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伦理

七夕专稿:婚姻使我们失去爱的能力?——在七夕写给害怕“婚内失恋”的你(王敏俐)2018.08.17

过去我曾经痛苦地以为,上帝把我带入婚姻是要使我受苦,祂借着婚姻使我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梦想与生涯规划,放弃自己所热爱的专业。直到那一天,在圣灵的光照之中,我才认识到,原来上帝并不是要把我最爱的夺走,而是要把最好的给我,那就是耶稣基督自己。 […]

成长篇

泰泽(孙基立)2017.08.24

我们现已结婚多年,而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宝宝。婚姻的旅程就如同信仰的旅程,有浪漫的相恋,也有艰难的磨合。然而对泰泽的那段美好时光的回忆,成为我们艰难时刻中,可汲取的力量。 […]

时代广场

在同志游行中呼喊爱?(王敏俐)2016.02.01

2015年10月底,全亚洲最大、参与人数最多的同志大游行在台北落幕。除了台湾之外,亦有来自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港澳、泰国等亚洲国家的同志参与。主办方表示,挑战性别与年龄的藩篱,是今次的诉求。身为基督徒,我并不赞同该运动的许多概念。不过很有意思的是,我发现许多参与游行的人,其着眼点并非全是同志议题。 […]

成长篇

自杀边缘,幸而有耶稣陪伴

本文原刊登于《举目》官网。文/欢然。住在精神病院那会儿,最盼望的是每天下午的亲友探视时间,使自己可以有那么一段时间接触正常人。教会弟兄姊妹常来,与他们一起时,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对我有一种发自内心、源于天国的爱,使我很受安慰……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钥匙又不见了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岚 要送儿子去上跆拳道课了。我拎起皮包,打开抽屉拿车钥匙。伸手往抽屉里一摸,“咦?”再摸,不祥的预感彷如乌云罩顶。于是我将周边的柜子、桌子、台面,快速地扫过。还是没有! “千万不要又找不着了!”我心里嘀咕著。 打开皮包,朝地毯上一倒,皮夹、记事簿、手机,散落了一地。甚至还有儿子的功课和文具。应有尽有,就是没有钥匙。 钥匙,又不见了! “妈咪!快点!要迟到了!” 头皮一阵阵发麻。没钥匙,怎么开车出门呢?更糟糕的,万一钥匙落入歹人手里,该怎么办?我站在客厅正中央,努力回想最后一次使用钥匙的位置。应该是随手搁在哪儿了。 “妈咪!快点啦!”屋外传来儿子一阵阵的催促。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我快步穿梭在不同房间,翻遍每个可能的角落,但还是连个影子也找不着。 老公从书堆抬起头问:“怎么了?” “你……看见我的钥匙没?”实在很不想承认。 “没有。”他淡淡地回。“先用我的。回家以后再找好了。” 我火速地拿了他的那串钥匙,飞也似地冲出门。 对于某一类型的事,我特别容易患上失忆,例如某个人的名字,或钥匙在哪儿。再加上先天随性,又有临时起意、随手搁物的特质,因此类似的戏码,在我家已不知道上演过多少回了。 老公则相反。他自律又谨慎,总是依计划而行,凡事打理得有条不紊。交往至今,已17个年头,印象中他不曾丢失过一件东西。 可想而知,性格上悬殊的差异,导致我们婚后屡屡爆发口角。他抱怨我的大而化之,折损了他时间和心力;我不满他本末倒置,竟然每次因芝麻小事,把人骂得一文不值,害我这个远渡重洋的小媳妇,装了一肚子委屈。 争执、冷战、搁置、再争执的恶性循环,让我的婚姻生活,倍感压力,浓情转淡。仍死守住婚姻,应该与某年某日的午后,我俩在教堂内的盟誓有关吧。 奇怪的是,一动怒就张牙舞爪的老公,发飙了数次之后,却扮起侦探来了。如福尔摩斯的剧情发展,为了找回我遗失的物品,他追溯我之前的行动,调查我穿过的衣服、行经的路线、做了何事、见了何人。有时因为我仍在气头上,拒绝配合,干扰办案,他只好另找线索。经过他抽丝剥茧的侦察,最后多半能找回我的失物。例如: 最后,他在某件外套口袋里,摸到我的手表。 最后,他在某间超商柜台,讨回我的信用卡。 最后,他在客厅沙发夹层里,抽出卡住的钥匙。 最后,他在流理台上发现我的眼镜。 最后,他在拥挤的星巴克、地板的一角落,拾起已关机的手机。 最后,他默默地将皮夹递给我,却不告诉我在哪儿找到的。 为了找到东西,他甚至会到垃圾桶去翻。 不仅如此,更令我讶异的是,老公的性情,变了。今日他的淡定、包容,与过往的剑拔弩张,简直是一大对比。这巨变后面的推手,想必,就是“爱”吧! 孩子正在上课。我摇下车窗,温柔的清风,由窗外阵阵地吹入了心间。回忆中的点点滴滴,似诉说著,那人已成为我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了,他细腻而坚持的精神,确实令我折服。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熟悉的旋律突然自脑海中响起。一股甜蜜涌上,我的内心充满了愧疚与感谢。他工作量如此繁重,并且,为了家人能过得舒适些,总是省吃俭用,把好的都留给老婆和儿子。我却状况百出,添他麻烦,实在亏欠。唉!真不知该说什么! “上帝啊!求你让我尽快找回钥匙,也帮助我做事更细心些。还有,谢谢你把他赐给我。” 回家后,那串遗失的钥匙,已静悄悄地躺回原处。老公仍旧坐在书桌前专心地办公,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在哪儿找到的?”我轻声地问道。 “厨房的锅盖下。”他头都没抬。 我吸了一口气,走到他身后,搂着他,“谢谢喔!” 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并用我认错的眼神,看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