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恩言

你不肯潔淨,還要到幾時呢?(蘇傅麗秀)2020.11.04

“這惡民不肯聽我的話,按自己頑梗的心而行,隨從別神,事奉敬拜,忘記我……,我都看見了。我必不可憐,不顧惜,不憐憫,以致滅絕他們。”(參《耶》13章)雖然神做這樣的宣判,也知道他們至終走向滅亡之路,但祂仍然向著自己所愛的百姓呼喊:“耶路撒冷啊,你有禍了!你不肯潔淨,還要到幾時呢?”(《耶》13:27)神還在呼喚、等著百姓回轉。 […]

時代廣場

“有一件事我要敵對你”——潘霍華於宗教改革日的宣講(鄧紹光)2017.02.22

在這樣一個紀念宗教改革的主日、國會大選的日子,潘霍華會怎樣宣講呢?

潘霍華當日宣講的經文是《啟示錄》2章4-5、7節:

然而,有一件事我要敵對你(But I have this against you, NRSV),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哪裡墮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臨到你那裡,把你的燈台從原處挪去……

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上帝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吃。
[…]

No Picture
成長篇

骨癌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追雪之陽        我與老公在高中時即相戀。婚後4年,我們有了活潑可愛的兒子。我們的生活雖然平凡,但也平順。然而,自從老公被診斷出骨癌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們的人生已經不可能再“平凡”,人生之旅不再是一帆風順了。        就這樣,我們全家匆匆忙忙地踏上了這不平凡的旅程。 等於死,或等於生        我們彷彿陷入了絕境。正如莎士比亞所言:生,抑或死,這是一個問題(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截肢手術,必須做!化療,必須進行!劑量,最大!時間,10個月!我們沒得選擇!對我們而言,不是哪個更好,而是怎樣才能活下來!         我問上帝: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是我們?你在創造的時候,不是給了我們自主意識和選擇權嗎?我們現在哪有選擇的餘地?        我質問,我憤怒,我恐懼!然而現實是殘酷的,它不容我擦乾眼淚,就排山倒海地湧來,將我們向前推,向前推。        一日,好朋友從遠方打來電話。聽完我的哭訴後,她說:在這樣的境況中,我們還是可以選擇:怨恨上帝,或信靠上帝。         聽完後,我一愣,細細想想,感受良多。選擇“怨恨上帝”很容易。對我而言,每天都是一場戰爭。苦毒、怨恨時常充滿我的心。我甚至在心中咒罵上帝。所以,選擇怨恨上帝、離棄上帝,是容易的。然而這樣的選擇帶給我的後果,是雙倍受苦。         第二個選擇,信靠上帝。這個很難。以前我很自豪,覺得自己對上帝雖然信心不足,但是有的。經歷這場災難以後,我才知道我是沒有信心。耶穌說:“你們要信服上帝。我實在告訴你們,無論何人對這座山說: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裡!他若心裡不疑惑,只信他所說的必成,就必給他成了。所以我告訴你們,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什麼,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可》11:22-24)        信心的功課很難,但艱難地選擇信靠主帶給我的,是平安、喜樂。        簡言之:怨恨上帝,等於死;信靠上帝,等於生。 拿起,還是放下?         有一首詩歌《除你以外》,這樣唱到:“除你以外,在天上我還能有誰?除你以外,在地上我別無眷戀!”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汶川秋菊

星余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秋菊是電影《秋菊打官司》裡的一位農村婦女(由鞏俐扮演)。她受到不公正對待後,就走遍省城,鍥而不捨地層層上訴,要為自己討個“說法”。        對“說法”的訴求,是人類和動物的重要區別。人在災難面前,不僅僅是承受和逃避,也不僅僅是補救和重建──雖然這些都很重要,但人也需要得到一個“說法”,好明白災難的原因和意義。       2008年5月12日,中國四川汶川發生了八級大地震,加上之後連綿不斷的餘震,到6月中旬,已有將近七萬人遇難,兩萬人失蹤。現代媒体更把災區慘況展現在全世界眼前,舉世哀慟,人人驚心。         面對這個帶來深重苦難的天災,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        基督徒是最有資格“討個說法”的,因為基督徒相信,所有在宇宙中發生的事,是一位全能全智的主宰所計劃的;宇宙不是自有的、無目的的,而是朝向一定的目標進 行的。相反,無論是無神論、泛神論還是宿命論,它們的宇宙則是盲目的,對一個盲目的宇宙,你無從向誰討說法(所以當無神論者在災難中,舉目望天問“為什 麼”的時候,其實已經暴露出其內心深處,並不是真正的無神論者)。        基督徒討問說法,不僅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其他人──如果在災難面前,基督徒不能向世人提供一個說法,而是保持緘默,自然有異教提供解釋。所以,當世界遭遇災難的時候,基督徒有義不容辭的責任──不但是救災的人道責任, 更有為災難提供說法,在災難面前宣告上帝旨意,並引導國人歸向上帝,得享安慰、拯救的屬靈責任。         然而,這不是一個輕省易擔的責任。 不可武斷定罪,也不可推卸人自身的責任         面對災難,我們基督徒最大的誤區,就是武斷定罪,把飛來橫禍,看作是上帝對受難者的懲罰。         約伯的三位朋友,就曾經這樣自居“上帝代言人”,斷定約伯在暗中犯了罪,他的痛苦是咎由自取。但在上帝看來卻非如此。所以我們也千萬不要如此冒失地代上帝發言, 以致“用無知的言語,使神的旨意暗昧不明”(《伯》38:2)。          我們也不要像耶穌時代的猶太人(或是傳統的相信因果報應的中國人),斷定那個生來瞎眼的人,不是他自己犯了罪,就是他父母犯了罪,卻不知他的殘疾,乃是要顯出神的作為來(參《約》9:1-3)。          這次汶川地震帶來如此巨大的創傷,如此多的家庭天人永訣,如此多的兒童長埋地底,我們絕不應該(又何忍心)給死者胡亂定罪,給未亡人傷口撒鹽。          另一方面,我們也不能推卸人自身的責任。          大陸官方現已基本肯定,此次地震,在校兒童大量遇難,質量低劣的“豆腐渣”工程實在難辭其咎。傳媒亦証實,大部分的傷亡,都是因為劣質的建築,而非地震本身。          汶川地區本就處高危地震帶,上世紀30年代,已有七級以上大地震發生,災情慘烈。時值內亂(軍閥割據)外患(日本入侵)之秋,國民政府的救災善後,更是等於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裏外更新》

林慧蓉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裏外更新》的作者克萊布博士,是聖經輔導學會的創始人。該學會訓練基督徒按聖經原 則,幫助自己及他人解決人生問題。作者在《裏外更新》一書中,針對今日信徒在蓬勃外表下的內心虛假本相做出了深刻批判。他指出,許多信徒與神與人的關係, 都非常膚淺與貧乏。有人以傳講心理學的自我肯定來代替整全的福音,有人則以更多的聖經知識、門徒訓練,或更努力的服事及禱告,來代替真誠地面對內心掙扎。          作者認為所有人心底都有一份抹不掉的傷痛,這是活在不完美社會的必然現象。基督徒是否敢面對心靈的陰暗處,承認自己仍未經歷神真實的同在呢?短暫而麻木的舒 適不是人生的目標,要体驗神豐富的恩典,必須正視人性的醜陋及生命的痛楚。惟有通過靈魂深處痛苦的手術,割除一切攔阻我們享受神恩典的毒瘤,才能得到豐盛 的新生命。          本書分為四卷。 第一卷,探視生命的內層。          生命改變的第一步,在於探視內心的勇氣。在許多看似成熟、美麗的外表之下,有人或以活動或成就來遮掩內心的痛苦;有人因怕被拒絕而與人保持距離;或是只敢流露美好的一面,否認內心的掙扎。這些人營造自我欺 騙,忽視內心真實世界的狀況,失去生命更新與蛻變的機會,困在自己建造的沙土城堡之中。          有些真誠面對內心掙扎的基督徒,又常落入現代心理學的陷阱中,想要透過分辨個人氣質,表達負面情緒,及創傷記憶的醫治等方法解決問題,以為改變的力量是從自我認識和心理成長而來,而不是透過悔罪的途徑、經由聖靈在人心中的運行而產生。 第二卷,探討人內心的渴求。           渴求是人的基本天性。每個人都渴望尊重,希望與他人有美好而深入的關係,更期盼對社會有所貢獻。然而在這墮落的世界裡,我們所經歷的總是無法滿足乾渴的心靈,不是別人讓我們失望,就是我們令別人傷心,因此痛楚成為人生正常的經歷。           作者指出人有三種渴求,第一是表層渴求,這是指物質的舒適。第二是基本渴求,指人際關係的滿足。第三是核心渴求,指與神深交的喜樂。人自然的傾向是從物質及 人際關係中尋求快樂,這就必然經歷失望與痛苦。艱苦之路引人到神面前,惟有承認自己對周圍環境及人際關係失望,人才願意放下自我中心,對基督產生如饑似渴 的追求。對神對人的那份真愛,便有成長的可能。          而在這個由內而外的改變過程中,人必須:          1. 發現埋藏心底的渴求,才能避免依靠成就感或毒品這些替代物得到滿足。           2. 了解到若不確知自己的渴求,言行中必會自我保護及防衛,因而限制了愛的能力。           3. […]

No Picture
事奉篇

回應二:為何生命不成長?

小剛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我們大陸基督徒“信得快,走得也快”,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即使我們這些信了主沒有走開的人中,最終有心委身、捨己跟隨主的也是不多。這就是為什麼李靈這篇採訪稿說我們大陸人“信主容易,造就難”。這些年,我一直身處大陸基督徒群体中,因此對此頗有了解和感觸。 快快補悔改的課         我們這一代大陸人,多因為在海外受到基督徒的愛心關懷,而步入團契教會,進而受洗歸入主。這個群体在信仰的根基上有先天的不足。因為我們在傳福音時一開始就 “投其所好”,只強調神的愛,天國的福份,卻沒有將人的罪惡、神的公義和主耶穌悔改赦罪的道,講清、講透、講完全。福音缺少了十字架,這就給生命的成長帶 來莫大的困難。我們中間尚有不少的人沒有真正經歷悔改、重生。有的覺得自己人品道德本來就不錯,而今信了主就更好了;有的雖承認自己是罪人,但覺得欠耶穌 只是“五兩銀子”,不是“五十兩”。耶穌說:“那赦免少的,他的愛就少。”(《路》7:47)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中間信主的人不少,愛主的人卻不多。所以如 今第一要緊的是,快快補悔改的課! 清除舊酵清潔內室         只是籠統地認自己是個罪人是不夠的,應該在犯過的罪行上一一悔改。就如聖經上所說的,“棄絕謊言,各人與鄰舍說實話;……從前偷竊的,不要再偷”(《弗》4:25-26)“遠避偶像”(《約壹》5:21)“逃避淫 行”(《林前》6:18)。我們不可能帶著還未棄絕的罪、帶著良心的虧欠奔跑天路。“豈不知一點的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林前》5:6)今天我們的生 命沒有成長,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沒有棄絕明明知道該棄絕的罪。要使我們生命成長,先從清潔我們的“內室”開始,“當毀滅的物,連一點都不可粘你的手。” (《申》13:17-18)如果今晚耶穌要到你我家中來,你我有什麼東西事情,不想讓主看到、知道的,那我們現在就`清除它。聖靈會提醒你,什麼是不乾不 淨、不義不潔。不管是偶像的、色情的、偷來的、騙來的、借來不想還的,都奉主的名除去。去扔的時候不要捨不得,去還的時候不要難為情。 改變我們的人生觀、價值觀         我們原本都是來海外尋夢的,“家道豐富”曾是我們的人生目標。今天我們歸了主,但倘若“家道豐富”仍是我們人生的追尋,那我們的生命怎麼成長得起來呢?正如 以色列人,出了埃及,卻不進迦南,那就只能在曠野漂流,原地打轉,幾十天的路程照樣會走上幾十年!我們不要再向文化妥協,不要再向世界讓步!我們缺少的就 是那點“絕對”和“單純”。豈不知魔鬼就是在我們最想得到和最怕失去的東西和事情上打主意,以致我們常常人還沒有上陣,自己就已經軟癱了下來。《馬太福 音》中的“八福”,《路加福音》中的“四福四禍”,是主耶穌對我們的勸誡,就是要我們活出信仰,改變原來的人生觀、價值觀。 不要埋銀兩讓信心死掉         我們大陸基督徒屬靈的肖像可以說是,腦袋重、手腳細、嘴巴大、膽子小。我們已經聽了太多的道,享用了太好的屬靈資源。正因為如此,我們有禍了!我們已經將太 多的銀兩埋入了地下。來吧!懂了就去做,聽了就去行。不要再“有閑才聚會、有能才事奉、有錢才奉獻”,不要再讓自己最後的這點信心死掉。請多多看重事奉的 實際操練,向教會委身,擺上我們的時間、精力、金錢。我們要有如馬利亞般的僕人的心志,也要有馬大般僕人的手腳。 注意自身的盲點         我們身上有諸多的盲點,有從文化來的,有從環境來的,有從脾氣性格來的。我們不願在聖靈的光照下反省自己的盲點,或不願改變,那從神來的恩膏就會流失。我看 到有些弟兄姊妹有愛主的心也忠心事奉,但生命總是卡在那裡長不大,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於此。比如,不服屬靈權柄,不認屬靈倫理。我們大陸人是在“鬥爭”的文 化中長大,今天我們或當眾責難牧者傳道,或一拍不合六親不認,或天馬行空來去無蹤,已使不少牧者望而怯步,使教會受傷害,我們自己也失去了祝福。再如,好 辯論,得理不饒人;我們彼此說話缺乏寬容和平,咄咄逼人,屬靈名詞連篇,喜歡扮演約伯的三個厲害朋友的角色。我們常常口無遮攔,卻還以為自己真心爽直,結 […]

No Picture
事奉篇

透過與對比

中傑         第一期進深特刊,談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罪的問題,在此間讀者中引起很強的反應。從激發人們思考與反省、了解認罪悔改的重要性等方面說,反應是相當積極的。但對討論這個主題所採用的方式,似有一點值得商討的地方。         悔改與赦罪,悔改是必須經過的過程,但赦罪是主導,是前提。若沒有聖靈的光照,沒有人能真正認識自己的罪和生成真正悔改的心;沒有赦罪之恩,即使有悔改的 心,也不能解決罪的問題。同樣的,行善與稱義,行善是稱義後應有的結果,但若沒有因信耶穌而被上帝稱為義,使生命發生改變,人也不可能真正地行善。舊人與 主耶穌一起被釘死是走向永生的必經之路,但新人與主耶穌一起複活是主導,是前提。若沒有因主復活帶給我們的在永恆中榮耀的盼望,今生為主受苦便失去了意 義。         所以我認為,悔改與赦罪,行善與稱義,同死與同活,受苦與盼望,透過(in thecontent of)後者來談前者,雖然不容易講,但卻能講得清楚,講得透徹《羅馬書》就是一個很好的範例。至於以對比(in contrast with)後者來討論前者的方式,雖有印象強烈,激發思考等優點,卻容易引起混淆與誤解。所以儘管有些作者試圖在內容上平衡兩方面的真理,但因使用了對比 的方式,使兩方面的真理在讀後的效果中失去了平衡。 主內讀者 中傑 前提與結果 冬仁 中傑: 你好!         你提的很對,戰勝、死掉舊生命,非得靠着領受、且是白白地領受新生命不可。所以,恩典是信仰的核心, 是基督信仰超過其他宗教的地方;而行善是信仰的果子,是其它宗教也強調的。但若沒有前面的信仰的核心,就不會有信仰的果子。儒教中也有許多好東西,因為沒 有上帝的恩典就是千古空文。         但是,現在有一種現象,是自信、自足、甚至自滿於基督信仰的這個“優越”,這個上帝賦的“特權”,而有以下的忽略:忽略了上帝所賜予我們的一切恩典、赦 免、稱義、地位、盼望、應許,並不是無目的無意義的,都是為了叫我們成為祂所喜悅的新人;並且上帝白白賦予的上述一切,本身就帶着造成新人的能力,也唯有 在新人新生命中上帝的恩典才得着印證,得着彰顯,表明上帝的恩典真是臨到我們身上了。         這一個忽略發展成一種否定,即否定這種新生命的彰顯(即好樹之好果子)是我們信仰的必要環節,是神恩的必然見證。        與此相關的第二個忽略,就是忽略了其它正常宗教所強調的道德善行,總比不強調這些的世俗享樂主義、自由主義、個人主義要好。實際上,其它正常宗教原本也是 出於對罪孽的痛恨、對美善的追求,只是由於沒有上帝從天而下的恩典(上帝的恩典是人行善的真正能力),而沒有辦法行出來。但這並不是說,強調行善就不好, 更不是說,行善不好。 […]

No Picture
成長篇

悔與改

榮子        《進深特刊》第一期,對我的震動很大。我不得不重新思考一下,我是“立定心志把自己擺上當成活祭”,還是單純為了得到一張進入天國的門票?        我與先生常議論,也許是國內長年的“思想改造”“脫胎換骨”教育,反而把我們搞糊塗了。以為只要大膽地承認自己有錯誤,是罪人,就是“悔改”了,變成新人 了。其實,“悔改”是“後悔認罪”和“痛改前非”兩部份組成的。“認罪”時要痛悔自己虧欠了上帝造我們時給予我們的榮耀,而不應像是在炫耀自己已認識到自 己有罪的“高度覺悟”;“痛改”時要靠着聖靈,與以前的“罪行”、“罪念”逐步地真正地分離,同時逐漸地真正地活出基督的樣子來。         我想起上學時的“做作業”,作業上老師划上“x”的,不僅是告訴我們此題錯了,要扣分,而且要在後面將它改成正確的。這才是“改作業”(不僅是“批作 業”)。我又想起改制服,一件不合身的衣服,如果想讓它合體,除了知道哪裡不合適(肥與瘦)之外,還須將多出的部分裁掉。將欠缺的部份補上,重新縫起,才 算完成改衣服。所以人們常說,改衣服比縫新衣服還要麻煩。        人要變成新人,也須如此。□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婚禮

蘇百達        美國弗吉尼亞州西南部的一個小鎮上,農莊旁的教堂鐘聲陣陣,瀰漫在整個山谷,招來了三三兩兩的人群。        多可愛的陽光,滿山如畫的秋色!輕風吹過,落葉沙沙。        白色的鄉村小教堂內,牧師和新郎已站在台上,等待正式時刻的到來。他們注意到長椅上有人在竊竊私語,有人眼光中流露出好奇、興奮、輕視……的表情。         那老舊的管風琴奏起來了,是瓦格納莊嚴的婚禮進行曲。         新娘出來了!         來賓們都站起來,所有的目光都同時投向白面紗後那動人的臉。然而,瑪麗·K的化妝品無法蓋住新娘臉上的蒼白。她穿的是常規、雪白的新娘禮服 美麗得像天使。        她走上台,似乎有點緊張。新郎伸手牽住了她的手,並給她一絲安撫的微笑。        任何人看到這個新郎都會斷定他至少是個誠實的知識份子。雖然他也飽經風霜,然而,此刻,在這一片神聖、詳和的氣氛中,他的心也像身邊的臘燭一樣–融化了。        這對新人的後面有座聖壇,壇上放着一大盆潔白的百合花,正散發著醉人的幽香。它似乎具有一股魔力,催使新郎漸漸地沉浸在往事的汪洋里:        文革時離鄉背井,車廂窗口上涕淚成行,尖利的汽笛聲像是魔鬼的狂笑;煤油燈下自學苦讀考上北大;追求、狂愛、失敗、再追求、再失望;道路的盡頭,走為上策:考托福、盼簽證、像一片落葉漂洋過海,沉浮在異國他鄉……然而,鉛灰色的蒼空終於出現了一道陽光。偶然的機會在校園裡認識麗莎,她是教育系的學生,生長在美國南部的小城。她永遠是那樣快樂、開朗、歡笑。不管她是單純、天真、或是無知,他只知道這一點:麗莎使他第一次感到幸福。         命運啊,命運!為何牽着我走這條漫長的彎路呢?有時候天上連一顆寒星也沒有,冰雪的道路看不到可取暖的火,更沒有同行夥伴的同情……        “華-偉-陳,你願意–娶麗莎·可林,作你合法的妻子嗎?”         “Yes!yes,I do!”牧師的問句打斷了華偉的回憶,他的回答幾乎是喊出來的。        最後,在牧師的示意下,這對新人一起跪在聖壇前,在牧師陣陣的祈禱聲中,默默地領受上帝的祝福。        華偉啊,華偉,你一直是條鐵漢子,從來不寄望於任何神仙皇帝。整個世界上你只相信一個人–自己。文革時被拳打腳踢你也不曾屈服過,為甚麼今天卻跪在眾人面前呢?        他裡面有一個聲音在責問。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根本之道

宋尚節         宋尚節(1901-1944)生於福建興化,1919年赴美留學,獲俄亥俄州立大學化學博士。1927年2月10日,他經歷了靈命的復興,“那晚,我祈禱,我不但誠懇、迫切地禱告,我真是撲滅了自我的心直求,我淌着懺悔之淚,捧着求救的心,一聲聲求告主的血來遮蔽我,使我不再為自己活。”接下去聖靈讓他 看見大大小小的罪;他彷佛看見耶穌高懸十架,兩手鮮血淋漓。他非常傷心,最後謙卑地跪在十架底下,求主用寶血洗凈一切的不義。他又彷佛聽到主的聲音說: “小子,你的罪赦了!”         這次經歷,使他立志回國佈道。1931年在福建南昌地區的佈道會中,經長夜禱告,上帝啟示他要向罪惡攻擊;清除罪惡後,便講聖靈充滿,信徒才有能力為主作 見證。此後,他在全中國及南洋各地主領佈道會,特別注重徹底認罪悔改之道,要人“打開棺材”,謙卑認罪。他講道時聲嘶力竭,跳上跳下,大汗淋漓;聽眾則被 聖靈光照,流淚悔改,紛紛上前跪在台前。上帝藉着他及許多佈道隊,在中國八年抗戰前後點燃復興之火,果效極其深遠。特摘選三小段宋尚節論罪的話,與讀者共享。         ·我深深體會:主來非為教訓人或給人作模範,特來醫罪為罪人死。追思我以前不注意認罪與救恩,故講道沒有效果,實自慚愧,今後必得人如魚矣!為主傳正道 者,主方榮耀其所傳者,如傳不正之道,實助其人犯罪也……以前亦知主來醫罪,但不知主專來醫罪,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一個真正重生的人,知道什麼是罪而且 容易發現罪、悔罪,另外一定會關心周圍的人的靈魂得救問題。         ·撒但使用最巧的一個計策:令人不覺得自己有罪,視犯罪為無關緊要。另外撒但用百般方法攔阻傳道人講罪與救恩。         ·只有真正徹底悔改的人,在信仰上才有鞏固的根基。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