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愛心

站在斐濟,觸摸天堂(周子文)2016.07.26

文/周子文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7.26

圖1-beaches-in-fiji

(一)

如果死後是升入天堂,那麼,我在短短的半年裡,幾乎兩次成為天堂的永久居民。而現在,我卻來到斐濟(Fiji。編註),成為這個南太平洋島國的過客。

從地上到天堂的距離,我不知道有多遠。心目中,天堂應該在天上,暗藍的幽深處,有祥雲環繞。有人說,雲就是天使。那麼,有雲的地方應該就有天堂了。至少,有通往天堂的大門,才有那麼多天使把守著。

在故國,已經時常看不到雲了——無論白雲還是黑雲。只有無邊無際的陰霾,讓我感覺像生活在很久沒換水的魚缸裡。因此,關於天堂的浪漫,平時也無從想像。就連地獄的慘烈,也被忘記。只是活著,不思從前,不想往後。

古希臘的希羅多德說:上帝欲使之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我沒有瘋狂,我來到了斐濟。斐濟是地上的天堂。從前,蘇杭也是天堂。如今西湖、蘇州河,都成了臭水池,連魚蝦都不願意住了。

斐濟被稱為西方世界的蜜月天堂。我必須說,這裡的水,是世界上最純淨的;這裡的月亮,確實比故鄉的更大、更亮——雖然天朝的“愛國者”會對此嗤之以鼻。

(二)

來斐濟,是個偶然,更是必然。

在那個飄雪的冬天,我收到了你的第一封情書——福音單張。記得當時年紀小,懵懂的靈魂無法承受你超越萬有的愛。一揚手,那雪白的單張gone with the wind(隨風而逝)!

然而此後,我卻一直循著你的腳蹤,試圖尋找人間的天堂。

我在烏魯木齊鐵路局當列車長,穿越戈壁荒灘,看“大漠孤煙直,黃河落日圓”;我在北京的私立大學當老師,徜徉書山學海,聽“風聲雨聲讀書聲”;我在武漢雜誌社當編輯,結識墨客騷人,“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所羅門王說:“我見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都是虛空,都是捕風。”(《詩》139:13)

熙來攘往的人潮,燈紅酒綠的華廈,我卻如置身荒原,煢煢孑立,形影相弔。所有美麗、富饒的大都市,在我眼中都如所多瑪。我心中有個空洞,世上的萬物都無法把它填滿。我不停地行走,如徘徊在迦南曠野的猶太人。

一個聲音說:“上船,到那邊去!”

圖2-by wuwow-night-view-888678_1280

(三)

到那邊去!

那邊,是一個與大都市截然不同的世界。我沒想到泱泱大國還有如此窮困不堪的地方,有如此可悲可憫的人群。

80多歲的瞎眼大爺,帶著兩個五、六歲的孫子,每日以紅薯度日;無爹無娘的少年,住在只有三面牆的土屋內,淚已流乾;癱瘓在床的父親,發瘋癡笑的母親,3個在灰堆裡打滾的無知孩子;被媽媽夥同情人殺死的爸爸,逃走無蹤的媽媽,留下的兩個孩子;寄宿在敬老院的孤女,被養父強暴,被敬老院院長私吞了政府發的貧困補貼……

這是一群骯髒的孩子,臉上有凍傷、打傷,指甲裡有厚厚的黑泥,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汙跡疊著汙跡。然而他們都有一雙亮晶晶的眼睛,仍然充滿渴望地注視著這個世界。

這單純企盼的目光,跟我的女兒,一樣!

我和丈夫留了下來。我們對自己說,幫他們度過難關,我們就回家去,回到2歲的女兒的身邊去!

我們住進了這所美國慈善基金會援建的孤兒院,成為院長法人。這是在舉世震驚的汶川大地震後建立的——雖然沒有建立在地震廢墟的原址上,卻建立在孩子們心靈的廢墟上。

從某種意義講,這是孩子們的家園。我們,是孩子們的爹娘。

圖3-by Devanath-holy-1182869_1280

(四)

原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真的可以做到的。

有人說,我們沽名釣譽。

好吧!你見過碗大的毒蜘蛛嗎?你見過傳說中的隱翅蟲嗎?你見過被蚊蚋叮了幾百個包的腿嗎?你經歷過比南太平洋“溫斯頓”還厲害的風雨雷暴嗎?你經歷過逾10天的停水、停電、停煤氣嗎?你經歷過紅眼病、腮腺炎、流感的輪番轟炸嗎?你經常半夜送孩子急診、背員工住院嗎?你經歷過與2歲寶寶的生離嗎?

如果,你還說我們沽名釣譽,我們沉默好了。這個世界本沒有完全人,唯一的一個,還被送上了十字架。

有人說,我們是大好人、慈善家。

我們愧不敢當!我們只是罪人!怎敢以行為稱義?我們每個人都是流浪在這個世界的孤兒,渴望回歸最初的家園。在這裡,我仿佛找到戰亂中的世外桃源。那片闌珊的燈火,是我千百度的眾裡尋他。

我們帶領十幾名員工、幾百名孩子,如移山的愚公,把困難、危機,一個個化解、移走。我們親歷過缺衣少食、瘋子襲擊、雅安地震、高速爆胎……

終於把一個差點被民政局關閉的孤兒院,辦成了兒童的伊甸園。

圖4-by halef-flower-929124_1280

(五)

彈指一揮間,5年時光匆匆流走。女兒從幼稚園的蹣跚學步,成長為留守的小學生。這5年,面對稱讚或指責,我們都心中坦蕩,平靜淡然。唯有面對幼小的女兒,我們心懷愧疚,夜不成眠。

誰能知道?我對月亮說:團圓!我對燈光說:平安!我一遍遍跪下祈禱:團圓平安!

然而,不知是命運的玩笑,還是金銀需熬煉,我和丈夫徹底回家了——因我體內洶湧的癌細胞。一發現,就到了晚期。

如果生離是悲劇,死別就是慘劇。

我在心中千萬遍地問:為什麼?所羅門王說:“日光之下,並無新事。”約伯在遭難時也曾淒慘地咒詛:“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伯》3:3)然而你卻說:“不要怕,只要信!”(《可》5:36,《路》8:50)

因這個約定,我輾轉各家醫院,手術、化療、放療,掉光了齊腰的長髮。在我幾乎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丈夫說:“有我,別怕!”上帝面前的誓言:無論以後貧窮還是富足,健康還是疾病,我都要跟你相守,不離不棄,丈夫做到了。

終於,一路泥濘走到了美景。

醫生祝賀我出院,我誠摯地感謝他妙手回春。這位忠實的無神論者,沉默了半晌,說:“是你所信的那一位,給了你奇蹟!”

 

(六)

我不知道這個奇蹟能延續多久,丈夫也沒多大信心。

聽說斐濟是個無癌國。對於丈夫來說,那就是世上的天堂,能夠讓我休養生息,延年益壽。

於是,丈夫咬緊牙關,東借西湊,帶我來到這個碧海藍天的島國。我們像兩個在深夜的大海上划船的孩子,不知前方等著我們的是一帆風順,還是駭浪驚濤?

遇見兩位朋友,點亮了廢棄的燈塔,為我們照亮了前方的路。

朋友!正是這些新朋舊友,甚至素未謀面的朋友,伸出一雙雙援手,才把我這艘漏風、漏水的破爛航船,拯救出無底的深淵,至今一直航行在彼岸花開的方向。

原來,被愛環繞的時空,就是天堂!那麼,我現在正站在斐濟,觸摸天堂!

圖5-by Ben_Kerckx-heart-700141_1280

(七)

即使在天堂,獨自看美麗風景,無人傾訴,也會寂寞。

並且,一位醫生說,看我的文字,有一種治癒的力量。那麼,我也希望把這力量傳遞出去。予人玫瑰,手留餘香。

更重要的是,施比受更為有福。如今,我失去了部分行動能力,相應的,也失去了部分工作能力。金錢財富,我已沒有能力留給女兒。但我希望女兒成為一個靈魂富足的人。讓這些文字,凝聚我的生命和愛,在沒有我的日子,陪伴女兒走過有福的歲月。

一位長者曾對我說:關於過去,你可以選擇向女兒表達你的愧疚,或選擇讓她以你為榮,這將帶給她不同的人生態度。

我願意選擇後者。

儘管病魔禁錮了我的肉體,它對我自由的靈魂卻無可奈何。此時此刻,我的旅行還沒有結束,我將繼續走下去。

斐濟是我走出去的第一站——希望不是最後一站。這個海島對我的意義,猶如拔摩海島對約翰的意義,只是我的文字不是《啟示錄》。我只想把有限的生命,活在無限的文字裡,並分享給朋友,激勵在苦難、孤獨中徘徊的靈魂,彼此溫暖相擁!

最後,謹以特蕾莎修女的話自勉、共勉:

人們經常是不講道理的、沒有邏輯的和以自我為中心的。不管怎樣,你要原諒他們;

即使你是友善的,人們可能還是會說你自私和動機不良。不管怎樣,你還是要友善;

當你功成名就,你會有一些虛假的朋友和一些真實的敵人。不管怎樣,你還是要取得成功;

如果你是誠實的和率直的,人們可能欺騙你。不管怎樣,你還是要誠實和率直;

你多年來營造的東西,有人在一夜之間把它摧毀。不管怎樣,你還是要去營造;

如果你找到了平靜和幸福,他們可能會嫉妒你。不管怎樣,你還是要快樂;

你今天做的善事,人們往往明天就會忘記。不管怎樣,你還是要做善事;

即使把你最好的東西給了這個世界,也許這些東西永遠都不夠。不管怎樣,把你最好的東西給這個世界;

你看,說到底,這是你和上帝之間的事,而絕不是你和他人之間的事。

 

(這篇文章終於在今天寫完了,2016年2月28日,女兒8歲的生日。獻給你,我的寶貝!媽媽愛你,永遠!)

作者目前住在斐濟。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尊崇上帝——當女兒夫婦身陷卡達監獄時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華之惠

BH73-04-7857-圖1-Matt and Grace Huang Family.2012.102012年7月,在送女兒Grace和她的3個孩子去機場的路上,我轉過頭,對旁邊坐著的親家母說:“從前的人在親人遠行的時候,恐怕總是會想:‘這一去,不知道還有沒有見面的一天?’哪會像我們這樣有說有笑,因為期待著明年他們就能回來度假啊!”

當時,他們是飛往亞洲西南部的阿拉伯國家卡達(Qatar),與已經受聘在那裡工作一個月的女婿Matt相聚。

不測風雲——被控謀殺

沒想到,6個月以後,Matt和Grace領養的女兒,8歲半的Gloria突然去世。這讓我們差一點兒再見不到我們的兒孫了。

事情是這樣的:女兒、女婿有3個經過合法的手續,從非洲領養來的孩子。其中,Gloria有嚴重的飲食失調症。2013年1月,Gloria在臥房裡休克。送到醫院,Gloria已經沒有氣息。

卡達警方懷疑女兒、女婿販賣人口,立刻把他們收押。另外兩個孩子也被送進當地的孤兒院。

在法庭上,檢察官說:“死去的孩子是黑色皮膚,她的父母是淺色皮膚。想要領養孩子的人,肯定會選擇長得好看的孩子。Gloria卻很醜。”

雖然檢方證人,就是驗屍的醫生親口說,Gloria並非餓死,但法庭仍然繼續以謀殺罪名監禁了他們。

女兒、女婿被監禁後,我臨危授命,次日即登上飛往卡達的班機,希望把兩個莫名其妙被送到孤兒院的外孫領出來。

出發前,我照著平時讀經的進度,翻到《詩篇》46篇。第10節說:

“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

上帝這話,伴著我走過了將近兩年的風暴,讓我經歷了從祂而來滿滿的祝福。

在挫折和眼淚裡

一開始,我們雖然驚惶,卻不覺得特別嚴重,總以為這是一場誤會,只要我一到卡達,兩個外孫就能夠回家;只要所有的文件呈上,女兒和女婿就能夠出獄。

可是,當地孤兒院不但沒有把監護權交給我,甚至沒有實踐諾言,讓我隨時探訪外孫。僅僅允許一週不超過3次、每次不超過一個半小時的相聚。

而女兒、女婿的各種文件和證據遞交上去後,更石沉大海。不是被擱置一旁,就是“沒有收到”。叫人覺得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費。

就在這個時候,上帝派基督徒幫助我們。加上我們的親家,組成了完美的團隊。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我的角色,就是照顧兩個外孫。

2013年5月,卡達政府終於把兩個外孫的撫養權交還我們家。我就和他們住在一個屋簷底下,專心照顧他們。

很多人對我說:“你帶大了自己的3個孩子,又多年在兒童中間服事上帝。現在帶兩個外孫,肯定輕而易舉。”我自己也以為,這個工作,我應該勝任!

可是,我很快發現,領養的孩子和自己生的孩子大不相同。這兩個孩子,從小穿梭在親人、朋友、鄰居、孤兒院之間,照顧他們的人不斷更換,所以他們不知不覺地學會了隨時提高警覺、保護自己。

他們不信任任何人,習慣了要控制每一件和他們有關的事情。生活上一些小小的變動,也能讓他們焦慮不安。

再加上,他們近4個多月在孤兒院半放任的生活,要改變他們的習慣,塑造他們的品格,規律他們的作息,讓他們放棄自己不恰當的意願,當然是充滿了挑戰。他們的反抗,也是可以想像的,因為他們不信任我嘛!

在無數的挫折和眼淚裡,我漸漸地看見,上帝是用這兩個外孫來祝福我,教導我信靠祂。

當我告訴外孫:“相信我,照我的話去做”、“別擔心!我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時候,上帝也同樣對我說:“要休息!相信我,把事情交給我!”哦!原來我在上帝的面前,也是一個被領養、得著兒女的名分、進入上帝家中的孩子(註)。

我之所以煩躁、失望,正是因為我不放心把小船的舵交給主。我樣樣事情都要問:“為什麼?”卻不知道我這個小小的頭腦,怎麼能夠明白這許許多多、錯綜複雜的環節呢?

上帝已經預備了一位愛主的弟兄,來領導我們整個團隊。他考慮每一個步驟,清楚每一個發展。難道以我有限的知識,能夠作出比他更好的決定嗎?我擔心,有什麼用?我發愁,於事何補?

BH73-04-7857-圖2-by David Robison — with John Lo(the Senior Pastor of Epicentre Church in Pasadena, CA) at Los Angeles City Hall.宽690

何況,我們有一位至大、至能、至可畏,並且守約、施慈愛的上帝。祂“也不打盹,也不睡覺”(《詩》121:4)。難道我信不過祂的應許:祂要保護祂兒女,“從今時直到永遠”(《詩》121:8)嗎 ?

難道祂說“少壯獅子還缺食忍餓,但尋求耶和華的什麼好處都不缺”(《詩》34:10),是謊言嗎?不!“上帝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羅》8:31)

我從前不是滿懷激情地唱過:

“道路不憑我擇,生涯非由我定。我竟何人可擅自定途程?主將為我定奪,深信必無差錯,或行或止,悉聽主命!”

“主!我餘剩的小杯,求你隨意傾注。或是喜樂或傷悲,求你隨意作主。一切痛苦都甘甜,若知是你意思;一切享受成可厭,若非你所恩賜。”

難道困難來的時候,對主的委身就走了調、離了譜嗎?

當我放棄了“想要知道更多、想要出主意、想要掌控”,當我停下腳步、“休息”、全心信靠上帝的時候,我就有了從上頭來的平安。

“耶和華啊!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測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我的心平穩安靜,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的懷中;我的心在我裡面真像斷過奶的孩子。”(《詩》131:1-2)

四處碰壁的日子

上帝教導我信靠祂的時候,也讓我更深地認識了祂。

事發10個月以後,辯方的證人才有機會上庭作證。法官終於做出交保獲釋、等候宣判的決定。

然而2014年3月,Matt和Grace在沒有裁決(no verdict)的情況下,被判有期徒刑3年,罰款卡幣1萬5千元。數星期之後,他們才得知,他們的罪名從“謀殺”改成了“危害兒童”。

6月,上訴法庭同時受理檢辯雙方的上訴要求。4個月後,驗屍醫生應檢方要求,再一次出庭,證詞卻和初審大不相同,說Gloria的身體裡沒有食物、沒有尿液。

辯方手中有美國病理醫生在Gloria運送回來後作的驗屍報告,證明Gloria的器官並沒有經過任何測試。然而法官拒絕了辯方律師的交叉質詢,檢察官更堅持謀殺罪……

在這段黯淡無光、四處碰壁的日子,處處有上帝奇妙的作為。

祂曉得我的信心軟弱,就藉著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告訴我,祂是“上帝”,“祂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詩》33:9)!祂“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好像蝗蟲。祂鋪張穹蒼如幔子,展開諸天如可住的帳棚。祂使君王歸於無有,使地上的審判官歸於虛空。”(《賽》40:22-23)

隨手捻個例子:那一年的母親節,不知道什麼緣故,女監的獄卒不許任何人探監,也不准訪客送禮物給囚犯。就在女囚犯們垂頭歎氣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獄卒竟然把一位教會姐妹送去的一大桶冰淇淋,交到Grace的手上。所有的女犯都在驚歎裡,分享了上帝所賜的歡喜。

Grace說:“媽媽,上帝說‘可以’,沒有人能說‘不可以’!上帝說‘不可以’,也沒有人能說‘可以’!”

是的!每一個司法程序、每一次審訊、每一個決定,都在上帝的手裡。因為主權在上帝,祂從來沒有失控。在檢察官無理的控訴裡,上帝掌權!在法官不公義的判決裡,上帝掌權!想到祂是上帝,我們心裡就有了力量。

BH73-04-7857-圖3-Matt & Grace giving interviews after being declared INNOCENT outside the Court of Appeals in Doha, Qatar (Photo Daniel Chin)宽690

當然,在困難當中,也最容易懷疑上帝的愛。我不明白,為什麼上帝讓她的兒女遭受不白之冤?可是上帝叫我想起:“我在他們裡面,你在我裡面,使他們完完全全的合而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來,也知道你愛他們如同愛我一樣。”(《約》17:23)

上帝愛我,就像祂愛主耶穌一樣。上帝怎麼愛耶穌呢?祂不是差耶穌到地上來,一生貧困、勞苦,最後死在十字架上嗎?那麼,祂要我走十字架的道路,不正是因為祂愛我嗎?基督徒受苦本來就是命定的,是上帝愛我們,要操練我們成為天國的人才啊!

我兒子在這兩年裡,為姐姐、姐夫奔波,承受的壓力是過重的,忍受的誤會和指責是莫須有的。可是他說:“困難於我是有益的!”

John Mac Authur牧師也說過:“主耶穌在十字架上受盡了最深的痛苦,因為上帝沒有給祂任何的恩典。可是在我們受苦的時候,上帝有足夠的恩典為我們預備。”

主耶穌孤單地走上各各他,上帝卻為我們預備了數不清的弟兄姊妹,伴我們一路同行——其中一大半是我們從來不認識,將來恐怕也不會知道的。這是何等的祝福和恩典!這是額外的愛!

每當我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我就會落在自憐的泥沼裡,不能自拔。可是什麼時候我轉眼仰望上帝,什麼時候我就有平安。我必須定意不從自己的眼光來看風浪,專心思想我所信的是怎麼樣一位上帝:祂是愛我、為我捨己的阿爸天父,祂是昔在、今在、永在,國度、權柄、榮耀都在於祂的全能者!

“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上帝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哈》3:17-19)

什麼是“尊崇上帝”?

等候上訴法庭判決的日子,是一段最黑暗的路。所有的消息都是壞消息。然而上帝一次又一次地把祂的話放在我的眼前、印在我的腦海裡:“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

案子開始的時候,我不只一次地對上帝說:“天父啊!求你不要讓任何人得到榮耀!只要你得到完全的榮耀!”然而,在一切努力都白費的時候,我開始質疑和懷疑上帝的愛。

最終,我反省:到底什麼是上帝的榮耀?怎麼樣才是讓上帝在外邦中、在遍地被尊崇呢?難道Matt和Grace被釋放,就是上帝被尊崇?除此以外,上帝就不能得榮耀嗎?當他們兩個在獄中的時候,他們用生命活出了基督,為上帝作了美好的見證,這不是尊崇上帝嗎?

Grace用有限的資源,把她小小的囚室,有時打扮成美麗的花園,訴說上帝的美麗;有時用復活作主題,傳揚主奇妙的能力;有時貼滿孩子的照片,讓人瞭解領養的愛。

BH73-04-7857-圖4-Matt and Grace walking into Hamad Airport with US Ambassador Dana Smith 宽690

她歡歡喜喜地過每一天。她對上帝的感恩、讚美,隨著她的腳步充滿了監獄的走廊。這不就是尊崇上帝嗎?如果上帝要征召他們在獄中事奉祂、榮耀祂,我是誰,竟可以對上帝說“不”嗎?

再想到分散在全世界各個角落裡、持續為我們禱告的弟兄姐妹——有年幼的孩子,有年近百歲的長者,有滿腹經書的知識分子,有沒文化的市井小民,有黑皮膚、白皮膚、黃皮膚、棕皮膚的……這是何等的愛!

沒想到,竟有超過18萬人,聯名向美國政府和卡達的政府陳情。更有無數人捐錢支持Matt和Grace。

人想要活活拆散這個家庭,上帝卻讓這個由領養的兒女所組成的大家庭,呈現在世人眼前。主耶穌親口告訴我們:“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13:35)這不是上帝的榮耀嗎?

我經歷了客西馬尼園裡的掙扎,體會到“尊崇上帝”,就是願上帝的旨意成就。

2014年11月3日,卡達的法官宣判:“清白無辜(innocent),立刻開釋,准許離境”。並且當庭大大表揚Matt和Grace,說他們是一對稱職的父母,可以回家和分開22個月的孩子們團聚。

BH73-04-7857-圖5 宽690

2014年12月,在全世界慶祝上帝獨生愛子降臨人世的季節裡,上帝用祂奇妙的作為,把我的兒女帶回到我的身邊。這是額外的恩典,滿溢的祝福!祂知道我們的軟弱,所以把我們“逼”到十字架的路上,好把祂豐盛的祝福傾倒下來! (編註)

註:在英文聖經,《羅》8:15,《加》4:5,《弗》1:5等,都說到我們被領養,以致得了上帝兒子的名分。

編註:相關報導,見《馬太(matt)和葛莉絲(Grace)終獲無罪釋放,回到美國!(裴重生編譯)2014.12.05》,《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http://behold.oc.org/?p=25277    

作者與夫婿金培基牧師事奉於甘霖媒體資訊(G Media Resources,http://www.media4j.com/index.asp),並從事基督教教育師資培訓。

3 Comments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見證

乞丐變王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72期。

文/薛主流

BH72-53-7245-圖1-二胡在寒風中悲吟-顏新恩攝 宽370

7月的一個星期五,我下班途經龍陽路地鐵站,看見一個蓬頭垢面的老者,耷拉著腦袋,坐在路邊乞討。

我心裡嘀咕,會不會是騙子呢?但心裡又有聲音說:難道怕他是騙子,就廢棄愛心嗎?於是我給了他2元錢,並輕輕拍拍他的肩膀:耶穌愛你!他聽見這句話,頭緩緩抬起來,感激地說:謝謝你!

原來,他是從外地來的,已經67歲了。他被摩托車撞斷了腿,在此乞討了約20餘天。他的腿是癱瘓的,不能站起來。我說:你要信耶穌,只有耶穌能救你!

當天晚上,我帶領查經,請大家就“為什麼因為你們的遺傳而廢掉上帝的誡命”展開討論。我引用老乞丐的例子,說明:我們不能聽從世人的人云亦云,說乞討的人都是騙子,因而沒有了憐憫的心。

弟兄姐妹也因此都知道了這件事。

“Simon弟兄,趕快來幫我啊!我一個人無法將他弄去洗澡!”我打電話,向教會的帶領人Simon求救。

電話那頭,Simon立刻答應了。他剛剛探訪人回來,已經很晚了,非常疲倦。但聽到我打電話給他,還是拖著疲倦的身體,開車趕過來。

於是我們合力,將老乞丐拉到公共浴室去洗澡。那浴室的人見是個癱瘓的乞丐,心裡就有點瞧不起。浴室的老闆,高傲地靠在沙發上看著乞丐。乞丐也怒罵老闆。場面一度混亂。

這個浴室做事很不厚道。明知道我們只是幫乞丐洗澡,而不是自己洗澡,卻堅持收我們的費用。我非常不快。幸虧Simon勸我:給他們吧,不要和他們爭!由此可見,和生命好的弟兄在一起,非常重要。

給乞丐洗好澡後,我們準備將他送回地鐵站。因為我住的地方不只我一個人,還有其他人。我徵詢過他們的意見,他們並不願意接納這個乞丐,怕他是騙子。

在車裡,Simon弟兄向老乞丐傳福音,老乞丐表示願意信耶穌。他說,他雖然並不明白我們所信的上帝,但以後不喝酒,不抽煙了。說著,將一包未抽完的煙,扔出車窗外。

Simon弟兄說,他現在是我們的弟兄了,怎麼能把我們的弟兄扔在外面睡覺呢?我說,和我們一起住的人,懷疑他是騙子,我不能自作主張把他帶回去。

就在我們到了自己的社區附近時,孫媛姐妹給我打了一個電話,關切地問我,為何這麼晚了,還沒有回來休息。我想,還是主內的弟兄姐妹親啊,我晚一點沒有回來,他們就為我擔心。

我在電話裡,將我們所經過的事情,和盤向孫媛姐妹說了。孫媛姐妹開始相信那人真是受傷的乞丐。Simon弟兄又告訴她:是真的,不是裝的殘疾乞丐!孫媛姐妹立刻說:把他拉到我們這裡來住吧!我們一聽見,高興極了。

我們將老乞丐拉到我們住的地方時,已經是夜裡12點多了。孫媛還在熬夜等待我們歸來,我心裡很感動。

老乞丐住進我們的家的第二天,不停地喝水,不停地嘔吐,整個屋子充滿了刺鼻的氣味。原來,他在地鐵站已經有10幾天沒吃東西了,完全靠著一個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大鬍子給他些零星的食物。而且,他體內嚴重脫水。

他整整嘔吐了一天。李廣弟兄不辭勞苦地為他端嘔吐物。我也不得不硬著頭皮,給他端嘔吐物。我心裡想:該怎麼辦呢?要不把他送回地鐵站吧!轉念一想,甚覺不妥。如果再送回去,無人照料,他的病情一定加重。

後來他更摔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我們更害怕了。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我們怎麼承擔得起責任?

Simon下班回來後,我們3個人合力將老乞丐拉到醫院。醫生檢查了他的身體,並給他輸了液。醫生問我們是他的什麼人。我們回答:這個人是乞丐。上帝感動我們救他。醫生說:你們真了不起,做了一般人不願意做的事情。                  

BH72-53-7245-圖2-薛主流提供 宽690

第三天,我心裡很作難。一方面,我想繼續照料老乞丐,使他的腿能夠好起來,以後不再過著流浪、乞討的生活。一方面,我面臨著來自別人的壓力。他們的擔心也是合理的——我們沒有能力承擔可能的後果,比如這個人突然死了,他家人要找我們算賬等等。

在一個涼亭裡,我迫切地禱告:OLYMPUS DIGITAL CAMERA

“拯救我們的上帝啊,願你垂聽我們的禱告。願你堅固我,因為我軟弱!求你救治這個可憐的老人。求你赦免他一切的罪孽、過犯。求你開啟他的心,知道他過去確實得罪了你。求你伸出釘痕的手,親自醫治他。

“當年你怎樣使癱子站起來,如今也同樣能使他站起來,在眾人面前為你做見證。按世人的眼光,他實在是一個低微的人。但你是不看人的外貌和地位的上帝,在你眼裡,他同樣寶貴。

“感謝你藉著這些事來塑造我,讓我學習愛世上每一個靈魂……”

回到住處,我突然發現,老乞丐竟然可以自己拄著拐杖,站立起來,行走幾步。昨天他是完全癱瘓在地的,根本無力站起來。若沒有我們攙扶,他連坐都坐不住,會摔倒在地。

我心裡立刻知道,這是上帝的作為。

我給老乞丐洗了澡,理了髮,帶他去參加禱告會。Simon看見老乞丐,感歎著說,他是從死裡復活的。April姐對老乞丐說:從今以後,咱不用乞討流浪了!上帝會給養你一切。然後,她悄悄地將200元錢交給了我。

禱告會結束後,弟兄姐妹們都上前問候他、關心他。很多弟兄姐妹暗暗地給我錢,作為他的生活費。

然而,老乞丐似乎對弟兄姐妹們的關心並不在乎。當一個老姐妹勸他信耶穌、耶穌一定會醫治他時,他竟然對那個老姐妹出言不遜。他把拐杖在地上敲得梆梆響:我不信上帝,我只信我自己!

我心裡非常難受,怕弟兄姐妹因他跌倒。不過,我的擔心乃是多餘的。April姐,王超弟兄和裴培姐妹都說,他現在還不明白,要多為他禱告。

在回家的路上,上帝管教了他——他拄著拐杖上臺階,結果咕嚕嚕地從臺階上滾下來。我一把將他扶起來,哈哈笑著問:你以後還敢這樣說褻瀆的話嗎?他囁嚅著:我得罪了上帝了!

file0001027084534

第四天晚上,也就是週五晚上,適逢我們教會查經聚會。我盡了全力,把他帶到查經聚會上。然而唱詩歌的時候,他很不耐煩,要我馬上帶他回去。我極力挽留,他一把揪住我的衣領,惡狠狠地說:我揍你!我說:你要打就打吧!

他的手鬆下來,氣憤憤地拄著拐杖就要走。我攔不住他,眼看他就要奪門而出,李廣弟兄走上來,用溫柔的話勸慰他:你要是不想聽,可以坐在這裡打瞌睡。他覺得有道理,就近選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

查經快結束的時候,他拄著拐杖從座位上站起來,說了一句話:信上帝有啥用?上帝如果能讓我站起來,我就信!說完氣咻咻地出去了。

聚會結束後,我把他帶回去安頓好,然後就去涼亭裡,再次做了禱告。我的心已經冷了,再加上很多弟兄姐妹勸我不要留這個人了,趕快把他送走,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他送回老家,於是我和李廣弟兄決定,我們一起坐火車把他送回老家。

我打電話和Simon商量。Simon說,那就打一張火車票,把他送上火車,讓他回家吧,無需你們親自送他回去了。

我又打電話給李廣,接電話的是李廣的愛人孫媛姐妹。她說:我看見那人直接走下去了,沒用拐杖。我覺得不可思議,急切地趕回去。只見老乞丐坐在沙發上,李廣弟兄站在旁邊,笑著。拐杖還在旁邊靠著。我心想,沒準孫媛姐妹看錯了。

讓我驚奇的是,這個人自己竟然從沙發上站起來了!他本來完全靠拐杖支撐,才能站起來,即使行走,也是一步一蹣跚。現在,他卻直直走到我面前,說: 我已經不用拐杖走路了,感謝主!

我立刻追問是怎麼回事。他說:我坐在沙發上,想去廁所。拐杖離得有點兒遠。本想過去拿拐杖,結果自然而然地站起來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回事。我試著在屋裡走了幾圈,然後就沿著樓道走下去,在社區裡逛了一圈。我立刻知道,這是上帝讓我站起來的,馬上給主連磕了幾個頭,說:主,我得罪了你,感謝你!

我高興得連聲高呼:哈利路亞,感謝、讚美主!

從他說“如果上帝能讓我站起來,我就信”,到他真的站起來,前後不過20分鐘!上帝就是這樣奇妙,總是在最合適的時候,將他的作為展現給我們,好讓眾弟兄姐妹的信心得以堅固。

file0001263041528

我趕快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Simon。Simon立刻歸榮耀給上帝。他又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弟兄姐妹。April姐的反應是:假的!因為老乞丐剛剛還說了褻慢的話,上帝怎麼可能這麼快醫治他?丁雪野姐妹則親自趕過來看。及至她親眼所見,也立刻讚美上帝。

Simon弟兄帶老乞丐做了決志禱告,從此他成為我們的弟兄。他姓陸,我們叫他陸弟兄。

我在夜裡一點鐘,將這個好消息,用微信的方式發給了建亮弟兄。建亮第二天一早就打電話給我,詢問事情的原委。然後,他買了大米、油和很多菜,送給我們。他說上帝行了這樣的神跡,使大家的信心大大增長。以前領受的都是聖經知識,並沒有看見神蹟奇事。現在上帝讓我們知道,祂是真實存在的。

建亮還給陸弟兄買了很多新衣服,讓陸弟兄穿得體體面面的——從今往後,陸弟兄就是上帝家裡的孩子,是王子了。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一切都變成新的了。

作者在上海經營網店。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近在眼前

周一玲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8期

0bd162d9f2d3572c9ba532568813632763d0c3f1         最近有機會讀到范學德弟兄的《我為什麼不願成為基督徒》一書,內有一章題目“基督徒啊!你在哪裡”,讓我頗有感觸。

         有一次,耶穌被一個律法師問到永生的問題,耶穌提醒他舊約的教導:“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路加福音》10:25-37)那人要顯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換句話說:“我的鄰舍,你在哪裡?”耶穌便說出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

          這個比喻,差不多是家喻戶曉。兒童主日學也有教導,甚至用戲劇方式來表達。但有些人認為這只是個比喻,不能應用於現代。是嗎?

          聽過這麼一個故事。在考試期間,一位老師對學生說:“一會兒考試,不能遲到,否則扣分。”正當學生們趕著回到課室,有一個婦人坐在地上叫痛。學生因為趕著考試,竟沒有一人停下來幫忙。有的學生繞過她行,有些學生則臉上帶有同情的表情,但無人對她有所行動。大家回到課室,老師說:“你們很準時,但是第一道題目已經不合格。因為是我叫這婦人坐在地上叫痛,你們竟然無一人停下來幫助她。”

         這故事聽來好像是一個笑話,但是,如果有同樣的事發生在我們周圍的時候,我們會有甚麼行動嗎?

         相信很多人都看過或聽過Lloyd Webber的音樂劇“歌劇幻影(Phantom of the Opera)”。男主角Matthew Crawford的歌聲動人。在一次個人的演唱會中,他講出他自幼在教會詩班唱詩。他提到的一首《Not Too Far from Here》,令我深受感動。我給這首曲名譯成《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這首歌曲意譯如下:

1.有人沒有金錢,
有人沒有時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有人無處可歸,
有人需要希望,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雖然不知道他的名字,
但我的祈禱仍不改變。
主啊,求你用我。
抹乾他的淚水,因他正在哭泣。

(副歌:)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有人愁煩困擾,
有人感到絕望,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有人不敢信任,
有人渴望被愛,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2.是陌生的面容,
心靈受到傷害,
求你施恩感動,
除掉我的恐懼,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神啊,求你助我
不要逃避痛苦,
不漠視周圍的哭聲,
賜我憐憫心腸,
當有人覺得生命之旅崎嶇難行。

(重複副歌)
3.願意開放心胸,
放下我的戒備,
向有需要的人
述說你的慈愛,
因他們在等待。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有人正在等待,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這首歌讓我聯想到最近看到的一段分享:一對夫婦,預備買一輛車,售貨員介紹一輛日本的Camry,他們也很喜歡。當他們決定了要買後,在回家途中,看到至少有三輛同樣的車。他們問自己:“為什麼以前好像沒有看到那麼多漂亮的Camry車呢?”原因很簡單,當他們有了這牌子的車後,就對這樣子的車特別留意。事實上,Camry車一直在他們四周圍行駛,只是他們從沒有注意到。

          願這一首歌曲提醒我們,我們的鄰舍,就是需要我們關心幫助的人,就在周圍。我們只要略加愛心、關懷,就會發現他們其實“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作者原為細菌科專科醫生,現為加拿大愛城福音堂中文事工助理牧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