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當春乃發生——訪黎廣傳牧師等談“如何推動教會的網絡事工”

本刊記者:蔡越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今年1月25日,有人在一個網站上,貼出了這樣一個問題:“什麼叫做‘罪’?我憑良心行事為人,何罪之有?”他提出的,正是一個困擾了無數未信者、慕道友的問題。         回答馬上貼上來了:“也許你認為,我一不偷,二不搶,一生沒有殺過人,更沒有放過火;政府所訂的法律,我從未違犯;憑良心行事為人,我有什麼罪呢?……讓我們先把‘罪’的定義好好分析一下……”        在同一個網站,有位基督徒在“分類搜索”的“讚美詩歌”欄目下,打入了一個“愛”字,結果不僅找到了“讚美之泉”等音樂網的鏈接,甚至出現了邰正宵的《千古 不變的愛》專輯,以及邰正宵的一段心情表白: “我想有一天,你們會把我遺忘了,但如果你們能從這些詩歌中記得主耶穌基督的愛,我就已很滿足了!”         這位基督徒馬上發email給其他歌迷:原來我們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情歌王子,也虔誠信主!這是多麼激動人心的消息啊!         這個網站,就是“基督徒百科網”( www.jidutu-wiki.org),一個成立於2008年9月,卻已經幫助了無數人的網站。這網站,是由美國加州灣區硅谷的教會“基督之家第六家”建立的。        為了向有意願開展和推動網絡事工的教會,提供一些經驗,記者採訪了該教會的主任牧師黎廣傳,以及“基督徒百科網”的負責同工傑瑞。 一、好雨知時節:網絡事工的開始         記者:黎牧師,貴教會是何時、如何開始網絡事工的?         黎牧師:2005年的時候,我們開始建立教會內部的網站。2007年,我們繼而開辦了357培訓網( www.357training.com ), 主要是為教會培養合格的工人。我們預定的目標是:在這個培訓網上讀完3年“初級課程”的信徒,要有能力在教會中成為合格的小組長;完成5年“中級課程”的,可以成為主日學教師;完成7年“高級課程”的,則可以成為福音工人,能講道,能成為帶職長老……         我覺得如果能完成這樣的培訓,教會在這方面的責任,也算差不多盡到啦。         意外的是,357網一開,有很多我們教會之外的人,也來參加學習,其中有多位大陸的信徒和工人,因為他們嚴重缺乏屬靈資源。         所以,357培訓網像是為我們打開了一扇門,讓我們看到自己教會圍牆外的需要。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開始建立“基督徒百科網”,我們的異象是:“人人上網傳福音,個個上網得救恩。”         這是教會方面的異象。“百科網”建立的具體過程,現請“百科網”的負責同工傑瑞來介紹。         傑瑞:當初我們同工在帶查經的時候,經常要到網上搜尋資料,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國度的生活

飲水 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我們常喜歡說“生活在國度裡”,或是“跟隨基督”,但是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英國 “基督教”雜誌記者,安第派克(Andy Peck, 以下簡稱AP)訪問了作家及聖經教師魏樂德(Dallas Willard, 以下簡稱DW),請他對如何才是一個真正跟隨基督的人,講講自己的一些看法。         AP:您寫作的觀點不太容易被人簡單歸類,您可不可以說一下自己的立場?        DW:我試著表達基督和祂的教導,以及其在現今時代中的表現。我的背景是福音派,我為此感恩,但我也相信屬靈恩賜是用來服事教會的。我認為基督通常是超越人們給祂設置的界限的,我主要想說的就是要打破那使信徒分門別類的界限。       如果歸根究底,我的神學立場偏向于加爾文派。然而,我對服事的感受是根據所處時代的問題來考量的。當前,我們的問題不是個人的能力夠不夠,或者是否過度的積極。我們的問題是太被動,認為神已完成了一切,你只需要做神恩典的消費者,只需要經常去享受神的恩典就行了。         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可怕的錯誤,並且,這使得許多有活力的基督徒,從生活中許多層面退縮下來。這種態度也使得他們的靈命停滯不前。因為如果你不毅然決然地照著 耶穌所教導的方式去生活,你就不會在靈命上長進。我們都知道,耶穌在《約翰福音》15章說,“沒有我,你就不能作什麼。”我們還需要加一句,“如果你不做 任何事,你就一定沒有祂。”        當然,我們必須顧慮到“因行為稱義”的危險。我說過很多關于靈命操練的價值,我也說過它的危險。例如,人們會 以為靈命操練可以賺取到救恩。重要的是,“恩典”與“努力”並不衝突,而是與“賺取”的觀念衝突。“賺取”是一種心態,“努力”是一個動作。若不努力,就 毫無所成。當你讀新約時,你可以見到其中散發出驚人的活力。保羅說,“脫下舊人,穿上新人”。保羅卻卻沒有暗示,這是已經為你成就了的。 AP:除了聖經以外,還有誰影響您的思想?        DW: 大多數影響我的人都是歷史人物。例如,在天主教中,有金碧士(Thomas Kempis),聖法蘭西斯(St. Francis of Assisi),奧古斯丁(St. Augustine);在新教中,有福克思(George Fox),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愛德華玆(Jonathan Edwards),巴斯特(Richar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