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现实中的三一论 ——回应《大哉敬虔的奥秘:三一真神》

本文原刊于《举目》65期 星余        《举目》第63期中《大哉敬虔的奥秘:三一真神》一文,为驳斥异端、极端在“三一论”上的错误教导,王伟成院长引用教父的话和历代信条,对基督教之正统三一神论,做出极为简明和准确的表述。        王院长还引用众多经文,有力地证明天父、圣子、圣灵都是上帝,彼此内住,并且都称为耶和华。因而驳斥了“耶和华等于天父”的说法,也否定了“父、子、圣灵为上帝的3种称呼”。         王院长亦用图画表明,圣父不等于圣子,圣子不等于圣灵,圣灵亦不等于圣父,且通过亚他那修信经和威斯敏斯特信条,陈述上帝有3个位格,“其位不紊”。只可惜,并未更多申辩;对于正统之三一神论对信仰、敬拜及生活的重要意义,也未有进一步阐释。         愚以为:对于普遍注重现实效益、不耐抽象思辩的华人信徒,这类权威式的表述,有时非但不能使他们衷心喜悦地拥抱正统信仰,反而敬而远之,更将那些一生为三一神论而奋战,甚至献身的亚他那修等先贤,视为天外来客。也有很多华人信徒对早期教会的教义争执,诧异不已:“这不过是神学理论上的细微不同而已,何必如此执著?”笔者愿在此藉《举目》一角,冒昧对王院长的佳作加以补充。 父、子、灵有别         王院长文章中,提到撒伯流主义的形态论(Modalism)和独一神格论,就是把父、子、圣灵当做同一位上帝的3种不同形态或称呼。这是基督徒,包括很多牧者、神学家,都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基督徒常用“水有3种形态”、“人有好几种身分”等,来说明三一神论。很可惜,严格说来,这都属于形态论的观点。        圣经清楚表明:只有一位上帝,父、子、圣灵永远同在,彼此内住,但位格有分别。圣父、圣子、圣灵可以互相谈话、交往,有各自独立(非对立)的思想及工作。这是形态论或独一神格论不能解释的。        比如,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中,虽然深惧十字架的苦杯,但还是愿意顺服天父的旨意,并祷告:“我父啊……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如果圣子等同于天父,或耶稣只是天父在地上的表现形态,何来两种不同的意思呢?         又比如,耶稣引用《但以理书》第7章,说:“你们必看见人子坐在那全能者的右边,驾着天上的云降临。”(《可》14:62)。无论这段话是指耶稣的升天还要再来,祂(人子)坐在全能者的右边,享有全能者的权柄,却又和全能者(应该就是天父)有别,是清楚无疑的。         不只圣子和圣父有别,圣灵和圣子、圣父也有区别。耶稣清楚地告诉门徒:“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约》14:16)。显然,圣灵是在圣子和圣父之外的一位。虽然父、子、灵的身分和职分,有着密切的关系,但仍是3个不同的位格。         不承认三位一体教义的人,常常认为圣灵只是上帝的一种能力。然而,圣经说:“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罗》8:26)圣灵也会为人担忧(参《弗》4:30),显然绝非是一种盲目、毫无自我意识的能力,而是有自己的思想和情感。我们不能不说,圣灵乃是有着独立位格的上帝。        也许,最能反映上帝的“三”和“一”之间奥妙关系的,就是耶稣的“大使命”(参《太》28:18-20)。主吩咐我们去使万民作祂的门徒,并要“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父、子、圣灵”显然是3位,但这里的“名”却是单数,是一个“名”而不是3个。这表明上帝独一的本质,但这独一的本质中,却又包含着3个位格。         这实在是奇妙、人的理性难以领悟的奥秘,却是圣经实实在在的启示。我们不能因为不明白,就加以否定或曲解。我们只能谦卑地承认自己的无知、有限,带着感谢,接受上帝对我们的启示。 三一论的意义        上帝为什么要向我们启示三位一体的奥秘呢?原来此一真理,绝非抽象的空中楼阁,而是我们整个信仰的根基。和基督徒生命、生活的每个环节,都息息相关。         假如基督信仰是一栋构造精良的大厦,三一神论便是大厦的地基。抽去了三一神的教义,整座大厦势必分崩离析、面目全非!         兹以神论和救恩论的关系为例,阐述基督救恩的功效和公正性,完全取决于基督的神性。 ×影响救赎的功效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小议基督徒的政治选择

黑门山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反思信徒与政治生活的必要性        或多或少由于历史因素,华人教会的信徒偏重个人生命经历、夫妻关系与子女教养,对于政治普遍不太感冒。一年前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笔者在团契带领查经时恰好查 到《箴言》16章,满以为在讨论10-15节,“王的嘴中有神语……但智慧人能止息王怒……”时,大家会对总统大选作一番议论。可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弟 兄姐妹关注的焦点,居然是如何止息对子女的怒气!当然,笔者无意贬低信仰在个人层面上的作用,只是盼望,我们在重视个人属灵生命的同时,不要忽略信仰在更 广范围内的影响力。        必须看到,基督徒的生活跟国家政治是绝对分不开的。回顾两千多年的教会历史,从耶稣时代算起,政治就不曾和宗教信仰分 开过。例如耶稣的门徒中,就包括了代表罗马统治者利益的税吏马太,与反政府武装分子奋锐党的西门。犹太人的宗教盼望与政治复国从来不曾断绝,及至基督复活 升天,门徒的问题还是“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徒》1:6)接下来的教会扩展时期,使徒脚步所到之处,无不与当地政府有直接或间接的 关系,信徒中也不乏政府工作人员(《腓》4:22),使徒书信中留下诸如《罗马书》13:1-5、《提摩太前书》2:2这样的话语。           早期教会虽受逼迫,基督信仰仍渗入统治阶级及各种上层人物中(注1)。到了君士坦丁时代之后,基督教更是慢慢成了罗马帝国国教。即便西罗马帝国很快衰亡,藉中 世纪宣教士的不懈努力,福音依然遍传欧洲大陆,与欧洲的统治阶层有着息息相关的紧密联系。此后的宗教改革,改革了教会与政权的关系,但并未切断教会与政权 的联系。席卷欧洲大地的资产阶级革命,似乎只有法国大革命才勉强称得上不以宗教信仰为依托。而今天的美国,既是政治、经济、军事大国,也是基督教信仰大国 ——至少表面上是。         换句话说,历史告诉我们,无论信仰与政治之间的联结是好是歹,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基督徒从来就不曾与政治绝过缘。        近年来,华人基督徒越来越多地关注信仰与政治的问题。相信是为了回应这样的需求,《海外校园》第91期,专门以“美国大选与基督教信仰”为主题出刊。在所刊登的文章中,临风写的《美国大选与基督教信仰》一文更是引起广泛关注,不仅被报刊、杂志转载,单从《海外校园》官方网站来看,此文的点击率领先第二名三倍有余,并且还引发了作者与读者之间、读者与读者之间饶有趣味的交流。可见华人基督徒对于政治问题的敏感性与关注程度正在上升之中。         这样的趋势显示,身在北美的基督徒究竟该如何作政治抉择,是值得深入探讨的话题。如今大选虽然早已结束,奥巴马也入主白宫,但是反思上述问题却并不过时── 总统不是选一次就一了百了的,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再加上政治错综复杂,牵涉经济、文化、历史、情感等方方面面的因素,如何本着信仰的要求做出合理的选 择,的确值得仔细研究。因此,笔者希望藉本文有限的篇幅,梳理我个人觉得比较重要的原则,为深入探讨这个话题,献上自己的两个小钱。 如何看待国家政权         按圣经教导去理解国家政权,是做出正确政治回应的先决条件。        如何看待世界及世上的权柄,基督徒容易达成共识的有两条:一,这是神造的世界;二,这又是受罪污染、伏在恶者之下的世界。前者表明神对这个世界有主权,后者表明这个世界已经败坏,不合神的心意。         难以达成共识的是,在这样的现状下,神是如何通过耶稣基督来解决罪恶的救赎的。如果说神的救赎是弃这个败坏的世界不管,完全关注“新天新地”,那么基督徒显 然不应该在政治问题上有什么热心;如果神愿意通过这个世界的权柄来实施他的救赎,那么基督徒自然应该热诚地投入到政治中去,以致将某些政治党派等同于完全 信靠神的保守基督徒团体,也顺理成章。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救赎

李潘燕        十字架的救赎,是基督教独一无二的标志,也是基督徒信仰的核心。它彰显上帝的匠心独运和上帝的爱之极至。要了解基督徒信仰,必须认识救赎的来龙去脉。本文无意从艰深的神学角度来论救赎,乃是用浅显易明的方式,尝试让读者了解圣经中这个重要的课题。        在新旧约圣经中,有几个字汇都可表明救赎的意义。除了“救赎”(redemption)之外,还有“赎罪”(atonement),“挽回祭” (propitiation or expiation)或“和好”(reconciliation)。综合以上几个词汇来看,救赎的意思就是“人因犯罪而与上帝隔绝,上帝采取主动,差遣耶 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代死,付出赎价,使人罪得赦免,重新与上帝和好。”        为什么人需要救赎呢?因为世人都犯了罪,罪使我们与上帝隔绝(《罗》3:23;《赛》59:2;《箴》15:29)。罪人就是罪的奴仆(《约》8:34; 《罗》6:17),且必须受死的刑罚(《罗》6:23)。但是人靠自己绝对无法自救(《箴》20:9;《罗》3:20;《加》2:16),所以必须蒙救 赎。         救赎的计划是上帝在创世前早已设定的,并非因人犯罪后,仓促之间所采取的补救之法(《以弗所》1:4~7)。         旧约时代,上帝吩咐摩西的献祭制度,用羔羊的血来赎人的罪,便是一种明显的表征。按当时的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来》9:22)。上帝也多次多方将救赎的应许晓谕以色列人的列祖。及至“时候满足”,祂就差遣耶稣基督化身成人,宣告救恩的来临,并且被钉在十字架 上,流血担当了人一切的罪,完成了上帝救赎人类的目的“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拯救出来”(《太》1:21)。         因此,我们可以说,整部新旧约圣经,从亚当直到基督,一切历史的演变,在在都显明上帝救赎的计划,正按着祂特定的时间表,一步步地完成。         救赎基于: 1、基于上帝的恩典        上帝因爱世人,不愿一人沉沦,所以为人设立救赎之恩。这恩典是白白赐给人的,不靠人的好行为(罪人无法靠行为换救恩)(《弗》2:8-9) 2、基于基督的代死        上帝是公义的,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人既犯了罪,则该受应得的刑罚,就是死。上帝便差遣耶稣基督,代替世人的罪受死的刑罚,满足上帝公义的要求(《彼前》2:24;《罗》5:6-9;《提前》2:5-6)。 3、基于人的信心         救赎虽然是白白的礼物和恩典,人若不接受便对他无效。所以人必须凭信心来接受这恩典,他才能得着救赎(《约》3:16;《弗》2:8;《罗》3:27-28,4:5)。对人有深远的影响,使人: (1)、从罪中得释放         蒙救赎的人不再受罪的捆绑,蒙上帝保守,有不犯罪的自由,有行善拒恶的能力,(《约壹》5:18;《约》8:31-36;《加》5:1;《罗》6:18,22;《彼前》1:18)。 […]