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泰澤(孫基立)2017.08.24

我們現已結婚多年,而且有了一個可愛的小寶寶。婚姻的旅程就如同信仰的旅程,有浪漫的相戀,也有艱難的磨合。然而對泰澤的那段美好時光的回憶,成為我們艱難時刻中,可汲取的力量。 […]

時代廣場

在同志遊行中呼喊愛?(王敏俐)2016.02.01

2015年10月底,全亞洲最大、參與人數最多的同志大遊行在臺北落幕。除了台灣之外,亦有來自中國、新加坡、馬來西亞、港澳、泰國等亞洲國家的同志參與。主辦方表示,挑戰性別與年齡的藩籬,是今次的訴求。身為基督徒,我並不贊同该運動的許多概念。不過很有意思的是,我發現許多參與遊行的人,其著眼點並非全是同志議題。 […]

成長篇

自殺邊緣,幸而有耶穌陪伴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文/歡然。住在精神病院那會兒,最盼望的是每天下午的親友探視時間,使自己可以有那麼一段時間接觸正常人。教會弟兄姊妹常來,與他們一起時,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我有一種發自內心、源於天國的愛,使我很受安慰……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鑰匙又不見了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嵐 要送兒子去上跆拳道課了。我拎起皮包,打開抽屜拿車鑰匙。伸手往抽屜裡一摸,“咦?”再摸,不祥的預感彷如烏雲罩頂。於是我將周邊的櫃子、桌子、檯面,快速地掃過。還是沒有! “千萬不要又找不著了!”我心裡嘀咕著。 打開皮包,朝地毯上一倒,皮夾、記事簿、手機,散落了一地。甚至還有兒子的功課和文具。應有盡有,就是沒有鑰匙。 鑰匙,又不見了! “媽咪!快點!要遲到了!” 頭皮一陣陣發麻。沒鑰匙,怎麼開車出門呢?更糟糕的,萬一鑰匙落入歹人手裡,該怎麼辦?我站在客廳正中央,努力回想最後一次使用鑰匙的位置。應該是隨手擱在哪兒了。 “媽咪!快點啦!”屋外傳來兒子一陣陣的催促。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我快步穿梭在不同房間,翻遍每個可能的角落,但還是連個影子也找不著。 老公從書堆抬起頭問:“怎麼了?” “你……看見我的鑰匙沒?”實在很不想承認。 “沒有。”他淡淡地回。“先用我的。回家以後再找好了。” 我火速地拿了他的那串鑰匙,飛也似地衝出門。 對於某一類型的事,我特別容易患上失憶,例如某個人的名字,或鑰匙在哪兒。再加上先天隨性,又有臨時起意、隨手擱物的特質,因此類似的戲碼,在我家已不知道上演過多少回了。 老公則相反。他自律又謹慎,總是依計劃而行,凡事打理得有條不紊。交往至今,已17個年頭,印象中他不曾丟失過一件東西。 可想而知,性格上懸殊的差異,導致我們婚後屢屢爆發口角。他抱怨我的大而化之,折損了他時間和心力;我不滿他本末倒置,竟然每次因芝麻小事,把人罵得一文不值,害我這個遠渡重洋的小媳婦,裝了一肚子委屈。 爭執、冷戰、擱置、再爭執的惡性循環,讓我的婚姻生活,倍感壓力,濃情轉淡。仍死守住婚姻,應該與某年某日的午后,我倆在教堂內的盟誓有關吧。 奇怪的是,一動怒就張牙舞爪的老公,發飆了數次之後,卻扮起偵探來了。如福爾摩斯的劇情發展,為了找回我遺失的物品,他追溯我之前的行動,調查我穿過的衣服、行經的路線、做了何事、見了何人。有時因為我仍在氣頭上,拒絕配合,干擾辦案,他只好另找線索。經過他抽絲剝繭的偵察,最後多半能找回我的失物。例如: 最後,他在某件外套口袋裡,摸到我的手錶。 最後,他在某間超商櫃台,討回我的信用卡。 最後,他在客廳沙發夾層裡,抽出卡住的鑰匙。 最後,他在流理台上發現我的眼鏡。 最後,他在擁擠的星巴克、地板的一角落,拾起已關機的手機。 最後,他默默地將皮夾遞給我,卻不告訴我在哪兒找到的。 為了找到東西,他甚至會到垃圾桶去翻。 不僅如此,更令我訝異的是,老公的性情,變了。今日他的淡定、包容,與過往的劍拔弩張,簡直是一大對比。這巨變後面的推手,想必,就是“愛”吧! 孩子正在上課。我搖下車窗,溫柔的清風,由窗外陣陣地吹入了心間。回憶中的點點滴滴,似訴說著,那人已成為我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了,他細膩而堅持的精神,確實令我折服。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熟悉的旋律突然自腦海中響起。一股甜蜜湧上,我的內心充滿了愧疚與感謝。他工作量如此繁重,並且,為了家人能過得舒適些,總是省吃儉用,把好的都留給老婆和兒子。我卻狀況百出,添他麻煩,實在虧欠。唉!真不知該說什麼! “上帝啊!求你讓我儘快找回鑰匙,也幫助我做事更細心些。還有,謝謝你把他賜給我。” 回家後,那串遺失的鑰匙,已靜悄悄地躺回原處。老公仍舊坐在書桌前專心地辦公,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在哪兒找到的?”我輕聲地問道。 “廚房的鍋蓋下。”他頭都沒抬。 我吸了一口氣,走到他身後,摟著他,“謝謝喔!” 親了一下他的臉頰,並用我認錯的眼神,看著他。 […]

生活與信仰

愛,死亡不能隔絕

謝榮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是“愛”,因為愛在生命中連結了行動、情感和心思,也蘊含了信任、幫助、鼓勵、保護、接納、饒恕、自由、平安、喜樂,以及一切在愛中的元素。           愛,讓我們連結在一起。夫妻、家人、朋友、同事,彼此之間都存在著不同的愛。即使是辦公室同事,我們也需要在愛中一同把工作完成。如果沒有愛,我們的靈魂會枯竭,生命會失去色彩。           雖然我們知道愛是不可缺少的,但在生活中,常常因為遭遇太多的患難、逼迫、痛苦、傷害和錯誤,隔絕了我們之間的愛!原本彼此相愛的人,因自身的、環境的種種問題,愛變質了、褪色了,最後消失了。           我們教會的王伯伯,剛剛過世。王伯伯和王媽媽,結婚57年。王媽媽追憶:“雖說不上濃情蜜意、如膠似漆,卻也相知相惜、互敬互諒、同甘共苦、相伴偕老。”中國人對愛的表達,是含蓄、細膩的。雖沒有西方人強烈,但也琴瑟和諧,相伴到老。他們彼此相愛近60年,我相信“效法基督”是他們最大的秘訣。           前天,我看到一幅連環漫畫:          一個淺咖啡色的馬鈴薯,對紅色的蕃茄說:“我愛你!”           蕃茄含情脈脈回答說:“我也愛你!”           馬鈴薯又說:“但是,我們不般配!”他想了想,說:“等一下……”然後他就消失了。          過一會兒,馬鈴薯出現了,變成了一包炸過的“薯條”。          這個時候,紅蕃茄也消失了。過一會兒,紅蕃茄回來,變成了一包“蕃茄醬”!          真正的愛,是犧牲、奉獻,是改變自己,顯明對方的寶貴和價值。          誰能使我們與耶穌基督的愛隔絕呢?誰能使王伯伯與耶穌基督的愛隔絕?誰能使王伯伯與王媽媽和家人的愛隔絕呢?          答案是,沒有。          因為上帝捨了祂的獨生兒子耶穌基督,為王伯伯(及所有的人)死在十字架上,赦免了他的罪,拯救他脫離死亡。上帝已經稱王伯伯為義,並且把他接回天上、安息主懷、與主同在。          王伯伯信主將近60年,上帝愛他、揀選他,使他成為上帝榮耀的兒子。他既是上帝所愛,就沒有任何事能讓他與基督的愛隔絕。包括死亡。          感謝、讚美上帝,王伯伯和王媽媽信靠耶穌基督,數十年如一日。他們的人生中,必定經歷過大大小小的艱難和軟弱,但都沒有攔阻他們到上帝的面前。他們的信心是寶貴的,上帝的揀選更是榮耀的。 […]

生活與信仰

愛,脫離不了生活

姜洋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愛與不愛 “愛”與”不愛”的定義,因人而異。 鄰居Mike常常抱怨他那不長進的兒子。兒子從小不愛學習,中學即退學;現年近40,沒房、沒車、沒工作,不僅酗酒、濫用違禁藥物,而且長期不務正業,靠父母接濟。 近期,他的生活更加放蕩。 Mike夫婦於是決定停止對他的接濟。對此,兒子很是不解和憤怒。“你們怎麼不像以前那麼愛我了?”這是他憤然離去之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也是刺痛Mike夫妻最深的一句話。 不難發現,Mike夫妻先前對兒子的“愛”,是溺愛,不能建造人。而之後,兒子眼中的“不愛”,卻是Mike先生夫妻無奈的真愛。 對於天父,我們基督徒是不是也會因為自己的私欲沒有得到滿足,而憤怒地喊出:“你怎麼不像以前那麼愛我了?” 我們的罪,使我們無法分辨愛的真偽。而且,我們也不願意去接受那拆毀和重建的愛,寧願選包裹著華麗糖衣的毀滅。當我們選擇毀滅,上帝會哭泣,而我們的親人的心會流血。   幻想和武俠 曾在《舉目》上讀過一個小笑話,至今記憶猶新: 一位男子到圖書館借書,他問圖書館的女職員: “請問《婚姻的幸福生活》放在哪裡?” “是幻想小說,到右邊第三排櫃子去找。”女職員答道。 “那麼《夫妻的相處之道》又放在哪?”那位男子繼續問道。 “是武俠小說,到左邊第一排櫃子找吧!”女職員又答道。 雖然只是一則笑話,卻反映出了人對於婚姻的普遍觀點——幸福的婚姻只存在於幻想中,而真實的婚姻生活則如武俠片,血雨腥風。 幸福婚姻的確來之不易。不過呢,也並非“幻想小說”。每個婚姻都有問題,可是有的夫妻懂得用正確的方法去解決,有的夫妻卻不懂。這或許就是世俗婚姻中的幸與不幸的區別吧。 以基督耶穌的愛為根據的婚姻,比世俗之愛的婚姻能夠更長久,更經得起歲月的衝擊。很多家庭如果沒有主耶穌的愛、沒有在主裡的夫妻之愛,世俗之愛早就消耗,婚姻解體了。這就是在基督裡的幸福婚姻,和世俗幸福婚姻的本質區別吧。   小小紙條 在我的婚姻中,妻子與我有一種特殊的交流方式——紙條傳情。 妻子在讀博士期間,通常都是白天在家,晚間上課。我則因為工作早出晚歸。所以,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很有限,交流也很少。於是,一種特有的傳遞愛的方式,在我們之間誕生了…… 妻子在晚間上課之前,幾乎每天都會在書桌上留下一個紙條:“飯菜在鍋裡,請熱熱吃吧。”“我會晚些回來,請照顧好自己。”…… 對我而言,這些寫在小小紙條上的句子,代表了夫妻之間的親密無間。我視這些小小的紙片為至寶,悉心珍藏。這紙條傳情,甚至在我們所服事的學生團契中,傳為佳話。這並不是因為我們之間的溝通方式特殊,而是因為在主裡我們有無限的愛,通過小小的紙條來傳遞,讓我終身受益。 細心留意,你也會找到一種屬於你的傳遞愛的方式。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