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恩典

直面永恆(新民)2017.07.10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7.10

 

記得90年代中期,我們團契一年生了9個孩子,我那年寫了9首小詩,祝賀新生兒的誕生。20年過去了,我現在寫的更多的是悼念故人的詩詞。我們的人生好像從春夏邁入秋冬,一派蕭瑟肅穆風景。

最近參加一個前公司同事的喪禮。四十多歲的母親,不得不撇下父母、丈夫、兩個10歲上下的兒子,因她被復發的癌症奪去了生命。當我把手裡的鮮花放到墓穴中的棺木上,我無法不想像自己某一天也要以亡者的身份,在安息中接受親朋好友告別的儀式。

33年不見的大學同學,剛剛在大學微信群露面不久,卻因患癌症而不治。後來得知,他在病中信主。他的妻子母親在憂傷中也心被恩感,一起投靠主耶穌。

團契一位生龍活虎的弟兄,被查出晚期肝癌,短短幾天內,就猝然安息主懷,帶來家人朋友們極大的震撼。

有一位弟兄的妻子,在結婚進入第31年間,發現患有早期三陰乳腺癌。動完手術後,正在接受副作用很大的前後三種毒藥的化療。

這些消息,像雪片一樣飛來,讓我感覺胸口有點喘不過氣來。我試圖做一個思考實驗,當人直面永恆,吐出最後幾口氣時,會作何感想?

 

一、滿腹牢騷?還是滿心感恩?

 

出生在新澤西州的億萬富翁和慈善家芬尼說得好,裹屍袋上沒有錢囊。我們兩手空空地來,又兩手空空地去。一來一去之間幾十年,我們一生消費了地上許多免費的寶貴禮物,比如陽光雨露以及親情友情。我們一生不過幾十年,卻吃了數十上百噸的糧食,喝了數十上百萬公升的水,呼吸了數億口空氣,花費了價值數百上千萬美金的物質。

由此可見,幾乎人人都稱得上是百萬富翁級別的消費者。我們來到地上,一路瀟瀟灑灑領受了形形色色的來自上帝的生命恩典,人生落幕時,完全不必攀比而憤憤不平,理當除了感恩,還是感恩,因為聖經教導我們“凡事謝恩”(參《帖前》5:18)。

 

二、後悔莫及?還是無怨無悔?

 

雖然每個人出身背景有別,天份稟賦各異,但上帝給予我們夠用的恩典,可以彼此服事,彼此幫助。我們固然一生對上帝對人多有虧欠,但死亡不是最後吃後悔藥的時候,乃是完結人生準備向上帝交賬的分水嶺。在死亡來臨前,估計極少有人會真後悔今生少賺了一些錢,少拿了一個獎,少談了一次情,少住了一棟豪宅,少開了一部豪車,少看了一個景點,少吃了一頓佳餚。

如果我們曾經真誠悔改歸主,一生矢志為主而活,為主而作,我們的良心就不會自責,我們便可以坦然無懼來到主的面前。我們希望聽到的,乃是主最終的稱許:“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參《太》25:21、23)。

三、恐懼害怕?還是平安穩妥?

 

死亡是令人膽寒的事件,以至人們不喜歡談論死亡,甚至與死諧音的字,都在談死色變的忌諱之列。筆者家的門牌4號,是不少中國同胞不喜歡的數字。人面對絕症與死亡,心中莫名的恐懼感難免油然而生。據說死刑犯被押赴刑場時,常常不由自主地顫抖。

筆者乘坐飛機時,常常在雲天顛簸的氣流中,刻意體察自己心跳是否過速,心情是否緊張,是否可以像無所畏懼的小孩子,乘坐跌宕起伏的過山車而欣喜若狂。即使交感神經強迫人的身體有自然應激反應體徵,但內心深處是否信心滿滿而泰然自若,是否比古希臘的斯多葛派還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呢?

死亡,如果是回到天父懷抱的轉捩點,那麼,我們就可以笑傲死亡,視死如歸。耶穌應許祂的門徒:“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14:27)

 

四、無奈無望?還是復活在望?

 

死亡,是最徹底讓人謙卑的事件,可以讓人深感十二萬分的無奈與無助。活得好好時的力量好像刹那間煙消雲散了。死亡,究竟是最大的無奈與無望,還是最激動人心的喜出望外?死亡的真相到底如何,是古往今來人們都試圖明白的奧秘。

但這扇奧秘之門,需要每個人去親自轉動把手,才得以豁然洞開,引人進入蓬萊仙境般的新世界。人死並非如燈滅。耶穌宣告:“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約》11:25、26)死亡,原來是生命蛻變的節點。越過這個節點,死亡被復活的生命所吞滅。

人生是一個接一個離開的旅程。離開母腹,開始人生行旅;離開父母,開始獨立生活;離開故土,開始浪跡天涯;離開學校,開始職場打拼;離開單身,開始成家生子;離開職場,開始退休告老;離開健康,開始抗爭病魔;離開地球,開始靈魂新生。

我們每個人的地上人生,都無一例外地必然面臨謝幕的結局。在死亡來臨之前,倘能未雨綢繆,在心中厘清上述四個問題,以至我們呼出最後幾口氣時,可以在感恩、無悔、平安與盼望中度過,從容直面永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伯拉糾(賀宗寧)2017.04.28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4.28

 

公元418年4月30日,羅馬皇帝昂諾里烏(Honorius)下令,將伯拉糾一黨驅離羅馬城。因為他們教導人不需要恩典就可得救,因此對羅馬的治安造成威脅。

次日,公元418年5月1日,超過兩百位主教在北非迦太基召開大會。大會對伯拉糾主義作出一系列的決定。

伯拉糾(Pelagius)是英格蘭人,生於354年,卒於420或440年。他是一位嚴格的苦行修士,反對預定的觀念,強調人的自由意志與責任。公元380年,他搬到羅馬後,看到羅馬城道德敗壞。他認為社會道德敗壞的原因之一是,奧古斯丁的神學教導過於強調上帝的恩典,而完全忽略人的責任。他開始教導非常嚴格的道德標準,強調人的內在有自然的能力,因而可以靠自己得救。

奧古斯丁指控他,認為他的教導帶領人靠自己,而不需要上帝的恩典就可以行善。

反對伯拉糾的人相信他曾經說過,上帝頒給世人律法就是人唯一需要的恩典。世人並沒有因為亞當犯罪而受到損傷。人性基本上是善良的。人完全有能力只要靠自己就可以完成律法的要求。伯拉糾否定奧古斯丁的原罪論。他不認為亞當的罪會傳給後裔。並且認為奧古斯丁的教導使世人對罪不需負責,因而阻礙了靈命增長。他用《申命記》24:16:“不可因子殺父,也不可因父殺子;凡被殺的,都為本身的罪”來支持這個論點。

他認為基督只是人的榜樣,他在十字架上的受死並沒有代贖性。下面的表格將奧古斯丁與伯拉糾的信念列出作為對比。

奧古斯丁 伯拉糾
原罪 亞當犯罪墮落後,人因原罪的緣故,無法選擇義(人不能不犯罪)。 人出生時没有道德與邪惡的分辨力。人没有原罪,亞當所犯的罪由他一人承擔。
自由意志 人有自由意志,可作多种选择。但由於原罪的緣故,人無法選擇義。 人自己可以决定行善或行惡。神若對人有道德責任的要求,那麼,人在道德上就會有能力承擔責任。
人的得救 人的意志唯有受神的带领才能朝義的方向行。

 

無法接受人需要神的恩典才能達到神對人的要求。律法與恩典都能帶人進入神的國。
神的恩典 神的恩典人無法抗拒,神預定揀選的人一定會得救。 人因自己的自由可以决定是否信神。

 

在與伯拉糾爭辯中,奥古斯丁對自由意志做出更清晰的解釋:

 

  • 由於摩尼教認為“所有的事完全都是預定”的信念,奥古斯丁強調人類是有自由意志的。
  • 只有一位神,祂的良善是無限的。
  • 人類的自由意志是神所創造的。自由意志本身是好的,雖然有自由意志就意味人在做自己的决定時,可能會選擇邪惡。
  • 邪惡的起源是出於人類以及天使所做的錯誤决定。
  • 邪惡不是物質,而是一種决定、一個方向、一個對良善的否定。

此外,奧古斯丁按照人的四種狀況,來解釋罪對“自由意志的捆綁”:

奧古斯丁

墮落以前的人

Pre-Fall Man

墮落以後的人

Post-Fall Man

重生的人

Reborn Man

得榮耀的人

Glorified Man

有能力犯罪

able to sin

(posse peccare)

有能力犯罪

able to sin

(posse peccare)

有能力犯罪

able to sin

(posse peccare)

有能力不犯罪

able to not sin

(posse non peccare)

有能力不犯罪

able to not sin

(posse non peccare)

沒有能力不犯罪

unable to not sin

(non posse non peccare)

有能力不犯罪

able to not sin

(posse non peccare)

沒有能力犯罪

unable to sin

(non posse peccare)

公元410年,羅馬被哥德人攻破時,伯拉糾與他的跟從者逃到北非的迦太基。在那裡繼續他的教導。415年,他搬到耶路撒冷。

417年,教皇左思母斯(Zosimus)就任。次年,羅馬皇帝昂諾里烏在4月30日宣佈將伯拉糾黨的所有徒人驅逐出羅馬城。次日,北非200餘名主教在迦太基召開大會。主要討論當時在北非教會分裂出去的多納圖派的問題,以及伯拉糾的教義。

迦太基與意大利的相對地理位置

 

迦太基大會首先決定,他們相信亞當若沒有犯罪,他可以不死,一直活到永遠。其次,他們決議亞當的罪傳給所有人類,因此,嬰兒需要接受洗禮。大會還宣佈,我們需要基督的恩典才能過聖潔的生活。

關於伯拉糾的信念,迦太基大會達成八點共識。他們認定伯拉糾否定以下的正統信仰:

  1. 死亡不是人本來生命的自然結局,而是由於犯罪所導致的結果。嬰兒必須接受洗禮,從原罪中得到潔淨。
  2. 稱義的恩典赦免過去的罪,並幫助信徒免於在未來犯罪。
  3. 基督的恩典賜給信徒有能力與意志去遵行上帝的誡命。
  4. 若沒有上帝的恩典,人不可能有善行。
  5. 我們承認是罪人乃是因為確實如此,而不是出於謙卑。
  6. 聖徒為自己的罪祈求赦免。
  7. 聖徒承認自己是罪人,因為他們確實是罪人。
  8. 尚未接受洗禮的孩童,將被拒於天國及永生之外。

在非洲主教及羅馬皇帝昂諾里烏的壓力下,教皇左思母斯將伯拉糾驅逐出教。之後,伯拉糾被趕出耶路撒冷城。亞歷山大城的主教區利羅(Cyril)允許他到埃及居住。後來就不再有他的音訊。

公元431年以弗所公會正式宣佈伯拉糾的說法是異端。

雖然伯拉糾被判為異端,但是,伯拉糾主義以及半伯拉糾主義在後來的數個世紀裡仍然流行,尤其是在英格蘭及羅馬教廷。所謂半伯拉糾主義的重點是:

  • 承認人有原罪
  • 承認神的恩典是人得救所需的條件
  • 一個人有能力接受或拒絕神的救恩

其實,天主教的信仰與半伯拉糾主義非常接近。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 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 http://pan.baidu.com/s/1pKQXuER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恩典筆記本》的終極作者(王星然)2017.02.13

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2.13

 

就在上週,教會裡的一位姐妹啟動了在家安寧療護(Hospice Care)的程序,停止了以治癒癌症為目標的醫療措施。取而代之的是,身心靈關顧、疼痛護理、盡可能減緩症狀帶來的不適。

我和牧師、幾位兄姐,前去探望。姐妹選了她最愛的小敏的一首詩歌,我們一遍一遍地唱著:“你當除去恐懼的心,因為這不是從神來;靠著耶穌永不搖動,我們一生蒙了大福……”唱著唱著,大家眼眶就濕了,淚水中我們有盼望,這詩歌反到成了我們的安慰。

我們一起擘餅分杯記念主為我們受難,期盼將來在天上與主一同喝新的那日子。

 

恩典筆記本

5年前,姐妹發現乳癌,經歷手術、賀爾蒙治療、電療、放療、多次化療……在人看來是極為艱難的一條路,她卻始終坦然接受,滿有力量。

如今,藥用盡了,癌細胞擴散至全身各處,速度極快,藥石罔效,我們雖然天天盼望奇蹟出現,但若“回家”是上帝的旨意,任何人無能也無力攔阻。

二年多前,我寫過一篇《恩典筆記本》的文章,講到這位姐妹每天用恩典撰寫日記,記錄病痛中上帝的慈愛和憐憫。

即便到今日,我們未曾聽到姐妹對掌權的上帝,有一絲一毫的抱怨和不滿。她總是感恩,總是讚美,總是喜樂!

 

在至高者的隱密處

我曾見過離世前的病人,不安驚恐,無奈歎息,懷恨苦毒……

但是,眼前這一幕,卻完全不能用理性解釋:姐妹雖不能行動了,但莊嚴安詳地躺在那兒,容顏雖然憔悴,臉上卻滿有平安和確據;瘦骨嶙峋的身形,彷彿被上帝的大愛包裹圍繞,主把姐妹癱瘓衰竭的身體,溫柔地擁抱在祂自己的懷中。

在至高者的隱密處,在全能者的蔭下,仇敵惡者不得越過雷池一步侵擾她。姐妹彷彿已經坐上了那榮耀的馬車,華麗轉身,向我們揮手。她已完全準備好要見主面!

做為教會長老,面對深陷苦難的弟兄姐妹,我經常語言笨拙,手足無措,需要主原諒我的匱乏軟弱。然而此時此刻,我發現自己可以靜靜地不說話而不覺得尷尬,因為主正在說話──主藉著眼前的這一幕對我們的心說話。

當上帝說話時,所有來自人的場面話和安慰話,都顯得那麼膚淺無力!

在上帝的榮光之中,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讚歎!敬拜!將榮耀歸給祂!

 

喜愛傳福音的人

回想,姐妹向來就是一個喜愛傳福音的人,生病前她和弟兄兩人,開放家庭查經,做訪問學者的福音事工。她真切的笑容,中氣十足的上海腔,滔滔不絕的熱情,很有感染力。

姐妹燒得一手精緻美味的上海菜,每到週末,準備三、四十個人的愛宴,忙碌卻很開心,溫暖有愛的家成為許多異鄉遊子的避風港。不少人在這裡決志信主;教會建堂前,她家二樓的浴缸多次充當浸池,好幾位弟兄姐妹在此受洗歸主名下。

有很長一段時間,教會週三的禱告會也是在姐妹家舉行,當時大夥一起喜樂地唱詩讚美,分享禱告,那情景彷彿昨日!我特別喜歡在禱告會前,彈奏她家那台靠窗戶的三角鋼琴。每當夕陽低射,整台琴閃閃發亮,伴隨著喜樂激昂的詩歌,這是我閉起眼睛回想,馬上映入腦海的一幕。

 

有福的確據

這幾年,姐妹雖在病痛中,依然精彩!她說:“主特別使用我的病來安慰別人,幫助那些和我一樣受病痛折磨的朋友。當我向他們傳福音,他們的心特別願意敞開。”

幾個月前,我帶一位傳播科系的學生去拍攝姐妹的見證,她面對鏡頭侃侃而談。主不僅使我們的姐妹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照著姐妹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她羞愧。

我理解了!為何久病不癒的姐妹仍然喜樂,充滿盼望?因為她在主裡找到了生命的意義和價值,一個有上帝呼召確據的人生是有福的,每一天都值得活,值得慶祝。為主而活,生命光彩奪目,它的光澤不因罹癌而褪色,反而更顯輝煌!

上帝能使用我們的健康來成就祂的事工,照樣也能使用我們的病痛和軟弱,來彰顯祂的榮耀和大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立比書》1:20-21。

 

未完待續的樂歌

走出姐妹家,漫天大雪,再度把密西根渲染成銀白世界,靈裡卻是無比熾熱和激動!

在雪中,舉目仰望,我內心大聲呼喊著:主啊!那《恩典筆記本》的真正作者,是祢自己——

是祢,不斷譜寫著一篇篇令人驚歎的樂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在邊緣處,恩典留痕》(陳培德)2017.02.01

陳培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品書香專欄2017.02.01

 

孫寶玲牧師是位多產的作者,多年來他出版了好幾本解經和講道學專著,他的4本福音書品讀著作,深受讀者喜愛。早在2006年,他曾寫過一本關於自己故事的書:《是他是你也是我》,書中講述自己如何在家人和師友間跌撞而行。如今,他的新著——《在邊緣處,恩典留痕》又出版面世,該書繼續講他自己這10年來的故事。

 

全書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所有文章取自他自己的博客Greatest Dad,內容早在網絡流傳。第二部分的內容是關於2007-2008年因博客“恩典奇異”引起的會面、會議、郵件往來的所謂“浸神事件”。作者從當年自己保存的檔案中,取出會議和會面詳情並郵件往來,如實登述,希望說明事件始末,讓讀者更深入體會群體的幽暗和光明。第三部分內容是2009-2016他在新加坡事奉的體會,這是他在三十多年事奉中最喜樂和滿足的7年。

 

《在邊緣處,恩典留痕》一書,作者繼續講故事,講的是自己經歷的故事,也是許多人都聽聞、甚至親身經歷的故事。作者深切體會到原來在信仰群體裡講群體的故事,特別是幽暗的角落與人性,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對於強調聖經上帝話語的華人信仰群體而言,這是頗為諷刺的!

 

翻開聖經,從第一卷《創世記》到最後一卷《啟示錄》,聖經沒有一處不講述信仰群體跌撞的痕跡。華人信仰群體,一方面對罪非常重視,另一方面卻對群體裡的不公不義諱莫如深。或謂順服上帝所膏立的領袖,或引用“伸冤在主,主必報應”,或顧慮失見證、影響教會形象。

 

這種對不公義置若罔聞的態度,直接或間接地縱容和掩飾了領袖的惡行,且不斷賦予他們權力,使他們持續地、“合理”地、重複地傷害別人。一個又一個的受害者負傷而去。信仰群體遮掩罪,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謊言。逐漸,信仰群體沒有成為潤澤生命的清泉,反堆積淤泥,變成吐出毒臭的沼澤。

 

本書是作者個人的經歷,也是群體的經歷。作者整理和付印,既不是為翻案,也不是討回公道,為的是重走一趟恩典之旅,哪怕是在邊緣處。重走這一趟,是希望信仰群體能眼睛明亮,看見支離破碎的真相,因而重新渴望經歷恩典,成為恩典的流通管子;重走這一趟,也是希望下一代不會重蹈覆轍而是真誠勇敢地面對信仰群體的艱難和限制,與她一起在跌撞中成聖,獻予基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品書香

水牛城查經班的初創期:1966-1970(陳德三/阮惠娟)2016.12.28

bh80-31-8425-%e5%9c%961-%e6%9f%a5%e7%b6%93%e7%8f%ad%e8%81%9a%e6%9c%83%e8%99%95-isi

陳德三/阮惠娟

本文原刊舉目80官網2016.12.26

 

1. 遍地開花的年代

從20世紀50年代中期到70年代,上帝在美國和加拿大的大學校園,興起了兩百多個華人查經班。而這段期間的後10年,遠在太平洋彼岸的中國,正進行著文化大革命(1966-1976)。水牛城(Buffalo)查經班就在文革的第一年(1966年冬或1967年春)誕生了。

在這段時期中,大學校園查經班的成立,幾乎都是從台灣和香港來的基督徒學生自動發起的。這些基督徒來自不同的宗派,所組成的查經班卻不屬於任何宗派,也不隸屬於任何教會或福音機構。他們竟能融合在一起研讀聖經,只談耶穌基督的福音和教導,不談宗派間的差異。

當時查經班的主要同工,大部分是北美各地名校的博士生,擁有助教獎學金,因此沒有經濟壓力。這些現象在其他國家留學生中,絕無僅有。

當時在北美的留學生除了華人外,尚有不少日本人,韓國人和印度人,人數不比華人少,卻沒聽聞過有日人、韓人,或印度人的查經班。即便偶有,那也是在某個短暫期間的特例而已。不像華人查經班能長期而普遍地在北美各重點大學蓬勃興起。

這種奇特的現象絕非偶然,而是上帝在主導著。

我們夫婦於60年代中期從台灣來美留學。1966-70年間,在水牛城(Buffalo)讀博。本文記載我倆在水牛城查經班初創期(1967-1970)的經歷。為強調所說故事的真實性,文中所提的人名盡量用真實全名,對於一些不確定的記憶曾盡量找其他當事人核對,力求用真實的故事述說上帝的奇妙和恩典。

 

2. 從塔城到水牛城

1966年暑期,我倆同時自阿拉巴馬州塔城(Tuscaloosa)的阿拉巴馬大學(簡稱UA)完成碩士學位。上帝奇妙地在水牛城也為我倆預備了讀博的助教全額獎學金,於是我們就在8月結婚後的第二天,開著一輛破車奔向水牛城。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SUNY-Buffalo,簡稱UB),就成為我們第三次同班同學的地方。

水牛城是紐約州僅次於紐約市的第二大城,位於紐約州西北部,離加拿大邊境和尼加拉瀑布,僅十餘哩。

60年代初期,紐約州州政府計劃把水牛城建設成為紐約州立大學(SUNY)的最大研究院校區。於是收編擴充水牛城大學(University of  Buffalo, 簡稱UB), 改名 SUNY–Buffalo,並興建大型新校區,招攬大量國內外博士生。我們就是在這大環境下的受益人。

開學後不久,發現UB竟然有一百多位讀理工科的華人研究生,其中有許多是成大和台大的畢業生。當時經常有從台灣、香港、菲律賓等地來的傳道人,到紐約州佈道。而水牛城負責接待講員的工作起先是由段仁德教授夫婦,後來由我倆擔負。

段教授是水牛城的州立學院教物理的資深教授。該學院的學生主要是本科生,幾乎無華人留學生。每逢有外來講員,段教授就和師母開放住家,預備豐盛的中式晚餐,力邀當地專業的華人和UB的學生來參加。

bh80-31-8425-%e5%9c%962-1967%e5%b9%b4%e6%b0%b4%e7%89%9b%e5%9f%8e%e6%9f%a5%e7%b6%93%e7%8f%ad%e5%90%8c%e5%b7%a5

3. 從家庭聚會到學生查經班

1966 年秋冬(或1967年春),有一晚我倆去參加在段教授家的家庭聚會, 遇到從香港來讀教育學博士的陳若敏彭孝廉弟兄。

陳弟兄專攻大學教育。而彭弟兄帶著清楚的異象,專攻中學教育,並打算畢業後回香港創辦一所真正能傳福音的“生命中學”。

當時他每逢週末,就到附近的美國教會去分享他的理念並爭取教會的財力支持。1967年,彭弟兄與美裔姐妹鄧明珠(Marjorie Duncan)結婚。明珠在與美國教會的聯繫上成為他的得力賢助。後來上帝果然使用他在香港的教育界,為上帝作了許多大事。

彭弟兄比我倆早兩年到UB。在那次段教授家聚會時,他(或他和陳若敏)就建議我們一起到UB校園附近,開始以學生為主體的華人查經班。

bh80-31-8425-%e5%9c%963-%e8%88%87%e8%ac%9b%e5%93%a1%e7%ab%a0%e5%8a%9b%e7%94%9f%e6%95%99%e6%8e%88%e5%90%88%e5%bd%b1

為吸引學生來參加,他(們)建議先唱唱詩歌。不但要唱聖詩,也要唱當時年青人所熟悉的中國民謠。於是我就編了一本有十幾首詩歌的歌本,其中包括當代青年學生所熟悉的民謠如《康定情歌》,及從《青年聖歌綜合本(一)》影印的聖詩。

該聖歌本是我當年在成大團契當司琴備胎時所使用的。沒想到在水牛城就用上了,並在幾週內就吸引了不少同學來唱歌。再過幾週,我們就不再需要唱民謠了,只唱聖詩。接著,查考聖經就變成了我們聚會的主要內容。

查經班很受祝福,因我們很快就找到在大學校園附近的 International  Students Inc.(ISI)作為查經和禱告的聚會場所(見圖一)。

自從搬到ISI 聚會後,查經班有些重要的變化:

(1)學生的成員相對增加,非學生的成員相對減少,較常參加的非學生成員有段教授夫婦和繆啟醫生夫婦;(2)查經班的運作,變成為由學生主導,段教授輔導;(3)講員的接待工作由年過60的段教授夫婦,交付給年齡不到30的我們;(4)從不定期的家庭聚會轉型到每週五的定期查經聚會;(5)增加每週禱告會和關懷探訪的工作。

bh80-31-8425-%e5%9c%964-%e8%88%87%e8%ac%9b%e5%93%a1%e7%84%a6%e6%ba%90%e6%bf%82%e7%89%a7%e5%b8%ab%e5%90%88%e5%bd%b1

現在回想, 每一位弟兄姐妹來到水牛城都不是偶然,都是因著上帝要在水牛城興起祂自己的教會——孝廉和若敏是上帝清楚的呼召,我和惠娟是神蹟;雖然孝廉為了回港興學的異象,常常在美國教會間奔波,但我們全家卻能全力投入。查經班逐漸成型和穩定。

68年范大勝信主,錢致渝搬來照顧母病,到69年7月潘柏滔趙任君來到以後,禱告會更加火熱,為遠方近處失落靈魂的負擔,激動我們迫切呼求上帝。

在這段期間,孝廉的基督徒妹妹孝義和弟弟孝慈分別於67年和68年來。德三的基督徒母親和妹妹幸齡,也於68年來照顧我們剛出生的女兒,繆醫生夫婦的基督徒兒子繆家昆(在UB讀書),也來加入服事查經班的行列。如此,查經班就有好幾家基督徒學生。

 

4. 難忘的一群

為了寫這篇文章,德三花了幾週的時間和失聯半世紀的戰友取得聯繫(若敏除外)。如今這些戰友分散到亞、澳、歐、美四洲:孝廉在香港,熙年在台灣,若敏據說在澳洲,大勝和致渝在德國,其他的人則分散到美國東西南北,繼續服事主。

上帝把我們分散出去,讓我們在多處服事查經班或教會或開始新查經班。一些查經班後來轉型成教會,水牛城查經班到1978年也成立了教會。上帝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上帝的測度高過我們的測度。

我們這群人主要來自台灣,少數來自香港。在60年代,台灣與大陸是敵對的,香港人則怕大陸。不但大陸對外封閉,而且全世界的資訊也極不發達。

剛開始,我們不知道大陸發生文革,也不知道什麼是文革,只風聞小紅衛兵在鬧事。但奇妙的是,當時查經班的禱告會經常為開放大陸福音的門禱告,期望福音能帶給大陸同胞,甚至經常有多人為此流淚禱告,是上帝把愛中國靈魂的心放在我們裡面。

bh80-31-8425-%e5%9c%965-%e8%8c%83%e5%a4%a7%e5%8b%9d%e8%88%87%e9%8c%a2%e8%87%b4%e6%b8%9d%e6%96%bc1970%e5%b9%b4%e5%a9%9a%e7%a6%ae

在非學生中,最難忘的人當數段仁德教授。他不但為查經班的始創定下基礎,也為教會的轉型立下長期的貢獻。他愛主愛人,當時以60幾歲的高齡與我們20幾歲的年青人在一起打拼,他是我們學生同工的輔導和楷模。

學生是流動性的,每位服事查經班的期間頂多只有3-5 年,然後再由其他學生來接棒。段教授扮演了輔導的角色也維持了長期的穩定。20多年來,段教授盡忠職守,使查經班不至因青黃不接而造成中斷。

其次最難忘的是錢致渝的母親。她因患癌症被致渝的姐姐、姐夫接來水牛城治療。為了照顧母親,致渝的父親、哥哥嫂嫂和她,都搬到水牛城來。

當時錢伯母因化療,身心靈受煎熬。然而當我們去探訪她時,總是看到她堅定的信仰,持守的盼望,和慈母般的愛心。基督徒所珍貴的信望愛,在錢伯母身上散發出來。

每次我們去探望她,她都會問起查經班的聚會情形,並且鼓勵我們。每次問她要我們為她唱哪首詩時,她總是選《這世界非我家》或《神的路》。癌症晚期時她臉孔發腫,她盼望上帝讓她在最後離世時臉能不腫,給大家一個美好的印象。果然她如願了。

另外令我們非常感激而懷念的是,當時ISI的同工Paul & Virginia Champoux

bh80-31-8425-%e5%9c%967-paul-%e8%88%87-virginia-champoux-%e6%9c%8d%e5%8b%99%e5%9c%8b%e9%9a%9b%e5%ad%b8%e7%94%9f50%e5%b9%b4

ISI 樓下是客廳,Paul的辦公室和廚房,樓上是他們與4個7歲到十幾歲小孩們的臥房。我們的聚會雖然應該只是使用樓下的客廳,但人多時就會延伸到整個一層樓,聚完會有時還打乒乓,週三晚上禱告會熱火朝天,大家大聲唱詩高聲禱告,甚至有時還練詩到11點。

Paul從來不打擾我們的聚會,只是偶爾在我們聚會前,微笑著,彎著他六尺多的身軀,邀請我們去參加美國弟兄姐妹服事的郊遊等活動。回想起來,那些年我們一定嚴重影響了他們全家的生活作息,他們卻一直以愛心、寬容和喜樂,看著我們愛主、成長。

後來他們轉到密西根州的安娜堡繼續服事那裡的中國學生,50年如一日開著車帶中國學生買菜辦事,教他們聖經,領他們歸主,一直到Paul經歷兩度癌症,在2014年去世為止。

他們的兒子Larry和媳婦效法父母,也是ISI的傳道人,與父母同工多年,連Larry的兩位女兒都在帶領外國學生的查經班。

還有一家人是也我們極其親愛的。Donald Webster是我們主日聚會教會的長老,也是州立學院的數學系教授。他和妻子Louise有兩個兒子,

1969年,Douglas 17歲,Jonathan只有14歲。年青的Jonathan對中國人情有獨鍾,一句中文都不懂,卻每週固定來,笑眯眯地坐在查經班裡。

他還會去探望病中的錢伯母,身材高大卻滿臉童稚的他,有時帶著一筆一劃描出來的中文經句去安慰錢伯母,有時候就微笑著坐在一邊靜靜的陪伴病人。後來Webster先生因癌症英年去世,查經班的禱告會卻搬到了他家裡為查經班裝修出來的地下室聚會。

Jonathan司琴,添加了英文組,Louise每週烘培精美糕點招待學生們,開始了水牛城家庭接待學生的傳統。後來Douglas作了全職的傳道人,Jonathan娶了一位香港的姐妹一起服事主。多年後見到已經老邁的Louise,在她身邊仍然有一本聖經,裡面有她代禱的每一位中國人的名字和事項。

以上這些難忘的一群,如雲彩般的見證人把基督活化在我們面前,影響了我們年輕的生命和一生的服事。

bh80-31-8425-%e5%9c%966-60%e5%b9%b4%e4%bb%a3%e7%9a%84%e5%9b%9b%e5%b0%8d%e8%80%81%e6%88%a6%e5%8f%8b%e4%ba%8e2015%e5%b9%b4%e5%9c%98%e8%81%9a

5. 多方來的幫助

查經班的成長除了靠每週查經外,還靠著每週在美國教會的崇拜和其他華人基督徒的聯合聚會。當時大多數弟兄姐妹主日都參加在 Niagara Blvd 上的Fellowship Baptist Church,牧師是以前到台灣的內地會宣教士Rev. Frank Wuest(魏牧師)。

紐約上州當時領頭的,是距離我們僅一小時車程的Rochester查經班的張福森陳寶國兩位弟兄。因著他們的遠見、聯絡和推動,紐約上州六個查經班(Buffalo, Rochester, Syracuse, Ithaca, Binghamton, Albany)聯合起來,一起辦春秋兩季的營會,也聯合邀請了一些講員來看望查經班。

經常來巡迴探訪的是林三綱弟兄。另有章力生教授(見圖三),焦源濂牧師(見圖四),鄭果牧師,力工牧師等,都曾經給予幫助。此外,尚有使者在賓州松溪的夏令會。1970年,我們畢業時,查經班已經有約20人固定聚會。上帝又奇妙地把我們帶回阿拉巴馬大學母系任教, 在那裡我們開創了塔城查經班, 再次看見上帝在那裡拯救建立。

從塔城到水牛城再回塔城,半個世紀裡我們見證了上帝的手步步牽引,祂的大能使美國華人查經班遍地開花,其中祂的恩典無數,我們感恩不盡,無法一一述說,只將榮耀都歸給祂。

作者夫婦均為大學退休教授,現住美國阿拉巴馬州。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校園與海歸, 見證

《混亂與恩典:看見聖靈的顛覆力》(陳培德)2016.11.16

9789861985039

陳培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品書香專欄2016.11.16

 

令人心情平靜的教堂、和睦融洽的弟兄姊妹、不斷增長的聚會人數、實用有趣的講道信息,這樣的教會不錯吧!不過,如果教堂被破壞、會眾起內鬨、沒人想來教會、講道又使人昏睡,是不是代表著這個教會失去了上帝的祝福呢?今日要介紹的好書是《混亂與恩典:看見聖靈的顛覆力》(Chaos and Grace: Discovering the Liberating Work of the Holy Spirit),作者是馬克.蓋里(Mark Galli)。

他是位喜愛飛蠅釣,還會精釀啤酒的傳道人,與妻子芭芭拉現居於美國伊利諾州。在傾心鑽研靈修神學的同時,蓋里也對美國的社會脈動與教會生活,觀察入微。他曾任長老教會牧師,現為《今日基督教》雜誌主編,用靈巧的文字闡述對基督徒生活的見解。

他參與寫作或編輯的作品,包括《咄咄逼人的耶穌》(FES Press)、God WinsBeyond Smells and Bells、《聖法蘭西斯和他的世界》等,如今開始著手撰寫神學家巴特的傳記。

馬克.蓋里融合了他的神學根基、牧會心得,還有《今日基督教》雜誌的編輯經驗,引領讀者一方面回歸聖經,另一方面檢視今日教會,從救恩的歷史中看見,上帝的兒女一路走來,都是鬧哄哄、亂紛紛的。而上帝的恩典絲毫沒有離開這樣的教會,反而是在當中藉著混亂,創造了許多契機,帶來屬靈的變革與突破,將祂的兒女從靈性壓迫中釋放出來,得以享受真理所帶來的自由。

《混亂與恩典》一書除前言和結語外,共有19章。

第1章是本書導言:“走出宗教的牢籠”。

第2章至第11章是第一部分,講述聖經的敘事。

分別是:第2章“救贖時刻”;第3章“另一個救贖時刻”;第4章“控制狂”;第5章“考驗及應許”;第6章“解放的曙光”;第7章“各類的宗教壓迫”;第8章“解放者耶穌”;第9章“混亂與聖靈”;第10章“解放從混亂開始”;第11章“自由的生命”。

第12章至第19章是第二部分,分析時下的教會文化,特別是北美福音派教會的文化。計:第12章“從橫向到縱向”;第13章“從公義到恩典”;第14章“從樂觀主義到死人復活”;第15章“從行銷到見證”;第16章“從管理到接受管理”;第17章“從羞恥到順服”;第18章“從權力到應許”;第19章“從烏托邦到教會”。

書末附“小組討論指南”,適合個人和小組使用。本書又邀請了鄧紹光博士撰寫“導讀:神聖的混亂——回應呼召的關鍵時刻”,值得細讀。

或許因為上帝總是不按牌理出牌,所以當聖靈大大動工的時候,身陷其中的人往往感到混亂又困惑,但,這同時也提醒著我們,在混亂的時刻裡,更要放開手中極欲掌控的一切,迎接恩典降臨。想要放膽跟隨上帝的基督徒,不用擔心跟不上聖靈的節奏,儘管讓聖靈抓住你失控的雙手,享受與祂共舞的驚喜吧!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品書香

恩典的質疑(王利群 畫)2016.08.10

本文原刊於《舉目》78期封三及《舉目》官網2016.08.10

BH78-57-8245-王利群-shepherd8x10-

愈是無名小卒,他們在耶穌身旁

就愈自在。

 

如一個被社會棄絕的撒瑪利亞女人、

暴君希律的一個軍官、賣國賊稅吏等,

這些角色都發現耶穌很有吸引力……

 

為什麼今天的罪人這麼不喜歡

和基督徒在一起呢?

 

耶穌,這位人類歷史中唯一完全人,

是怎樣吸引那些臭名昭彰之人的呢?

又是什麼阻止了今天我們

跟隨耶穌的腳蹤呢?

 

——楊腓力,《耶穌真貌》,劉志雄譯

(海南海口:南方出版社,2011),p.110-111。

 

畫:牧者(Shepherd)/王利群繪

王利群來自中國南京,畢業自南京藝術學院。1999年信主。現住美國亞利桑那州,從事在家教育(Home Schooling)。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 成長篇, 詩歌選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