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約書亞征服迦南地(下)

陳慶真 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四、約書亞的南征與北討         攻陷耶利哥後,約書亞繼續率領以色列民眾攻打艾 城、伯特利、基遍、拉吉、底壁,瑪基大等城市。隨後又向北討下夏瑣等城。其間除了因為以色列人的輕敵以及亞干犯罪(《書》7章)而敗于艾城外,可說是一路 所向無敵。細讀約書亞南征北討的戰略戰術,可圈可點,勝過孫子兵法。考古家亞丁在夏瑣的發掘中,也再次証明聖經記載約書亞的軍事征服。        約書亞將北方的城市破壞,唯獨將夏瑣徹底燒毀,留下了厚厚的灰燼(《書》11:10-15)。亞丁將這場焚燒形容為“空前大摧毀”。殘垣敗壁中,有被高溫燒成透明的 磚塊,被烈火融化的黏土器皿,以及在高壓下爆炸的石塊,在在表明當時的火勢兇猛,溫度可能高達攝氏1200度(一般燃燒溫度約攝氏700度)。夏瑣是迦南 地北的精神王國。這種徹底燒毀証據,使得“滲透論”與“造反論”無立足之地(註5)。         以色列人征服迦南的時期,也是迦南地政治局勢最不安定的時期。雖在埃及的間接控制之下,法老對巴勒斯坦的興趣只限于收納貢物,絕不介于各城邦間的戰爭,也不為任何流血事件而操心。在埃及的統治之下,迦南這塊土地 人口縮減,元氣被吸吮得乾乾淨淨。這些現象可從埃及阿瑪那(Amarna)出土的四百多塊阿瑪那檔案反映出來。         這些泥板是以楔形文字寫成,其時間 是公元前1,400到1,300年(見圖)。泥版中有十多塊是迦南人在急難中寫給埃及法老阿曼賀泰普三世(Amenhotep III)及他兒子阿肯那頓(Akhenaten)的求援信。其中示劍王、西頓王及迦巴勒王等的求援信內容大同小異,大致如下:“大王陛下,我至高的太陽神 啊!我是你忠心卑賤的僕人,從來沒有造反的行為。先前大王賜給僕人的土地,如今已淪入一群希伯來人的手中了!大王若不趕緊以戰車來救援我們,臣子就再也見 不到天日了!”。可惜埃及的法老王不聞不問,信件歸檔了事。這些信件証明了迦南人在“軍事征服”下的困境(註6)。 五、潔淨迦南地 耶和華要潔淨迦南地,是祂在創世前所釐定救贖計劃的重要環節之一。約在公元前二千年,耶和華神就與亞伯拉罕立約,要賜給祂的子孫一塊聖潔的土地,在其上孕育 一聖潔敬虔的民族。神一再曉諭祂的百姓要聖潔,因為神是聖潔的。數千年後,神的愛子耶穌基督要成為這聖潔民族的後裔,降世為人,並代世人的罪被釘死在十字 架上,以完成神救贖世人的計畫。耶和華神在此偉大計劃的第一步,就是吩咐亞伯拉罕離開迦勒底的吾珥,“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創》12:1)         為什麼上帝要亞伯拉罕離開吾珥?其實遠在亞伯拉罕以前,青銅前期(3300 BC-2300 BC)的米索不達平原是具有高度的文明。我們在〈亞伯拉罕以前的肥沃月彎〉(《海外校園》第65期)一文中已簡述了當時迦勒底的都市文明及教育制度。其最 大的城市以伯納(Ebla)就有二十六萬居民,與之有貿易關係的廣大腹地包括了米吉多、迦薩、夏瑣、拉吉、約帕等城。但就在公元前2300到2100之 間,這高度的都市文明竟轉變成鄉村文明的水準。這種罕見的文明倒退現象,人類學家認為有兩種可能:一是在這段時間埃及法老對東北方進行的騷擾破壞;另一更 可能的因素是亞摩利人的入侵。        按聖經的記載,亞摩利人與西頓入、赫人、耶布斯人、革迦撒人、洗瑪利人、哈馬人等同為含的兒子迦南的後代(含是挪亞 的幼子)。大約在公元前2000年,他們由阿拉伯往地中海方向大遷移。這個被稱為“五穀不分”的亞摩利民族,個性粗暴強悍、驍勇善戰,所過之處,如風捲殘雲,很快就將原有的精緻文化夷為粗獷的部落文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