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憐憫

《慈心憐憫》——憐憫主題書介(陳培德)2017.12.06

陳培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84期和官網2017.12.06

 

憐憫是什麼

“憐憫”,希伯來文是“動了慈心”,意思是描述當一個人看見另外一個人處於受傷或痛苦中,或有極大需要時,在這個人裡面產生了一種由愛生發出來的關懷,這關懷的深切程度竟感同身受,甚至願意不惜代價,即使明知道那人是無法償還恩情,仍甘心付出。

我們的上帝就是一位為我們發熱心、動了慈心的上帝。在我們還活在痛苦、黑暗、死亡中時,祂已把懷裡的獨生兒子耶穌差到世間來成為人,擔當我們的過犯,背負我們的痛苦,甚至嘗過死的滋味!

在英文中有好些字詞表示“憐憫”:“clemency”是寬厚、仁慈;“leniency”是寬大、仁慈;“mercy”是慈悲、憐憫;“mildness”是溫和、和善;“pity”是同情、憐憫;“sympathy”是同情心、同理心。“compassion”是憐憫、慈心,它源於兩個拉丁字“pati”和“cum”,加起來意思是“共患難”。

憐憫要求我們進到傷害之處、痛楚之地,與人分擔破碎、恐懼、困惑、哭泣。憐憫要求我們與悲慘的人同呼喊,與孤獨的人同傷悲,與哀哭的人同哀哭。憐憫要求我們因著軟弱者而變得軟弱,因著容易受傷者而變得容易受傷,因著無力者而變得無力。為此,憐憫不是僅僅給人一點施捨而已。

真正的憐憫源頭來自上帝,只有上帝才會讓人生出憐憫心腸。憐憫是因上帝先愛我,讓我既嚐過主恩滋味後,才懂得去愛別人。憐憫是承擔的態度,也就是願意關心別人、擔承別人的苦痛。

 

 

《慈心憐憫》:怎樣在今日世界活出滿有憐憫的生命?

《慈心憐憫:在卑微與逼迫中發現上帝》(Compassion: A Reflection on the Christian Life)一書是思考“憐憫”主題的書。作者是著名靈修大師盧雲(Henri J.M. Nouwen)和他的兩位摰友麥尼爾(Donald McNeill)和莫里遜(Douglas Morrison)。

他們都是長春籐大學神學院的老師,花了一連9個星期四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一間希臘餐廳面晤,商討這一至今仍具迫切性的議題:“怎樣在今日世界活出滿有憐憫的生命?”本書是3人研習禱告後,整理出來的成果。英文原著初版於1982年;至2006年出版修訂本,主要是把行文修改得更符合近年的性屬意識(more gender-senstive)。中譯本則至2017年1月始面世。

和盧雲大部分著作結構相似,本書共分為3部分,共9章。第一部“滿有憐憫的上帝”,先從滿有憐憫上帝的3個屬性講起,這3個屬性分別是“上帝與我們同在”、“奴僕上帝”和“順服的上帝”。

第二部在探討上帝的憐憫的基礎上,介紹了“滿有憐憫的生命”對於作為基督門徒的我們是怎麼回事,分享了上帝的憐憫如何在上帝子民救恩歷史中介入,包括“群體”、“遷離”,直等到“匯聚”。

第三部“憐憫之道”,教導信徒如何藉著“禱告”(面向上帝)與“忍耐”(面向同伴)的兩面操練,以“行動”來踐行信仰,把上帝的憐憫彰顯於世間。

《慈心憐憫》雖是盧雲與麥尼爾、莫里遜3人對話結集之作,卻促成盧雲日後轉換事奉跑道的轉折點。對他來說,1982年是很重要的一年。那一年,他同時出版了《慰父書》(A Letter of Consolation,1982),正式與擅長稅務法的律師兼大學教授的父親Laurent Jean Marie Nouwen訣別。

 

 

盧雲關於憐憫的反省與體會

盧雲是成長于戰時的一代,他曾親眼目睹戰爭的殘酷,戰後歐洲在頹垣敗瓦重建的艱困,他陪伴著許多決心移民的人漂洋過海到新大陸尋找新生。盧雲雖然長時間在美國頂尖大學教書,但卻被身邊以及拉丁美洲貧窮、受欺壓的人民所吸引。

1981年9月,49歲的盧雲告別耶魯,毅然跑到玻利維亞學習西班牙文,後來又到祕魯利馬的貧民窟去體驗生活。這段日子他與著名解放神學家古鐵雷茲(Gustavo Gutierrez)建立了深厚友誼,對於古氏主張的祈禱加上行動、反思加上參與的見解,十分讚賞。

他本來打算留在祕魯教會參與牧養,終因清楚上帝另有帶領而作罷。1982年底,他接受了哈佛大學神學院邀請,講授基督教靈修神學,並多次深入拉丁美洲體驗。

1985年8月至1996年,盧雲告別美國到法國的方舟團體(L’Arche Community,Trosly-Breuil)生活,等候和尋求未來方向,最後接受了加拿大多倫多方舟團體“黎明之家”(Daybreak)邀請,擔任牧靈神父。

此後,方舟團體創辦人范尼雲(Jean Vanier)成為他的莫逆之交兼生命師傅。多年來盧雲遍訪拉丁美洲親歷無法承受的強烈衝擊,如今轉化成為他以弱障人士為中心的服事,又在群體中得著愛的激勵。

盧雲認為憐憫並非人的本性,它是從禱吿與行動生出的力量,它彰顯了上帝對人的大愛,以及我們對人、對上帝的愛。盧雲自己身體力行,為基督的慈心憐憫燃燒了全人生命!

踐行憐憫,讓世人認識上帝

《慈心憐憫》這本書寫道,當基督的門徒能夠彰顯上帝對這個世界的憐憫,能與這個世界卑微、受逼迫的人處於同一陣線,就能夠發現:上帝不僅與基督徒同在,祂也與這個破碎流離的世界同在。

憐憫是基督徒生命的核心,尤其當今世已淪入權力與毁滅的漩渦,基督徒更應活出滿有憐憫的生命,以彰顯上帝對世界的憐憫。閱讀這本書,你會進深認識“基督呼召我們憐憫人”這行動的前衞本質。深願因著你認真踐行,讓這欠缺憐憫的世界中,世人可以察覺到一位滿有憐憫的上帝的同在!

 

作者為香港德慧文化圖書公司會長。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

憐憫若天(艾琳)2017.12.01

 

艾琳

本文原刊於《舉目》84期和官網2017.12.01

 

小小的教室,坐了七八位中東難民。他們一早來到家庭歡迎中心(Family Welcome Center)學習英語。在美國老師生動的教導下,他們用心地聽、寫一個又一個的新詞,認真地學習發音和語法。

家庭歡迎中心的幾位義工,分別幫助不同的同學練習會話,加強他們說英語的信心。義工愛鄰和學生H成了一組。 H是敘利亞難民,8個月前來到美國,已經上了7個月的課。愛鄰稱讚她的英語能力,肯定她的用功。

H有著燦爛的笑容。她說她有5個孩子,4個在身邊。提到遠方的大兒子一家,H雖然表達能力不夠,但思念之情表露無遺。愛鄰亦以各種表情、肢體語言,表達出她感同身受。

H打開手機,把8個月的孫兒的照片給愛鄰看。愛鄰也打開手機,給H看她的孫子。兩個“異國奶奶”,一下子打成一片。

H好奇地問愛鄰,平常做什麼?愛鄰沒法用最簡單的英語,向一個回教徒說清家庭事工。最後她說:“我教父母如何跟孩子講話,也教孩子明白父母。”H立刻熱情地說:“來!來!來!你來我家,好嗎?”

她們才認識不到一個小時呢!H顯然是感受到了愛鄰的關心和同理心——愛鄰能換位思考,能感同身受,並且向對方表達出來。難怪愛鄰在短時間內,就贏得H的信任!

 

 

同理心的確是很重要的關懷技巧,但不是所有人的同理心都出於愛心,也可能是為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對方的好處。政客和推銷員很會使用同理心,但他們只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與關懷、憐憫沾不上邊。

就此可以看出,同理心不等同憐憫。憐憫包含同理心,願意努力溝通,更重要的是,這種意願來自美善的動機,是為對方的好處。而且,真正的憐憫會帶來後繼行動,而不是停留在語言上。

我們所信的上帝,“有憐憫有恩典的上帝,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出》34:6)。祂“以憐憫為懷”(《詩》116:5)。憐憫不單是上帝的性情,也是上帝對子民的要求(參《太》5:7;《路》6:36)。既然如此,我們就有必要認真瞭解何為憐憫,上帝怎樣憐憫我們。藉此,我們曉得如何憐憫人。

聖經中的“憐憫”,有以下的意思:

  • 大祭司的憐憫

希臘文“憐憫”一字(eleos),有進入人裡面的意思:以對方的眼去看,用對方的角度去想,感受對方的感受。《希伯來書》2章17節:“所以,祂凡事該與祂的弟兄相同,為要在上帝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主耶穌來到世上,刻意與祂所關愛的世人認同。祂成了肉身,作為木匠的儿子,住在一個籍籍無名的小鎮, 飽受人間疾苦,受試探,卻沒有犯罪。祂體會人的軟弱——祂憐憫人的高峰,就是將自己獻為贖罪的羔羊,除去世人的罪孽,解決了人最大的問題。

這樣的憐憫,充份顯露於“撒瑪利亞婦人”的故事中(參《約》4)——耶穌既不是撒瑪利亞人,又不是女人,更沒有5個丈夫外加情夫,怎麼會瞭解一個乾渴、一直不滿足的心靈的真正渴求?固然耶穌的神人二性是奧秘,我們無法完全理解,但可以確定的是,面對這個避開人群的婦女,祂選擇了同理心,而不是批判。祂沒有以不屑的眼光看她,也沒有責備她不守婦道、違背道德倫理,卻放下身段問她要水喝。

撒瑪利亞婦人因此撤去心防,與耶穌對話。他們由井水說到活水,從丈夫說到敬拜,從先知說到彌賽亞……耶穌的話,帶給婦人一個又一個的驚喜。最後,她被深深震撼,丟下水罐子,忍住羞恥,跑到城裡,向眾人見證:“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莫非這就是基督嗎?”(《約》4:29)

 

 

  • 父母般的憐憫

希伯來文“憐憫”有兩個字:hesed和rachamin。hesed是堅定的愛,rachamin的字根則是rechem,母胎。這兩個字實在太有意思了。憐憫是出於上帝堅定的愛,“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我的慈愛必不離開你,我平安的約也不遷移。這是憐恤你的耶和華說的”(《賽》54:10)。憐憫也好像母親對兒女那深厚的感情,少有母親忘記兒女,就算有,上帝斷不會忘記祂的子民,“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賽》49:15)。

《詩篇》的作者說:父親怎樣憐恤兒女,耶和華也怎樣憐恤敬畏祂的人,因為祂知道我們的本體,思念我們不過是塵土。耶穌對祂深愛的耶路撒冷呼喊:“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路》13:34)

《路加福音》浪子比喻中的父親,最能表達天父對人的憐憫和慈愛。小兒子遠離父家、浪費財產和生命,父親卻牽腸掛肚,天天盼兒回家。兒子悔改回家,他不計前嫌,無條件地恢復兒子的權利。大兒子不懂父親的心,自以為義,父親也忍耐他的憤怒不平,放下身段就近他,好言勸告,同樣以恩典挽回他。

不管我們是哪一種的背叛,小兒子的,還是大兒子的,上帝都憐憫我們,呼喚我們悔改、回到祂的身旁。祂赦免我們的罪孽,饒恕我們的過犯。我們犯罪,祂肯定難過,甚至生氣,但因憐憫,祂多次消祂的怒氣,不發盡憤怒(參《詩》78:38)。祂真的是手下留情!難怪詩人說:“祂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詩》30:5)

每一個蒙恩得救的人,都經歷過上帝豐盛的憐憫和大愛。在悔改信主以前,無論我們道德行為多好,其實我們行事為人都隨從今世敗壞的風俗,順從魔鬼,放縱肉體情慾,心中無神,目中無人……在上帝眼中,我們都是死在過犯中的。然而祂因憐憫,千方百計尋找我們,把救恩傳給我們。本乎恩,因著信,我們得救了。該受的刑罰、咒詛,主為我們承擔,給了我們這世界沒法提供的平安與喜樂。

我們歸主以後,仍然經常虧欠上帝,時常有軟弱跌倒,多少次使主傷心難過……《詩》130:3-4:“主——耶和華啊,你若究察罪孽,誰能站得住呢?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是的,主豐盛的憐憫會領人回轉,激發人的感恩之情和崇敬,並且衍生對別人的憐憫。

聖經多次提到蒙憐憫的人應當憐憫別人:

  1. 弟兄姐妹中間應以恩慈相待,彼此饒恕,效法基督對我們的饒恕(參《弗》4:32)。主耶穌告誡祂的門徒,若不饒恕人的過犯,天父也必不饒恕他們的過犯(參《太》6:15)。
  2. 對信心被虛假道理影響、心有疑惑的人,我們要憐憫他們。也要以溫柔的心,挽回被過犯所勝的人(參《猶》1:22-23;《加》6:1)。
  3. 主看見許多人如同羊沒有牧人,就憐憫他們。愛主的人會體貼祂的心,尋找迷失的羊,牧養他們(參《可》6:34;《約》21:16)。
  4. 經濟有困難、遭遇不幸,或是社會弱勢邊緣人,我們要作他們的好鄰舍(參《箴》19:17;《路》10:30-37;《約一》3:17)。

 

結語:送一杯涼水

愛鄰所居住的城市,約有8萬個中東新移民。離她教會30分鐘車程的社區裡,有許多伊拉克和敘利亞難民。教會為這些人禱告,並就如何回應這麼龐大的需要,不斷尋求上帝的心意。經過多次與當地從事難民工作的牧者聯絡,教會開始投以經濟和人力的支援。

抱著“主啊,你要我們做什麼?”的心,愛鄰跟兩個同工到難民的社區中心當義工。經過實地瞭解情況,愛鄰既興奮又心情沉重。興奮,是因為她曾經為數以百萬計的敘利亞難民禱告,如今他們竟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而且,愛鄰目睹了上帝對他們的憐憫。戰亂使他們不得不離開家園來到西方國家,為謀生、為融入社會,他們來到社區中心學英語。基督徒無條件的愛吸引了他們,小小的中心擠滿了人,地方不敷應用……

同工告訴愛鄰她們,這些人非常友善,熱情好客。同工們探訪一個中東家庭,至少要3到4小時。這些人飽受戰火蹂躪,大人、孩子在各方面都有很多需要,加上新環境的適應……

聽到難民有這麼多需要,愛鄰頓感沉重:“上帝啊,我們的力量好有限!只有你才有豐盛的憐憫!我們能做什麼?”

的確,這個苦難的世界,需要實在太多,也太大,誰能滿足?正當愛鄰困惑、擔憂之時,她忽然想起一個來自越南的家庭——幾十年前他們以難民身份來到美國,有一個基督徒家庭接待他們,結果他們不但順利度過難關,還信了主。如今他們熱心愛主,積極傳揚福音。

聖靈提醒愛鄰,專注在上帝已經給她的恩賜上,能服事一個家庭就服事一個家庭。又大又難的事屬於上帝,但送一杯涼水給身邊的人,是她辦得到的。

當愛鄰這樣去做的時候,上帝就為她開路,她得到了許多意想不到的支持。她因而明白一個真理:自己的憐憫有限,但連結眾聖徒的力量,可以彰顯上帝豐盛的憐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聖經信息

貼近受苦的心——展開憐憫之翼(周學信)2017.11.02

 

周學信

本文原刊于《舉目》84期和官網2017.11.02

 

傳說有一位異教徒來到猶太智者希列爾(Hillel)面前,提出只要希列爾能一邊單腳站立、一邊背完整卷猶太律法書《妥拉》(Torah),他就改信猶太教。希列爾欣然接受了挑戰。他很簡單地回應:“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就是整卷《妥拉》,其他都只是註解。”(註1)

這則故事的用意,是想讓大家更關注憐憫的重要性——基督信仰的核心就是憐憫,其他都是註解。13世紀德國道明會(Dominican)神秘大師艾克哈特(Meister Eckhart)曾說:“神對萬物做過最崇高的事就是憐憫……不管神做什麼,首先展現的總是憐憫。”(註2)

心與心的相遇

今日英文compassion(憐憫)一字源於拉丁文,來自cum patior這個字根,意思是“與……一同受苦”、“與……一同忍受”、“與……團結一致”。憐憫之意,就是我們深入關心他人,甚至願意為他負責,並且盡全力來減輕他的苦楚。

憐憫不是一份同情、優越或論斷的感覺,而是和所有生命患難與共、四海一家的感受。憐憫是我們內心深深明白,無論我們其中一人發生什麼事,都會影響到我們全體。這個字詞所指的,是人內心深處情感的核心,幾乎等同“心”(heart)這個字。

根據《出埃及記》34章6-7節,憐憫有13個屬性,“耶和華,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的上帝,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為千萬人存留慈愛,赦免罪孽、過犯,和罪惡,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

憐憫的希伯來文是“Rahamin”,表達一個人對另一個人身有同感的連結。這般連結的情感源自母親的經驗、腸子、內臟;因此,能幫助我們了解憐憫本質的主要意象,就是母親和她新生嬰兒之間身體上的親密關係。(註3)

雖然了解憐憫的主要意象是母性的,但其特性並非母親獨有,父親的心(參《詩》103:13)或兄弟的心(參《創》43:30)也會迸發憐憫之情。上帝的本性就是憐憫與慈悲(參《雅》5:11),《詩篇》作者也不斷重複述說上帝是“有憐憫、有恩典的上帝”(《詩》86:15,116:5,參《詩》145:8)。

因為上帝與受苦的人同苦,所以我們是在憐憫的舉動中與上帝相遇。當我們遵行“以慈愛憐憫弟兄”(《亞》7:9)的命令時,我們就能找到上帝。(註4)

耶穌在祂的教導和醫治(參《太》9:36,14:14)、在祂對迷失之人的痛心中(參《路》19:41),流露出上帝的憐憫;最大的憐憫就是祂在十字架上展現出自我犧牲的愛(參《羅》5:8)。同樣地,跟隨耶穌的人也要活出憐憫的生命,表達耶穌所吩咐的愛(參《太》5:4-7;《約》13:34;《雅》2:8-18;《約一》3:18)。

 

 

哪裡有受傷,哪裡就有憐憫

福音書裡,憐憫一詞常以希臘字splagchnizomai為代表,其基本字義為腸子、內臟;用在耶穌身上時,意思是指耶穌內心深處的情感被觸動了。

聖經記載耶穌走遍各城各鄉,“祂就憐憫他們”,因為那些人“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太》9:36)。耶穌也用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作為憐憫的範例,因為好撒瑪利亞人對那位受傷的猶太人心生憐憫,進而採取行動,為他包紮傷口並付錢給旅店(參《路》10:25-36)。此外,在浪子回頭的比喻中,父親遠遠看見他的兒子,“就動了慈心”,趕快跑向前迎接他(《路》15:20)。

無論是耶穌的教導或其他經文,都告訴我們憐憫的重點在於他人的需要,而非我們自己的需求,憐憫也不單只是一種情感或被動感受,而是針對需要的主動回應(註5)。因此,憐憫絕不能侷限於個人之間的關係,也必須關注到社會問題:

哪裡有饑餓,憐憫就要我們去餵養饑餓的人;哪裡有逼迫,憐憫就要我們進行社會和政治改革。

戴著面具的憐憫

有真正的憐憫,也有虛偽的憐憫。事實上,戴著憐憫面具的騙子為數不少,所以分辨真實的憐憫和歪曲的憐憫非常重要。

  1. 憐憫不是同情

憐憫不是同情,不是為某人感到難過,把憐憫簡化為同情就是扭曲其真義。“同情”與憐憫不一樣,兩者的差別在於同情暗示著優越感,優越感則意味著分離。同情容易把對方看作是較弱或次級的。同情會帶出一種主體——客體關係,人與人是分離的,並且沒有分擔軟弱的意念。

  1. 憐憫不是感傷

憐憫也不是多愁善感,而是能使他人從痛苦中得釋放。在許多基督教書籍、講道和詩歌中,憐憫越來越變成一種多愁善感。把憐憫情緒化是最歪曲的手段(註6),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和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都將憐憫簡化為對痛苦的情感投入。

尼采評論道:“透過同情,受苦本身變成具有感染力;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會導致生命和活力完全喪失,和事因的輕重相比,這是非常荒誕的事情(以拿撒勒人之死為例)。如此令人沮喪且又具感染力的本能,削弱了那些能夠保護和增進生命價值的天性;透過不斷使痛苦倍增,再加上保留所有悲慘的事情,同情成為加速衰落的主要媒介。”(註7)

憐憫等同於一種情緒的感染時,就容易淪為尼采聲稱的──痛苦倍增器。憐憫一旦與行動分離,便容易受到感傷影響。(註8)

  1. 憐憫不是反智

憐憫是一種心智的生命,需要人展現其思維能力。憐憫並非反對理智。

活出憐憫的生命,必須也要有“能塑造生命的閱讀”的屬靈紀律,並且尋求明白真理和進入真理。憐憫反對任何形式的反智主義。反智主義是一種怠惰,不想動腦查究問題根源,也不想尋求解決方法。(參:反智主義 。編註)

真正的憐憫,是真實學習和真實明白所帶出的結果。(註9)

憐憫的三元結構——接觸、感動、修補

為要更能明辨憐憫的意義和實踐,我們的眼光必須從憐憫不是什麼轉移到憐憫是什麼。如戴維斯(Oliver Davies,倫敦大學神學及宗教研究教授)在其《憐憫神學》(A Theology of Compassion)書中所闡明主張:

“在憐憫中,我們能察覺一種可辨識的三元結構:我們接觸到他人的悲苦(認知),我們被所見之事感動(情感),然後我們主動嘗試去修補(意志)。在這個基礎下,如果我知道另一個人的痛苦、為之感動,但決定不採取行動(例如懼怕別人的眼光或怕麻煩),那麼我就不能被稱為有憐憫。既然如此,沒有行動的意願或動能,就只是同情了。不過,一個能明白他人之苦且感同身受的人,因某些限制而無法實踐減輕他人的痛苦(如癌症)時,他仍是有憐憫心腸的。”(註10)

  1. 敏銳察覺鄰舍之苦

憐憫是一種鄰舍之愛。

“當我們於自我存在的中心發現神就是神、人就是人,而且我們的鄰舍真是我們的同胞時,憐憫之心便油然而生。”(註11)有憐憫心腸,就是將受苦或有缺陷的人視為珍愛的人類同胞。憐憫因為與人際情誼相結合,而與其他愛的形式有所不同:

首先,鄰舍是和我有交集的另一個人,那個人不是我的朋友、家人或配偶,這是大家都懂的關係。其次,軟弱、罪和受苦,也是人類共通擁有的。因此,基於這些軟弱而建立的情誼,是我能和任何有交集的人所建立的友誼。

如天主教修士牟敦(Thomas Merton)在臨終前兩小時發表的最後一段談話中說到:“憐憫的一切乃根基於對所有活物相互依賴的敏銳覺察,萬物都是彼此的一部分,每個人也都與其他人息息相關。”(註12)

 

 

  1. 憐憫會帶出行動

憐憫並非只是一份感覺,它有手、有腳、有肩膀。憐憫是一個行動,使我們走出去為他人的生命帶來改變。我們採取的行動,其出發點在於我們看他人如同自己一樣是身陷苦難的人。

在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裡,耶穌為我們定義了何謂憐憫。故事中,憐憫是非常行為取向的,包括走向他、為他包紮傷口、倒油、將他抬上自己的牲口、帶他到旅店並照料他。

在故事裡顯而易見,憐憫不是感受,而是為他人解除痛苦的具體行動;然而,感受無法脫離行動。耶穌說“你們要慈悲,像你們的父慈悲一樣”(《路》6:36),但接著就說到給予的行動(參《路》6:38)。對耶穌而言,憐憫不只是一份感受,而是給予的行動。(註13)

  1. 與受苦的人站在同一陣線

世上沒有一個人能免於對憐憫的需要,因為沒有人能免於痛苦。在受苦的時刻——死亡、疾病、喪失——我們渴求的並不是處方簽、醫療措施和勸告,我們能夠康復是因為別人愛的同在。

憐憫較像是使自己在他人的苦難中與那人站在同一陣線。

憐憫的字義為“與……受苦”,“憐憫邀請我們走進傷痛之處,分擔心碎、恐懼、困惑和憤怒……憐憫意味著全然投入身為人的處境中”。(註14)

如果是心理層面的痛苦,有憐憫心腸的人就需花一番功夫來減輕這樣的苦楚。如果是意志、身體或心智缺陷造成的受苦,我們就要付出耐心來包容。如果是倫理道德上的軟弱,憐憫更會使人做出饒恕、和善和仁慈的舉動。

上帝的愛激勵我們看見自己的軟弱,並看見我們自己和軟弱鄰舍之間的共通性。

在健康方面,我們能夠認同生病和臨終的人。力量方面,我們可以認同弱小的。在成聖方面,我們能看見犯了下地獄之罪的罪人。在人性方面,我們可以明白無情又貪愛金錢、權力的超級教會牧師,背後的驕傲與自我為義。

 

 

打開心胸,決定憐憫

猶太拉比赫舍爾(Abraham Heschel)曾說:“既然上帝是憐憫的,就讓人也成為憐憫的。”(註15)憐憫就是我們基督徒在效法上帝時必須做的事。

基督故事的中心,就是上帝與我們同在。基督承受人性,包括肉體,會遭受痛苦與死亡,甚至令人難以理解地也會受罪的試探。上帝的兒子選擇以耶穌的身分來彰顯祂自己,我們所經歷的祂都經歷過,因此能把我們包含在祂裡面。

上帝不願與我們分離。上帝臨到我們,正是因為我們的軟弱、痛苦和罪。

基督信仰的核心,就是上帝在耶穌基督裡憐憫的道成肉身。“在人生現實的盡頭,我們遇見了耶穌基督──上帝的憐憫,祂在我們之前、現身我們當中,亦深不可測地出現在憐憫的舉動中。”(註16)

基督是所有基督徒思想行為的典範,在基督的憐憫裡,基督徒有責任要效法耶穌所行。因此說基督徒心胸狹小是矛盾的;寬廣開闊的心胸是一個選擇,對基督徒來說,選擇早已決定了。

接受上帝在耶穌裡的憐憫與恩慈,就是立定心志要努力打開和擴張自己的自我觀念和憐憫。

在憐憫眼中,沒有人是太過卑賤

當一個人承認耶穌是主,他對於軟弱、受苦者或罪人的同理程度,就不再有任何選擇;因為對他的主來說,沒有人是太過卑微的,對那些因主憐憫而生命得改變的人來說,也沒有人是太過卑賤的。因此,基督徒社群並不會單單滿足於天生有多少憐憫,而是效法憐憫並教導憐憫。

基督徒群體不斷持守溫柔的慈愛,展現上帝同在的愛,如此行是為要使信徒們進入主的寬闊之地。正如迦帕多家教父拿先斯的貴格利(Gregory of Nazianzen)所言:

“在我們有生之年,先來照顧基督吧。我們來服事基督的需要、給基督吃、給基督穿,給基督住、將尊榮歸給祂……因為萬物之主‘喜愛憐憫,不喜愛祭祀’,也因為‘一顆憐憫之心勝過千萬隻公肥羊’,讓我們透過貧窮人來把禮物獻給祂。”(註17)

 

註:

  1. Karen Armstrong, Twelve Steps to a Compassionate Life(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10), 50-51.
  2. Meister Eckhart, Sermon 31.
  3. Michael Downey,“Compassion”in New Dictionary of Catholic Spirituality, Collegeville, Minnesota: The Liturgical Press, 1993), 192.
  4. 出處同上,192頁。
  5. 出處同上,192~193頁。
  6. Matthew Fox, A Spirituality Named Compassion, (Rochester, Vermont: Inner Tradition, 1999), 2-3.
  7. Friedrich Nietzsche, Anti-Christ(London: Tn. fouls, 1911), 131, 134.
  8. Fox, A Spirituality Named Compassion, 6.
  9. 出處同上,23~25頁。
  10. Oliver Davies, A Theology of Compassion: Metaphysics of Difference and the Renewal of Tradition(Cambridge/Grand Rapids, MI: SCM/Eerdmans, 2001), 18.
  11. Henri, Nouwen, The Wounded Healer: Ministry in Contemporary Society, Doubleday, New York 1972. 41.
  12. Quoted in Michael W. Fox, The Boundless Circle: Caring for Creatures and Creation(1996).
  13. Fox, A Spirituality Named Compassion, 19.
  14. Henri Nouwen, Compassion,Garden City, New York: Doubleday & Company, Inc., 4.
  15. Abraham Heschel,“Last Words: An Interview by Carl Stern,”Intellectual Digest(June, 1973), 78.
  16. Davies A Theology of Compassion, 2001, 23.
  17. Gregory Nazianzen Oration 14.5, quoted in Daley, Brian E. 1999.“Building a New City: The Cappadocian Fathers and the Rhetoric of Philanthropy”.Journal of Early Christian Studies 7.3: 458.

 

作者任教於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主授系統神學、教會歷史、靈修神學等課。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聖經信息

蒙憐憫的器皿(邱清萍)2017.10.25

 

邱清萍

本文原刊於《舉目》84期和官網2017.10.25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只要我們留意,溫情就在四方。

在IKEA傢俱店門口的兒童遊樂場,一個小女孩忽然向一個蹦跳著的小男孩招手,要他停下來,然後她彎了腰,幫他把散開的鞋帶綁好。兩人腼腆對笑了一下,就跑開了。那女孩的祖母說小女孩才5歲,剛學會綁自己的鞋帶。

大風雪中,一個女人開車回家。途中她留意到有一部車子緊跟其後,還來不及決定怎麼辦,她就聽見爆胎的聲音,她只好把車停在路邊。後面的車也停下來。一個男人走了出來,幫她把後備胎換上了,然後告訴她:“我本來在兩哩路之前,就要進城了。但我看到你的輪胎有問題,不放心才跟著你走了一段路,好了,現在沒事了。”

充滿憐憫的上帝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因為創造我們的主是一位充滿憐憫的上帝,祂的形像在我們裡面,使我們對別人的需要生發憐恤之情。

在聖經中,“憐憫”一詞常與“慈悲”、“仁慈”、“忠誠”及“恩典”等詞互用或連用。耶穌在《路加福音》6章36節說:“你們要慈悲,像你們的父慈悲一樣。”舊約多處也指出上帝是滿有恩慈憐憫的上帝(《申》4:31;《詩》51:1、103:8)。

到了新約,憐憫常與“恩典”連在一起。保羅說:“上帝既有豐富的憐憫……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要將祂極豐富的恩典,顯給後來的世代看……我們原是祂的工作,要叫我們行善。”(參《弗》2:4-10)

憐憫與恩典是一物的兩面。恩典是不配得的好處卻得著了,憐憫卻是該得的懲罰或該承受的痛苦卻免除了。我們不配得上帝的饒恕與赦罪,但在耶穌基督的救恩裡卻得著了,這是恩典。我們要承擔人類共有的苦難,要因我們的罪承受懲罰,卻因上帝的憐憫解除了。

 

 

蒙憐憫的器皿 

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我們憐憫人,因為上帝先憐憫我們。這是保羅在《羅馬書》第9章23-24節所指出的,上帝揀選以色列人,是要他們成為萬國的祝福。可是他們竟以作上帝的選民而自傲,任意犯罪,看不起外邦人。上帝就興起教會,使凡信基督耶穌的,無論是以色列人或外邦人,都成為蒙憐憫的器皿。祂也要我們把這憐憫分享出去,白白得來的,也要白白的捨去。

我們的憐憫若出自“先蒙憐憫”的出發點,就有了豐富的資源,而且不會有“可憐”別人的雜質。我們憐恤人不是因為“我有你無”、“我強你弱”、“我優勝你劣敗”、“我幸運你倒霉”,乃是因為我們曾經蒙了上帝的憐憫,也經歷過從別人而來的愛心。

主耶穌“憐憫”的比喻

耶穌在《路加福音》第10章25-27節以“愛神愛人”總括上帝對人的要求,然後用比喻來闡明仁慈與憐憫是實踐“愛人如己”最具體的表現。以下3個比喻都出現在《路加福音》,這3個比喻第一個特點是,都用了對比的手法,對比通常強調兩者鮮明的差異;第二個特點是以諷刺點出問題的核心;第三個特點是比喻的結果是使我們置身別人的位置,設想假如我是他,我會有什麼感受?

在好撒瑪利亞人(《路》10:30-37)的故事裡,耶穌要回答律法師“誰是我的鄰舍”的問題。祭司和利未人在“愛鄰如己”的憐憫行動上無疑很失敗,他們是宗教領袖,雖然看見路人被搶奪的慘狀,卻故意避開,抄另一條路走了。對比之下,撒瑪利亞人也看到同樣的需要,“卻動了慈心”,而且停下來為那人包裹傷口,甚至花錢請店主照顧他。兩者的差異非常鮮明,不能不使人側目忖思:問題出在哪裡?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為什麼有些人會“動心”,有些人不會?很諷刺的是,祭司和利未人應是最懂仁義道德的人,但他們卻行不出來;而被輕看的撒瑪利亞人反而行了出來。

難怪《雅各書》說,在上帝面前,真正的虔誠是照顧在患難中的人。(參《雅》1:26)心動和行動才能發出真憐憫,宗教若只使人知道卻不動心,能說卻不能行,這只會引來笑柄。誰是我的鄰舍?耶穌指出更重要的問題是:“我是誰的鄰舍?我是否是那在患難中(被打傷)之人的鄰舍呢?”我們若自問也需要別人的憐憫,如饒恕、幫助、安慰等,對人有憐憫之情就不難了。

失羊、失錢與浪子的比喻(《路》15章)是耶穌在法利賽人和文士批評祂與稅吏和罪人吃飯後說的。失主要別人一起為他失而復得歡喜、慶賀。但是在浪子的故事裡,浪子的哥哥卻不喜悅,原因是他不懂憐憫,他看見爸爸為不肖子擺設筵席,卻對他這個乖兒子毫無表示,感到憤憤不平。

父親對浪子無條件的寬容和擁抱,是憐憫的極致。這就是天父對世人寬厚的恩慈,與哥哥要靠自己的好行為來換取報酬成了鮮明的對比,這對比也一定刺痛了法利賽人和文士自以為義的心,他們若夠聰明,必然看見自己就是那心胸狹隘的哥哥,若能謙卑一點,他們也一定能看到,自己更是那需要憐憫的浪子。

 

 

財主與拉撒路的比喻刻畫了一個“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社會貧富懸殊的故事,對比也很深刻。財主穿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而拉撒路連遮蓋身體的衣服都沒有,只見他“渾身生瘡”,還有狗來舔他的瘡。財主天天奢華宴樂,而拉撒路則在他門口討飯。

財主的問題不在他對拉撒路做了什麼,而是他沒有做什麼。他毫無憐憫之心,每天出入對拉撒路竟然不屑一顧,連剩飯都不肯給,拉撒路只能從掃出來的食物零碎撿一點充飢。他們死後的光景也是強烈的對比,不過是反過來,拉撒路得安慰,而財主卻在痛苦中哀求亞伯拉罕的憐憫。

也許這比喻是要一些“財主們”設身處地站在拉撒路的位置,感受一下不蒙憐恤的苦楚,趁還有機會,憐恤身邊的人。

憐憫不只是個人的事,也是社會公義的問題。在舊約先知的責備中,憐憫與公義常連在一起。以賽亞先知責備以色列人企圖以祭物和禮儀掩飾他們的惡行,他要他們“學習行善、尋求公平、解救受欺壓的,給孤兒伸寃,為寡婦辨屈”(參《賽》1:12-17)。

什麼是“行善”呢?彌迦先知言簡意賅地宣告:“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6:8)

基督徒的憐憫也要伸展到社會的層面,為受欺壓的群體伸張公義,改變現狀。過去十多年,柬埔寨人口販賣的情況有很明顯的改善,特別是未成年少女的受害者,從2004年30%(佔被販賣人口的比例)減到2015年的2%。柬埔寨政府也留意到這是一些基督徒機構攜手合作,打擊販賣份子和組織的結果(註1)。

這些基督徒機構服務的內容包括了:改善法制、訓練執法人員、搶救女孩、捸捕犯法者、輔導醫治受害者、提供未成年少女教育及職訓、帶領她們信主及過教會生活等,通過這些事工,同工們成為“蒙憐憫的器皿”,將上帝的愛具體實際地分享給孩子們。

筆者所參予帶領的“基督豐榮團契”恰好是參與事工的機構之一,在過去7年,我們一群同工透過“女兒之家”(Pleroma Home For Girls),為身心受傷的女孩們裹傷、治療、輔導與教導、提供教育及職訓,以上帝的愛及各種資源幫助她們重建尊貴蒙愛的生命。(註2)

 

培養憐恤人的生命

 

耶穌在八福(《太》5:3-12)裡為我們勾劃出一個憐恤人的生命是如何培養的。首先是“虛心”,一個深切體會到自己的貧乏與不足的人必然會謙虛,而且會為自己的罪過與軟弱而“哀慟”,憂傷痛悔,自覺需要別人的體恤與諒解。這樣的人對別人困難的處境能感同身受,生發“溫柔”的同情。謙卑加上溫柔就會產生“飢渴慕義”的動力,會去追求跨越自我局限的能力,也願意“憐恤”陷於困境的人。生命經過這樣一個轉化的過程,所激發出來的憐憫才不會有優越感,或以可憐輕視的態度去施捨,更不會傷害受憐憫得幫助的人。

耶穌說:“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也必蒙憐恤”。(《太》5:7)

註:

1.參閱Christianity Today, June 2017。

2.可上網www.ficfellowship.org點擊“柬埔寨事工”有關文章。

作者是美國中國信徒佈道會的事工專員,專職講道與寫作。她曾與一群女教牧創辦“基督豐榮團契”,擔任首屆義務會長,現為董事會主席。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舉目》84期——編者的話(金鳳)2017.10.18

金鳳

本文原刊於《舉目》84期和官網2017.10.18

 

基督信仰的核心就是憐憫。但憐憫的真實含義是什麼?聖經中如何看待憐憫?基督徒如何活出憐憫的品格?……

本期,艾琳以身邊基督徒接待中東移民的例子,並結合聖經中對憐憫的探討,指出憐憫是給身邊的小子一杯涼水。

周學信則指出,憐憫是心與心的相遇,憐憫會敏銳察覺鄰舍之苦,並帶出行動,與受苦的人站在同一陣線,憐憫是在效法上帝時必須做的事。

鄧紹光以聖經中著名的“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指出在憐憫鄰舍的同時,也成為被憐憫的人的鄰舍。只有這樣的憐憫,才能得生命。

邱清萍則指出,憐憫不只是個人的事,也是社會公義的問題。基督徒的憐憫也要伸展到社會的層面,為受欺壓的群體伸張公義,改變現狀。

除探討憐憫主題以外,為紀念宗教改革500年,陳濟民就改教的核心理論——因信稱義,為我們作了深刻的闡述。

此外,王星然、書雅台主分別從個人與教會的層面,討論當下新媒體對基督徒的影響。

和往期一樣,“牧者心”欄目仍關注牧者們的喜怒哀樂,本期小剛牧師與我們分享了他蒙召服事過程中曾面臨的兩難選擇。“教會論壇”則關注的是北美華人教會兩代人之間的張力。

尤值得一提的是,本期藉巴約伯所分享的“上帝啊,袮把我太太偷走了!”之話題,我們邀請到幾位女牧者分別從不同角度,來回應這一個許多家庭曾遇見過的難題。

另外,從本期所選的精彩見證中,我們可以讀到,靠著上帝對我們的憐憫,有人得以勝過人際關係中的緊張,癌症的威脅,活出憐憫人的生命品質。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編者的話

誰是誰的鄰居?——撒瑪利亞人比喻中的憐憫(鄧紹光)2017.08.07

 

鄧紹光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8.07

 

《路加福音》第10章記載了“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律法專家試探耶稣,耶穌以此比喻回應,並問律法專家:“你想,這三個人中,誰是那個落在強盗手中的人的鄰舍呢?”對方回答:“是那憐憫他的。”耶穌說:“你去,照樣作吧。”(《路》10:36-37。本文引用新譯本聖經)耶穌比喻中的好撒瑪利亞人,在途中看見有人被打得半死,“就動了憐憫的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把他扶上自己的牲口,帶他到客店裡照顧他。”(《路》10:33-34)耶穌講述的撒瑪利亞人,不是僅僅內心動了憐憫,卻沒有相應的行動,而是立刻“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帶他到客店裡照顧他”。律法專家因而承認,撒瑪利亞人是憐憫人的——律法專家他是聽了整個比喻裡3個人的實際行動,方才作出了判斷。

於是耶穌告訴律法專家:“照樣作吧。”意即:“去照樣做個憐憫人的人吧!”憐憫、幫助那需要幫助的人,是基督信仰在生活中的踐行。只是,這種踐行有多重要呢?為什麼要踐行呢?

這就要細想耶穌的比喻。律法專家問:“誰是我的鄰舍呢?”(《路》10:29)耶穌卻似乎答非所問。然而實際上,耶穌是智慧的。純理論問題可以無窮無盡地爭辯下去,因此,耶穌選擇以一個具體踐行的比喻,回應律法專家。

律法專家提出“誰是我的鄰舍呢”,是要懸擱上帝的誡命,不遵行。他本來是想試探耶穌:“我該做什麼才可以承受永生?”(《路》10:25)然而耶穌反客為主:“律法上寫的是什麼?”(《路》10:26)律法所要求的,就是去行,因此律法專家回答:“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上帝;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路》10:27)於是耶穌就吩咐他:“你這樣行,就必得永生。”(《路》10:28)

耶穌的回答,回歸了基本:行上帝所吩咐的,就得生命了。順服上帝的話語,是首要的。順服包含了踐行:“照著去做。”耶穌沒有討論任何概念,而是以具體的人、具體的事,來具體展示對上帝誡命的順服或不順服。撒瑪利亞人以憐憫的行動,踐行了上帝的誡命“愛鄰如己”,他必得生命。而律法專家追逐知識,不過是一再逃避上帝的誡命,不免喪失生命。

耶穌對律法專家提出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祂沒有問:“誰是撒瑪利亞人的鄰舍?”而是問:“哪一個是那落在強盗手中的鄰舍呢?”(《路》10:36)上帝的誡命說要“愛鄰如己”,律法專家追問:“誰是我的鄰舍呢?”換另一個問法,就是:“我要愛的人是誰?”然而耶穌的反問,使得問題從“誰是我的鄰舍”轉換成了“我是誰的鄰舍”。顯然,在耶穌的比喻之中,這兩個問題是同一個問題——撒瑪利亞人跟那個落在強盗手中的人,互為鄰舍。

憐憫人的,亦是被憐憫者的鄰舍,他也需要被憐憫者愛。如此一來,憐憫並非強者的特權,強者不能以優越的姿勢憐憫弱者。

一般人都認為,強者憐憫人,弱者被憐憫。憐憫是強者之專利,至少,比對方強的,才能施予憐憫。憐憫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做的。然而,耶穌的撒瑪利亞人比喻,卻從開始的那一刻,就打破這種強者憐憫理論——在猶太人的社會之中,撒瑪利亞人從來不是強者。反之,律法專家、宗教領袖等方才稱得上強者。然而在耶穌的比喻中,主角不是“聖潔”的祭司、利未人,而是“不潔”的撒瑪利亞人。

最後,耶穌卻出奇不意地表示,這個撒瑪利亞人是那落在強盜手中的人的鄰舍。這個憐憫人的,是那被憐憫者的鄰舍。耶穌沒有單方面將弱者抬高為強者,反而指出,他是那個“弱者中的弱者”的鄰舍。由此,耶穌解消了強者式憐憫的誘惑,避免了人透過憐憫的踐行而自高自大,扭曲上帝的律法來服事自己。

前來試探耶穌的律法專家,沒想到順著耶穌的提問,會離開知識的追逐,並且得出耶穌的終極看法:在憐憫鄰舍的同時,也成為被憐憫的人的鄰舍。只有這樣的憐憫,才能得生命。耶穌最後對他說:“去照樣行吧!”(《加》10:37)

註:本文是《舉目》84期的主題文章。

作者是香港浸信會神學院基督教思想教授。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聖經信息

錐心的一問,結冰的憐憫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湧流

BH73-24-7532-圖1-梁婭1 寬4002014年2月27日上午,在深圳地鐵蛇口淺水灣站出口的臺階上,35歲的女子梁婭突然倒地。事發50分鐘後,宣佈死亡。

據報導,梁婭倒地後,先後有7人自她身邊經過,且留意到她,然而毫無作為。深圳地鐵公司也有說辭:“工作人員不能貿然進行救助!”接到急救電話的120急救中心,到地鐵口原不過5分鐘路程,卻“長跑”了幾十分鐘。蛇口人民醫院離事發地,只有5分鐘車程!

“扶不扶”?

2014年央視春晚播出了小品《扶不扶》,各大新聞媒體也多次報導了各地真人版的“扶不扶”事件。那些訛人事件(自己摔倒了,卻反過來訛詐好心來扶的人),有來自山東煙臺的、河南洛陽的、江蘇南京的……這些醜陋的現象,不獨是社會問題,更反映了人性。

早在耶穌時代,耶穌就講過一個故事:

“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

惟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裡,看見他就動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裡去照應他。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路》10:30-35)

BH73-24-7532-圖2-梁娅猝死的深圳水湾地铁站C出口 宽390故事直擊人性,更揭露了當時的宗教無血(生命)。

按照猶太律法的要求,祭司在供職之前、參加宗教活動之前,是不能觸碰死屍的,否則就是“不潔凈”。這也是為什麼,祭司和利未人不去救那被強盜打傷、躺在血泊中的人,因為他們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他們如果上前施救,那人其實已經絕氣身亡,或者他們未能將其救活,他們便成為不潔之人,不但不能吃祭肉,還不能上前供職。所以他們覺得,不如“潔身自愛”、繞道而過為上。對於他們來說,律法、祭祀、祭肉,均比生命更重,卻忽略了律法的精髓——愛 。

祭司、利未人不救那急需搶救的人,還有另一個原因——他們不知道那人是什麼族裔的。當時以色列人視外邦人為不潔,就像現代人認為妓女髒差不多。那個遇難者,不僅被打,血肉模糊,還被剝去了衣物,使人無法判斷他為哪族人(衣服是重要判斷依據)。

祭司和利未人無從辨認,又不敢觸摸,結果是加快腳步,繞道而行。或許他們一邊急行,一邊默念:噢,上帝啊,我是沒有辦法呀!

然而,上帝並不聽這樣人的祈禱。

使徒雅各說:“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體,又缺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地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什麼益處呢?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必有人說:‘你有信心,我有行為;你將你沒有行為的信心指給我看,我便藉著我的行為,將我的信心指給你看。’ 你信上帝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雅》2:15-19)

江湖道義之外,要追求愛!

接下來,耶穌繼續講這個故事:“惟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裡,看見他就動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裡去照應他。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 (《路》10:30-35)

一個撒瑪利亞人(被視為“不潔”的人),拯救了一個瀕臨死亡的生命。背後的動力不是律法,而是憐憫,以及心底的道德感。

BH73-24-7532-圖3-梁婭父母 寬390“視頻顯示,梁小姐(梁婭)倒下後抬頭掙扎了2次,雙手晃動,雙腿向下挪動了兩級臺階。看完監控錄像後,梁婭80歲的老父親梁慶餘號啕大哭,捶著桌子說:‘你們為什麼不救我小孩,梁婭死得好慘啊!’家屬根據視頻內容認為,梁婭倒下後並未暈死,還是有知覺的。”(環球網·國內新聞)

梁婭老父親的一問,是錐心的一問!人類共同努力,就是為了在地球上建立地獄嗎?現在的人,不僅不願承擔社會責任和道德責任,連“心中的憐憫”,也沒有了嗎?

憐憫本出自內心的愛,愛的源頭便是上帝。人類需要在悔改中前進。人類需仰起頭來,向上觀看,才有低頭耕耘的力量。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現居加州。從事牧會和文字事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