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信仰

肯定他人不是別人的恩賜(Rachel Joy Welcher)2018.05.16

作為一名教師,我有時會讓我的學生們練習肯定他人——通常是在他們相處得不好的時候。每次開始的時候,他們總是像石頭一樣“堅硬”。但當他們坐下來思想他們旁邊的人的時候,肯定他人的舉動就會開始產生類似滾雪球的效果,最後以他們驚異於竟然可以彼此說那麼多肯定的話結束。 […]

No Picture
事奉篇

尋找另一種語言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一、警惕“革命語言”的污染        我們那一代人,都是用“革命語言”培養出來的,即使到了今天,有時我們聊家常,聊著聊著不小心就冒出了幾條當年的語錄或者革命口號,一方面感到挺熟悉甚至挺親切的,另一方面也感到很悲哀,我們被洗腦洗得真徹底,連說話都習慣說官話了。         “革命語言”自然要有革命的味道,也就是火藥味,像什麼打倒、鬥爭、造反、專政、革命、人民、敵人等等,這些都是革命語言的基本詞彙。         革命語言,得表現出革命的勁頭,那時大家都要學習的偉大領袖的選集,開篇就講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革命,自然革敵人的命。         對人民,要讚揚,要歌頌,要像春天一樣的溫暖,因為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只有群眾才是真正的英雄;對敵人,要反對,要鬥爭,要與他們不共戴天, 把他們統統徹底消滅,絕不手軟。並且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不倒。即使打倒了,還要踏上千萬隻腳,讓他們永世不得翻身。         革命語言, 就要按照戰爭的原則組織起來,於是,各行各業都成了各條戰線,從工業戰線,農業戰線到文化陣地,教育陣地,全部都要佔領。人民群眾中的每一個分子,都是革 命的一個兵。生活的基本原則是聽上面的話,叫你幹什麼你就堅決服從。於是,完成工作任務就成了打仗,要打好什麼什麼這一仗,並且,要打人民戰爭,要全民參 戰,不獲全勝,絕不收兵。          革命語言總是充滿了革命激情,說白了,就是要煽情,或者叫鼓足革命幹勁,調動積極性。當年寫批判稿,一開頭就是什麼四海翻騰雲水怒,動不動就代表廣大人民,說什麼就一致認為,幹什麼就進行到底,從頭到尾就玩弄這套語言遊戲。         當我們使用這種革命語言的時候,我們不僅在精神上心靈上是革命思想的受害者,同時也用這種語言暴力去傷害別人。而我們的日常生活,在這種革命語言的籠罩下,不僅時時感受到政治的壓力,生活在恐怖之中,同時,這種語言也成了人們彼此鬥爭的工具。          傳福音,一定不要受到這種革命語言的污染。 二、莫以罪的心態去指責罪         傳福音不能不講罪,並且不能蜻蜓點水地一下子就過去了,而是要直指人內心深處的罪孽。說到罪肯定不會中聽,但是,我們講話的方式卻不能不慎重,絕對不能用把聽眾當成敵人的方式,使用批判鬥爭的革命語言。不可以挖苦人,諷刺人,污辱人,更不可以藉機攻擊個人。         耶穌基督是與罪人作朋友的,祂講話的口氣是對朋友講話。誠懇,真摯,柔和,謙卑,充滿了憐憫之心,處處都散發著來自上帝的愛,這就是我們從耶穌的話中所感受 到的。而最基本的一點就是,把他人當成朋友。當然,這個朋友同時也是罪人,但我們自己也是如此。大家都是罪人,所以,切不可高高在上的指責你們怎麼怎麼 樣。         罪惡當然要抨擊,在這方面,我們效法的最好榜樣,就是以色列的先知們,他們大聲疾呼你們有禍了,因為人所行的叛逆了上帝,是上帝所厭惡的。但他們不是從個人的好惡出發,而是站在上帝一邊,用上帝的話去衡量事事物物。         指責罪是為了呼喚人認罪悔改。講罪不是為了定人的罪,而是呼喚人回頭,回心轉意,回到上帝的懷抱中。是向在迷途中的浪子大聲呼喊,回頭吧,為什麼要流浪呢?為什麼要走向滅亡呢!是要誠懇地告訴他們,上帝不喜歡惡人滅亡,上帝只盼望他們能認罪悔改,接受上帝賜給世人的恩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