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神呼召亞伯拉罕 ──亞伯拉罕之約

蔡金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經過洪水的浩劫後,人類逐漸在 地上繁衍眾多。他們聚集起來,彼此商議,在巴別城建造了一座塔,經文很清楚地說(《創》11:4),他們造塔的目的是想顯揚自己,不想遵從神要人分散到全 地的吩咐(參《創》1:28),而塔頂通天似乎是為了想靠自己的力量,在天地(人神)間設立一個通路(註1)。        由於人類企圖加強自己的團 結與力量,這種野心會促使他們作出更大的惡事。所以神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既作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作的事,就沒有不 成就的了。”這樣的情況與《創世記》3:22的敘述相當類似,就是人類想要脫離神而自主,像神一樣,作自己想作的事。        當人離開神,想以自己的智慧、自己的意思來行事時,將會帶來許多的災難,至終威脅到整体人類的安全,所以神必須加以制止。於是神行使權能,干預建塔的過程,將他們分散到全地 上(註2)。人類本想藉著團結抵抗神,然而神的能力遠勝過他們,人就在神的審判中被迫分散到全地。從此,人類的語言與人種開始產生變化,人與人之間的誤 會、紛爭,也開始層出不窮。        這段故事,對上古史作了一個總結。它敘述了地上的人類,因著語言的隔閡,被迫分散在各地。然而,這也是人類歷史的一個轉捩點,慈愛的神要在分散的眾人中,興起一個民族,藉由他們來成就神的救贖。       《創世記》11:10-26節是一個族譜,它的內容說明誰是誰的祖先。這種介紹常用於古代的世界,藉此確定一個君王或是一個王朝是否正統。這族譜記載的,是從 閃(挪亞的兒子)到亞伯蘭的世代,它表達的是蒙神揀選的嫡系。神要藉著這個民族,將他們造成一個大國,成就神對人類救贖的應許。 神的吩咐(《創》12:1)        《創世記》12章一開始就記載神呼召亞伯蘭(後來被神改名為亞伯拉罕):“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12:1)這是一個很特別的 命令。一方面,這需要亞伯蘭割捨許多事務,他要離開家鄉吾珥、他的親朋好友、他所熟悉的環境。另一方面,神似乎故意把某些部分隱藏起來,因為亞伯蘭並不知 道將往何處去。因此,他若接受這呼召,將是無比信心的行動。        從考古的挖掘得知,吾珥可能是位於下幼發拉底河地區的一個大城。早於亞伯蘭時 代,這城就以它的文明而誇耀。許多的史實資料証明這城相當富足,其中充滿了精巧的工匠與藝術作品,並具有高度的文化與科技(註3)。從這些歷史的背景,可 以看出亞伯蘭要離開吾珥,不是一件易事,必定經過幾番壓力與掙扎。         根據《約書亞記》24:2的記載,亞伯拉罕的父親他拉,原來是住在大河 (幼發拉底河)那邊事奉別神的。研究吾珥文化的學者們大多認為,當神呼召亞伯蘭時,他正生活在一個富裕安舒且信仰異教的社會中。異教神明的崇拜,在他們家 中原本占著重要的地位。所以神要亞伯拉罕離開他的家鄉,去一個遙遠陌生的地方,以完全脫離異教文化的影響。這也是神要藉著亞伯拉罕,將祝福帶給全人類的開 始。        亞伯蘭順服神的命令,以信心回應了神的呼召,離開了本族本家。亞伯蘭這個行動,和《創世記》11章中的巴別塔事件有著極鮮明的對比。 巴別塔事件中的人類藐視神的命令,他們企圖群聚在一起,建造一座沒有神的城市,並傳揚自己的名。他們心思所想的是如何因著自己的努力而得到祝福,忘了人需 […]

No Picture
成長篇

從聖經神學看神的救贖計劃(一)

蔡金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聖經主要信息       有人認為今天基督徒在解釋聖經上常見的疏忽或誤導,就是以純粹道德取向來解釋及應用經文中的故事(特別是舊約),或是將重點僅集中在倫理與心理應用的層面上。這樣的解經很容易忽 略了神的救贖行動和祂對人的啟示(註1)。換言之,釋經者僅注重發表自己的看法,而忽略了聖經原本所要傳達的信息。       這類錯誤常見的範 例如,在針對舊約的教導和講道時,僅將一些舊約人物區分成英雄或壞人,“要像摩西一樣”或者“不要像法老王”。又如,雅各與神摔跤的事蹟(《創》 32:22-32)常被用來表達我們屬靈上的掙扎;哈拿祈子的禱告(《撒上》2:1-11)是教導我們持續性的禱告;約書亞的事蹟是展示出一個領袖的榜 樣;大衛打敗歌利亞(《撒上》17章)乃教導我們要戰勝心中的“巨人”;大衛與約拿單的友情是教導我們友誼的重要。      這種解經應用看似 合理,但有暗藏的隱憂。較合宜的做法,應該是在信息中同時包括“救贖歷史”的教訓和“道德倫理”的應用。同樣地,許多人在講論新約人物時,主要重點在強調 他們的生平事蹟,作為我們人生的指標。諸如此類的說法僅引導人將道德教訓作為讀聖經時的焦點,卻偏離了聖經內文重要的目標──就是神自己,結果就失去了經文本該帶出的能力(註2)。     針對此種現象,聖經學者警告說,這種釋經與應用,是忽視了聖經故事所要表達的“救贖歷史”(註3)。如此 把聖經故事當作世俗文學來讀,僅強調一般人生的教訓,或只關注人物的榜樣,那麼聖經和世俗文學有何區別?因為在非聖經的歷史中,也記載著許多偉大、值得我 們學習效法的人物。據此推論,似乎也暗示著人們可以捨棄聖經,在聖經以外找到類似的倫理教訓。     然而,聖經記載這些歷史故事的主要目 的,不僅是要教導讀者如何行事為人,而是要表明人如何才能得到神的拯救。例如我們讀《但以理書》,焦點不能只集中在但以理和他的三位朋友,或尼布甲尼撒, 伯沙撒,大利烏及古列身上。《但以理書》的重點乃是向讀者啟示神有至高無上的主權。書中表明在巴比倫攻陷猶大的背後掌管著一切的,其實是神,而不是尼布甲 尼撒;是神自己把猶大王和百姓交付給尼布甲尼撒(《但》1:2),所以並不是巴比倫強大的軍勢把耶路撒冷攻陷,乃是神的主權定意如此。     君王常以為自己有足夠的本領,因而成為統治者,但是他們和任何人一樣都在神至高的管理之下,在神的主權中,祂允許巴比倫王來攻擊猶大,並審判這個罪惡的 國家(參《代下》36:5;《哈》1~2);在巴比倫的王宮中,是神而不是巴比倫的王宮教育,使但以理具有非凡的智慧,能向尼布甲尼撒解釋異夢。雖然經文 中充滿了人物和行動,但在這些人物事件的幕後,神才是真正的主角,在祂公義的掌管之下,審判要臨到惡人,屬神的百姓必得拯救。整本聖經也是這樣藉著不同的 事件,表達出神的至高主權與救贖行動,也就在這些歷史進程和生活的故事中,不斷地道出了一個重要的主題:神的“救贖歷史”。     聖經是一 本啟示神的真理的書。神最高的啟示是耶穌基督(《來》1:1-2),因此我們讀經須以基督為中心,因基督就是神救贖的啟示。聖經學者賴德(George Ladd)指出,救贖歷史是見証整本聖經合一性的最好途徑。聖經記載神在歷史中造訪人類,並且道出如何在時空內拯救他們的事件(註4)。聖經內文正是救贖 歷史本身,這個救贖歷史展開了神救贖計劃的工作進程,直到新天新地萬物的更新。所有舊約中的祝福、應許、立約、以及國度的內容,都是耶穌基督在末世要實現 的救恩的影子,因此新舊約一起見証這偉大的救恩。整本聖經的中心就是道成肉身與得榮耀的基督,這就是聖經的一貫性真理。若要明白聖經章節段落的意義,則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