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时代广场

雾霾天与口罩

冬青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口罩和头盔 近来我居住的城市,PM2.5指数(反映空气中直径小于2.5微米的颗粒浓度,是空气污染的指标之一,编注)时高、时更高。天气预报中的污染程度,轻度、中度,有时还达到重度。加上今春我的支气管炎再次发作,先生于是很体贴地为我买来据称防沙尘微粒效果超级好的口罩。 戴上口罩之后,像戴了一个防毒面具,密封紧密,解决了以前一戴口罩,就导致眼镜上雾、看不清东西的问题。这样的密封效果,该能够防止沙尘微粒、汽车尾气,以及各样病菌的入侵吧? 于是,只要出门,我就会戴上口罩。走在街上,碰到带着相同口罩的人,顿生惺惺相惜之感;看着没有戴口罩,或是戴着普通口罩的人,就暗自庆幸,自己多了层安全保障。 戴口罩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有一天忽然想到,戴着安全口罩走在空气污浊的马路上,不就像戴着救恩的头盔生活在充斥着各样罪恶的世界上吗? 我非专业人员,不能判断口罩的安全程度,但上帝在耶稣基督里赐下的救恩,却真实可靠,让基督徒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放心生活,并得胜有余: “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上帝的儿子而活,祂是爱我,为我舍己”(《加》2:20),“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上帝,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15:56-57)。 上帝的独生爱子为我们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3日后死里复活,使我们称义、过犯得赦免……因着这奇异的恩典,世界充斥再多的罪恶,我们也可以靠耶稣基督站立得稳,有力量不沾染罪恶。 尚方宝剑高悬? 戴上口罩感觉真好。有一天,我问先生:“你有没有觉得,有了安全口罩,即使是雾霾天,也特别想戴上口罩,到外面跑跑跳跳呢?”他笑话我:“又不是小孩子,穿上水鞋,就不走正路,专往水坑里踩!” 那么,以此类推,基督徒会不会因为有了救恩的保障,知道耶稣基督的代赎,使我们一切罪得赦免,就放心犯罪呢? 《罗马书》6:1-2说“……我们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显多吗?断乎不可!我们在罪上死了的人岂可仍在罪中活着呢?”15节再次强调“……我们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吗?断乎不可!” 答案非常清楚,基督徒不能因为有了救恩的保障,在恩典之下就去故意犯罪。就像不能因为有了安全口罩,就盲目乐观,在没有必要外出的情况下,将自己暴露在雾霾天中。 有的基督徒认为:“恩典确实重要,但不能过分强调,否则导致基督徒有了恩典的保障,就放心去犯罪了。必须同时教导基督徒明白、遵行上帝的律法,以免犯罪、得罪上帝。” 真的不能多讲恩典,而要时常把“律法”这柄尚方宝剑悬在基督徒的头上,以防止基督徒故意犯罪吗? 保罗曾清楚描写了他在灵肉交战中的痛苦挣扎,让很多基督徒感同身受 :“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 可见,基督徒并非处心积虑想犯罪、需要有尚方宝剑威吓,而是在天人交战中,力求脱离肉体缠累、渴望得胜。 怎样才能得胜呢?保罗清楚地说明:“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罗》7:25),“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罗》8:2),“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罗》8:13),“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8:37)。 由此可见,引导基督徒敬畏上帝、爱上帝,不因为有了救恩就去犯罪,绝不是靠时刻绷紧“律法”这根弦,而是要靠传讲上帝的恩典、基督耶稣的得胜、圣灵的引导,使基督徒更多认识上帝、依靠上帝。 关于律法的功用,奥古斯丁说过:“上帝的义,不是在乎律法上的诫命,因为那只能叫人惧怕,只不过好像畏惧训蒙的师傅一样……是要把人引到基督的恩典。”(《恩典与自由》,人论经典二篇。江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出版,p.159。)也就是说,传讲律法的最终目的,是在于引导基督徒认识并依靠上帝的恩典。 往水坑里踩 然而,就像有人会因为有了安全口罩,即使不需要外出,也想把自己置于雾霾天中,或像有些小朋友,穿上水鞋就往水坑里踩一样,确实有基督徒觉得,有了救恩、赦罪的保障,犯些错误、甚至沾染些罪恶,也无所谓。 为什么会这样呢?《希伯来书》5:13-14告诉我们:“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练仁义的道理,因为他是婴孩﹔唯独长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粮;他们的心窍习练得通达,就能分辨好歹了。” 长大成人的基督徒能吃干粮,能够分辨好歹,不会故意犯罪。而婴孩基督徒,却不能分辨好歹, “不熟练仁义的道理”。 要使婴孩基督徒长大成人,当然要多传讲“仁义”的道理。什么是仁义的道理呢?在希腊文中,“仁义”与“公义”、“义”为同一个字。人称“义”,是因为“信”:“只信称罪人为义的上帝,他的信就算为义”(《罗》4:5)。因为,“上帝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祂里面成为上帝的义”(《林后》5:21)。 基督徒“如今蒙上帝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罗》3:24)。“恩典也借着义做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罗》5:21)。其实这“仁义”的道理,正是“恩典”的道理。 我们越多明白耶稣基督钉十字架的恩典,越能脱离婴孩的阶段,长大成人,在恩典的激励下,主动爱上帝、爱人,活出与基督徒身份相称的生活。   作者定居上海。日语教师。

No Picture
事奉篇

卫斯理的神学取向 ——卫斯理对当代中国教会的启迪(一)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67期 吕居       在今日再思卫斯理兄弟(约翰‧卫斯理,1703-1791;查理‧卫斯理, 1707-1788)及其神学,是恰当而必要的,因其对当代中国教会有多重的鉴戒与启迪。       卫斯理兄弟生活在18世纪的英国。当时的英国,与今天的中国类似,都是社会飞速变革的时代。工业化和城镇化,一方面产生了拥有大量财富的新兴资本家族群,另一方面,也把大量矿工与农民,抛在贫困线上挣扎。社会两极分化,道德破产,酗酒、赌博泛滥,弃婴随处可见。底层民众感到绝望无助,怨戾之气浓郁,社会矛盾一触即发。        然而,英国最终避免了法国大革命暴力、流血的大破坏模式,和平实现了制度变革,平顺进入现代化。这种良性的制度变更,卫斯理兄弟功不可没。       法国历史哲学家埃利‧阿莱维(Elie Halevy, 1870-1937。编注),比较英、法两国从专制过渡到民主的过程,他评论道:“如果我们相信经济状况决定人类的历史命运,那么几乎可以肯定,19世纪的英国,比起所有其他国家,更应该爆发政治和宗教革命。”(注1)       当时,无论是英国宪法,还是作为国教的圣公会,都已无力挽回英国社会的暴力趋向。然而,当时一种“不从国教”的信仰力量(Religious Nonconformity),挽救了英国,没有像法国一样,产生类似雅各宾主义的极端暴力专政。阿莱维所谓的非国教信仰力量,就是卫斯理兄弟领导的19世纪英国大复兴!       按照圣经“从果子辨认树之本质”的实效认识论,循道会领导的英国大复兴,既已产生如此宏大而正面的社会效果,必定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并借鉴。本文尝试先探讨卫斯理神学对当代中国教会的意义。   卫斯理与预定论      毋庸置疑,卫斯理遵循的是阿米念神学(Arminianism)。阿米念主义在神学系统的完整性方面,显然比不上加尔文主义(Calvinism)。卫斯理也从不认为自己以系统神学见长。他侧重的是信仰的实践与经验。且在牧会、布道、宣教等事工中,对加尔文主义的逻辑体系提出了质疑。(参:方镇明,《在夹缝中,追求合一》,《举目》59期。http://behold.oc.org/?p=7391。编注)       综观神学历史,基督信仰的核心是他力救赎理论。大公信仰大都侧重上帝在救赎过程中的全能与主动。人是处于堕落与被动境地的救赎对象。奥古斯丁、阿奎那、路德、加尔文等神学家们的观点,莫不如是。       只是,加尔文的预定论,把救恩论中的神性因素绝对化。作为被救赎的人,在救恩实施过程中,没有任何自由与贡献,没有任何能动性与创造力。人,在加尔文神学中,被物化为完全被动的救恩受体。卫斯理认为,这显然与人作为意识主体的存在特点,并不相符。       卫斯理试图修正加尔文主义的极端色彩,还原圣经阐明的、人作为救恩受体的责任与使命。他在 《白白的救恩》的讲章中指出,预定论是危险的教义,损害了基督信仰的完整性(integrity)和可信度(credibility),从根本上否认了救赎、宣道、圣洁、行为、德行、安慰、盼望等诸多信仰要义。他认为:       “(加尔文的双重预定论)所表达的,无非是这样一个信息:基于永恒、不变、不可抗拒的神圣旨意,特定的一部分人类总会得救,而特定的另一部分人类总会沉沦。前一部分人类不可能失落救恩,后一部分人类不可能得到救赎。”       “……对于那些预定得救的人,无论是否有人对他们讲道,他们总会得救的……对于那些预定被弃的灵魂,也同样是毫无意义的……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芝麻和西瓜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李如山        以维护婚姻为题材的基督教电影《消防员》(Fireproof),2008年在美国上映,大获成功。我向一位好朋友推介了这部电影。过了些日子,我给他打电话,问他:看了吗?回答:看了。问:觉得怎样?答:挺好!        “可是,”他说,“我觉得,这部电影把那个消防员挽回了婚姻全归功于基督教,是不是有点牵强啊?我觉得不信基督,一个人也可以做到这些啊!”我一时语塞,竟想不出用什么来回答他。        放下电话后,他的这个问题仍旧在我的脑海里萦绕。影片中的消防员卡利波,如果不照着圣经去行动,真挽救不了自己的婚姻吗?        影片一开始,卡利波的婚姻就拉起了警报。这位消防员能在熊熊烈火中,奋不顾身救人性命,面对自己冒烟的婚姻,却想袖手旁观。在火场,他信奉“永远不要把你的同伴丢下”,面对婚姻困境,却只想抛下妻子,一走了之。        卡利波的爸爸,一位品尝过恩典滋味的基督徒,请卡利波40天后再考虑离婚。他给了儿子一个本子,里面记录的是,他当年如何在40天里,一步步地挽救了自己的婚姻。       卡利波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始了40天的努力。过程中他多次想放弃,坚持到最后竟发现,靠着基督信仰,不仅他的婚姻得挽救,他自己也被挽救了。 婚姻的“第三者”        我和妻子自2007年移民加拿大以来,感情一直有些问题,生活中的压力让我们气喘吁吁,夫妻关系问题重重。我们二人虽然已经受洗成为基督徒了,可是并不知道如何把信仰和生活联系起来。        参加了教会的夫妻小组,让我们的夫妻关系有了转机。小组带领我们学习圣经有关婚姻的教导,也带我们看《消防员》这样的电影。我们逐渐认识到,配偶是自己的骨肉至亲,因为圣经说,夏娃是上帝用亚当的肋骨做的,是亚当“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参《创》2:23)夫妻关系是人际关系中头等重要的。        随着学习的深入,我们又明白了更多。我们知道了男人需要尊重、女人需要关爱,我们知道了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参《雅》2:19),我们知道了应该说“造就人的好话”(参《弗》4:29),我们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爱……      夫妻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善。我们在自己的教会——蒙特利尔西岛华人恩福堂,做过一次见证。在见证中,我说:如果要搞好夫妻关系,必须有一个“第三者”,这个“第三者”就是上帝。只有两个人和上帝关系都好,他们的婚姻关系才会好。通过爱上帝,我们才会爱人。        想起那位朋友提出的问题:“这部电影把挽救婚姻全部归功于基督信仰,是不是有些牵强呢?”不,不牵强!“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若没有从上帝而来的爱,我们不会爱人。 最后一个硬币         我们夫妻致力维护和改善关系的时候,学到了一个“存款”理论──夫妻双方都要时时进行感情投资,往对方的情感账户里存款!         我见过许多劳燕分飞或貌合神离的夫妻,他们其实都很想挽回感情,拼命地向对方伸出手,也拼命地搜索自己的口袋,想找出最后一个硬币,投进对方的账户里,但结果仍只是渐行渐远。        原因就在于,他们自己的情感账户里,已经没有钱了,已随着人的罪性、各种原因,被消耗掉了。自己都没有钱了,还怎能往对方的账户里存款呢?只会索取、无法存款,感情怎么可能好呢?        只有上帝能够做到“无中生有”。当我们把自己和上帝联接的时候,当我们把上帝放在夫妻关系之上的时候,我们的情感账户里就开始有钱了,我们就有能力往对方的账户里存款。因为上帝是爱的源头,当我们爱上帝的时候,我们就有了对人的爱,而且这爱是源源不绝的,足够抵挡人世间的风雨。 结语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生活(陈济民)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36期        年轻时参加青少年团契,不少契友只参加周五晚上的聚会。他们喜欢与其他同年纪的人在一起,却觉得主日崇拜枯燥无味,因此从不参与。大学时代的查经班,也有同样的现象。而大学毕业后到其它城市就业时,有些人更是觉得当地教会的形式与原来的查经班有相当 大的差异,因为难以适应,就流失了。一些在传统华人民间宗教背景下成长的人,觉得他们拜菩萨从来就是喜欢去就去,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做了基督徒就必须定时定 点做礼拜。在目前的美国社会中,更是有一些人自称是基督徒,可是觉得教会充满著伪善,因而对教会敬而远之。 救恩的特质         不参加教会的理由很多,“教会”本身也不是不需要改进。但是,要明白为什么要上教会,我们就必须先明白圣经中救恩的一个重要的特点,那就是:上帝拯救的对象是一群人,而且要这群人以他为生活的中心,一同得到他的应许。         在旧约时,洪水之后,上帝的拯救是从犹太人开始,而这救恩首先是赐给一个人──亚伯拉罕。可是,当上帝向亚伯拉罕表明自己的心意时,他已清楚地指示他要救的人包括了他的子孙,更是要万国因他得到神的祝福(《创》12:1-3)。         接着,我们在《出埃及记》看到神落实他对亚伯拉罕的应许,是带领所有的犹太人出埃及(参《出》10:8-11),而这些犹太人出埃及以后第一件要事就是在西 乃山与拯救他们的神立约,并建造会幕敬拜神。后来,我们更是看到12个支派的犹太人一同在神统率之下,进到神所应许的迦南地(参《民》32:1-32; 《书》4:1-7)。         耶稣时代的犹太教是一个伪善充斥的宗教。《约翰福音》记载耶稣的生平事迹,在开始的时候就指出他指责当代的犹太人, 把上帝的圣殿当作商业场所,并表示他的使命就是要让圣殿达到它真正的目的:神与人同在(《约》2:13-22,参1:14)。可是,《约翰福音》一个独特 之处,就是记载他经常在犹太人的节期上耶路撒冷参加各种庆典(参《约》2:23,13:1“逾越节”;7:2,14“住棚节”;10:22“修殿节”)。          主耶稣并没有因为犹太人的伪善而不做他自己应做的事,更不是独善其身而隐居旷野!因此,在符类福音(按:指《马太》、《马可》、《路加》三本福音书)中,我 们看到耶稣经常在会堂和圣殿敬拜、教导和传道(《路》4:16,20:45–47;《太》4:23,21:23;《可》1:21、39),也看到他洁净圣 殿时,特别指出圣殿是一个万民祷告的殿(《可》11:17;《太》21:13)。后来犹太人指控他的一个罪名,就是说他要拆毁圣殿(《太》 26:60–61;《可》14:57-58)。          早期教会大部分是在迫害中度日子。可是在《使徒行传》中,我们一再看到使徒们在耶路撒冷的 圣殿中敬拜(《徒》3:1,5:12,21:26)。保罗在小亚细亚和希腊传道时,也是有机会就到犹太人的会堂敬拜(《徒》 13:14,14:1,17:2等),直到他不被犹太人欢迎,才另找机会(《徒》18:6)。          无可否认的,早期教会自视为犹太教正统,而 当时的犹太教也是有不同的教导系统。不过,我们也必须注意另一个现象,那就是:作为基督徒,早期教会当然有它的特点。路加在《使徒行传》把它归纳为“恒心 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徒》2:42)在《使徒行传》我们看到他们在物资上彼此互助,在家中有圣餐(《徒》2:44-46),甚至 有祷告会(《徒》12:12);在哥林多教会,我们则看到他们是在星期天──也就是主复活的日子聚会(《林前》16:2;参《启》1:10),聚会时也有 祷告,圣餐,敬拜和恩赐的运作(《林前》11章和14章)。 教会是什么?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不想再做基督徒了

红砖 本文原刊于《举目》33期      两、三年前,我稀里糊涂地受洗,主要是因为认为有灵界的存在。我所在的教会,是新成立的教会,有很多很好的基督徒在勤勤恳恳地为主做工。因为教会成长得很快,需要大量的人出来做事,所以我们夫妻刚一受洗,就“赶鸭子上架”,一下就给了我们很多事情做。      教会需要开放家庭。我们刚刚买了房子,家具没买全,就“必须”开放。教会需要地方聚餐,40个大人、小孩,就挤进我家里一顿乱折腾,人走后收拾两三天才能缓过来。周末一过,上班的时候,工作效率就下降。      有的基督徒带小孩来,吃饭的时候自己忙着聊天,让小孩自己吃,一半饭洒在地毯上。提醒她们,她们还说小孩就是这样的,等你有了小孩就理解了。我是理解呀,可是这是我们家的地毯,不是吗?清洗地毯谁来呢?你们可以纵容小孩,那得在你们自己家里才行啊!      教会一有事情,就有人说“某某某年轻,让他们去做”。年轻就该累死吗?就因为年轻,我们的压力才大呀!我们都刚从学校里出来,工作、身分、经济都是问题,小 孩也不敢生。而他们这些“老基督徒”,拿的是“六四”绿卡,工作稳定,小孩也生了两三个了。却光做些面子上的皮毛工夫,一有花心力、气力、时间的事情,就 人都不见了。      他们个个住着独立屋(single house)不开放家庭,反而要我们这些住着小小的城市屋(townhouse)的人开放。他们每家有小孩两三个,却要我们没小孩的来带小孩……如果你表达了意见,就被说“过于计较,为主做事怎么能这么想呢……”等等。      这样做了两年多,我心里的喜乐越来越少,对自己的信仰也是越来越怀疑。      我跟神不停祷告,很努力,可神一次也没垂听。每次有了具体问题,想到教会寻求帮助时,得到的答复都是“跟神祷告,我们为你祷告”,就打发了我。这和《雅各 书》中说的有什么不同呢? “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的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 益处呢。这样,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2:15-17)感觉真的是很虚伪。     受洗以前,觉得自己大运气没有,小运气不错,诸事 还算顺利,心情愉快。受洗以后,反而诸事不顺,天天被折腾得晕头转向。内心的平安早就没有了。朋友都对我们说,人家到教会去的,都是要教会帮忙的,或去占 便宜的。像你们两个这样,一切都自己打拼好了,跑到教会去做苦力,就是犯贱。我确实也有这样的感觉。     现在我的想法是,什么基督徒不基督徒 的,都是人,还是得自己为自己打算。你没精力好好工作,等你没工作了,房子也没了,谁能帮你呢?指望神?门都没有;指望人?不踩你两脚就万幸了。什么祷 告、读经、为主做工,都是骗人的,就是骗一些像我们这样傻的人去做苦工的。公司里有20/80规则,到了教会还是20/80(永远都是20%的人服务 80%的人)。所以奉劝要去教会的人三思。我的血泪教训啊!     作者来美七年,于2004年感恩节受洗。在美国东岸从事公共健康的工作。 编按:鉴于本文的例子很能反应北美教会中常见的现象,本刊特提出一些问题,委托两个教会的牧者、长执同工、团契领袖、平信徒与新的信徒等进行讨论。盼望能借着这些讨论,反映北美教会在带领新人中遇见的问题,并检讨教会实际的做法,俾供其它教会参考。本期先刊出费城中华基督教会大学城分堂的讨论。

No Picture
成长篇

救恩的曙光 ──与神同行的挪亚(蔡金玲)

蔡金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31期           综观《创世记》的记载,可以发现里面蕴含了许多救赎的应许,这应许可追溯至 《创世记》3:15,女人的后裔要战胜蛇的后裔。在等待终极的女人的后裔、耶稣基督来到之前,蛇的后裔与女人的后裔之间的敌意与冲突,总是持续不断地发 生。到了挪亚时代,表面上看来,似乎撒但在这冲突中占尽了优势,因为当时女人敬虔的后裔(塞特的后裔)也多妥协在罪中,人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只剩下挪 亚一家敬畏神。           挪亚的故事,不仅仅道出一个家喻户晓的洪水故事,它也透露着人类在罪恶的辖制下,神继续对人显出恩慈并施行拯救。人类的文 明无论如何进步昌盛,仍然无法解决罪恶的问题。人犯罪所带来的结果就是咒诅与审判,至终导致死亡。“他就死了”这一词组,在《创世记》第五章的家谱里共出 现八次,它表达了罪的刑罚如何临到每个世代。           就在这罪恶张狂、幽暗笼罩的景况里,神透过一个义人,因着他信从神的吩咐,使得当时正走向灭 亡的人类,仍有存留活命的生机。在恐怖与死亡的阴影中,仍有一线曙光展露,借此向世人说明,在神威严的审判之下,他仍有拯救的恩典。挪亚就是黑暗中的那道 曙光,被神拣选使用,成为神救赎计划当中的一个器皿。 罪恶的猖獗(《创》6:1-7)           《创世记》第6章前面部分,记载了人类罪恶败坏的程度,到处充满了横行强暴。短短几节经文,说明人类的邪恶已达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创》6:1-4)。           那时有“伟人”(旧约的希腊文译本 [七十士译本] 将此名词译为“巨人”)在地上(注1),并且神的儿子们随他们心中的欲望,挑选人的女子为妻(注2),并且生下上古英武有名的人。他们也想仿照神对人类的 吩咐,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可是他们的目的,却是与神祝福人类的目的相反,他们要让罪恶横行猖獗。           在古代近东,乌加列地出土的考古文献中,曾出现了“神的儿子们”这样的用语。它被用来指异教信仰中“万神殿”中的众神,也被用来指地上伟大的君王。古代异教信仰认为,一切神都是从神与人结合而来的。对异教徒而言,凡具有超自然能力的人,或一些巨人,都是出于神的。           在上古世界里,这些人努力争取名声,随意多娶妻子,务求子孙繁多。这样的婚姻所生的儿女,虽然表面好像是英雄,并且也是有名的人;然而,他们仍是血肉之躯,与其他人类一样,到了时候,这些巨人或是名人,仍要死亡,并面对神的审判。           圣经这里所描述的,正是对异教信仰的驳斥,它驳斥巨人,或是英武有名的人,或是伟大的统治者,都是从神而生的说法。另外也驳斥人们错误的观念,以为借着与人不道德的行为,可以使人不死。神借着这些描述,警告人务必抗拒防范这样的习俗,因为那是败坏、充满邪恶的行为。           由于人类的罪恶,使神心中忧伤,他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后悔”(naham)这个用词,曾在《创世记》5:29,被译作“安慰”(naham)。拉麦因着咒 诅,盼望得到安慰。然而,对照拉麦所说的话,这里出现了讽刺的情况。此时,神不是要给人安慰,乃是后悔造人(NIV译作“神为著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 (注3)。圣经在此以拟人化的描写,强调因着人的邪恶,使神心中痛苦忧伤到极点,他决意将犯罪的人全部毁灭,不再有安慰。 挪亚与神同行(《创》6:8-9) […]

No Picture
成长篇

论罪

远志明       提要﹕信仰不是迷信,救恩不是形式。本文根据圣经论証了﹙一﹚主耶稣的赦罪之道,﹙二﹚信徒应有的态度,﹙三﹚实际生活的运用。 罪的困扰       信主之后,无论在神学教导上,还是在个人经历上,罪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在神学教导上,有以下说法:       一﹑我们虽然认罪悔改﹑重生得救了,犯罪还是难免的;        二﹑耶稣的血已经遮盖了我们过去﹑现在和将来一切的罪;       三﹑我们得救全靠恩典,无关行为;       四﹑我们犯罪会受管教、少奖赏,但不失去救恩﹔       五﹑魔鬼常用我们继续犯罪的事实到主面前控告我们,好叫我们怀疑自己是否真正得救了……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那本来就是我啊!

范学德        一个不忏悔罪的人,走不到耶稣的面前。因耶稣来到世上,本是来召罪人的。        说我是罪人,这是我情感上最难接受的一个判断,也是我反感基督教的重要原因。巧的是,我第一次参加查经,主题就是罪!基督徒引经据典地解释:人人都有罪,人是罪人。他们虽没说我是罪人,但我明白,我已经被圈在罪人的行列中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人说我有罪,是罪人。这话太离谱了,太不中听了,我完全无法接受。我犯了什么罪?怎么好好的同你们基督徒刚打交道,一下子就变成了罪人?岂 有此理!于是,我告诉他们:讲中文的人都明白,罪人就是流氓、恶棍、盗贼、凶手和社会渣滓。怎么能说我们这些好人也是罪人呢?        我竭力为“人不是罪人”辩护。我回避罪在我生命中的具体表现,而把目光集中在“罪”的字源学意义上,反复强调罪在中文中意味着什么。“罪,犯禁也。”《墨子·经说上》有罪就是作恶或犯法。罪人,就是被法官判刑的人,罪犯,该关进监牢。         我完全是按照我的文化背景和中文程度来理解罪。就字源学而论:我不愿听也不想明白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圣经中,罪字的本义;也不懂译成中文的罪字,在基督 教文化中有特殊的涵义;甚至也不知道在中文中,罪字也当错误,过失解,“王曰,此则寡人之罪也。”《孟子·公孙丑》反正我就是不承认我是罪人,基督徒怎么 解释,我也不愿听,听不进去。        现在我明白了:当我不承认我是罪人时,我也就拒绝了耶稣。一个不忏悔罪的人,走不到耶稣的面前。因耶稣来到世上,本是来召罪人的。 人之罪,从何而来?        我渐渐地承认了:按照圣经,我是有罪的。但我不承认我是罪人。我认为:我虽有罪,但罪不在我。我之所以有罪是因我有罪性,而我的罪性虽内在于我,却非始于 我,它源于人类始祖亚当的犯罪。所以,即便我有罪,也不过是亚当犯罪这个事件的一个无辜的受害者、牵连者。可亚当犯罪并没有与我协商,我也根本没选择亚当 作我的祖先。所以,从根源上看,我对我的罪性没有责任。         我的心愤愤不平:既然上帝你创造了人,为什么允许他们背离你的意志,成为叛逆的人,你既知人要反叛你,为什么还造他,并让我吞下这罪孽的苦果呢?        基督徒常常援用奥古斯丁的原罪论来说服我。他认为,错误完全是亚当自己造成的,上帝没有任何责任。一切错误都源于亚当的自由意志。这意志本是善的,但因为 是自由的,所以能作错误的选择。由于亚当做了错误的选择,因此,在他里面的人,都一同与他犯罪。因为所有的人都来自他,每个人也因此由他分别承受了原罪。        这个解释并不能说服我。我想,既然圣经说上帝所创造的一切十全十美,那么,他创造的亚当也必然如此。一个完美的存在物,其自身不可能包含任何不完美的因 素,或任何能导致其转化为不完美存在物的因素,否则他就不完美。并且,他不能在此时完美,彼时不完美,变幻无常,完美的存在只有持续其存在才是完美的。同 时,他只能存在于完美的环境之中,不然,他与环境的不谐和,也会造成他的不完美。         既然亚当已经犯了罪,他怎么会是完美的呢?         把亚当的坠落归结为蛇的诱惑,我觉得也难以自圆其说。因这等于承认环境的不完美。它存在着同样的困难:第一,谁创造了蛇?或蛇怎可能变成邪恶的?这和问亚 当怎能犯罪是同一个问题。第二,人怎么可能被蛇诱惑?如果亚当自身不存在被邪恶所诱惑的因素,即使邪恶引诱他,他也不可能犯罪。第三,上帝为什么允许邪恶 […]

No Picture
成长篇

请勿用特权

恩羔         二千年前,人们憎恨耶稣,是因为祂的话语像壹把利剑,把壹切遮住人丑恶罪性的伪装不留情地剥掉了。但二千年来,人们又打着祂的旗号,歪曲、篡改祂的话为己所用。神学家加尔文所提出的“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原指上帝对真正重生者的保守,但却被壹些人做为招募信徒的广告,误用为断章取义的金字招牌,用带着诱惑性的潜台词暧昧地向信徒们暗示:“妳在这里可以领取壹张犯罪许可证(License)。”“我们代理耶稣保险公司的业务(Insurance)。”就这样,耶稣的宝血,彷佛在壹伙街头耍杂的咬喝声中,被廉价出卖了。 救恩的标准也在一些不同称号的教堂里,犹如插在“唐人街”众多水果摊上的牌价互相压价。壹大批赶时髦的“教徒”在教会里好像顾客(Customer)一样,他们对“天国之门”的尺寸大小,没概念;更有些人私下暗暗希望圣经的排版方面能出些差错,印刷时把类似于《马太福音》7章21-23节那样的经文统统遗漏掉,福音工作也许就轻松多了。但事实并不那麽妙,因为主耶稣对罪从来就没有妥协过。《马太福音》5章29-30节,主有明确指示。尽管主在这里并不是真的要我们把犯过罪的手砍下,或是把眼珠挖出,但我们应清醒地认识到,祂要我们面对罪时,应有壹个非常坚决、彻底、壹刀两断的立场。如果我们只传得救、但不注重悔改;阔谈重生、但免议舍命;高喊爱心、可又不说原则;追求圣灵、但又不敢抵抗撒但;大讲永生、却没有提到要背十字架;就会导致基督徒时常在不知不觉中,轻而易举地、也不大显眼地去犯罪。 滥用救恩特权,这是魔鬼诱导信徒放心去犯罪的“罪根”之壹,必须除去。“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也没有了。”(《来》10:26) 主耶稣对壹群要用石头砸死壹位行淫妇人的文士、法利赛人讲:“妳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8章)是啊!我们中间谁没有罪呢?但请注意主最后对那妇人说:“我也不定妳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8:11)可见上帝救恩的宗旨是要人悔改,从罪恶中被拯救出来(《太》1:21)。千万不要把主耶稣用鲜血换来的救赎恩典,白白地得来,又因故意犯罪不知悔改而自己白白地失去。壹个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的壹生,乃是跟随主耶稣的脚步,不断地更新、顺服、得胜、欢欢喜喜走向永生的过程。 作者来自上海,原上海乐团男高音独唱演员,现住纽约,从事歌剧演唱。 原载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