兒在一起,決定不全時間工作。他們清楚地知道這個選擇會限制他們在專業領域的發展,但是他們認為如此做是絕對值得的(註2)。         這只是許多美國中產階級自願選擇簡樸生活的趨勢下的兩個例子。在這股簡樸之風的牽引之下,一些人湧進了教會,尋找心靈的自由與平安。在1997年冬季的《今 日基督教領袖》雜誌有篇文章(註1),探討了北美一些教會因應這股簡樸之風所做的調整。有的教會增加了以家庭為基礎的聚會,有的教會則是減少聚會次數,讓 會友擁有更多的家庭時間。乍看之下,大家的調整方式似乎不相同。然而,在諸多差異處之下,眾教會有個共識,就是“人比節目重要”。         大致來說,簡樸是一種選擇,不是沒有選擇之下的抉擇。大部分的人追求簡樸是為了想脫離高速生活的捆綁,追求心靈的自由。簡樸是面對忙碌生活的覺醒。不少人領悟到 高薪與工作的成就不值得成為生命的目標,物質享受或事業成功並不能夠帶來心靈的滿足及提高生命的品質。在權衡利弊之下,他們決定降低物質的需求,來換取心 靈的自由。         然而,降低物慾的追求真的可以得到心靈的自由嗎?做自己喜愛做的事,沒有時間的緊迫催逼,擁有美滿甜蜜的家庭,就等於得到心靈 自由嗎?人常犯的一個錯誤,就是傾向於以外在的表現,來定義內心的世界。一個擁有心靈自由的人,確實能夠悠閑徜徉在時間的長河中,快樂地享受自己手中做的 事;一個擁有心靈自由的人確實重視生命的價值,願意投注心力去經營自己愛的小窩……但問題是能做自己愛做的事與擁有了美滿家庭,卻並不等於得到了心靈的自由。 心靈的自由         不可否認,忙碌的確是心靈自由的大敵,它會捆綁人心,使人的靈魂昏睡。但是,只除去忙碌並不足以釋放人心。人最大的心靈捆綁是“罪”。然而“罪”的捆綁正是最難去除的,所以有如此多的基督徒,常常苦惱自己勝不過罪惡,不能像保羅所言,不再是罪的奴僕。         例如一位姐妹多年來一直為自己同性戀的問題所苦惱。她知道聖經上的教導,也極願意過合神心意的生活。她原想信主受洗之後,就可以改變同性戀的慾望。但是,現實並非如她所望,她仍舊每天掙扎在同性戀的苦海中,認罪成為她每天必做的功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