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思潮交锋”系列 --基督徒的文化使命与双职事奉

熊璩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传统的圣洁观        对宗教信仰陌生的人,可 能把基督教与一般的民间信仰等同,对教会里的神职人员缺乏尊敬。但是对许多认真的基督徒而言,宣教士和牧师是他们观念中最圣洁、最高尚的职业,有“万般皆 下品,惟有讲道高”的心态。其次是青年团契的辅导和福音预工者,再其次是医生、专业人士、家庭主妇(夫)、蓝领阶级。等而下之的大约是政治人物,律师和娱乐界了。         总而言之,许多基督徒以为,我们工作的中心越靠近教堂就越圣洁,越靠近市场就越世俗,越不洁净。试看好莱坞(娱乐界)的堕落,专业工作上的凶狠斗争,再加上过去两年华尔街(商场)的丑闻风波,这种圣洁观实在不无道理。          从这种圣洁观出发,全职事奉应当是最清高的职业(高尚而清苦);带职事奉是一种妥协(不够高尚但较不清苦);专职工作而不事奉则是大多数平信徒(平平常常的 信徒)的安身之处。因此服事上帝“专业化”了(professionalism)。它成为某些人的专职,而非一般人的通职了。但是,专业化有它正面的意 义,但也有其负面的效果。         关于正确的圣洁观和职业观,已经有过许多的讨论。本文希望从圣经的观点,以文化使命的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希望能对带职事奉(又称双职事奉)这个观念作进一步的认识。 上帝在世上的工作         “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约翰福音》5:17)         我们知道神是一位作事的神。但是,我们对祂作事的范围或许并不很清楚。有些人以为上帝只关心我们的灵魂,所以祂只注重我们的读经、祷告和聚会。有些人以为上帝是我们追求人生幸福的手段,所以祂繁忙地满足着我们每天任性的祈求。         但是圣经告诉我们,受造的一切都是本于基督,倚靠基督,也归于基督。而且创造的至终目的,就是要让神的儿子得荣耀(《罗马书》11:36;《哥林多前书》 8:6)。这并不是说,上帝是一个自我中心的独裁者。相反地,因为离开了那万善的源头,受造之物是没有希望的(《罗马书》8:19,20,22)。         为了让神的儿子得荣耀,上帝在这世上至少有四方面的工作(注一)。所以,我们在世上的工作,也应当与上帝这四方面工作的性质相同。 神是创造者(Creator)         神的创造性表现在祂使无变有,和从一本造出万物的两方面。从祂的形像里(《创世记》1:27),我们也承受了创造才能,这在我们具创作性的工作中表现出来,例如,商业、艺术、科技、音乐等等。 神是供应者(Sustainer)          上帝不但创造了这个世界,而且托住万有(《希伯来书》1:3;《歌罗西书》1:17)。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使徒行传》17:26,28)。 许多人以为,上帝是一个盲目的钟表匠,在做完钟表以后就退出了。但事实恰恰相反,基督以祂全能的命令和智慧,引导了人类历史的进程(《约伯记》38,39 章)。这种功用在人类维持社会运转中表现出来,例如,照顾家庭、政治、管理等等。 神是救赎者(Redeemer)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傲慢与偏见 ──“圣战”情结的分析

熊璩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6期 上帝永远站在我这一边!         今年4月是美国林肯总统被刺 一百三十七周年的纪念(1865年4月14日)。林肯总统所处的,是一个缺乏领导的胆识、没有完整的道德(moral integrity)的时代。可以说,他靠着对人类尊严与平等的坚强信念,和他从信仰上帝而来的里外一致的道德勇气,加上他高瞻远瞩的领导魄力,只手把美国从分裂和良心破产的边缘挽回。         在1865年3月4日,林肯发表了第二次就职演说,这是他生平最重要的演说之一(该演说与葛低斯堡(Gettysburg)演说同展于华府的林肯纪念堂)。当时战争即将结束,距他受刺仅四十天,正好像是他的临终告白。         在演说中,他没有一丝胜利者的得意,也没有宣称“公理”终于战胜了“邪恶”。相反地,他承认自己也可能犯错,他把自己包括在那些“急功近利、贪图眼前的胜利,却忽略了解决根本问题”的人中间。         他提到南北双方都向同一位上帝祷告,双方都要求上帝严厉地制裁对方,他引用圣经的话来责备这种心态的荒谬。他那种谦和虚己的态度,让那些成天价呐喊“上帝站在我们这一边”的人汗颜。         他呼吁国人思考一些严肃的问题,共同为一代的美国划下历史性的定义。他告诫国人,由于奴隶制度带来伤害,上帝才容许这个可怕的战争发生。他结语中说:“没有 怨恨,只有同情的爱,和对是非的执著。当上帝将是非显明时,让我们努力完成祂的托付。”他的话虽然低调,却没有温情主义的怯弱,乃是反映出他内在的坚强。         是的,美国是一个政教分离的国家。但是,政教分离并不等于把个人自信仰而来的信念和世界观,踢出政治圈外。同样地,整天把上帝挂在嘴上的人也不等于就是站在上帝的一边。         这位丝毫没有“自义情结”的傲僈,也没有“正义化身”的偏见的林肯总统,在我们如今面对回教世界的困境中,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伊斯兰教是仇恨的根源吗?         伊斯兰教是否与西方文明有着基本的冲突?它是否仇视异己?许多人都在讨论这个问题。“9-11”事件之后,这个问题就更加尖锐了。         一派人(包括布什总统)认为,伊斯兰教是爱好和平的,与现代文明并没有基本的冲突。宾拉登的恐怖活动,是扭曲了伊斯兰的信仰,连伊朗的报纸都公开指责这种残 暴的行为。可兰经的“圣战”其实是指著个人灵性的挣扎,而不是武力的斗争。宾拉登之于伊斯兰教,就好比麦克维(美国奥克拉荷马市大爆炸主凶)之于基督教一 样,是不能等量齐观的。         另一派人则认为,伊斯兰教是排斥现代化的。特别是原教旨运动的教徒,他们呼吁回归到纯正的伊斯兰信仰。他们认为现 代化(西化)腐化了伊斯兰社会,他们把社会一切的病态都归咎于西化,因此要消灭代表西方的一切。原教旨运动是伊斯兰教中发展最快,也最活跃的一支。他们在 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所成立的回教学校,是传布仇恨西方的温床。         其实,从历史记录来看,早在十字军东征数百年之前,伊斯兰教就有迫害、杀戮拒绝归附者的做法。就是先知穆罕默德本人,虽然他起初对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表示友善,但是他也有砍掉数百个反对他的犹太人的头的记录。         但是,我们也不能就此归纳说,伊斯兰教是散布仇恨的。否则,反对基督教的人也可以在旧约圣经里,或是在历史中寻找到残暴事件,并归纳为基督教是散布仇恨的。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今日青少年教育面临的危机

熊璩 本文原刊于《举目》05期 一.青少年教育的现状          笔者2001年12月在北京,看到电视上介绍两本畅销书。一本是《不要“管”孩子》,一本是《孩子不可不管》。大意都是要尊重孩子,要讲理,不要动辄用权威来压制他们。相对于中国传统所谓“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的观念,这种新论点真是一大进步!          无论在家庭或是学校,随着社会的开放和现代化,中国教育方面的许多观念和方法都已被重估。这让笔者想起另一本书,就是1946年初版的《照顾婴儿与孩童的基 本常识》(The Common Sense Book of Baby and Child Care)。小儿科医生斯巴克(Benjamin Spock)这本一反传统观念的畅销书,至今已经翻译成三十九种语言,销售量超过五千万册。          该书引进了革命性的观念。他呼吁父母亲不要用 一刀切的(one size fit all)态度和权威性的方法来管教,要尊重孩童的个别性。他拒绝美国老式清教徒把儿童当作“蛮不讲理、爱干坏事、是应当学习礼数的小顽童”的观念。他要求 父母把孩子当作是一个不断蜕变的精灵,需要大量的注意力。譬如,若是学龄儿童有偷窃的行为,他建议父母亲给予孩子更多的赞许、鼓励,甚至增加孩子的零用 钱,使他不必偷窃。         这种新观念到了1960-1970年代就更为“前进”。最畅销的育儿书(注一),要求父母们从严厉的“道德家”角色, 转换为同情的“医疗家”角色。不论孩子如何无理取闹,父母亲应当保持冷静,不下判语,用专业性的态度,帮助孩子厘清他自己的是非观。逐渐地,孩子的责任感 被不可剥夺的权利感(entitlement)所取代,孩子就是行为不当,父母的角色也不在于告诉他对与错,乃是帮助他发现自己的价值观。          因着这种理论推行到极至,美国许多年轻人已失去了对自己行为负责的观念。          那么,这最近廿年又如何呢?实际情况是,不仅是美国的家庭教育处于困境,美国公立学校的教育更是陷在危机之中。          改善公立学校的教育,是布什总统竞选时最大的诺言。美国国会在2001年12月通过了教育改革法案,布什统总在今年1月7日正式签署,这証明了公立学校教育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思潮交锋”系列,绪论:基督徒的文化使命

熊璩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期 一. 思潮的交锋            人类的思潮和理念(idea)是主导历史,决定人类命运的动力。人类的文明史其实就是人类思潮交锋的历史轨迹。达尔文自然进化论的理念就是一个例子,它的影响不仅限于生物科学,即使在物理科学、心理学、社会科学、人类价值观,甚至在政治的制度和潮流上,都是非常深远的。           基督徒思想家,监狱事工创办人寇尔森(Charles Colson)指出:“真的基督信仰不仅是个人与耶稣基督的关系……它也不仅是相信一组关于上帝的教条。真正的基督信仰是一套了解,透视所有真实 (reality)的思维方式,它是一种世界观。”(注1)换句话说,基督信仰不祇是一个私人灵修,或是感性的、经验层次的投入。它建筑在非常深厚、广 大、和谐,而且完整的理论基础上。这个信仰影响了我们思想、行为的每一个层次。不但如此,它也与人类的社会和文化的脉膊息息相关的。我们的信仰主导着我们 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态度。            寇尔森并认为控制历史走向的,基本上就是两种世界观。一种是自然主义的世界观,一种是圣经所传达的神本的世界 观。寇尔森的这种观点虽然似乎很难理解,却包含至理。或许有人认为推动人类文明前进的是权力意志,有人认为是经济分配,有人认为是人类的贪心加上一只不能 看见的手,有人认为是爱心。但在这些理念的背后,却还有更深一层的主导思想,这种思想赋予了人生命的意义和活力。这种主导思想就是寇尔森所谓世界观的层 次。            已故的《世界文明史》钜著的作者威尔杜兰也曾说:“这时代最大的问题不是共产主义与个人主义的对立,不是欧洲与美洲的对立,也不是东方与西方的对立,它乃是人类是否可以离开上帝而生活。”           代表自然主义世界观最贴切的,莫过于已故的天文学家卡尔塞根(Carl Sagan)。他在美国大众广播台“宇宙”节目的开场白便是:“这个宇宙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他并说:“从最深层的意义而言,我们都是这宇宙的儿 女。”自然主义事实上是一个排它的,独断的前提假设,它甚至神圣化了自然,拒绝了任何其它真理的可能性。由自然主义延伸的各种思想便深深影响着人类的观念 和行为。            圣经《创世记》第一章说:“起初神创造天地。”又说:“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男造女。”这种从上帝赋予的高贵品质与地位,给 了人类清晰的道德秩序,也给予在生活中挣扎的人类肯定的目的感,并且给与人类以恩典和爱为出发点的生命泉源。在历史上,这种神本的世界观便成为带动人类文 明的另一种动力。这两种世界观的消长就决定了人类文明的走向。            虽然并不是每一个基督徒都能完全遵照这种神本的世界观而生活,但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认清楚这个分野,否则我们就会永远活在一个分裂的价值系统底下而不自知。 二. 基督徒的文化使命            我们都很熟悉耶稣基督吩咐门徒的大使命:要到普天下去,使万民作祂的门徒。这使命不是去作社会改革家,而是去改变人心。许多以社会改革,文化建设为第一职责的信徒,最后都走到失望之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