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倫理

七夕專稿:婚姻使我們失去愛的能力?——在七夕寫給害怕“婚內失戀”的你(王敏俐)2018.08.17

過去我曾經痛苦地以為,上帝把我帶入婚姻是要使我受苦,祂藉著婚姻使我不得不放棄自己的夢想與生涯規劃,放棄自己所熱愛的專業。直到那一天,在聖靈的光照之中,我才認識到,原來上帝並不是要把我最愛的奪走,而是要把最好的給我,那就是耶穌基督自己。 […]

成長篇

泰澤(孫基立)2017.08.24

我們現已結婚多年,而且有了一個可愛的小寶寶。婚姻的旅程就如同信仰的旅程,有浪漫的相戀,也有艱難的磨合。然而對泰澤的那段美好時光的回憶,成為我們艱難時刻中,可汲取的力量。 […]

時代廣場

在同志遊行中呼喊愛?(王敏俐)2016.02.01

2015年10月底,全亞洲最大、參與人數最多的同志大遊行在臺北落幕。除了台灣之外,亦有來自中國、新加坡、馬來西亞、港澳、泰國等亞洲國家的同志參與。主辦方表示,挑戰性別與年齡的藩籬,是今次的訴求。身為基督徒,我並不贊同该運動的許多概念。不過很有意思的是,我發現許多參與遊行的人,其著眼點並非全是同志議題。 […]

成長篇

自殺邊緣,幸而有耶穌陪伴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文/歡然。住在精神病院那會兒,最盼望的是每天下午的親友探視時間,使自己可以有那麼一段時間接觸正常人。教會弟兄姊妹常來,與他們一起時,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我有一種發自內心、源於天國的愛,使我很受安慰……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鑰匙又不見了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嵐 要送兒子去上跆拳道課了。我拎起皮包,打開抽屜拿車鑰匙。伸手往抽屜裡一摸,“咦?”再摸,不祥的預感彷如烏雲罩頂。於是我將周邊的櫃子、桌子、檯面,快速地掃過。還是沒有! “千萬不要又找不著了!”我心裡嘀咕著。 打開皮包,朝地毯上一倒,皮夾、記事簿、手機,散落了一地。甚至還有兒子的功課和文具。應有盡有,就是沒有鑰匙。 鑰匙,又不見了! “媽咪!快點!要遲到了!” 頭皮一陣陣發麻。沒鑰匙,怎麼開車出門呢?更糟糕的,萬一鑰匙落入歹人手裡,該怎麼辦?我站在客廳正中央,努力回想最後一次使用鑰匙的位置。應該是隨手擱在哪兒了。 “媽咪!快點啦!”屋外傳來兒子一陣陣的催促。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我快步穿梭在不同房間,翻遍每個可能的角落,但還是連個影子也找不著。 老公從書堆抬起頭問:“怎麼了?” “你……看見我的鑰匙沒?”實在很不想承認。 “沒有。”他淡淡地回。“先用我的。回家以後再找好了。” 我火速地拿了他的那串鑰匙,飛也似地衝出門。 對於某一類型的事,我特別容易患上失憶,例如某個人的名字,或鑰匙在哪兒。再加上先天隨性,又有臨時起意、隨手擱物的特質,因此類似的戲碼,在我家已不知道上演過多少回了。 老公則相反。他自律又謹慎,總是依計劃而行,凡事打理得有條不紊。交往至今,已17個年頭,印象中他不曾丟失過一件東西。 可想而知,性格上懸殊的差異,導致我們婚後屢屢爆發口角。他抱怨我的大而化之,折損了他時間和心力;我不滿他本末倒置,竟然每次因芝麻小事,把人罵得一文不值,害我這個遠渡重洋的小媳婦,裝了一肚子委屈。 爭執、冷戰、擱置、再爭執的惡性循環,讓我的婚姻生活,倍感壓力,濃情轉淡。仍死守住婚姻,應該與某年某日的午后,我倆在教堂內的盟誓有關吧。 奇怪的是,一動怒就張牙舞爪的老公,發飆了數次之後,卻扮起偵探來了。如福爾摩斯的劇情發展,為了找回我遺失的物品,他追溯我之前的行動,調查我穿過的衣服、行經的路線、做了何事、見了何人。有時因為我仍在氣頭上,拒絕配合,干擾辦案,他只好另找線索。經過他抽絲剝繭的偵察,最後多半能找回我的失物。例如: 最後,他在某件外套口袋裡,摸到我的手錶。 最後,他在某間超商櫃台,討回我的信用卡。 最後,他在客廳沙發夾層裡,抽出卡住的鑰匙。 最後,他在流理台上發現我的眼鏡。 最後,他在擁擠的星巴克、地板的一角落,拾起已關機的手機。 最後,他默默地將皮夾遞給我,卻不告訴我在哪兒找到的。 為了找到東西,他甚至會到垃圾桶去翻。 不僅如此,更令我訝異的是,老公的性情,變了。今日他的淡定、包容,與過往的劍拔弩張,簡直是一大對比。這巨變後面的推手,想必,就是“愛”吧! 孩子正在上課。我搖下車窗,溫柔的清風,由窗外陣陣地吹入了心間。回憶中的點點滴滴,似訴說著,那人已成為我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了,他細膩而堅持的精神,確實令我折服。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熟悉的旋律突然自腦海中響起。一股甜蜜湧上,我的內心充滿了愧疚與感謝。他工作量如此繁重,並且,為了家人能過得舒適些,總是省吃儉用,把好的都留給老婆和兒子。我卻狀況百出,添他麻煩,實在虧欠。唉!真不知該說什麼! “上帝啊!求你讓我儘快找回鑰匙,也幫助我做事更細心些。還有,謝謝你把他賜給我。” 回家後,那串遺失的鑰匙,已靜悄悄地躺回原處。老公仍舊坐在書桌前專心地辦公,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在哪兒找到的?”我輕聲地問道。 “廚房的鍋蓋下。”他頭都沒抬。 我吸了一口氣,走到他身後,摟著他,“謝謝喔!” 親了一下他的臉頰,並用我認錯的眼神,看著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