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27:見賢思齊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皇帝提爾多修(Theodosius)於381年5月在康士坦丁堡召開“大公會 議”,這是繼尼西亞會議之後的第二次大會,共有150位東方主教參加,西方並無代表出席。提爾多修指派安提阿主教米力提(Meletius)擔任大會主 席;米力提於會議中過世,拿先素斯的貴格力(Gergory of Nazianzus)被大會選為繼任主席。貴格力身為康堡主教長,靈命學識精湛,實為最佳人選。 貴格力的退隱            貴格力在大會中推薦羅馬主教所支援的保林納(Pualinus)繼任安提阿主教,雖然保林納與米力提素來對立,但是此舉可促進東西方教會的和睦與合一。然 而,反對此舉的東方主教們因此非議貴格力,甚至質疑他出任康堡主教長之合法性。貴格力一片好心,卻招來風暴。他灰心失望之餘,決定辭去大會主席,並且辭去 康堡主教長之職,返鄉退隱潛心修道。            大會選出米力提的同工弗樂文(Flavian)繼任安提阿主教,並選立傑出的行政長官聶克泰瑞(Nectarius)為康堡主教長。雖然聶氏原非聖職人員,然而他的立場中立與行政專才,贏得各方接納。聶氏也繼貴格力之後,出任大會主席,領導大會繼續議事。 康士坦丁堡信經            康士坦丁堡會議的主要成果,是再次確認《尼西亞信經》,堅守“聖父與聖子同本質(homo-ousios)”之立場。關於康士坦丁堡會議所制訂的信經,被稱 為《尼西亞──康士坦丁堡信經》,是根據《尼西亞信經》修飾並增補。修飾部分,略去原有的定罪“亞流派”四句;增補部分,是在末句“我信聖靈”之後,加上 一段敘述說明:“聖靈是主,是賜生命者,是從聖父所出,是與聖父聖子同受敬拜尊榮,是藉著先知說話”。           大會定罪亞波留尼斯主義(否認基督 的真實人性)與馬其頓派(反對聖靈的神性),但是並未將定罪的字句寫入《信經》。總的來說,《尼西亞──康士坦丁堡信經》是早期教會在神的護理引導之下, 根據聖經將“三位一体”基要真理,作清楚扼要的告白;不只是根除亞流異端,更是為後世教會奠定了正統信仰的根基。其內容意義是教會生死存亡的關鍵,是不容 今日教會忘記或忽略的。 第三條            大會也制訂了七條“教會法規”,其中以第三條最具深 遠影響:“康士坦丁堡主教應該排名僅次於羅馬主教之後,因為康堡是新羅馬”。此條款招致埃及亞歷山大的憤恨,因為亞歷山大長久以來被認為是帝國的第二大 城,僅次於羅馬。羅馬主教也不高興,因為雖然此條款承認羅馬是教會界的首席,但是暗示羅馬的首位是以該城的政治地位來決定。            西方教會長期 抗爭不肯接受這第三條,不接受聶氏被任命為康堡主教,不滿大會拒絕接納安提阿的保林納。這“第三條”反映出東方教會當時政教關係的消長,也是造成後來教會 分裂的濫觴:在東方教會裡,亞歷山大主教長與康士坦丁堡主教長的爭權不斷;羅馬教皇與康堡大主教之間的政治鬥爭,導致了11世紀的東西方教會的分裂。這真 是令人欷噓扼腕!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25:夜盡天明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31期           皇帝康士坦提於361年過世,由朱里安接任皇帝。朱里安(Julian)原是康士坦 提的近親,當初康士坦丁死時,手下軍兵不願皇權外落,就將其三子之外的堂表親戚一概殺盡。然而,朱里安與其兄迦勒斯(Gallus)倖免於難。後來朱里安 被康士坦提重用,出任帝國西部皇軍的總司令。當康士坦提駕崩之後,他順勢繼任皇位,對教會帶來極大影響。 叛教者朱里安           朱里安自幼在基督教皇室中長大,但是其宮廷教師頗具自由派傾向,灌輸許多希臘古典思想給他。又因宮廷屠殺事件,朱里安痛恨這些名不符實的基督教皇室人士。其 青少年期,從事神學研究,受洗歸信基督教,甚至擔任教堂中的讀經者。但是他18歲之後,想脫離皇帝康士坦提的管制,就熱衷於古羅馬神教,與當時之異教徒人 士往來密切。           朱里安於350至351年間,在以弗所受到新柏拉圖哲學吸引,又被異教邪術影響,所以受蠱惑放棄基督教信仰,從此醉心於古羅 馬神教迷信。354年,其兄迦勒斯因參與陰謀叛變,被康士坦提處死,朱里安更加憎恨皇帝與其基督教信仰。但是朱里安不動聲色,所以仍受皇帝信任,封為凱 撒,被派往西部萊茵河流域,抵擋日爾曼蠻族的入侵。            360年2月,朱里安見時機成熟,就由其部下黃袍加身,自立為奧古士督(皇帝封號),與康士坦提對立。不但如此,揮兵攻打帝國東部,大規模內戰即將爆發。不料康士坦提因病駕崩於361年11月3日,朱里安在無敵手之下,繼任羅馬帝國皇帝,一統天下。 朱里安復興異教            朱里安繼任皇帝,對基督教會帶來極大衝擊。雖然他心中早就放棄基督教信仰,但是在360年時仍偽裝是信徒,在高盧參加教會崇拜聚會。原因是他需要基督徒的支 援,以對抗康士坦提,又因不願讓其基督徒妻子海蓮納(Helena)傷心。海蓮納於360年過世,361年他登上皇帝寶座,從此沒有任何顧忌,就立刻宣告 脫離基督教。           朱里安公開支援古羅馬的異教信仰,重開偶像寺廟,美其名為寬容各種宗教信仰。他立刻停止基督教會多年來享受的特別待遇,並用 巧妙方法來限制或瓦解教會的勢力。雖然他避免使用武力鎮壓基督徒,以免讓他們落得“殉道者”的美名。但是他仍嚴厲處罰巴勒斯坦與小亞細亞的熱心基督徒,因 他們反對或侮辱偶像寺廟。他也藉故關閉安提阿的教堂,所以他與東方教會的衝突,導致一些基督徒殉道。           朱里安以自己是“羅馬神教大祭司”身 分,有系統地重建異教組織信仰。他仿效基督教會,制訂信仰告白,建立教區制度,提高寺廟祭司水平。他自己每天向偶像獻祭,作重要決策之前,都詢問由算命術 士組成的顧問團,以迷信算命方式治理國政。他的迷信措施,在一般非基督徒眼中,也未獲得支持,甚至遭來非議。因為他的大規模獻祭,犧牲太多動物,導致有些 地區市場上肉類短缺,影響民生經濟。 朱里安對教會的陰謀            對於教會中“正統派”與 “亞流派”之爭,朱里安不幫助任何一方,但是樂見教會裡的內鬥紛爭,他想在其中攪和,以坐收漁翁之利,以瓦解教會。朱里安讓亞他那修回到亞歷山大,以為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