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與思

媒體不太報導的……(陸加)2016.12.05

大約17、8年前,我第一次去獻血。地點是在一個地下室餐廳的角落,以一個簡易屏風隔出一個臨時搭建的獻血站。

一切的設施都簡單的不得了——只有幾把桌椅、幾個布簾圍著的小單間,和幾張用擔架改建的床。

本以為我會被熱烈地歡迎一下,因為在我記憶中,存有一種“獻血光榮”的崇高意識;結果…… […]

言與思

是什麼讓你不舒服呢?(張怡昕)2016.07.25

如果能夠發自內心的為別人的成就感恩,這樣的人是有福的。真心地讚賞別人,就好像是在稱頌上帝創造的奇妙。

如果想要取得成就,那就要耕種自己的田地,在工作和生活中盡力。也思考怎樣通過自己的努力幫到別人,給社會貢獻一些什麼。 […]

生活與信仰

花開向光不向暖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5.11.25. 文/愛理。感謝主,讓我們成為那供暖的人,提供飲食、組織活動。這並不是為了榮耀自身,讓花向我開。唯願打開那扇窗,讓更多的花能夠接受從上帝而來的愛,向光而開。 […]

Uncategorized

雪的心情

原文刊於《舉目》72期。 文/談妮 由於超強北極寒流橫掃美國,2015年1月6日,全美超過8成地區被低溫籠罩。從芝加哥到紐約,以及華府的大片地區,氣溫降到攝氏零下10至20度。9日,在美國密西根州結冰的94號公路上,約有193輛汽車在大風雪中連環相撞,造成1人死亡,23人受傷。(註) 當天,一位弟兄的汽車,也在約65英里外的“雪地打滑,在高速公路上,方向盤完全失控,只能任由車子自行旋轉……幾圈之後撞上逆向道橋墩的護欄”。 等車終於停下來之後,他不禁感謝上帝:1)車沒有自數丈高的路橋上摔落;2)當時四線公路的兩方,均無來車;3)車尾撞爛,而他毫髮無傷! 翌日,藍空微露,陽光和煦明亮。像是慶賀這風雪消停後的平安與輕鬆,竟然有人乾脆把小區當滑雪場——身著全套滑雪衣褲、手持滑雪杖、腳穿雪橇,“越野滑雪”地穿過兩旁無人安靜的住家車道,令人錯愕、莞爾。 註:http://www.wzzm13.com/story/news/local/kalamazoo/2015/01/09/closed-serious-crash/21493615/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有人求失戀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歡然         那天在班車上,聽到電台主持人在聽眾中徵集短信,主題是:我最遺憾的事。        大多數聽眾發回的短信,都說遺憾失去年少時的天真。不過,有一個回答與眾不同:他最遺憾的是沒有失戀過!因為他的妻子是他的第一個女朋友,所以沒嘗過失戀的滋味,很想嚐嚐!         我第一感覺是:真逗!世上真是什麼人都有啊!         第二感覺是:真傻!失戀有什麼可羡慕的?!我曾經的理想,就是一生只談一次戀愛、結一次婚。可惜我的戀愛一塌糊塗,到現在也沒結成婚。        對此,我感觸頗深:怎麼這個人得到了我求而不得的,卻反而想要我的那份得不到的悲哀? 難道我們都是小美?          小美是我朋友的女兒,今年4歲了。她家很早就有車,大家都羡慕的。她媽媽卻說,小美卻羡慕坐公交的小朋友,因為車大,人多!        難道我們都是小美?        仔細一想,我們可不就是小美嗎?至少,我就是!舉個例子,我的頭髮多,做了離子燙拉直後,還是很蓬鬆。於是我心中羡慕那些頭髮少、服貼而柔順的人。不記得我 有沒有為此求上帝,反正我開始掉頭髮了,每次洗頭都掉一把。我慌了,這才發覺,頭髮多是多好的事啊!其實很多人都羡慕我濃密的黑髮呢!要是真的掉完了,可 怎麼辦?即使沒掉完,但只要頭髮變稀疏了,我的一大特點也就沒有了,挺可惜的。         上帝給我的容貌,多年來我也不能接受,總想變得更美。心中為此憂愁,沒有喜樂,整天沒有一個笑臉。結果,弄巧成拙,越變越醜。信主後,不為此憂愁了,才知還是上帝最早給我的那副容貌最美。 何需為得不到的悲哀?         其實上帝怎能不懂美是什麼呢?祂造的一切盡皆美善!祂又這麼愛人,怎麼會不將最好的給我們呢?        可是我們卻常常意識不到這一點!        整本聖經都在講一個美麗動人的故事,就是上帝把自己的兒子給我們,救贖我們。不,這不是故事,是事實!祂已經把最好的給了我們,我們卻不明白。我們為工作上的成就歡喜,為得到某人的愛情歡喜,甚至為買到一件美麗的衣服歡喜,卻忽略了最好、最美的,就是主的救恩!        上帝瞭解我們每一個人,祂對我們有精心的安排、計劃。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一切,都是祂的手量過的。我們又何需為得不到的那些而悲哀?以得到的為知足,才是上帝 對我們的期望。“……以耶和華為樂,祂就將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詩》37:4),上帝已經把祂自己給我們了,我們若能單純地以此為樂,看重祂、愛他勝 過其他一切,就是知足,才有幸福! 又擔心又覺得沒面子 […]

No Picture
成長篇

同學會

雪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近年來,從國內到海外,不時地聽到同學聚會的故事。有自己同學的,也有別人的同學的。有歡笑,有眼淚,等等,甚至還聽到一首打油詩,描述同學聚會帶來的舊情復燃、紅杏出牆等造成的婚姻破裂:“同學會、同學會,拆散一對算一對……”        聽到這首打油詩後,我心裡感歎。來美國快20年了,以前總擔心離開故土太久,自己會變成邊緣人,不中也不美。而今看來,我已不是邊緣人,而完全是局外人了,已經不能理解這樣的同學會了。        幸運的是,不是所有的同學會都這樣!上個週末,我去參加了丈夫的高中同學聚會,聽到了許多催人淚下的故事。 彈指一揮間        我先生是亞特蘭大的“古董”。他生命歷程的每一站,都是同一個站名,“亞特蘭大”。出生,成長,讀書,工作,婚姻,家庭,一切的一切,都發生在亞城。        他們的高中同學聚會,就選在亞城美麗的石頭山公園內(Marriot Evergreen Resort)。聚會的主題是,“戰勝人生旅途中的高山”。        大家報到後,都領取了一個掛牌,上有每個人的名字,及當年高中畢業時的照片。幾十年未見面的老同學,不少人只能憑著掛牌上的黑白照片喚回記憶。人人的臉上都刻有高山蒼海的記錄,對照著照片上十七八歲青春洋溢的面孔,真讓人感慨歲月如梭,幾十年彈指瞬間!        他們高中畢業時,舉辦過一個Baccalaureate Service(畢業禮讚,又稱大學畢業感恩崇拜),主題是“讚美神”。同學聚會的第一天,他們就以同樣的主題,再度舉辦了感恩崇拜——當年是朝氣蓬勃的 少年分享青春的夢、人生的理想,伴以充滿希望和信心的祈禱,而今則是已過中年、頭髮灰白的同學,分享珍藏的記憶,暢談人生的苦難和上帝的恩典!   Ray的故事        一個同學,Ray,幾十年,和妻子照顧天生植物人的女兒及生病的岳母。是的,幾十年,他們一天一天地走了過來。他辭掉了大公司的高薪職位,在家中開了一個公 司,這樣他可以照顧女兒及岳母,減輕妻子的負擔。他說,上帝通過他的女兒及岳母,讓他們夫婦及家中其他的孩子,學會什麼是愛,什麼是忍耐,什麼是信心。每 一天,他們的日子都是靠著上帝走過來的。        他還說,岳母已去了天堂,女兒仍在他們的愛中生活。但他們不擔心,將來有一天他們去了天國,女兒會怎樣。這幾十年,上帝沒有丟棄他們,將來也不會丟棄他們的女兒!多麼堅定的信心! 輪椅上的Marva         另一個同學Marva坐在輪椅上的分享,更是讓我流淚。10年前,Marva被診斷為腦腫瘤,手術雖然保住了她的生命,但她得從頭如嬰兒一樣學習坐、立和走路。直到今天,她也只能走幾步。         幾年後,當她還在學習挪步子的時候,她的女兒也患了腦腫瘤。全家再次經歷同樣的苦難歷程。她先生被折騰得夠嗆。除了工作外,他成天忙於照顧兩個心愛的家人。當女兒手術後,病情漸漸穩定時,癌症的魔手卻伸向了他自己。直到今天,他還做化療……         […]

成長篇

另類教導──創意學感恩

永芳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咚、咚……”,我聽到了輕輕的敲門聲。開了門,幾個十來歲的小伙子,或捧著鮮紅玫瑰、或提著購物袋、飲料等,一言不發地走了進來,笑咪咪地看了我一眼,快速穿過教會的副堂,走進大堂。        這是週五下午,青少年團契(Morning Star Fellowship)在教會的聚會。有時聚會之前先聚餐,通常是姐妹們在廚房忙前忙後,遇特殊活動也多半是姐妹們在製作生日卡、邀請卡等,所以平常是姐妹們較早來到教會,今天小伙子們先來教會倒是有點特殊。         感覺到這些小伙子進進出出、忙得緊,我繼續埋頭準備成人查經聚會材料。“請問您們今晚查經還是八點開始嗎?”抬頭一看,一個小伙子不知何時已站在我身邊,沒 頭沒尾地問了一句,我點了一下頭。“那八點以前我們可以用副堂嗎?”“當然可以,八點以後你們若要繼續使用,我們可把今晚查經聚會換到大堂。”“不、不, 八點以前就行了。”小伙子滿意地轉身走了。         將近六點,我走向大堂。才步入大堂,立刻眼睛一亮:屋頂上綴著彩帶,平日崇拜的椅子全移到一 邊,空出來的地方搬進兩張大長桌,桌上鋪著漂亮桌巾,配著鮮紅玫瑰、金邊裝飾的餐盤,同色系的金邊紙巾,長桌兩邊整齊放著高背椅子。“你們今晚有特別聚會 嗎?”“是的,今晚是感謝姐妹之夜(Sister’s Appreciation Night)。”“因為平常姐妹們辛苦了!”我還沒會過意來,他們已經解釋了。我再抬頭向廚房望去,只見兩個大男生圍著圍裙,正在忙著,“你們要請她們吃 飯嗎?”他們點了點頭,我這才看清已到的全是年輕弟兄們,而屬於青少年團契的姐妹們一個也沒到。好一個感恩之夜!感謝姐妹們!        晚上八點後,陣陣笑聲不時由大堂傳進副堂,我心中暗想:好熱鬧!成人查經聚會散會時,青少年團契還在繼續。週日,見到青少年團契的姐妹們,我問:“感謝姐妹之夜還好嗎?”,她們立刻眼睛發亮、笑著說:“太好了!太驚喜了!”        原來那晚姐妹們來到教會後都被請到副堂。副堂的桌上零散地放了一些前一個週五晚聚會後吃剩的點心,和幾個罐頭,及長短不一、大小不齊的筷子、叉子、餐盤。姐 妹們在“感謝姐妹之夜”看見這樣的擺設,難免有些失望,但想想小伙子們平常在這方面本來也就少有機會練習,他們有心辦“感謝姐妹之夜”,也算不錯啦!         姐妹們正努力打起精神之時,聽到“請到大堂集合”,心想大概是去大堂唱詩歌吧,於是起身向大堂走去,一進大堂,就被華貴高雅的整体佈置所震懾,不由得歡呼驚 叫起來,這時弟兄們奉上一人一朵長梗玫瑰,再端出弟兄們精心製作的晚餐,餐後開始遊戲聚會。不但如此,會後姐妹們又各有禮品一份。         弟兄們的安排,姐妹們大大驚喜,使她們個個High(快樂)到極點。          我年少時把客氣話“都是自己人嘛,別說謝啦”當真,以為“謝謝”是對外人才用的詞句。親朋好友之間若說上一句“謝謝”,那就見外了。只能把謝意藏在心中,待 他日有機會再回報。因此我只有在作文時,會寫幾句感恩的話。事實上正由於平日缺少練習,機會來時也就不會說,更別說回報了。當別人覺得我驕傲的時候,我也 總覺得別人不了解我。長大後体會到說聲“謝謝”,並沒有自己人與外人之別,這是花了很大的代價才明白的,至於學習如何用行動表達,就更是在代價中再加上淚 水,一點點學來的,直到今日。          […]

No Picture
成長篇

黃昏路上共成長

梁幗冰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我因為丈夫病了近30年,退休後又深感人情冷漠,內心像結了冰一樣,了無生趣。        移民到澳洲後,丈夫病逝了。但這時我已經信主兩年,神與我同在,衪醫治了我心靈上的病痛,使我冰冷的心溶解,讓我重獲快樂。         感恩和敬畏,使我願意擺上自己,去服事神。最近,我們教會的鍾牧師,安排我帶領五位來自中國的長者,一同進行福音性查經學習。我雖然知道這任務不容易完成,但還是欣然接受下來了。         這五位長者長期受的是無神論的教育。當中有一位學習過聖經,其餘的聽了一年的主日聽道。我們一起學習《扎根於永恆》這本小冊子,每週學習一次,每次兩小時,一共學習了近兩個月。          學習的結果相當令人鼓舞:五位長者全部受洗! 從拒絕去教堂到主動舉手        長者中有一位,原先一直拒絕去教堂。因為中國的教科書上,把基督教定義為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工具。按此推理,教堂理所當然是個毒害人的地方。        然而,神藉著一件事把她領入了教會——她的女婿借了教會一位姐妹的治療儀使用,事後托她去教會,把治療儀還給那位姐妹。在教堂裡,她所看到的笑臉、關懷和熱情,消融了她的警戒,她在不知不覺中被吸引了。         於是,她從被動到主動,每週高高興興到教會,參加主日崇拜及各種活動。以前她看到女兒讀聖經,就說是迷信;看到女兒禱告,就警告不要走火入魔。現在隨著每週的聽道,她的看法,就逐步改變了。         然而,還有一個疑問阻攔著她——她認為聖經說的童女產子,不可思議,無法接受。她也因此很難相信耶穌是神。於是神就感動她參加了我們這次的查經學習。         在學習即將完成時,我們一起去參加馮秉誠牧師在悉尼的佈道會。會上她突然一下子明白,人不能做的事,神能夠做到!         於是,當馮牧師發出呼召時,她高舉起了手,決志信了主。         更沒想到的是,同去的其他幾位長者,也不約而同地舉起了手,表示了決志信主的心。我的淚水奪眶而出,連話也講不出來! 從想也沒想過到回國傳福音         另一位姓王的長者,她在中國是國家幹部,壓根兒沒想過要信仰基督。但到澳洲後,她深受信了主的女兒的影響,從對聖經完全不感興趣,到不拒絕聽道,到後來決定要在澳洲受洗歸向神,並回中國去傳福音。        她禱告,祈求在回國前,能學習聖經真理、能受洗、能得到傳福音的裝備。她的這個想法並沒有告訴任何人,神卻讓鍾牧師受感動,專門為這幾位長者組織學習。她是第一個報名參加學習的,並如願受洗。學習結束後,她預備了不少福音資料,滿懷信心地回國去了。         神是聽祈禱的,正如聖經所說的:“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6-7) 從眼中只有錢到寧靜安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