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感恩

直面永恆(新民)2017.07.10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7.10

 

記得90年代中期,我們團契一年生了9個孩子,我那年寫了9首小詩,祝賀新生兒的誕生。20年過去了,我現在寫的更多的是悼念故人的詩詞。我們的人生好像從春夏邁入秋冬,一派蕭瑟肅穆風景。

最近參加一個前公司同事的喪禮。四十多歲的母親,不得不撇下父母、丈夫、兩個10歲上下的兒子,因她被復發的癌症奪去了生命。當我把手裡的鮮花放到墓穴中的棺木上,我無法不想像自己某一天也要以亡者的身份,在安息中接受親朋好友告別的儀式。

33年不見的大學同學,剛剛在大學微信群露面不久,卻因患癌症而不治。後來得知,他在病中信主。他的妻子母親在憂傷中也心被恩感,一起投靠主耶穌。

團契一位生龍活虎的弟兄,被查出晚期肝癌,短短幾天內,就猝然安息主懷,帶來家人朋友們極大的震撼。

有一位弟兄的妻子,在結婚進入第31年間,發現患有早期三陰乳腺癌。動完手術後,正在接受副作用很大的前後三種毒藥的化療。

這些消息,像雪片一樣飛來,讓我感覺胸口有點喘不過氣來。我試圖做一個思考實驗,當人直面永恆,吐出最後幾口氣時,會作何感想?

 

一、滿腹牢騷?還是滿心感恩?

 

出生在新澤西州的億萬富翁和慈善家芬尼說得好,裹屍袋上沒有錢囊。我們兩手空空地來,又兩手空空地去。一來一去之間幾十年,我們一生消費了地上許多免費的寶貴禮物,比如陽光雨露以及親情友情。我們一生不過幾十年,卻吃了數十上百噸的糧食,喝了數十上百萬公升的水,呼吸了數億口空氣,花費了價值數百上千萬美金的物質。

由此可見,幾乎人人都稱得上是百萬富翁級別的消費者。我們來到地上,一路瀟瀟灑灑領受了形形色色的來自上帝的生命恩典,人生落幕時,完全不必攀比而憤憤不平,理當除了感恩,還是感恩,因為聖經教導我們“凡事謝恩”(參《帖前》5:18)。

 

二、後悔莫及?還是無怨無悔?

 

雖然每個人出身背景有別,天份稟賦各異,但上帝給予我們夠用的恩典,可以彼此服事,彼此幫助。我們固然一生對上帝對人多有虧欠,但死亡不是最後吃後悔藥的時候,乃是完結人生準備向上帝交賬的分水嶺。在死亡來臨前,估計極少有人會真後悔今生少賺了一些錢,少拿了一個獎,少談了一次情,少住了一棟豪宅,少開了一部豪車,少看了一個景點,少吃了一頓佳餚。

如果我們曾經真誠悔改歸主,一生矢志為主而活,為主而作,我們的良心就不會自責,我們便可以坦然無懼來到主的面前。我們希望聽到的,乃是主最終的稱許:“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參《太》25:21、23)。

三、恐懼害怕?還是平安穩妥?

 

死亡是令人膽寒的事件,以至人們不喜歡談論死亡,甚至與死諧音的字,都在談死色變的忌諱之列。筆者家的門牌4號,是不少中國同胞不喜歡的數字。人面對絕症與死亡,心中莫名的恐懼感難免油然而生。據說死刑犯被押赴刑場時,常常不由自主地顫抖。

筆者乘坐飛機時,常常在雲天顛簸的氣流中,刻意體察自己心跳是否過速,心情是否緊張,是否可以像無所畏懼的小孩子,乘坐跌宕起伏的過山車而欣喜若狂。即使交感神經強迫人的身體有自然應激反應體徵,但內心深處是否信心滿滿而泰然自若,是否比古希臘的斯多葛派還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呢?

死亡,如果是回到天父懷抱的轉捩點,那麼,我們就可以笑傲死亡,視死如歸。耶穌應許祂的門徒:“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14:27)

 

四、無奈無望?還是復活在望?

 

死亡,是最徹底讓人謙卑的事件,可以讓人深感十二萬分的無奈與無助。活得好好時的力量好像刹那間煙消雲散了。死亡,究竟是最大的無奈與無望,還是最激動人心的喜出望外?死亡的真相到底如何,是古往今來人們都試圖明白的奧秘。

但這扇奧秘之門,需要每個人去親自轉動把手,才得以豁然洞開,引人進入蓬萊仙境般的新世界。人死並非如燈滅。耶穌宣告:“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約》11:25、26)死亡,原來是生命蛻變的節點。越過這個節點,死亡被復活的生命所吞滅。

人生是一個接一個離開的旅程。離開母腹,開始人生行旅;離開父母,開始獨立生活;離開故土,開始浪跡天涯;離開學校,開始職場打拼;離開單身,開始成家生子;離開職場,開始退休告老;離開健康,開始抗爭病魔;離開地球,開始靈魂新生。

我們每個人的地上人生,都無一例外地必然面臨謝幕的結局。在死亡來臨之前,倘能未雨綢繆,在心中厘清上述四個問題,以至我們呼出最後幾口氣時,可以在感恩、無悔、平安與盼望中度過,從容直面永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孤獨中的安慰(小剛)2017.05.31

 

小剛

本文原刊于《舉目》82期和官網2017.05.31

 

 

牧師常常是孤獨的——雖然每一天,他都面對上帝和自己牧養的眾多弟兄姐妹。有人說過,如果你還沒有摩西一個人從山上下來的經歷,你就不能稱為教會領袖。

 

連名字都受非議

 

記得剛出來服事就嚐到了孤獨的滋味。20多年前,我一邊讀神學,一邊在台語教會學習事奉。想不到教會摻雜進了“政治”,隨著大陸人越來越多,傳道人擔心“華語堂”有一天變成了“國語堂”。

我們帶領的小組“華夏”,連這名字都受到了非議。那一天,傳道人拿著一隻雞,來探訪我們,講他的苦衷。他擔心自己屆時按牧都會成為問題,勸我們將華夏小組打散……

我對妻子梅影說,你孤身走過墳場,會不會害怕?但如果你抱著嬰兒,你還敢害怕嗎?我們就是那懷抱嬰孩的母親!

說是不敢害怕,只是每月的神學生津貼不會再有了。

華夏小組繼續在我們小小的公寓裡聚會。教會的長老責備我們這是分裂教會。我不知如何解釋,委屈得當場哭了起來。我找自己的學長訴苦。我的學長是牧師,他在電話裡帶領我讀保羅的話:“人應當以我們為基督的執事,為上帝奧祕事的管家。所求於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我被你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為極小的事;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我雖不覺得自己有錯,卻也不能因此得以稱義;但判斷我的乃是主。所以,時候未到,什麼都不要論斷,只等主來,祂要照出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的意念。那時,各人要從上帝那裡得着稱讚。”(《林前》4:1-5)

那晚我握著電話,跪在地上向上帝悔改,羞愧得臉紅到了脖子根。至今記憶猶新。

誰能想到,華夏教會後來就在我們的家裡建立了。當初那位批評我的長老,成為了我們個人經濟上的支持者。還有一天,我突然收到台語教會的信,裡面有一張4位數的支票,是他們對我們新生教會的支持。

那年的母親節,我們帶教會的一位老姐妹去餐館吃飯。台語教會的主任牧師,剛好也在餐館。我有一點像犯錯的學生,見了老師就想躲得遠遠的。哪裡知道,牧師用完餐,謙和地前來告訴我這個年幼的傳道,說飯錢連同小費,已經替我付了。

想起剛剛出來傳道,伴著淚水和汗水的孤單,以及最終從上帝那裡得著安慰的日子,至今我都不明白那背後到底發生過什麼。上帝的作為,實在令我震驚、感恩!

激動得差點淚崩

 

我看到所有蒙上帝呼召的人都是孤獨的。亞伯拉罕與自己的兄弟和家族告別,向迦南前行的時候,是孤獨的;大衛從年少時被上帝膏立,到最後再次被膏作以色列和猶大的王,差不多相隔20年,他常是孤獨的。保羅在大馬色路上蒙召誰都沒看見,他的權柄一直受到挑戰,一開始時連使徒們都不接納他,他在傳道的路上是孤獨的。

保羅在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中,為自己的職分辯護,講到外有爭戰、內有懼怕,講到有人說他“氣貌不揚,言語粗俗”。字裡行間,你不難感受到保羅內心的孤獨。然而,在書信中,保羅用得最多的詞恰恰是“安慰”。《哥林多後書》1章4-5節:“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上帝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

多少次暗暗為保羅抱不平——要是保羅不用自己織帳篷,他可以開拓更多的教會!然而想想保羅蒙召之後,無論在哥林多的1年6個月,還是在耶路撒冷被囚、受審、受死亡威脅,復活的主耶穌一直與他同在,每一步都有奇妙的、清楚的帶領,他有多幸福!

聖經記載:“當夜,主站在保羅旁邊,說:‘放心吧!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證,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證’。”(《徒》23:11)原來這一切連同苦難、危險,都是耶穌允准的。還有什麼比耶穌的這一番話更顯寶貴、更令保羅得安慰的呢?

從我領受“傳道”職分的第一天起,我的生命就承接了一個沉重的託付。聖靈藉著聖經對我說:“倘若守望的人見刀劍臨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戒,刀劍來殺了他們中間的一個人,他雖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守望的人討他喪命的罪。人子啊,我照樣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聽我口中的話,替我警戒他們。”(《結》33:6-7)

記得那年頭最攪擾教會、最令我揪心且憤怒的,一是傳銷,把生意關係帶進教會,二是作假受洗,申請宗教庇護、騙取身份。當年我教會中有人想在身份上作假,我沒有商量的餘地,他恨死我了。

10多年後,我去南加州帶領特會,他卻和原來教會的弟兄們,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來見我。他已是教會的核心同工了。我對他說,上帝曾責備我,當年我對你的處境少了一點憐憫。誰知他說:“牧師,你沒有錯!……我太太那時在國內生大病,你和師母還寄錢給她。這次她特地囑咐我,要我把你們這幾天的飯食都包下來。”我和太太激動得差點淚崩。

我知道自己是蒙召的守望者,是看到刀劍來就要起來吹號的人,是要帶領大家起來爭戰、堵擋破口、重修牆垣的人。或許就因為這個託付,我較多地領受了上帝公義的屬性。聖靈感動我講的道,常常都比較重。

在外帶領特會,有人對我說:牧師,我很喜歡聽你講的道。我笑著對他說:不見得吧!如果我每個禮拜都這樣講道,你還會喜歡我嗎?真的,有時最流暢、最被聖靈充滿的道,卻不是在自己教會講出來的,這是我心中的一個痛,令我想到先知在自己家鄉總不那麼受歡迎。

眼前一片“沼澤”時

 

兩年前,我回到了當初的母會擔任牧師。教會因多年的紛爭,兩任牧師相繼離開,長老亦引咎辭職。眼前一片“沼澤”,我能否在其中走出一條安全的路來?“悔改——更新與上帝的關係、改變屬靈的生態環境——結出討上帝喜悅的果子”,就成為我們教會這兩年講台信息的主旋律。

每一篇道,都強調人在上帝面前的悔改;每一篇道,都強調將聖經的真理應用到生活中去。上帝的話、上帝的靈,漸漸入了人的心,教會屬靈的空氣開始變得清新了。如今可以越來越多地聽到悔改、看到激動、摸到生命。來教會的人越來越多,大堂的座位快滿了,百多個停泊車位已經不夠了。

記得那次我例舉了教會生活中的20個現象,呼召大家起來悔改,重拾起初的愛。

“非常看重別人(特別是老闆)對自己能力的評估。然而對教會的服事,和在服事中要負的責任,常常‘謙和’地推諉。”

“平日花在社交網絡和娛樂視頻上的時間,遠比花在教會及靈修上的多。”

“有空才聚會,有趣才事奉,有多才奉獻。但大部分時候都覺得,沒空、沒趣、沒多。”

“把教會當作旅館、飯店,而不是家。甚少想到自己帶給教會和弟兄姐妹的應該是什麼。”

“談到教會和弟兄姐妹,總帶著一絲譏誚的口吻,很少有出自內心的感恩和讚賞。”

“大罪不犯,小罪不斷,雖認自己的軟弱,但卻不願依靠聖靈治死老我,繼續躺臥在軟弱之中。”等等。

出乎意料,弟兄姐妹給予了積極的回應。有人當眾告訴我,他不只這20條。30條也有。

那一天,我真的有點受寵若驚。我多少開始體認保羅的心——保羅說他的喜樂,他的冠冕,甚至他的死活,不是別的,乃是他所牧養的弟兄姐妹能靠主站立。“我們的盼望和喜樂,並所誇的冠冕是什麼呢?豈不是我們主耶穌來的時候、你們在祂面前站立得住嗎?因為你們就是我們的榮耀,我們的喜樂。”(《帖前》2:19-20)“所以,弟兄們,我們在一切困苦患難之中,因着你們的信心就得了安慰。你們若靠主站立得穩,我們就活了。”(《帖前》3:7-8)

20多年了,蒙召開荒、植堂、牧養教會,被上帝帶到東又帶到西。有的地方讓我憂傷,有的地方讓我喜歡;有的地方讓我痛心,有的地方讓我留戀;有的地方讓我遺憾,有的地方讓我嚮往。

有人問我:哪個地方是你最喜歡的?我第一想到的,不會是氣候和房價,而是那些地方的弟兄姐妹的臉龐。哪怕只是一個笑臉、一個問候、一個擁抱時肩頭的輕拍,都是永遠的、不會褪色的。

牧師的孤獨是命定的,牧師是需要安慰的。

 

作者是美國印城華人教會牧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論壇

可敬的您——紀念我的屬靈媽媽(小萱)2016.11.04

pic-1-jenn-richardson

小萱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11.04

 

我又想起您,我的屬靈媽媽。

 

初遇

第一次見您,是在您家。我坐沙發上,您坐在我對面。我如久旱逢甘霖,一口氣講完所有我想講的、想表達的。

這些想法,我沒有和任何人講過,朋友、家人、老師……唯獨見到您,我覺得安全,安心可靠,我講了心底最深的想法。您和藹地坐在我面前,從不打斷我,只是不斷點頭。這是“理解”,我接收到了。

講完我很釋放。而且,這是第一次,居然有人聽了我的想法後,不批評我的天真、幼稚,反而說,“你的想法很棒!你想成為這樣的一個好人,我有一個辦法。”

您便拿出聖經,開始講《創世記》、耶穌。

我什麼都不明白,但有一點我接收到了:您沒有嫌棄我,您理解我的焦慮,也肯定我的現狀。如果這就叫愛,那我真的感受到了您對我的愛、對我的尊重。

可以說,此生頭一次,我感受到這樣的愛和尊重——這是除了父母以外的單純的愛。

您對我的回應和尊重,使我非常感動。儘管我不明白您講的聖經,儘管我只當作那是中西文化交流,但我很願意和您在一起。您身上所散發的安定、平和的氣息,吸引我不斷走向您。

現在我明白了,那就是上帝的工作,透過您來吸引我。

pic-2-marjorie-bertrand

引領

您自此成為我的好朋友。有什麼困難,我都找您說。

您還介紹了兩位學姐給我,都是和您一樣,對人尊重、又能無條件付出愛的姐妹。她們倆一個讓我信主,一位帶我在學校團契中不斷成長。她們對我都非常信任,並無條件照顧我的感受和需要。她們對我的生命影響至深,至今未泯。

您的出現,為我打開了一扇大門,通往我尋求已久的信仰,也打開了一個廣闊無比的世界——其偉大和豐富的恩典,我即使每天感恩,都沒辦法數盡。

您對我非常照顧,為我禱告大小事務,也盡力幫我解決困境,在信仰上不斷引領我,幫助我把信仰和生命、生活聯結起來,給我非常多的鼓勵和安慰。這成為了我的榜樣——您怎樣照顧我,我就照著怎樣去照顧和帶領別人。

您一直為我的婚姻禱告。我想,我結婚時,一定要請您來為我祝福。後來,您真的來了!謝謝您!至今,我還保留您在婚禮上給我們祝福的文稿。我時而翻看,看看我有沒有按著您所祝福的,實踐在婚姻裡。

 

別離

婚後不久,收到您的電郵。您生病了,而且比較嚴重。但您說,您看起來還好。如果主要接您走,您也可以接受,您做好了準備。

我不敢想這樣的場面,也不願去想。

您定時報告治療狀況。聽上去很順利,您也很喜樂。然而只有做過類似手術的人才知道,這個過程其實是非常耗體力和精力的。最重要的是,會非常痛苦。

最後一次給您打電話,我莫名其妙地哭了。您卻安慰我說,不要哭,其實沒有那麼嚴重,應該會好的。我信了。

那年春節,我在南方過年,收到學姐的信息,您回了天家。那天是年三十晚上。

我非常驚訝,久久不能接受,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心情。我知道您在天家很好,但我想要您繼續留在地上,我想這樣對我會很好。

我習慣了很多事情找您,談戀愛了,找您;分手難過了,找您;吵架了,找您;工作進展不順利了,找您;人際關係出問題了,找您;需要有人幫我拿主意了,找您;擔子太重了,找您……您家的座機號碼,我隨時能背出來。

我多希望這不是事實!

我試著再打這個電話,我希望我撥過去時,您還能像以前一樣,拿起電話說“Hello”,然後我像以前一樣說,“Hi, this is Fei Yan.”然後抱著電話給您講一通。您很耐心地聽完,給出安慰和建議。您這麼有智慧,有耐心,有愛心!

實在不敢相信,我再不能給您打電話了。

SONY DSC

SONY DSC

 

啟航

我想念您。非常、非常想念您!

我希望我的生命中還有您的身影,便暗暗禱告:讓我生一個女兒。然後,給她取您的名字,讓她代替您繼續留在我的生命中。上帝讓我如願。在您去天家一年後,女兒出生,我給她取了您的名字。

這3年沒有您在的日子,我的生活發生了很多改變,角色也從職場人士變成全職媽媽。我有時忙到沒法確認自己,但一想到女兒的名字,我就想到您。

我沒能再找到一個如您一樣,可以給我安全、給我任性、讓我自由放鬆成長的長輩。

但我沒有抱怨,我知道,這是我該成長的時候。您在天家很好,我很肯定。更肯定的是,雖然現在不能再見到您,但我知道,有一天我們會在天堂上見。

謝謝您出現在我的生命中。上帝藉著您給我太多恩典!有一天,我們會再見。

 

作者現居北京。

1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葛培理-基督徒的奉獻不應該只是盡義務(漁夫)2016.10.24

SONY DSC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10.24

 

名佈道家葛培理最近在《堪薩斯市星報》(Kansas City Star)的專欄說:基督徒的奉獻應該是對自己救恩的回應,而不是要藉著奉獻來取得上帝的恩惠。

“聖經教導我們:奉獻給上帝的工不應該只是盡義務…… 更不是要以此來取悅於上帝。事實上,奉獻應該是有更深的意義:因為我們愛上帝,愛祂的工作。”

葛培理在專欄裡寫道:不論你奉獻多少,都不可能取悅於上帝。上帝悅納一個人是因為這個人相信耶穌是上帝差來,使人因為祂而可以得到救恩。“我們的救恩單單來自耶穌基督。因為祂的代死與復活,救贖了我們,這個救恩是免費的禮物。”

葛培理鼓勵大家要以正確的態度奉獻:“確認祂是多麼的愛你— 不論你現在面對的是什麼環境,祂還是這麼的愛你。上帝對你的應許是:不論是什麼“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上帝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羅馬書》8:39)。

葛培理最後寫道:“願意奉獻給上帝與上帝的工作的意願,是要從明白上帝給了我們多少開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是什麼讓你不舒服呢?(張怡昕)2016.07.25

文/張怡昕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7.25

圖1-by fujikama-baby-1261777_1280

參觀莫扎特博物館

這幾天我和爸媽在奧地利的薩爾茲堡(Salzburg,Austria)旅行,參觀了莫扎特(Mozart)的出生地和他們家搬家後居住的地方改建的博物館。

莫扎特的爸爸是音樂家,很擅長音樂教育,不僅教導莫扎特和他的姐姐,還出版了音樂教育方面的書。莫扎特後來在巴黎,看到他爸爸寫的教小提琴的書被翻譯成了法文版,還特意買了寄給爸爸。

博物館裡,還有莫扎特當年學過的樂譜,其中一張上面寫著,莫扎特5歲生日前3天,從9點到10點半,他學習了這部分。莫扎特不僅有個好爸爸,他自己也很有天分,維基百科上說,他有絕對音準,很小就學會了閱讀和書寫,6歲就能作曲了。

真是讓人感歎!

對莫扎特,我想大多數人都是敬佩他,不會內心覺得有什麼不舒服。可能因為他實在太出眾!再者,他是個古人,距離我們很遠。

但有時,我們內心可能會因為身邊朋友同事的成績,感到不舒服。

圖2-Salzburg_attr_1

不要為學二代心裡不舒服

以前和一些做學術的朋友們聊天的時候,大家講到有一些學二代,發文章順利。學二代,顧名思義,就是做學術的第二代,他們的父母已經是學者了。說到學二代,大家有些不平,因為覺得學二代發文章好像比較順利,事業起步得早,而我們可能還在苦苦求索。

當大家吐槽加搞笑,表達著真真假假的羡慕嫉妒時,我心裡被提醒,對不知道的事情,不要亂猜,不要心存不平。

如果因為父母從事學術行業,就對這個行業多一些瞭解,然後上手更快,這不是很正常的嗎?如果因為對某個領域接觸的早,受的學術訓練系統,比同齡人更早做出了好研究,這不也是很正常的嗎?如果沒有使用什麼不好的手段,也是一步一步經過審稿,不斷地修改文章,文章發表出來,不是很值得佩服嗎?

其實我的朋友裡就有學二代。這個朋友是非常聰明、努力的人,做事也十分專注。她確實對於學術行業有更多的瞭解,比較早就選定自己研究的方向,發表了文章,在很好的大學得到教職。

如果別人的起點高,天資好,有人際資源,取得好成績,不是很正常的嗎?

 

不舒服的原因

為什麼會有不舒服的感覺呢?

我想到兩點。第一,可能是覺得別人用了人脈關係沾了光,不全是靠真本事。我不排除有這種情況。但很多時候外人根本不知道情況,沒有必要猜測。就算真的有靠關係,但關係其實是很複雜的,裡面還涉及到程序正義的問題,不是我能評斷的。

第二,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可能是羡慕和嫉妒的混雜。我覺得嫉妒最容易發生的情況,可能是兩個人水準相當,但是突然發現,怎麼他/她好像得到了某個自己很想要的東西。憑什麼是他/她呢?憑什麼他/她可以呢?

我想,上帝不希望我們把精力浪費在這種無謂的比較上了。每個人的天分不同,經歷不同,機遇不同,既然有那麼多不同,怎麼比較呢?

圖3-gesture-772977_640

做個清心的人

如果能夠發自內心的為別人的成就感恩,這樣的人是有福的。真心地讚賞別人,就好像是在稱頌上帝創造的奇妙。

如果想要取得成就,那就要耕種自己的田地,在工作和生活中盡力。也思考怎樣通過自己的努力幫到別人,給社會貢獻一些什麼。

不管這個世界上有什麼取巧的辦法,有什麼獲取暴利的手段,我得學習踏踏實實地做自己該做的工。草木禾秸的工作經不住火燒。如果確實是因為看到不好的事情,不正當的手段,心裡起了不平,就求主潔淨自己的心,並且把不平轉化為代禱,祈求公義和公平臨到。

願我們做清心的人。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花開向光不向暖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5.11.25

文/愛理

7268-圖1-DSC_0349.R40

先問心在哪裡

因為負責團契的聯絡,所以我每週要參加許多個團契的活動。有慕道友對我說:“你不要參與這麼多宗教活動啦!推掉、推掉!跟我們一起出來玩!”

我明白慕道友是真心把我當朋友的,但明白歸明白,還是覺得有些不舒服——參與各個團契的活動,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部分。推掉團契去世俗的聚會,在我看來,很有些主次不分、違背信仰。

我把煩惱向牧師傾訴。他認真聽完我的敘述,問:“在你看來,敬拜是什麼?”

我“啊”了一聲,覺得這個問題太簡單,不明白他的深意在哪裡,一時語塞。

牧師再度問:“耶穌可曾說過,人要去教堂?”

我在記憶裡努力搜尋了一下:“好像沒有。”

“對,祂很多時候都在和未信的人一起,傳講福音。”他看著我說:

“所以,其實每一天都是敬拜。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主做工——不論是在家裡擦窗戶,還是推掉團契活動去陪慕道友聚會,只要你的心在主那裡,你所做的一切,就都是對祂的敬拜。

“只要有向主的心,就不會被世俗帶走。反而有能力,帶領他人從世俗生活中歸向主。”

自此,我開始多接觸慕道友——不只是與他們討論信仰,也在日常生活中瞭解與互助。

沒有那般遙遠

7268-圖2-赤壁海報-qtseoe96otww8cs有時和慕道友一起看電影、吃晚飯。某次聽他們評論電影《赤壁》。 有一位慕道友特別推崇曹操,“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用他的話來說:“那個時代必須出一位偉人,懂權謀,擅煽動,能夠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他又提到,曹丕之所以被曹操選中繼承皇位,正是因為他很多地方酷似曹操,譬如電影中,他打死都不承認自己害了曹沖,等等。

我在一邊沒說什麼,思緒卻飛向了中國的古代。如果讓我選一位我欣賞的亂世風雲人物,我會選“謀聖”張良。《史記》中的張良,居功至偉,卻自請封侯於小小的留縣,平息了西漢開國之初,人心騷動、功臣爭功的局面。

《史記》中記載了留侯的許多計謀,然而,無論是出謀劃策請商山四皓,幫助呂後保住劉盈的太子之位,還是請劉邦先高封素昔不睦的將領,安定人心,這位“謀聖”所行的,皆非旁門左道。他努力引導出的,多是人心底最真、最善、最正直的品質,是以正直的靈魂,引發出其他靈魂中正直的共鳴。

這位特別推崇曹操(是《三國演義》中的奸雄曹操,而非正史中的曹操)的慕道友,我對他能否歸主,並不特別看好——從認同奸雄到欣賞良臣,尚且有距離,那麼,從喜歡曹操到認識基督,又要走多遠?

有一天,我們大家一起從超市出來。超市門口有一隻小狗,趴在地上等待主人,特別乖,眼神特別純真。大家都不由得心生喜愛。尤以那位欣賞曹操的慕道友為甚。他親暱地伸手去摸,那小狗也搖著尾巴,開心地站起來。

這時,一位朋友禁不住喊了一聲:“天哪,它少了一條腿!”定睛看去,果真如此。大家惋惜不已。此時,我卻聽到那位慕道友——剛剛在辯論“人的良心是否與生俱來”時,他還宣稱自己沒有良心——說:“哦,我因此更喜歡它了。”

我微笑。這位慕道友顯然沒有他自己宣稱地那樣“沒良心”。他會被美善的事物感動,他會愛殘缺但純真的生命。他與主的距離,或許並沒有我之前臆斷的那般遙遠。

如果恩惠出於善意

有一位慕道友跟我提起:“團契中的某某姊妹實在是太親切、太熱心了,經常請我們去吃飯,而且不要我們任何回報。總在人家家裡白吃白喝,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再去了。”

我微笑,很能理解這樣的感受。

幾年前剛到團契時,面對熱情的弟兄姊妹,我也有過“會不會打擾人家、會不會給人家添麻煩”的想法。的確,利益交換,是世俗社會生活的基礎和準則之一。中華文化中更是強調投桃報李,重視人情世故。

7268-圖3-Louisa May Alcott .1832 - 1888使我改變“接受恩惠是一種壓力,後患無窮”的觀點的,是《小婦人》中艾美的話:“如果來自別人的恩惠是出於善意,就不會讓我煩惱。”

艾美出身貧寒之家,對於施予她恩惠的幾位富有的嬸嬸,她雖然不能給予物質方面的回報,但她溫柔、和悅的言行,和感恩的心,卻給嬸嬸們帶去了光明和愛。

我把艾美的故事講給這位慕道友,她欣然表示理解和接受。

與恩惠相對的是怨懟。團契裡有一位慕道友,在別的城市受過耶和華見證人的騷擾,從而對那個城市的基督徒團契產生了抵觸情緒。我更碰到過慕道友因為與基督徒發生摩擦,從而質疑甚至遷怒整個基督信仰。

碰到這種狀況,我也會鬱悶,卻不知該怪誰——是那些被傷害了的慕道友,還是那些不小心傷了人心的基督徒?

後來想想,不論是慕道友還是基督徒,大家都是人,都是罪人。日常生活中的磨擦總是難免,重要的是大家在主裡彼此寬容,彼此關愛。我們既然“在主裡是新生的了”,就不應該憑血氣做事,而要努力用生命影響生命,傳遞從上帝而來的喜樂、平和。

通過與慕道友的接觸,我真切看到自己靈命上的不足,得以不斷長進。

誰替你承受生命之重

天氣暖和的時候,我推掉了福音營會,和一位將要受洗的慕道友一起去旅行。一路上,我留心聆聽——她在生命中努力掙扎、堅持,卻找不到出路;心上的傷,努力不去在意,卻始終彌合不了;生活的壓力和前途的未知,讓她迷茫……

這些我都明白。信主之前,我也問過:說什麼不離不棄,真到了生老病死,誰能替得了誰?人生最長不過百年,功名利祿、爭強好勝,有何意義?無盡的虛空,生命之河流向哪裡?

心病仍需心藥醫。

在我懷疑世間是否真有上帝,真有耶穌基督時,一位老師跟我說,如果想證明什麼,需要三證:人證、物證、心證。

寫下新約的使徒,是人證;科學理論對聖經可靠性的印證,是物證;至於心證——你其實心裡早已明白:只有上帝能給人指明正確的道路,並使人有勇氣堅持走下去。人的愛太有限,心上的傷和靈裡的渴,只有主的愛能治愈和灌溉。也只有主能卸掉人身上的重擔,讓人回歸真正的生命。

我不知道上述這位朋友心證如何,我個人在這方面有一個小小的故事:前一陣子,我為一篇論文而忙碌。眼看無法準時交上,但我堅信上帝與我同在,拋掉了焦慮、煩惱,心境澄明,專一地撲在寫作上。

“一天的憂慮一天當就夠了。我過去的罪與明天的路,全交予上帝。祂必會保守我。”抱著這樣的心態,我奮筆疾書、認真核對,竟然意外輕鬆且格外堅韌,有效率,也有準確度,最終準時交上論文!

上帝更藉著這件事,讓我卸下了多年來總喜歡為前途擔憂的重擔,學會活在當下,在人生路上,安然而歡然地享受祂賜下的每一天。

7268-圖4-By Forestedpaths-file000963639590

唯願打開那扇窗

去年秋天鄰居搬走前,將3盆花草留給了我。

有道是“美人贈我金錯刀,何以報之英瓊瑤”。不忍拂卻別人好意,我這本來無心花藝的人,也不得不對料理花卉上了心——從一開始的澆澆水,到正兒八經地買園藝用具,再到查花卉資料,直至現在窗臺上滿滿當當塞了10餘盆植物。

及至冬日,花草在窗臺上依舊鬱鬱青青。只是,別說是需要光合作用的葉子,就是開出的花朵,都對我屋裡的暖氣“不屑一顧”,齊齊把腦袋轉向玻璃窗外在寒風中升起的太陽。對植物來說,無光無暖都不能活。但,花開向陽不向暖。

如果把“暖”比作人世間之物,毋庸綴言,“光”就是上帝的愛。

團契搞某個活動時,因為飲食好,所以有些人,是抱著玩和吃的目的來的。有慕道友為此義憤填膺,提出“經濟管理法”——再有活動,不要叫他們來!

非常感謝慕道友對團契的關心,只是團契並沒有採納這樣的意見。原因很簡單:

在上帝的眼中,每個人都是罪人。身為罪人的我們,無權定別人的罪。我們怎麼能判定該讓誰來團契、誰不能來?教會是上帝的,人所蒙的是上帝的揀選,且耶穌說叩門必開門(參《太》7:7-8),教會豈可關上門來挑選人?

聖經上說“大的要服事小的” (參《羅》 9:12),團契中弟兄姊妹奔忙,也並非為了回報,更不會對有些人來參加活動時,只知玩樂、不幹活,而有所不滿。若人能從我們基督徒生命中看到主的光,並願意跟隨那光,足矣。

我們的團契伙食十分豐盛。但有一陣子我們食物簡單的時候,仍有慕道友不僅每次都來查經,還主動帶東西,烘烤點心給團契,更說回國之後,還要繼續去查經班。

感謝主,讓我們成為那供暖的人,提供飲食、組織活動。這並不是為了榮耀自身,讓花向我開。唯願打開那扇窗,讓更多的花能夠接受從上帝而來的愛,向光而開。

作者來自大陸。現在德國學習。

1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雪的心情

原文刊於《舉目》72期。

文/談妮

BH72-26-7870-在小區滑雪-彭加榮攝.R40由於超強北極寒流橫掃美國,2015年1月6日,全美超過8成地區被低溫籠罩。從芝加哥到紐約,以及華府的大片地區,氣溫降到攝氏零下10至20度。9日,在美國密西根州結冰的94號公路上,約有193輛汽車在大風雪中連環相撞,造成1人死亡,23人受傷。(註)

當天,一位弟兄的汽車,也在約65英里外的“雪地打滑,在高速公路上,方向盤完全失控,只能任由車子自行旋轉……幾圈之後撞上逆向道橋墩的護欄”。

等車終於停下來之後,他不禁感謝上帝:1)車沒有自數丈高的路橋上摔落;2)當時四線公路的兩方,均無來車;3)車尾撞爛,而他毫髮無傷!

翌日,藍空微露,陽光和煦明亮。像是慶賀這風雪消停後的平安與輕鬆,竟然有人乾脆把小區當滑雪場——身著全套滑雪衣褲、手持滑雪杖、腳穿雪橇,“越野滑雪”地穿過兩旁無人安靜的住家車道,令人錯愕、莞爾。

註:http://www.wzzm13.com/story/news/local/kalamazoo/2015/01/09/closed-serious-crash/21493615/

 

1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浮生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