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挪威爆炸槍擊案顯示了什麼?

臨風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7月22日,一向平靜的挪威,遭受到不可思議的恐怖攻擊。首先,首都奧斯陸市中心的挪威政府辦公大樓附近發生爆炸,幾條街外的玻璃都震破。爆炸案發生後不久,又有一個穿著警服的人,在奧斯陸近郊的小島,向參加營會的人開槍。 至截稿,這兩件暴行已造成了76人的死亡。是挪威二戰後最大的傷亡事件。         案發後,人們第一個猜想是:這是基地組織幹的!結果發現,嫌犯是位金髮碧眼、土生土長的挪威人,32歲,名叫佈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他並非精神失常,他為這次行動已經準備了9年,並寫下了1500多頁的宣言:《2083:歐洲人的獨立宣言》。         佈雷維克屬於一個極端右派的組織。這個組織對歐洲日益增多的穆斯林移民極端反感,反對歐洲的“多元文化政策”(multiculturalism),反移民,不惜以“殉道”改變現狀。         佈雷維克認為,拯救歐洲是他神聖的使命。他估計,2083年,歐洲的穆斯林將超過全歐人口的50%。因此他要以極端行動,喚醒歐洲人起來對抗伊斯蘭教的擴張。他的日記一直寫到行動的那一天:“員警或許會誤解,以為我是個恐怖分子。真好笑!”        在《2083》中,嫌犯多次引用近年反穆斯林的名著、言論,例如,Bruce Bawer的《當歐洲沉沈睡時,激進的伊斯蘭教徒如何從內部毀滅西方》。這些著作很可能為他提供了理論基礎。他也承認自己是拉登的崇拜者,他要學習拉登的做法,還希望其他白種人向拉登學習。         媒體上稱他為“原教旨主義的基督徒”,可是我無法想像基督徒會做出這種暴行。雖然他對歐洲的基督教文化背景極感興趣,但在他2011年6月11日的日記裡寫到:        “今天是我長久以來第一次禱告。我向上帝解釋,除非祂希望看見馬克思主義與伊斯蘭教聯合——如果那樣,伊斯蘭教肯定會接管歐洲,在未來100年之內徹底消滅歐洲基督教的勢力。否則,祂必須確保,保護歐洲基督教勢力的戰士可以得勝。”        這話能證明他是真正的基督徒?顯然不能! 西歐的“多元文化政策”         近數十年來,歐洲的“原住民”人口持續下降,歐洲的穆斯林人口卻快速增長。僅此一點,歐洲人已經感受到很大的威脅。況且,歐洲的穆斯林大多數是外來移民,他們自成社區,保留著自己的文化、語言和宗教。         他們遵守伊斯蘭教法(Sharia)。這個教法指導著穆斯林的生活與信仰,卻常常不符合歐洲的文化、法律、習俗,造成許多矛盾。再加上穆斯林青年常常鬧事 (例如2005年夏天,法國青少年暴動),甚至進行恐怖活動(2005年英倫地下鐵爆炸案,2010年瑞典斯德哥爾摩市中心自殺炸彈案,等等)。         英國首相卡梅倫說過:“在政府推動的多元文化理念下,我們鼓勵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按照自己的方式過不同的生活,使得他們彼此分開,並且脫離主流。我們並沒有 提供一個社會的願景,讓他們產生歸屬感。我們一直容忍這些隔離的社區採取不同的行為方式,而那些方式是完全與我們的價值觀相衝突的。”         同樣地,法國總統薩科齊,在討論“多元文化政策”的電視訪問中說:“我的答案肯定是:是的,它(多元文化政策)失敗了。當然,我們都當尊重差異,但是,我們 不要社會中有不同的社區平行共存……你如果來到法國,你就該融入一個共同的社區,就是這個國家所代表的社區。如果你不接受這個條件,你在法國就不受歡 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