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透視篇

我們的路 ──扶貧助教的經歷

李哲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讀了《舉目》30期,張泉的《再拓新路──扶貧助教反思》一文後,我覺得我再沒有理由和托詞,例如“忙不過來”,而不和弟兄姐妹分享我們扶貧助教的經歷。        同許多海外的基督徒一樣,丈夫和我感受到上帝的召喚,到大陸的鄉村扶貧助教,盼以此為橋樑,讓扶貧助教的受益人及參與的未信者,能感受到上帝的愛,開始尋求信仰。        由於我來自昆明,我扶貧助教的第一選擇,就落在了雲南山區。2005年,在先生的催促下(先生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但對中國有特殊的感情),我請國內的姐妹青青,幫我們尋找需要幫助的、最好是基督徒占多數的鄉村。        一百多年前,在雲南山區裡,西方傳教士播下了不少種子。聖經裡說:“有了機會,就當向眾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當這樣。”(《加》6:10)所以我覺得,我們首先應該幫助這些敬畏上帝的弟兄姐妹。 第一次進村         2006 年9月,我去探看了一個急需重建小學的山村。這個小山村幾乎全是彝族人,80%村民是基督徒。100年前,傳教士們將基督的種子播在了這窮鄉僻壤,且扎下 了根。村裡最好的建築物,就是他們的小教堂。他們的聖經是彝文的。村裡的許多婦女,不能讀書看報(因為不懂漢文),但是能讀彝文的聖經。         村裡唯一的小學,和幾個鄰村共用的,是一個土坯房,沒有門窗。經過1992年的一次地震後,成了危房。教室中間的地面,開了一個裂縫。每當雨天,上面漏雨,地下也成了泥水溝。        有30多個1-3年級的孩子,在這裡讀書。只有一個教師,是外村的。他平時住在學校,週末回自己的村子。老師的宿舍也是土坯房,宿舍的角落搭了一些磚塊,後 面是煙燻黑了的牆,大概是老師做飯的地方。床是一塊木板搭在磚塊上,上面一床草蓆和被子。床前一個簡單的方桌,是老師吃飯、備課、批改作業的地方。土坯的 窗戶用報紙糊上了,以抵擋雲南山區秋冬刺骨的冷風。        這個山村,離繁榮的昆明市區,僅2-3小時的車程。不過,上山還要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山路,只有拖拉機或越野車,在晴天時能駛上去。從燈紅酒綠、高樓林立、連排的世界名牌時尚店,到這個小山村,僅幾小時的路程,卻像從第一世界到了第四世界。        因為村子是在高山上,山貧水缺,除了栽種一些土豆和梯田水稻外,幾乎沒有其它副業收入。家家戶戶養一些土雞,不是為自己食用,而是拿到市場上,換一些日用 品、衣服等。不少人家,幾個月都吃不上一頓肉。當然,他們的生活已比10-20年前好了許多。那時,他們只有土豆加鹽巴可吃,逢年過節時才能吃上一頓白米 飯。         當我們一行五人抵達山村時,十多個婦女,有的背上背著嬰孩(因男人都下田幹活了),在村口歡唱著迎客歌。歌詞的大意是:“歡迎遠方的 朋友來看我們,我們好歡喜。雖沒有山珍海味,但粗茶淡飯裡滿有愛。感謝遠方的朋友來看我們,我們好快樂。放眼的青山綠水,悠悠的關懷掛念都是天父的 愛……”        許多沒出工的婦幼老人,都到學校前的土坪上看我們,朋友們趁機分發帶去的糖果、點心和衣服。我們一行人,和村民、孩子到教室看了具体的情況,交流了一些想法就離開了。         回到昆明後的第三天,朋友打電話給我,說村民們選了三隻最肥的土雞,抓了一個蜂蛹,摘了一袋板栗,派了一個村民,背著兩麻袋的禮物,坐公共車來了昆明,把東西送到了她那裡。那個村民已坐車回去了。她要把這些東西送到我家來。 […]

No Picture
透視篇

再拓新路 ──扶貧助教反思

張泉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2005年10月中旬以來,藉著聖靈的感召,我們幾位來自大陸、現居西雅圖的弟兄、姊妹,開始對中國貧富分化的現狀,和貧困對幾千萬兒童的生存和教育所帶來的負面衝擊,作了大量調查和研究。          驚心動魄的事實,讓我們不得不傾聽這些孩子在貧困中所發出的呼聲,讓我們不得不面對這麼一個挑戰──耶穌基督的關愛,怎麼樣能在中國這群特殊的孩子們身上得到体現?           對應這個感召,我們組成了事工團契,也挑選了幾家助教扶貧機構,合作了幾個項目。隨後,我們《約拿的家》網站上,展開了以“貧困、教育和愛”為題目的討論。短短幾個月,從受感召,到調查研究、探索實踐、討論溝通中,我們學到了很多功課,也領受了許多啟發與教導。           我願意藉著這篇反思,和大家分享以下幾點,以供參考,不妥之處請指正。 一、為什麼要另拓新路?           在調查研究中,我們發現,自1980年以來,針對國內扶貧需要,數以百計的國內外華人民間非營利助教扶貧機構相繼成立。同期,一些國外基督教扶貧組織也開始 在貴州、雲南、安徽、甘肅和河南等地開展事工。這些為數不多的海外華人基督教團体,大都是由來自港台的華人基督徒發起成立的。           這數以百計的助教扶貧機構,無疑對中國的扶貧有巨大的付出和貢獻。只是,幾乎所有這些助教扶貧機構,皆自稱是非宗教、非政治、非牟利的慈善組織,宗旨是籌集資金援助國內貧困地區的教育事業,改善貧困地區的生活。           我們曾試著參與這些現成的助教扶貧機構,從其中挑選了兩家機構,合作了兩個項目,結果卻非常令人失望。究其原因,部分民間助教扶貧機構規定,和受助人通信接觸時不能談信仰,“不可與學生談論任何涉及政治或宗教的話題”(參看《海外中國教育基金會》,OCEF, http://www.ocef.org/newocef 有關規定)。           國際性基督教扶貧組織,因種種原因和顧慮,也以非宗教慈善組織形式參加扶貧工作,其結果是事倍功半。據我所知,一家參與國內扶貧工作的來自香港的華人基督教 扶貧基金會,十多年來,他們投入大量人力、技術、時間和數以千萬元資金,“有數以百計的基督徒醫護人員參與工作,數以千計的病者得到治療”,但,請原諒我 引用這個基金會的一位董事的一段話:           “在(和受助人)短短數十分鐘的相聚,我們也介紹了基金會是香港的慈善團体……希望他們能夠珍惜學習 的機會,努力向上,並且感受人間有愛有情有溫暖……然而當時我最想說的五個字‘主耶穌愛你’,卻是有口不能言。我渴望他們知道我們是基督徒,因為神先愛我 們,所以我們很想和他們分享這份愛。最後惟有默默禱告,求主憐憫,揮手道別時,就在心中大聲喊叫主耶穌愛你、主耶穌愛你……願主的愛盈溢每個孩子的一生 ﹗”           如果我們不能直接和受助的孩子分享耶穌的愛,我們怎麼能讓這些孩子深深体會到基督的愛,從而接受、真正改變一生?這正如《約拿的家》網站上, Dora 姊妹在討論中所說:           “我更關注那些在中國的大中城市裡飽受應試教育之苦、完全無神論的孩子們的教育,這樣的教育教出的孩子重分數(技能)、輕品格,相當冷漠、自私,有非常多的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