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恩典

《恩典筆記本》的終極作者(王星然)2017.02.13

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2.13

 

就在上週,教會裡的一位姐妹啟動了在家安寧療護(Hospice Care)的程序,停止了以治癒癌症為目標的醫療措施。取而代之的是,身心靈關顧、疼痛護理、盡可能減緩症狀帶來的不適。

我和牧師、幾位兄姐,前去探望。姐妹選了她最愛的小敏的一首詩歌,我們一遍一遍地唱著:“你當除去恐懼的心,因為這不是從神來;靠著耶穌永不搖動,我們一生蒙了大福……”唱著唱著,大家眼眶就濕了,淚水中我們有盼望,這詩歌反到成了我們的安慰。

我們一起擘餅分杯記念主為我們受難,期盼將來在天上與主一同喝新的那日子。

 

恩典筆記本

5年前,姐妹發現乳癌,經歷手術、賀爾蒙治療、電療、放療、多次化療……在人看來是極為艱難的一條路,她卻始終坦然接受,滿有力量。

如今,藥用盡了,癌細胞擴散至全身各處,速度極快,藥石罔效,我們雖然天天盼望奇蹟出現,但若“回家”是上帝的旨意,任何人無能也無力攔阻。

二年多前,我寫過一篇《恩典筆記本》的文章,講到這位姐妹每天用恩典撰寫日記,記錄病痛中上帝的慈愛和憐憫。

即便到今日,我們未曾聽到姐妹對掌權的上帝,有一絲一毫的抱怨和不滿。她總是感恩,總是讚美,總是喜樂!

 

在至高者的隱密處

我曾見過離世前的病人,不安驚恐,無奈歎息,懷恨苦毒……

但是,眼前這一幕,卻完全不能用理性解釋:姐妹雖不能行動了,但莊嚴安詳地躺在那兒,容顏雖然憔悴,臉上卻滿有平安和確據;瘦骨嶙峋的身形,彷彿被上帝的大愛包裹圍繞,主把姐妹癱瘓衰竭的身體,溫柔地擁抱在祂自己的懷中。

在至高者的隱密處,在全能者的蔭下,仇敵惡者不得越過雷池一步侵擾她。姐妹彷彿已經坐上了那榮耀的馬車,華麗轉身,向我們揮手。她已完全準備好要見主面!

做為教會長老,面對深陷苦難的弟兄姐妹,我經常語言笨拙,手足無措,需要主原諒我的匱乏軟弱。然而此時此刻,我發現自己可以靜靜地不說話而不覺得尷尬,因為主正在說話──主藉著眼前的這一幕對我們的心說話。

當上帝說話時,所有來自人的場面話和安慰話,都顯得那麼膚淺無力!

在上帝的榮光之中,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讚歎!敬拜!將榮耀歸給祂!

 

喜愛傳福音的人

回想,姐妹向來就是一個喜愛傳福音的人,生病前她和弟兄兩人,開放家庭查經,做訪問學者的福音事工。她真切的笑容,中氣十足的上海腔,滔滔不絕的熱情,很有感染力。

姐妹燒得一手精緻美味的上海菜,每到週末,準備三、四十個人的愛宴,忙碌卻很開心,溫暖有愛的家成為許多異鄉遊子的避風港。不少人在這裡決志信主;教會建堂前,她家二樓的浴缸多次充當浸池,好幾位弟兄姐妹在此受洗歸主名下。

有很長一段時間,教會週三的禱告會也是在姐妹家舉行,當時大夥一起喜樂地唱詩讚美,分享禱告,那情景彷彿昨日!我特別喜歡在禱告會前,彈奏她家那台靠窗戶的三角鋼琴。每當夕陽低射,整台琴閃閃發亮,伴隨著喜樂激昂的詩歌,這是我閉起眼睛回想,馬上映入腦海的一幕。

 

有福的確據

這幾年,姐妹雖在病痛中,依然精彩!她說:“主特別使用我的病來安慰別人,幫助那些和我一樣受病痛折磨的朋友。當我向他們傳福音,他們的心特別願意敞開。”

幾個月前,我帶一位傳播科系的學生去拍攝姐妹的見證,她面對鏡頭侃侃而談。主不僅使我們的姐妹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照著姐妹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她羞愧。

我理解了!為何久病不癒的姐妹仍然喜樂,充滿盼望?因為她在主裡找到了生命的意義和價值,一個有上帝呼召確據的人生是有福的,每一天都值得活,值得慶祝。為主而活,生命光彩奪目,它的光澤不因罹癌而褪色,反而更顯輝煌!

上帝能使用我們的健康來成就祂的事工,照樣也能使用我們的病痛和軟弱,來彰顯祂的榮耀和大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立比書》1:20-21。

 

未完待續的樂歌

走出姐妹家,漫天大雪,再度把密西根渲染成銀白世界,靈裡卻是無比熾熱和激動!

在雪中,舉目仰望,我內心大聲呼喊著:主啊!那《恩典筆記本》的真正作者,是祢自己——

是祢,不斷譜寫著一篇篇令人驚歎的樂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在邊緣處,恩典留痕》(陳培德)2017.02.01

陳培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品書香專欄2017.02.01

 

孫寶玲牧師是位多產的作者,多年來他出版了好幾本解經和講道學專著,他的4本福音書品讀著作,深受讀者喜愛。早在2006年,他曾寫過一本關於自己故事的書:《是他是你也是我》,書中講述自己如何在家人和師友間跌撞而行。如今,他的新著——《在邊緣處,恩典留痕》又出版面世,該書繼續講他自己這10年來的故事。

 

全書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所有文章取自他自己的博客Greatest Dad,內容早在網絡流傳。第二部分的內容是關於2007-2008年因博客“恩典奇異”引起的會面、會議、郵件往來的所謂“浸神事件”。作者從當年自己保存的檔案中,取出會議和會面詳情並郵件往來,如實登述,希望說明事件始末,讓讀者更深入體會群體的幽暗和光明。第三部分內容是2009-2016他在新加坡事奉的體會,這是他在三十多年事奉中最喜樂和滿足的7年。

 

《在邊緣處,恩典留痕》一書,作者繼續講故事,講的是自己經歷的故事,也是許多人都聽聞、甚至親身經歷的故事。作者深切體會到原來在信仰群體裡講群體的故事,特別是幽暗的角落與人性,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對於強調聖經上帝話語的華人信仰群體而言,這是頗為諷刺的!

 

翻開聖經,從第一卷《創世記》到最後一卷《啟示錄》,聖經沒有一處不講述信仰群體跌撞的痕跡。華人信仰群體,一方面對罪非常重視,另一方面卻對群體裡的不公不義諱莫如深。或謂順服上帝所膏立的領袖,或引用“伸冤在主,主必報應”,或顧慮失見證、影響教會形象。

 

這種對不公義置若罔聞的態度,直接或間接地縱容和掩飾了領袖的惡行,且不斷賦予他們權力,使他們持續地、“合理”地、重複地傷害別人。一個又一個的受害者負傷而去。信仰群體遮掩罪,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謊言。逐漸,信仰群體沒有成為潤澤生命的清泉,反堆積淤泥,變成吐出毒臭的沼澤。

 

本書是作者個人的經歷,也是群體的經歷。作者整理和付印,既不是為翻案,也不是討回公道,為的是重走一趟恩典之旅,哪怕是在邊緣處。重走這一趟,是希望信仰群體能眼睛明亮,看見支離破碎的真相,因而重新渴望經歷恩典,成為恩典的流通管子;重走這一趟,也是希望下一代不會重蹈覆轍而是真誠勇敢地面對信仰群體的艱難和限制,與她一起在跌撞中成聖,獻予基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品書香

水牛城查經班的初創期:1966-1970(陳德三/阮惠娟)2016.12.28

bh80-31-8425-%e5%9c%961-%e6%9f%a5%e7%b6%93%e7%8f%ad%e8%81%9a%e6%9c%83%e8%99%95-isi

陳德三/阮惠娟

本文原刊舉目80官網2016.12.26

 

1. 遍地開花的年代

從20世紀50年代中期到70年代,上帝在美國和加拿大的大學校園,興起了兩百多個華人查經班。而這段期間的後10年,遠在太平洋彼岸的中國,正進行著文化大革命(1966-1976)。水牛城(Buffalo)查經班就在文革的第一年(1966年冬或1967年春)誕生了。

在這段時期中,大學校園查經班的成立,幾乎都是從台灣和香港來的基督徒學生自動發起的。這些基督徒來自不同的宗派,所組成的查經班卻不屬於任何宗派,也不隸屬於任何教會或福音機構。他們竟能融合在一起研讀聖經,只談耶穌基督的福音和教導,不談宗派間的差異。

當時查經班的主要同工,大部分是北美各地名校的博士生,擁有助教獎學金,因此沒有經濟壓力。這些現象在其他國家留學生中,絕無僅有。

當時在北美的留學生除了華人外,尚有不少日本人,韓國人和印度人,人數不比華人少,卻沒聽聞過有日人、韓人,或印度人的查經班。即便偶有,那也是在某個短暫期間的特例而已。不像華人查經班能長期而普遍地在北美各重點大學蓬勃興起。

這種奇特的現象絕非偶然,而是上帝在主導著。

我們夫婦於60年代中期從台灣來美留學。1966-70年間,在水牛城(Buffalo)讀博。本文記載我倆在水牛城查經班初創期(1967-1970)的經歷。為強調所說故事的真實性,文中所提的人名盡量用真實全名,對於一些不確定的記憶曾盡量找其他當事人核對,力求用真實的故事述說上帝的奇妙和恩典。

 

2. 從塔城到水牛城

1966年暑期,我倆同時自阿拉巴馬州塔城(Tuscaloosa)的阿拉巴馬大學(簡稱UA)完成碩士學位。上帝奇妙地在水牛城也為我倆預備了讀博的助教全額獎學金,於是我們就在8月結婚後的第二天,開著一輛破車奔向水牛城。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SUNY-Buffalo,簡稱UB),就成為我們第三次同班同學的地方。

水牛城是紐約州僅次於紐約市的第二大城,位於紐約州西北部,離加拿大邊境和尼加拉瀑布,僅十餘哩。

60年代初期,紐約州州政府計劃把水牛城建設成為紐約州立大學(SUNY)的最大研究院校區。於是收編擴充水牛城大學(University of  Buffalo, 簡稱UB), 改名 SUNY–Buffalo,並興建大型新校區,招攬大量國內外博士生。我們就是在這大環境下的受益人。

開學後不久,發現UB竟然有一百多位讀理工科的華人研究生,其中有許多是成大和台大的畢業生。當時經常有從台灣、香港、菲律賓等地來的傳道人,到紐約州佈道。而水牛城負責接待講員的工作起先是由段仁德教授夫婦,後來由我倆擔負。

段教授是水牛城的州立學院教物理的資深教授。該學院的學生主要是本科生,幾乎無華人留學生。每逢有外來講員,段教授就和師母開放住家,預備豐盛的中式晚餐,力邀當地專業的華人和UB的學生來參加。

bh80-31-8425-%e5%9c%962-1967%e5%b9%b4%e6%b0%b4%e7%89%9b%e5%9f%8e%e6%9f%a5%e7%b6%93%e7%8f%ad%e5%90%8c%e5%b7%a5

3. 從家庭聚會到學生查經班

1966 年秋冬(或1967年春),有一晚我倆去參加在段教授家的家庭聚會, 遇到從香港來讀教育學博士的陳若敏彭孝廉弟兄。

陳弟兄專攻大學教育。而彭弟兄帶著清楚的異象,專攻中學教育,並打算畢業後回香港創辦一所真正能傳福音的“生命中學”。

當時他每逢週末,就到附近的美國教會去分享他的理念並爭取教會的財力支持。1967年,彭弟兄與美裔姐妹鄧明珠(Marjorie Duncan)結婚。明珠在與美國教會的聯繫上成為他的得力賢助。後來上帝果然使用他在香港的教育界,為上帝作了許多大事。

彭弟兄比我倆早兩年到UB。在那次段教授家聚會時,他(或他和陳若敏)就建議我們一起到UB校園附近,開始以學生為主體的華人查經班。

bh80-31-8425-%e5%9c%963-%e8%88%87%e8%ac%9b%e5%93%a1%e7%ab%a0%e5%8a%9b%e7%94%9f%e6%95%99%e6%8e%88%e5%90%88%e5%bd%b1

為吸引學生來參加,他(們)建議先唱唱詩歌。不但要唱聖詩,也要唱當時年青人所熟悉的中國民謠。於是我就編了一本有十幾首詩歌的歌本,其中包括當代青年學生所熟悉的民謠如《康定情歌》,及從《青年聖歌綜合本(一)》影印的聖詩。

該聖歌本是我當年在成大團契當司琴備胎時所使用的。沒想到在水牛城就用上了,並在幾週內就吸引了不少同學來唱歌。再過幾週,我們就不再需要唱民謠了,只唱聖詩。接著,查考聖經就變成了我們聚會的主要內容。

查經班很受祝福,因我們很快就找到在大學校園附近的 International  Students Inc.(ISI)作為查經和禱告的聚會場所(見圖一)。

自從搬到ISI 聚會後,查經班有些重要的變化:

(1)學生的成員相對增加,非學生的成員相對減少,較常參加的非學生成員有段教授夫婦和繆啟醫生夫婦;(2)查經班的運作,變成為由學生主導,段教授輔導;(3)講員的接待工作由年過60的段教授夫婦,交付給年齡不到30的我們;(4)從不定期的家庭聚會轉型到每週五的定期查經聚會;(5)增加每週禱告會和關懷探訪的工作。

bh80-31-8425-%e5%9c%964-%e8%88%87%e8%ac%9b%e5%93%a1%e7%84%a6%e6%ba%90%e6%bf%82%e7%89%a7%e5%b8%ab%e5%90%88%e5%bd%b1

現在回想, 每一位弟兄姐妹來到水牛城都不是偶然,都是因著上帝要在水牛城興起祂自己的教會——孝廉和若敏是上帝清楚的呼召,我和惠娟是神蹟;雖然孝廉為了回港興學的異象,常常在美國教會間奔波,但我們全家卻能全力投入。查經班逐漸成型和穩定。

68年范大勝信主,錢致渝搬來照顧母病,到69年7月潘柏滔趙任君來到以後,禱告會更加火熱,為遠方近處失落靈魂的負擔,激動我們迫切呼求上帝。

在這段期間,孝廉的基督徒妹妹孝義和弟弟孝慈分別於67年和68年來。德三的基督徒母親和妹妹幸齡,也於68年來照顧我們剛出生的女兒,繆醫生夫婦的基督徒兒子繆家昆(在UB讀書),也來加入服事查經班的行列。如此,查經班就有好幾家基督徒學生。

 

4. 難忘的一群

為了寫這篇文章,德三花了幾週的時間和失聯半世紀的戰友取得聯繫(若敏除外)。如今這些戰友分散到亞、澳、歐、美四洲:孝廉在香港,熙年在台灣,若敏據說在澳洲,大勝和致渝在德國,其他的人則分散到美國東西南北,繼續服事主。

上帝把我們分散出去,讓我們在多處服事查經班或教會或開始新查經班。一些查經班後來轉型成教會,水牛城查經班到1978年也成立了教會。上帝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上帝的測度高過我們的測度。

我們這群人主要來自台灣,少數來自香港。在60年代,台灣與大陸是敵對的,香港人則怕大陸。不但大陸對外封閉,而且全世界的資訊也極不發達。

剛開始,我們不知道大陸發生文革,也不知道什麼是文革,只風聞小紅衛兵在鬧事。但奇妙的是,當時查經班的禱告會經常為開放大陸福音的門禱告,期望福音能帶給大陸同胞,甚至經常有多人為此流淚禱告,是上帝把愛中國靈魂的心放在我們裡面。

bh80-31-8425-%e5%9c%965-%e8%8c%83%e5%a4%a7%e5%8b%9d%e8%88%87%e9%8c%a2%e8%87%b4%e6%b8%9d%e6%96%bc1970%e5%b9%b4%e5%a9%9a%e7%a6%ae

在非學生中,最難忘的人當數段仁德教授。他不但為查經班的始創定下基礎,也為教會的轉型立下長期的貢獻。他愛主愛人,當時以60幾歲的高齡與我們20幾歲的年青人在一起打拼,他是我們學生同工的輔導和楷模。

學生是流動性的,每位服事查經班的期間頂多只有3-5 年,然後再由其他學生來接棒。段教授扮演了輔導的角色也維持了長期的穩定。20多年來,段教授盡忠職守,使查經班不至因青黃不接而造成中斷。

其次最難忘的是錢致渝的母親。她因患癌症被致渝的姐姐、姐夫接來水牛城治療。為了照顧母親,致渝的父親、哥哥嫂嫂和她,都搬到水牛城來。

當時錢伯母因化療,身心靈受煎熬。然而當我們去探訪她時,總是看到她堅定的信仰,持守的盼望,和慈母般的愛心。基督徒所珍貴的信望愛,在錢伯母身上散發出來。

每次我們去探望她,她都會問起查經班的聚會情形,並且鼓勵我們。每次問她要我們為她唱哪首詩時,她總是選《這世界非我家》或《神的路》。癌症晚期時她臉孔發腫,她盼望上帝讓她在最後離世時臉能不腫,給大家一個美好的印象。果然她如願了。

另外令我們非常感激而懷念的是,當時ISI的同工Paul & Virginia Champoux

bh80-31-8425-%e5%9c%967-paul-%e8%88%87-virginia-champoux-%e6%9c%8d%e5%8b%99%e5%9c%8b%e9%9a%9b%e5%ad%b8%e7%94%9f50%e5%b9%b4

ISI 樓下是客廳,Paul的辦公室和廚房,樓上是他們與4個7歲到十幾歲小孩們的臥房。我們的聚會雖然應該只是使用樓下的客廳,但人多時就會延伸到整個一層樓,聚完會有時還打乒乓,週三晚上禱告會熱火朝天,大家大聲唱詩高聲禱告,甚至有時還練詩到11點。

Paul從來不打擾我們的聚會,只是偶爾在我們聚會前,微笑著,彎著他六尺多的身軀,邀請我們去參加美國弟兄姐妹服事的郊遊等活動。回想起來,那些年我們一定嚴重影響了他們全家的生活作息,他們卻一直以愛心、寬容和喜樂,看著我們愛主、成長。

後來他們轉到密西根州的安娜堡繼續服事那裡的中國學生,50年如一日開著車帶中國學生買菜辦事,教他們聖經,領他們歸主,一直到Paul經歷兩度癌症,在2014年去世為止。

他們的兒子Larry和媳婦效法父母,也是ISI的傳道人,與父母同工多年,連Larry的兩位女兒都在帶領外國學生的查經班。

還有一家人是也我們極其親愛的。Donald Webster是我們主日聚會教會的長老,也是州立學院的數學系教授。他和妻子Louise有兩個兒子,

1969年,Douglas 17歲,Jonathan只有14歲。年青的Jonathan對中國人情有獨鍾,一句中文都不懂,卻每週固定來,笑眯眯地坐在查經班裡。

他還會去探望病中的錢伯母,身材高大卻滿臉童稚的他,有時帶著一筆一劃描出來的中文經句去安慰錢伯母,有時候就微笑著坐在一邊靜靜的陪伴病人。後來Webster先生因癌症英年去世,查經班的禱告會卻搬到了他家裡為查經班裝修出來的地下室聚會。

Jonathan司琴,添加了英文組,Louise每週烘培精美糕點招待學生們,開始了水牛城家庭接待學生的傳統。後來Douglas作了全職的傳道人,Jonathan娶了一位香港的姐妹一起服事主。多年後見到已經老邁的Louise,在她身邊仍然有一本聖經,裡面有她代禱的每一位中國人的名字和事項。

以上這些難忘的一群,如雲彩般的見證人把基督活化在我們面前,影響了我們年輕的生命和一生的服事。

bh80-31-8425-%e5%9c%966-60%e5%b9%b4%e4%bb%a3%e7%9a%84%e5%9b%9b%e5%b0%8d%e8%80%81%e6%88%a6%e5%8f%8b%e4%ba%8e2015%e5%b9%b4%e5%9c%98%e8%81%9a

5. 多方來的幫助

查經班的成長除了靠每週查經外,還靠著每週在美國教會的崇拜和其他華人基督徒的聯合聚會。當時大多數弟兄姐妹主日都參加在 Niagara Blvd 上的Fellowship Baptist Church,牧師是以前到台灣的內地會宣教士Rev. Frank Wuest(魏牧師)。

紐約上州當時領頭的,是距離我們僅一小時車程的Rochester查經班的張福森陳寶國兩位弟兄。因著他們的遠見、聯絡和推動,紐約上州六個查經班(Buffalo, Rochester, Syracuse, Ithaca, Binghamton, Albany)聯合起來,一起辦春秋兩季的營會,也聯合邀請了一些講員來看望查經班。

經常來巡迴探訪的是林三綱弟兄。另有章力生教授(見圖三),焦源濂牧師(見圖四),鄭果牧師,力工牧師等,都曾經給予幫助。此外,尚有使者在賓州松溪的夏令會。1970年,我們畢業時,查經班已經有約20人固定聚會。上帝又奇妙地把我們帶回阿拉巴馬大學母系任教, 在那裡我們開創了塔城查經班, 再次看見上帝在那裡拯救建立。

從塔城到水牛城再回塔城,半個世紀裡我們見證了上帝的手步步牽引,祂的大能使美國華人查經班遍地開花,其中祂的恩典無數,我們感恩不盡,無法一一述說,只將榮耀都歸給祂。

作者夫婦均為大學退休教授,現住美國阿拉巴馬州。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校園與海歸, 見證

《混亂與恩典:看見聖靈的顛覆力》(陳培德)2016.11.16

9789861985039

陳培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品書香專欄2016.11.16

 

令人心情平靜的教堂、和睦融洽的弟兄姊妹、不斷增長的聚會人數、實用有趣的講道信息,這樣的教會不錯吧!不過,如果教堂被破壞、會眾起內鬨、沒人想來教會、講道又使人昏睡,是不是代表著這個教會失去了上帝的祝福呢?今日要介紹的好書是《混亂與恩典:看見聖靈的顛覆力》(Chaos and Grace: Discovering the Liberating Work of the Holy Spirit),作者是馬克.蓋里(Mark Galli)。

他是位喜愛飛蠅釣,還會精釀啤酒的傳道人,與妻子芭芭拉現居於美國伊利諾州。在傾心鑽研靈修神學的同時,蓋里也對美國的社會脈動與教會生活,觀察入微。他曾任長老教會牧師,現為《今日基督教》雜誌主編,用靈巧的文字闡述對基督徒生活的見解。

他參與寫作或編輯的作品,包括《咄咄逼人的耶穌》(FES Press)、God WinsBeyond Smells and Bells、《聖法蘭西斯和他的世界》等,如今開始著手撰寫神學家巴特的傳記。

馬克.蓋里融合了他的神學根基、牧會心得,還有《今日基督教》雜誌的編輯經驗,引領讀者一方面回歸聖經,另一方面檢視今日教會,從救恩的歷史中看見,上帝的兒女一路走來,都是鬧哄哄、亂紛紛的。而上帝的恩典絲毫沒有離開這樣的教會,反而是在當中藉著混亂,創造了許多契機,帶來屬靈的變革與突破,將祂的兒女從靈性壓迫中釋放出來,得以享受真理所帶來的自由。

《混亂與恩典》一書除前言和結語外,共有19章。

第1章是本書導言:“走出宗教的牢籠”。

第2章至第11章是第一部分,講述聖經的敘事。

分別是:第2章“救贖時刻”;第3章“另一個救贖時刻”;第4章“控制狂”;第5章“考驗及應許”;第6章“解放的曙光”;第7章“各類的宗教壓迫”;第8章“解放者耶穌”;第9章“混亂與聖靈”;第10章“解放從混亂開始”;第11章“自由的生命”。

第12章至第19章是第二部分,分析時下的教會文化,特別是北美福音派教會的文化。計:第12章“從橫向到縱向”;第13章“從公義到恩典”;第14章“從樂觀主義到死人復活”;第15章“從行銷到見證”;第16章“從管理到接受管理”;第17章“從羞恥到順服”;第18章“從權力到應許”;第19章“從烏托邦到教會”。

書末附“小組討論指南”,適合個人和小組使用。本書又邀請了鄧紹光博士撰寫“導讀:神聖的混亂——回應呼召的關鍵時刻”,值得細讀。

或許因為上帝總是不按牌理出牌,所以當聖靈大大動工的時候,身陷其中的人往往感到混亂又困惑,但,這同時也提醒著我們,在混亂的時刻裡,更要放開手中極欲掌控的一切,迎接恩典降臨。想要放膽跟隨上帝的基督徒,不用擔心跟不上聖靈的節奏,儘管讓聖靈抓住你失控的雙手,享受與祂共舞的驚喜吧!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品書香

恩典的質疑(王利群 畫)2016.08.10

本文原刊於《舉目》78期封三及《舉目》官網2016.08.10

BH78-57-8245-王利群-shepherd8x10-

愈是無名小卒,他們在耶穌身旁

就愈自在。

 

如一個被社會棄絕的撒瑪利亞女人、

暴君希律的一個軍官、賣國賊稅吏等,

這些角色都發現耶穌很有吸引力……

 

為什麼今天的罪人這麼不喜歡

和基督徒在一起呢?

 

耶穌,這位人類歷史中唯一完全人,

是怎樣吸引那些臭名昭彰之人的呢?

又是什麼阻止了今天我們

跟隨耶穌的腳蹤呢?

 

——楊腓力,《耶穌真貌》,劉志雄譯

(海南海口:南方出版社,2011),p.110-111。

 

畫:牧者(Shepherd)/王利群繪

王利群來自中國南京,畢業自南京藝術學院。1999年信主。現住美國亞利桑那州,從事在家教育(Home Schooling)。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 成長篇, 詩歌選粹

廚藝恩典(靜默)2016.07.14

文/靜默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7.14

DSCN1814                                      

冬夜,窗外淒冷、寂靜。窗內卻歌聲陣陣,桌上的火鍋在撲騰撲騰的跳動著,一群人圍坐桌邊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這溫馨的一幕,貌似童話裡的聖誕夜,但我們基督徒卻經常在現實中,真實地經歷著。

你是否還記得小組聚餐,大家圍在桌邊包餃子的場景?忙著,亂著,卻樂著!你是否還記得某個晚上,你正軟弱,弟兄姐妹出於愛心邀請你到家中,為你準備晚飯,安慰、鼓勵、陪伴你?你是否還記得中秋節大家齊聚一堂,做月餅、賞秋月、 談盼望?

也許這些你都經歷過,你已經品嘗到主內一家人的美好。我也正在經歷著,喜樂著,滿足著。得到關愛的人是幸福的,付出愛的人也是幸福的——因為無論是被人招待的,還是招待的人,都蒙了上帝的祝福與恩典。

我原是那被關懷、被接待、享受恩典的,現在已經成為願意接待和關懷別人的人——信主4年,上帝藉著小小的廚房,磨練、重塑我,讓我真實地經歷了祂。

 

開始學做飯了

4年前,孤僻、獨立的我,來到南京上大學。開學沒幾天,便與一幫基督徒相遇,我的人生也重新譜寫。

我參加了校園查經小組。組長擅長烹飪,我們經常在他家聚餐。我逐漸跟大家熟悉了,在這個團體中覺得非常溫暖。雖然我對信仰還是不清不楚,卻很希望融入這個群體。

然而同時,我內心有許多顧慮。從小成長的環境,讓我自卑、敏感、封閉、孤僻。我擔心別人不接納我,我也不知如何表達自己。

我想通過做事、通過好的表現得到愛。於是我積極地幫著做飯、洗碗。雖然做得很不好,但還是去逞強。記得有一次,大家為了安慰我,咬牙吃光了我做的飯。我很自責,愧疚得哭了。這是一次很可笑的經歷,促使我真正地想學做飯了。

大一暑假,我留在南京打工。最初住在組長家。組長經常精心準備食物,款待弟兄姐妹。大家不是一家人卻親似一家人地聚在一起。這是我從未經歷過的。

我家一向冷冷清清,家人都不擅長表達,所以很有距離感,也少有歡樂的分享、交流。我格外珍惜這種溫暖與愛,也漸漸地願意敞開自己。

後來搬到了別處,開始每天做飯。慢慢地練熟了,便邀請肢體們來做客。

我體會到,做飯並不是簡單的做出食物而已。從精心挑選食材,仔細切菜,到用心烹飪,這就是付出愛的過程。我不擅長表達,做飯遂成為我表達愛的語言。心裡的恐懼與擔憂,也不知不覺間放下了。

eggs

榮升愛宴主廚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得知教會基督教教育學堂需要一位義工,週六為學生做飯。不知哪來的勇氣,我就毛遂自薦了。

週六一大早,我就去菜市場。我研究適合孩子的菜譜,嘗試新的花樣,教會的廚房儼然成了我的一方樂園。哼著歌,做著菜,普通的米飯也要蒸出新口味。時常有家長進來,歡快地聊著家常。聽著外面孩子的歡笑聲,等待著他們下課。

看著孩子們吃得開心,我內心不禁蕩漾起陣陣幸福與滿足。雖然每次要早起,騎車半小時去買菜,天也很冷,我卻樂在其中,真實地體會到付出的喜悅。

儘管只有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這次經歷卻極大地激勵了我。我越發期待做食物與更多的人分享。

上帝成全了我的心願。我經常在廚房裡與弟兄姐妹一起做飯,一邊聊著天,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我從沒想過這也是一種服事,直到後來教會讓我負責愛宴。

第一次給100多人做愛宴,我擔憂得不行:做不好怎麼辦?做不夠怎麼辦?我緊張得失眠了。

愛宴在緊張、戰兢中完成,我就此深深意識到服事的責任。雖然弟兄姐妹們不會要求多麼美味,也會感恩領受,但愛宴確實需要用心。我於是迫切地求上帝賜下能力與恩賜。

現在想起來有點可笑,但我真的就此得到了極大的造就。如何與大家配搭,如何分工,教會服事需要多精細……我學到了許多。

第二次、第三次擔任愛宴的主廚,我越來越輕鬆、自信,靈感也越來越多。雖然每次身體疲憊,但內心卻沉浸在滿足的福樂中。

 

再次走入廚房

畢業後租的第一個房子,只有小小的臥室和狹窄的廚房,但我常邀請朋友來吃飯。條件簡陋,我就做涼麵、烙餅、拌涼菜、甜粥。卻也充滿了驚喜——我往往用簡單的食材,就能做出獨特的食物。

沒有桌子,大家席地圍坐。我因此懇求上帝賜我一個家,能接待弟兄姐妹。我甚至構想著廚房的樣式,心裡也暗下決心,要努力工作、賺錢,為以後的接待做準備。

有一天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如果我處在困苦中,還願意這樣接待、分享嗎?但又想,上帝不會讓我一無所有吧?

然而,上帝的意念超過人的意念。第二次租房,剛住兩週,房東即毀約,我突然無家可歸,只能寄住朋友家裡。剛準備齊全的餐具、食料,不得已打包裝箱。一週後,因朋友搬走,我再次搬家。

一個月搬家3次,我心力憔悴,幾乎被漂泊、無助感吞噬。每日3餐,草草了事。

我心裡問上帝,為什麼讓我經歷如此的漂泊?好累,沒有安全感,沒有歸屬感!我渾渾噩噩、毫無規律地生活著。封起來的廚具、食料,我根本無心觸碰。

有次禱告,突然想起曾經問自己的問題:“如果某天我處於困苦中,還願意服事、接待嗎?”我滿心羞愧地跪在上帝面前,承認自己軟弱。

上帝提醒我,服事不是靠能力、錢財,而要依靠祂這位造物主。信心就是:即使自己很缺乏,也深信上帝有豐盛的預備。

於是,痛苦變成了感恩,眼淚變成了歡笑,漂泊變成了信靠。我重新拿出所有的廚具與調料,再次走入廚房。

fruit-vegetables-on-table

尾音

如今,每日3餐,開放住所,時常接待。弟兄姐妹互相串門,切磋廚藝,分享經驗。做飯已融入生命,成為被上帝使用、祝福的一個恩賜。

廚房雖小,做飯雖尋常,上帝卻藉此大大地造就了我。我也深盼在此小事上盡心,通過飯菜,傳遞上帝不尋常的愛與恩典。

 

作者現居南京 從事翻譯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還好我沒有離開教會(青之秀)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5.12.09

文/青之秀

7753-圖1-humanism_032 W600

我是壯族人,家鄉在廣西壯族自治區,是地道的農村。周圍方圓幾十里都是小村落,分散在各大山之中。

唯一比較繁華的市集,是幾里之外的小鎮。我們必須走一個多小時的山路,才能達到。市集上都是農民自家種的農作物,在狹小、擁擠的街道兩旁,擺設攤點叫賣。我們村裡多半自給自足,主要的經濟來源就是自家耕種的農作物,還會養一些家禽、家畜,用大米換買油鹽。

我上小學之前,村裡都是用煤油燈。沒有自來水,每家每戶早晚都到村口的水井挑水喝。1992年我上小學時,村裡才安上電燈。之後村民自發組織挖水井,並安上自來水管,這才結束了煤油時代和挑水時代。

在這樣物質匱乏的年代,孩子們不可避免的營養不良。只有逢年過節才能吃上肉,餃子也是奢侈的佳餚。村民過著質樸而單純的農家生活。

農村孩子的童年,雖簡單卻色彩斑斕。幫父母幹農活,在農忙時搶收搶種,洗衣服、做飯、照顧弟妹,放鴨、放牛、摸魚、撈蝦、灌田鼠、煨紅薯,在已經收割的稻田裡玩捉迷藏,或者圍在老人的身邊,聽美麗的神話故事……

債臺高築

我家有4個孩子,哥哥、我、妹妹、弟弟,依次相差2歲。在農村,每家都是好幾個孩子,多則7、8個,也不稀奇。

我們住在泥築的瓦房,年久失修,顯得漆黑破敗,卻是我們一家人的避風港。直到我上初中的時候,才蓋上了樓房。

父親和母親都是樸實、勤懇的人。母親小時候營養不良、體弱多病,加上積勞成疾,腸胃病、風濕病等全沾上了,藥不離口。每年農忙後,她都會大病一場,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恢復過來。

父親好強能幹、聰穎過人。當年村裡本應是他上高中,大隊長卻讓另一個富家子弟代替了。父親遺憾終身。後來趕上抗美援朝,父親參加民兵隊,到邊境支援。他給我們描述,子彈如何嗖嗖飛過耳旁,脊柱一直發涼到腳跟……

父親和母親勤勞、肯吃苦,在一貧如洗的情況下仍倔強地支撐起家。農村裡重男輕女,父親卻是難得的開明,對4個孩子一視同仁,允諾誰學習好,會一路供讀。

哥哥中考發揮失常,沒考上高中,父親果真兌現諾言,不允許他復讀。哥哥也明白,作為長子應該做些犧牲,因為父母確實不容易。我則一路唸到大學,妹妹也唸到高中。弟弟初一時,主動退學。雙親勸他至少唸完初中,但他終究不肯再唸了。

因為高昂的學費,父母拼命勞動,起早摸黑,沒日沒夜地幹活。村裡孩子一般唸完小學或初中,就去廣東打工。上高中的簡直是鳳毛麟角,上大學的更是稀奇。我是村裡第一個到北京唸書的大學生。可見父母是何等能幹、拼命了。

正因如此拼命,父親付出了慘重的健康代價!

1997年,我上初一,父親患了胃穿孔,動了大手術,體力大減。2004年夏天我高考時,父親得了腸梗阻,再次進行剖腹手術。由於小鎮醫院技術有問題,出現腸粘連,無法進食。兩個月之後,父親入院復查。而我在醫院照料他幾日後,不得不北上,因為開學了。

幾天後家裡告訴我,父親第三次推上了手術臺!

從此,父親整個人垮了,體質直線下降,眼睛深陷,瘦骨如柴。體重最輕時,只有45公斤!父親撫摸著突出的顴骨,終日寡言。農民最大的資本就是強健的身體啊!連最基本的勞動能力也失去時,也意味著失去生存的資本了!

我悲慟不已,夜不成眠,心裡吶喊著:老天為何如此不公!

災難擊垮了原本就無依無靠的家,債臺高築!

7753-圖2-humanism_051-BH-Web W600

我上大學的第一年,學費是在農村信用社貸的款,利息很高。父親雖然心疼不已,但還是極力支持我。大一的生活費,是向父老鄉親5元、10元籌借的。大二之後,學費向國家貸款。當時妹妹唸高中,需要家裡提供生活費,我便提出,我大學的生活費自己承擔。

哥哥則外出廣東打工了。

2005年那個暑假,我沒回家,我必須打工掙錢。奔波幾天後,在學校附近一家馬蘭拉麵餐館當服務員。早上9點到店裡吃過早飯,就開始打掃、收拾。中午吃飯高峰,根本忙不過來,到下午一、兩點才能吃午飯,是店裡的拉麵。

下午很少能休息,到晚上9點才能收工吃晚飯,還是店裡的拉麵。一整天下來,站得腳發腫。因我是南方人,不習慣麵食,幾天後對拉麵反胃不已。

鎮住了我

放假之前,同學借給我一本《聖經的故事》。我晚上會抽空看幾頁。巧的是,店裡還有一位同校的老鄉,他說他也讀聖經。我們偶爾會討論聖經,讀到哪章、哪節、哪個有趣的神奇故事,還會加上自己的看法。

有一天,我不用去店裡幹活,就在宿舍看書。LL和XH帶了一個韓國朋友來敲我宿舍的門,邀請我參加他們晚上的聚餐。我當時也沒有別的安排,就答應了。去了之後發現,有許多韓國人,以及很多放假沒回家的同學。

晚餐後,他們給我們傳福音,作見證,唱讚美詩,表演簡單的節目。最後還告訴我們,新學期開學後,在學校附近有學習聖經的活動。凡願意的都可參加。

我回來後在日記裡寫道:“我不知道今天是怎麼樣的開始和標誌,但是這天很重要。冥冥之中預示,以後會發生不一樣的事情了。”

開學之後不久,LL即邀請我參加新生命學習。在一個韓國朋友的家裡,包括LL等共5人。我理性很強,總與LL爭執不休。LL對我說:“我們是為了學習耶穌對我們的愛,而不單單是為了爭論問題的答案和對錯。”

我聽後,心立即安靜了。雖然我對“耶穌的愛”,一點概念都沒有,但這4個字卻鎮住了我,從此我不再逞強般地詰問與刁難,而是安靜地思考。我偶爾還會提問,但態度已經截然不同了,謙卑多了。

我從此每週都去。有人來了,又走了,一撥一撥地換人,我依然堅持。不過,我只是抱著好奇心去的。我告誡自己說:“我絕不相信有上帝!”

當我越來越深入地學習後,我開始考問生命的本質、人生的真正意義,以及什麼是永恆。最後我發現,聖經上都有解答!智慧在閃爍,真理在召喚!我的無神論信念開始動搖。

我的心悄然改變。從剛開始極為勉強地查經,到後來查經變成了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每週都極為期待,因為查經後內心特別平安。聖靈也潛移默化地做工,我由對聖經知識的探求,發展到對基督裡新生命的渴求。

半年之後的一天,我心裡有感動:我要去教會禮拜!

到了教會以後,我學習了更多的聖經,屬靈生命得到更多的澆灌。從弟兄姊妹的見證中,看到了真正的基督徒的生活。

如同一株小芽,有肥沃的養料,有充沛的雨水,有充足的陽光,便不可遏制地生長了。我的信心也在一次次的學習、交流、見證和分享中,增長、穩固。自己原先那套“只可探探水,不可深陷其中”的理論,早已拋到九霄雲外,取而代之的是脫胎換骨的蛻變!

7753-圖3-by Hans-snowflake-275367_1280 W600

不再缺乏

正如《這一生最美的祝福》所唱的:“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能認識主耶穌;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能信靠主耶穌。”在彼此互稱弟兄姊妹的基督徒之中,我感受到了世間最真摯的溫暖。他們那麼心甘情願地付出,而且不計回報。他們關懷人,體貼入微,是實實在在的真心幫助,堪稱偉大的博愛。

後來我明白了,是因為他們從主耶穌那裡支取了愛。主耶穌對人類的愛長闊高深,是無條件的、白白給予的恩典。基督徒被那豐盛之愛充滿後,能自然而然地用那溢出的愛,去愛一切的人。

我禱告:“主耶穌,求你的愛充滿我,好叫我有愛的能力,去愛更多需要關懷的人。”我原本狹隘、自私、冷漠的心,開始柔化。我不再遵奉“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謬論,取而代之的是主耶穌的良言:

“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上帝……其次也相倣,就是要愛人如己。 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太》22:37-40)

祂還說,不僅要愛那些愛你的人,也要愛那些恨你的、迫害你的人!

在掙扎中,我開始改變。聖靈使我的心漸漸柔和、謙卑。原有的偏見、論斷、嫉妒、自私,一點點除去。我漸漸品嚐到聖靈九果的甜美滋味: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

我生活上也得到了供應。在我自力更生的日子裡,總有青黃不接的時候。然而慈愛的天父,早已知道我所需的一切。祂派使者來幫助我,使我生活不致缺乏。更讓我體會到:

“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喝什麼;為身體憂慮穿什麼。生命不勝於飲食嗎?身體不勝於衣裳嗎?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6:25-33)

在弟兄姊妹的幫助下,我有些家教可以做。每週大概3到5次的家教,就可使生活基本無憂了。

我的專業是資訊管理,我多麼渴望擁有一台電腦啊!2006年8月,我終於如願以償!上帝是信實的,凡祂的兒女所需的,祂都會按祂的旨意,豐豐富富地賜給他們。

感謝上帝,在生活上給我豐富的供給,在我最悲傷的時候給予安慰,在受傷時給予醫治,在無助、迷茫時親手引領。

高低起伏

2006年的暑假,我照例留校找兼職。有弟兄姊妹提議,早起靈修。有時在小亭子裡,有時在小樹林裡。大概5點左右,天還沒亮,但是幾個饑渴慕義的心相聚在一起,研讀上帝的話語,分享感動,一起禱告……

這是一段充實而快樂的時光!更沒有想到,這竟對我的信仰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使我受益無窮。

我就此養成了禱告的習慣,學會進入上帝的豐盛裡深深尋求。同時我學會了擴大自己的禱告範圍,家人、教會、國家、世界,以及街頭流浪的孤兒、社會上犯罪墮落的人、非洲的難民、沒認識主的一切人……無論貧富貴賤,認識或不認識的,凡閃過我腦際的,我都代禱。

特別感謝一位弟兄,每當在寒冷、漆黑的早晨,看到他早已屹立在那裡靜默禱告,我深深感動,並從中得到了無窮的力量。

肢體的互相扶持作用是巨大的,“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因為二人勞碌同得美好的果效。若是跌倒,這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若是孤身跌倒,沒有別人扶起他來,這人就有禍了!”(《傳》4:9-10)

與他共同靈修的日子,我成長最快,信心也日趨堅固。感謝他的陪伴,讓我的新生命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絢麗和燦爛!

成長的路上不會一帆風順。2007年,我在團契裡受到了極深的傷害。加上各樣的外因,我的信仰開始出現危機。我心中對上帝的熱切消失殆盡。各種悲傷,甚至是自卑,盤踞心頭。我封閉心門,獨自掙扎,坐在黑暗中不停地哭泣。上帝根本進不了我的心裡(沒有上帝的日子多麼難熬啊)!

撒但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我則輕易被它虜獲了。它欺騙我說,上帝已經拋棄了我。它慫恿我離開教會:“ 不要參加教會,因為那裡給你的儘是傷害。”

然而我沒有離開教會。信仰已經在我心中扎下了根基,烙在我生命裡不可抹去。雖然我感覺不到上帝,尋不到祂,但我沒有放棄(後來才明白,其實是上帝沒有放棄我)。

我沒有離開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團契裡有幾個情深義重的好朋友。我寧願相信上帝在冥冥之中,派遣他們作為使者守護我,在我傷心、無助時給我安慰和鼓勵。再後來,老師讓我加入學生事奉,因有責任在身,我更不能輕易離開了。

7753-圖4-by danfador-moto-190477_1280 W600

展翅上騰

經過將近一年的熬煉之後,上帝給我開了天窗。我看到了亮光,我的生命再次如鷹展翅上騰。

2007年9月23日,我去林師母家。她贈送我一本書,《標杆人生》。團契的圖書館也有這本書,我翻看過,但是沒有任何感動。那天林師母只是輕輕地說了一句:“這本書很好,你回去好好看吧。”我竟很感動,回去後立下決心,好好研讀,並按裡面的要求,每天讀一課,每課之後寫感想。

全書共分40章。

挪亞的生命被40天的雨所改變。
摩西在西乃山上40天的經歷,改變了他的一生。
以色列探子40天在應許之地,生命被改變。
大衛因著歌利亞40日的挑戰,生命被改變。
以利亞仗著上帝的一頓飯走了40天,生命更新而改變。
尼尼微城的人因著上帝給予的40天機會而悔改。
主耶穌在曠野經歷了40天的考驗,得著力量。
使徒因著復活的主向他們顯現並同在40天,生命被改變。

而在我的40天裡,我與上帝立約,好好行走。上帝是信實的,祂每天都在引導我,差遣聖靈感動我。在薄薄的書裡,祂給我最美好的應許:

我是為永恆而造的,我是獨一無二的。祂愛我,從亙古就揀選我。祂為我量身訂造,給我國籍、民族、家庭、性格、膚色、外貌、身高,我是祂的完美設計。

祂告訴我,人生是一場考驗,祂會不斷試驗我的品格、信心、順服、愛心、正直以及忠誠;人生是信託,要管理上帝在世上的東西,在大事小事上都要忠心;人生是一項暫時的任務,我在世上不過是寄居的過客,我的身份繫於永恆,我的家鄉是天堂。

祂教我如何禱告,如何度過苦難與試煉;祂教我如何過教會生活,如何與人和睦共處;祂教我如何使用自己的才幹來榮耀祂,並明確告訴我,我的使命是:向萬民傳福音!

當40天的旅程走完,我的生命有了質的飛躍。

上帝再次在我生命裡注入生機與活力。蒙祂無限的慈愛,我又可以在祂的施恩寶座前踴躍不已了。

 

作者2012年成為良友電臺的義工,參與電子期刊《擁抱幸福生活》的編輯事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