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恩言

带上你的油灯(王申得)2019.03.22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牧者恩言専栏2019.03.22 王申得 经文:“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彼前》4:10)  欧洲某地有一座古老教堂,耸立在山间,掩映在碧绿丛中,是著名的旅游景点。慕名而来的观光客对这座宏伟建筑,无不啧啧称奇,但同时也对教堂内部昏暗的光线困惑不解。“偌大的教堂,为什么不提供照明设备呢?”他们问导游。 游客得到的回答出人意外。“当初盖这座教堂的时候,原意本是如此。”导游解释说,“设计师希望每位前来礼拜的人自备一盏油灯,挂在教堂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既照亮了自己,也照亮了别人——灯愈亮,堂愈明!” 这是一个多么有创意的设计啊!作为建筑的教堂尚且如此,作为信徒集体的教会何尝不是这样呢? 教会中人人都有当尽的义务和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大家都忠于本分,尽职尽责,带上我们的油灯,那么教会一定充满了活泼,兴旺,光明的景象。 彼得告诉我们,每一个信徒都会从神领受属灵恩赐,至少一种,甚至许多。谁也无法找借口说,“神没有给我恩赐,所以我不必,也不能参与事奉。” 英文中有一个名词叫“appendix”,原来指的是“阑尾”。因为人们觉得阑尾毫无用处,一发炎就作手术把它切除掉,这个词就慢慢演化为“附录”的意思,指那些放在文章后面的,可有可无的参考资料。但现代医学研究已经发现,阑尾在人体中其实具有很重要的免疫和造血功能。在神的教会里,应该只有“阑尾”而没有“附录”,人人都很重要,人人都不是可有可无。 有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教会里百分之十的人做着百分之九十的事情”,这种说法不知是否有确切的统计数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间教会一定什么地方出了毛病,因为那不是教会的设计师 ——神的心意。神的心意是叫我们每一个人都行动起来,用神赐下的恩赐和才干“彼此服事”,好像上教堂的人都带上一盏油灯,照亮自己和他人一样。 大户人家的管家,才干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忠心的品质(参《林前》4:2)。所谓忠心,就是毫无保留地听从主人的吩咐,竭尽全力完成任务。分内的事要做好,分外的事尽量不要去打搅。神的家也是这样,各人守住自己的本分,各人尽到自己的职责,彼此点灯,相互照亮,“作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 祷告: 主啊!你曾吩咐我们把光照在人前,叫人看见我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天上的父。从今以后,我们要把属灵恩赐的油灯常常点亮,求你帮助。奉耶稣的名,阿们!

No Picture
成长篇

摩西──神忠心的仆人(蔡金玲)

蔡金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在神的救赎计划中,摩西占著一席重要的地 位。神曾经与亚伯拉罕立约,应许他的后裔要成为大国。神预先告诉亚伯拉罕,他的后代要在埃及地寄居400年以上,那地的人会苦待他们,然而,神会拯救他们 脱离埃及人的奴役。到了摩西的时代,果然应验了神对亚伯拉罕的预言。此时,神拯救的时刻到了,自此,揭开了摩西率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故事。 神预备摩西       《出埃及记》一开始提到有不认识约瑟的法老王兴起,对日益增多的以色列人大肆压迫。法老除了劳役以色列人之外,又下令淹死所有初生的以色列男婴。摩西正值此危 险关头出生,法老的命令也显然危及他的生命,然而,在神的护守之下,这婴孩被保存了下来。摩西不仅没有因法老的命令遭害,反而被法老的女儿从水里救出来 (注1),且被收养在埃及王宫中约有40年之久,成为法老女儿的儿子,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参《徒》7﹕21-22)。         摩西长大成人之后,就不肯被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参《来》11﹕24-25)。摩西为了保护一个被欺凌的以色列弟兄, 而杀死一个埃及人,以为因此自己的同胞便会明白,神是藉他的手搭救他们(参《徒》7﹕25)。结果事与愿违,他杀害埃及人的事被人知悉(参《徒》 7﹕26-28),于是逃到米甸地躲藏寄居。从此,摩西在米甸旷野从事牧羊工作长达40年之久,这也促使他对那一带的地理形势十分熟悉,成为日后带领以色 列人经过这块旷野地区的最好准备。 神呼召摩西         神留意到这群以色列人在埃及地的苦情, 祂也记念曾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约。当摩西在米甸旷野的时候,神在烧着的荆棘火焰中,呼召他,将以色列百姓从埃及地领出来。摩西自认无法面对这艰 钜的责任,神就应许说:“我必与你同在,你将百姓从埃及领出来之候后,你们必在这山上事奉我,这就是我打发你去的证据。”(《出》3﹕12)。         那时,摩西认为以色列人会质疑他所讲的,所以他问神说:“我到以色列人那里,对他们说:‘你们祖宗的神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他们若问我说:‘祂叫什么名 字?’我要对他们说什么呢?”于是神启示并解释了祂名字的意思,神对摩西说,“我是自有永有的。”又说,“那自有的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 “耶和华 YHWH (יְהוָה,或译作“雅伟”)你们祖宗的神,就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耶和华是我的名,直到永远,这也是我的纪 念,直到万代。”(参《出》3﹕13-15)。        这“我是自有永有的”(直译为“我就是我是”)并没有真正地定义什么。因为神实在太伟大 了,惟有使用这样的叙述,才能表达神的整全性。“我就是我是”可以解释为“我正是那位…的”,或是“我就是那位为你存在的──真实诚恳地存在,随时帮助、 乐意工作”(注2)。神显示祂自己的名字,表示衪向人开启自己,要人与祂有美好的关系。        虽然摩西起初因惧怕而缺乏信心,然而,神是一位与百姓建立关系的神,也是从前向亚伯拉罕应许的那位神。祂持守承诺,现在就要逐步实现那应许。神在这段经文表明祂的属性,祂乐意看顾祂的百姓,真实地保护他们,要救他们脱离困苦。 摩西受托为领袖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28 :金口约翰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34期           教会从第四世纪末至第五世纪初,在东西方教会,皆有几位杰出的领袖兴起。在这些对后世有深远影响的教父们中,西方有举足轻重的安伯若修(339-397),而东方教会在“加帕多家三杰”之后,最重要的领袖则是屈梭多模(347-407)。 安提阿的约翰            屈梭多模(Chrysostom)的意思是“金口”(golden-mouthed)。他本名约翰,是叙利亚安提阿的长老。由于他讲道大有能力,所说的皆是金玉良言,被大众称为“金口”,因此自第六世纪起,被称为“约翰.屈梭多模”。           约翰在347年生于安提阿,是杰出的军官之子。母亲安淑撒(Anthusa)是早期教会著名的敬虔妇女之一。约翰从小受母亲的薰陶,学习圣经真理,在心灵中 埋下真理敬虔的种子。后来,约翰在修辞学大师莱巴尼(Libanius)门下受教,是其最优秀的学生。莱氏并未信主,但他于395年过世之前,被问及他希 望谁继承其衣钵。他回答:“是约翰”。这显示他终生不忘,曾为其得意门生的约翰。           约翰成为出色的修辞学家后不久,就献身学习神学,在安提 阿主教米力提(Meletius)门下受教三年。他原想离群索居,成为修道士,但是母亲以眼泪挽留他,留在安提阿事奉。米力提主教按立他为圣职人员。 370年,约翰原可被按立为主教,然而他推辞并推荐其友巴西流(加帕多家三杰之一)出任此职。 修道与牧会           约翰在母亲过世之后,得偿宿愿,退隐至叙利亚旷野。在安提阿郊外的修道院中,他跟随院长狄尔多(Diodorus)修习神学,灵修、默想、祷告。但是因采取 过度严格的修道生活,伤了肠胃,不得不在380年回到安提阿教会事奉。他于386年出任长老,开始他的讲道事奉。由于他有讲道的口才,更是忠于圣经的解经 讲道,能针对听众的需要与问题,故吸引了许多群众。           387年,安提阿城因税收太重,引发民众暴乱,暴民将皇帝皇后及皇太子的雕像拆下损 毁,并示街游行。当时的皇帝提尔多修,以火爆脾气与严厉刑罚者著称。在皇帝威胁要毁灭安提阿城之际,安提阿主教亲赴京城,请求皇帝从轻发落。约翰在此时期 (复活节前40日)连续传讲21篇信息,呼吁市民认罪悔改归主。城中大批异教徒,因他的讲道悔改信主。果然,皇帝回心转意,从轻发落。从此,“金口约翰” 声名大噪。 康堡主教长           提尔多修于395年过世,其子雅卡迪亚(Arcadius)继任帝国东部皇帝,在康士坦丁堡即位。康堡主教长聂克泰瑞(Nectarius)于397年离世,主教长职位出缺。康堡皇室觉得“金口约翰”是最佳人选,于是将他从安提阿绑架到康堡,出任主教长。            康堡是帝国东部的首都,政治地位逐渐凌驾古罗马之上。而康堡在教会界的地位,也因381年的“康堡大公会议”,被确认为“新罗马”。此举不仅惹来西方罗马主教之不满,更招来东方亚历山大主教之嫉妒。原本在东方教会为首的亚历山大,当然不愿意看见康堡取其位而代之。            亚历山大当时的主教是提阿非罗(Theophilus,385-412),曾尽力布局推荐手下人选,出任康堡主教。当“金口约翰”被皇室挑选为康堡主教时,提阿非罗在开始时与他合作。但是后来关系恶化,他处心积虑要推翻约翰。 屈梭多模的改革           约翰.屈梭多模于398年2月来到康堡,他的讲道大受欢迎,立刻吸引许多民众。出身修道士、有敬虔背景的他,看见康堡散漫的属灵光景,即开始大规模的改革。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16:至死忠心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在主后第二世纪初期,基督教会在罗马帝国境内如雨后春笋般增长扩张。皇帝特拉建 (Trajan)任内(主后98-117年),虽然帝国继续逼迫基督徒,但是基督徒的数目有增无减。地方官员处理审讯控告基督徒的案件,日益增多,达到非 常棘手的地步。这从庇推尼省的状况,可以得知。 庇推尼省 庇推尼省位于小亚细亚(今日的土耳其)的西北部,南边是亚西亚省,东边是本都与加拉太省,北临黑海。教会历史中著名的大公会议地点,如尼西亚与迦克敦,都在庇推尼省。         使徒保罗在第二次宣教旅程中,曾想从弗吕家与加拉太一带,沿西北方进入庇推尼省传福音,但是圣灵引导他们直接向西进到欧洲,至马其顿(《徒》 16:6-10)。福音如何传入庇推尼省,虽然细节不详,但是到了六○年代左右,当地的基督教会已经成长茁壮,面临逼迫。因此使徒彼得写《彼得前书》时, 特别提到在庇推尼的基督徒(《彼前》1:1)。         普立尼(Pliny the Younger)于主后112年出任庇推尼省的总督。他也是出名的作家,留下《普立尼书信集》传世。他曾多次上书皇帝特拉建请益,请其裁决难处理之政务。 普立尼发现基督徒在庇推尼省的人数愈来愈多。身为总督,主宰其境内居民的生杀大权,只有罗马公民才有上诉皇帝的权利。 普立尼书信         普立尼在其任内初期,处死了数位基督徒,因他们拒绝离弃基督信仰。后来他发现庇推尼省有为数众多的基督徒,处死他们也不是办法。于是他决定上书皇帝,请特拉建裁决如何处理。在《普立尼书信集》第十卷中,收集了普立尼与特拉建的书信往返,其中有些片段摘录如下。 *普立尼上书特拉建: “有人被控告为基督徒,解到我这里时,以下是目前我的作法。我问被告,叫他们自己回答说是不是基督徒;如果他们说“是”,我就再问他们第二次,第三次,警告他们刑罚为何;如果他们仍执迷不悟,我就下令将他们交付行刑处死……         后来,有匿名信呈到我眼前,这黑名单上有许多人名。其中有些人否认他们是或曾经是基督徒;我就吩咐他们照我所指示的,呼求神明,向您的像烧香献酒(我将您的像与其他神明偶像并列,我刻意下令将神像摆设在此);他们也咒诅基督;并且我得知真基督徒是不可能作出这些事的。        另一些人……说他们曾是基督徒,但是已经放弃了信仰……他们说:当我公布禁止私人集会(根据您的指示)之后,他们就放弃了。所以,我觉得这必须更进一步严加 审讯事情真相,就吩咐严刑逼供两位女仆,她们被称为“执事”;然而,我所找到的,不过是全然失控的扭曲迷信,仅此而已。         为要向您报告请示裁决,因此,我就延缓更进一步的调查。据我看来,此案件应该咨商,特别因为被告的人数。因为每一年龄、每一阶层,不分男女,都有许多人被控告,人数继续在增加中。此具传染性的迷信,不只是在城市蔓延,乡下农村也是如此……” *特拉建回复普立尼: “…… 关于那些被控告为基督徒,在你面前受审的人,你所依循的程序是正确的。的确,无法定下判案的总原则,无从立定一套固定条例来审理他们。不可搜猎他们;如果 他们被控告与定罪,一定要处罚,但是任何人若否认他是基督徒,又借着呼求我们的神明提供实际证据,则不论过去有任何值得怀疑的根据,借此否认就可赢得赦 免……”         […]

No Picture
成长篇

我的岁寒三友

心渔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我认识了许多天使般的人物,有老、有少,有古人、有今人。其中一些人我有幸与他们相处几年,而有些人只是短短几天,还有些人是从书本中认识的,他们的生命塑造了我的事奉观。现为大家略介绍其中三位。 蔼宜          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一搬家,就疏于与朋友联络。其实,这也算是人之常情。搬远了,联络多半随着时空的距离而减少。         然而,譪宜在这方面可叫我开了眼界。譪宜是一所大教会传道人,负责教会初中、高中、大专、社青团契,外加妈妈团契、大陆事工……老实说,在那个教会与她同工 一年多,我还是搞不太清楚她究竟负责哪些事工,只知道她满脑子传福音,三句不离宣教。精力充沛是她的特征,宣教是她衷心所爱,看见有人经历神是她的乐事。          由于老公工作原因,我们由加(加拿大)西搬到加东。我心里想,和譪宜的友谊大概到此得划下休止符。蔼宜的忙碌可是有名的,教会有好些人说,教会聘到譪宜真蒙福,一人抵三人用。然而,出乎我的预料,我与譪宜之间的友谊并没有受到影响,反倒更深刻。          过去八年多,譪宜恒切关怀着我灵命的成长。由于加东的渥太华的属灵资源没加西的温哥华多,她每隔一阵子就一箱箱地寄包裹给我。拆她的包裹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因为我知道里面有灵粮,诸如﹕书籍、录音带、录影带、贴纸……,有的给大人,有的给孩子,她关心我们全家人的成长。我知道她待己很节省,但是,凡只要对我 灵性成长有益的,她总是竭力供应,八年多没停过。更称奇的是,每当我心灵受伤,甚至说也说不出口时,她的电话总是即时而到。每次我们一齐祷告后,我心里的 阴霾亦是一扫而光。而我不过是她羽翼之下,她所关心的人之一。          譪宜很爱祷告,喜欢在主的面前倾心吐意。她手上事奉多,但亲近主的时间绝对 不少。有一次她带着我祷告,向上帝献上赞美、感恩,还记得闭眼祷告时大约下午三点多,天还很亮。刚开始时干涩得难以开口,但是渐渐在祷告中感受到上帝的 爱,不仅祷告不觉枯燥,更有一份甘美从心底油然而生。当敬拜告一段落,张开眼,天已黑了。现在回想起那次的体验,心中还有丝丝甜蜜的余味。          我深知,她充满精力、活泼事奉的秘诀,在于每日肯花许多时间亲近主。在亲近主、赞美主当中,她享受上帝大爱的甘甜,而这份甘美的关系成为她事奉的动力。每日 亲近主,竭力向主表明心中爱意,是事奉绝不可少的一环。也惟有这样子定意以行动爱慕上帝,才能摸著上帝的心意事奉。这道理浅显易懂,却常受人忽略,尤其是 服事担子繁重的人,更容易头脑认知这项道理,却仍身陷“不顾弹尽源绝,人仍冲锋陷阵”的事奉型态中。 施伯母           第一次见到施伯母,是以逃之夭夭收场。事情是这样的﹕我在教会遇见她,早听说她是牧师的丈母娘,来探访女儿。我对她微笑,打个招呼,没想到她眉开眼笑回应我,并且热情 地拉着我的手,操著浓浓乡音的国语,说﹕“来﹗我背圣经给你听﹗”她不是背一节,也不是背几节,而是背出一整篇。其实我当时圣经也看过几遍,但她乡音好 重,我听不出她在背什么,更别提搞清楚出处。          这下可惨了!要是她背完后考问我经文内容,该怎么办?一身冷汗直流。终于她背完了,咧著嘴对我笑,我只有干笑以对。接下来,她又开始哇啦哇啦地讲一堆话,可能是在分享这段经文的内容,而我只有继续干笑的份儿。好不容易等她松了握住我的手,我立即落荒而逃。           没多久,我们搬到温哥华,碰巧是施伯母住的城市。我们礼貌性地拜访她,没想到因而拓展了我的眼界。虽然我和施伯母参加的是不同的教会,再加上我工作忙碌,接 触并不算频繁。然而每次碰面,她总是精神抖擞地分享上帝的话语与上帝的作为。虽仍时有听不懂的地方,但次次见面都大有收获。 […]

No Picture
成长篇

快乐清洁工(陈正德)

陈正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6期 从教师到杂工         在我们朋友当中,有人或称我陈弟兄,或呼我陈伯父,也有人叫我陈老师。其实,现在的我,只是一间食品公司的普通员工——一名职位卑微的清洁工。“老师”只是我从前在上海的工作。如今,有些知道我过去的经历的同事,见我成天乐呵呵地忙碌著,很不理解我何以这般开心、甘愿。那么,我的喜乐究竟从何而来?一言以蔽之:从神而来!         与许多自中国移民来的朋友一样,五年前,我刚踏上加拿大这片美丽土地,就遭遇到工作难找的困境:原本驾轻就熟的教师专业,因我不具备英语、粤语能力,而无法寻求到职位。那三十几年积累的教学资历,连同一厚叠证书、奖状,全都卧在橱柜里不见天日。         总算一线生机,朋友可怜我的徬徨,把一份每日仅三个小时的“洗碗”杂工让给我做。别无选择,我从此踏上了在餐馆打工之路。可就这种无奈、屈就的工作也做不长:要么餐馆歇业,老板“炒”自己,也同时“炒掉”了我;要么我的教书生涯所练就的精雕细琢,并不适合老板既省人工、又多赚钱的需要……寻寻觅觅却茫然无 绪,出路在哪里呢?         主内弟兄姐妹及时关心我、开导我,使我懂得到天父面前祈求,相信神既然拣选我、恩召我来到可以亲近祂、敬拜祂、归向祂的土地,也必然按祂的旨意安排我。         感谢主的怜悯,应许我的祷告,把一个机会赐给了我——以“替工”的身份进入食品公司,顶替一位不慎而烫伤的老员工。虽然生手替熟手,既紧张又繁忙,心理压力也大,但我觉得充实,正规,真希望长此做下去。         然而,替工只是替工,一个月后,工伤的阿伯回来上班了,经理自然婉言辞退我:“明天,你不用来了。”听了他的话,我的心口如同煲滚著一锅粥。感谢主,赐我应对的心力。我对经理说:“什么工作我都愿做。我一定加倍努力……”         感谢主,赐予经理仁慈爱心,接受了我的哀哀求告及旦旦信誓,留用了我。我知道,是神垂听了我的默祷,是圣灵运行大力,使我得到这份工作。今天,回顾五年来在公司倍受上下员工诸般的关心、照顾,以至于有安居乐业的日子,实始于天父的慈爱。 斯文扫地之后          由一名“替工”转成未有特定工作、固定位置的“试用工”,我心中既有暂时保住了饭碗的侥幸,却也有“斯文扫地”的失落感。但我牢记自己向天父的默祷,以及向经理所做的“什么工作我都愿做并且加倍努力”的承诺,心甘情愿地当起了一名清洁工。         我之所以能够心甘情愿,一扫心中隐藏的一丝无奈,则要感谢灵命主粮——圣经,所赋予我的活力。圣经记述了主耶稣基督,从尊贵、荣耀的天庭宝座纡降人世,降生 于伯利恒小城的马槽,受尽屈辱,被惨钉十字架,为世上的罪人作挽回祭。祂最后的祷告,更是顺服神的典范。顺服神,是蒙恩得救、作神无瑕疵的儿女的首要。         圣经上说“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 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哥林多前书》 1:26-28)         五年来,我的心路历程,正见证了这段经文:当我在上海,“捧著铁饭碗、吃着大锅饭”时,我拒不认识神;当我站在唯物主义讲台,以“科技”的名义向少年儿童展示缤纷世界时,我竭力否定神的存在。正是这自以为有知识、有能力、有尊严、有社会地位的“有”,使我悖逆、沦为“迷失 的羔羊”。         只有把我放置在这样的境地——语言上是文盲,我工作既无经验又无才干。身体方面算是年老力弱……成为经文所喻指“无有的”,我才得到救恩、明白真理,有圣灵的同在,有平安、喜乐。         圣经《罗马书》第九章,以神的话语通过浅显的比喻晓谕我:世人都是神塑造的器皿,无论是贵重抑或是卑贱的,都为神所用。《诗篇》145:17更颂赞说:“耶 […]

职场生活

“以义以忠” ──基督徒的职业伦理(刘志远)

刘志远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6期        我国宋代名臣范仲淹离世之后,与他同时代、对他非常仰慕的富弼,给他写 了一篇祭文,其中有这样赞扬范仲淹的句子:“相勗以忠,相劝以义,报主之心,死而后已。”我们若细读范仲淹的生平,就会看到富弼的赞扬之词,没有言过其 实。范仲淹身为朝廷重臣,一生报效国家百姓,的确可以用“以义以忠”四字来形容。         今日我们来谈基督徒的职业伦理,其内容也是这四个字。职业伦理范围很广,这篇短文只论及一般的职业伦理,而不包括特殊的职业伦理。         主耶稣在讲到天国的时候,将天国的主人对仆人的要求归纳为“良善和忠心”两方面。这和“以义以忠”虽然用字稍异,其精神是相同的──固然范仲淹的“以义以忠”,是根据儒家学说的大道统,而基督徒谈的“良善和忠心”,则必须以圣经为依归。 一.以义         主耶稣在《马太福音》二十五章,对仆人的要求之一是良善。“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主耶稣称赞祂的仆人“良善”,表示祂的仆人并非是单单听命主人的奴隶,而是一位懂得分辨是非、有道德自主能力的仆人。他虽然身为仆人,在道德上却是一位自由人。         假若主耶稣的仆人,只不过是“奉命行事”,不需要做道德的抉择,主耶稣对他的称赞,便成多余。所以我们在公司作事,或替人打工,不要以为我们纯粹是“奉命行事”,不需负任何道德上的责任。我们所做的一切事,必须合乎圣经的道德标准。 诚实不妄取         那么我们在职的人士,怎样才可以称为“良善的仆人”呢?我认为首先,就是要诚实。范仲淹在他的文章中这样写过:“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后世研究范 仲淹的学者,也承认范是一位“虽一毫而不妄取”的君子!(注1)我们今日在办公室很容易犯的毛病,就是随意地把公家的东西拿为己用,家里面的纸笔都是从公 司来的。在公司里打私人的长途电话,成为常有之事。当然有人说,他也常把公司的事拿回家去做,用了公司一点时间物件,算不了什么。假如公司老板跟你有这样 的默契,是公开的,自当别论,不然就成为“妄取”和不诚实。         另外,在中国人某些行业中时常碰到,就是红包和回扣。基督徒应否参与这种活动?很多时候,红包与回扣已成风气,我们如何应付?首先,我们必须认清,当红包与回扣的价值远超过一般送礼的时候,就会影响一些行业上的决定。我们若用送红包的方法达到业务上的利益,是不诚实的。而收红包我们也应该避免。这就是范仲淹“虽一毫而不妄取”的含义。亚伯拉罕也是不收回扣的人,他在营救了罗得一 家与所多玛王的被掳的人和财产之后,拒绝了所多玛王给他的财物(《创世记》14章)。若该行业红包、回扣之风已盛,很难避免,则需考虑转行或改换工作地 方。         在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环境中,诚实,也包括我们能在同事或上司面前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和缺失,不归功于己或委过于人。自己的升迁和令誉,不建筑在别人的辛劳上。与别人共事的时候,必须清洁掉自私利己的念头,不利用别人。常常在人、在神面前省察,并要坦诚地接受别人的批评……这都是值得 我们谨慎自守的。 道德良心         主要求我们成为一名良善的工人,表示我们在办公的时候,对事、对人应有独立的道德评估。有时候公司的老板,甚至顾客,都有可能要求我们做一些道德有问题的事,我们应自行评估,而非盲目遵从。越战的时候,一群美兵在越南一个名叫 MY LAI 的村子里,滥杀无辜。结果在军事法庭中,这些美兵仍得自负责任,而不能以“奉命行事”来自我辩护。         […]

No Picture
成长篇

唱诗的基督徒

薛玉光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4期         四福音中记载主耶稣和门徒在一起唱诗,似乎只有一次,就是在共领圣餐后和进入客西马尼园之 前。他们唱多久?唱哪些诗?我们无法知道。我想他们不会唱很久,可能是唱诗篇中关于争战的诗章。唱诗时,谁的声音最响亮?想必是彼得吧。他的个性外向,这 一型的人通常比别人更喜欢音乐。唱完了诗,他就对主夸说即使与主同钉死也不会否认主。当时可能是他的心情受到诗歌的鼓舞,自以为比谁都站得更稳。         可是,就在本章(《马太》26章)结束之前,彼得竟然三次否认主,创下门徒背弃主的惊人记录。这种情形,令我们联想到今天教会中那些最会唱诗和祷告,最属灵 的基督徒。他们常常唱:“全所有我献与耶稣”,而实际上对圣工却是一毛不拔;有的唱:“到遥远的地方传福音,我必去,我必去……”,而表现出来的都是“我 不去,我不去”。类似此种唱而不行的事还有很多。         今天在遥远的非洲、印度、南美洲,有很多年老的宣教士还不能退休;正因为没有更年轻的宣 教士去接替他们所守的岗位。多玛肯培的诗:“众人涌进主的国度,十架少人负。”仍是今日教会很真实的写照,若我们聚会时所唱的诗,所献上的祷告很属灵,但 生活却十分属世,岂不是欺神又欺人吗?         我们若是真的爱主,唱诗与祷告应当是出自心灵与诚实的敬拜。彼得虽然跌倒三次,他仍能爬起来再向前 走,这是因为他向主说话是出于一片真诚。他的失败乃因太过相信自己,以为靠自己丰富的情感和一时的决心可以撑得过去,他还不懂得应当完全靠主的恩典与圣灵 能力才能得胜。犹大平日也会唱诗,但他背弃主之后,竟然一去不回头。         有人说,主耶稣是世界上最大的失恋者,因为有数不清的人在主面前立誓 愿爱主到底,但不旋踵却都背弃他。有人向主祷告:“主啊!我愿为你而死。”过后却只为自己的名誉地位卖命。有人写诗时,慷慨激昂,过后却只顾服事玛门。加 略山的道路,不是单凭情感冲动就能走得上去;乃是有血有肉的长期战斗。         当日主的门徒们唱了诗,就往橄榄山去。我们也在主面前唱诗,唱完了往那里走呢? 本文转载自1984年4月号《校园》杂志。《校园》杂志是一本“深思信仰,对应时代”的杂志,由台湾校园出版社出版。欲订购者,本刊可代转。 作者曾为菲律宾圣经学院院长,曾在六十岁后前往非洲宣教,现退休住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