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從課堂到教堂:上帝是否真的這樣說?

曾思瀚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編按:本文作者承接《舉目》50期《從課堂到教堂:學以致用的宣講策略》(p.22),討論何為忠於聖經的宣講,並以實例來示範。         我在神學院的教授戴歌德博士(Norman Theisen)曾說:“每一位神學院畢業生,都需要花5年的時間,把在學校學的技巧忘得一乾二淨後,才會懂得如何清晰有力地宣講。”         事實上,在我教學和牧會的生涯中,發現許多神學院畢業生不能學以致用,將釋經的研究成果放入講章。有些則乾脆不管不顧,左抄一個見證,右抄一個評論,把講章拼湊為動人的分享。即使是聞者落淚,也帶不出聖經知識或屬靈洞見。        亦有部分神學院畢業生,誤解敘事性宣講的用意和方法,在宣講時重覆經文教導,或者索性將經文意譯。沉悶之餘,亦無法區別課堂學習和教堂的宣講。 什麼是忠於聖經的宣講?         我們總說“宣講要忠於聖經”,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不少人以為,講道時逐節釋經,就等於忠於聖經。這是錯誤的。這種方式,把整段經文弄得支離破碎,又忽略語法(syntax)的分析,結果,盛載於經文句法和脈絡之中的信息亦丟失了。         也有人以為,每次只講一節經文,就等於忠於聖經。這同樣是錯誤的,這是忽略了上文下理。沒有一句經文是自全的,宣講者亦不能任意詮釋,因為經文的思路和敘事的結構,都是上帝默示的。經文脫離文本語境,就容易斷章取義,令異端邪說叢生。         我們唯有從一組組的句子和段落中,找到中心思想,我們的宣講才能夠準確地傳遞上帝話語的意思。而且,宣講的題目,需要來自經文本身。         在繼續討論之前,讓我們先重溫上期本文提出的6個基本原則: 第一,在釋經的過程中,宣講者必須小心翼翼處理歷史背景和文法的問題。 第二,一切依據、論點和演繹,都必須以宣講的文本為界限。 第三,宣講經文的神學應歸納自本文,而不是強加於經文之上。 第四,宣講者是人,不能夠、亦不可以壟斷上帝話語的詮釋。 第五,宣講者藉著釋經講道,將經書裡的聖經真理宣講出來,釋經的完整性和聖經信息的多元性才能得以保全。亂用正典評鑒方法,只會適得其反。 第六,經文的應用必須具體、明確,避免過分籠統。 測試例子──一段常被誤解的經文        《馬太福音》18:19-20,是祈禱會和查經班經常引用的經文: 19:我又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 20:因為無論在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 現在,就讓我們按著上述要點,一起考查這兩節經文。 × 第一步:確定文本的體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