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恩言

曠野中的“都挺好”?(主鑒)2019.04.16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専欄2019.04.16 主鑒 經文:“摩西甘心和那人同住;那人把他的女兒西坡拉給摩西為妻。”(《出》2:21) 《出埃及記》第2章的經文告訴我們,摩西的生命至少經歷了兩個曠野。 第一個曠野是米甸的曠野。 40歲的摩西學了埃及一切的學問,說話行事有大能。更難能可貴的是,摩西還有心。《希伯來書》的作者告訴我們,他因著信,長大了就不肯稱為法老女兒之子。他寧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參《來》11:24-25) 有恩賜、又有熱心的摩西想以自己的方法出手拯救自己的兄弟以色列人。奈何以色列人不領情,他們不僅拒絕了摩西,而且出賣了摩西。正是由於他們散播消息,摩西打死埃及人的事情才敗露,招致了法老的殺心。 摩西,就像許多受傷的教會同工一樣,熱心過,但受傷了,他沒想到原來“以色列人”這麼醜陋,“拯救以色列人”的事工這麼兇險。於是,摩西逃跑了,流亡到米甸的曠野。 流亡米甸之後的摩西,開始經歷到第二個曠野——屬靈的曠野。為何這樣說? 摩西在米甸受到了出人意料的歡迎。與他在埃及相比,兩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似乎有點諷刺。在埃及,他幫助的是自己的同族人,在米甸,幫助的是外族的女孩子;在埃及,摩西期待以色列認識到他是拯救者,但收獲的卻是拒絕、奚落、甚至出賣,“誰立你作我們的領袖和審判官呢?難道你要殺我,像殺那埃及人一樣嗎?”但在米甸,摩西還沒怎麼動手,不過是趕跑了幾個壞牧羊人,他的舉手之勞卻被拔高到拯救的高度,女孩子告訴父親,“有一個埃及人,救我們脫離牧羊人的手”。 西坡拉和家人們感激摩西,盛情挽留。在米甸,摩西還收獲了愛情、家庭和事業。他成了職業牧羊人。他有了孩子。摩西給自己的孩子起名叫革舜,意思是“我在外地做過寄居的”。藉著這個名字,摩西很可能是想表達,我曾經做過寄居的,但是這個兒子一出生,我感覺真的回家了,不再流浪了。 這是怎樣的一個摩西?——這是沉迷於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摩西,這是安於“歲月靜好”的摩西,但這也是陷在屬靈曠野中的摩西。 你如果問摩西,你最近怎麼樣?摩西可能會說,都挺好,我挺安心的。你如果接著問,摩西,你最近和神的關係怎麼樣,你拯救以色列人的事工還要繼續麼?摩西可能撓撓頭說,和神的關係還好吧,偶爾也獻一兩次祭。拯救以色列人……那個再說吧! 身在曠野,心也在屬靈曠野的摩西,是真心不想再回到以色列人當中了。他甚至不想再提以色列人。何以見得?我們後面讀到,當神呼召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摩西是很抗拒的。他找了很多個理由,最後乾脆說,主啊,你願意打發誰去,就打發誰去吧。摩西也不想讓自己的兒子做以色列人。我們從《出》4:24-26看到,摩西一直沒有給自己的孩子行割禮。 因此,這是米甸的曠野,也是屬靈的曠野;或者,曾經受的傷害加上現在的“歲月靜好”,兩者一起使摩西陷在了曠野之中。若不是神的恩典,誰能帶領他穿越這大而可畏的曠野,承接他人生的使命和呼召呢? 在人生的前半段,摩西熱心過,但他受傷了,逃跑了;在人生的中半段,摩西收獲了歡迎、愛情、“都挺好”,但卻心陷屬靈的曠野。 曠野的人生不一定是被拒絕、孤獨、全然負面的;曠野的人生,也可以是一種歲月靜好,老婆孩子熱炕頭的人生;但曠野的人生一定是一種沒有使命感、沒有異象、在屬靈上並不富足的人生;曠野可以是在中國,也可以在美國;曠野可以很遠,也可以很近;曠野可以在教會外面,也可以在教會裡面。 問題是,今天如果你也在曠野之中,你願意再一次回轉到神的面前嗎? 禱告:神啊,你曾在荊棘的火焰中呼召那陷在曠野中的摩西說,“摩西,摩西”。願主你今天再一次得著每一個心靈陷在曠野中的靈魂、你所愛的兒女們;願你按著我們的名字來呼喚我們。主啊,賜給我們順服的心,回應你說,“我在這里”。主啊,我們渴望走出曠野,經歷豐盛。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成長篇

從埃及到迦南——你在哪裡?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5.11.16。文/矯堅。上帝聽見了以色列人的哀聲,也知道他們的苦情,就幫助他們走出埃及,到那流奶與蜜的迦南地。然而上帝沒有讓他們不費吹灰之力就到達,而是藉這個過程,造就以色列人的領袖,建立和完善律法,增加他們對上帝的信心。這個過程,可以看成是三部曲……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封三:米利暗‧尼羅河畔

張子翊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撥開比我還高的,初秋的 尼羅河邊的蘆荻, 扶著 這蒲草箱,彷彿有歌 從上游,緩緩流下 蒲草編成的箱子 抹上的石漆和石油 正宗希伯來人的織布 能否擋住午後的驕陽?   三個月大的弟弟在箱子裏 箱子在漩渦處。纔打了一個轉 竟然就是350年 都說   剁成的碎秸烈日下和泥 做成的方磚火窯裏燒透 而鐵爐裏的熔漿究竟能澆出 怎樣一個民族的命運?   無水蛇侵擾 無蚊蟲叮咬 無鱷魚吞噬 無參差荇菜,左右流之   順流而下,目光停在 又一個放緩處,拋物線漩出箱子 法老女兒河邊梳洗的 長髮,纏住   她聽見你哭聲了 摩西,從水裏拉出來的摩西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摩西.尼波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封三 張子翊 登臨這毗斯迦山頂,有請蒼鷹 凌空、盤旋前方迦南地,且遍灑 四百七十年來釀成的鄉愁   鄉愁,是亞伯拉罕栽種的 垂絲柳樹;以撒、利百加相識的 田間向晚;以法他路旁   雅各立起的拉結墓碑 風沙掩埋了的 別是巴水井   這客袍,自出蘭塞那夜披上 不曾更換呢。四十年 結成的層層汗鹼,只當   涉足約但河,今日就可以消解、流入 喏,左前方的鹽海…… 罷了。   莫回頭走四十二站曠野路;莫再提 當年如何不肯稱為法老之子,不願 享受罪中之樂,不怕王怒   約瑟的骸骨,約書亞你且 葬埋示劍;基立心和以巴路山上 祝福或咒詛,你且宣佈   如暮天裡的一隻鵜鶘 我隱去……   註: 1. […]

No Picture
成長篇

摩西──神忠心的僕人(蔡金玲)

蔡金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在神的救贖計劃中,摩西佔著一席重要的地 位。神曾經與亞伯拉罕立約,應許他的後裔要成為大國。神預先告訴亞伯拉罕,他的後代要在埃及地寄居400年以上,那地的人會苦待他們,然而,神會拯救他們 脫離埃及人的奴役。到了摩西的時代,果然應驗了神對亞伯拉罕的預言。此時,神拯救的時刻到了,自此,揭開了摩西率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故事。 神預備摩西       《出埃及記》一開始提到有不認識約瑟的法老王興起,對日益增多的以色列人大肆壓迫。法老除了勞役以色列人之外,又下令淹死所有初生的以色列男嬰。摩西正值此危 險關頭出生,法老的命令也顯然危及他的生命,然而,在神的護守之下,這嬰孩被保存了下來。摩西不僅沒有因法老的命令遭害,反而被法老的女兒從水裡救出來 (註1),且被收養在埃及王宮中約有40年之久,成為法老女兒的兒子,學了埃及人一切的學問(參《徒》7﹕21-22)。         摩西長大成人之後,就不肯被稱為法老女兒之子,他寧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參《來》11﹕24-25)。摩西為了保護一個被欺凌的以色列弟兄, 而殺死一個埃及人,以為因此自己的同胞便會明白,神是藉他的手搭救他們(參《徒》7﹕25)。結果事與願違,他殺害埃及人的事被人知悉(參《徒》 7﹕26-28),於是逃到米甸地躲藏寄居。從此,摩西在米甸曠野從事牧羊工作長達40年之久,這也促使他對那一帶的地理形勢十分熟悉,成為日後帶領以色 列人經過這塊曠野地區的最好準備。 神呼召摩西         神留意到這群以色列人在埃及地的苦情, 祂也記念曾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約。當摩西在米甸曠野的時候,神在燒著的荊棘火焰中,呼召他,將以色列百姓從埃及地領出來。摩西自認無法面對這艱 鉅的責任,神就應許說:“我必與你同在,你將百姓從埃及領出來之候後,你們必在這山上事奉我,這就是我打發你去的證據。”(《出》3﹕12)。         那時,摩西認為以色列人會質疑他所講的,所以他問神說:“我到以色列人那裡,對他們說:‘你們祖宗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他們若問我說:‘祂叫什麼名 字?’我要對他們說什麼呢?”於是神啟示並解釋了祂名字的意思,神對摩西說,“我是自有永有的。”又說,“那自有的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 “耶和華 YHWH (יְהוָה,或譯作“雅偉”)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 念,直到萬代。”(參《出》3﹕13-15)。        這“我是自有永有的”(直譯為“我就是我是”)並沒有真正地定義什麼。因為神實在太偉大 了,惟有使用這樣的敘述,才能表達神的整全性。“我就是我是”可以解釋為“我正是那位…的”,或是“我就是那位為你存在的──真實誠懇地存在,隨時幫助、 樂意工作”(註2)。神顯示祂自己的名字,表示衪向人開啟自己,要人與祂有美好的關係。        雖然摩西起初因懼怕而缺乏信心,然而,神是一位與百姓建立關係的神,也是從前向亞伯拉罕應許的那位神。祂持守承諾,現在就要逐步實現那應許。神在這段經文表明祂的屬性,祂樂意看顧祂的百姓,真實地保護他們,要救他們脫離困苦。 摩西受託為領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