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慷慨

節制代表屬靈嗎?(黃奕明)2016.08.17

文/黃奕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79期及官網2016.08.17

BH79-03-8320-圖1-by jiangmillington-holy-communion-1146944 W1000

雖然,《加拉太書》5:22-23所記載聖靈所結的果子,最後的一種叫做節制,但節制不是修身養性的結果。

節制也不同於禁慾主義,正如《歌羅西書》 2:23所言:“這些規條使人徒有智慧之名,用私意崇拜,自表謙卑,苦待己身,其實在克制肉體的情慾上是毫無功效。”

真正的節制是讓聖靈作主——基督教並不禁酒,但是醉酒就是沒有節制;也不鼓勵暴飲暴食,或是荒宴,浪費金錢在服事自己的肚腹。節制讓我們可以追求過簡樸的生活,把省下來的金錢做更有意義的事情。

 

在意志的使用上不同

 “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我鬥拳不像打空氣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林前》9:25-27)

運動員鍛鍊身體,是有目標的。舉凡肌肉的訓練、耐力的考驗、心理上的建設等,都是為了爭取勝利。求勝的意志是這一切的驅動力。保羅引用這個例證來說明基督徒要像這樣去傳福音,做為生命的目標。

但是,什麼叫做“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這與克制有什麼不同?

節制是聖靈的果子,是內在生命的改變,因此屬靈操練與一般身體的鍛鍊不同,在意志的使用上不同——不用苦苦掙扎,而是安靜順服。

BH79-03-8320-圖2-by Unsplash-helicopter-983979_1280

倪柝聲在《屬靈人》中,認為魂有三種功用:意志、心思和情感。

意志是出主意的機關,是我們的判斷力和意願的表達。心思是發出思想的機關,是我們的智力、聰明和知識。情感是我們的愛好、恨惡、感覺機關。(註1)

人的意志作決定,發表我們整個人的意思。宇宙中有兩大相反的意志,分別來自上帝和撒但。上帝給人自由意志做選擇。(註2)

人當初墮落是因人的意志背叛上帝的旨意,人現今得救,是人的意志再歸服上帝。除了上帝賜給我們的新生命之外,意志歸向上帝,就是救恩的最大工作。(註3)意志完全降服於上帝,是一生追求和成聖的至高目標。倪氏說:   

    
“信徒屬靈生活達到最高點時,就是他能自治。平常所說,聖靈在我們裡面作主的意思,並非謂聖靈自己直接的管治我們這個人的任何部分……

“當信徒真正屬靈結聖靈的果子時,他不只在他身上(魂)表明仁愛、喜樂、溫柔等,並且,也是顯明他自治的能力。外面的人雖然紛亂,現今完全被征服,完全順服人的自治——照著聖靈的旨意。”——倪柝聲,《屬靈人》(下册),第4章“到自由之路”

按照倪氏的說法,節制就是自治,也是聖靈的管治,因為人的靈的功能為:良心、直覺和交通(指與上帝的交通,就是敬拜)。(註4)直覺是靈的知覺,是聖靈工作的機關,能分別是非,並且用不著心思觀察、考究的幫忙,因此,在屬靈的事上,與他天然的知識無關。(註5)

倪氏據此指出 , 性質不同不能交通,人要敬拜上帝,與上帝交通(參《約》4:24),必須有與上帝相同的性質才可以。(註6)人墮落後他的靈就死了,不能與上帝交通;卻向撒但活著,與邪靈相合,接受邪靈在他們裡面運行。(註7)

人靈還有第三個功能,就是良心,是分別善惡的機關。(註8)人墮落後,直覺和交通完全死了,但人的良心,卻依然有一絲活動。在救贖的工作中,聖靈喚醒人的良心,叫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而自責。(註9)

倪氏又說:

 “靈是需要意志管治的,像人其他的部分一般。惟有當信徒的意志更新,滿有聖靈能力的時候,他才能支配自己的靈,不讓其失去正當的地位……

“我們說靈管治全人,是靈的直覺是表明上帝的旨意的,所以,靈因著上帝旨意支配了全人(意志在內)。我們說,意志管治全人,意思是意志按著上帝的旨意,而直接轄制全人(靈在內)。此二者在經歷上,完全是相合的。”——倪柝聲,《屬靈人》(下册),第4章“到自由之路”

在這樣的靈魂體三元人觀中,到底哪一個我才是真正意志的主宰?是人的靈制伏自己的魂?還是重生的信徒用意志去管治自己的靈?自治可能嗎?

難怪梁家麟要批評倪氏的屬靈人完全否認人的天然,單由上帝的靈主宰人的靈,或說上帝的靈與人的靈相聯合,上帝的旨意、性情與生命完全取代人的旨意、性情和生命,人已成了“非人”不再是“人”。

因此,屬靈人非但陳義過高,非人所能企及,甚至在根本上不具備實質內容。而“僅是對照屬魂基督徒以反題(antithesis)形式存在,即一個虛擬的理想”。(註10)

如果不把意志說成是屬魂的機關,那麼節制與意志又有什麼關係呢?約翰.派博(John Piper)在他的《渴慕神》一書中提到:“基督徒的禁食源自一種對上帝的思慕之情。”

是的,他說的是禁食,不是節食,這種刻苦己心的屬靈操練,不是積功德,也不是與上帝交易,而是捨己的操練。

許多基督徒會在大齋期(Lent)進行禁食。現在的形式不再是不吃不喝;有的年輕人禁的是臉書等社群媒體,我最近則把上星巴克喝拿鐵咖啡的習慣給禁了;這也像不看電影,不是為了比別人聖潔,而是為了主,捨棄一項嗜好。

BH79-03-8320-圖3-by Shannon Shih-IMG_7901-BH79 W1000

但是,節制本身並不是目的。作為聖靈的果子,必須是榮神益人的,把空出來的時間拿來默想親近上帝,把省下來的金錢拿來幫助人。這正是《以賽亞書》58:6-12所言: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嗎?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嗎?……

“你若從你中間除掉重軛和指摘人的指頭,並發惡言的事,你心若向飢餓的人發憐憫,使困苦的人得滿足,你的光就必在黑暗中發現;你的幽暗必變如正午。……那些出於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廢之處;你要建立拆毀累代的根基。你必稱為補破口的,和重修路徑與人居住的。”

節制是需要被重新發現的美德。美國社會不知節制已久,無論是食物的浪費,慾望的放縱,金錢遊戲的追逐,都在鯨吞蠶食這個地球的資源。基督徒的節制,其實是在向這個世界的價值觀說“不”。

節制與簡樸生活也息息相關,我相當佩服華理克牧師的見證,他與妻子把薪水退還給教會,並把版稅收入的90%奉獻出去。他說:“每次我付出,就打破了物質主義加在我生命中的捆綁。每次我付出,我的心胸就變得更大。每次我付出,我變得更像耶穌。”

這樣看來,節制也與慷慨有關了!

節制既然不是克制,就必須由裡面發動。安靜順服是個操練的管道,就是禱告不再是喋喋不休地報告,而是安靜傾聽聖靈的微聲——禱告不是要改變上帝,而是讓上帝改變我們!

德蕾莎修女說:“愛,是在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為什麼我們看不見?是因為被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而禱告能讓我們看見上帝要我們看見的。一旦看見了,節制就會油然而生。

 

註:

1. 倪柝聲,《屬靈人》,(香港:基督徒,2000),頁58。

2. 同上,頁52。418。

3. 同上,頁422。

4. 同上,頁54。

5. 同上,頁233。

6. 同上,頁54。

7. 同上,頁69。

8. 同上,頁255。

9. 同上,頁256。

10. 梁家麟,《倪柝聲的榮辱升黜》,頁268。

作者在休士頓牧會。

 

思考:

來自聖靈的節制與意志有什麼關係?為何能讓人慷慨?你遇到過這樣的實例嗎?請分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慷慨對待你的牧師——再思傳道人薪資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鄧潔明、謝昉

第70期的《舉目》雜誌中,“平安”弟兄的《教會應該如何付牧師工資》(http://behold.oc.org/?p=24988,下稱《教》文),觸及了華語教會較少談及,甚至讓牧師尷尬的話題——傳道人的薪資。BH73-44-7850-圖1-CSL2033D 宽370

就筆者的觀察,華人教會的牧師,薪資普遍低於教會成員的平均水準,更低於北美教會牧師的一般工資。某間華人教會在聘請英文堂牧師時,美南浸信會植堂顧問,首先建議他們提高牧師薪資,因為顧問認為,現有薪資低到美國人不會來應聘。

有人問:“傳道人豈是為錢事奉呢?怎麼可以因為薪資低就不做牧師呢?”

傳道人當然不是為了錢事奉主,但是傳道人同樣有責任管理自己的家、供應家庭的需要。

“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上帝的教會呢?”(《提前》3:5)對於傳道人而言,家庭應該是優先於事工的。所以,他要忠心管理自己的家庭、供應家庭的需要。

過低的薪水,也會給撒但留下地步,讓傳道人在服事的同時,感到委屈、缺乏尊嚴,乃至自義和埋怨。會眾和牧師之間,就有可能產生裂痕。即便像愛德華茲(Jonathan Edwards, 1703-1758。編註)這樣偉大的神學家、牧師,他和教會之間,也在薪資問題上存在分歧 。

所以,《教》文提出的問題非常重要。文內的舊約經文,也相當有助於我們理解,上帝為什麼將一些人分別為聖出來服事。不過,鑒於舊約的祭司制度和今天全職傳道人的差異,我們是不是更可以從新約聖經中,瞭解傳道人薪資的原則呢?以貧困線範圍作為參照,是否合理和有智慧呢?

本文希望從聖經和實踐兩個角度,鼓勵教會慷慨對待牧師,進一步思考傳道人薪資的標準。

為什麼要慷慨地對待牧師?

第一,教會本該慷慨,而非吝嗇

所有跟“教會給付牧者薪資”有關的經文,都強調教會應該慷慨,而不是吝嗇。

保羅在《提摩太前書》5:17指出,那些“那善於管理教會的長老,當以為配受加倍的敬奉”,而那“勞苦傳道教導人的,更當如此”。接下來,保羅援引《申命記》25章說,“工人得工價是應當的”。這表明他所談到的,不僅僅是一般的“尊重”,而是在金錢供應上的尊重。

在《加拉太書》6:6,保羅告訴教會,“在道理上受教的,當把一切需用的供給施教的人”。在《哥林多前書》9:10-11,保羅將傳道人得薪資的權利與農夫大豐收時得回報相比較。

雖然保羅自己放棄這一權利,但是聖經的確告訴我們,傳道人有這一權利,正如我們有權也應當從自己的工作單位獲得薪資一樣。

第二,有快樂,不至憂愁

聖經告訴每一個教會,要讓他們的牧者在主前交帳的時候:“有快樂,不至憂愁;若憂愁就與你們無益了。”(《來》13:17)如果教會在薪資上吝嗇,牧師和牧師的家庭,怎能在主前快樂、滿足呢?

第三,靈魂比金錢重要

如果教會不能在薪資上信任牧師,為何要將靈魂交託給牧者帶領呢?

很多文章(例如《教》文),雖然強調給予牧師合理的薪酬,但同時總不忘了強調有些牧者貪財。是的,的確有貪財的牧師。然而,別的牧師貪財,並不是你對自己的牧師吝嗇的理由。

如果教會不信任自己呼召的牧師,反而想以貧窮為手段來控制他(“使他們謙卑”),又何必將會眾交託於他呢?難道靈魂不比金錢重要百倍嗎?

保羅在《提摩太前書》中兩次強調,人管理金錢的能力,和教導、治理百姓的能力是相關的。如果教會不信任牧師在金錢上忠心,就不應該呼召他成為教會的領袖。

第四,不依賴別人

人之所以工作,原因之一就是上帝要我們不依賴別人,“又要立志作安靜人,辦自己的事,親手做工,正如我們從前所吩咐你們的,叫你們可以向外人行事端正,自己也就沒有什麼缺乏了”(《帖前》4:11-12)。

這個原則同樣應用在牧師的薪資上。如果教會給予牧師的薪資過低,使他不得不依賴別人(例如親友、籌款,甚至政府低保),教會即迫使牧師違背了保羅的教導(當然,在教會植堂初期,牧師可能從別的信徒那裡獲得支持,正如保羅從腓立比教會獲得支持一樣)。

如果教會讓牧師依賴妻子的收入,也是缺乏智慧的。妻子的首要職分是支持丈夫的事工。有智慧的教會,會在薪資上善待牧師,使牧師的妻子不必外出工作(例如可以全職在家養育孩子),從而更好地支持丈夫,使丈夫全心投入上帝呼召他的事工。

第五,能慷慨待人

我們工作的另一個重要目的,就是為了能慷慨待人。很多人工作是為了身份,為了鍛煉自己的能力,為了表明自己的重要性,為了權力,等等。然而新約讓我們看到,我們工作是為了不依賴別人,也是為了可以慷慨待人, “總要勞力,親手作正經事,就可有餘分給那缺少的人”(《弗》4:28)。

就是說,我們工作不謹是為自己,也是為別人。如果我們在牧師的薪資上不慷慨,我們不但虧欠上帝,而且也剝奪了牧師慷慨待人的能力。

第六,如此傳講,最沒有攔阻

傳道人有權為生活需要而暫時離開事奉。這也是保羅寫下《哥林多前書》9:6的緣由。在《哥林多前書》9章,保羅很清楚地說,教牧事工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人得福音。所以保羅認為,傳道人從教會得薪資,可以全時間專注在事工上,是非常合理、自然的(《林前》9:4-6,《腓》4:15)。當然,在特殊的情況下,當他覺得從教會受薪會給福音事工帶來消極影響時,他會暫時放棄這一權利。

筆者認為,當教會給予傳道人優厚待遇,使他們用上帝的話語教導人時毫無後顧之憂,這樣的上帝話語的傳講,是最沒有攔阻的。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要讓傳道人富有,但我們要確保傳道人在支付帳單、購買生活需用品時,沒有憂慮和遲疑。

BH73-44-7850-圖2-鄭美妮攝-DSC_0104 寬375第七,正確認識“足夠”

我們對什麼是“足夠”,認識往往是不正確的。如果會眾的平均年齡比牧師年輕數代(例如我所牧養的教會,會員大多是年輕人,單身,剛剛大學畢業),會眾往往對傳道人的家庭需要多少錢,缺乏概念。

也有另一種情況。20多年前,我們教會裡有很多老年會友。他們對消費的概念,還停留在上個世紀70年代。他們或者過得很節儉,或者仍使用1970年代的物價標準來衡量。

在上述兩種情形下,會眾都不完全理解傳道人的真實所需。還有很多會眾,並沒有意識到(或者有意識地忽略了),他們自己的雇主,為他們所支付的,遠多過他們實際拿到手的薪水(比如雇主會為僱員支付免稅有薪假、家庭健康保險、養老保險)。教會有沒有為牧師提供這些呢?

除此之外,牧師的事工也需要一些額外開支,例如買書,和弟兄姊妹吃飯,外出開會等。有智慧的做法,是將薪資預算和牧師的事工預算下的各個專案,分別列出,讓會眾一目了然,得以瞭解。

第八,牧師的工作範圍很大

牧師的工作內容和範圍,遠大過一般會眾能夠看到的。特別是如果教會只有一個牧師,會眾常常會打電話諮詢他,他也要在會友下班後和他們吃飯或喝咖啡。

他要在會友處於特殊狀況時給予幫助,甚至午夜接聽電話。他休假時,可能因為教會的緊急狀況而匆匆趕回。他需要投身很多非本教會的事工,例如神學培訓、為其他教會提供幫助等。

當然,也有不少懶惰的牧師。然而如果你的牧師是認真工作的,並且常常做出許多犧牲的,你應該給他優厚的待遇,正如很多雇主也為常常要超時工作、要求很高的崗位,提供優厚的薪資、福利一樣。

第九,好好管理自己的家

《提摩太前書》3:4-5,要長老“好好管理自己的家”(在新約聖經中,長老、監督和牧師這3個詞,常常交替使用,指的是同一教會職分)。在第一世紀,“管理自己的家”,包括管理家庭的財務需要和家庭成員。

什麼是牧師離開教牧事工的最大原因?多半是因為他意識到,他的收入不能讓他同時扮演可靠的父親、丈夫和牧師這3個角色。他會選擇離開教牧事工,先去做家庭的供應者。

保羅在《提摩太前書》3章,似乎告訴我們,既然“好好管理自己的家”是做牧師的前提條件,那麼當牧師的收入不能“好好管理自己的家”時,他的首要優先是照顧家庭。

眾所周知,教牧事工加給家庭的壓力也是非常大的。緩解教牧事工給家庭帶來的挑戰和壓力的方法之一,就是給予優厚的薪資,使其家庭舒適。

教會給牧師的薪資,是否使他可以每年帶全家出去度假,讓孩子感受到父親的愛?是否使他可以和妻子約會,讓妻子感受到,對丈夫而言,自己比教會更重要?是否使他可以供應自己的家庭,讓孩子從父親的身上看到天父的慷慨和供應,而不是吝嗇和憂愁?是否能讓妻子說,“我為我的丈夫被上帝呼召成為傳道人,而感到喜樂和感恩”?

實際生活中的運用

在談了慷慨地對待牧師的9個理由之後,筆者也想分享一下,在實際生活中,我們應該如何考慮牧師的薪酬待遇。

在我們教會,牧師的薪酬是由帶職長老(平信徒長老)所組成的薪資委員會評估的。薪資委員會包括3個帶職長老,還有教會負責預算的執事。

評估完成後,他們向教會長老團提出薪資福利建議,由長老團中其他的平信徒長老投票決定是否採納。全職長老,也就是牧師,在薪資上沒有投票權。

在薪資委員會做薪酬評估決定時,他們考慮如下因素:

第一,聖經原則

在《提摩太前書》5章,保羅提到一些特別的關照:寡婦、長老和奴隸。在17-18節,他說:“那善於管理教會的長老,當以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勞苦傳道教導人的,更當如此。”

接著,他引用《申命記》25:4說,“牛在場上踹穀的時候,不可籠住它的嘴”,以及“工人得工價是應當的” (《路》10:17)。

《雅各書》5:4提醒教會,如果教會沒有合理地支付牧師的薪資,“收割之人的冤聲已經入了萬軍之主的耳了。”這些聖經原則,都指導薪資委員會評估牧者的薪酬、福利。

我們的薪資委員會在決定牧者的薪酬時,還考慮到以下幾點:

第二,房產升值

牧者如果住在教會提供的免費住房裡,他們會得不到房產升值的好處。雖然他們在任時有免費的住房,但是當他們離開教會後,他們將不得不面對高房價。

從長遠來看,免費住房反而使他們處在很尷尬和弱勢的位置。所以,評估薪資、福利時要考慮這一點,給他們額外的補貼,使他們能夠為將來投資。

第三,忠心勞苦

我們教會有一群極有恩賜的牧師,在講道、教導、帶領教會上,都顯出他們是非常優秀的傳道人。並且,我們看到教會的確運作得很好、很健康。這是他們認真、勞苦事奉的結果。

我們身邊有很多教會,因為文化壓力而偏離正統基督教信仰、追逐成功神學、討好會眾。所以,我們為上帝賜給我們這樣的傳道人而感恩。

如果,我們認為他們就是《提摩太前書》5:17-18所說的“善於管理教會的長老”和“勞苦傳道教導人的長老”,我們就該給他們“配受”的“加倍敬奉”。

第四,認可、鼓勵

給牧師提供優厚薪酬待遇的目的之一,就是鼓勵他們,讓他們知道教會認可他們的忠心勞苦,願意他們毫無後顧之憂地投入事奉。

換句話說,我們不希望牧者因為經濟原因而分心。特別是牧者沒有固定的上班時間,常常工作超過40個小時,甚至有時需要動員全家事奉教會,要請人到家裡吃飯,請宣教士和講員到自己家裡去住,或是在工作時間之外輔導會眾、主持婚禮和葬禮、參與教會外的事奉,等等。

我們給予超出市場預期的薪資待遇,雖然並不能緩解牧者的壓力、補償他們額外事奉的時間,卻能讓他們知道,教會早已意識到牧者這一崗位的特殊性,並給予足夠的感激。

第五,忠心管家

我們給牧者優厚的待遇,還因為我們意識到,這是教會作為金錢的管家,在上帝國度裡進行的正確投資。

如果我們信任我們的牧者是上帝呼召、忠心傳道的人,如果我們在幾年的觀察中,也印證這一點,我們就有理由相信,我們的牧者有足夠的智慧,不陷入錢財的誘惑中,也不會因為高薪而耽於享樂。

我們應該相信,他們能正確地使用薪水來榮耀上帝。

第六,市場參考

除了上述5個指導原則之外,我們也常常參考現有的市場薪資標準(例如,美國勞工部提供的資料),確保教會的其他非牧職受薪崗位(例如,兒童事工主任、教牧助理、辦公室行政、前臺、總務等)的薪資,和本地市場類似職位的薪資相稱,並根據通膨情況、職員年資等做出調整。

對於牧師職位,我們參照聯邦政府高級公務員的薪資,並根據牧師的住房情況(是否住在教會地產裡),作出調整。

BH73-44-7850-圖3-鄭美妮攝-DSC_1284 寬680

我們教會的預算表

如果將牧師的薪資、福利分解開來,在我們教會的預算表中,包括8個項目(不包括牧師進修、差旅和個人事工費用)。這一預算表,是向教會成員公開的。這8個項目是:

1. 工資:每一個全職受薪員工,包括牧職和非牧職,都有一筆工資收入,由薪資委員會建議,長老團批准。

2. 所得稅:根據聯邦政府和州政府的要求,教會為員工支付所得稅。

3. 殘障保險:所有全職員工,包括牧職和非牧職,教會都為他們購買殘障保險。

4. 健康保險:所有全職員工,包括牧職和非牧職,教會都為他們及家庭購買健康保險。

5. 人壽保險:我們為傳道人購買人壽保險。對於非牧職員工,例如文秘、前臺、兒童事工主任,我們在他們任職期滿5年後,為他們購買人壽保險。

6. 退休金:在美國,私營企業為員工提供401(k)退休金。教會作為非營利機構,則提供403(b)退休計畫。具體金額,根據各人服事年資、住房狀況不等。

7. 住房津貼:教會提供的住房,將根據市場折為具體金額,體現在預算表的“住房津貼”這一欄中。對於自己購房或者租房的職員,教會提供住房津貼,供他們租房或支付貸款。

8. 兒童教育:教會為合乎條件的職員提供合理的教育補貼,使他們能夠讓自己的孩子接受高品質的教育。

讀者可能會想,你們是很有錢的美國教會,我們沒法照做!

當然,每個教會的情況不同,在不同的地區也會有不同的考量(例如,中國大陸的法律就不要求殘障保險),但是我們相信,這些原則——無論是出於聖經,還是出於常識和智慧——都是普遍適用的。

我們教會有相當多的全職職員(教會成員900多人,職員20人),所以最後匯總下來,員工薪資、福利佔教會總預算的一半左右(正好是《教》文建議的比例)。

對於植堂初期的教會、以學生為主的教會,恐怕沒有力量同時供應事工需要和牧師家庭需要。教會或許可以考慮為植堂、學生事工籌款,或是聘用半職的傳道人。但不應鼓勵或暗示傳道人降薪,“以受苦心志”來面對低薪。

筆者想特別指出的是,“量入為出”——即根據教會的奉獻收入決定牧師的薪資,並不是最合理的做法,因為華人基督徒普遍奉獻少,甚至不奉獻。

筆者認為,根據前述原則,制定合理的、慷慨的薪酬待遇,並用聖經教導會眾,在金錢的管理上忠心,慷慨奉獻,支持教會的事工,是合理的做法。

這一教導,讓教會的平信徒長老(帶職長老)來做,更加合適。這可以參考鄧潔明牧師的文章《基督徒該奉獻多少?》(http://cn.9marks.org/article/how-much-should-christians-give/)。

我們教會發這篇文章給所有預備加入教會的弟兄姊妹,並鼓勵他們在金錢管理上忠心。

盼望本文所提供的聖經原則和實踐,能夠幫助教會慷慨地對待自己的傳道人,讓忠心事奉的牧者受配得的敬奉。

 

鄧潔明(Jamie Dunlop)牧師,華盛頓特區國會山浸信會牧師,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全職事奉前,在諮詢界工作十多年,亦是教會長老及薪資委員會的成員。

謝昉弟兄來自中國,帶職牧會10年。畢業於三一福音神學院(TEDS)。曾在國會山浸信會實習。

7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