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手術

當暴風雨襲來(露得)2017.03.09

露得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3.09

 

丈夫布雷克的癌病猶如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震蕩著我們的生命之舟。幸而有主耶穌與我們同船,祂是平靜風浪的主,祂使我們親身經歷了暴風雨中的平安。

 

病倒東京

 

9月25日,週二,布雷克去東京出差,原計劃週五就回家。

週三下午約4點鐘,我突然接到布雷克從東京打來的電話。原來,他到東京後,當夜左腎劇痛起來,並大量尿血,之後到急診室就醫。醫生們懷疑是癌症,但不能確診,只能先給他止痛藥,就讓他出院了。為使我不擔心,他特意打來電話。

左腎疼痛,尿出血,被送急診室——我頓時想起了4年前相似的情形。那一次,醫生診斷是腎囊腫。半年後追蹤檢查,發現囊腫消失。“這次也許是新的腎囊腫出現了吧”,我想。

但上次我在他的身邊,這次他病發,卻是在千里之外的東京。除了為他禱告,我也無能為力。

週四早上,布雷克的上司和同事都打來電話,傳達問候與關心,我請他們為布雷克禱告。

週四下午4點,布雷克打來了電話。他說感覺好些了,會照原計劃週五飛回西雅圖。我心中暗暗感謝上帝,並求上帝將布雷克平安帶回家。

 

 

如期而歸

 

週五中午,我與公公一道去機場接布雷克。公公雖工作繁忙,但仍自告奮勇去接機,是想給布雷克一個驚喜。

布雷克平安地歸來,讓我欣慰不已。他雖然疲憊,但臉上依然沉著和安詳。我們想盡快去看專家醫生,通過公公的工作關係,很快便預約上了醫生。

醫生給布雷克做了超聲波檢查,一看圖像說像腎癌,但得知布雷克4年前的病史後,便不能確定,說需要做進一步的CAT掃描檢查。

回到家,公公已把兩個孩子從學校接了回來。布雷克平日敬愛公公,此時患病,很需要聽聽作為醫生的父親之意見。公公安慰他說,就算是最壞的情形,也是可以治療的。

公公把孩子們帶走了,留下我們夫妻倆說體己話。3天的小別,漫長的等待。布雷克細訴病倒東京的情形,他提起許多人的幫助,比如,他下榻的旅館,專門派人到醫院去陪伴他。他也不忘調侃自己不靈光的日語……

3MegaCam

我翻開聖經《詩篇》第91章14-16節,與丈夫分享,它是我這幾天來的安慰。布雷克讀了起來:

Because he loves me, says the Lord,I will rescue him, I will protect him, for he acknowledges my name. 

He will call upon me, and I will answer him; I will be with him in trouble, I will deliver him and honor him. 

With long life will I satisfy him and show him my salvation.

上帝說: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要搭救他;

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

他若求告我,我就應允他;

他在急難中,我要與他同在。

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貴。

我要使他足享長壽,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

“多麼好的經節,我要把它背下來。”布雷克說。

 

確診腎癌

 

10月19日上午,布雷克第二次去做CAT掃描。這次我因感冒,沒有陪他去。約11點,他回到家,臉色有些凝重,我猜是壞消息。果然,他說,醫生確診腎癌,將於11月12日動手術摘除左腎。

我頓時很難過。原本我雖知道,他有可能是癌症,但心裡一直希望是腎囊腫。他卻語氣鎮定,沒有驚慌,也沒有悲傷。

我把手放在他的手心裡:“你擔心嗎?”

“不,我只是擔心你在擔心。”他答。

“我會全力支持你。”我不能叫他為我擔心。

“我們一起來禱告,”在禱告中,布雷克感謝上帝,藉著腎痛和尿血提醒他去檢查身體,才發現患了腎癌。他將生命的主權交在上帝的手中,求上帝完全地醫治。

我也在心中默默地禱告:主啊,求你使用我的丈夫,求你不要叫他所受的痛苦枉然。禱告時,一段經文湧現在我的腦海裡:“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

禱告完,他微笑著說:“這些天,我一直在想,什麼時候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怎麼活。為主而活才最有意義,我想在教會傳福音。”

我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主啊,感謝你聽了我的禱告!

我為有這樣的丈夫而驕傲。他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當初嫁給他沒有錯。

如今,我們要攜手踏上一段新的旅程。

出人意外的平安

 

我生性多愁善感,遇事容易往壞處想。比如從前,每次布雷克因加班遲遲不歸時,我就擔心他是否出了什麼事。而今他大病臨頭,我卻樂觀起來。在等待診斷結果的日子裡,我猜也許是腎囊腫,不會是癌;當確診腎癌的時候,我想腎癌多半是在腎內,去掉腎就好了。萬一癌細胞擴散了呢?我盡量不去想它。

“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太》6:34)主耶穌的話格外受用。

我像聖經中的雅各一樣,緊緊地抓住上帝不放:天父啊,你說過,你必搭救愛你的人,你要醫治布雷克,因為他是愛你的人!天父,你才是我的保證!

布雷克對生死未卜的手術倒是頗為豁達。他一直想減肥,現在要做手術,他半開玩笑地對我說:“去掉了左腎,體重不就下降了嘛!”他心中的那份平安,甚至超乎他的想像,正如聖經所說:“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7)

在這個過程中,也有許多弟兄姐妹為我們代禱。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布雷克的同事、孩子學校的老師、親戚朋友……無數的禱告將我們托起。

除了禱告外,大家也用各種方式表達對我們的關愛。有的打電話來,與我細細分享照顧患癌家人的經驗;有的送來可口的飯菜;有的上門看望;有的表示隨時願意為我們照看孩子……患難見真情,這些關愛溫暖著我們的身心。

更感謝那創造宇宙萬物的上帝,將真正的盼望放於我們的內心:我們的身體雖漸漸地老舊,但祂賜的新生命卻在我們裡面一天天地成長,這新生命還要進入永恒。

不久,布雷克在教會做見證。他想到的是許多身體健康卻內心沒有平安的人,許多走向死亡卻拒絕新生命的人:“你們想要我心中的那份平安嗎?你們想要在主耶穌基督裡得到新生命嗎?”末了,他問道。

烏雲背後有陽光

 

手術很順利,醫生取出了整個左腎。腫瘤足有布雷克的拳頭之大,所幸腫瘤全部包在腎內。

手術當天下午,布雷克用微弱的聲音,請我為他讀《詩篇》第150篇:“你們要贊美耶和華,在上帝的聖所贊美祂,在祂顯能力的穹蒼贊美祂……凡有氣息的,都要贊美耶和華,你們要贊美耶和華。”

手術後的第2天,布雷克就能坐起來了。因躺了一天,他對前來探望的人感歎:“你們不知道,坐著是多麼享福!”第3天,我陪他在醫院的長廊裡走動。他吃力地邁開腳步,不時因疼痛皺起眉頭。我和他開玩笑:“從沒想到,我們會在醫院裡散步!”他笑著答:“挺浪漫的,不是嗎?”

第4天,布雷克出院回到家。剛進家門,外面就下起了瓢潑大雨。布雷克凝視著窗外雨後的天空,烏雲之上仍有陽光,他歡喜地稱它為“glorious grey(壯麗的灰色)”。

接下來,布雷克一天比一天康復。他的疼痛越來越輕,手術後第5天,他完全不需要止痛藥了。只是早上,總免不了噁心,他自嘲有“morning sickness(孕婦早上的妊娠反應)”。

手術後的第10天,布雷克去做復原檢查。醫生檢查了他的傷口,說恢復得很好。她接著告訴布雷克,他的病理研究結果證實是腎癌。所幸癌細胞沒有擴散,不需要進一步的治療,只需要定期的追蹤檢查。

我和布雷克為這好消息感恩不已。

回想這10天的歷程,的確如雨後天空“壯麗的灰色”(glorious grey),表面看似烏雲籠罩頭頂,但背後卻有陽光、盼望。上帝讓我們知道,活著的每一天都是上帝的恩典。布雷克開始用全新的眼光看待生命,看待世界。

是的,烏雲之上有陽光——上帝不僅親自安慰我們,祂還差遣地上的“天使”來幫助我們。手術前後,許多弟兄姐妹都來為我們禱告,陪伴我們;姐妹們也紛紛送來可口的飯食,以至於10天以來,我們家的冰箱裡,裝滿了中西美食。又不斷有朋友幫我們照顧孩子,讓孩子們過得很快樂。

此外,接連不斷的鮮花、禮物、問候卡,如同灑向我們的陽光,是這樣的溫暖。甚至,一家航空公司(布雷克的客戶公司)從日本寄來了1000隻“千羽鶴”,這千羽鶴由該公司200名工程師共同折成,這珍貴的禮物,讓我和布雷克動容。

經歷過這一切,更讓我們體驗到上帝愛的真實。的確,祂沒有應許我們天色常藍,但祂應許,祂時時與我們同在,即使是在暴風雨中。

 

作者來自中國,現居美國西雅圖。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最深情的告白——在她的病痛中(慕容)2016.12.08

pic-2-by-marcusscottreed

慕容

本文原刊於《舉目》82期和官網2016.12.08

 

臨到感恩節,女兒馬上就要過4周歲生日了。她小小的右耳朵,近來總是流血流膿,有時候還發出股臭味。我只好按照醫囑給她用藥,內服加外用,但還是不見好。醫生建議觀察10天,如果到時不見好就需要全面檢查,如果是膽脂瘤的話,她則需要住院手術治療。

她這麼小就要吃這樣的苦,我心中有一百個不願意!我不希望我女兒的感恩節、聖誕節或生日,是在醫院裡面度過的。不過,我發現自己竟然沒有抱怨,而是在默默預備自己的心——如果女兒住院,我在生活和工作上需要做出各種調整。

對於過去凡事抱怨的我來說,這種反應蠻異常的,因為前不久我還在抱怨妻子的工作換得不順利,又抱怨有些人今生做財主,死後當拉撒路……

不過我也知道,不是我已經修煉到寵辱不驚的層次,而是某些奧秘的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

 

你愛我的證據在哪裡?

 

說來慚愧,我受洗已經9周年了,平日也有正常的讀經禱告,甚至在網上還會修讀一些神學課程,以至於我還自命信仰狀態不錯。

但是,在我心中卻常常錯失上帝的愛,故此,我常常離開十字架而追問上帝:

“你愛我嗎?”“你在什麼事上愛我?”“你愛我的證據在哪裡?”“你愛我,為什麼我還會遭遇這些痛苦?”

其實上帝已經用十字架告訴我:“我愛你!”耶穌的死和復活就是愛的烙印!因為“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5:8)

上帝對我的愛已經在十字架上顯明了,只是我過去基本上是忽視這個告白的。我的禱告沒有蒙應允,就證明上帝不愛我!我在工作上受挫了,就是上帝不愛我!我和妻子鬧矛盾了,就是上帝不愛我!我的神學課拿不到A,就是上帝不愛我……

直到有一天,越過千山萬水之後,我才明白,其實上帝的愛就在耶穌的死和復活上顯明出來!

生活中的順利與磨難、富裕與貧窮、眼淚與歡笑,都不能最深刻地表明上帝的心!只有回到歷史上替罪羔羊被獻祭的那一刻,我躁動的心才能夠真正安息下來,上帝的怒氣已經止息,祂向我露出笑臉。從此以後,比死更堅強的愛如烈日噴薄而出,傾瀉在我的幽暗上……

pic-1-by-lisaleo

為什麼我還要經歷這麼多苦難?

 

可是,苦難呢?上帝愛我,為什麼我還需要經歷這麼多苦難呢?沒有苦難不行嗎?

以前有人說,耶穌基督貴為神子,卻為了拯救世人而遭遇一切的苦楚;主尚且如此,我們作為祂的門徒難道可以免遭苦難嗎?

我很難同意這樣的說法!

首先,主遭受苦難是替世人贖罪。可是我的苦難不單不能救他人,也不能贖自己的罪。我覺得這樣的受苦,是毫無意義和目的的!其次,耶穌遭受過苦難,不代表因此就能讓我遭遇的苦難,變成甘甜!這如同別人被火燒很痛,我被火燒也很痛,我被火焚燒的疼痛不會因為別人的疼痛而減少啊!

大概一個月前,一位長輩和我聊天,她提到了近況。平時她需要照顧自己年邁的父親:她父親已經變得有點像小孩子了,吃飯或者出去散步都需要有人哄著,否則他就有可能不吃飯一直在床上躺著……

她為了照顧父親,付上了極大的時間、精力、金錢。

有一次半夜父親上廁所摔倒,讓她折騰了大半夜,第二天她再開2小時車帶他去看醫生……談到這些難處,她突然說:

“我真是為上帝的恩賜感恩,因為若不是這些艱難,看不到上帝給予的恩典豐富。面對這些事情,需要主的恩典給予動力,並讓我們的信仰能真實地接地氣,而不僅僅是打高空的空泛理論。”

這樣的話真的讓我很有感觸。

回顧信仰歷程,我不得不承認,在安逸的生活裡,屬靈生命基本都處在停滯狀態,只有在遇見風雨之時,屬靈生命才掙扎著成長。空有聖經知識或神學教義並不足以改變生命,只有經歷水火之後,聖經真理和教義才能轉化成生命的特質。

萊瑞•克萊布在《破碎的夢》中說:

“最大的祝福乃是與神相遇……然而,我們並不這麼認為。因此,上帝要幫助我們看得更清楚。

“有一種方法,就是使我們在世上的夢想破碎,讓我們受到打擊,而情況卻一直沒有好轉……

“美夢破碎的確是個悲劇,但它絕不僅止於此。對於基督徒而言,它是通往喜樂之地這趟漫長旅途中的必經之路。因此人們不需要將夢想破碎視為一種必須盡可能解除,或是不得不忍受的苦難,反而應當欣然接受這個機會。”(註1)

若是這樣,苦難就不再是一種毫無意義的痛苦,而是上帝訓練我的途徑。

上帝愛我,祂藉著苦楚讓我生命不斷成長。如同肉體的疼痛讓我發現傷處及時處理,生活的疼痛也可以從安逸的迷夢中將我喚醒,讓我在難處中反思、掙扎、求告、警醒、調整、改變……

於是生命就在不知不覺中成長。

人生多有艱難,生命中有許多幽暗的角落,我不需要當鴕鳥,忽視它們的真實存在,我也不需要咬緊牙關強忍著,因為上帝在基督裡極其愛我!

我承認我如今仍然害怕苦難,但我也要直面苦難。我可以在難受中向上帝嚎啕大哭,也仍然會求祂把苦難挪走(就像我現在正祈求上帝,將女兒身上的疾病挪走一樣)。

但與此同時,我深信,上帝帶領我進入苦處,不是為了摧毀我,而是為了雕琢我!

 

註:萊瑞•克萊布,《破碎的夢》(甘肅人民美術出版社,2014),10-12。

 

作者現居南京。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腎結石手術

朱嫦榮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BH69-51-7221-談妮攝-20131110_082254r4年前,我發現有腎結石。不過,因為沒有明顯症狀,我就沒有去管它。

今年3月份起,腎結石的症狀明顯了,而且有其他不適反應。醫生給我做了碎石手術,排除了不少石頭。

4月復查的時候,發現腎裡還有4塊不小的石頭。醫生說需要做進一步的手術。然而我不想再做手術,想試一試其他的方法。我除了禱告,還試了中藥、偏方等。可到5月復查時發現,腎裡有一塊大的石頭,輸尿管裡有3塊。尿路堵塞引起的尿路感染也加劇了。我只好同意採取手術方式把石頭取出。

3到6月期間,我不斷跑醫院。我問自己,這就是上帝要我過的生活嗎?上帝要讓我從中學習什麼功課呢?

有很多的兄弟姊妹為我禱告。教會的晨禱、週三的禱告會,團契的週二禱告會等等,都為我代禱。

越接近手術的日期,我越軟弱,越有各種顧慮。我開始思考:萬一發生什麼事,我該給兒子、女兒、丈夫留下什麼話?

慈愛的上帝憐憫我的軟弱。6月11日晚上,祂藉著那天的靈修經文,對我說話——《彼得前書》5:7“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上帝,因為祂顧念你們。”那天的靈修主題是“誰是主”,靈修的結尾有這麼一句話:He Still Moves Stones!是的,上帝還在行神蹟!這話完全針對我的情形!我分明感覺到,這是主對我的應許!

我多麼感謝我的上帝,祂知道我的心思!我反反復復地默想這句話,再也不為手術擔憂了。

6月13日,手術的每一步都很順利,每一步上帝都看顧。手術後,我睡得好,吃得香,一天比一天強壯!上帝很愛我,並把祂的愛通過牧師、師母、傳道、團契,還有詩班、晨禱、週三禱告會的弟兄姊妹,不斷給我。

“神說: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要搭救他;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詩》91:14)願我們每一個人都抓住上帝的應許,學做一個專心愛上帝的人,祂就必搭救我們出危難!

 

作者來自湖北。現居美國加州。醫院護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