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有些場所,你去不得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郭易君       2008年年底,單位計劃派我到地方掛職 (編註:指公務員到下級機關等擔任某一職務,進行學習鍛煉)。行前需要我去相關單位調研(調查研究。編註)。我不想去,一是不想離開所服事的教會,二是和女友商量好年底結婚。不過,因為領導和父母都說,這是一次非常好的鍛煉機會,也不影響結婚,所以我想先去看看,再做決定。       11月份的重慶,天氣已經轉冷。來機場接我的,是重慶交委(交通委員會。編註)的一個處長,他直接把我拉到了飯店。        我們一桌上有7、8個人,本來很熱鬧的,可我一說自己是基督徒,頓時就尷尬起來,場面顯得冷冷清清。這也好,省去了觥籌交錯的浮躁與煩亂。想想,真是可憐,很多官場上的人,只能靠酒精的麻醉,才會放下面具,露出一些“活著”的特徵。        飯局很快就結束了。回到賓館後,我先跪下來,為房間的潔淨和接著幾天的調研禱告,再開始讀經。教會要求我們每天至少讀4章聖經,這樣一年就可以讀一遍。這些 年,我每週日在教會報告,鼓勵弟兄姊妹按照進度讀經。然而說實話,我自己卻時常拉下,所以到年底需要衝刺一下,才能讀完。那天經文稱世代是“淫亂罪惡”, 我心裡不住地“阿們”。        剛剛看了10分鐘左右,有人敲門,是那位處長。說要請我去做盲人按摩。我沒有猶豫,和他去了。我的頸椎不太好,過去幾個月,我常去一個盲人老爺爺那裡按一按,效果還挺好。        處長把我領到一個豪華大廳裡,然後有服務人員把我們各自領到一個房間。很快,進來一名著裝暴露的年輕女子。我說我要盲人按摩。她說我們這裡老闆是盲人,按摩技師眼神都好著呢。        她又說,你的朋友已經幫你點了服務項目,你趴下就行。她讓我把外衣脫了,接著,讓我把秋衣、秋褲也脫了,只允許留內褲。我很窘,愣著不動。她說:這麼封建﹗還北京來的呢﹗我心想不是封建,也不是裝清純,長這麼大,除了我媽,我還沒有在別的女人面前光過膀子。        我心裡開始掙扎,一方面想體驗體驗所謂的日式按摩,另一方面聖靈一直在心中提醒我,要謹慎自守……最後我說,我不脫衣服,別的地方也不用按,你直接幫我按一按頸椎就行,我頸椎有些疼。        她吃驚地站在那裡,估計沒見過我這樣的人。接著她過來給我按摩頸椎,問我是信什麼的。我很吃驚:她怎麼知道我有信仰?她說憑直覺知道,我信教。我說,我是基督徒。我和她簡短分享了5分鐘福音,就出來了。        跨出大廳旋轉門的那一刻,對面霓虹閃爍的街區開始變得模糊。突然間很感動,很輕鬆,很快樂。原來在基督裡,自由與清潔如此緊密地相連。        回到旅館房間,我翻開聖經,還是那段經文:“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祂父的榮耀裡,同聖天使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可》8︰34-38)。        調研結束之後,我回了北京,決定不去掛職。年底我結了婚,與妻子一起留下來服事上帝的教會,在這黑暗的世代,為真理揚聲。 作者來自中國河南。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碩士學位。目前在讀神學院。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有人求失戀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歡然         那天在班車上,聽到電台主持人在聽眾中徵集短信,主題是:我最遺憾的事。        大多數聽眾發回的短信,都說遺憾失去年少時的天真。不過,有一個回答與眾不同:他最遺憾的是沒有失戀過!因為他的妻子是他的第一個女朋友,所以沒嘗過失戀的滋味,很想嚐嚐!         我第一感覺是:真逗!世上真是什麼人都有啊!         第二感覺是:真傻!失戀有什麼可羡慕的?!我曾經的理想,就是一生只談一次戀愛、結一次婚。可惜我的戀愛一塌糊塗,到現在也沒結成婚。        對此,我感觸頗深:怎麼這個人得到了我求而不得的,卻反而想要我的那份得不到的悲哀? 難道我們都是小美?          小美是我朋友的女兒,今年4歲了。她家很早就有車,大家都羡慕的。她媽媽卻說,小美卻羡慕坐公交的小朋友,因為車大,人多!        難道我們都是小美?        仔細一想,我們可不就是小美嗎?至少,我就是!舉個例子,我的頭髮多,做了離子燙拉直後,還是很蓬鬆。於是我心中羡慕那些頭髮少、服貼而柔順的人。不記得我 有沒有為此求上帝,反正我開始掉頭髮了,每次洗頭都掉一把。我慌了,這才發覺,頭髮多是多好的事啊!其實很多人都羡慕我濃密的黑髮呢!要是真的掉完了,可 怎麼辦?即使沒掉完,但只要頭髮變稀疏了,我的一大特點也就沒有了,挺可惜的。         上帝給我的容貌,多年來我也不能接受,總想變得更美。心中為此憂愁,沒有喜樂,整天沒有一個笑臉。結果,弄巧成拙,越變越醜。信主後,不為此憂愁了,才知還是上帝最早給我的那副容貌最美。 何需為得不到的悲哀?         其實上帝怎能不懂美是什麼呢?祂造的一切盡皆美善!祂又這麼愛人,怎麼會不將最好的給我們呢?        可是我們卻常常意識不到這一點!        整本聖經都在講一個美麗動人的故事,就是上帝把自己的兒子給我們,救贖我們。不,這不是故事,是事實!祂已經把最好的給了我們,我們卻不明白。我們為工作上的成就歡喜,為得到某人的愛情歡喜,甚至為買到一件美麗的衣服歡喜,卻忽略了最好、最美的,就是主的救恩!        上帝瞭解我們每一個人,祂對我們有精心的安排、計劃。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一切,都是祂的手量過的。我們又何需為得不到的那些而悲哀?以得到的為知足,才是上帝 對我們的期望。“……以耶和華為樂,祂就將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詩》37:4),上帝已經把祂自己給我們了,我們若能單純地以此為樂,看重祂、愛他勝 過其他一切,就是知足,才有幸福! 又擔心又覺得沒面子 […]

No Picture
事奉篇

大山裡的情人節

夔兒 本文原刊於《舉目》49期        春節假期過後,我重新回到大山裡,這是我現在的禾場。看上去,一切都沒有變,冷天、霧山、毛毛雨、泥巴路。只是,很多村民藉著新春搬去新家,我們駐紮的社區變得冷清了。 清晨         今天是週一,休息的日子;又是情人節,我和文兵的第一個情人節。        文兵,我的未婚夫,我的同工。一早,他出現在姊妹宿舍的門口,手裡捧一束玫瑰,數數是7枝。他說:“7是最大的數字”。輕輕地親吻過他的臉頰,送走他,幸福地走進房間,繼續與神的約會──這是我一天中最愛的時光。        我對主說:“我知道,若沒有你,我便無處可尋愛情;若沒有你,我便不會來到這禾場,遇到我的亞當。在收穫幸福的時刻,我要感謝你!”        記得2009年年初,我彷彿聽到神叫我去農村宣教。我想,我堂堂英國高校的留學生、從小生長在繁華都市的小家碧玉,怎麼可以到農村去?在城市裡,不是有更多空間可供我發揮嗎?城市宣教不是比農村宣教更具戰略意義嗎?        所以,我將這個呼召拋之腦後。        2009年年尾,我聽到神告訴我,我會在一年中,遇到我的亞當。這是真的嗎?那位要與我一同走天路的人,我會在哪裡邂逅呢? 又會經歷怎樣的一番浪漫呢?        神實在奇妙!如今每日清早,呈現在我窗外的,是綠油油的、掛著霧滴的菜蔬,和青磚灰瓦的、搭有雞棚豬圈的農舍;神實在信實!在這山溝裡,我遇到了我的亞當。神從未逼迫我,可現在,我心甘情願地在這裡灑淚揮汗。 上午        有人敲門,是兩個當地村上的女孩。她們塞了張紙在我手裡,就匆匆跑下樓。打開,是送給我和文兵的繪畫(見左下圖)。         這裡的孩子很喜歡和我及文兵在一起。因為我們不像他們的父母總是吵架。年紀大點的孩子,更羡慕我們彼此尊重、溫柔相待。這兩個女孩,每週來我們家上主日學時,都會送一幅畫,畫滿對文兵和我的祝福。我們開玩笑說,等婚禮那天,這些孩子的畫要拿來開畫展。        雖說是休息日,但事實上,我的生活中,已經很難將工作、休息分割開來。因為,我的生活即是我的事奉。         去探望一個在我的幫助下漸漸走出自閉的女孩。她正苦惱找不到課外讀物,沒辦法完成假期作業。我帶她去我們為村民建立的圖書室,找到她需要的書。        我們一起牽著手走回家,女孩說:“葵花姐姐,今天要讓文兵哥帶你看電影,而且他應該選看恐怖片。”        “為什麼?”        “因為你會害怕,然後他就可以趁機安慰你、保護你了。”她好像經驗老道。 […]

No Picture
事奉篇

等待比翼鳥 ──關於大齡姊妹的婚姻思考

毗努伊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目前中國國內的大部分教會,弟兄和姊妹的比例為1:2左右,屬於嚴重失調。而且,學歷、能力等等的客觀條件,整体而言,姊妹們都要略高一籌。所以,現在教會普遍存在大齡單身姊妹的問題。並且,這問題成了許多大齡單身姊妹信心和生命的阻礙。對此,我有以下幾點思考: 學會感情交托        上帝希望我們以祂為唯一的滿足和喜樂──事實上,也只有祂,才是我們滿足和喜樂的泉源。         但是,對一些姊妹們來說,愛情很容易取代上帝在心中的位置。所以這些姊妹,婚姻問題若總得不到解決,就會失落、憂傷,甚至影響信仰。         當然按人的本性,要以神為唯一的滿足和喜樂,是不容易做到的。許多人想這樣做,但發現做不到。        沒錯,在理性認識與真實生命之間,還是有一段不容易的路,反反復復,掙扎跌倒都會有。        拿我來說,也曾是一個唯愛主義者,把愛情看作人生的陽光。沒有它,白雲不再飄逸,藍天不再蔚藍,花朵不再鮮豔。         然而在實際生活中,那個我想與之一起分享人生的人,卻怎麼都不出現。出現了的,上帝也不讓我們靠近,並且把他帶走,把我拋在完全的絕望、極度的孤獨和痛苦的掙扎中。我曾為此質問上帝:為什麼,你要給我如此豐富的感情,而又讓我歷盡情感的孤獨?         我轉而追求獨身恩賜,因為我想,我既然得不到理想的愛情,那就請主把我內心處對愛情的渴望拿走。但主沒有聽我的禱告,祂就是長時間把我丟在掙扎中。         不過祂還是憐憫我。有一次在禱告中,祂讓我知道,愛情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偶像,我必須打破它。         我掙扎了一年多。         我想以主為完全和唯一的滿足、喜樂,可是我根本做不到。在理性上我能想得透透的,看得清清的。然而,當獨自一人行走在夜的街頭,看到地面上落下的孤單身影,心頭就油然升起縷縷的孤獨和淒涼,有那麼一種饑渴和不滿足。         但我又很清楚,這一關我必須過。必須有一天,我的內心不再為某個人的缺席,而絲絲縷縷地失落、惆悵。我生命中的滿足和喜樂,必須建立在神上面。因為我知道,其實即使那個人出現了,我依然會有惆悵和失落的。        感情這一塊,我必須交托給主。心目中那個愛人的位置,必須要讓給主。        我知道,只有依靠主,我才能做到這一點。        我幾乎每天早晨跪在主面前禱告,淚流滿面:主啊,我請你進來,請佔據我心靈的每一個角落,懇求你的榮光充滿我,懇求你讓我以你為滿足和喜樂。你是主、是王, 你無限榮美、聖潔,有什麼樣的男人能代替你?可是你知道我軟弱,我做不到。我懇求你拯救我、幫助我。我真的真的求你,求你啦。        […]

No Picture
成長篇

告別三十歲

陳宇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帶著滿心的憂鬱,帶著對神的怨歎,我很不情願地跨入了三十歲的門檻。我一點也不想讓人知道我的生日,我只想一個人安安靜靜、無聲無息地度過,不要祝福、不要生日聚會,一切與祝賀有關的,我都不要!           三十歲,對于一個女子來說,她應該有一個溫暖的家,有一個可以靠的肩膀,她應該停止漂泊,找到一個可以停泊的港灣……我多麼盼望自己在三十歲前得到這一切,為此,我在神面前求了一年又一年,但我還是沒能求到我所盼望的。           那個夜晚,我問神:“父啊!你還要孩子等多久?孩子已經等得很累、很疲、很乏!”           許多好心人都不斷地勸我:“你再不找,就越來越困難了。找個人好的,對你好的,有一定經濟基礎的,不反對你信仰的,就可以了嘛。為什麼非要找基督徒呢?現在 年輕人誰信啊?你這個條件一設,不是把大多數人都劃出範圍了嗎?”或是:“女人的青春很短暫,更何況你已經進入大齡青年的行列。再不抓緊,一轉眼就三十好幾了!……”          這些話,就充斥著我的心,我被憂愁和軟弱包圍著……一方面我很清楚,我無法和不信的人一起生活,溝通;而另一方面,我又無法靠信心來仰望神!這種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感覺,讓我很是無奈……          我在消極的心態中等候著神。然而,神依然沈默。日子就這麼無聲無息地劃過,沒有任何改變。          但是,我們的神是施憐憫和慈愛的神,祂不會永遠把我們放在孤苦無告的狀態下,祂有祂的時間,祂能讓“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今年五一休假期間,我回到家,遇見了一位已經移民加拿大的姐妹,在她移民赴加前,我們一直在一起聚會。她到我家,與我談起婚姻。當時,我的態度很無奈,她就只問我一句話:“你對你的婚姻,是否有個單純的心志,就是為了榮耀神?”聖靈就藉著這句話,在我心裡作工。          節後我回到工作的城市,當我一個人默想的時候,這句話常常浮到我的面前。我對主說:“主啊,這個問題,我還確實沒有想過。我的心並不單純,我對配偶的選擇標準和世人沒有什麼區別,我仍然有著自己的虛榮心,仍然有著自己的喜好。我並沒有真正完全交託給你,我也沒有真正將主權交給你,我是求你成全我的意思,而不是求你成全你的旨意。”           是的,愛我們的神,實在願意我們這些兒女能聽見祂說話,能遵行祂的旨意,不偏行己路。神有祂自己的時間!就在這段 默想的日子裡,我對著神的禱告也有了改變,我不再問“為什麼”,而是對神說:“主啊,我現在相信你給的就是最適合我的。過去雖然我也求,但我一直害怕你給的,是我自己不喜歡的,我對你沒有真正的信心。          “我現在開始學習把主權交給你,求你讓我放下自己的意思,能看見並聽見你的旨意。一直以來,在道理上我知道要順服,但我並沒有在實際中順服。主啊,我現在願意學習順服!”          當我這樣禱告一段日子以後,我的心也就隨之安息在主的平安裡面了。放下自己的意思,是難受的,是掙扎的,但當你為主放下的時候,主接著帶給你的釋放和安息,卻是無法用言語描述的。          感謝神,也就在五月份,我在“讚美網”上看到署名“恩泉”的一篇文章,是“基督徒婚姻一大誤區”,對我幫助很大!這篇文章寫道:“你要不斷地求神為你預備你的配偶,但是更重要的是在神還沒有給你配偶時預備你自己,多親近神,多與神交通,讓自己的靈命不斷長進。同時,也要去學習各種生活尤其是家庭生活中的技能。這樣,當你將自己完全擺上,並達到適合婚姻的時候,神就會帶領你的良人出現在你的面前了。”          是的,我發現周圍有很多進入婚姻的人,有各樣的困難,婚姻中佈滿烏雲。不幸的婚姻似乎越來越多,甚至在弟兄姐妹中間也有。很多是因為匆匆忙忙進入了婚姻,在此之前,卻沒有好好的預備!          神藉著這些事情,讓我看到,在進入婚姻前,需要好好預備,否則很難面對婚姻中出現的難處,也不知如何與對方共同面對婚姻中許多實際的問題。于是我禱告說: “主啊,你讓孩子看見,自己並沒有預備好,我還不夠資格進入婚姻。主啊,你實在是愛孩子的,你為了讓孩子在進入婚姻後少受傷害,所以你讓孩子在進入婚姻前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直到遇到他

真真      在不久前《海外校園》98年6月號的“男與女專題座談會”上,幾位與會者一致認為“只有神帶領,婚姻才可靠。”他們也談了各自的擇偶体會。      陳美夙:選擇伴侶要靠禱告,而不靠“試”。       記得我到適婚年齡以後,我的家人,一再要我多交幾個男朋友,然後從中選擇一個最好的做終生伴侶。可是,我不願這樣。因為我在十幾歲就信主,在交友方面受到很 正確的引導。有一句話對我影響極大,“當為自己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直到遇見我的對象。”同時,也為對方禱告,雖然我還不知道他是誰,求神保守他的心直 到他遇見我。      因此,我就求神要為我預備一位愛主的基督徒為我的伴侶,而沒有去交一大堆男朋友,再從中比較揀選一個,那不是神的方法。後來,神果然帶領我在學校團契裡認識了現在的丈夫。就這麼一個對象,然後就成立了家庭,很蒙神的保守和祝福。      錢天剛:擇友不要單靠外在條件       現在有很多青年人擇偶只看外在條件,如外貌漂亮,才華出眾,有地位、金錢等等。其實這些東西都會變。      當初,我和我的太太,在我們大學裡也算很出眾的一對,她很漂亮,我則成績出眾。我們是在學校舞會認識的,也算是郎才女貌了。可是結婚幾年以後,隨著各人改變,我們都變得無法再愛對方。若是沒有神,我們這個家庭也許早就不存在了。所以千萬不要把希望寄托在這些不定的外在條件上,而要真心尋求神的帶領,因為只有神是不改變的,在神裡面的婚姻才可靠。 逸芳: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       也許有人對這節經文有不同的理解,可是根據 我自己在擇友方面的經歷,以及我周圍人的經歷,這實在是一個真理。我在與第二個男朋友交往期間信主了。信主以後,我知道了聖經上的這一個教導。我曾多次試 圖把福音傳給我的男朋友,可是他沒有接受。後來,因為兩個人的生命不同,價值觀和追求的目標的差距也越來越大,最後終於痛苦地分手了。       現在,教會裡,或團契裡有一種普遍現象,就是女信徒多,而男信徒少。我想提醒姊妹們,在擇友方面不要心急,更不能帶有“宣教心態”去擇友,以為可以跟非信徒 結婚,能把福音傳給他。凡這種情況結婚的,成功的例子不多。甚至非但沒有把福音傳給對方,自己也遠離了神。我認識兩對夫婦,都是姊妹信主,嫁給非基督徒。 她們都是抱著把福音傳給對方的心態結婚的。現在一對已經離婚了,另一對也陷在異常痛苦當中。其中一位姊妹的先生和婆婆,開始時只是恥笑她,後來竟把她鎖起 來,不讓她去聚會。對她來說,生活成為了重擔,完全失去樂趣。現在她們倆都認識到,神的話是必須聽的。 避免婚前性行為       婚前性行為在目前很普遍,即使在所謂的“基督徒”中間也為數不少。婚前性行為有百害而無一利,一定要避免。首先,這種行為不在神祝福之下。“性”是神對婚姻 的祝福,在婚姻之外的性行為失去了神的祝福與保守,魔鬼也會乘虛而入,攪擾破壞,甚至會導致雙方感情破裂,至終結不成婚。      這樣的例子屢見不鮮。其結果對雙方都是傷害,尤其對女孩子,可能會留下終生無法治癒的心靈創傷。      其次容易傳染一些性疾病。很多性疾病是隱性的,不是馬上發作,有的是幾年以後,或十幾年後才發病。所以不要只顧現在,而要看到將來。不要把現在的一時快樂建立在將來長久的痛苦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