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真理先於經歷 ——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三

潘儒達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近年來興起的強調靈恩的教會或傳道人,帶來許多不同於傳統的信仰教導,以及特異的信仰實踐。正如梅冀來信所示,這些教導和實踐,給傳統的教會帶來了衝擊,也引致基督徒的困惑。 關於靈恩運動,需要更多的篇幅,才能有完整的探討。本文只能針對來信,給予回應。 應該以什麼為根基? 首先,我們需要辨明:真理,或信仰中的經歷,何者為基督徒信仰的根基? 誠然,無論是對真理的認識,還是生活中的信仰經歷——直接、暫時的經驗,以及長期經歷的累積,所帶來生命的改變,都是基督徒信仰的一部份。然而,什麼才是信仰的主要根基呢? 強調靈恩的教會和傳道人,其特色是,以主觀立即的經歷,作為信仰教導和實踐的基礎,聖經常常淪為次要或背書的角色。這種強調經歷先於對真理的認知,會有把信仰建立在“沙土”上的危險。 經歷形成的背後,可能有不同的原因。有時候表面看來相似的經歷,背後的原因可能南轅北轍。 以神秘經歷為例,固然可能源自聖靈的作為,也可能是人內在的心理狀態誘導產生的。“望梅止渴”,即是一個常見的例子。而人的強烈心理傾向,亦會導致某種幻覺的產生。 最令人擔憂的,是來自邪靈的作為。正如保羅在《哥林多後書》11:14提及,“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有時候,邪靈的作為,可能使人誤以為是聖靈的作為。 多年前,有一個教會,追求聖靈或耶穌向每一個人說話的經歷,名之為“住在基督裡”。有一位姐妹每天靈修時,都感覺有“一位”來向她說話。她一直以為就是耶穌。後來那“一位”終於顯露了恐怖的真貌,導致大家花非常多的時間和心力,來收拾殘局。 如果我們單以經歷的神奇性,作為信仰的憑藉,那基督教信仰並不比其他宗教更吸引人。 筆者多年研究宗教比較,發現許多強調靈恩的基督徒的“神奇經歷”,和其他宗教徒遠遠不能相比。我聽過不少佛教徒提到他們的神秘經歷。例如打坐時,見到許多的佛顯現。也有一位佛教徒告訴我,她向來恐懼坐飛機,但是有一次,經一位上師給她加持後,她一上飛機,就發現機艙充滿了“心經”的誦念和檀香的味道。這個特殊的經驗,帶給她極大的喜悅,她因而皈依佛教。 邪靈可以用美好的假象欺騙人,我們無法單以經歷的神奇度、對人帶來的直接影響,來分辨何者來自善、何者來自惡,何者本於真理、何者源於虛假。因此,所有的經歷,都必須以真理——上帝的話為根基,以對真理的正確認識和解釋為根基。 不可事事歸因邪靈 聖經提到耶穌和舊約的先知,如以利沙,有超自然的“神醫”作為。然而,透過醫生,以醫學的方式醫治,也應該是“神醫”。因為,即使在自然規律下,其中仍有上帝的保守。醫生是透過上帝所創造的生理和醫學規律,使人得醫治。我們要避免二元論的影響,不要忘記了上帝無數的作為,都顯示於祂的創造中。 聖經也提到,人被不同的力量所綑綁,尋求釋放。這些力量會以罪、邪靈、私慾、過去負面的經歷等形態呈現。 追求靈恩的教會,會特別強調邪靈直接的綑綁。邪靈的確會綑綁人,但這並不是所有問題的唯一原因。靈恩教會有一種泛靈異的傾向,將大多數的問題都歸因於邪靈的綑綁,而之所以有邪靈的綁綑,又都歸因於偶像的敬拜。 例如,筆者的朋友,有一個幾個月大的孩子。有一天,一位朋友去他家,看到孩子腹痛、哭泣。這位探視者立即說,小孩身上有邪靈,需要趕鬼釋放。其實,這可能只是嬰孩腸胃尚弱,而導致腹痛。 另外一個家庭,孩子常常因不明原因,全身發癢、長紅疹子。教會裡受靈恩影響的人,長期為孩子驅趕邪靈,並要父母參加清泉醫治釋放。經過一、兩年的折騰,才經醫師診斷,是孩子對某種食物過敏。 凡事歸因於邪靈作為,往往造成誤導,帶來不必要的身心傷害。 問題一:祖宗受咒詛遺害子孫? 魏老師的作為,似乎就建立在這種泛靈化的基礎上。到底事實如何,我們需要回到聖經真理上來作分辨。 魏老師所提出的經文,是否能作為他所說的醫治釋放的根據?對此,我們先要明白,《出埃及記》20章4節這段經文,是上帝在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後,在西乃山和他們立約,宣示約書總綱的十條誡命時所提。 接受這個命令的,是已經蒙上帝拯救,認識上帝是宇宙的主宰,又和上帝立約的以色列民族。因此該誡命特別強調,在與上帝立約後,拜偶像是背約的行為,是極為嚴重的。 其次,這條誡命提到三、四代,是當時以色列人家庭中,同時存在三、四代的成員,和我們現今的小家庭不同。這誡命是強調,家庭中一人背約(特別是家長),全家人都會共同承受上帝的審判。 這固然嚴重,但是重點不在懲罰會傳下去。反過來,會傳下去的,是人守約時,會蒙上帝的慈愛和祝福,“直到千代”(《出》20:6)。 姑且不論舊約中上帝和以色列人立約的條文,能否全應用到新約,而是來信提到的狀況,都不是原本和上帝立約的基督徒祖先,後來拜偶像,導致《出埃及記》宣示的審判,臨到後代。(梅冀提到的《耶利米書》,確是重要的參考) 祖先原本不認識上帝,拜偶像的例子,和《出埃及記》的情境大不相同。固然,人不認識真神,拜偶像,要面對上帝公義的審判,但這並不會禍延子孫。後代的子孫,會因自己的不信,不能得救;子孫信主,不會因為祖先拜偶像而受“遺害”,更未必會承受邪靈的作為。因此不能將這段經文,如此套用。   貶低救恩功效 認為信徒身上還有邪靈附身,其實是貶低了耶穌基督救恩的功效。保羅極力對抗律法派,更正教改教家強調唯獨恩典、對抗中世紀教會以“善功”換取恩典的觀念,都是為了強調:耶穌基督十架上所成就的救恩,是拯救人類的唯一方法,是完備的救法,不需要外加其他的方式。 我們信上帝,接受了耶穌的救恩後,不只我們的罪得赦免,更有聖靈內住在我們心裡。試想,聖靈和邪靈可能住在同一個生命中,甚至,聖靈容讓邪靈繼續對這個人作祟嗎?故此,魏老師的觀點,難免有貶低耶穌救恩的全備功效之嫌,認為耶穌的救恩,尚不足以塗抹人所受的一切的咒詛和審判。 另外,筆者猜測,這觀點的背後,是不是還有如下隱含之意:人在接受耶穌的救恩後,還需要另外接受聖靈的洗,才會有聖靈的內住。這種兩重得救論,是上世紀早期靈恩運動的觀點,早已有聖經學者提出評論。(編註) […]

事奉篇

讓我們彼此相愛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樓健         直到今天,我還清楚地記得,2003年春天的那個星期日下午,一位基督徒朋友把我帶到了基督教會。        進了教會的門之後,就不斷有人過來握手、打招呼。門口還有負責招待的姐妹,微笑著把聖經和詩歌本遞給我。當傳道人講道時,又有招待的姐妹幫我找到相關經文。聚會結束後,大家又在一起互相交流。         從這個溫馨的下午開始,每逢星期日,我都會穿戴整齊地來到教會參加聚會。         我很快地融入了教會。在主日崇拜之外,我還參加了查經班。當困擾我的基本信仰問題解決之後,我很自然地受洗,開始了基督徒生活。        加入教會後,我卻發現,教會的光環逐漸消失了,教會並不如受洗前想像的那麼完美,有很多問題和內部矛盾。有幾位在教會“慕道”很久的朋友告訴我,他們早就發現問題了,所以不願受洗成為信徒。        當然,基督徒都知道“彼此相愛”是主的命令,所以大家使了全身的力氣,想跟其他信徒“彼此相愛”。結果卻發現,越是竭盡全力、想盡辦法去融入教會、參與教會,同奏一曲“彼此相愛”,就越受傷害。         雖然在很多場合,信徒手把手圍成一圈,滿懷激情地朗誦:“愛是恆久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林前》13:4-8),甚至同聲高唱:“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詩》133:1)但很多人其實根本愛不起來,也愛不長久,甚至很快變成“彼此傷害”。 源頭是上帝   […]

事奉篇

靈命成熟的量尺——真愛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臨風        好東西總有膺品,連靈命的成熟度也不例外。分辨真假不容易,本文即討論靈命成熟的真假。        在保羅的時代,哥林多地處交通要衝,是新興的商業大城。到該城的,多是滿懷壯志,想要開創出一番局面的尋夢者。他們相信,只要努力就可以實現夢想。人們津津樂道的,也是白手起家的故事。        使徒保羅建立的哥林多教會,就處在這樣的文化環境裡。保羅在那裡生活過一段時間,所以對他們非常瞭解。從保羅的書信中,我們知道,那裡藏龍臥虎。        現在很多人都以為,保羅的《哥林多前書》第13章,是溫馨的“愛章”,是婚禮上用來勉勵新人的。然而保羅當年卻是抱著沉重的心情,以此勸勉哥林多人。因他深知,哥林多教會問題重重。許多人自以為成熟了,實際上不過  是“嬰孩”,只能“餵奶”。 將恩賜表現視為成熟        哥林多教會裡,才華出眾的人比比皆是。他們不但能說方言,而且“能說萬人的方言”。有人是一流的溝通專家,能言善道,具“先知講道之能”;有人學識豐富,廣受尊敬,具備了“各樣的知識”;有人領導能力很強,信心滿滿,“能夠移山”……(參《林前》13:1-2)        對這樣有才幹、有恩賜、有成就的人,一般人都認為,他們肯定能為上帝所用,他們所做的肯定是聖靈的工作,他們的屬靈生命肯定成熟。可是,保羅的評價是,這一切都“算不得什麼”(參《林前》13:2)。為什麼呢?        因為保羅看到了他們的內心。他們沒有因上帝愛的觸碰而改變。他們的動機不單純,他們發揮才幹不是出於愛,不過是仰仗恩賜,為自己鋪陳,為自己打知名度、加分。保羅深知,有恩賜固然是好事,卻不代表內心的改變、品格的改變,反而容易滋生驕傲。        愛德華茲曾說:“不少壞人都擁有屬靈的恩賜。”有時恩賜越大,成就越高,內心的問題暴露得越多。屬靈的恩賜,就像是人穿戴著光鮮的首飾,不見得是上帝恩典在生命中的改造。我們容易讚嘆光鮮的首飾,不容易欣賞無華的品格。隱藏在恩賜背後的,往往是嫉妒、虛榮、無耐心、自憐、憤慨、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情緒。        發揮恩賜容易,改變本相困難。用恩賜替代品格,就像以膺品代替真貨。這是保羅所擔心的。 將善行視為成熟        還有一類人,在行善上表現不錯。他們在教會付出很多,在社區熱心助人,幾乎做到“將所有的周濟窮人”,或是“捨己身叫人焚燒”(參《林前》13:3)。人都喜歡把自己刻劃成英雄,甚至是“救世主”。人願意為此而犧牲。這是人在追求生存意義時所有的傾向。        可是,這種犧牲是否真是為了別人的好處,還是為了滿足自己內心的需求?在這點上,人往往缺乏自覺。自我導向的犧牲並不真實,帶來的負面影響可以是巨大的。        這樣的犧牲與善行,顯然不代表聖靈的工作。因此,保羅的評價是“無益”(參《林前》13:3)。為什麼無益?因為保羅察覺出他們背後的動機。他知道,他們的善行不過是種手段。他們的善行不是出於愛人的心,而是做給人看,是自我形象塑造工程,讓自己感覺有價值,得到愉悅感,並不造就人。        保羅‧米勒很形象地比喻過人的“自義”——自義的人就像一棟房子,在地下室裡藏了隻臭鼬。無論你在房子裡如何噴灑香水,都無法消除那股臭味。        同樣地,自我膨脹而做的善行,不就像是灑上香水的房子?而那個“我”卻躲在地下室裡臭不可聞、蠢蠢欲動?        可見,好行為並非成熟的標記,也不是衡量愛心的標準。有時,需要像保羅這樣有屬靈分辨能力的人,才看得出來這中間的不同。所以他才會說:“……全律法都包在‘愛人如己’這一句話之內了。”(《加》5:14) […]

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說書進入民間

古事今說 本文原刊於《舉目》49期         我是1991年在美國紐約,領受說書恩賜的。之後3年,我根據四福音書,在美國把耶穌的生平錄製成了說書。 國內首說         十年後,我回到國內,認識了當地一位國際學校的校長。我無意中跟他提到了我以前說書的事兒。他一下子來了興趣,問我能不能為學校的中文老師說一段兒。我一口 就答應下來,隨即就被邀請參加他們的聖誕晚會。我找出了當年錄製的《耶穌傳》錄音帶。年頭太久,包裝已經破損了,但當年的感動,卻隨著聲音保存至今。        聖誕晚會我要說的自然是耶穌降生。於是我在原稿的基礎上,重新查經後改寫。晚會上我就為他們說了約20分鐘的耶穌降生。這是我在國內說的第一場書,所以我自 己也很興奮。說完後,大家掌聲鼓勵,校長走過來抱著我的肩膀說:“幹得好啊!我觀察了一下大家,他們都聽得聚精會神!但願這是你今後說書的開始。” 登臺講課         不久後,校長對我說:“你一個人說不行啊,你要教別人說啊!我們學校的總部,對中文老師有龐大的培訓計劃,為此還設立了一個培訓中心,你要不要去試試?”         我一下子來了興趣。他說的不無道理啊,我一個人說書,能說給幾個人聽呢?最後我們商定,先在學校裡,為現有的中文老師教一次課試試看。         我的恩賜在於寫和說,教別人說我還真沒幹過,所以特別好好預備了一下。那天登臺授課,學生也就5個人。為大家介紹了說書的歷史之後,我給大家輔導了一段《撒但三試耶穌》。學生們聽得高興啊!        到了最後一次課的時候,我和學生把教室佈置成一間茶館兒,學校的全体教職員工,作了我們的聽眾。         第一個上臺的學生,用黑板擦當驚堂木,往講臺上“啪”的一拍,開始了她的說講,說完了再往臺面上摔一回黑板擦。大家都是第一次看見這種陣式,不禁哈哈大笑。          那天居然每個學生說的都是《撒但三試耶穌》,都好好剖析了一下撒旦的內心,也就是數落了一下撒但。         沒過多久,我又開了第二班。有位老師很高興地報名參加。我問她,為什麼這麼高興啊?她說上次茶館式的表演課上,傳出的笑聲很大,她就來聽了。         因為她在一所盲人學校,義務輔導盲童,平時常給孩子們講故事聽,所以她學了《撒但三試耶穌》後,就講給了那些瞎眼的孩子聽。我追問她孩子們喜歡聽嗎?她說,喜歡,都高興著呢,哈哈大笑。        於是我跟著這位老師,去盲人學校看望盲童。        當知道我是教那個故事的老師的時候,他們高興得為我鼓掌。因為是平生第一次見到盲人孩子,我內心很激動。有一位15歲的男孩子問我,能不能跟我學說書,我說可以啊。我告訴他,歷史上的說書人都是靠耳朵聽,用心記,然後動嘴去說的。看得見、看不見,不那麼重要。         後來我到了總部,說書培訓讓全國各地方來的老師,用自己的家鄉話,練習說講聖經故事。 這樣的機會不錯,但是一年也只有一次。 […]

No Picture
事奉篇

工人之路面面觀(二) --恩賜的管家

邱志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彼前》4:7-11:“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 你們要謹慎自守,儆醒禱告。最要緊的,是彼此切實相愛;因為愛能遮掩許多的罪。你們要互相款待,不發怨言。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賜的好 管家。若有講道的, 要按著神的聖言講;若有服事人的,要按著神所賜的力量服事,叫神在凡事上因耶穌基督得榮耀。原來榮耀、權能都是祂的,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林前》4:1-2:“人應當以我們為基督的執事,為神奧秘事的管家。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 主權在上帝         《林前》6:19-20講得很清楚,保羅說,我們不是自己的人,我們是用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我們的身子上榮耀神。我們不是自己的人,因為我們已經被神以耶穌 基督,這個最寶貴的代價買贖過去了,我們的主權在上帝的手裡。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帝賞賜託付給我的,我只是一個管家,這個管家和地位是神透過愛來感動的, 讓我們能夠明白基督的救贖。《林後》5:14-15:“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祂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 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         笨的傭人,主人講一件,就做一件,不講就不做。如果這個僕人忠心有見識,能夠瞭解主人的心 意, 主人就升級讓他做管家。管家不需要耳提面命,他懂得主人的意思,會揣摩,會主動去做。上帝不叫我們做無知的騾馬,用嚼環轡頭勒住。而是要鞭策我們,改正我 們,管教我們,藉著祂眼目的引導,要我們學習,做主動負責的管家。         另一方面,《箴言》3:5:“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我們的能力和機會都是出於神,沒有甚麼可誇的本事,都是承受,都是上帝恩典所賞賜的。所以,客觀來講,主權不在我的手裡;主觀來講,因為基督愛的激勵,我甘心樂意把主權歸還給上帝。 關係最重要         奉獻是本分,是起碼的。如果我們不懂得把最愛的給上帝,我們就不懂得什麼叫愛主超過一切。我們的自我保留,會阻礙自己對神旨意的明白和領受。當我們願意把最 愛奉獻的時候,上帝可以把它再給我們,就好像以撒回到亞伯拉罕的懷中──那將是一種不同的感受,因為它是從主來的了。我們就曉得,神在我生命裡面,祂是至 寶。         在一切的關係裡面,最重要的是跟神的關係要對。我們跟神的關係對,我們跟人的關係才會對,我們跟自己的關係也才會對。跟神的關係對, 就是認識祂是我生命的主,我是祂的兒女,祂所愛的,是祂的僕人。如果有對的關係,而不去親近主、愛主、領受揣摩主的心意,這個對的關係也不會改變我們什 麼。所以,要有對的關係,還要有好的關係。 恩典與恩賜         《林前》12:1-11:“弟兄們,論到屬靈的‘恩賜’,我不願意你們不明白。你們作外邦人的時候,隨事被牽引,受迷惑,去服事那啞巴偶像;這是你們知道的。所以我告訴你們,被神的靈感動的,沒有說耶穌是可咒詛的;若 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恩賜原有分別,聖靈卻是一位。職事也有分別,主卻是一位,功用也有分別,神卻是一位,在眾人裡面運行一切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